蓝淋吧 关注:59,999贴子:1,280,274

【迟爱同人】习武请别谈恋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谨贺咩年!!官配粘合!!终于上线了的官配正儿八经谈恋爱!!





岚嘨山庄,乃武林中的名门世家。上一任庄主陆风,更是前任的武林盟主。陆风为了一个男人而不顾武林盟主的地位,生灵涂炭,最终弃置岚嘨山庄,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然而岚嘨山庄现今却也并非无主,多年前,陆风寻回了他的私生子,而那个私生子,便是现在岚嘨山庄的少主,柯洛。

庄内人人皆知,陆风没有传授过这个私生子一招半式的武功,不是在找他的心上人,就是为了他的心上人在对他人肆虐,对这私生子,最多是将家传的武功秘籍扔给他的程度。然而,当陆风和他的爱人程亦辰冰释前嫌后,陆风彻底离开了岚嘨山庄,临走时,也许是觉得愧对于自己的儿子,所以给他的儿子找了位师父,此人名为李莫延。

说是师父,其实是陆风早年拜师时的小师弟,算是柯洛的师叔,按照陆风的意思,是代他指导柯洛习武,培养成岚嘨山庄的继承人,不得怠慢。

然而,这个小师弟自称他现在正被邪教罪歌岛追杀。

邪教罪歌岛,位处海东岸的独立岛屿。岛上的人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江湖人人皆避而远之。罪歌岛要的性命,不会允许多留在这世上一刻,包庇的人皆满门被血洗。世上怕也只有陆风敢收留李莫延,让他到岚嘨山庄来避风头。

下人们其实心底也知道,与其说陆风没把罪歌岛放在眼里,不如说没把柯洛的性命放在心上。然而当岚嘨山庄的人第一眼见到这位师父时,除了诧异于他摄人心魂的容貌外,更惊奇于他与一人容貌相似。

这位师叔的长相,和前些年在庄里的舒先生颇为相似,说是颇为相似,但也并非很像,舒先生的容貌可说清秀温和,而这李莫延的五官更为精致清俊,笑靥中带着几分魅惑几分高傲,惹得眼底眉梢尽是数不尽的风情。

想当初李莫延初入府中,下人们行礼时,他一声淡笑,媚眼如丝,惊艳四座,一笑可倾城。下人们不由纷纷在心底直呼,此人简直是孽障。

下人们也不由感慨,这岚嘨山庄真是一场大戏。早些年上演陆风为了个男人惹得江湖上腥风血雨,和他老子反目成仇,除名武林盟主一职,使得岚嘨山庄被指责唾弃。后些年看私生子入府却不让认祖归宗,之后又是私生子少主也被一个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要死要活,而这个男人便是和李莫延容貌颇为相似的舒先生,舒念。

当初身为私生子的柯洛入府后,由于连陆风都不关心这孩子,使得下人们也对这孩子冷淡至极,甚至怀疑这孩子根本不是陆风的种,全然不把这孩子放在眼里。所以这孩子时常一个人缩在院中的角落里,握着石头独自把玩,整日连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

直到柯洛偶然在路上救了遇上强盗的舒念后,一切才有转圜。舒念因为无家可归,所以被柯洛留在了府里,柯洛这才有了生平第一个关爱照顾他的人。他们相互照顾相互关爱,柯洛对舒念的依赖性非常强,也经常对舒念做出拥抱之类的亲密举动,舒念则不以为意,任由柯洛。

那样的日子维持了两年。直到谢炎出现在了岚嘨山庄,柯洛不明所以地看着在大堂相拥哭泣互诉衷肠的两人,他这才知道,舒念是因为和谢炎发生了误会,所以才会离开谢炎身边,舒念当着柯洛的面,哭泣着告诉谢炎,他永远不会讨厌谢炎,他永远都是爱着谢炎的。

柯洛问舒念,那我呢?

