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8贴子:1,282,238

【迟爱同人】荏苒(BL)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篇是看了琴姑娘的分析贴《潘多拉的魔盒》结局大致走向,同时又恶补了《双程》后开的脑洞,《双程》看得我眼泪都出来了,心疼死BOSS了,于是我决定自己给BOSS这个我最爱的狼家小攻YY一个我喜欢的HE,就是把我独爱的狼家小受LEE配给他,也算是弥补我第一篇同人文的遗憾吧,是以此文其实是BOSS叉LEE同人,重生向,雷者慎入,以上


甘家口建筑书店,建筑书店,低价任你来选! 等你来挑
广告
我站在门边,看着大厅中央的几个人,其中一个向这边看了看,然后回头说了几句话,转身向我走来。
“HI,陆风,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我面前的人有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看上去就很精明。
“你。。。”他有点犹疑,“收到请柬了?”
“没有。”我理直气壮的。
“。。。”LEE形状好看的眉角向上挑了挑,很是无语的样子。
我心里好笑,很难得的有了聊天的欲望,“我答应过他的,怎么能不来。”
我当然知道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想看到我,视我如修罗,可是有什么关系,我早就习惯了。
LEE沉默了一下,“你和他还是那样吗?”
“是啊,做普通朋友,”我平心静气的,“偶尔见个面,打打电话,就行了。”
也许真的是老了吧,人老心更老,曾经非要不可的东西现在也能退而求其次。
LEE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掏出烟,向我递了递。
我戒烟很久了,可是今晚很想抽一根,于是拿了一根出来,“还是MARLBORO?”
“是啊,”LEE笑了笑,“抽习惯了,改不了。”
就着他的手点燃,烟雾缭绕中,我听见自己说,“任何人都应该在心里设定一条输的底线,一旦超过,即使再恋恋不舍,心有不甘,也该马上离开。。。可惜我年轻的时候不懂,那时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以为世界都是我的,其实恰恰相反,我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LEE走到门边端了两杯酒过来,递给我一杯,碰了碰,一饮而尽。
我笑了下,也一口喝干。
这个中文名叫李莫延的家伙跟我的关系很奇妙,他是我以前的学弟,后来的下属,现在则成了我的,呃,儿媳妇。
但其实,他几乎是我唯一信得过的朋友,有些对我而言很难出口的话,在他面前总能轻而易举地说出来。
“不说这个了,”我把杯子放到栏杆上,“怎么没看到小洛?”
“他刚到这里,就被公司一个紧急电话召回去了。”
我点点头,看了眼大厅,卓文扬拉了下林竟的手,被他甩开,“小竟和文扬现在?”
“还是那样,”LEE笑了笑,“一个跑,一个追,这么多年都不腻。”
他看我又看了一眼大厅,问我,“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不了,我先走了。”摇摇头,我转身离开。
刚坐到车里,LEE也上来了,“搭个便车。”
见我看着他,他笑了笑,“送我到风扬就行了。”
我没动,仍看着他,他笑容渐渐有点干,“别那么小气,小竟选的酒店这么偏僻,又下雨了,出租都打不到。”他顿了顿,“看在柯洛的份上。”
我终于收回视线,对司机说,“去风扬。”
其实不用看在小洛的份上我也会载他去,我只是喜欢看他在我面前放肆又局促的样子,很有趣。
LEE大概是有点郁闷,一路上都没说话,我从车窗玻璃上偷看他憋气的脸,心情大好。
车祸发生的时候我还沉浸在难得的好心情里,LEE一下子扑过来抱住了我,几乎是立刻的,车子开始翻滚,我脑子有点懵,只感觉天旋地转的,直到听到一声闷哼。
“LEE!”我大声叫他,想挣开他的手。
LEE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地抱紧了我,伸手将我的头搂到胸前,完全地护住了我。
好像很快,又好像很慢,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四周一片安静,只听得到LEE急促的喘息声,他将脸轻轻地贴上来,“ERIC。。。”
“什么?”我被他紧搂在胸前,听声音有些模糊,连忙挣开他,“你说什么?”
LEE软软地向后倒,我一把抱住他,触手一片湿濡,是血。
“LEE!LEE!!”我大声地叫着他,伸手按住他脖子上潺潺流血的伤口。
很快有人下来了,试图扳开车门,“先生,先生,你有没有事?”
我朝他吼,“叫救护车!”
“唔。。。”LEE的长睫毛颤了颤,我赶紧凑上去,“你怎么样,LEE?没事的,没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不会有事的。。。”
他没有回应我,也没有睁开眼,刚才好像只是无意识的呻吟。
我不停地说着话,反反复复的,“没事的,LEE,不会有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会没事的。。。”
好像过了一世纪那么久,救护车终于来了,在众人的合力下,我们被弄出了车子。
我跟着LEE的担架爬上斜坡,一个护士上前来将我带到一边,“先生,我为您处理下伤口。”
