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吧 关注:30,806贴子:517,560

【原创】如果我们结局注定BE (无水完整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中篇已Fin,无能吟子实在想不出番外了T^T,所以只写了几个小剧场。。文文细节有改动,但大体情节不变。还是很谢谢米娜的支持!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1-12 12:42回复
    00
    如果我们结局注定BE,那我宁愿消失的是我。
    —如果你的消失能够换他回来,你愿意吗。
    我…愿意。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1-12 12:43
    回复
      01
      天天的葬礼如期的进行着,黑压压的一片,他们低着头,他们没有哭,他们已经流干了泪水,他们已经失去了太多。
      木叶,无数生命换来了这短暂的和平。
      他们千疮百孔,他们死伤无数。
      最终…他们赢了。
      一切又开始归于平静,一切又可以重头再来。只是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便终将不会回来。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01-12 12:43
      回复
        02
        一年后。
        "原来你也记得啊,宁次。"
        天天的墓碑前,白眸少年矗立了很久。
        过了一年,木叶又恢复成那片繁荣景象,安定,幸福,快乐。但和平年代终究会使人淡忘,淡忘掉过去的艰苦,淡忘掉曲折的道路,淡忘掉那些…本该被记住的人。
        "嗯,记得。"淡淡的一句算是给予回答。
        "真快啊,大战都结束一年了。"小李将手中的花放于天天墓碑前,不禁感慨。
        去年前来追悼的人很多,有的甚至素不相识,可今年来的却只有他们。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抹平一切,做到了无痕迹。
        "回去吗?"小李回头询问。
        毕竟墓碑前的少年已经站了太久,久到影子被夕阳拉得老长。
        "……再晚些吧。"白眸少年伸手抚了抚墓碑,神色透露着几分让人心疼的隐忍"我还想再看看她。"
        一阵微风拂过,略过了少年的眼眸,吹起了少年的头发,黑发飘逸风中更显萧瑟。霎时,世界又恢复成死寂。
        宁次从没认真去想过他们的关系,他觉得一切只是理所当然,理所当然身边应该有她,理所当然一起并肩作战。可直到她离去他才发现与她相遇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原来理所当然的人一旦不在,自己会是这般的不习惯。
        无奈吗,伤感吗,后悔吗,痛恨吗。
        有意义吗。
        但能否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离开,为什么只有你离开。
        没人知道答案,除了她自己。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1-12 12:43
        回复
          03
          "琉璃大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
          "大人?"
          "哎?奥,知道了。"
          即便过了一年她也不习惯别人叫她琉璃。每次听到这两个字,天天反应都很生涩。但也不能怨她,毕竟她有自己的名字。
          一年前的禁术中天天定下契约,因为无论如何她都无法接受宁次的离去。本打算大战后就大胆告白的,但现实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因为猜不透他的情感,所以天天从不加以猜测,就这样时刻在他身边就好,他不说,她也不问。可没想到上天连这点小小的幸福都要剥夺。
          我可以不跟他在一起,但我要他活着。他还有家族的使命,他还有未完的心愿,他活着,比我更有意义。
          本以为必死无疑,可没想到老天还真是慈悲,醒来时她便成了他们口中所谓的琉璃。
          井之原琉璃,水之国大族井之原家的长女。性格温柔贤淑,但从小体质娇弱,有预言说她大概活不过18岁。也许是天天动用的禁术阴差阳错的延续了她的生命,只不过,曾经的琉璃气数已尽,活下去的是以琉璃为名的天天。
          真是个难见的美人啊。
          天天看着镜中的琉璃不禁暗想。镜中人面容姣好,白嫩的肌肤,粉嫩的唇,就连手指都是那么的漂亮。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遇到过这样的女孩,那是一次B级任务,到底是哪国的公主自己记不清了。说实话,天天不太喜欢这类女孩,不是出于嫉妒也不是出于羡慕。只是……
          她们太弱。
          天天看着自己的掌心,丝毫感觉不到查克拉的流动。
          变成普通人了吗。
          曾几何时天天为她们感慨,空有一副外表,连保护自己的力气都没有,真是可悲。可如今自己也落得这般,天天有时会不禁好笑,既然老天夺走了她的力量,那为什么不连带抹去她的记忆,或者就让她那么去了。为何还要让她活着,难道上天注定要捉弄世人?
