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航苏茜吧 关注:1,255贴子:28,795
  • 17回复贴,共1
暖吧小能手的我来了
我写的文章一定是ooc的
大学生更文慢
文笔稚嫩不要期待尽量周更
以及 一楼度娘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11-26 20:18
    【题目】
    1.人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
    2.借我一刻光阴把你看得真切。
    3.总有一天都会慢慢不见。
    4.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5.系发挽袖铺纸研墨,画得那年林间过。
    6.尘与土飞扬成过客,远望时有没有不舍。
    7.再抛于沉浮,历一场风物。
    8.人山人海你为谁恸哭,莫忘了谢幕。
    9.无爱无恨亦无嗔,临窗控笔作雨声。
    10.若向人间借白首,谁借我千秋。
    11.笑将人间多情,且行且记。
    12.一生太短,每一次日落都远望。
    13.倾余生成全个情深不寿。
    14.最后有谁看透,轮回中因果。
    15.君临天下,若还要等。
    16.最恨留不住,故人已故。
    17.停笔处俯身吻韶光。
    18.风吹过旷野,歌颂着诀别。
    19.谁打马渡前过,回身唤取酒喝一口。
    20.长安城有人歌诗三百,歌尽了悲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11-26 20:21
      2.借我一刻光阴把你看得真切
      他们的相遇还真是俗到不能更俗,去山上庙里还愿的大小姐遇上了参加武林盛典的游侠,俗到像是天注定的相遇,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就等那一双即将粉墨登场的璧人。
      那天刚刚下过雨,烟霭沉沉的阴郁中,几星阳光冒冒失失的想穿过云层投下来,空气里有泥土的芬芳。苏茜手里持着一串星月菩提果的念珠,在山间粗糙的石板阶梯上大步跑着,心想自己真的是跟诺诺那个丫头学得疯了。她之前从没想象过会违逆母亲的意思,今天却在母亲要自己坐在茶室里见丞相夫人时,找了个去方便的借口就偷偷溜了出来。
      在美得像画一样的山水间跑着,苏茜觉得身心是前所未有的放松,身体里的每一寸都在欢欣跳动,她忍不住哼起断断续续的歌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爬上山顶去观观景。听说三年一度的武林盛典也要在这座山上举办,父亲也真是会挑日子。
      天渐渐大晴了,毕竟是爬山,苏茜边走边唱唱跳跳的,不一会儿就累了,眼见不远处有个亭子,亭下飞瀑泻出于一侧的山石间,瀑布并不壮观,而是格外的秀气,却又不是涓涓细流,她喜欢这安逸的感觉,便向亭子走去,丝毫未发觉亭子顶上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别上来!”一声低沉的男声吓得苏茜跌坐在地上,但见亭上飞下一个天青色的身影,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身下一轻,被人打横抱起,躲在了一边的树丛里。“你……”苏茜正要叫,嘴巴就被捂住,下手却不重,大概是看她一介女流,没好意思用劲吧。来人示意她别出声,她便放弃挣扎,反正也打不过他,而且冥冥中她觉得来人并没有恶意。
      她老老实实地窝在那个人宽大的袖子下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外面。片刻之后,脚步声响起,苏茜数了数,大约七八个的样子,他们没有停下而是急匆匆的向山下跑去,领头的那个还说着“不能让他跑了,追”这样的话。苏茜猜的没错,他应该是被寻仇了,毕竟是武林盛典,那些平日里的冤家见面也该眼红了,她偷偷瞥向他的脸,却发现他戴着面罩。
      等脚步声渐渐远了,那个人才带她从树丛里出来,苏茜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人就扯下脸上的面罩:“你刚才差点就没命了。”他也是才得有机会细细打量眼前的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一身上等的月白色苏绣曲裾,一双手更是好看,细白细白的如葱段一般,五官十分清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澄澈透明,像一汪泉水。他心里一动,不觉脸上却爬上了几丝红晕。
      “那么,救命恩人,你叫什么名字?”苏茜打趣的问道,他认真看着她的眼睛,“楚子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11-26 20:23
        接上
        “楚子航……好听的名字,我叫苏茜。”话音落下,两个人都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只好一致看着对方。楚子航背光站着,周身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一时间,苏茜看不清楚他的眉眼,只觉十分安心。两个人默默对视着,半晌苏茜喃喃地说:“楚子航……一起去山顶吗?”这样也许我就能把你看真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11-26 20:28
          助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11-26 20:55
            都没有人(T ^ T)


            回复
            9楼2014-11-29 16:55
              唔给个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12-19 23:17
                暖吧小天使!


