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61贴子:1,276,753

【迟爱同人】琉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官配文,HE,还有什么,不记得了,就酱。。。


贝尔 贝尔
广告
和莫延真正的开始源于那句告白,“我想,就是爱吧。”
那句告白让莫延再次心脏病发,在将我吓得半死之后带给了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莫延辞了谢氏的工作搬来T城和我同住,我一直住在莫延之前在T城的小公寓里,莫延看来也挺习惯这里,在我的坚持下把床换成KINGSIZE的大床后,我们就此展开同居生活。
我想在风扬给莫延安排个职务却被他拒绝了,所以他现在待业在家,我总怕他无聊,总是尽快处理完手上的工作早早回家,从不加班。
这天礼拜五没什么事,我翘掉了下午的班回到家里,莫延正在做面膜,他最近迷上了蔬果面膜,黄瓜片弄了一流理台。
我收拾好了厨房出来的时候莫延好像睡着了,我蹲在沙发边看了他一会,帮他换了脸上的黄瓜片。
夏日炎炎正好眠,在我帮莫延换了三次黄瓜片之后他终于醒了。
“莫延,晚上想吃什么?”
他刚睡醒,一脸迷糊的样子,狭长的眼半睁半闭,看得我小腹一紧,扶住他的脸就吻了上去。
他口中津液甜美,像是勾人上瘾的鸩毒,让我欲罢不能。
我的手越摸越下,碰到底裤时被他挣开,莫延此时已完全清醒,狭长的美目斜睨过来,半真半假的抱怨,“臭小子,还来啊,我的腰到现在还疼呢。”
想到昨晚的激烈,我脸一红,低下头用手指抵了下额头。
莫延站起来按了下腰,问我,“你刚才是问我想吃什么吗?”
“嗯,你想吃什么?”
“牛排。”
“嗯,”我答应着,“是要在家还是出去吃?”
“你做给我吃。”
莫延笑得有些孩子气,看得我又想扑上去,赶紧收敛心神,“好,那我们现在出去买食材。”
开车去了最近的的超市,时间尚早,人不太多,我挑了块上好的后腰脊肉,又买了些蔬果和日用品。
莫延对这些居家类的完全不在行,一直安静地跟在旁边。
回到家我就进了厨房,把牛肉放到锅子里煎到六分熟,配上酱汁端出去,莫延已经从他带来的私藏里挑了支红酒出来醒好酒,高脚杯放在旁边。
我把牛排放在餐桌上,笑着问他,“要点蜡烛吗?”
莫延赏了我一个白眼。
坐下来,莫延倒酒,我将他那盘牛排切好递给他,莫延呆了一下,伸手接过去。
“怎么了?”我看着他问。
“没什么。”莫延摇摇头。
我有些执拗地看着他,“怎么了,莫延?”
他沉默了一下,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突然觉得,我们怎么就在一起了,好像做梦一样。”
“。。。”我呐呐地说不出话。
其实我才是在做梦吧。他叫我去追舒念的时候我都已经绝望了,世界在我眼前坍塌成灰,我不明白自己怎么还能呼吸。。。
“笨蛋,你那什么表情啊。”莫延伸手过来摸我的脸,我一把握住在掌心轻吻。
“我只是觉得,明明和你好像只能错过了,却一下子。。。”他比划了一下我们之间,“让我一时间。。。不太适应。”
“嗯,”我点着头,将他的手放在脸边,“我知道。”


吃完晚餐我清理好厨房,将水果切成丁插好牙签端到书房,莫延正在聊MSN,我瞄了瞄对话框上的名字,相当眼熟,起码看过三次。
莫延不太喜欢吃水果,但我这样一个一个喂他也能全部吃完。又喂了一个苹果丁给他,我装作不经意地说,“这个韩宇是谁啊,总看见你们聊。”
“韩宇啊,”莫延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以前在这边认识的,韩氏集团的小开。”
我心跳了一下,把声音尽量控制在玩笑的语气上,“不会是你以前419的对象吧。。。”
莫延口中的水果都喷了出来,“小鬼,你的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呀!”
我闷闷的,“想你啊。”
莫延像被噎住了,张着嘴没有说话,然后探过头来吻我。