          这问题,没有人会回答。
          但只要一想到宁次还好好的活在那里,答案就变得不再重要。
          就算,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1-12 12:44
          回复
            04
            近些日子,井之原家张灯结彩。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大小姐要出嫁了,嫁到皇室去。
            "琉璃大人,这三款礼服您更心仪哪件?"
            "随便。"
            老妈子被晾到一边,天天手拄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至于那三件礼服,她根本看都没看上一眼。
            井之原家的琉璃,万千男子爱慕的对象。莞尔一笑倾城倾国,不知多少人拜倒在她裙下,这一年中前来提婚的人数不胜数,却没有一人入得了这丫头的眼。
            有时天天不禁自嘲,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毕竟她不是琉璃,毕竟她与他注定失之交臂,毕竟一切又终已过去。她要做的,只是将那个秘密埋于心底,只是作为琉璃,帮她继续活下去。
            不过…那个什么皇子也太过猥琐了吧!
            天天狠敲了一下台案,一想到前些日子那人的所作所为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三天前,水之国皇室皇子慕名而来,为的就是见一见这传闻中的琉璃。
            刚一见面天天就看出了这家伙的不怀好意,对方的眼神游离在自己身上,就好像要把自己看穿一般,透着淫秽直往衣服里钻。而且那种笑看着就让人恶心。
            "琉璃小姐果然名不虚传啊,不知今晚可否陪陪本皇子。"那人扯住天天的袖子往回一拽,欲揽佳人入怀。
            "抱歉啊,没空。"
            怎料天天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已经很给他面子了,这要是以前还不早就给对方一顿痛扁,可惜她现在有心无力。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那皇子嗅了嗅手中残留的余香,意味深长的笑笑。
            第二日,皇子带厚礼前来提亲。对此井之原家自是喜出望外,与皇室联姻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要说提亲这档子事天天不知拒绝过多少,可这次真是力不从心。皇室的提亲另一种说法就是圣旨,避不开,也躲不掉。
            最后天天还是认命了,毕竟她不想因此连累族人,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天天,她现在是井之原家的大小姐琉璃,不可以拿天天固有的想法去看待这些。万一嫁入皇室才是琉璃原本的愿望呢,万一嫁入皇室井之原会就此飞黄腾达呢。
            至于我……我无所谓了,因为天天已经死了,一年前就死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1-12 12:44
            回复
              05
              傍晚,火之国木叶。
              "难得的好日子,放个假怎样?"
