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薰吧 关注:11,988贴子:445,144

【鉴赏文】池中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推荐理由:一群妖精的BT妖生,笑到抽,同时又有点小感人,反正就是好玩死了

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0458


回复
1楼2008-04-04 17:36
    章之二

    那是后来的事了……

    黑鱼告别了自己的池塘,去了鲤鱼的池塘那里。那里很热闹,有一条道行貌似很高,喜欢用“我曾经……”来岔开话题的鲶鱼;有一只鄙视鱼类,以成仙为目标的河虾;有一只才练成人形不久,常常忘记把胡须变掉的螃蟹;还有,和蔼的鲫鱼婶婶,严肃的龙虾大叔……那是一个很热闹的地方,那种温暖的拥挤就像是营火一样,让习惯了孤独的人不自觉地投身其中。

    黑鱼不喜欢孤独,所以它毫不犹豫地挤了进去。听完黑鱼和鲤鱼的相识故事,河虾不屑道:“切!为了一个豆沙包就搬家,鱼的智商果然低!”

    “啊——种族歧视——”黑鱼习惯和鲤鱼一起这样大喊,这是一种很莫名的默契,如同风过花落般自然。

    “呵呵~~~说到种族歧视捏~我曾经……”鲶鱼慢悠悠地开口。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众妖异口同声,这也是一种很莫名的默契,如同雷过雨落般的激烈。

    “可是,虾子不是也觉得豆沙包很好吃么?”螃蟹小小声地开口。

    河虾一眼瞪过去。“我说的是智商高不高的问题,不是豆沙包好不好吃的问题。”

    “啊——种族歧视——”黑鱼和鲤鱼又一次大声喊。

    “其实也没什么啦~~~”鲶鱼笑眯眯的(如果鱼会笑的话),“知道旁边山上的那只狐狸么?”

    “哦~~~那只号称道行千年的狐狸~~~”河虾的眼里闪着激动的光。

    “嗯。它再修练个几年就能成仙了~~~”鲶鱼摸摸胡子,“可是,当年……”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呃……我没有要扯开话题啦~~~”鲶鱼委屈道,“我是想说,当年只因为有个小男孩给了它一个青团子,它就为了要做人拼命地修练。后来,那个男孩入道修仙,它也就放弃妖道,修仙去了……”

    “哦~~~青团子也很好吃啊~~~”鲤鱼和黑鱼握着对方的手,感动道。

    “笨蛋!它不是为了青团子,是因为它喜欢上那个人啦!鱼真笨!”河虾鄙视道。

    “啊——种族歧视——”黑鱼和鲤鱼眼泪汪汪地大喊。

    “为什么会喜欢上呢?因为一个青团子么?”螃蟹挥挥爪子,天真的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鲶鱼扭扭尾巴,回答。

    “那那个人是谁咧?”众妖好奇。

    “就是那边山上的道观主人,季游大师啊~~~”鲶鱼回答。

    = = | | |

    “捉妖很厉害的那个季游大师?”河虾咬着触角,怯怯地问。

    “还有哪个季游?”鲶鱼理所当然道。

    = = | | |

    “青团子真好吃啊……”河虾看着池塘上的荷花,感慨。

    “嗯,没错没错……”鲤鱼使劲地点头。

    “太好吃了……”螃蟹肯定。

    “比豆沙包好吃?”黑鱼憧憬地询问。

    “那个……说到好吃捏~~~我曾经……”鲶鱼开口。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


    回复
    3楼2008-04-04 17:41
      晕掉,居然说我发的要审核,只有分开来发了。

      章之四

      终于,黑鱼和螭见到了那只因为一个青团子就坠入爱河的狐狸。

      那不过是只家猫般大小,红色毛皮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狐狸。它趴在池塘边上,在一大片的苜蓿里打滚。

      “啊~~~好怀念这里哦~~~昆仑无聊死了~~~”狐狸抱着一朵苜蓿花,娇嗔。

      “哎?狐狸,你去昆仑了么?做什么?”鲤鱼探出头来,问。

      “学变化术啊~~~”狐狸笑着。

      “变化术?好厉害啊~~~”众妖感叹。

      从生灵修炼成妖,就能得到一个人身,这个人身也是固定的一种姿态,要想随意变化就需要更高的道行和灵力。对于每天只知道听八卦的池塘里的鱼儿们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狐狸得意地大笑,“那是当然的~~~”瞬间,它幻化成娇媚的女子,手拈着花朵微笑。

      “哦~~~”

      “还有哦~~~”它又幻化成清俊的少年,接着是垂暮的老人,学步的小儿……

      “狐狸!我们崇拜你~~~”众妖赞叹。

      “呵呵呵呵呵~~~”狐狸更得意~~~

      “呐,狐狸,你为什么要学变化术啊?你的真身不好看么?”黑鱼想了想,问。

      “不是啊~~~”狐狸幻化出真身,娇俏可人的少女,笑得一脸的无邪,“是因为我的原形太大,钻不过道观的狗洞啦~~~学了变化术就好啦,可以变成蚂蚁哦~~~对了,刚才我小狐狸的样子其实也是变化出来的~~~”