我看着医生对LEE实施急救,一下一下的,LEE安静的样子让我心生恐惧。
医生停止了按压,将耳朵贴到LEE的胸口听了听,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抬手看了下表,对旁边的人说,“死亡时间,14点28分。”
心脏停了两秒,又疯狂地跳动起来,我一把挥开正在为我处理擦伤的护士,走过去对着一脸沉重的医生说,“怎么不救了?快点啊,快点救人啊。。。”
旁边有护士来拉我,“先生,您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我一把甩开她,推着医生的肩膀,“快点救人啊,开什么玩笑,谁死了,你TM说谁死了!”
“陆叔叔?”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定住了,缓缓转过头去。
面容秀丽的青年看到我的脸,皱了皱眉头走上前来,“这是怎么了?”
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柯洛往周围看了看,一下子僵住了,随即扑了过去,“莫延!!”
柯洛使劲推搡着LEE的身体,“不,莫延,不会的,不会这样的,你起来啊,起来和我说话,莫延,不是这样的。。。”
我看着大吼大叫的柯洛和无声无息的LEE,觉得一切荒谬到了极点。
所有的东西都在我眼前晃动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醒来是在医院里,旁边小辰轻声地叫我,“陆风。”
我看过去,他一脸担忧的样子,“你感觉怎么样?医生说你是轻微的脑震荡,有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
我坐起身,他立刻扶住我的肩膀,“医生说你最好卧床休息一天。”
脑子有点晕,我甩了甩头,问他,“LEE呢?”
他顿了一下,“在殡仪馆。”
“小洛也在那?”
“嗯。”
我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还大亮着,“我睡了多久?”
小辰看了看表,“两个小时左右。”
“我们过去吧。”我下床穿鞋往外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来。
到了殡仪馆,看到躺在棺材里的LEE,我才对他的死亡有了真实感。
林竟一看到我就扑了过来,“LEE死了,你却毫发无伤,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他身后,卓文扬看着这边,没有动作,柯洛站在棺材前,表情呆滞。
小辰赶紧拉开林竟抓着我衣服的手,“小竟,这也不能怪他。”
“那该怪谁?”林竟血红的眼看向他,“辰叔,你告诉我,该怪谁?”
被问到的人沉默下来。
我向柯洛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洛。”
柯洛没有回应我。
我叹了口气,和他一起站着看那个安安静静躺着的人。
可能是做过美容的关系,男人脸上没有死人惯有的那种青灰色,衬衫扣子扣到了脖子,遮住了那个狰狞恐怖的伤口。
旁边小辰在问他的儿子,“亦晨他们呢?”
“去开死亡证明了。”
“查清死因了?”
“是公路护栏戳进车窗里,割到了颈动脉,失血过多。。。”
我的手抖了一下,似乎从那伤口里流出来的血还残留在手掌上,灼热得烫伤了皮肤。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呜咽声扑进来,“哥。。。”
舒念情绪很激动,惹得稍稍平静下来的林竟又激动起来,程亦晨和秦朗也在这时候回来了,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穿着殡葬公司制服的男人进来说请大师测好了日子,三天后下葬。
舒念又哭了起来,谢炎不停地安慰他,我脑子晕了一下,人向后晃了晃,赶紧一把抓住了柯洛的肩膀,他动都没动一下,还是那副木然的样子。
稳了一下,敲了敲脑袋,我慢慢走到后面的椅子上坐好。
天色渐渐暗下来,呆滞了很久的柯洛转过头来看了在场众人一眼,“我想和LEE单独待一会。”
众人互看了一下,陆续走出去,我走在最后,回头看了柯洛一眼,他还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躺在棺材里的LEE。
站在外面的走廊里,有人提议去吃饭,舒念和林竟不肯去,被连哄带拽地带走了。
“陆风,”小辰叫我,“你也一起去吧。”
“不了,你们去吧。”
“那我等会给你和小洛带一点回来。”
“嗯。”
走了几步,又说了一会话,我脑子更晕了,眼前一阵发黑,我赶紧扶着椅背坐下,将头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耳鸣声嗡嗡嗡的,响得我难受,我闭上眼睛,等待这股难受劲过去。
等到耳鸣声终于停止,走廊里又响起了脚步声,我睁开眼看过去,林竟冲在最前面从我面前走过,小辰走在最后面,手里提着两个简易饭盒。
小辰刚将饭盒放到我旁边的椅子上,林竟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像一根尖针一下子刺进了我的脑子。
我跌跌撞撞地扑过去,柯洛倒在棺材旁边,脖子上的伤口像是一张大嘴,向我露出狰狞的笑。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渐渐变成灰黑色,然后进入彻底的黑暗。