回复
举报|2楼2014-12-05 15:20
    紧接着的是H部分,贴了几次都贴不上来,只好放在相册里,有兴趣的妹纸可以去看http://xiangce.baidu.com/picture/album/list/9b340ed50233244acc9e14b7c512e77b7213195a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4-12-05 15:49
      撸完了!h真带劲啊233333最爱看样又深情又腹黑有精虫上脑的样子了!甜!羊~你开心了吧~哼~


      官配来了,感觉幸福怎么也不够


      亲测,手机能看到图,电脑看不到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4-12-05 17:18
        期待官配哦!咩咩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甜一把了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4-12-05 17:20
          感觉幸福怎么也不够 感谢楼主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4-12-05 18:16
            难道结束了吗?


            枕头底下摸出来……扶额,你们在家太活色生香……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4-12-06 09:20
              广告
              第二天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莫延伸手摸到电话放到耳边喂了一声,眼睛都没睁。动作间身上的薄被滑了下来,露出大片白皙的脊背,看得我,呃,晨勃严重,赶紧冲进了浴室。
              洗漱完再出来的时候莫延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床边按着腰,一看见我就瞪了过来。
              我赶紧挨过去帮他按摩,入手的皮肤一片细滑,我手心有些出汗,按摩的力道时轻时重,莫延舒服得直哼哼,我却可谓煎熬,只好集中精神问问题,“刚才谁的电话啊?”
              “小念的,他说带小加来看看我们,下午1点的飞机。”
              “就他和小加吗?”我继续问。
              “嗯。”莫延转过身来示意我不按了,“谢炎这个礼拜要加班,小希在他奶奶那儿。”
              “我知道了,”我赶紧站起身,“我去给你冲杯牛奶。”
              此时已经日上三竿,将牛奶放在床头柜子上,告知浴室里的莫延后,我就着手开始准备午餐了。
              吃过饭收拾了一下家里我们就开车往机场去,班机准时到达,小念牵着小加拖着简单的行李走出来,看见我们,小加三两步扑过来,“大伯。”
              莫延应着,将他抱了起来,小加转过头看着我,“小洛哥哥。”
              我额角一抽,以前不觉得,现在怎么听怎么别扭。
              小念也走过来了,“哥,小洛。”
              莫延将小加放了下来,拥抱了弟弟一下,我接过小念的行李,一行人往停车场去。
              我将车速控制在六十码,听莫延和小念聊天。
              “吃过午饭了没?”
              “吃过了。”
              “和谢炎最近还好吧?”
              “挺好的。哥你呢?”
              “我也挺好啊,吃得下睡得着。”
              “哥你不要老是窝在家里,要多做运动。”
              莫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我嘴角止不住得往上翘,又要努力压下来,很是辛苦。
              莫延瞪了我一眼,对小念说,“你个御宅男有资格说我吗?”
              小念振振有词,“我在家做家事就是运动了啊。”
              “。。。”