      = = | | |

      “为什么要钻道观的狗洞?”螭眨着眼睛,不解。

      “还不是去看它的季游大师。”河虾叹口气。

      “为什么要看那个季游大师?”螭还是不明白。

      “因为爱啊……”众妖嗟叹


      回复
      5楼2008-04-04 17:58
        “为什么是爱……”螭还是不解


        回复
        6楼2008-04-04 17:59
          “真不愧是白痴(螭)……”河虾和鲤鱼第一次有了TONGYI的观点。

          “哎呀,你们不要说了啦,人家不好意思~~~”狐狸蹲在花丛里,作娇羞状。

          “小狐狸啊,你学人还是学的不像哦。”鲶鱼浮起来,语重心长道。

          “会吗?”狐狸摸摸自己的脸。

          突然,从竹林里走出一个17、8岁的少年,抬头刚看到狐狸时,就怔住了。

          池塘里的众妖立刻闭嘴,看着眼前的发展。

          “完全被我的美貌震撼了~~~”狐狸小声地对鲶鱼道。

          鲶鱼叹口气。

          “妖精!”少年回过神来,指着狐狸大喊。

          “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识破!!!”狐狸震惊。

          “我说你学的不像么。”鲶鱼继续叹气。

          “你就是那只经常到道观里来偷青团子的狐狸精!”少年义愤填膺,从怀里掏出了符咒。

          “你你你认错狐狸……不,认错人了!”狐狸解释。

          = = | | |

          “不要狡辩,你的尾巴还露在外面呢!”少年扔出了符咒。

          = = | | |

          鲶鱼摇摇头,“我就说它学人还学的不像么。”

          “它的道行真得很高么?”众妖都叹了口气。

          眼看符咒就要触及狐狸的衣袂,狐狸伸手一挥,符咒便纷纷落地。

          少年皱了皱眉,刚想出下招。只听狐狸轻喝了一声:“定。”

          少年站在了原地,全身都是僵硬的,只好狠狠地盯着狐狸


          回复
          7楼2008-04-04 18:00
            “呐,小鬼,你不要太过分了!说起我和你师傅季游GG的关系,那可以追溯到800年前,那是一个春光明媚,鸟语花香……………………………………………………………………………………………………………………………………………………………………………………………………………………………”

            一个时辰后

            “所以,你怎么能这样攻击我?嗯?论资排辈,我可能是你师母哎~~~”狐狸开心道。

            众妖打着哈欠,看着暮色开始蔓延。

            “切。”少年不屑。

            “虾米?!”狐狸撩起袖子,准备继续自己的论题。

            这时,池中升起了一道白光,光芒散尽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衣的清丽少女站在池边,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

            “解。”少女侧侧头,开口,“狐狸,你不要再欺负他了么。”

            狐狸抓抓头,“你是?”

            少女笑着,“我是白螭啊。”

            狐狸和少年都愣了,“白痴(螭)?”

            “它是这里的水官啦~~~是龙哦~~~”黑鱼和鲤鱼立刻声明,“是螭龙~~~”

            “哦~~~”狐狸和少年恍然大悟,突然又对望一眼,开始以眼杀人。

            “大家都是好人,不要吵架啦。”螭拉起狐狸和少年的手,道。

            少年的脸一下子红了,“……嗯……”

            狐狸叹口气,“既然水官大人这么说,算了,不跟你计较。”

            螭笑了,“就是嘛,大家做好朋友~~~”

            “不愧是白痴(螭)。”鲤鱼赞叹。

            “阿白好厉害!”黑鱼感动。

            “水官还是有水官的样子的么。”河虾点点头。

            “白螭姐姐的真身好漂亮~~~”螃蟹开心道。

            “什么呀!记住,螃螃,做妖精的要低调,真身越普通越好!”鲤鱼开口。

            “为什么?”

            “太漂亮的话,很容易就被看出不是凡人了,道士很快会来抓的!”河虾叹口气,补充。

            “可是,道士又不会抓神仙的罗。”

            “笨蛋,白痴(螭)那个样子上街去,马上就会有人说‘天仙下凡啊’,身份不就暴露了么?”鲤鱼严肃道。

            “哦~~~”

            “鲤子,你懂得好多~~~”黑鱼敬佩。

            “那是,我是谁啊~~~”鲤鱼得意。

            “鲤子!”

            “黑子!”

            …………

            站在岸上的少年瞪大了眼睛,看着池里的混乱状况,“好,好多妖精……”

            “哟,少年!我是池塘里的鲶鱼,大家都叫我老鲶。”鲶鱼摸摸胡子,打招呼。

            “连鲶鱼也是妖精?”少年惊讶道。

            “呵呵~~~说道鲶鱼也是妖精呢,我曾经……”鲶鱼开心道。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 | |


            回复
            8楼2008-04-04 18:00
              章之五

              不知道为什么,黑鱼喜欢上了青团子。但是,不是每个季节都有青团子的……

              黑鱼一脸忧愁地躺在草地上,看着青得跟团子似的天空。

              “黑子,你不要这样么~~~”鲤鱼也化成人形走上岸,“了不起,我和你一起去道观里偷?”