舒念只是笑着说,柯洛就像是自己的儿子,谢谢柯洛这两年的照顾,他该和谢炎回家了。

柯洛哭着喊着癫狂着,他嘶声高喊着喜欢舒念,深爱着舒念。

舒念只是有些歉意的,他说他除了爱情,什么都能给柯洛。

当天在大堂的佣人都不由翻了个白眼给这位温文儒雅的舒公子,可怜这爹不疼娘不爱的柯少主真是生来命苦,总是遇人不淑。

最终,柯洛心上人没留住,只留住了挂在书房里舒公子的画像,和舒公子的手写曲谱一本。自舒公子离开岚嘨山庄后,柯洛相思成狂,经常对着舒念的画像呆坐一日。而陆风离开前安排的这名貌似舒公子的师叔,怕是陆风对这个儿子最后一点的怜悯吧。只不过,到底是会为了个男人惹得全江湖腥风血雨的陆风,果然无所不用其极,帮儿子找个替身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5-02-03 14:52
    而这柯洛,虽然不让他认祖归宗,但看着应该是陆风的种,对心上人的执着天地可鉴。第一眼见到李莫延时,呆愣地凝望着那精致的容貌。立刻一副死人回魂的样子,隔天就求着李莫延弹奏舒念留下的手写曲谱,见李莫延安静地抚琴,柯洛痴痴地望着,眼底竟是思念与爱恋。

    而那李莫延也是个奇人,据说武功与陆风不相上下,琴棋诗画也各项精湛,棋艺更是无人能及,陆风曾经棋艺在江湖上也是战无不胜,而柯洛偶尔和陆风对弈,胜负三七开,但是对上李莫延,不出意外的话,盘盘皆输。下人们问起时,李莫延只是自负一笑,陆风当年战无不胜,只因他李莫延不身在江湖。

    李莫延教导柯洛习武倒是尽心尽责,陆家的武功秘籍看了一遍,自己舞了一阵,就教起了柯洛,一招一式,都非常用心。比起只会扔武功秘籍的陆风,李莫延确实更配得上柯洛喊一声师叔。李莫延不仅教导柯洛陆家的武功,也教导他自身修为的武学,有轻重地选择最适合柯洛的武功着重精练。

    也不顾及是陆风的儿子,李莫延教习武管教得非常严格,练不好照罚,练不会就不准吃饭,寒冬酷暑也不得偷懒。柯洛也不抱怨,李莫延怎么要求他就怎么练,索性李莫延也总是耐心地陪着柯洛。下人们看着柯洛望着李莫延那痴痴的目光,猜想柯洛也未必是真的愿意习武,只是有那和舒念相似的容貌陪伴着,怕是受什么苦都是愿意的吧。

    比如他们闲着,就会作画对弈或者骑马射猎。两人整日粘在一起,倒是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下人们倒是觉得,当初少主和舒念也没这么多话可说,舒念不会武功,棋艺也平平,倒是诗集文学了解得多,写了一手好字,但这李莫延笔锋多变,霸气铿锵的笔锋则是舒念写不来的。而论琴技,舒念虽然琴技过人,灵动四方,但曲风总是温和抒情,全然不敌李莫延瞬息万变,时而激荡、时而儒雅的曲风来得扣人心弦。

    自从李莫延来了岚嘨山庄后,柯洛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窝在庄里闷闷不乐,而是时常和李莫延一起去郊外散步狩猎,对着美景作画。柯洛整日缠着李莫延,这师叔喊了才一载不到,就改口喊李莫延名字,两人亲密非常,更是有丫鬟在他们练剑的竹林里听到意乱情迷的交欢声。

    也是,柯洛那样痴恋舒念,李莫延整日陪着他,又是和舒念相似的容貌,柯洛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就是可怜了李莫延,被当了替身还不自知,傻傻的以为柯洛对他一往情深。