              到了小念预订的酒店,将行李放好,莫延问小念有没有什么安排,小念说没有,旁边的小加跳了出来,“游乐园,游乐园,大伯,我要去游乐园啦!”
              小念看着莫延,“他老说你答应要在暑期的时候带他去游乐园。”
              “我有说过吗?”莫延一脸疑惑的。
              “大伯,你说话不算话。”小加扑过来扯着他的衣服。
              “算话算话。”莫延赶紧安抚他。
              于是在小加的坚持下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游乐园。
              周末的关系人特别多,每个项目前都排了不少人。路过一个主题屋的时候小加大喊着“光头强”冲了过去,莫延和小念都去捉他,我也走过去排上队。
              终于轮到我们了,莫延买了很多道具,在仿真小屋里玩得不亦乐乎。
              我坐在窗边用手机给他拍照,小念玩了会走过来,“小洛你要去玩吗?”
              “我不玩。”我把手机放下,摇摇头。
              小念坐到我旁边,和我一起看过去,“以前哥在S城的时候,小加要看这个,哥老是换台,急得小加直跳脚,现在看来他也蛮喜欢这个的嘛。”
              “他就是这样,”我看着正在大笑的莫延,“像个小孩子。”
              小念大概被我极度宠溺的表情震到了,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顿了一会,又说,“哥的身体最近还好吧?”
              “嗯,挺好的,就是有些挑食。”
              说到这个,小念开始絮絮叨叨,“哥以前太爱玩,身体不好,你要多照顾他,他不喜欢吃蔬菜,总是挑出来,你不能由着他,他老喝咖啡,这个也不好,咖啡喝多了会刺激血管,影响睡眠,甚至引发心脏病,他心脏本来就不好,更不该喝,你要让他多喝牛奶,牛奶可以。。。他也不喜欢吃水果,其实就是怕麻烦,你可以先。。。”
              “切成丁。”看见莫延往这边张望了两眼,我赶紧截住小念的话,“我知道的,小念,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LEE的。”
              走过去对着又和小加玩到一块去的人,“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莫延一脸茫然。
              “呃。。。”我看着莫延无懈可击的表情,转移开话题,“我是说,这个帽子真。。。别致。”我指着他旁边一顶貌似军用棉帽的东西。
              “你真这么觉得?”莫延眼神亮晶晶的,将帽子扣到了我的头上。
              我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干笑,“这好像不太合适吧。”
              “不会啊,”莫延前看看后看看,“挺合适的。”
              “。。。”
              “出去吧。”莫延招呼小念父子。
              我无奈地笑笑,顶着帽子跟了出去。
              一出去就受到了万众瞩目的待遇,我目不斜视地走着,一脸的正义凛然。
              莫延在旁边笑够了,终于恩赐我将帽子拿下来。
              此时我们走到了跳楼机的区域,冲天的尖叫震破耳膜。
              莫延看得跃跃欲试,我赶紧提醒他,“这个你可不能玩。”
              他看着我,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好像刚才被限制吃棒冰的小加。
              “是啊,哥。”小念在旁边帮腔,“你心脏不太好,这个不能玩。我们去坐摩天轮吧,小加最喜欢。”
              莫延于是不情不愿地跟着我们去找摩天轮的所在。
              摩天轮一向被称为情侣圣地,人特别多,我们排了好久的队终于排到了,却被工作人员告知小加不能乘坐。原来这个摩天轮是半开放式的,护栏只到成年人腰的位置。
              小加无比沮丧,噘着嘴站在一边。
              等了这么久不坐似乎有点可惜,莫延将安慰小加的任务交给小念,拖着我就坐了上去。
              摩天轮缓缓地移动着,我看了会外面的景色,转过头来看着我们交握的手,“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坐摩天轮。”
              莫延沉默了一会,紧了紧他握着我的手,“我们可以坐第二次,第三次,以及日后的很多次。”
              “嗯。”我答应着,将头靠在他肩上,“谢谢你,莫延。”
              此时我们已经升到了最高点,视野里再无任何遮蔽物,在一片蓝天白云下,莫延轻轻地吻了我。


              ----------------------------------------------------------------------------------------------------------------------------------
              这文是补偿被我虐痛了的绵羊滴,所以甜。。。。。。。。。。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4-12-06 15:44
                呀呀呀呀呀呀开新文啦啦啦啦啦