              “就凭你们两个的道行?”河虾爬上岸边的岩石,挥着夹子晒太阳。

              “你不会跟我一样喜欢上季游GG吧?”狐狸大惊失色,叫道。

              黑鱼叹了口气,“我想,我大概只是喜欢豆沙馅……”

              “呵呵,说到豆沙捏,我曾经……”鲶鱼浮上水面,开口。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突然,众妖一下子安静下来,周围静得只有风吹竹叶的声音。

              黑鱼和鲤鱼来不及回池塘,只能维持原来的姿势,看着那个从竹林里走出来的人。

              那是一个约莫20的男子,一身白衣,乌黑的发用藏青的发带松松地扎着,长相在见惯了美人的众妖眼里也就是一般,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出奇的好看,那样深切的黑,干净得一塌糊涂。

              “对不起,我迷路了……”他抓抓头发,笑得一脸无辜。

              “噢。”黑鱼和鲤鱼同时点头答应。

              男子愣了愣,“其实,我是在问路……”

              黑鱼和鲤鱼对视了一眼,“问路哦~~~你要去什么地方?”

              “只要走出这个林子就好了。”男子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个穿着不知哪个朝代的衣服的少年。

              “怎么办,黑子?我不知道哎,我每次都是用游的。”鲤鱼小小声地开口问。

              “我住的不久,我也不知道哎。怎么办,鲤子?”黑鱼同样小小声地回答。

              半柱香后,两人同时眼泪汪汪地看向正在晒太阳的河虾。

              河虾无奈地举起夹子,指着北。

              “哦,你一直顺着虾子指的方向走,就——”黑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鲤鱼狠狠地“打”断。

              鲤鱼一边踩着脚下的黑鱼,一边一脸笑容地说:“向北,向北走就能出去了~”

              男子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不明状况,但却立刻笑了。“谢谢。”

              他话音未落,却见天空一下子变暗。一条白色的螭龙顿现,扬起了一阵不小的风。

              螭龙的嘴里叼着一个荷叶包,含糊不清地开口,“黑足,乌埋到尼要得漆团足了!”

              鲤鱼和河虾同时用手/夹子摸上额头,用人/虾语欲哭无泪道:“白痴!”

              黑鱼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谢谢你~~~”

              鲤鱼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到铃之速,再次把他踹倒。

              还没了解情况的白螭幻化出人形,拎着团子几步跑过来,“给你,黑子!”

              那个男子眨眨眼睛,笑容里多了一份诡异。

              满头包黑鱼再也不敢轻易答应。

              鲤鱼瞪着白螭,用手指指她旁边的男子。

              白螭转头,随即笑了,“你好,你是隔壁池塘的草鱼吧。好久不见~~~”

              接着男子便听到了各种貌似叹气声的声音。

              “白痴!他是人,是人好不好!”鲤鱼终于无法忍耐,“隔壁的草鱼精是个大叔好不好!你看看他,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没有鳞片没有鳍也没有尾巴,他是人,是人啦!”

              白螭愣愣地点头,“噢。你好,人,我是这个池塘的水官,我叫白螭……”

              风吹过竹林的声音带出了不一样的寂静感觉。

              男子突然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

              众妖看着他的不正常反应,怀疑他惊吓过度,精神失常。

              “那个,你不要叫道士来抓我们哦……”黑鱼含着眼泪,小小声地哀求。

              “呵呵,我才没无聊到去找道士咧~~~”他转身坐下来,仰头看着清澈得莫名其妙的天空。

              河虾化成人形,慢慢地走过来。

              看着那个青衫束发,腰佩短刀的女子,鲤鱼和黑鱼都退到了一遍。

              “虾子要大开杀戒么?”黑鱼怯怯地问。

              “不知道,好久没看到虾子现出人身了……”鲤鱼缩在一边,声音颤抖。

              “你想做什么?”河虾俯视着他,冷冷地开口。

              “我叫音铭。”他毫无惧色地笑着,“交个朋友吧~~~”

              “好啊~”白螭的应和,立刻就遭到了众妖的瞪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河虾冷笑一下,左手叉着腰。

              “不行么?”他盘膝坐好,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脸颊,“是人就不能加入么?我不会告诉道士的啦~”

              “虾子,不要这么凶么~~~大家都是好人的~~~”白螭走上去,挽着河虾的手。

              “出现了,白螭的‘白痴友好攻击’……”鲤鱼和黑鱼异口同声道。

              “没错没错,我是好人~~~”他立刻点头,“要不要,一起喝一杯?”他拎起手里的酒壶,笑得无邪。

              “好啊好啊!”鲶鱼以惊人的速度从池塘里跃出,化出人形,直奔着酒壶而来。

              “我还有青团子,可以下酒~~~”白螭也坐在了草地上,笑着。

              “青团子是我的!”黑鱼一把抢过那个荷叶包。

              “也是我的!”鲤鱼走上去,和黑鱼一同捍卫着食物。

              河虾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不管你们了啦!被道士抓掉算了!哼!”

              河虾气呼呼地正准备回池塘,却被叫住了。

              “名字,你还没告诉我~大家是朋友了吧?”他眨眨眼睛,笑道。

              “虾子!”鲤鱼和黑鱼嘴里塞着青团子,喊道。

              “胡说!”河虾叫道,“我说了,我要叫贺霞!”

