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易吧 关注:1,048贴子:45,001
  • 10回复贴,共1

【同人文】Reason(渣比一个,勿喷)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引用皮肤大赛上的亚索大大镇楼,作者见图片右下角】


回复
1楼2014-12-28 21:55
    元旦前码个小段子摸鱼~【含剧透】
    【药】
    -小时候-
    “哥哥,药好苦”
    “喝完之后吃颗糖吧。”


    -长大后-
    “哥哥……药很苦啊。”
    幻想中的人摸了摸他的头“喝完之后吃颗糖吧。”


    -现在-
    “这么苦的药……”
    那个人沉思了片刻,然后伸手拿了什么东西,塞进他嘴里。
    “吃颗糖吧。”


    回复
    9楼2014-12-31 21:26
      -接上文-
      是个剑客么……他没有去管手上的伤痕,把剑轻轻的放在了桌上。听村里到外面有些经历的老人说过,艾欧尼亚有剑客这种职业,而每个剑客都视自己的剑为另一半生命。因此男孩对于这个男人的剑抱着淡淡的虔诚的态度,毕竟小时候自己也是做过剑客梦的。
      但是现在看来,剑客好像并没有表面那么光鲜呐……

      十分钟后,男孩烧上了水,盯着手中刚拿纱布缠上的伤口,呆呆地想着。
      “啊……水开了……”
      他在壶柄上裹了厚厚的一层布,拿起水壶把滚烫的热水倒进了木盆里,因为烫到了伤口而微微蹩眉,然后从墙角的水缸里舀了些冷水倒了进去。
      既然男人受伤了,最好洗一下伤口吧。
      男孩把毛巾泡在水里,然后拎起来拧干,把男人挪动了一下后开始慢慢地擦着他身侧长长的伤痕,看上去像是拖了好多天,靠近外层的部分都有些发炎红肿了。不过现在处理应该还算及时。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走出门外把一整盆泛着红色的污水泼到了房后的灌木丛里,然后重新倒了一盆水,机械地重复着擦拭的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盆中的水再也不泛红时,男孩才停了下来。
      “接下来是包扎……”他走进内屋,取出一卷厚厚的纱布。
      今天晚上就不睡了吧……

      男人昏昏沉沉地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阳光透过窗棂洒在木制的墙壁上,留下一片暖黄色的光影。
      他动了动身子,感到的是伤口传来的剧烈疼痛。
      那天晚上之后……就在这里了么?
      男人想尝试着坐起来,却发现身侧一片紧绷感,掀开被子看了看,上边缠满了纱布,看手法,帮他包扎的不是个很有经验的家伙。
      突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男人急忙闭上双眼,然后偷偷地把右眼睁开一条缝,窥视着走进来的人。
      一个清秀的男孩,看模样也只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简单却不失特色的当地服饰,一头微长的浅棕色碎发在阳光下微微发光。但最令男人惊讶的是这个男孩居然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深褐色的,仿佛是深潭一般,清澈见底。眼眶边的皮肤泛着黑色,看起来一副休息不足的样子,连面色都有些苍白。
      他端着一个碗,里面散发出浓郁的草药气味。男孩在床边的小凳上坐下,腾出右手轻轻地摸了摸男人的额头,他的手很冰,而且微微泛着潮湿。
      “还有些烧么……”他自言自语道,拿起勺子舀了些药汤,撑开男人的嘴唇灌了进去。很苦。
      仿佛几个世纪一样漫长,男孩放下空碗,从桌子上拿了什么东西。
      “这么苦的药……”
      他把那个东西塞进了男人嘴里。
      “吃颗糖好了。”
      吃糖……么?

