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吧 关注:6,303贴子:89,985

【天涯】洛神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骂爷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自iPad1楼2014-12-06 18:05回复
      曹丕之所以激动成这样儿,除了确实戳中了自己的兴趣所在,还有一个原因是实在憋坏了。因为邺城狩猎的第二年,曹操就给他找来崔琰做家教,管得太严。
      曹丕这边刚喊齐队友,穿好装备,正想爽一把呢,崔老师来了:“干嘛去?又玩儿游戏!公子啊,玩物丧志,耽误学习,这书上都写得多明白啊。以前袁家的少爷们疏于管教,能玩出多少花样啊!可他们玩得越爽,士人和百姓们就越是心凉。这才导致了他们空据这么大片疆域,最后却无立锥之地。再说了,你想想你爹,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南征北讨,整天睡平价房,吃方便面,你这么个玩法对得起他吗?我希望你以后能少玩点游戏,多看点书。作为你的老师,这事儿我得管哪。”
      曹丕二话没说,赶紧道歉:“对不起,崔老师,这事儿是我不对。我听您的,回去就把这弓给掰了,把装备给烧了。以后还请您继续监督,多多指教。”
      这么大的瘾,哪这么容易戒啊?可曹丕说不玩就不玩了。他不怕崔老师,但是他怕请崔老师来的那个爹!
      既然不让打猎了,那就玩点别的吧。曹丕另一个精通的游戏叫弹棋。
      传说汉武帝非常喜欢蹴鞠,但一个皇帝没事儿就踢到大腿拉伤、胫骨粉碎算怎么回事儿啊,可别防守的时候不小心挨上那么一记抽射导致皇嗣断绝。为了减少危险的同时又能充分保持这种游戏乐趣,东方朔给他进献了弹棋。蹴鞠不是足球吗,这个弹棋说白了就是桌上足球,再说白点儿,曹丕的这个第二爱好其实就是FIFA。
      弹棋的棋盘中间高,四边低,双方各有黑白六枚棋子,轮流拿石箭弹对方的棋子,一直到取胜为止。曹丕玩这个玩出了花样,都用不着石箭,拿块抹布抽几下都能赢。据说还有更狠的,当时有位书生用头上戴着的头巾都能玩,每一下都是头球,也不怕脑震荡。
      实指望靠这个弹棋来填补曹丕待业的烦闷,慰藉空虚的心灵呢。可不久之后曹操立下新规,家里禁止进行这种博弈性游戏,得,这个也没得玩了。
      好在曹丕还是一位剑客。从小就虚心求教,逮谁跟谁学。优质的师资、过人的天赋和不断的努力,结果就是击剑冠军诞生了!
      有次曹丕在家里和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一块喝酒。
      这个刘勋就是抢了孙策的庐江太守、继承了袁术的军事遗产、被孙策忽悠去打土著、最后被孙策赶跑的那个。他和曹操关系不错,逃过来的前十几年日子过得都蛮滋润的。
      邓展则是出名的武林高手,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只要那会儿有的兵器他都会使,而且还有空手夺白刃的本事。
      喝着喝着就聊到了剑法,曹丕说你那个手法不对,邓展说你那个才是野路子,谁也说服不了谁,借着酒劲,俩人决定比划比划。
      但大家这种身份,可不能真拿剑互相剁啊。正巧下人们送上来解酒的甘蔗,俩人就一人拿一段甘蔗开始了疯癫对决。
      好在曹丕还是一位剑客。从小就虚心求教,逮谁跟谁学。优质的师资、过人的天赋和不断的努力,结果就是击剑冠军诞生了!
      有次曹丕在家里和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一块喝酒。
      这个刘勋就是抢了孙策的庐江太守、继承了袁术的军事遗产、被孙策忽悠去打土著、最后被孙策赶跑的那个。他和曹操关系不错,逃过来的前十几年日子过得都蛮滋润的。
      邓展则是出名的武林高手,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只要那会儿有的兵器他都会使,而且还有空手夺白刃的本事。
      喝着喝着就聊到了剑法,曹丕说你那个手法不对,邓展说你那个才是野路子,谁也说服不了谁,借着酒劲,俩人决定比划比划。
      但大家这种身份,可不能真拿剑互相剁啊。正巧下人们送上来解酒的甘蔗,俩人就一人拿一段甘蔗开始了疯癫对决。
      第一阵,但见曹丕出手如电,一会儿工夫,就三中邓展手臂。
      堂堂一个高手输给一个公子哥儿,看热闹的人们都快笑疯了。
      邓展面子上挂不太住,心里不服,嚷嚷着再来一次。
      曹丕说:“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这剑法太快了,所以招数使不老,打不着脸,只能打着手臂,你这次可得注意了。”
      俩人重新比过。曹丕看邓展已经很急躁了,就装作上前进击,邓展自然是没命地扑上来,而且加倍注意自己的胳膊。没想到曹丕那是假动作,只迈了半步脚就停了,然后好整以暇地拿小棍往前这么一戳,邓展没刹住脚,正中前额。
      雷鸣般的掌声在堂中响彻,曹丕这次实在是太倜傥、太飘逸、太……鸡贼了!
      本应该用来射鬼子的箭法,只能用来射兔子;本应该用来砍人的剑术,只能在屋里砍甘蔗。这是帝王之路必须付出的代价,有一种保护,叫埋没。
      而现在,CS不让玩了,FIFA不让碰了,剑术街霸也不能天天打啊。不知不觉,曹丕已经22岁了。
      22岁的他,也该开始有一份工作。