我再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了,小辰在旁边眼睛红红地叫我,“陆风。。。”
柯洛当场死亡,他用玻璃杯的碎片割断了颈部大动脉,血溅出去很远,可见他割得有多用力。
我躺在床上,不动,也不说话,小辰小心翼翼地安慰我,“陆风,你要想开一点。”
不,他不明白,我已经输得一无所有了。
下葬的那天天气晴朗,阳光很灿烂,大师在旁边含糊不清地念着往生咒,舒念和林竟一直小声地哭着。
念完咒文,将骨灰盒安放好,合上墓盖。墓碑上,两人的名字并排刻着,下面代表死亡日期的数字一模一样。
众人陆续离开了,我站了很久,离开的时候经过旁边预置的墓地,墓碑上空空地刻着陆风两个字。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5-01-06 16:13
    我搬进了柯洛和LEE的公寓,这么多年他们还是住在当初的那套公寓里没有搬走。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我会爬起来抽烟,MARLBORO的气味总能让我平静。
    有一天晚上泡完澡发现浴缸的水漏不出去,过了很久才放出去一点点,估计是被什么堵住了。
    第二天找了工人来修理,弄了一会他告诉我必须把浴缸敲掉才行,于是又找了两个人来敲浴缸,终于疏通了管道,工人在清理残渣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小塑料袋。
    我捏了捏袋子,里面有个硬硬的东西。工人走了以后我打开了袋子,里面是一把铜制的钥匙,钥匙柄上有一串数字,看上去像是银行保险箱的钥匙。
    我找人查了钥匙的归属,打了电话之后去了那个银行,业务主管在大厅等我,为我更换了最新的卡式钥匙后,将我带到保险箱存放区的柜子前,指着其中一格说,“就是这个。”
    将钥匙插入以后保险箱上的屏幕亮了起来,提示要输入密码,我先输入了LEE的生日,系统提示不对,我又输入了柯洛的生日,系统还是提示不对。
    业务主管在旁边提醒我,“陆先生,输入三次错误保险箱就会被锁住。”
    我顿了两秒钟,鬼使神差般的输入了自己的生日,系统提示为正确,保险箱里传来“喀”的一声像锁扣弹开的声音。