              “不要啦,虾子听起来多亲切~~~”鲤鱼和黑鱼哀求。

              “是河虾所以叫贺霞,就像我叫白螭一样,是这个理由吧?”白螭侧着头,问。

              “不是啦,只是刚好……”

              “呵呵,说到贺霞这个名字捏,我曾经……”鲶鱼喝着酒,开口。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话题?一时半会大概是扯不回来了吧~~~


              回复
              9楼2008-04-04 18:08
                章之八

                很久以后,鲤鱼突然大喊了一声:“天哪,白痴咧?你们谁看到白痴咧?”

                大家这才发现,螭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众妖议论纷纷,其中不乏怀疑白螭已经察觉自己名字的问题,继而忧愤而去的鲤鱼和黑鱼。

                 然而,事实是,螭不过是到隔壁的大池塘里溜达去了。

                 隔壁的池塘大些,也深些。听那里的妖精说,那里的池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强大的力量形成了障壁,没有一条鱼能游过去。

                 螭很难得的好奇了一把。它化出龙身,径直游了下去。然后,它轻轻松松就穿透了那道无形的墙,也是那穿墙的一瞬间,它闻到了血腥味,属于龙的血的味道。

                “你好。”螭看着面前巨大的镇水剑,以及那条被粗大的锁链缚在剑身上的金色的蛟龙。

                 蛟龙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螭,然后又闭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那个,我是隔壁池塘的水官,”螭小心翼翼地补充,“我叫白螭……”

                它还没说完,只听见镇水剑上的锁链发出了震音。

                 蛟龙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它,“什么?”

                “我叫白螭。”螭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没记错,“因为我是白色的螭龙……”它重复兼补充。

                 蛟龙的身子抖了抖,锋利的剑刃立刻刺进了它的血肉,磨下了它的鳞甲。殷红的血,金色的鳞片顺着水流到了螭的面前,它不自觉地退开身子,避开。

                “谁给你取的?”蛟龙在剑身上蹭蹭自己的脑袋,若无其事道。

                “以前天宫的龙都这么叫我。”螭看着蛟龙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由凑近了一点。

                 “那些家伙还是一样会欺负人。”蛟龙不满地哼了一声。

                螭侧侧头,不太明白。“可是,池塘里的鱼也这么叫我。他们说这个名字很好的。”

                蛟龙的眼神立刻锐利起来,“你是水官哎!竟容得那些小妖欺负你!”它的愤怒,让那镇水剑的锋刃又刺进了一分。

                “你,你不要激动……”螭紧张道


                回复
                12楼2008-04-04 18:31
                   蛟龙立刻偏开头,“谁激动了。切,跟你同为龙族,我真是觉得丢脸!”

                  螭盘起了身子,趴在了池底,“他们都这么说……为什么呢?”

                  蛟龙狠狠叹了一口气,“白痴!”

                   “……”螭还是不明白,它仰起头,看着那金色的蛟龙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好让镇水剑不至于刺到要害。然后,它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不会欺负我……”

                  ……………………………………

                  听完事情经过的众妖tong tong一脸严肃。

                   “噢,我知道了!那条蛟龙就是周处除三害时的那个!”鲤鱼恍然大悟道。

                   鲶鱼摇摇头,“小青年不懂事,周处是隔壁村的……”

                   “嗯,我听师傅说过,那里是关着一条蛟龙,好像是犯了天条什么的。”坐在岸边的听聪想了想,开口。

                  “啊~~~那你师傅有没有说起过我?”狐狸一脸花痴地凑上去问。

                  “你做梦吧!”听聪不屑地打击。

                  “那,是什么天条咧?”好学的螃蟹挥着夹子道。

                  “那可多了,什么mou ni fan shang、勾结妖魔、偷盗仙草、占山为王……”河虾叹口气,报菜名似地道。

                  “还有最多的情况——”河虾眯着眼睛。

                  众妖都叹了口气,然后异口同声道:“——思凡……”

                  “思凡?罪很大么?”螭挠挠头,不解。

                  “大了!想那什么七仙女、三圣母哪个不是惨兮兮的?”河虾摆摆头。

                  “别说是神仙了,就算是妖精,这也是重罪。”鲇鱼补充。

                  “听到了没?”听聪笑眯眯地冲狐狸道。

                  狐狸撇开头,看着天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切~~~”众妖又一次异口同声


                  回复
                  13楼2008-04-04 18:31
                    “那,那条蛟龙犯了什么天条咧?”螭好奇。

                    “思凡?”鲤鱼和黑鱼对望一眼。

                    “不会不会~~~”鲶鱼扭扭尾巴,“天上的法令很简单滴,谋反就直接抓起来贬入凡间,思凡啊什么的,顶多就用山啊塔啊的压一压,不会那么麻烦还用锁链带镇水剑滴~~~”

                    “噢~~~”

                    “那我申请用旧金山压~~~”狐狸一脸憧憬地道。

                    = =| | |

                    “那是什么?”螭一头雾水。

                    “呵呵~~~说道旧金山捏,我曾经……”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回复
                    14楼2008-04-04 18:32
                      章之九

                      后来,螭养成了每天去那个池塘的习惯。

                      “请问,你犯了什么天条呢?”螭睁着无辜而好奇的眼睛,看着那条蛟龙。

                      蛟龙咬了咬牙,“关你什么事啊!”