    来自iPad8楼2014-12-06 18:22
    回复
          这么好的孩子,才13岁啊,说没就没了,当爹的能不心疼么?
        曹丕看爹爹实在太伤心了,忍不住就劝慰几句:“父亲,弟弟没了,我们都很难过。但您也得注意身体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曹操恶狠狠地顶了回来:“难过?冲儿没了,对我来说是不幸,对你们来说却是大幸吧?!”说完又开始哭了。
        你说人家曹丕招谁惹谁了?心疼爹爹宽慰两句有错么?同样是亲生的儿子,怎么能一个那么受宠爱,一个就那么不被待见呢?
        更郁闷的是,曹丕回味这句话的时候,想起父亲说的是“你们的大幸”……
        “你们”……
        怎么还有个“们”?
        好容易又熬走了一个。这是,还没定?
      (六)
        和曹丕一起分享这份幸运的,当然就是曹植。
        曹丕、曹彰、曹植,一奶同胞,卞夫人六年生了仨。虽然是嫡亲的兄弟,但曹丕跟他们也不怎么亲。
        因为他当时实在有太多的伙伴了。曹操把家里当孤儿院开,凡是本家里的那些没爹没娘的孩子,都收回来让卞夫人养,跟曹丕一起成长。
        对于少年老成的曹丕来说,这些同龄人或是年龄更大一些的哥哥,显然更具吸引力。
        设想一下,曹丕和一帮哥们儿正玩游戏呢,那边曹植挂着大鼻涕过来了:“哥,陪我玩撒尿和泥吧。”
        “一边去!没见我忙着了么?喂,别哭嘛,我陪你玩还不行么?这样吧,我负责撒尿,你负责和泥。”
        ……
        曹彰倒是肯定喜欢玩游戏,但估计丫打的是单机,不合群。


      来自iPad10楼2014-12-06 18:25
      回复
          话说回来,曹丕这么个玩法,曹操是啥感受?你才一个五官中郎将就得瑟成这个熊样儿了,让我怎么放心传给你天下?曹丕实习期的业绩考核实在太糟,曹操的心里开始更加动摇。
          什么?曹植也跟着玩儿来着?这样双重标准不公平?
          人家曹植只是从犯!ok?
          就算玩也是曹丕给带的!没一起判他怂恿、诱拐就不错了。
          再说曹植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不玩干啥? 你一个研究生毕业刚参加工作的人跟一个本科新生飚着玩游戏,你怎么那么有出息哪?!
          (八)
          212年春天,恢弘耸峙的铜雀台建成完工。
          其实一共建了三个台子,前为金凤台,后为冰井台,铜雀台居中。三台之间以天桥连接,暗引漳河水从台下穿过,注入的玄武池,都可以操练水军,可见该建筑气势之隆。
          据说,铜雀台高达十丈,上边又建有五层高楼,共有客房120间。最高处63米,大约相当于现在22层楼那么高。
          妈呀,俨然就是一座云顶天宫!
          开发商曹操看着自己这新起的楼盘,心里当然高兴:“孩儿们啊,你们不是都能写嘛?来,每人发根笔,给我操练起来吧!”
          曹家的小子们个个绞尽脑汁,拼命把见过没见过的好词往上堆。
          没过两分钟呢,曹植唰得站起来了。曹操赶紧拦着:“子建啊,乖,你先憋会儿,等会儿写完了再去上厕所啊。”
          “爹地,我已经写完了!”曹植淡定地回答。
          在场的人全傻了,就算抄,也不能这么快吧?再看那答卷,用词清丽,尊贵典雅,一气呵成,洋洋洒洒,何止是高分卷啊,裱起来就能当范文!
          “天才啊!”
          “将门虎子!文曲星下凡!”
          曹操瞬间跌进谄媚的海洋,大感欣慰,心花怒放。
          十分钟后,曹丕也写完了,抱着比比看的心理庄重地交上。
          曹操也很高兴:“嗯,放那儿吧。我有空了再看哈。”
          其实,从曹植提前交卷的那一刻起,这场考试就结束了。曹丕咬秃了笔写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没人看。
          这种羞辱感,犹如针扎一般。就好像你卖力地做完了一大段表演,正得意着呢,灯光一亮,你却发现:底下竟然一个观众都没有。
          曹丕的心情跌落到谷底,对曹植的怨念又多了几圈。
          大多数人都知道:聪明本身是毫无意义的。但人都是情绪的动物,心理上再明白,情感上也难免会倾斜。
          甚至有时候会因为这种聪明而产生规则错判。早交卷说明什么啊?说明人家天性聪敏,禀赋非凡。继而潜意识里会觉得:两分钟就能写到这种水准,要是写个二十分钟得好成啥样儿?
          完全无视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使给他二十天、二十年,其实也就写成这样儿吧。肯定会更好,但好得有限,绝对不会和所花的时间成正比就是了。
          就像我中学的时候模拟考试,文科数学super简单,半小时划拉完就出去玩球了,碰巧监考老师都是教数学的。于是听说那俩老师在我走后不断地惊呼:“对了!这个竟然也对了!”
          其实我那张试卷也就得了120来分,但就是那些考140的,也心悦诚服地对我膜拜慨叹。
          为啥呢?早交卷,就是帅呗!
          可一年以后,当那些140分的人纷纷考入清华、北大的时候,我却只能带着早交卷的成绩,灰溜溜进入一个二流本科。
          年少的时候,我们总是崇拜那些有个性、爱耍帅的人。长大之后才明白:能磨平自己的所有个性,才算真的有个性;能踏踏实实、全力以赴地坚持到最后,才是真的帅。
          这些事儿,20岁的曹植还不明白,所以他还能尽情地享受着掌声和鲜花,欣赏和偏爱;
          26岁的曹丕也不明白,所以他兀自地烦闷、抑郁、愤怒和挫败。