              小李顶了下宁次的肩膀,略带笑意的说。
              今天是牙的大婚之日,牙命好,取了个温柔贤淑的妻子。不过大家还是觉得他结婚太早,可他自己却说晚了好的就没了。也是,这成家立业不是早晚要做的事吗。抛开牙不说,曾经的伙伴也都纷纷坠入爱河,一年不长,但变化实在太大。
              比起恋爱,宁次还是更倾向于去做任务。这一年中他接了不少任务,但每次都是机械的重复。宁次是天才,做什么都是那么的优秀,所以理所当然,任务中表现优异的他顺利晋升成了暗部部长。
              只是,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快乐呢,一点都不。那个本就性格清冷的日向家少爷如今更是少言寡语。闲暇时他也不做别的,只是只身一人去一家小酒馆,一呆就是一个下午。
              也是时候给自己好好放个假了,宁次轻叹口气。
              "牙的婚礼吗,几时。"
              "嘿嘿,午时,别迟到了哦。"小李又顶了下他的肩膀,灿烂的笑笑。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1-12 12:44
              回复
                06
                果不其然,婚礼热闹非凡。
                新娘提前被送入新房,鸣人那几个滑头的则拉着牙不放硬要把他灌倒。
                而宁次只是坐在一边,自斟了一杯清酒,淡淡的看着这一切。
                那晚,借着酒劲大家都疯狂了起来,划拳,欢笑,高歌,各种声音混在一起,本应是快乐的。
                可莫名的,宁次却越发心烦,焦躁的情绪让他透不过气。于是草草找了个借口,他提早离开了那里。
                出来后空气顿时清爽,微风拂过,带走了那份烦躁。
                其实他只是看不惯而已,看不惯没有她后依旧快乐的他们。但快乐是没错的,错在自己,是自己太过放不下所以才被过去束缚。
                这些他都清楚。
                只是……要他如何放下。
                没有直接回家,宁次去了墓地。
                天天墓前,他又习惯性的矗立了好久。月光如水,洒在了白眸少年的身上,少年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墓碑,目光无比温柔。
                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
                原来,我已爱你到这般。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1-12 12:44
                回复
                  07
                  还真是世事无绝对啊。
                  天天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背影,如是的想。
                  从未想过,你我之间会如雾里看花一般,捉摸不透。
                  亦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以绝对弱者的身份面对你。
                  本以为此生缘分已尽,又怎料命运兜转不停。
                  过往,已成永恒。
                  再回首,恍如隔世。
                  收回了手中的武器,白眸少年微侧过头。
                  "井之原琉璃是吧,初次见面,我是木叶忍者,日向宁次。"
                  一席白衣一如从前,就好像从未被打破一样。
                  天天先是一愣,随即却暗下了目光。
                  初次见面……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1-12 12:45
                  回复
                    08
                    时间倒回两天。
                    两天前,水之国皇室。
                    "什么!王妃不见了!"
                    "殿下息怒,属下一定尽快查明此事。"
                    "那还不快滚去做!找不回她就别回来见我!"
                    "…是。"
                    本是大喜之日新娘却不翼而飞,天天并非逃婚,只是不幸遭人绑架。
                    要是都怪命不好,未免有些绝对。事发都是有因的,井之原家本就遭人嫉妒,如今又与皇室联姻,所以其他大族怎会不想法子保住自己地位。
                    一不做二不休,莫不如给这丫头来个痛快。
                    "我说,什么时候动手啊。"
                    "急什么,东家不是说出了水之国的吗。"
                    刚一醒来,天天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看来是有人要至我于死地了。
                    没有半分的害怕,天天随意打量下对方。
                    这仔细一看,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因为对方居然是忍者,而且那护额还是她最熟悉不过的木叶忍标。
                    "你们也配当木叶的忍者?"心直口快,天天了当的说出了不满。
                    闻声那两人纷纷朝这边看来。
                    "呦,醒了啊,没想到这丫头嘴还挺刁。"其中一个走到天天近前,蹲下了身子。"臭丫头,不想死就给我放乖点。"那人掏出一把手里剑恐吓性的在天天眼前晃晃。
                    天天瞥了眼那人的武器,语气略带轻蔑"果然只是个半吊子,手里剑可不是这么用的,还有你的这个也真是钝的可以。"
                    "你!"
                    "算了算了,别跟她一般见识。"另一位及时拉住了那人,"还指着她领赏呢,出了水之国你随便。"
                    几经琢磨,暴脾气的那位可算是稳下了情绪"臭丫头,以后有你好受的。"
                    没再做多停留,那二人转身离去。
                    哐的一声,天天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但仔细感觉似乎还有些颠簸,大概是在马车上吧,她淡淡的想。
                    月光透过缝隙溢出,微微照亮了周围。出乎意料,天天心情异常平静,甚至还有些小庆幸。
                    如果不是这两个绑匪,自己说不定已经洞房花烛了。其实比起那样,她宁愿这样。
                    至于这马车要带她去哪,说实话她无所谓。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1-12 12:46
                    收起回复
                      另一边,木叶。
                      "部长,刚刚得到情报,水之国皇室要求入境搜人。"
                      "搜人?"宁次放下手中动作,微挑下眉梢"什么人?"