    我愣在那里无法动弹。
    旁边的业务主管上前来帮我拿出了保险箱,领着我到了一间贵宾室,将保险箱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我看着那个箱子,看了很久,终于伸手打开了它。里面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个很旧的打火机,一个全英文的MARLBORO空烟盒,还有一张照片。
    我将照片拿出来,上面的两张脸都很年轻,其中一张我每天都能从镜子里看到,另外一张长着一双狭长的狐狸眼。
    我甚至有些想不起来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了,我将照片翻到背面,好看的花体英文写着,THANK YOU ONCE TO MY WORLD。


    我开始做同一个梦,在梦里总是眼睁睁地看着车子打滑翻下路肩,我拼命跑过去,却总是跑到车窗边就像被什么缚住了一样无法再前进分毫。
    我总是看着LEE的嘴唇开开合合,却怎么也听不清他说的后半句话。
    这成了我的心魔,时时困扰着我,于是失眠得越发厉害,烟也抽得更凶。
    刚开始时只是咳嗽,伴着轻微的胸闷,我没有在意,直到开始咯血,胸痛,我才到医院去做了检查。
    当年轻的医生告诉我是肺癌晚期时,我第一感觉居然是轻松。
    医生建议我入院接受化疗,这样可以尽量地延长寿命。
    我将事情一一安排好以后就住进了医院,我并不需要延长寿命,我只是不想孤零零地死在家里,几天后才被钟点工发现。
    医院帮我请了一个护工,名字叫周毓,很阳光的年轻人,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在医院的日子很难熬,疼痛几乎日夜伴随着我,又不能抽烟,于是脾气暴躁。
    周毓给我找来了很多静心的书,希望能缓解我的情绪,我偶尔也翻翻。
    书里的小女孩说,最幸福的事就是偷偷吃掉三明治的脆边。
    我想象着那么简单的幸福,心脏钝跳了一下。


    那天晚上我醒来,觉得精神非常好,于是拿出我的宝贝盒子,将里面的东西挨个擦拭一遍。
    空的MARLBORO烟盒,旧的打火机,一张照片,以及一条从柯洛脖子上摘下来的,我给他的玉石链子。
    我将东西一一摆回盒子里,交给周毓,请他务必放到我的墓地里。
    周毓红着眼睛接过去,使劲地点头。
    我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躺到床上。
    疼痛开始蔓延过来,迷迷糊糊间,我又做了那个梦。
    我伸直了手,拼命去够破碎的车窗,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LEE开始说话了,“ERIC。。。”
    我眼角滑下一滴泪,停止了呼吸。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终于挣脱束缚扑了过去,听清了他的后半句话。
    他说的是,“再见。”
    “ERIC,再见。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5-01-06 16:13
      我只想说,BOSS好难写,码字的时候心里没底,总是改了又改,心塞。。。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5-01-06 16:15
        嗷嗷嗷,新坑,(☆_☆)


        第一眼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个穿越文
        楼主我知道你很勤劳的,星星眼= =++
        全民拆西皮好好好!【绵羊哭死在墙角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5-01-06 17:11


          你好高产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5-01-06 19:36
            哇,楼楼好勤奋!那篇关于 潘多拉魔盒 的结局看法,看的时候觉得好悲伤,却很有道理的感觉。唉,还是因着盒子里最后剩下的是希望,不愿意放弃最后的希冀啊。。。期待后续~


            务必看这里,务必看这里,我刚刚发现我好像没有交代清楚开头一幕的时间场合,因为东改西改的,这个最基本的情况反而忘了交代,实在不好意思,文的最开头应该是:小辰六十岁的生日酒会,我站在门边,看着。。。


            金万码电子巡更系统,质量精良,售后完善 金万码打造优良产品,提供满意的服务!
            广告
            开头好悲桑的赶脚…貌似柯总也很深情可是可惜叔喜欢BOSS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01-07 00:34
              可怜的BOSS,这里的羊真的好爱叔*罒▽罒*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5-01-07 08:34
                啊啊啊啊来啦来啦!!么么哒!!!