        来自iPad14楼2014-12-06 18:35
        回复
            话说到这里,肯定会有特别无良的读者会强烈要求看那两份试卷了(嗯,只要能让我写得更累的玩意儿,你们一定会要求的)。于是,我只能忍着头疼和花眼,从曹魏档案馆扒拉出这两份卷宗,尽量地翻译出点原味。
            首先是曹植同学的,这个很好找,还真裱起来挂墙上了:
            《铜雀台赋》文/曹植
            随父亲来欢愉啊,登高台以怡情;
            见穹庐之开阔啊,念家父之德弘;
            建高门于天上啊,筑双楼于半空;
            立华府于云霄啊,设飞阁在西城;
            临漳河之浩荡啊,望园果之滋荣;
            伴双台在左右啊,有金凤和玉龙;
            架二桥于东西啊,若碧空之长虹;
            赏皇城之壮丽啊,踏云霭之蒸腾;
            乐英才之咸至啊,佐霸业之必成;
            感暖风之拂面啊,聆百鸟之啾鸣;
            思天下已初定啊,喜壮志将略成;
            扬仁爱于天下啊,奉天子以谦恭;
            惟桓文称盛世啊,比今日又何盛?
            赞啊!美啊!恩泽远扬流芳。
            佐朝廷之永延啊,保四海之安康;
            如天地之造化啊,似日月之荣光;
            享尊崇至无极啊,齐年寿于仙王;
            驾神龙去遨游啊,传美名到八方;
            洒恩泽于天下啊,使国富而民强;
            愿此台能永固啊,福浩瀚而绵长!
            接下来是曹丕的作品,由于长时间没人借阅,可能是被不靠谱的图书室管理员包耗子药了,所以有所缺失。不过曹丕同学也不用难过,你爹不是也写了一篇《登台赋》吗?那个更惨,被包了假耗子药了!赶上那耗子食欲还好,啃得连包装纸都没给剩下。到现在就流传下来一句“引长明,灌街里”,乍一读,就像曹操就写了一句“留名!灌水!”似的。
            《登台赋》文/曹丕
            高台之上远望,灵雀娴美堪怜。
            亭阁凌霄而起,层楼耸峙连天。
            步履悠闲欢畅,视野直达西山。
            溪谷蜿蜒交错,草木繁茂成片。
            风借衣袂起舞,鸟绕身畔鸣旋。
            从容看了又看,望至漳水河边
            ……
            靠!悲剧了!费了这么大力气,俩文的风格差异没能翻译出来。果然我不管翻译啥风格的东西,最后都会变成我的风格。
            那我给你们把原文贴在后边,感兴趣的对照着看吧。
            曹丕、曹植文笔孰优孰劣,历来争议不断。挺丕派特别喜欢说《文心雕龙》里的这个观点:由于在哥俩儿的夺位对抗中,曹植是失败者,所以,抱着同情的态度,后人把曹植的文笔过分拔高了。而曹丕由于身份过于尊贵,导致人们忽略了他在文学方面的造诣。
            这个有点扯,你怎么不说胜利者可以更好地把握舆论、出版语录和文集,继而把自己的文笔过分拔高呢?你怎么不说失意者缺乏置顶和推荐,许多作品淹没在文海里,永远都无缘见天日呢?
            挺丕派还喜欢抬出清代王夫之对曹丕的文笔评价,说他“天才骏发,曹植那点水平,给他提鞋都不配!”
            这个就更逗了,王夫之还说曹丕治国就是一脑残呢,挺丕派咋不一块说说?
            文学这玩意儿,本来就是口味各异。谁的评论都不能算权威,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想知道哪个更好,你自己多读读不就行了?
            从这两首赋来说,我喜欢曹植那首更多一些。首先,曹植版更有文采,特别是用词和语感,从文字本身来说就能给人阅读的快感;其次,曹植有气概。气概这东西和性格、胸怀有关。这种东西,曹操有,曹植也有,它是从字里行间显露出来的率性和洒脱,读起来让人感觉到浩荡和清爽。这种感觉,抑郁症患者曹丕当然写不出来。
            当然,这哥俩儿的笔试谁得分更高,王夫之说了不算,我说了更不算,归根结底还得看本次考试的主考官。
            曹操会喜欢哪一篇呢?用鸡眼都能看得出来吧。
            人家曹植两分钟就交卷了,你能吗?人家曹植完善地遗传了曹操的基因,你呢?随你妈吧?人家曹植半篇写景半篇歌颂父亲,什么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朝廷栋梁、万民仰望,就差祝小妈们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了,你这篇里有吗?
            就算有也让老鼠啃了吧。
            曹丕输得那叫一个惨!
            这将是兄弟俩人生中的转折点和分界线。
            对曹植来说,在这么大的场面能露这么大的脸,心里该是多么地享受和陶醉?原来众星捧月的感觉这么愉快啊,没准我还真能像他们说的一样继承伟业?臣子们也通过这事儿看出了曹操对曹植的偏爱,顺着曹操的心思为曹植大大美言,曹植的地位瞬间提升了;
            对曹丕来说呢,在这么多人面前惨遭无视,内心又该是多么屈辱和愤恨?如果说之前是丁氏兄弟在使坏,曹植只是一个无辜的傀儡的话;那么今天,这个傀儡却主动把他咬疼了。
            宗室无亲情,风平浪静之下,暗流涌动。
            上阵亲兄弟,砍得就是你!一场精彩纷呈的夺嫡大战正式展开!