                      "额…据说是本应今日完婚的皇太子妃。"
                      "干嘛要来这搜?"
                      "是这样的部长,对方说有人目睹是两名木叶忍者绑架了他们的王妃。"
                      木叶……
                      宁次沉默了片刻,因为不能光凭对方的一面之词就轻易放人入境,万一搜人只是幌子,万一背后另有阴谋,这种事还是谨慎为好。所以几经斟酌,"你去告诉他们,我会查明此事。如果真像他们说的那样,我一定严惩作恶之人并将他们的王妃安全送回。"
                      "是。"
                      部下走后,宁次又简单扫了眼桌上的搜寻请示。
                      井之原琉璃吗,有必要好好查一查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1-12 12:46
                      回复
                        09
                        几经调查,宁次把目光落在一辆来路不明的通货马车上。
                        看着眼前的流通清单,只有这辆疑点最大。
                        按常理,忍者是不会轻易去做什么马车夫的,而且借着木叶忍者的关系车上的货物也被免查了。
                        木叶,忍者,马车,货物,
                        零散的信息在少年脑中慢慢建立起联系,宁次微锁下眉。
                        "来人。"
                        应声一个身影闪进,半颔首于宁次面前。
                        "部长,有何吩咐。"
                        "帮我查一下这辆车的所及路径。"宁次随手递过一份文件"要快。"
                        "是。"接过文件,唰的一下子部下闪身退去。
                        半个小时后。
                        在马车的长时间颠簸下,天天有些头晕,晃了晃脑袋,精神片刻后又恍惚了起来。
                        算了,索性睡上一觉吧。
                        她丝毫不拿自己当个俘虏,甚至在她眼里这算是一次难得的旅行。
                        细想想,自己这一年成天被关在井之原家的大宅里做着大家闺秀,曾经那个向往自由略带不羁的性子都被磨尽了。
                        出来转转,也好。
                        困意袭来,天天正欲合上眼却不料一声嘶鸣打破了一切。
                        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剧烈颠簸,很明显,那马受了惊吓。
                        天天瞬间困意全无,大脑飞快的分析着现状。
                        马车以一种异常的速度前行,现在的天天不比从前,就连在车内保持平衡都很是吃力。
                        照这么下去……
                        哐!
                        一声巨响打破了思绪,不慎与马身脱离,马车由惯性被甩飞了出去撞上了周围的树干强迫被停了下来。
                        "咳咳,"挥了挥眼前的余烟,天天打量了自己一番。
                        还好命大,只是略有擦伤。以她现在这幅样子可经不起大折腾。
                        透过缝隙,天天随意向外探了一眼。
                        月色笼罩下,几个戴面具的人影将那二名绑匪团团围住。
                        鬼魅的面具,利落的打扮。
                        天天一眼就认出了来者。
                        暗部怎么会来这……
                        正疑惑时,外面又传来声音。
                        "部长,这两个人怎么处置?"
                        片刻沉默后,一句清冷灌入耳中,天天不禁一愣!
                        "先绑起来,救人要紧。"
                        "是!"