                收起回复
                13楼2014-12-27 23:28
                  5.系发挽袖铺纸研磨,画得那年林间过
                  第二天早上,丞相家的大公子恺撒来到苏府接诺诺回家,正赶上苏大人入朝觐见,苏府从上到下并不曾有人发现多了一个身着玄色长袍的陌生面孔跟着,丞相家的车马离开了苏府。苏茜的母亲看到自家女儿微红的双眸和望着渐行渐远的车马那种缠绵哀愁的眼神,突然有些后悔当初答应把正值年华的女儿嫁到丞相家了。
                  苏茜自然不知道母亲的心理活动,她一直在摩挲着自己的手腕。适才楚子航临出门前,自己很没出息地藏在茶室中,任诺诺在外面如何敲门,就是不出去。是因为怕打开门被楚子航看见自己哭的难看样子吧,这样想着,苏茜拼命捂住嘴巴,生怕呜咽的声音从指间漏出去。“吱呀”一声,茶室的门被人推开了,苏茜自纷飞的纱帐中看到楚子航缓缓地走近,忙胡乱地用衣袖擦试着泪珠,然后抬起泛红的眼睛,直视着楚子航。
                  楚子航定定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看进眼睛里一样,又是初见那日一样的对视,感情却比彼时的简单纯粹,只不舍罢了。半晌,他叹了口气,手覆上她的手腕,继而握紧,苏茜感受着少年掌心温热的触感,于她冰凉的手腕而言是无比的温暖,让她贪恋着不愿离开。直到楚子航的脸慢慢近了,俯身在自己耳边说了句什么,苏茜才回过神来,正要追问什么时,恺撒和诺诺一起走了进来,向楚子航微微颔首,三人便离开了茶室。
                  苏茜追了出去,但见诺诺和恺撒站在自己母亲面前说着道别的客套话,却不见楚子航的身影。苏茜心中一阵怅然若失,被母亲拉过身侧,强撑起笑容与恺撒诺诺作别,并看着他们离去。
                  直到过完年开了春,苏茜也没有见到过楚子航,只有诺诺捎来的一切平安的消息。
                  入了春,苏茜的生辰便到了,这是她的十六岁生辰。过了这个生辰,苏茜就该按照与二公子帕西的婚约,择吉日嫁到丞相家。因此,今年的生辰,父亲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张罗,办的比往年都要隆重,并且邀请丞相一家来到了苏府。
                  生辰当天,苏茜起了个大早,想去园子里转转,却被母亲按在屋里,任由着一干平时压根用不着的丫头摆弄着自己的头发。依照母亲的说法,自己一动不动一个多时辰才弄好的叫做元宝髻,图名字吉利罢了,苏茜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的胭脂太浓重了些,她不禁眉头微蹙,移开了视线。
                  “妞,我来看你啦,想我了吗?”诺诺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苏茜抬手屏退了周围理着自己衣裙上压根不存在的褶皱的丫头们,挽了诺诺的手,急急的询问道:“他呢?他也来了么?”诺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拉着她的手,几乎是跑着到了苏家的后花园。
                  “慢点啊,我的衣服今天……”苏茜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然怔在那里了,逆着光的,楚子航的身影立在那里,身边站着恺撒。诺诺推了推站在原地呆住的苏茜,有些好笑地问:“不是朝思暮想的吗?怎么不问候一句?”说罢上前挽上恺撒的手臂:“我们去跟苏大人和夫人问好吧。”
                  苏茜想要挪动步子,奈何双腿如同铅铸一般,怎么也动不了。
                  楚子航看着许久未见的苏茜,心里亦有千言万语想要同她讲,看到红唇微咬,两颊绯红的苏茜身着一身水红色曲裾,袖口领口滚着明黄色的边,皆是以金线缝制,与往日里那个清淡雅致的她自是有着分明差别,却不能说出哪一个更好看。若是这样打扮的苏茜嫁给自己,定是天下最美的女子了。