          来自iPad15楼2014-12-06 18:37
          回复
              洗完澡,还擦了点粉,曹植披散着头发、光着膀子就出来了。
              开场先来了段民族舞热身,嗷嗷!嚯嚯!天旋地转,风姿绰约,威猛雄壮,豪情无限;
              然后就开始了杂技表演,弄一堆球抛来抛去,起落循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扔完球不过瘾,又开始扔宝剑,同时嘴上开始说大段的单口相声。
              这当然是投其所好地显摆,表演完毕后,曹植问邯郸淳:“老爷子,我演得怎么样啊?”
              没等邯郸淳夸赞,曹植又起身回到里屋,穿上正式的衣服,回来正襟危坐,和邯郸淳开始正式交谈。
              话匣子一开,扯起来就没边了。两人从宇宙开端聊到事物特性,从历史人物聊到文章辞赋,再从治国方针聊到用兵策略,满桌子的人愣是都插不上话。
              曹公子,您这是在干吗呢?三国达人秀啊?要不要把技能展现得那么全面?
              一直侃到天黑,邯郸淳才依依惜别。曹植的这通表演彻底征服了他,回家后逢人便说:“曹植这人太不简单了,俨然就是天仙下凡一般!”
              逢人便说,当然也包括曹操。邯郸淳是见了就夸,夸起来没完。
              不就扔了个球吗?你至于迷成这样吗?
              其实无非就是两个字:投缘。你能想象换个人会是啥情况吗?
              如果曹植在铜雀台上说考试气氛太紧张了,我给大家扔个剑放松一下吧。曹操还不得夺过剑来把他砍了?
              如果荀彧关心一下问曹植最近学习怎么样啊?曹植要是回答说:“进步挺大的,新学了好几段相声呢。”那荀彧肯定也得吐血。
              这些教学大纲里不涉及的内容,在邯郸淳眼中都成了加分项。
              邯郸淳等了七十多年,终于遇到了自己灵魂的知己,年轻的曹植,满足了他对一个男人所有的想象。
              狂热归狂热,但邯郸淳的影响力毕竟有限。文学家、书法家、幽默编辑、游戏发烧友、杂技爱好者,别看他这么多身份,但哪一个值得去向他咨询继承人人选啊?人家曹操根本就没问他,都是他出于对偶像的深爱,强迫性价值输出的。
              这点跟现在的明星脑残粉一模一样:
              “曹植很萌的,你们不要黑他。”
              “你们不喜欢曹植,是因为没有真正耐心地欣赏过他的作品,如果你真的了解了,相信你一定会像我们一样被感动的。”
              “你知道曹植有多努力吗?你知道他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吗?”
              这些充满深情的话,是多么地……逻辑紊乱啊。
              因为邯郸淳爱得太脑残,说话没分量,所以尽管他跳得最凶,喊得最勤,但曹丕依然不会恨他,更多的是烦他吧。
              曹植一伙儿真正的底牌,其实是本次大赛的评委——曹操和卞夫人。
              评委如果偏心眼,再怎么实力悬殊的比赛,也都有了悬念。
              曹丕就是口碑再好、基本功再扎实、唱得再完美,评委一样可以说:“我在你身上没有看到特别的东西,你没能感动我,对不起。”
              而曹植即使五音不全、唱歌跑调,只要评委喜欢,照样可以给pass卡,同时用惊喜的语调说:“很有新意,充满了灵性!”
              就是这两座难以逾越的山岭,让曹丕心焦如焚,倍感压力。


            来自iPad20楼2014-12-06 18:50
            收起回复
                (十二)
                能赢得这场艰难的胜利,曹丕当然也有他的底牌。
                这三张底牌都站在最隐蔽的角落,用他们暗黑的力量,给了曹丕最璀璨的光芒!
                第一张牌:贾诩。
                贾诩自从追随曹操之后,工作态度特别消极,上班就是瞎混,回家马上关门。
                官职也不大,太中大夫,千石的小官。而且职责比较逗:掌管论议。
                让这个惜字如金、整天眯着眼睡觉的小老头儿掌管论议,还不如让他掌管轮椅呢。
                不过话说回来,曹丕能把这条老狐狸从英才辈出的曹营里揪出来,眼光也够毒的。
                贾诩也真给力。迷雾重重之中,一伸手就给曹丕指了条明路:“傻小子哎,先别哭了。你真以为这是一场选秀呢?这是足球!
                而且你现在至少领先五个球,形势一片大好。在这种情况下,着急的是你的对手,你要做的就是得沉得住气。你只要把防守搞好了,不给对方机会,就算裁判哨吹得再偏,对手的进攻再犀利,五个球啊,你让他怎么追去?
                你就坚定不移地拖延时间,一门心思地做好防守。就这样拖着拖着,防着防着,你不就赢了吗?
                曹丕豁然开朗:对啊,我领先啊,我这是着的哪门子急呢?我就听贾大爷的话,假摔,装死,把球往界外踢,拖死你!