                        话音刚落,天天只觉得车厢被强行托出,还没缓过神时就被几名暗部忍者扶了出来
                        被带到宁次近前时,他是背对着她的。少年眼眸紧盯着眼前那两名绑匪。
                        真是木叶的耻辱,少年冷下眸子正想着如何惩治这两个暴徒。
                        这时,
                        "部长,人已救出。"
                        宁次暂放下思绪,轻抬起面具。
                        依旧是那冷冷清清的气息,依旧是那不染世俗的举手投足。
                        收回了手中的武器,白眸少年微侧过头。
                        "井之原琉璃是吧,初次见面。我是木叶忍者,日向宁次。"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1-12 12:46
                        回复
                          12
                          没有选择跟在他的后面,天天走在了宁次身边。
                          不因为别的,只是习惯了而已。
                          他们一语不发的走着,虽静了些,却很安心。
                          多久没这样走过了。
                          看着少年刀削般的侧颜,天天不禁的想。
                          少年目视前方,目光不带有半点波澜,一身素白透过月光,孤冷,清高。
                          以前在他身侧时也不时的偷看过,可现在的宁次却让人看着心痛。尤其是他眉宇中透出的那一丝憔悴,那种憔悴不是居于外表的憔悴,而是在心中。
                          怕是任务比以前繁忙的缘故吧,天天淡淡的想。
                          "井之原小姐是不是有话要说。"宁次突然迎过目光,来不及收回视线,便不小心对上了少年那双浅眸。
                          "啊,额…没有,"女孩儿慌乱避开对方,"没有。"
                          "……是吗。"沉默片刻后宁次淡淡道。
                          有意无意,他总觉得身边人好像心事重重。
                          算了,想说自然会说的。不再多想,宁次又别过目光。
                          此后彼此再无交集,就这样一路沉默,直到日向大宅。
                          "请便吧。"推开大门,宁次先把女孩让进庭院。
                          "啊,谢谢。"
                          进入庭院后,天天背对宁次长舒了口气。
                          以前也不是没来过,怎么这次这么紧张!难道是自己大小姐做惯了变矜持了?不然坦白算了。
                          其实天天也不是没想过坦白,只是她怕一切真相大白后,劫数会再次落在宁次身上,而且就算坦白也不知道该从何讲起。
                          难道要她说,其实我没死,其实我只是灵魂跑到别人身上而已,嘿嘿。
                          呵,真是搞笑。
                          "不进来吗。"一声清冷打破了少女的胡思乱想,宁次拉开横门微侧过头问道。
                          他什么时候到我前面的?刚才光顾着瞎想完全没注意啊!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啊,额…嗯。"嗯啊了半天,女孩进到屋内。
                          大概巡视一圈,天天发现这屋内并没有什么摆设。跟从前一样,物品都被整齐摆放着,简简单单,就如他性子一般。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1-12 12:48
                          回复
                            15
                            宁次和天天同时看向来者,那是一个比较臃肿的大叔类型,大叔穿戴华丽,身后还跟了一群保镖。
                            天天对他们并不是很熟悉,所以也没有做声。
                            见天天不说话那人便连忙解释"琉璃小姐不用怕,我们是专程来接您的,走吧。"说着就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天天犹豫了几秒,微攥紧衣角。
                            恐怕,这次是真的要分开了。刚才是自己太冲动,差点把一切都说出来。
                            其实当年自己做出那个决定时就已经想好了未来,她不可以暴露身份。世事都是有因果循环的,总有一个人要离开,她用自己换回了宁次,本就不该再出现于世上。然而阴差阳错的牵扯进他人,就当是报答也好,自己要做的,只是作为井之原继续活下去,如果天天回来,那宁次定会在劫难逃。
                            所谓命运,不过如此罢了。
                            天天转眼看向那个白衣少年,那鼻,那眼,成了她一生的挂念。
                            让我再多看看你,哪怕只有一眼……
                            宁次看着女孩眼中隐忍的泪水,不禁皱眉。
                            那神色中包含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情,舍不得,放不下。
                            少年突然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他们相识只有一天。或许是气氛太过压抑的缘故,自己心中竟也有了一丝动摇。
                            只是他不知道,那种动摇出于本能,虽然理智认为她不过是个过客,可本能却依旧熟悉她的味道。
                            默默低头间,泪水顺两颊滑过,无声的滴落到地上。