    舒念的存在自然是全庄人都瞒着李莫延的,能在陆风手下的岚嘨山庄存活下来的人,都是有分寸知进退的。只不过李莫延在府里亲眼见到舒念的画像的那一幕,着实让在场的丫鬟们内心一阵紧张。

    当日,李莫延寻找柯洛,偶然进了他的书房,看到了那副画像。李莫延笑说,柯洛这画人的笔法简直不敢恭维,竟将他画得如此文弱,容貌衣着更是平庸不堪,毫无气场可言,简直惨不忍睹。柯洛低着头,不敢说话,李莫延很快就失了兴趣,拉着柯洛离开,而留在书房的丫鬟则不由地为李莫延的自作多情而感到可悲和可笑。

    舒念留下的那本手写曲谱也引出过祸端,某日,应着柯洛的意思,李莫延再次弹奏那本曲谱,却因为不小心碰翻了茶水,导致曲谱边缘受了些水渍。李莫延来到岚嘨山庄后柯洛都是敬着让着,更是面对他的骄纵而宠溺着,只有那天,对着李莫延大声斥责,大发雷霆。李莫延觉得不明所以,甩手离去,那次他们整整冷战了半个月,最后还是李莫延先道了歉。

    那之后两人又重修旧好,李莫延似乎也不再将争吵一事放在心上,只不过柯洛再也没有让李莫延碰过那本曲谱。

    李莫延来庄里的第三年,庄里人都很喜欢李莫延,帅气潇洒又博学多才,风趣幽默的性格总惹得丫鬟家丁们嘻嘻哈哈,大家都不想看他情伤,现下两人看似感情很好,整日腻歪在一起,一副相爱相守的姿态。但终究纸包不住火,柯洛瞒不了李莫延一生,若有一天会东窗事发,以李莫延那样的武功和性格,到那个时候,怕岚嘨山庄真的要上演一出大戏。

    看着在阁台上对弈的两人,老管家摇着头路过,自家少主和前任庄主一样的固执,一样的冥顽不灵。如此深陷其中,怕也不仅仅是因为和舒念相似的一张脸皮,一旦李莫延知道真相,少主又愚钝不开窍,惹得李莫延心灰意冷的话,被杀还算不受苦的,不然按照李莫延那样的容姿和才学,何愁没有愿倾尽天下所有只为博他一笑的英雄豪杰?若是李莫延再另寻他人,这固执的少主,怕是要心绞不已,呕血而亡咯。也只求这儿子别像老子那样愚不可及伤人却不自知,明眼人都知道,这李莫延可不是程亦辰和舒念那样逆来顺受的软弱之辈。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5-02-03 14:53
      ——TBC——


      镇楼图如何,够不够神烦地表达出咩长年的怨念??


      回复
      举报|5楼2015-02-03 14:58

        太可爱了
        镇楼图大好!咩咩这满满的怨念吐槽大好!
        别谈恋爱请妥妥滴发展成系列剧!!!
        这俩没羞没臊的家伙居然打野战,居然玩竹林play!!
        撸主咱们好好谈谈,说好的正正经经谈恋爱,舒念出来闹哪样~~哪样~~样~~


        替身这件事总是让人一哽,唉。
        不过楼主这么快就开新文啦,开心!么么哒!今天还有吗????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5-02-03 16:40
          看到一楼的图,分分钟想把卤煮扎晕在厕所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5-02-03 16:45
            替身神马的,能不要太虐吗


            开新文咯,马住


            艾玛                                                                       我是病娇的胖次(๑•̀ㅂ•́)و✧我为病娇带盐( •̀∀•́ )我辣么帅你不粉我╮(╯▽╰)╭不加我企鹅号真的好蛮1090576484ヽ(´・д・‘)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2-03 20:57
              看标题和镇楼咩以为是甜文以为是甜文以为是甜文啊摔!!!!!!!!!!!!!!!!!!!!!!!!!!!!!!!!!!!!!!!!!!!!!!!!!!!!!!!
              结果看到了舒念....................
              然后替身.................
              一口老血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5-02-03 22:05
                求日更,求羊吐血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5-02-03 22:11
                  图大赞,好萌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5-02-03 22:13
                    我的妈,这弹幕!!!!这篇跟撸主以往风格差别好大,我一直想笑哈哈哈哈哈,虽然我对官配已然无爱,但是还是球日更