                      螭抱着爪子,“可是,我那个池塘里的鱼很想知道啊……”

                      “关他们什么事啊?”

                      螭抓抓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他们很喜欢八卦……”

                      蛟龙不耐烦地动了动身子,然后,金色的鳞片就被剑刃和锁链刮了下来,血液也一层层的蔓延。

                      螭皱皱眉头,往后缩了缩,“我们那里的鱼说,你不是因为谋反和思凡才被处罚的……”

                      蛟龙看着它,“哦~他们知道的还挺多的么~”它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赞许。

                      “因为……”螭立刻把什么塔呀山呀旧金山呀复述了一遍。然后,镇水剑上的锁链就发出了连续的巨响。

                      “哈哈~~~你不要说了!……我这样很容易抽筋哎!”蛟龙不满。

                      “抽筋?”螭不解。

                      “被绑成这样,乱动当然会抽筋!”

                      “为什么要被绑啊?”

                       蛟龙无奈地叹口气,“好了好了,告诉你就是了,烦死人了!”它开始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以前也是水官啊。有一次我去东海和同僚私斗,但是,我管制的水域里有两个妖精作乱,淹了一个镇。上级追究下来,擅离岗位,怠忽职守,而且还是私斗,所以就变成这样了……明白了?”

                      螭点点头,“我可以问吗?为什么要去私斗?”

                      “为什么?”蛟龙的眼睛里有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因为无聊吧,大概……”

                      “无聊?”螭仔细想想,自己几乎都不会无聊,池塘的鱼虾蟹的嘈杂程度根本没时间让它觉得无聊。

                      “喂,你以后不准来了!”蛟龙突然恶狠狠地威胁。

                      “咦?”螭瞪大了眼睛。

                      “每次都胡说八道的,害我抽筋!”蛟龙侧开头,道。

                      “……”

                      …………………………

                      螭回到池塘里,把听到的东西告诉了众妖。

                      “哦~~~私斗哦~~~”鲤鱼和黑鱼感叹道。

                      “哦~~~说起那个事,我知道哦~~~”鲶鱼摸着胡子,开口。

                      “哎?”

                      “那时作乱的两个妖精是一条青蛇一条白蛇~~~白蛇就被封在隔壁隔壁隔壁隔壁村的雷峰塔里~~~”鲶鱼解说。

                      “塔?那就是说,那个白蛇思凡啰~”螃蟹领悟道。

                      “狐狸,你要小心啊~~~”众妖tong yi对岸上的狐狸道。

                      狐狸依旧侧头看着天空,“啊~~~如果是季游GG亲自出马的话,我无所谓~~~”

                      “师傅才懒得管你……”一旁的听聪叹着气泼它冷水。

                      “臭小鬼!你什么意思?想打架么?”狐狸举起毛茸茸的爪子,怒道。

                      “怕你啊?!”听聪不甘示弱。

                      正当一人一狐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螭却一边看着竹叶飘落,一边叹气。

                      “怎么了?”河虾过去,询问道。

                      “蛟龙叫我以后不准去那个池塘……”螭托着脑袋,无力道。

                      “为什么?你们都是龙,是伙伴吧。”螃蟹开口。

                      “它说我胡说八道让它抽筋。”

                      “抽筋?”鲶鱼游过去,“那是缺钙啊!”

                      “那怎么办?”螭眨眨眼睛。

                      “吃鱼!”黑鱼不假思索地回答。

                      鲤鱼立刻一鱼尾扇过去,“你就是鱼好不好!!!”

                      “可是……”黑鱼眼泪汪汪的,“缺钙真的要吃……”

                      “啊哒!”鲤鱼立刻又一鱼尾扇过去。

                      河虾不屑地看着面前的情况,然后很理智地问,“它说你胡说八道?你说了什么?”

                      螭无辜道:“我只是把上次老鲶和狐狸的话说给它听而已……为什么它会抽筋咧?”

                      众妖瞬间安静下来,然后同时感动道:“原来不是所有的龙都听不懂啊……”

                      螭还是没听懂,它抱着爪子,睁着无辜的眼睛。

                      “没事没事,你可以继续去的~~~”鲶鱼总结道。

                      “真的?”螭半信半疑。

                      “真的。”众妖异口同声。

                       狐狸的双眼里泛着激动的光,“啊,这让我想起了当年我和季游GG在一起的情形啊,男人有时候是很不坦白的~~~”

                       = =| | |

                       “呵呵~~~说道坦白捏,我曾经……”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回复
                      16楼2008-04-04 18:38
                        章之十一

                        “虾米!!!”一个美丽的早晨,池塘中爆出了凄厉的喊声~~~

                        听聪捂着耳朵蹲在池塘边,“反应也太大了吧!!!”