                            天天认命了。
                            其实老天已经待自己不薄了,本以为今生会永不相见,没想到还会于此相逢。已经够知足了,看到你好好的,我便也放心了。
                            再次抬头时,女孩笑了。朝阳下那笑容是那般的明朗,可明朗中却隐不住那丝心酸。就同这朝阳一般,刺得少年睁不开眼……
                            "后会有期了,宁次。"说罢,她转身。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宁次愣在了原地。那个笑容仍旧映在眼前,挥之不去。
                            这是什么感觉,竟然如此熟悉。就好像自己再次失去了什么一样。
                            错觉吗……
                            华丽臃肿的男人回头冲宁次一抱拳以示感谢,然后那大批人马便载着少女消失于视线。
                            "呵,"少年不禁自嘲,他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如今他身为暗部部长,怎可为身外事所动容。
                            任务已经完成,至于其他事情,不想也罢。
                            轻一甩衣袖,不再做多停留。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1-12 12:50
                            回复
                              17
                              伴随马车的颠簸,少女眼神空洞的看向窗外。
                              窗外景色映着朝阳,别样唯美,可看者却丝毫没有心情。
                              若是嫁入皇室,别说是回木叶,恐怕连出宫都是天方夜谭。无奈,少女微叹口气。
                              "吁—"叹气间马车突然停下,随之几个男人打开车门示意天天下车。
                              天天有些奇怪,随意向外瞟了一眼。
                              这荒山野岭的下去干嘛?
                              不过也没多问,人家怎么说,她便怎么做了。
                              下车后,天天略感气氛有些不对。好说歹说自己曾经也是个忍者,虽然能力没了,但对周围情况的变化还是很敏感的。
                              那几名保镖把自己围了起来,臃肿华贵的男人处于正中,此时正面带笑意的看着自己。
                              "琉璃小姐觉得这里如何?"男人突然开口。
                              "……什么如何?"沉默片刻后,天天反问。
                              "景色啊。"男人笑意更浓。
                              天天微挑下眉,语气略带不满"我讨厌拐弯抹角,有话就直说。"
                              "呵,"男人突然笑出了声,"琉璃小姐果然不一般啊,怪不得皇太子都对您倾心。其实我本以为琉璃小姐会喜欢呢,这里的景色。"男人似是可惜的摇了摇头,"佳人嘛,本应葬于美景不是吗。"
                              始料未及,男人突然拔出长刀直刺向她的心脏!
                              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还不等反应,胸口便传来一阵刺痛!疼痛使天天不由得倒抽口冷气。
                              男人狰狞的面孔近在咫尺,阴沉的声音响在耳侧"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井之原家太过高攀,高处不胜寒。你不过是个牺牲品罢了。"
                              血顺着刀刃流下,天天看着那华丽的颜色不禁苦笑。
                              这欠下的命,果真早晚要还。终于可以安心的去了,于她于他,也算是有个结局。
                              轻闭上眼,女孩静静等待命运的审判。
                              "算你有觉悟。"男人决定加重力气给她来个痛快。
                              本以为伴随疼痛,意识会就此抽离,不料一股强劲的气流划过空中,将男人打飞了出去!
                              身侧人见状连忙接住了他们的头目。
                              这突然的变奏使天天清醒了几分,身为多年的队友她怎能不知,那是八卦空掌。
                              "宁次……"
                              天天缓缓呼出他的名字,与此同时,失去支撑的身子突然一软,但即将倒地时却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宁次看着怀中少女苍白的面容,不由的心头一紧。
                              还是晚了一步吗……
                              将女孩靠于树下,少年缓缓起身。
                              无名内火中烧,少年把目光狠狠的转向那个男人。
                              少有的,少年眼神中带了些许杀意。
                              男人咽了口唾沫,双腿不住的打颤。
                              "你…你们愣着干嘛!上啊!快上!"
                              话音刚落,几人冒失上前,虽说仗着人多,但这些个下等忍者又怎是宁次的对手。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1-12 12: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