                甜蜜蜜,而且绵羊开窍喽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4-12-06 23:11
                  看到光头强我就醉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4-12-06 23:29
                    最喜欢甜文了W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4-12-07 00:22
                      刚下摩天轮就看见那父子俩等在了出口,为了弥补小加,我们又玩了两个儿童项目才打道回府。
                      在车上兄弟俩讨论着去哪吃饭,其实基本是莫延一人说了算,最后定在一家老字号的煲汤店。
                      按照莫延指的路线开过去,居然在风扬附近,店面不太大,人却特别多,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下,莫延招来服务员,菜单都没看张口就点了几个菜,然后问我们,“这些够了吧?”
                      “够了。”我点点头,服务员应声离开。
                      莫延看着我讶异的眼神,“怎么了?”
                      “你经常光顾这家店啊?”我看了看有些老旧的店面,完全不像是莫延的菜。
                      “是啊,以前在风扬的经常一个人过来吃,这家店的煲汤很地道,特别是龙凤汤,夏天吃最好了,我还想过带你来吃呢,结果。。。”莫延顿了一下,脸色有点不自然,复又理直气壮地说,“小鬼,你好好吃吃看,回家做给我吃。”
                      “嗯。”我立马点头,刚刚生出的那点小郁闷一扫而空。
                      龙凤汤很快端了上来,我喝了一口,果然很鲜美,确实是文火慢炖出来的。
                      “小洛你觉得里面加了药膳吗?”小念仔细品着汤,问我。
                      “应该没有吧,我没吃出来。”
                      “嗯,我也这么想。”
                      小念和我讨论着汤里的配料,我不经意地发现莫延往这偷瞄了几眼,我一下子福至心灵,联想到下午主题屋里的情形,乘着端菜上来的时机结束了话题。
                      吃过饭我们送小念父子回了酒店,回到家时间已经不早了。
                      出了一身汗莫延一进家门就进了浴室,我将他今天随手买的一些小东西收置好,也去冲了个澡。洗好出来冲了杯牛奶端进卧室,莫延正坐在床上看晚间新闻。
                      哄着他喝了牛奶,我拿出吹风机给他吹头发,莫延突然惊讶地说,“居然是真的!”
                      我看过去,电视里正在播放立法委员李博辉涉嫌受贿和嫖娼的新闻。
                      “之前网上铺天盖地的丑闻帖我还不太相信,新党也出来辟谣说是恶意中伤,目的是降低他的民意支持率。”莫延摇摇头,“可惜了,他本来是今年大选的热门人选,是新党立党以来希望最大的一个。”
                      我摸了摸头发根部,已经干了,将吹风机收好,莫延还在啧啧感叹,我看了眼电视,画面定格在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被警察带走的一幕。
                      我凑到莫延耳边,“如果你还不困的话,我们可以试试做点别的。”
                      莫延僵了一下,手下意识地扶了扶腰,飞快钻进薄被里,“困了困了。”
                      我关掉电视,调暗灯光,靠在床边看着他入眠。
                      等到莫延完全睡着,我帮他掖了掖被角,拿了电话走到阳台上,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一个活泼的声音传来,“柯先生,这么快就看见新闻了?”
                      “嗯。剩下的费用我后天打给你。”
                      “谢谢谢谢。”对方笑嘻嘻的,“柯先生年轻有为,我很信得过的。”
                      “那个碟片。。。”
                      “碟片我们会销毁的,当然,如果柯先生需要,也可以还给您。”
                      “那就销毁吧。”我顿了下,“就这样。”
                      “好的好的,祝您愉快。”
                      我挂了电话走到床边,莫延安静地睡着,我轻手轻脚地挨过去,耳边是他清浅的呼吸,我吻了吻他的额头,晚安,莫延。