              来自iPad21楼2014-12-06 18:52
              回复
                  两封信一个来回,这俩人就彻底断了交情。
                  从此,吴质心无旁骛地帮着曹丕使坏,再也不曾有过一丝摇摆。


                来自iPad24楼2014-12-06 18:59
                回复
                    第三张牌:郭大姐。
                    一般当爹的疼闺女,顶多叫个“小公主。”
                    而郭大姐小的时候,由于太过聪明,他爹觉得公主这俩字已经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尊重了,于是直接给她取了个更霸气的字——女王。
                    ……
                    可能是名字忒霸气了,家里人受不起。郭女王很小的时候,爹妈就都死了。于是堂堂一代女王,沦为了侯府的歌姬或侍女。
                    然后不知道倒了多少手之后,郭女王落在了曹丕手中。
                    这一年,郭女王30岁。
                    瞧丕少这挑战年轮的审美吆。
                    起先,曹丕也只是看中了她的姿色。但处久了才发现,这女人竟然有那么多的主意,曹丕平常想到的、没想到的,郭女王常常都能有所提点。
                    政治是男人的春药,曹丕开始对郭女王越来越迷恋。
                    于是,一个老头,一个老友和一个老婆,构成了曹丕稳固的暗黑三角。贾诩负责战略,吴质布置战术,郭女王客串……战马。曹丕在这三个人的辅助下披坚执锐,无坚不摧,将领先优势不断拉大,一步步接近那最后的辉煌。




                  来自iPad25楼2014-12-06 19:05
                  回复
                      (十三)
                      这一场夺嫡之争肯定是剑拔弩张,紧张刺激,可惜史书上并没有任何线索可循。只有《世说新语》里记着这样两个故事。
                      曹操要出征,曹丕、曹植一块儿来送行。
                      曹植充分发挥自己作文强、口才好的特点,把他爹狠狠地夸了一顿。捧得曹操心花怒放,随从的人也十分叹服曹植的才华。
                      站在一边的曹丕怅然若失,很不是滋味:吸取铜雀台的教训,这回干脆就别构思了吧,免得等交上卷,人家曹操都打完仗回来了。
                      这时,吴质突然凑到他耳边说:“扯这么多没用的干啥啊,你直接哭就行。”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曹丕立刻扑上去抱住曹操大腿开嚎:“爹啊,我舍不得你;爹啊,你注意身体;爹啊,你早点回来;爹啊,您真不容易。”
                      这场面太感人了,引得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跟着抹泪。
                      人生不是萌芽新概念,没有那么多作文大赛。文采好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儿,儿子对老子,最重要的还是感情。曹丕的眼泪瞬间秒杀了曹植的唾沫,以情动人,这一次得了高分。
                      这故事挺动人的,但是可能吗?吴质在朝歌呢,要是隔着么老远还能把嘴凑到曹丕耳边上,那曹丕得是一个多么加强版super的刘备?
                      另一个故事是说曹植对曹丕的威胁越来越大,曹丕焦虑异常,于是就用车拉着一些废木头箱子,把吴质藏在里边来京磋商。
                      这事儿让杨修发现了,就向曹操打小报告。
                      交关外臣罪过可不小,曹丕吓得不行,问吴质这可怎么办啊?
                      吴质说:“别怕,你如此这般就行,让他们告去!”
                      杨修蹲墙角猫了好几夜,终于等到车又来了,赶紧去告状,总算抓了回现行,可别让他跑了!
                      曹操带人立刻过来封堵,打开车子一看,箱子里只有些布料。
                      曹操鼻子都快气歪了:“杨修啊,你就这么恨裁缝吗?我们是来抓捕的,真他妈不是来抓布的啊?”
                      从此再也不信他。
                      好一招以退为进、将计就计,吴质做得漂亮。
                      但是这事儿可能吗?《世说新语》黑曹丕也就算了,就当你这是惯性,但杨修哪有这么不堪呢?(好吧,他们黑杨修更惯性)。
                      如果杨修真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得罪曹丕,你信不信曹丕登基后把他祖坟给刨了?
                      这两个故事确实有些离谱,但故事总也该有些现实基础,能体现当时的舆论方向。从这些故事里,可以看出曹丕确实一直处于守势,打得是防守反击;而吴质也确实是他走向成功的关键性人物。
                      曹丕的忍耐给了曹植一个要命的错觉,他开始觉得哥哥怂了,怕了,躲起来不敢跟他争了。在曹丕不断往回收防线的同时,曹植步步紧逼,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顺利。
                      局外人一旦有了参赛资格,必然每一步都觉得惊喜。
                      可是,曹操喜爱曹植的聪敏,但喜爱并不等于无原则地信任;曹操欣赏曹植的不拘小节、狂放洒脱,但这种欣赏也是有底线的。
                      曹操被封为魏王之后,邺城的城市规划升级为国都规格。王宫中间设驰道,只有曹操的车才能在上面行驶;四面设司马门,有专人负责守卫。
                      曹植有次喝高了,想要出城逛逛。一看驰道宽敞,就狂飙七十码,一路高歌猛进,一直走到司马门前。
                      负责守卫的公车司马令赶紧把车拦下:“停车!临检!”
                      话音刚落,就见一条鞭子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
                      “瞎了你的狗眼,连临淄侯爷的车你也敢拦?”
                      手下呼喝着,一群人耀武扬威的开门而去。
                      这下玩大了。酒驾、乱道行驶、闯红灯、揍交警,曹植借多少本驾照估计都不够扣的。