                  楚子航这样想着,心中却不免有些许惆怅,自己在丞相府的这段日子,虽是没有了仇家的追杀,却也听闻了苏茜将嫁入丞相府的消息。不可能说是不在乎的吧,从把镯子塞给她的那一刻起,心里好像也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了,从此悲也为她,喜也为她,哪里想过自己只能看着她嫁给别人。想到这儿,楚子航不禁向苏茜的手腕看去,但寻不见那只镯子。
                  苏茜也注意到了楚子航的目光,她轻轻挽起衣袖,露出一段洁白的手臂,之间那只镯子被她用丝带稳稳地固在臂弯处,放下衣袖刚好可以遮住。“我怕母亲看到后要我取下来,所以就一直藏在这里。”苏茜抬眼望着楚子航,眼波流转间,还是似水的温柔。
                  楚子航颔首,目光移向花园后面的马厩,牵过苏茜的手:“反正离宴会还早,我给你备了礼物,不知你是否愿意随我来?”见苏茜点头,楚子航便领着她往马厩跑去。苏茜用手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小跑着。楚子航见状,把苏茜打横抱起,她的衣袂也随之扬了起来,在早春的阳光下甚是好看。熟练地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骏马,楚子航扶着苏茜侧坐上马,自己也随后跨上马背,俯在苏茜耳边说了一句:“抓紧了。”然后一挥缰绳,吓得苏茜立刻紧紧抓着楚子航的前襟,安分的趴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就这样把自己“拐”出了苏府。
                  苏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得道旁的屋子越来越少,路也慢慢由石板路变成土路,远远地看到一片翠绿的竹林,渐渐的有潺潺水声传了过来。进了茂密的竹林,楚子航停了下来,把苏茜从马上接下来,拴好马,两人一起来到竹林间的溪边。
                  苏茜把外衣和衬裙的裙摆提起来,露出光洁的小腿,把裙摆在小腿处打了一个结,然后脱下鞋子坐在溪边的青石板上,试探着把脚伸进了清澈的溪水中。楚子航在一旁看着她,只在她身形不稳,将要滑倒时才扶她一下。苏茜抬起脸来对着楚子航狡黠一笑,顺势拉着他的手把他拽过身边来,楚子航只得也脱下鞋子,坐在苏茜身边看她弯着腰,挽起袖子撩水玩。
                  竹林很茂密,阳光斑斑驳驳自竹叶间投至地上,一阵微风穿林而过,苏茜的侧脸便在这竹影见明明暗暗,楚子航没意识地抬起手,想要触碰苏茜的脸,看看这温暖这安心是真切的,还是虚幻的。
                  楚子航终于还是放下了手,摸向背上的竹匣,打开来,里面是早上在丞相府里问诺诺要来的纸和笔。他在石板上铺开宣纸,然后拿过笔来细细地描摹着,一笔一划,认真又专注。
                  这边厢,苏茜玩了一阵水,虽是已经开春,但溪水还是有几分刺骨的寒,不宜久久泡在水里了。她一边荡着小腿自然风干,一边转过脸去,看楚子航在画些什么。
                  画中人眉黛远山,看向他的眼神里,浓浓的是遮不住眷恋。苏茜静静地看着楚子航,他一抬头,恍然以为画中人已从画里走了出来。


                  回复
                  14楼2014-12-29 20:30
                    小天使我心好塞 果然没人么……


                    回复
                    15楼2014-12-29 20:31
                      最心塞莫过于拼命暖吧还是冷的要死要死


                      回复
                      18楼2015-02-01 01:10
                        真的好难得,我都认为吧没人了……小天使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2-01 14:15
                          8.人山人海你为谁恸哭,莫忘了谢幕。
                          从京城到长安,一路景色渐渐泛黄,西北的黄沙在天际弥漫,楚子航和苏茜都清楚,这么久的时间足够让发现他们离开的苏家着人手快马加鞭追赶上来。