                    最近都有点精分了,一打开收藏就boss lee,谢lee,lee竟挨个看走,又跟随楼主的脚步来看咩咩的羊年福利了,艾玛,我要保持好我的精分状态


                    啊有虐羊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5-02-04 09:56
                      传说中的竹林play被吞了?!夭寿咯度受你和谐小绵羊福利小心绵羊黑化!


                      新文。。。蹲坑ing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5-02-04 11:36
                        可怜小绵羊深陷还不自知,坐等我叔发现真相雷霆之怒!
                        顺便给渣渣陆庄主打个叉叉,
                        琴谱那里虐我一口血,不过泼了一杯水,冲我叔发火,和我叔冷战,最后还是我叔先去道歉,绵羊你是在作死啊你知不知道Q_Q(#怒)(#怒)(#怒)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5-02-04 13:28
                          阁台上的两人依旧在对弈,李莫延嘴角噙着一抹笑,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棋子:“柯洛,你最近棋艺见长啊,赢我的概率变高了不少嘛。”

                          柯洛笑着,不由用指节抵了下额头:“和你下了那么久的棋,当然该有点长进的,而且棋路和对弈的思路你都教过我的。”

                          “嗯,当然是旗鼓相当这下棋才有意思,以前你总输还得我给你让子才有点乐趣。”李莫延这么说着,手中的棋子却迟迟不落,想必棋盘现在的局面确实让他很谨慎。

                          见对面的人低垂着眼,一脸的认真,柯洛只是痴痴的看,心里想着,天知道他闲着的时候花了多少心思在这棋盘上,就是为了想让对面的人能有一日对他刮目相看。

                          “少主,您刚才蒸的水晶虾皇饺好了。”丫鬟端着一笼点心上了阁台。

                          “嗯,放下吧。”

                          丫鬟放下点心后就退了下去,柯洛将虾皇饺端到李莫延手边:“莫延,你尝尝看,这次我重新调了馅料,应该会更合你的口味。”

                          “嗯……”李莫延随口应着,却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许久都没有动筷子。

                          “你啊,冷了就不好吃了。”柯洛起身,坐在李莫延身边,夹起一个虾皇饺,沾了酱汁,送到李莫延嘴边,“可以吃完再想嘛。”

                          李莫延依旧专注地看着棋盘,也不拒绝送到嘴边的美食,细细品尝着:“嗯,柯洛,好吃,虾好鲜。”

                          “这虾是我让人早上去集市上买的,非常的新鲜,虾肉也非常饱满,买回来后我就调了馅料,等着你起床。”

                          “嗯,好乖。”李莫延索性靠在柯洛怀里,伸出手随意地摩挲着柯洛的脸颊,继续被喂食着,突然眼前一亮,坐起身落子,随后得意地回头看向柯洛,“喂,怎么样,绝地反杀哦这是!!”

                          柯洛看着怀里人上高傲自负地仰着眼帘,也不去看棋局,只是凝视着李莫延,笑着伸手捧起他的脸,低头吻去了他唇边沾着的酱汁。

                          李莫延轻笑一声,薄唇轻仰,媚眼如丝,柯洛看着,索性收紧了手臂,含住怀里人的唇,深吻了一番。

                          “小鬼,别打混混,”李莫延依旧靠回柯洛怀里,把玩着柯洛落在肩上的长发,“这棋局已经被我反板了。”

                          “嗯……”柯洛这才看向棋局,原本几乎已经定胜负的棋盘居然被李莫延找到一个突破口,柯洛迅速地读出棋局之后的走向,却不由低头失笑,到底还是李莫延技高一筹。

                          “怎么样?服不服啊?”李莫延继续吃着虾皇饺,卷着柯洛的发梢把玩。

                          “还能试试吧。”柯洛说着,取过棋子,犹豫了片刻,落了子。

                          “嘿嘿,思路还很清楚嘛。”李莫延挑眉,夹起一个虾皇饺送到柯洛嘴边,柯洛依旧搂着李莫延,探头吃了虾皇饺。

                          “嗯,这次的馅料味道确实比较好,莫延,你喜欢么?明天还想吃么?”