                    来自iPad26楼2014-12-06 19:06
                    回复
                        王粲,名流王畅的孙子,从小就特别聪明,跟别人一起出远门,路边有块石碑,王粲就念了一遍。那人就问他:“整天说自己聪明聪明,真聪明的话,石碑上这么多字儿,你能全部背过吗?”
                        “能。”
                        于是背对着石碑念念有词,竟然不差一字。
                        还有次看人家下围棋,输了的想赖皮,一看形势不好就把桌子给掀了。
                        眼瞅着就要有一场争执,但见王粲低下身子,捡起棋子,一粒一粒放回到棋盘上:“多大点儿事儿啊?重新摆好了,你们接着下。”
                        这可是围棋啊!几百颗黑白子斑驳杂乱,你说照原样儿摆好了,谁敢相信?
                        于是把这个棋盘挡上,又拿了一副棋让他重摆,然后再两相比较,不差分毫!
                        王粲整个儿就是一台扫描仪!
                        其实,只要符合一定的客观条件,我们家阿斗也能这么聪明。比如:棋盘上就俩子儿;石碑上就一个字儿。
                        等会儿!给我换个认识的字儿!
                        除了扫描能力超强之外,王粲数学还特好,写文章也快,文不加点,提笔而成,让人都怀疑这是他早就写好了的。
                        转念再一想,就人家这文采,换咱早写三十年也写不出来啊。
                        王粲的爹王谦是何进的长史,何进想攀这个名门当亲戚,就对王谦说:“你不是有两个儿子么,你随便挑一个娶我们家闺女吧。”
                        人家王谦也得看出身啊,你?何进?靠着妹子当权的暴发户,演义上都说你是杀猪的了。跟你结亲,你们家倒是升华了,我们家可不就渣了吗?
                        青春期的王粲,就这样错过了一次成为范进的机会。
                        后来献帝西迁,王粲跟着一起来到长安。小小年纪,就得到了蔡邕的赏识。
                        当时蔡邕名满天下,家门口的停车位常年爆满,客厅里也整天座无虚席。但是一听到王粲求见,蔡邕连鞋都来不及穿好,蹦跶着就出来迎接。
                        别人一瞧能让蔡大师如此看重,这得是怎样的风流人物啊?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等王粲一进门,全傻眼了。
                        竟然是一个又瘦又矮还有些磕碜的小P孩儿!!!
                        说起来,这个外貌特征和某个四川籍作家倒是完全吻合的。
                        别瞎胡乱 给我招仇恨啊,我说的是张松!
                        看着满屋子不解的眼神,蔡邕就给大伙儿解释:“可别小看这孩子,王畅先生的亲孙子!才华横溢,智商超群,我都比不上他。以后等我死了,我还要把所有的藏书都送给他呢。”
                        王粲就这样一吓成名。才刚刚17岁,司徒府就给他发来邀请函,请他去做黄门侍郎。这么年轻就能陪王伴驾,多大的福分啊。但这会儿正是李傕、郭汜开始闹腾的时候,整个西安乱作一团,还陪王伴驾呢,我是能陪他哆嗦啊还是陪他挨饿?
                        于是,王粲拒绝了这些工作,辗转到荆州去投奔刘表。


                      来自iPad29楼2014-12-06 19:13
                      回复
                          表叔既是王粲的老乡,又是他爷爷的学生,本来应该特别照顾才对。但刘表看王粲长得实在有点上不了台面,对他也就不怎么待见。王粲在荆州郁郁不得志,虚耗了十五年的光阴。
                          熬死刘表之后,王粲立刻劝刘琮投降,算是为曹操兵不血刃获得荆州立下大功,所以曹操直接让他跟自己混,做丞相掾,赐爵关内侯。
                          战乱了这么多年,百业萧条,百废待兴。曹操封魏王以后,许多典章制度都已经失传,王粲发挥了自己人型百科全书的本事,问啥都知道,负责张罗着重建了很多规矩和制度。
                          当时的社会废到什么程度?王粲又牛到什么地步呢?
                          据说,当时全国上下,连玉佩都绝迹了。王粲凭借着超强的记忆力,重新画出草图,让人照着制作,这门手艺才算传了下来。
                          除此之外,曹操特别喜欢带王粲随军。也不用他献计,也不指望他杀敌,主要负责为曹操唱唱赞歌、吹吹牛皮,相当于现在的文工团和宣传队。
                          比如这首《随军行》,翻译一下大概是这样:
                          随军苦或乐,那得看跟谁。跟着曹爷混,去去咱就回。这次打西北,咣叽一棒槌,一锤你开胃,两锤你肾不亏……
                          王粲这么个夸法,也不都是因为谄媚,很多都是发自内心地赞美。在荆州憋屈了这么多年,哪见过胜仗啊?替曹操吹牛,总比替刘表吹牛有资本吧。
                          就这样,吹着吹着,曹操的地盘越来越大,越来越稳;而王粲的赞歌也唱得越来越熟,越来越美。
                          一直到217年春天,王粲终于倒在了随军慰问演出的路上,享年41岁。
                          (十五)
                          陈琳,专职顶级文秘。
                          最早的时候,陈琳是跟何进混的。何进想杀宦官,但他那个当太后的妹子不同意,何进就想到一个超级妙计:动员全天下的英雄一起来杀。
                          关于这事儿,陈琳和袁绍、曹操他们的意见一致:“不就是想宰杀几只阉鸡吗,国舅爷你现在要权有权,要兵有兵,血洗个养鸡场还不是分分钟情吗?为了这点破事儿,就招来一群狼虫虎豹,这不但小题大做,而且后患无穷啊。”
                          何进谁劝都不听,终于害死了自己。
                          董卓进京之后,陈琳就去投奔了袁绍。官渡之战爆发以后,袁绍命令他写封讨伐曹操的檄文,陈琳不负众望、激情澎湃,骂街技能全开,将曹家从爷爷到孙子、从智力到人品骂了个底朝天。
                          这篇《为袁绍檄豫州文》的主要内容翻译如下:
                          【曹操的爷爷曹腾,是一个阉货。他和左悺、徐璜等人妖一起结党营私,窃恩弄权,搞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百姓苦不堪言;
                          曹操的爹爹曹嵩,是个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的野种。就这种弱智,通过不断地送礼买官,竟然还当上了太尉。这个人生活奢靡,贪污腐败,是国家的大蛀虫,窝囊废。
                          曹操这个阉三代,狡猾奸诈、道德败坏,最喜欢惹是生非。
                          我们袁爷文韬武略、众望所归,统帅群雄,铲佞锄奸。当年董卓乱权,朝野震荡,袁爷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好尽量降低选材的门槛,像曹操这种烂番薯、臭鸟蛋,只要能有一点作用,都愿意不遗余力地帮助和提携。哪料到曹操这人实在是急功近利、目光短浅,一点都不顾全大局,私自带兵去前线寻衅滋事,让人家揍了一脸血回来。袁爷宅心仁厚,以德报怨,又分给他兵马,表封他官职,希望他能有所悔改,以后能将功赎罪。