      男孩走了出去,轻轻掩上了门。
      男人睁开双眼,目光空洞。
      嘴里回荡着一股清甜的味道,但在他的感知中却比刚才的药还要苦涩万倍。
      “哥哥,药好苦。”
      “喝完之后吃颗糖吧,那样就不会苦了。”
      “哥哥……为什么我感觉糖比平时的甜呢?”
      “那叫苦尽甘来啊。”
      “听不懂……”
      “以后会懂的,等你长大之后。”
      男人苦涩地笑了。
      那个记忆中永远带着温和微笑的兄长,在前几天被他杀了。
      他是手刃了亲兄弟的罪人。
      男人没法忘掉兄长倒地时惊诧的眼神,和沾满了猩红的衣襟。
      “为什么?”
      自己只是淡然地,用发红的双眼凝视着兄长,看着他伸出的手一点点地落下,眼中渐渐地失去了生机,然后决然地转过身,像真正的风一样再也没有回头。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男人咬着牙,任由泪水滑过面颊。
      为什么每次真正为什么后悔时,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了……
      为什么要等到那个人永远消失在世界上,才去呼唤他在自己心里的虚像……
      为什么再也没机会看见他的笑容,听他说的话,甚至只是……对他说一句微不足道的“对不起”……
      男人抽泣着,像是个无助的孩子。


      收起回复
      12楼2015-01-01 19:53

        “哦,醒了啊。”男孩走进门,放下手中有些烫的药碗,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空“一睡就是两天啊。”他点着了灯,灯光照在他的脸上,那双漂亮的深褐色眼睛被染成了通透的橙色。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需要调理几周才行。”
        “……谢谢。”男人轻轻地说道。
        “……哦,不客气。”男孩瞥了男人一眼,表情平淡。
        男人看着男孩淡漠的神情,不知怎么了,在心里叹了口气。
        总是板着脸……如果多笑一笑就好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会是怎样的呢?男人想着,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可是这个念头被他瞬间压了下去。
        眼前的男孩在眼中再一次被他当作了哥哥的重影。
        明明一点也不像……
        哥哥一点也不冷漠,很爱笑。
        哥哥有一双温柔的眼睛,不像这个孩子,平淡的让人心里发毛。
        但是为什么会把这个孩子当成哥哥……
        他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男孩有那么一瞬盯着他的脸,目光像是刀子一般锐利。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半晌,男人看着男孩问道。
        “我叫易……”
        男孩眼神飘忽地看了过来,身子突然晃了晃,好像要倒下。
        “你没事吧?”男人急忙坐起身来,因为动作太大触动了伤口而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事,只是有点困。”男孩揉着额头,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疲倦“待会趴一会就好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上身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床上,因为坐在凳子上的缘故才没有翻倒。
        “真是个……逞强的孩子。”男人摸了摸男孩的头,无奈的笑了。
        看来他不仅救了自己,昏迷的时候还一直没有休息啊。
        辛苦了。
        他想了想,把男孩抱上了床,给他盖上了被子。男孩睡着的脸在灯下映得微微发红,看起来有些……可爱。
        有点像以前的某个人……
        他吹熄了灯。
        晚安。


        回复
        15楼2015-01-02 19:25


          不知道过了多久,易感到意识慢慢清醒。
          难得睡的这么安稳,之前总是打搅他入眠的噩梦今晚居然没有出现。
          他翻了个身,下意识地用头蹭了蹭枕头。
          等等……我记得之前在照顾那个人啊,怎么会……睡在床上?
          易猛然睁开眼,入目的是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
          …………
          他赶忙闭上眼,是我睁眼方式不对……肯定的,嗯。
          平息了一下呼吸,易重新睁开眼。
          依旧是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
          等等……这……
          易勉强忍住一脚把男人踹下去的冲动,缓缓地翻身。
          看在他是伤员的份上……忍着。
          反正我们俩都是男的……
          这么想着,他的心情反倒慢慢地平息了下来,重新闭上眼。
          朦朦胧胧中,易好像重新回到了小时候。
          那种温暖的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再次拥有了。
          自从父母走出村子出去打工之后,家里就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尽管每个月父母寄来的生活费很丰厚,但是他却依旧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
          甚至连节日时,也只是一张信纸,上面写着几个字:
          对不起,工作很忙我们暂时回不去,你一个人要注意身体。
          诸如此类。
          于是易渐渐地忘记了温暖是怎样的。
          他每天都会抽一点时间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呆呆地望着远方,期待着会有两个身影出现。
          尽管自己早已记不清他们的样子。
          这种孤单一直持续到他在那个雨夜,救了这个男人。
          虽然表现的很冷淡,但是他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欣喜。
          再怎么说,这个空空的房子里终于是有两个人了。
          易想着,缓缓地进入了梦境。
          但他没有发觉,在刚才,自己已经慢慢地靠向了男人,伸出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臂。
          爸爸……妈妈……
          梦中,易和父母在夕阳下的草地上。
          笑得那么开心。