                      第二天莫延八点钟就起来了,吃早餐的时候还犯困的样子,我将莫延喝了一半就推到一边的牛奶又推回去,在他“每天早晚一杯牛奶,当我长身体啊”的抱怨声中问道,“怎么不多睡会儿?”
                      “不能睡了,”莫延一下睁大眼睛,“你看看昨天小念穿的衣服,当抹布我都不会要,早八百年就该扔掉了,谢炎不要太嫌弃他。”
                      我回忆着小念昨天的衣着,普通的T恤短裤啊,没什么不好。
                      不过,我的眼光。。。我摸摸鼻子,谢炎嫌不嫌弃小念我不知道,莫延肯定是要嫌弃我的。
                      “买衣服而已,也没必要起这么早啊。”我随口说着。
                      莫延一脸不可思议,“挑衣服最费时间,不早点怎么行!”
                      呃,我忘了,莫延一向信奉“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买衣服对他而言绝对是大事。
                      莫延将剩下的牛奶喝掉对我说,“你收拾好了我们就出发吧,小念一向早起的。”
                      “我就不去了吧,”我想着借口,“昨晚的汤我想试一试。”
                      莫延好像愣了一下,随即对着我妖孽地笑,“这么快就想做给我吃啦?”
                      我脸红地低了低头。
                      “那我叫小念也来尝尝,他订了下午两点的飞机,说还赶得及回去给谢炎坐晚饭,啧。。。”
                      “好啊,”我答应着,“那得多弄两个菜。”
                      送莫延到小念的酒店后我开车去了菜市场,采购了足够的食材就急着往家赶。
                      进了厨房,将蛇肉和鸡肉处理好放到锅里,再弄好汤料煲上,要煲两小时,我看了看时间,应该差不多。
                      将家里打扫了一下,又做了几个家常菜,刚把菜端上桌,莫延他们就回来了,我走过去接过他们手中的袋子,“汤还要十分钟,要不先吃点别的?”
                      “等等吧,”莫延将最后一个袋子递给我,“给你买的衣服。”
                      我惊喜地看着他,可是他已经往卫生间走了。
                      我打开袋子,是短袖衬衫和牛仔短裤。
                      小念在旁边调侃,“哥为了买搭这衣服的裤子足足逛了一个小时,还说给我买衣服呢,我两套衣服加起来都没你的费时间。”
                      莫延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正拿着衣服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方向,他笑了笑,“干嘛这副表情,我又不是没给你买过衣服。”
                      可是都留在LA了。
                      想到那些被我毫不犹豫地扔下的礼物,心脏的位置刺痛了一下,我低下头,将衣服叠好放回袋子里。
                      莫延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发,提醒道,“汤好了吧?”
                      我抬表看时间,刚刚好,赶紧进厨房关了火。
                      我把汤端上桌,招呼他们过来吃饭。
                      莫延喝汤的时候,我居然有些紧张,停下筷子看着他,他仔细地品了品,抬起头对我竖了下大拇指,我一高兴,又给他盛了一碗。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饭后小加摸着肚子说,“小洛哥哥做得真好吃,快赶上爸爸的了。”
                      我纠正他,“要叫小洛叔叔,”又想了想,“啊不,应该叫洛叔叔。”
                      莫延一下子笑喷,小念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小加还在旁边问,“为什么?”
                      “。。。”我。


                      送了小念父子俩回来,莫延让我试试看衣服合不合身,我试了一下,很合身。
                      “我记得有条皮带配这个刚刚好,”莫延在衣柜里翻找,“啊,找到了。”
                      我一看,居然是亮色的,“会不会太年轻了?”
                      “你本来就很年轻啊!”莫延看着我,邪邪一笑,“让小加叫你叔叔,怎么,怕我嫌你年轻啊?别忘了,叔叔我喜欢美少年。”
                      莫延将皮带扣好,拉着我转了两圈,伸手勾了一下我的下巴,“美人,要一直这么美哦。”
                      “。。。”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4-12-07 18:01
                        哈哈哈叫洛叔叔,为了缩小两人的年龄差距吗23333333


                        甜化了!我喜欢啊啊啊啊啊啊


                        甜甜的。羊开窍了果然是头好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4-12-07 21:45
                          继续甜下去吧W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4-12-08 00:04
                            顶过。。。


                            礼拜二早上开了例会一回到办公室就被秘书告知陆叔叔找我。
                            敲了敲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听到熟悉的一声,“请进。”
                            我推门进去,“陆叔叔,你找我?”
                            他招招手,示意我坐到桌子前。
                            我依言坐下,他看着我,“小洛,如果你作为风扬的董事长,对风扬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构想?”
                            我想了想,“现在T城甚至整个TW地区的市场已渐趋饱和,应该考虑向外发展。”
                            陆叔叔点点头,“你对大陆了解吗?”
                            “不太了解。”
                            陆叔叔放了个文件袋在我面前,“下班之前看完,晚上和我去赴个饭局。”然后就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我知道这是我可以离开了的意思。
                            我站起身,拿上文件袋,“那我先出去了。”
                            “嗯。”从电脑后面传来一声。
                            回到办公室,我将文件袋打开,先大致翻了翻,是一份大陆H市工业园区的开发计划。
                            资料很厚,我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起来,直到秘书来提醒吃午饭,我从想起要给莫延打个电话。
                            在电话里向莫延说明了情况,叮嘱他晚餐不能敷衍了事,得到他一句小心开车的反叮嘱。
                            赶在下班前将资料看完了,刚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会,秘书敲门进来说,“陆董问您是要自己开车还是坐他的车,他在公司门口等您。”
                            我想起莫延的叮嘱,说,“坐他的车吧。”