                          投宿在长安城偏僻小巷里的一家客栈后,楚子航系好马进到屋里,苏茜已经打了水拧好帕子细细为他擦着脸。楚子航感受着眼前人惦着脚尖蜻蜓点水般的动作,微阖双眼,缓缓靠近苏茜,手臂绕到她身后环住了她,把头埋进了她的颈窝里,鼻腔里哼出一声:“嗯……好累啊。”
                          满意地瞥见苏茜粉嫩的耳根迅速红了起来,楚子航松开了手,把她耳鬓柔软的发丝别到耳朵后面,眼眸里透着一丝笑意。苏茜面上有些发烧,忙错开眼神转过身去,把帕子扔回铜盆里,摸索着袖子里还有几文铜钱,按着楚子航坐在桌前,道:“我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买一点,等我哦。”
                          刚要出门手却被温暖地包住,苏茜不解地回过头,对上楚子航有些沉重的脸。他看着跟着自己两个月来日渐消瘦的苏茜——虽然她整日眉飞色舞地讲着路上看到的街上遇见的奇闻逸事——比跟自己走的时候瘦了,他心疼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在这里住下吧,大理太远了,你撑不住长途跋涉。”苏茜闻言扬起下巴:“你是在小看大侠楚子航的妻子吗?不是要一起去大理看花吗?书上说,那里的花整日盛开,永不凋谢,我好的很呢。”她想了想,又说:“你知道吗?如果能躺在大理的花海里,有你在身旁,即使让我马上死去,我也很乐意。”看到楚子航眼神认真十分凛然,苏茜心说玩笑话似乎过火了,连忙摇着他的手臂,不停地讨饶。
                          楚子航皱了皱眉,终是无奈地放下苏茜的手,嘱咐道:“出门小心,买点想吃的好吃的回来,盘缠很够的。”
                          “知道啦知道啦……”声音随着小跑的脚步声逐渐远了。
                          苏茜没有立刻去菜肉铺子,来的路上经过了一家医馆,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月事自从离家之后就没有来过,不会这么早就……不会的不会的,还要去大理呢。可是……如果真是的话,子航就不仅有她,还有第三个人陪在身边了。就这样,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否该期待,一路拉扯着自己的鬓发进了医馆。

                          楚子航等了半晌,夕日侧倚山脊,沉沉欲颓了,苏茜还没回来。他有些急了,抓起桌上的剑就向外走,在几里外的集市上,远远看着一抹身影在行色匆匆的路人中显得格格不入,但也在由远及近。他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迎上苏茜,但见苏茜抬头,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两颊尚挂着丝丝泪痕。
                          与从前别无二致的钝痛再次袭上楚子航的胸膛,他急忙检查着苏茜的身子,确认没受到皮外伤,才有些忐忑地问:“怎么了?”声音里满是疲倦和故作镇定。
                          苏茜听到楚子航有些发软的声音,就再也抑制不住,也不管周遭人来人往,牵着楚子航的衣角,放声哭了出来。楚子航拥她入怀,把怀中人仔细护好,那一刻仿佛天地寂静,周遭的路人都离他们远去,人山人海,他安静的听她哭着,等她哭够了,替她拭去眼泪,接过她手中的食物,护着她的肩膀,两人并肩往客栈走去。
                          好些天过去了,客栈门前还系着一匹精良的汗血宝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5-02-07 01:59
                            很赞诶。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5-02-10 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