          回复
          17楼2015-01-02 21:08


            收起回复
            18楼2015-01-02 21:49

              泪痕慢慢地漫过了他清秀的脸庞。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
              都说人在睡梦中是最没有戒备的。
              因为在梦中,所有的伪装都会褪去。
              留下的只是那个,最初始的,如同孩子一般的自己罢了。
              男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哥哥,别走……
              幼小的男孩迈开步子追赶,可还是看着眼前哥哥的背影越来越远。
              哥哥……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离开……
              人影站住了,缓缓转身。
              满面都是血迹。
              因为你杀了我啊,弟弟。
              “哥哥!”
              男人猛地坐起,像是想摆脱噩梦一般大口喘息。
              自从杀死了哥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一次。
              今天又是这样么……
              男人重新躺下,发现叫做易的男孩不知何时已经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手臂,脸上带着淡淡的泪痕。
              “爸爸,以后不要走了好么?”他梦呓着,像是个孩子一般。
              这家伙……
              男人不得已重新躺了下来,摸了摸男孩的头,然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抱住了他。
              别的做不了,我只能尽量给你一个好梦啦。


              回复
              19楼2015-01-02 21:54
                表示今天努力地码字了……【啊下周不让玩了……我尽量多码了些……hhhhh……】


                回复
                20楼2015-01-02 21:55

                  “早上好。”
                  男人有些疲倦地睁开眼睛,看见易转过头,脸上罕有地带着一丝稀薄的微笑。
                  喔……
                  他凝住了,眼前不受控制地再次浮现出了兄长的笑脸。
                  “……盯着我……干什么。”
                  男孩有些窘迫地眨了眨眼,苍白的脸颊上隐隐的有一层红色。
                  “……没什么……”
                  男人摇了摇头,该死,怎么又把他和哥哥重叠起来了。
                  “只是看见你笑的样子,有点惊讶。”
                  “……?”
                  易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我笑了?”
                  长年累月的孤独与冷漠已经让自己的脸僵硬了,再也无法像孩子一样笑。
                  可是……男人说自己笑了……
                  “哦……对,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易慌忙地转移话题,脸上重新恢复了淡漠的表情。
                  “亚索。”
                  男人犹豫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轻轻地说出了那个饱含罪恶与鲜血的名字。
                  易听说过么……他会不会把自己赶出去……
                  亚索第一次慌乱了起来。
                  “哦……听上去……还不错。”
                  “真的?”
                  “……”
                  他看见易的双眼中泛着认真的神色。
                  看来这个孩子还不知道自己的罪行……
                  幸好。
                  “我出去一趟。”易从椅子上拿起了一件有些破旧的大衣“等我回来,不要随便走动。”
                  还没等亚索说什么,他就关上门走了出去。
                  ……死小孩……
                  我才不会安分地呆着的……
                  亚索有些吃力地翻身下了床,第一次仔细地观察这个不大的房间。
                  摆设很简单,甚至连装饰物都没有。
                  “这个是……”
                  他拿起书桌上的一个小本子。

                  --年-月-日 雨
                  第672天,没有回来。
                  今天去山上采药,明天准备到镇子里卖了。
                  上次买的书看完了。
                  门外好像有人。
                  看一眼吧。

                  从末尾有些潦草的字迹看出,时间刚好停在了遇到自己的那个晚上。
                  这是他的日记么?
                  亚索翻看着,每一页都满满地全是易工整的笔迹。
                  这是普通孩子的生活……不同于自己的宁静生活……
                  他把本子放回原处。
                  如果自己也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
                  是不是一切都不同了?