                          李莫延又夹了一个放到自己口中,脸鼓鼓地咀嚼着:“明天我想吃春卷。”

                          “好,那我明天做给你吃。”

                          “唔,哎,十七之三,”李莫延依旧手里拿着碗筷,“帮我放子。”

                          “嗯。”柯洛依言,从李莫延的棋盒中取过一枚棋子落字,随后有些苦恼地看着胶着的棋盘,“莫延,好像要变成死局了。”

                          “还没,你还有余地,再想想。”

                          “哎?唔……”

                          柯洛专心思考着棋局,李莫延侧眼看着他清俊秀丽的侧颜和黑亮的眼瞳,不由自主地仰起了唇角,又夹了一个虾皇饺给他:“攻其高墙虽难,破其墙洞却易。”

                          “啊……”听了李莫延的提点,咬着虾饺皇的柯洛立刻顿悟,放下一子,“这里吧,原来如此。可是,莫延,这样你就又没办法继续了。”

                          吃完了虾皇饺,李莫延捧起了茶:“鞭长难防,断其源头。”

                          “啊,是这里呢!这样就还有继续的余地呢!原来如此!!”柯洛搂紧了李莫延的腰,将下颌靠在他的肩上,蹭了蹭,“莫延,你真的好聪明。”

                          “哼哼,那是。”李莫延得意地喝着茶,随后望向阁台外的蓝天白云,“柯洛,今天天气真好,我们下午去狩猎吧。”

                          “好啊。”柯洛吻了一下李莫延的脸颊,“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5-02-04 13:36
                            两人过了中午就出了山庄,骑着骏马往山里去了,他们来到的是山里的一处低谷瀑布,绿木成荫,鲜花群芳争艳,落花溪水流淌,是李莫延非常喜欢的地方。

                            这座山处于岚嘨山庄的正后方,因为地形和格局的关系,很少能有人来到这处世外桃源。柯洛在遇见李莫延之前,也不曾找到过这片仙境,是被李莫延教了更上乘的轻功后,才被他带着寻到了此处。

                            [这里有水有花,就起名叫洛花谷好了。]李莫延第一次找到这的时候,这么说道。

                            在绿荫下坐下,李莫延悠闲地看着蓝天白云和绿山溪水,慵懒地靠在柯洛身上伸了个懒腰,也不见真的打算狩猎。

                            柯洛搂着李莫延:“这里的风景真的很漂亮。”

                            “嗯,”李莫延卷起柯洛的发梢把玩,“我老家也有这样的山谷,也很美。”

                            “莫延的老家么?是在东边的吧,是什么样的地方啊?”

                            “嗯……靠海,春意盎然的时候满目绚烂的花卉,夏天的话天上是繁星闪烁地上是萤火虫翩翩起舞,秋天满地银杏落叶一片金黄,冬天则是银装素裹一片纯净的雪白,是个四季分明,很美丽的地方。”

                            “听起来真的很美,莫延,有机会能不能带我去你老家呢,好想看看莫延出身长大的地方。”

                            “……”李莫延却突然顿了顿,脸上也退去了笑意。

                            “莫延?”柯洛见他不答,有些不安地唤着。

                            “……”李莫延一脸认真地转头看着柯洛那双黑白分明的眼,随后唇边慢慢仰起甜笑,“好,有机会,我带你去我老家住一段时间。”