                            进了饭店包房里面已经有人了,看见我们立刻从茶水间走出来寒暄。
                            陆叔叔小声对跟进来的包房经理说,“上菜吧。”
                            “张叔叔。”我叫着对方三人里面我熟悉的那位,是风扬的董事之一。
                            “小洛,”张叔叔拍了拍我的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龙腾集团的董事长沈君腾沈叔叔。”
                            龙腾就是做我今天看了一整天的开发计划的公司。
                            “沈叔叔。”我从善如流。
                            “听陆董提起过你,年轻有为啊小伙子。”沈叔叔嗓门有些大。
                            “是陆叔叔教导有方。”我谦虚地笑笑。
                            “这位是沈董的女儿沈柔。”张叔叔指着在场唯一一位女士说。
                            “沈小姐。”我点点头。
                            “柯先生。”对方回以一笑。
                            这时包房经理来告知菜已上齐,陆叔叔比了下手势,“入席吧。”
                            众人陆续入座,大得离谱的圆桌只坐了五个人,却泾渭分明,张叔叔坐中间,陆叔叔和我坐一边,沈叔叔父女坐另一边。
                            我再迟钝也能看出这是相亲,打定了主意少说多吃,基本都是微笑应对,被点名的时候也是一笔带过,惹得陆叔叔诧异地看了我两眼。
                            饭后回到家的时候莫延还没睡,看见我有些惊讶地说,“这么早?”
                            “早吗?”我看了眼窗外一片漆黑的天色。
                            “我以为你们会续摊之类的。”
                            “你以前经常续摊吗?”我压住自己泛上来的酸气,“酒吧?”
                            “是啊,KTV之类的也行,”莫延谆谆教诲,“在饭桌上没谈妥的事情可以接着谈,谈妥的也可以增进下感情嘛。”
                            “以后可以不去了吗?”
                            “哈。。。”莫延干笑着,避重就轻,“我现在是无业游民,哪来的应酬啊?”
                            “我是说酒吧之类的,”我伸手抱住他的腰,由下往上地看他,“行吗?”
                            “好。”莫延呆了一下,立马就懊恼了,做垂死挣扎,“和你一起去也不行吗?”
                            “行,除非和我一起。”我微笑应允。
                            莫延吊着眼角看了我一会,“小鬼,我怎么好像被你吃得死死的?”
                            “哪有,都是LEE叔让着我。”我做狗腿状。
                            “知道就好。”莫延鼻孔朝天。
                            我兴奋莫名,起身扑倒他,“LEE叔,我今天又看了个新姿势,我们试试吧。”
                            莫延气急败坏,“你TM每天去哪看那么多新姿势啊?!”
                            “LEE叔叔。。。”我软软糯糯地叫。
                            “臭小子。。。唔。。。你给我死开。。。啊。。。嗯。。。”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4-12-08 16:41
                              哟……相亲宴啊
                              嗲,柯总,我看好你【竖拇指(受虐
                              嗯……陆董你谨言慎行吧www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4-12-08 17:18
                                预感要联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4-12-08 22:21
                                  陆风你自重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4-12-09 07:57
                                    如约看更新 呵呵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4-12-09 08:27
                                      与龙腾合作的开发案正式启动,我忙得分身乏术,坚持准时下班的结果就是在家忙到深夜。
                                      这天是辰叔的生日,陆叔叔本想为辰叔大办,却被辰叔坚定地拒绝了,只邀了我们几个小辈,在家里吃一顿家宴。
                                      我早几天就将这事告诉了莫延,看他对辰叔的节俭不屑一顾的样子,真是率直又可爱。
                                      下班的时候陆叔叔来找我,说辰叔拗不过小竟改吃日本料理了。
                                      我们一起下到停车场,他坐我的车过去。我将原本放在副驾位置的礼物放到后座去,呃,这个礼物也被莫延鄙视了好久。
                                      陆叔叔看了看包装得方方正正的箱子,问我,“你送的什么东西?”
                                      “一个带新功能的电压力锅。”
                                      “还不错,”陆叔叔点点头,露出笑容,“小辰应该会喜欢。”
                                      辰叔果然很喜欢,直夸我贴心。小竟在旁边鄙视了我好几眼,突然扑过来抓住我。。。的衣服,“哇,这是PRADA今年的限量款诶,我都没有订到,小洛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品位了?”
                                      我笑得甜蜜,“是LEE送给我的。”
                                      小竟哇哇大叫,“LEE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我在他面前说了好几次,他吭都没有吭一声。”
                                      “。。。”
                                      “白色配牛仔裤真的很好看诶,”小竟拉着我转来转去,“这个皮带也配得很好,叫那个什么,画龙点睛之笔。。。”
                                      “小竟,你喜欢的刺身上来了。”旁边的文扬估计看不下去,将他拉走了。
                                      我心里甜甜的,好心情一直保持到饭后。
                                      结完账出去的时候,其中一间和式包厢的门拉开了,身穿和服的侍女跪着退了出来。我鬼使神差地朝里看了一眼,随即愣在当场,瞳孔都收缩了一下。
                                      我一把拉住正要关上的门跨了进去,走到桌边对明显愣住的人笑了笑,“这么巧,你也在这吃饭?”
                                      莫延反应过来,笑得尴尬又心虚,“柯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韩氏集团的韩宇,”又比了比我,“这是风扬的柯洛。”
                                      原来是他。
                                      我对上一直在打量我的人,“你好。”
                                      对方这才站起来,“你好。”
                                      我又转向莫延,“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慢用。”
                                      出去的时候正碰上找过来的小竟,“小洛你在磨蹭什么啊!”他觉察到我难看的脸色,“怎么了?”
                                      “突然有点不舒服,你跟辰叔说一下,我今天就不过去了。”
                                      “嗯。”他答应着,像是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你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你先走吧。”