                  收起回复
                  27楼2015-06-23 12:53
                    最近上课,剧透个,接下来有浴室剧情唷,想看什么跟我说,只要我认为能接受就会写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6-27 22:30

                      大致晌午的时候,易回来了。
                      “干什么去了?”
                      “……采药。”
                      易在桌子上铺了一张纸,从绑在腰间的布袋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几株完好的植物,放在纸上。
                      “你会采药?”
                      亚索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漠然的少年,就这小身板还采药……骗人呢吧!
                      “……会。”易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株好像叶片破损了……”他低下头摆弄着草叶,完全没有在意亚索语气中的质疑意味。
                      “哦,对了。你先等会,我去烧水。”
                      “?”
                      “洗澡。”
                      亚索突然很想赖在床上不再起来。
                      哎呀其实今天天气很不错不是吗……

                      “喂,亚索。”
                      易一脸不耐烦地敲着桌子,看亚索在床上蹭来蹭去。
                      “你不起来的话我就直接把你拖过去了。”命令的口气。
                      “死小孩我才不起来……洗澡我自己就行了为什么你还要帮忙啊?”
                      亚索拧过头去一脸英勇无畏。
                      “哦……我懂了。”
                      易眨了眨眼,然后默不作声地伸出手……


                      “丫的易你真的是是小孩子吗?”
                      亚索一脸痛苦地躺在灌满热水的木桶里,看着易一脸平静地收拾着他的衣物内心隐隐不爽。
                      明明只是个臭小孩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而且居然敢扒我的衣服……易你给我等着……我堂堂疾风剑道的传人居然被这个臭小孩非礼了……呜呜呜没脸见人了……
                      他把头埋进水里,不满地咕噜了几个小水泡。
                      “转过去。我要把你的伤口清理一下。”
                      易用毛巾浸了水,开始仔细地擦拭着亚索背上交错的伤痕。
                      前几天看明明伤的那么重,今天看来伤口已经快愈合了……
                      自愈能力这么强……果然不是一般的人。
                      ”喂,亚索。”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用很轻的声音问道。
                      “干啥。”
                      “你的这些伤是怎么弄的?”
                      “……我可以不说么。”亚索沉默了一会,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是你的权利……我只是想……问问。”
                      依旧是重复着擦洗的动作,可是易的心里却已经隐隐地意识到了一些之前没有想到的可能性。
                      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我留他下来……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说不定……是个危险的家伙,会连累到自己……
                      算了,至少在他痊愈之前,暂且留下。
                      希望不会出什么差错。
                      ……希望……吧。

                      “好了……你先待着别动,我去拿换洗衣物。”
                      易轻轻地呼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毛巾,然后心事重重地朝门外走去。
                      如果我的选择是错的……我会被伤害他的那些人……杀掉?
                      可是如果没有留下他……会不会死?
                      眼前浮现出男人的笑脸……仅仅是相处了几天就已经不排斥这个家伙了吗?
                      等可以好好谈谈的时候,还是和他说一下吧……
                      虽然……这个举动可能会伤害到他……甚至是……
                      想到这里,易的心猛地抽痛了一下。

                      “嗵!”
                      “易……?怎么了?”
                      亚索听到走廊上重重地传来了一声闷响,有些困惑地问道。
                      死小孩在干什么啊……真是的,不让人省心。
                      但过了许久,他还是没有听见易的声音。
                      “……”
                      “可恶……这家伙怎么了?”
                      他从水里站了起来,草草地拿浴巾裹住身体,然后走到了门外。
                      “……易?!”
                      他匆忙地跑了过去,抱起了躺在地上悄无声息的男孩。
                      “喂!死小孩!”
                      “听得见我说话吗?”
                      亚索大声地喊着,但怀中的少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只是软软地靠在他的臂弯里,像是一只睡熟了的小猫。
                      “这孩子……”
                      联想到之前的那声动静,亚索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取代焦急的是一股深深的无奈之感。
                      蠢得没救了……走路都能把自己撞晕……
                      唉……


                      回复
                      33楼2015-07-09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