                        鲶鱼叹口气,“呃……小青年没见过风浪……”

                        “拜托,十几个方士一起来除妖,能不激动么!”鲤鱼做吐血状。

                        狐狸拿出了纸笔,谄媚道:“小聪聪,来,报一下方士团的具体线路,我好去跟踪季游GG~~~”

                        听聪PIA开它,继续说:“不过没关系啦,他们只待7天,你们随便去个什么地方避避风头吧。”

                         鲤鱼和黑鱼立刻握住对方的手,哀怨地唱:“如果没有水~~~日子怎么过~~~”

                        河虾化出人形走上了岸,“该来的总要来,先找个避的地方吧。”

                        螃蟹抓抓脑袋,“隔壁池塘?”

                        “隔壁池塘和这里有区别么?”鲤鱼叹口气,“何况下面还有一条很厉害的蛟龙,更不安全。”

                         螭龙立刻插嘴,“不是啦,它很好的!”

                        众妖看着它,同声道:“恋爱中的女人是盲目的……”

                        狐狸冒了出来,“你们说我么?”

                        = =|||

                        “咳咳,”鲶鱼也化出了人形,“言归正传哈,说到避风头的地方捏,我曾经……”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我哪有扯开话题!我说我曾经认识一只青蛙,住在镇上的一口井里,我们可以去那里!”鲶鱼摇头,无奈。

                        “哦!我知道!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青蛙,从来都没有出过那口井,还认为整个世界是一口井的那个!”鲤鱼恍然大悟。

                        河虾道:“那是个疯子!”

                        鲤鱼道:“那是个傻子!”

                        黑鱼道:“那是个妖精!”

                        螃蟹道:“那是只青蛙!”

                        鲶鱼道:“那是……”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鲶鱼无辜道:“我没有要扯开话题啊!我是说,那是个哲学家,还是唯心主义的!”

                        = =|||

                        于是,一番波折后,大家终于来到了镇上的那口井边。

                        “在这里,真的就不会被方士抓住么?”鲤鱼小心地问道.

                        “嗯,放心。”鲶鱼笑眯眯的。

                         当大家进入那口井里的时候,才终于明白鲶鱼的话的正确性。

                         明明是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井,里面却包罗万象。有山峦,有江海,有阁楼,有亭台。四季的景色变幻交融,日月同辉,星河灿烂。

                        “哇~~~”螃蟹看着脚下的花海,不由赞叹。

                        不远处,传来三弦的声音,有人轻轻唱着:“掩柴门啸傲烟霞,隐隐林峦,小小仙家。楼外白云,窗前翠竹,井底朱砂。五亩宅无人种瓜,一村庵有客分茶。春色无多,开到蔷薇,落尽梨花。”

                         空灵的声音,仿佛直入心魄。

                        “哟~~~青蛙~~~我是鲶鱼~~~”老鲶大声道。

                        一个灵秀的少女顿现,手捧着三弦,鬓角插着一朵扶桑。

                         众妖正在赞叹的时候,少女开口,“靠!这次又是什么事?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哦,我告诉你!我忍了你很久了!不要一遇到有人追杀就跑到我这里来,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联合国安全中心?………………………………………………………………………………………………”

                        = =|||

                         鲶鱼抓抓头,“呃……最后一次……”

                         “你每次都说是最后一次!TMD!”少女愤怒的时候,身边的景色也跟着变化,原来的花海已变成一片火海。

                          好不容易说清楚来意,井里的世界才恢复了原样。幻化成少女的青蛙指了指一边的一个池塘,“去那里吧,没事不要乱跑!”

                        众妖立刻死命地点头。

                        “你猜它有多少年的道行?”鲤鱼躲进新的池塘里,小小声地问。

                        “少说也有1000年。”河虾趴在岩石上,看着不远处的青蛙。

                        “真厉害,1000就能成仙了吧~~~”螃蟹挥着爪子,开心道。

                        “哦~~~我才300年~~~”黑鱼感慨。

                        “它为什么不化出原形咧,变成人身很费体力的说~”鲤鱼疑惑。

                        “呵呵,”鲶鱼游过来,“你们错了,那个人形已经是它的真身了,所以不费体力也不费神。”

                        “哦,这么厉害!”众妖惊讶。

                        “它已有3000年的道行,已经入仙道了!”鲶鱼补充。

                        “哦~~~”众妖更惊叹。

                        “仙道?”黑鱼不解。

                        “就是那个陵南的球员,还有流川,是湘北的!”鲤鱼道。

                        “哦!鲤子,你知道得真多!”黑鱼崇拜道。

                        “啐!鱼真笨!”河虾不屑。

                        “种族歧视啊!!!”黑鱼和鲤鱼大喊。

                        “歧视你又怎样?”河虾冷笑。

                        “啊——霸权主义!!!”黑鱼和鲤鱼泪奔。

                        “呵呵,说到霸权主义捏,我曾经……”鲶鱼不紧不慢地开口。

                        “我确定,这次老鲶想扯开话题!”鲤鱼立刻察觉。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回复
                        18楼2008-04-04 18:52
                          章之八

                          很久以后,鲤鱼突然大喊了一声:“天哪,白痴咧?你们谁看到白痴咧?”