                            “嗯,那说好咯。”柯洛笑着,吻了李莫延的唇。

                            “嗯……不过去之前我觉得作为师叔应该再好好教教你武功。”李莫延仰着头,狭长的眼轻眯,嘴角含笑地伸手支起柯洛的下颌轻轻挠着,一副调戏状,“去拿四根树枝来,让我看看御剑术学得怎么样了。”

                            “哦,我有每天都好好按着你教的口诀心法来练功的。”

                            柯洛这么说着,乖乖地去捡了四根树枝来,手持一根,随后运用内力,舞动着手里树枝的同时,原本在地上的其他三根树枝也腾入空中,舞起了剑影。

                            李莫延看了一会儿,说道:“不要分散手中的注意力,将空中三把剑影的重心放在正前方的那把上。”

                            闻言,柯洛试着按照李莫延所说的,将空中的三把剑影的重心集中在正前方,可是没舞几招,左右两把舞剑的速度和高速立刻下降。

                            “七星泰斗,七栩七生,气冲旭阳,溯洄从之,脉源阴宇,溯游从之。”

                            李莫延念着心法,折了根树枝,避开剑影,走到了柯洛身前:“心里念着口诀,对我攻击,我左手挡你的攻击,右手向你指引真气的分配。”

                            “嗯。”

                            两人开始过招,李莫延轻松地挡开的柯洛的攻击,并注意着空中的树枝,不时地抬手,或左或右,或高或低,指导柯洛真气的分配。

                            一个时辰后,空中舞动的树枝逐渐变得顺畅和熟悉起来,李莫延见柯洛出了一身的汗,扬手喊停。

                            柯洛喘了两下:“莫延,这个御剑的武功,最多可以舞多少把剑啊?”

                            “七把,口诀里不是说七栩七生么。”

                            “莫延能同时舞动七把剑啊,”见李莫延气息都没乱,柯洛握紧了手里的树枝,低着头微嘟嘴,“我学了一年多了,可还只能勉强舞起四把剑……是不是很差劲?”

                            “傻瓜,”李莫延轻笑一声,扔了手里的树枝,用袖口轻轻帮柯洛拭着脸上的汗,“你天资聪颖,悟性极高,我也是练了好多年才能随心所欲的舞动七把剑的,你才一年多,能升空四把很厉害了。这功夫也看缘分的,我家有两个傻丫头,也冰雪聪明,悟性过人,什么都是一点即通,但就是从小教到大,愣是舞不起第四把剑。”

                            “真的么?”任由李莫延为他擦汗,柯洛脸红红地问。

                            “当然是真的。”李莫延宠溺地捏了捏柯洛的脸。

                            “那陆叔叔能舞几把啊?”

                            “呃……”李莫延噎住,尴尬地笑了笑,“他一把都不会。”

                            “啊?”

                            “那个……柯洛,这个不是我们师父的武功,是我老家的武功,家里那群人不准我出了老家后随便用这个功夫,我虽然教了你,但不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你别拿出来耍宝,被老家的人看见了,要把我逮回去关起来的。”


                            回复
                            举报|25楼2015-02-04 13:36
                              柯洛听得一阵心惊,难怪李莫延只在这里教他御剑术:“莫延,我不会乱用的,你别被关回老家啊。”

                              “嗯……”李莫延挑着眉,明明噙着一抹狡黠的笑,却装得一副很犹豫的样子,“怎么办呢……那如果我真的被逮回去关了起来,你愿意陪我一起回我老家陪我被关么?”

                              “嗯,我陪你被关。”柯洛傻傻地点头。

                              闻言,纵使是李莫延也没忍住,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捧起柯洛的脸,吻上了他的唇。

                              甜蜜缠人的亲吻之后,柯洛笑着搂紧了李莫延,他已经不是李莫延三年前见到的那个小少年了,现在身高已经超过了李莫延,总喜欢低头埋首在李莫延颈窝里蹭蹭蹭。

                              “莫延,你身上好香。”说着,柯洛又贪婪地深吸口气。

                              “嗯?我没让丫鬟洗衣服的时候洒花香水啊。”

                              “不是那种香,就是……莫延的气息,好香。”

                              “哈?那算什么。”李莫延失笑,揉了揉了柯洛后脑的发,“哎,要不要来试试你今天御剑术的进步?”