                我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黑暗,周围非常的安静,这就是死后的世界?
                左手臂的疼痛突然尖锐地袭来,我紧紧托住左手想止住那疼痛,但似乎徒劳无功。
                黑暗里传来一阵像是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响声,然后我听到了一把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小风,小风。”
                我无比惊讶,迟疑地叫着,“。。。姐?”
                “小风,你怎么样,有没有哪不舒服?”
                被她一问疼痛好像疯狂高涨了起来,让我闷哼出声,“唔。。。”
                “小风,你怎么了?你等等,我去找爸拿钥匙。”


                我被诊断为左小臂骨折,现在打了石膏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我妈和我爸出去了,穿着一身露脐装身材火辣的姐姐坐在床边。
                所以现在的情况概括成一句话就是,我穿越了。
                穿回到自己的20岁,这么不科学的事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如果不是手臂上间歇性传来的刺痛提醒着我,我绝对会认为这是在做梦。
                我姐一直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看我没反应连名带姓地叫了我一声,“陆风!”
                “啊?”
                “你不会是被爸打到脑袋了吧?”我姐疑惑地看着我,“从刚才起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跟你说话也呆呆的。”
                “。。。”
                是的,这骨折就是我爸给打的,这件事在我记忆里印象非常深刻。
                那时我被我爸强制带回了LA,心里非常惦记小辰,总想偷跑回去,我爸也知道,所以看得很紧。我用尽各种机会出逃,总会被我爸抓回来,胖揍一顿后扔进先前的那间黑暗的储物室里关着。
                这次我逃得最远,都已经上了偷渡的船后才被拦下来,所以我爸这次气狠了,下手特别重,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
                这时门外传来了我妈和我爸的争吵声,我姐赶紧冲出去劝架了。
                我妈估计是怪我爸下手太重了,她平时就最心疼我,我爸对此一向看不惯,认为我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她宠坏的。
                没了我姐在旁边唠叨,我爬起来在房间里东看看西摸摸,虽然都是我用过的东西,但以这个方式重新看到,感觉非常新鲜。
                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一封写着“程亦辰收”的信现了出来。
                我顿了两秒,把信拿出来慢慢地读,通篇都是我对小辰的思念和深情,这么多年以来从未改变,只是我爱得太用力,将他推到了普通朋友的位置。。。
                不!不对!
                我一眼瞄到信笺最后的落款日期,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
                现在是1999年,我20岁的那一年!
                那一年,小辰的母亲还没有死,程亦晨的腿也好好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就是我重生的意义吗?
                为了补救所有的错误,为了还我们一个更好的人生。


                我安分地在家待了两个月,惹得我妈和我姐无比惊讶,非常接受不能的样子,我爸则坚持认为这是教训的成果。
                拆石膏的那天我妈给了我一张银行卡,估计她认为我不出去是因为没钱了。
                第二天是新学年开学的日子,我进教室的时候人已经坐了不少,助理教授正在讲着暑期的趣闻,下面笑声一片。
                我在最后一排坐下,前几排一个胖子不时转过头来看我。
                下课后,胖子朝我走过来,满脸笑容地调侃,“ERIC,听说你被你爸修理了?”
                我看着那张胖胖的脸,觉得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大概是我直勾勾的眼神太慑人,胖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挂不住,“嘿,嘿,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听TONY说的,他还说你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想了一下,将我新买的手机扔给他,“手机被我爸摔坏了,把你电话存进通讯录吧。”
                胖子存好以后还给我,我看了一眼,名字叫PETER。
                PETER是个很多话的家伙,一个人也能说得口沫横飞,我一言不发地听着,倒是从他的话里记起了一些往事。
                下午上完课后PETER问我要不要去聚聚,我聊胜于无地去了。
                聚会是在学校旁边的一间餐厅,我跟着PETER往角落的一张桌子走去,桌子旁已经坐了几个人,全都抬起头跟我们打招呼,我点点头坐到了其中一个空位上。
                一坐下PETER就嚷嚷着叫吃的了,众人皆一副了然的样子任他折腾,我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很斯文的家伙对我说,“ERIC,一个暑期都没联络到你。”
                我依样将手机给他,重复了一遍跟PETER说的话,他低头在手机上操作着。
                他存好了还给我,我点出来一看,原来他就是TONY。
                相比其他人,我对这个TONY比较有印象,我之前偷渡和弄假护照都是他帮我办的。
                对面一个满身肌肉的家伙从我手里把电话拿过去,“TONY一直念叨你,还担心你被修理,看来也没什么事嘛。”
                说完他也在手机上输入了号码和名字,是叫MARTIN。
                剩下的一个很瘦弱的亚裔青年也在手机上输入了资料,叫COLIN。
                很快PETER叫的东西就上来了,吃过饭后MARTIN提议去酒吧坐坐,众人都无异议,于是转战酒吧。
                酒吧离学校不太远,所以学生很多,我们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叫了些酒。
                我对这间酒吧印象很深刻,刚离开小辰的那几年我都是在这里混日子,过得无比荒唐糜烂,以至于到了后来我几乎忘记了那个让我变成这样的人。
                我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烟点燃,MARLBORO的气味漫过鼻端,让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PETER突然抱怨了一句,“真倒霉,又碰到他们了。”
                “谁啊?”MARTIN问了一句。
                “还能有谁,法学系的那帮人啊。”PETER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我看过去,一帮学生模样的家伙刚坐下,其中一个正抬起头来对着WAITER说话,狭长的狐狸眼微微眯起。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5-01-07 16:29
                  bl~