                          大家这才发现,螭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众妖议论纷纷,其中不乏怀疑白螭已经察觉自己名字的问题,继而忧愤而去的鲤鱼和黑鱼。

                           然而,事实是,螭不过是到隔壁的大池塘里溜达去了。

                           隔壁的池塘大些,也深些。听那里的妖精说,那里的池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强大的力量形成了障壁,没有一条鱼能游过去。

                           螭很难得的好奇了一把。它化出龙身,径直游了下去。然后,它轻轻松松就穿透了那道无形的墙,也是那穿墙的一瞬间,它闻到了血腥味,属于龙的血的味道。

                          “你好。”螭看着面前巨大的镇水剑,以及那条被粗大的锁链缚在剑身上的金色的蛟龙。

                           蛟龙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螭,然后又闭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那个,我是隔壁池塘的水官,”螭小心翼翼地补充,“我叫白螭……”

                          它还没说完,只听见镇水剑上的锁链发出了震音。

                           蛟龙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它,“什么?”

                          “我叫白螭。”螭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没记错,“因为我是白色的螭龙……”它重复兼补充。

                           蛟龙的身子抖了抖,锋利的剑刃立刻刺进了它的血肉,磨下了它的鳞甲。殷红的血,金色的鳞片顺着水流到了螭的面前,它不自觉地退开身子,避开。

                          “谁给你取的?”蛟龙在剑身上蹭蹭自己的脑袋,若无其事道。

                          “以前天宫的龙都这么叫我。”螭看着蛟龙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由凑近了一点。

                           “那些家伙还是一样会欺负人。”蛟龙不满地哼了一声。

                          螭侧侧头,不太明白。“可是,池塘里的鱼也这么叫我。他们说这个名字很好的。”

                          蛟龙的眼神立刻锐利起来,“你是水官哎!竟容得那些小妖欺负你!”它的愤怒,让那镇水剑的锋刃又刺进了一分。

                          “你,你不要激动……”螭紧张道。

                           蛟龙立刻偏开头,“谁激动了。切,跟你同为龙族,我真是觉得丢脸!”

                          螭盘起了身子,趴在了池底,“他们都这么说……为什么呢?”

                          蛟龙狠狠叹了一口气,“白痴!”

                           “……”螭还是不明白,它仰起头,看着那金色的蛟龙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好让镇水剑不至于刺到要害。然后,它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不会欺负我……”

                          ……………………………………

                          听完事情经过的众妖统统一脸严肃。

                           “噢,我知道了!那条蛟龙就是周处除三害时的那个!”鲤鱼恍然大悟道。

                           鲶鱼摇摇头,“小青年不懂事,周处是隔壁村的……”

                           “嗯,我听师傅说过,那里是关着一条蛟龙,好像是犯了天条什么的。”坐在岸边的听聪想了想,开口。

                          “啊~~~那你师傅有没有说起过我?”狐狸一脸花痴地凑上去问。

                          “你做梦吧!”听聪不屑地打击。

                          “那,是什么天条咧?”好学的螃蟹挥着夹子道。

                          “那可多了,什么谋逆犯上、勾结妖魔、偷盗仙草、占山为王……”河虾叹口气,报菜名似地道。

                          “还有最多的情况——”河虾眯着眼睛。

                          众妖都叹了口气,然后异口同声道:“——思凡……”

                          “思凡?罪很大么?”螭挠挠头,不解。

                          “大了!想那什么七仙女、三圣母哪个不是惨兮兮的?”河虾摆摆头。

                          “别说是神仙了,就算是妖精,这也是重罪。”鲇鱼补充。

                          “听到了没?”听聪笑眯眯地冲狐狸道。

                          狐狸撇开头,看着天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切~~~”众妖又一次异口同声。

                          “那,那条蛟龙犯了什么天条咧?”螭好奇。

                          “思凡?”鲤鱼和黑鱼对望一眼。

                          “不会不会~~~”鲶鱼扭扭尾巴,“天上的法令很简单滴,mou fan就直接抓起来贬入凡间,思凡啊什么的,顶多就用山啊塔啊的压一压,不会那么麻烦还用锁链带镇水剑滴~~~”

                          “噢~~~”

                          “那我申请用旧金山压~~~”狐狸一脸憧憬地道。

                          = =| | |

                          “那是什么?”螭一头雾水。

                          “呵呵~~~说道旧金山捏,我曾经……”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回复
                          19楼2008-04-04 18:57
                            章之十二

                            “小家伙们,你们为什么要成精哩?”第二天一大早,青蛙捧着三弦,饶有兴致蹲在池塘边问。

                            黑鱼回答:“为了不再吃鱼!”

                            鲤鱼回答:“为了上岸听八卦!”

                            螃蟹回答:“为了不用横着走路!”

                            河虾回答:“为了去看大海!”

                             狐狸回答:“为了爱~~~”

                             = =|||

                            发现听聪不在,没有人会在第一时间鄙视自己的狐狸,顿有一种失落感……

                             适时,青蛙笑问:“爱?”

                             狐狸立刻双眼放光,凑近到青蛙的身边,“是啊是啊~~~为了季游GG,不要说成精咧,成仙都可以~~~”

                             青蛙摸摸它的头,“季游,是山上道观的主人吧?”