                              “怎么试?”

                              “等一下我震一下内力,鸟飞起来的时候,你用四根树枝同时轻拍到四只小鸟。”

                              “听起来好难啊。”

                              “来,准备好,试试看。”

                              “哦。”柯洛松开李莫延,吸了口气。

                              随后李莫延踏出一步,深厚的内里顷刻撼动着大地山脉,鸟儿们受惊地腾飞而已,地上的四根树枝同时飞入空中,向鸟儿们袭去。

                              “打到了两个呢,还可以吧。”李莫延颔首。

                              柯洛有些不服:“莫延,这个这么难,怎么可能同时打到啊。”

                              “那我们打个赌吧,如果我同时打到了七只鸟,今天晚上你请我去雨轩楼吃烤鸭。”

                              柯洛不由翻了李莫延一眼,就算不打赌,他说想吃自己哪次不带他去了,在一起的三年他不都是自己养着供着,极品血燕窝日常伺候着,还说什么请客吃烤鸭。

                              “哦,那要是你输了,”柯洛脸瞬间窜红,羞答答的,“今天晚上我可以做得久一点么?”

                              李莫延不由翻了一眼回给柯洛,就算不打赌,这个臭小子发情耍流氓的时候自己哪次拒绝过他了,还做得久一点,哪次不是任由着他尽兴……虽然李莫延自己也很尽兴就对了,咳。

                              李莫延再次用内力撼动山木,鸟儿们飞入空中的后一刻,七根树枝迅速上空,迅雷不及掩耳,精准,且同时拍到了七只鸟的身体。

                              难以置信地看着,柯洛愣愣地低头,只见李莫延仰着头,眉眼桃花,风流得意。

                              脸上的温度有点高,心率也失控着,柯洛不由用指节抵了一下额头,走过去抱住李莫延。

                              “莫延,你真的好厉害。”

                              “哼哼,那是。”

                              “莫延……如果哪天被你老家抓回去了,你一定要带着我陪你被关,我不想离开你。”

                              “这么乖啊,”李莫延摩挲着柯洛的侧颜,吻了吻他的脸颊,“嗯,不离开你。”

                              柯洛笑着,又去吻李莫延的唇,结果两人搂着,又腻歪了好久才下山。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5-02-04 13:36
                                ——TBC——


                                嗯,又到了撸主要和姨妈大人相爱想杀的时候了
                                下次更新待我和姨妈战完了……就该有肉了吧……肉了吧……了吧……吧……
                                算算最近拆西皮风如此愉悦,绵羊已经不知道多久没亲亲抱抱蹭蹭(下面)我叔了……(哈利路亚


                                PS,此文里的绵羊是带着智商和情商的,大家不用看见【替身】就心惊
                                这文是甜的!!看撸主这真挚的眼神→口-口


                                回复
                                举报|27楼2015-02-04 13:37
                                  一下了更了这么多啊,果然坐等是有福利的,先码再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2-04 13:44
                                    更了好多!!喝杯茶慢慢看(>_<)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5-02-04 13:51
                                      啊啊啊好想快点虐。。于是现在已经看不得叔和羊甜甜蜜蜜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5-02-04 13:51
                                        叔对于绵羊提起boss有些犹豫,难道他们之间有过什么楼主,要加油↖(^ω^)↗姨妈那个小婊砸,她嚣张不了多久的(>^ω^<)


                                        哼哼,多甜的糖都裹着“替身”的芯,不好次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5-02-04 16:22
                                          楼主写文一向又快又好!!!
                                          么么哒!


                                          收起回复
                                          举报|33楼2015-02-04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