                        来自iPad30楼2014-12-06 19:13
                        回复
                            乱世之中,若论起骨气和忠诚,文人甚至还不如小人。
                            小人还知道分个爱憎,搞个投机,即使是枉贤害能,人家也能做到一坏到底,矢志不移。
                            文人呢?谁都不愿得罪,谁都不去招惹,有美酒就喝,有辞赋就和。胜负与其无关,左右绝不掺和,他们从未赢过,但也永远都不会输的。
                            他们只是不停地书写,用自己的文字表达着别人的思想,行尸走肉一般。
                            所以,建安七子对曹丕来说,只是单纯的文友和玩伴,这些人不会真正地去倾听和感受他的苦恼,不可能跟他进行触动心灵的交谈。他们不能跟他同悲喜,更不愿意和他共患难。诚然,曹丕欣赏他们的才华,但欣赏和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因为欣赏,曹丕愿意为他们整理一部文集;
                            因为不爱,所以大家的情分,也就只是一部文集而已。
                            没有了他们,曹丕很寂寞,但并不伤心。曹丕真正的志趣和目的,一直在酝酿,在隐藏,在压抑。
                            不用再等太久,他就将实现他生命中最华丽地一击。
                            (十六)
                            218年,魏国太子曹丕交给相国钟繇一个奇怪的任务——督造五熟釜。
                            这项工作并不困难,模具是现成的,烈火淬炼,金铁浇筑,一口精美的锅就造成了。
                            但钟繇没想到的是,曹丕竟然将锅上刻上铭文,然后又回赠给他。
                            得亏没有偷工减料啊。
                            铭文是这样写的:“鼎釜这种器皿,本来是作为烹饪之用。传说中,黄帝有三鼎,周朝有九锅,这些宝器固然精美绝伦,但每口锅也只能烹饪出一种味道。这口五熟釜可就厉害了!可以同时烹饪五种食物,五种味道,比鸳鸯锅还鸳鸯锅!鼎釜的意义,不只是烹饪而已,更可以敬献上帝、馈赠贤达、祈求福祉、表彰品德。所以说,若非圣贤,不配享有鼎釜之铭;若非鼎釜,无法彰显圣贤之德。钟相国您勤恳报国,恩德远播,实乃人臣典范,全民楷模。所以我以此宝釜相赠,以此铭文为酬,赞扬您的美德与奉献,让您的光辉与金石同在,让您的名字万古流芳!”
                            正如铭文上所说的那样,鼎釜在古代,绝不单单是一件普通的厨房用具,而是国家重器,代表着极其伟大而神圣的荣誉。
                            钟繇都干啥了能有这么大的脸面?不就送给曹丕一块玉玦吗?拿一个手机挂件就能换一口电压力锅,而且锅上还用斗大的字儿写着“国家级劳模”,这买卖划算啊!