                            狐狸点着头。

                            “成了仙,你们就能在一起吗?”青蛙笑道。

                            “不能啊。”狐狸跳上青蛙的膝盖,蜷起身子,“我总是慢他一步啦~~~不过没关系,只要能看到他就好啦~~~”

                            “傻孩子。”青蛙摇头。

                            “就是就是!”鲤鱼应合,“季游大师要是把你抓起来,你怎么办哪?”

                             狐狸仰头,“才不会咧,我跟季游GG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关系了~~~”

                            “切~~~”众妖齐声道。

                             狐狸亮出爪子,“咋地!不满?!”

                            青蛙叹口气,“你知道他的心思吗?”

                            狐狸愣愣,随即斩钉截铁地答:“季游GG的?不知道!”

                            “你赌了自己的一生,就为了追上一个人,值得么?”青蛙笑笑。

                             狐狸低头,想起了千年前,那个春风拂过的午后,还是只普通红毛狐狸的它,仰视着面前那清俊的少年。他手里拿着青团子,笑得温柔,就好像那天暖得不可思议的风。他就那样笑着,对狐狸说:“不可以偷鸡哦!饿了的话,吃团子吧。”

                            狐狸抬起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回答:“值得!”

                            这一次,没有一个妖精“切”它。

                            青蛙却还是笑,“年轻真好啊~~~”

                            “青蛙,那你为什么成精呢?”好学好问的螃蟹开口。

                            青蛙微微一怔,“为了走出这口井啊~”

                            “可是,你不是一直都没有走出过这口井么?”同样好学好问的黑鱼问道。

                             青蛙站起身子,抱起三弦,“我后来发现,原来,世界就是一口井。”说完,它缓步走远。

                             井里,响起了那段悠然的歌声:“掩柴门啸傲烟霞,隐隐林峦,小小仙家。楼外白云,窗前翠竹,井底朱砂。五亩宅无人种瓜,一村庵有客分茶。春色无多,开到蔷薇,落尽梨花。”

                            = =

                            “真是禅……”狐狸叹口气。

                            “完全听不懂……”河虾也叹口气。

                            “仙道真是不同凡响……”鲤鱼感慨。

                            “哲学真是高深莫测……”黑鱼也感慨。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螃蟹苦思。

                            这时,鲶鱼阴森地从一边的水草丛中游了出来。

                            “呵呵,说到解释捏,我曾经……”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我没有我没有,我是诚心诚意来解释滴~~~”鲶鱼辩解。

                            众妖一脸不信任地看着它。

                            鲶鱼不紧不慢道:“其实,困住青蛙的不是一口井,就像是困住狐狸的,不是一个青团子……”

                            = =

                            “干嘛扯上我……”狐狸鄙视道,“不理你们了,我去跟踪季游GG。”

                            “越解释越听不懂……”河虾不屑道,“去晒太阳了。”

                            黑鱼和鲤鱼握着鳍,游走,“听说今天白螭又去找那条蛟龙了……”

                            “我还要去看庄子咧~~~”螃蟹挥着夹子,横着爬走了。

                            “喂——听我讲完啊——”鲶鱼伸出鳍,喊道。

                            “不听!”

                            “呵呵,说到不听捏,我曾经……”

                            “老鲶!不要扯开话题!!!”

                            = =#

                            “至少让我扯一下~~~”

                             ……

                            池塘里的嘈杂渐渐远了,狐狸走到井口,不自觉地回了头。想起了那句:困住狐狸的,不是一个青团子……



                            回复
                            20楼2008-04-04 18:58
                               蛟龙立刻偏开头,“谁激动了。切,跟你同为龙族,我真是觉得丢脸!”

                              螭盘起了身子,趴在了池底,“他们都这么说……为什么呢?”

                              蛟龙狠狠叹了一口气,“白痴!”

                               “……”螭还是不明白,它仰起头,看着那金色的蛟龙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好让镇水剑不至于刺到要害。然后,它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不会欺负我……”

                              ……………………………………

                              听完事情经过的众妖统统一脸严肃。

                               “噢,我知道了!那条蛟龙就是周处除三害时的那个!”鲤鱼恍然大悟道。

                               鲶鱼摇摇头,“小青年不懂事,周处是隔壁村的……”

                               “嗯,我听师傅说过,那里是关着一条蛟龙,好像是犯了天条什么的。”坐在岸边的听聪想了想,开口。

                              “啊~~~那你师傅有没有说起过我?”狐狸一脸花痴地凑上去问。

                              “你做梦吧!”听聪不屑地打击。

                              “那,是什么天条咧?”好学的螃蟹挥着夹子道。

                              “那可多了,什么mou ni fan shang、勾结妖魔、偷盗仙草、占山为王……”河虾叹口气,报菜名似地道。

                              “还有最多的情况——”河虾眯着眼睛。

                              众妖都叹了口气,然后异口同声道:“——思凡……”

                              “思凡?罪很大么?”螭挠挠头,不解。

                              “大了!想那什么七仙女、三圣母哪个不是惨兮兮的?”河虾摆摆头。

                              “别说是神仙了,就算是妖精,这也是重罪。”鲇鱼补充。

                              “听到了没?”听聪笑眯眯地冲狐狸道。

                              狐狸撇开头,看着天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

                              “切~~~”众妖又一次异口同声


                              回复
                              21楼2008-04-04 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