                  哇,年轻的叔出现啦!BOSS这下还不扑上去!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5-01-07 17:16

                    小羊小可怜#人死了老婆还跟老爹跑了绵羊还是不要露脸啦,徒增伤感哈~喜欢看无洛无辰的bl文,这样大家都不会难堪伤心。
                    按龟狼星时间轴推算,叔比boss小8~10岁,boss20叔12左右会不会太小了?


                    话说穿回boss20岁,羊就别出现了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5-01-07 22:11
                      boss穿回20岁,羊出生几率为0了………柯总这一世就让让你老子,下一世再努力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5-01-08 01:32
                        来来来!快来劲敌相爱相杀!!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5-01-08 09:00
                          这种情况下,咩只能很苦逼得被怒射在墙上,陆boss说:谁会吃撑了给自己制造情敌!!!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5-01-08 09:02
                            立马顺丰邮了一斤蜡烛给绵羊哈哈哈哈。心疼!不过不厚道的说,bl大法好哈哈哈哈你就让让你爹吧!!


                            弱弱问一下。。。在哪里能找到潘多拉的魔盒这本书呀?我在网上翻遍了。没有找到


                            我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眼前浮现的是那个人无声无息地躺在担架上,医生一下一下地做着心脏按压,然后抬起头说,“死亡时间,14点28分。”
                            “你在看谁?”MARTIN凑到我耳边问,“那个新面孔?”
                            我一眨不眨地看着,心情太过激动,完全无法开口。
                            MARTIN笑了两声,招来WAITER吩咐了两句,WAITER走过去跟那个人说了两句话,他随即跟着WAITER往外走。
                            我立刻起身追过去,刚迈步就被MARTIN拖住了,“别这么性急,放心。”
                            说完他就跟了过去。
                            我被这句暗示性极强的话弄得呆了一下,再追过去时已经不见了那个人的踪影,正在酒吧内外四处寻找时,接到了MARTIN打来的电话,“到四楼来,403。”
                            我心脏漏跳了一下,四楼是专供客人开房用的。
                            一进403室,我就听到了一连串的呻吟声,MARTIN一脸暧昧地对我笑,“看他发骚的样子真够味,如果不是你看上了,我就自己用了。”
                            说完他对我眨眨眼,关门出去了。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5-01-08 16:35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5-01-08 16:49
                                沙发,boss你速度好快啊!
                                人见着了立刻就上了!!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5-01-08 16:55
                                  什么情况。。。。。。。


                                  哎呀居然开新坑了!肉好带劲啊!lee是被人下药啦?


                                  这…这…boss追都没追就吃肉了,好快。期待叔醒了之后把boss当变态,不然这么顺当太便宜boss了,哼!【我是坏人


                                  艾玛好想造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