                                      一个人走到停车场,将车开到料理店门口停住,等了一会,莫延和韩宇一起走了出来,莫延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看到我,对旁边的人说了句话,然后走过来上了车。
                                      我一言不发地发动车子,以极快的速度开回了家。
                                      回到家,莫延在沙发上坐下,对我说,“柯洛,我们谈一谈。”
                                      我的手抖了一下,声音干干的,“我先去洗个澡。”
                                      进了浴室,将淋浴器开到最大,我坐在马桶盖上,脑子一下子想得太多,反而有些茫然。
                                      水声哗啦啦地响着,等到终于将那颗疯狂躁动的心按压下去,我起身走出浴室。
                                      莫延还坐在沙发上,姿势都没变一下,只是看着我。
                                      我走过去坐下,低着头一声不吭。
                                      看了我一会,莫延才开口,“我和那个韩宇只是在谈公事,他有一个律所一直经营得不温不火,想请我去打理一下。”
                                      我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我们之前在网上聊了几次,但是这种事最好还是当面谈,而且我也需要实地去看一看。”莫延顿了一下,“而且你不是说今天去程亦辰家吃饭吗,我怎么知道。。。”
                                      “当然我不是专程要避开你,只是事情还没有成,不想让你知道。我本来想等这事谈妥了,再和你一起去庆祝的,结果。。。”莫延沮丧地扒了扒头发。
                                      “可是你那么心虚。”我指控他。
                                      莫延啧了一声,像是无比懊恼的,“我哪知道当时怎么会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总之。。。TMD。。。”
                                      我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耳边分明听见那颗被按压下去的心脏又活泼欢快地跳动起来的声音。
                                      莫延不会知道他的几句话对我有多重要,就像他不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
                                      “莫延。。。”我叫他。
                                      “干嘛?”他恼羞成怒的。
                                      “我爱你。”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4-12-09 17:27
                                        天呐!大大最近好勤劳^O^我好开心啊~番外太美^O^


                                        再顶。。。


                                        最后莫延跟韩宇谈的结果是入股他的律所,两人从雇佣关系,变成了合作关系。
                                        而我详细地调查了韩宇,这个人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男女通吃。
                                        韩氏现在的董事长是韩宇的父亲,实际的掌权人却是他的大哥,韩宇排老三,中间还有一个姐姐,早年的时候跟男友私奔去了国外,被家族除名了。韩宇在韩氏挂了个闲职,离集团核心非常遥远,他对此似乎毫不在意,除了花天酒地还是花天酒地。
                                        我还调查了一下他的财务状况,他在韩氏没有股份,是因为韩氏的先辈规定子孙必须结婚才能分得股份。而他几乎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是那个律所,他迫切需要一个人打理好律所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但让我觉得怀疑的是,他明明有更简单有效的方法,比如娶一个女人,而不是分出一半的股份,从一个雇主,变成了合伙人。
                                        我隐晦地向莫延提了下我的疑虑,怕他反感,不敢多说。
                                        我并不是想干涉莫延的隐私,我只是怕再出现一个邵言。