                          来自iPad33楼2014-12-06 19:16
                          回复
                              此刻曹丕的日子过得十分安逸,自从曹植私开司马门事件之后,在曹操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竞争压力明显减弱。曹丕总算可以稍微喘一口气了,可万没想到都这个节骨眼上了,竟然还有一个弟弟能一炮而红!
                              曹彰,一个比曹丕更没有存在感的儿子。这个人身上就没有一点地方能像曹操,如果单看样貌和性格,你一定会觉得他更像是典韦或许褚的种。
                              这孩子天生神力,箭术超群,徒手就敢揍老虎,最爱的乐器是战鼓。长大之后胡子都是黄色的,由内而外地奇葩异形,俨然就是一个蛮力型弱智。
                              摊上这么个儿子,曹操都愁死了,不断规劝他说:“你小子不好好读圣贤书,就喜欢斗狠掐架,可你就算是把武艺练到顶级了,那也不还是匹夫之勇吗,又能有什么出息呢?”
                              劝也没用,逼也没用,曹彰是铁了心地想做文盲,没事儿就对人说:“好男儿就要征战沙场,杀敌立功,那样才叫痛快,那才算没白活。整天拿着本破书读来读去,我才不要这么娘炮呢!”
                              曹操有一次问孩子们都有什么志向,长大了想做什么。曹彰的答案是:“当大将!”
                              “那你会怎么当这个大将呢?”
                              曹彰慷慨陈词:“我要穿重铠、执长枪,临危不惧,身先士卒;赏罚分明,有令必行!”
                              全是大俗词儿,果然是没什么文化。但曹操被他认真地样子打动了,听罢哈哈大笑。
                              在小的时候,曹彰被哥哥弟弟对比得一文不值。但随着曹操一天天老去,不断地被曹丕、曹植的聪明折腾得身心俱疲的时候,单纯憨直的曹彰却突然显得省心、可爱起来。
                              曹操大概也想明白了:就算所有的儿子都能兼具文韬武略、深谙帝王之术,可最后能继承大统的却只能有一个。像曹彰这样的差异化发展,或许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所以,在代郡乌丸反叛的时候,曹操想到了这个儿子。曹彰啊,你不是一直都想当将军建功立业吗?现在,爹就给你个机会!
                              出发前,曹操特意叮嘱曹彰:“在家里,咱们是爷俩儿;但是你现在为国家去讨伐叛逆,咱们就是上下级关系。国法无情,一旦触犯,就没有徇私的余地。所以,你这次出征一定要特别谨慎,加倍小心。”


                            来自iPad34楼2014-12-06 19:17
                            回复
                                (十七)
                                219年,对曹魏来说,是最艰难的一年。
                                5月,刘备夺取汉中;7月,关羽围攻襄樊;8月,派去支援的于禁部队又惨遭暴雨侵袭,全军覆没。许都以南地区纷纷叛变响应关羽,曹操忙着到处救火,疲于奔命,甚至都有了迁都避难的打算。
                                9月,又传来一个消息:“魏讽在邺城组织叛乱。”
                                曹操一听,脑子嗡的就炸了:前线吃紧就够人受得了,后方一旦再有什么闪失,我看这日子也不用过了,将士们,都举起手里的刀来,咱一起切腹得了。
                                报信的还没说完呢:“不过您不用担心,太子爷神勇不凡、当机立断,已经将这场叛乱扼杀在萌芽里了。”
                                原来是有惊无险!魏太子奇功一件!曹操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一边激动地给曹丕点了个赞。
                                魏讽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请导播把镜头切换回邺城,看看曹丕在本场大戏中的精彩表演。
                                魏讽这个人,才华卓绝,能言善辩,名动整个邺城。相国钟繇看他是个人才,就举荐他出任西曹掾。
                                结果魏讽这厮不但不思提拔之恩,反而纠结党羽,阴谋造反,想要在曹魏最艰难的时候在背后狠狠地插上一刀。他的同党中有一个是长乐卫尉陈祎,开会的时候英勇无畏,回到家却越想越怕。考虑再三,终于选择坦白从宽,向曹丕告发了魏讽的阴谋。
                                好曹丕!临危不乱,当机立断,一夜之间就逮捕和处决了叛乱分子的所有同党,才避免了这一场帝国中心的心腹大患。
                                此案关联者达数十人之多。其中有张绣的儿子张泉,黄门侍郎刘廙的弟弟刘伟,名儒宋忠的儿子,王粲的两个儿子等等。
                                分析这些人的背景,大都有在荆州生活的经历。曹操得到荆州以后,虽然注重提拔当地的名士,但他们都属于公司上市后又招聘进来的新人,地位肯定不能跟创业元老们相比。这些人的弟弟和儿子,虽然也能饮食无忧,但在官宦如林的邺城之中,这些富二代愣是活出了屌丝的心理感受。比他们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吃饭订不着雅座,出门抢不着马车,就连娶媳妇儿都得捡人家挑剩下的,这些人如果想造反,还是有理由的。
                                而且刘备曾在荆州蹭了八年饭, 也具备和这些人相识接洽的条件。如今刘备声势正猛,关羽正在樊城热火朝天地开展解放战争。他那边一攻,咱这边一乱,里应外合,趁火打劫,没准这事儿就这么成了。到时候凭着咱爹爹跟刘备的关系,再加上在曹操背上插刀的功劳,怎么着也能混得比现在好点吧。
                                于是这次造反事件就显得非常真实可信,曹操一点都没有怀疑。
                                这些谋反者死不足惜,曹操只是心疼王粲的两个儿子,慨叹说:“这事儿如果是我处理,是绝对不忍心让王粲绝后的啊。”
                                而曹丕,身为王粲的生前至交,却能做到在国法面前不徇私情,含着眼泪、强忍心痛将他们正法。
                                曹操虽然为王粲无后而叹息,但同时也对曹丕的果断和正义极为赞赏。曹丕在这件事中的表现,让曹操彻底地刮目相看,牢牢地稳固了自己的继承人地位。


                              来自iPad36楼2014-12-06 19: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