                                        与龙腾的合作案进行得很顺利,公司需要人过去实地考察一下,然后进入下一个阶段。
                                        人选有几个,陆叔叔却钦点了我。
                                        这还是莫延搬过来后我们第一次分开,出发的前一晚我粘着莫延不肯松手,他声音都哑了,只能用眼神瞪我。
                                        我把他搂在怀里,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完全不想睡,于是说,“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吧。”
                                        “我小时候弹珠是很稀罕的东西,因为玩法多,又很漂亮,男孩女孩都喜欢。可是弹珠来之不易,那是修女的奖励,只给乖巧听话的孩子,当然我总能得到。”无视莫延鄙视的眼神,我继续说,“那时候孤儿院里最淘气的孩子叫严延,和你的延字是同一个,他也是孤儿院里年纪最大的孩子,他抢所有孩子的弹珠,然后装在一个铁盒里。他总喜欢在孤儿院后面的小树林里数他的弹珠。。。”
                                        “后来呢?”莫延看我发呆,声音哑哑地问我。
                                        “后来,他受了伤,伤了眼睛,我总到医院去看他,陪他说话,就这么成了好朋友。”
                                        “从没听你说过他。”
                                        “之前失去联系了,今年才遇到,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后来又说了一些事,聊到很晚,莫延困得睡着了,我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看了很久。


                                        到了H市,来接待的人果然是沈柔。
                                        几天接触下来,我发现这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人,进退得宜,举止有度。
                                        这次出差的时间是一个礼拜,最后一天我们开了个总结会,会毕时间已近中午,我打电话将原本明天的机票改签到最近的下午六点,然后和沈柔去吃了工作餐。
                                        饭后沈柔问我有没有什么安排,我说想到处逛逛,买份礼物。
                                        莫延送了我一套衣服,我一直找不到心仪的回礼,也许在这人间天堂的H市可以碰碰运气。
                                        沈柔立刻有推荐,“我知道一个特别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中意的。”
                                        沈柔所谓的“特别的地方”是一间小店,我看着古旧的店面和货架上稀稀拉拉的商品,实在看不出它的特别之处。
                                        沈柔猜到我会有的反应,笑嘻嘻地说,“这店里的都是古董哦。”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她眨眨眼睛,“真是古董,比珍珠还真。”
                                        我这才仔细浏览起来,目光停留在一串浅黄色的手串上。
                                        我拿起来仔细观看,这是一串九个珠子穿成的手串,每个珠子上都有浮雕,我仔细观察着上面的浮雕,每一个都不太一样,却又一个都认不出来。
                                        “这是唐代九龙琉璃手串,上面雕的是龙子,每一个都不一样,所谓‘龙生九子,九子不同’。”店主这时才出现,是一个挺阳光的年轻人。
                                        “你刚才说这叫什么?”我扬扬手串问他。
                                        “唐代九龙琉璃手串。”他又说了一遍。
                                        “琉璃,”我重复着这两个字,“琉。。。璃,留。。。LEE。”
                                        以15万的价格成交,我将装进盒子里的手串收好,心里高兴,不住得感谢沈柔。
                                        沈柔笑了笑,“要感谢的话,请我喝杯茶吧。”
                                        我立刻答应。
                                        跟着沈柔到了一间古香古色的茶社,窗外粼粼的波光配上耳边婉转的琴音,很有些意境。
                                        沈柔望着远处的断桥,“当年白娘子就是在那里遇到许仙,然后开始了那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我是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从小就梦想着也有这么段美丽的爱情,”沈柔看过来,眼神直接,“我以为我找到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低头喝茶。
                                        “你选手串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沈柔沉默了一会,笑得落落大方,“她是你的恋人吧。”
                                        我放下杯子,温柔了所有表情,“他是我的信仰。”


                                        收起回复
                                        举报|33楼2014-12-10 16:3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