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玄完结文吧 关注:26贴子:634
  • 12回复贴,共1

141123。【短篇】《十二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狱莲出品


回复
1楼2014-11-23 14:17
    不知为何我会仰望这夜,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我暂时什么也看不到?这场旷世之战还未落下帷幕,天幕之外仍是漫天的远古巨虫。玄月告诉我,夜是漆黑的,没有繁星点点,只有明月孤独。我想大概和我现在的世界一样吧,虚空飘茫。但却也是比我好,起码还有那一点点的光,虽说是清冷的。贪狼和另一个我用生命架起的守护层,不知还能支撑多少天。最终的战役还未到来,不知道K还有什么手段。太多的未知在未来等我,我的眼睛,我的弟妹,我的···命!
    “小沧。”稳重的脚步声响起,我知道,他来了,只有他会,也只有他敢这么叫我。我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努力地凝起空气中的寒气,漆黑的一片中,温度顿时差异开来,像是火光一样的人形渐渐向我走来。
    我看不到,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感受外界。的确,和十月的能力很像。
    内心感受着那点温暖与我越来越近的距离,那么期望,却在冷硬倔强地拒绝着它。
    “我说过,不要叫我小沧!”我抬起左手,伸张开来,一朵冰薇旋转着,由冰渣凝聚而成,朝着那个人的心口【防吞防吞】射去。
    意料之中,他轻松地躲开。在之前和六翼的一战中,我受了生平以来最重的伤,是他救了我。
    之后是由那个叫鸠的人为我医治。
    真是可笑,拥有治疗能力的人是我。可现在,却是我被别人救治。而这个人,却恰巧是我曾经的敌人。
    不对,不是敌人,他还不配!
    我努力地拒绝接受这件事情,可已成事实,来不及改变。
    在我醒来后,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和曾经一样的漆黑。我就知道,我失明了。然后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小沧,别担心,好好休养。十二天以后,你就又能重见光明了。”
    骗人,你一直都在骗人!就像很久以前,你说你会带我走,可我等了那么长时间,你都没有来!我在内心呐喊着,却不敢大声的说出来。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我是女王。
    思绪一点点回归现实,我抬起的手一点点落下,紧绷的身体也一点点放松。
    “你来干什么,”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很冷漠的说道。“来嘲笑我吗?”
    “小沧,别这样···”我听见他的叹息,我想如果我能看见,他的表情应该是落寞的吧。
    “那你来干什么。”我突然感到没有由来的心烦意乱,说起话来也心不在焉。
    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然后转身离开。
    呵,敷衍我,你也懒得做了么。我自嘲的笑笑,既然只有我一个人,就不要浪费我的第七感好了。我张开手,五根手指一根一根地收起,凝成拳后,又决然的松开。我能感觉到,身边的寒气迅速的消散,他温度的火焰,也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转过身,决定回到我的房间。可走了没几步,他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小沧,十天后,就是你重见这世界的那天。是···圣诞节,我们一起过吧。”
    “你···”
    不容我拒绝,他拽住了我的手,迅速的跳转话题:“我送你回去。”


    回复
    2楼2014-11-23 14:18
      倒计时第九天、
      像是平静的一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隐约听到外面有些嘈杂的声音。
      我下楼,其他人看到我后,都向我打招呼,我冷漠的回应着。问了问四月,她说,九天后的圣诞节,可能是最后的圣诞节。然后便没再说什么,但我也明白了。
      是啊,古希兰的预言从未出错。每过一天,离世界末日就越近一天,我们的希望,也就越少了一份。他们也是需要,最后一次的欢乐吧。
      尽管却也是那么苦涩。


      ······
      倒计时第六天、
      我去了我曾待过将近二十年的密室。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为了安全起见,我始终开启着第七感。
      静静地站在营养罐的正前方,左手扶上冰凉的罐壁。仿佛眼前浮现出了当时的自己,那样的弱小,迷茫。不知道未来,却那样倔强的想要变强。却只能在心中空想,看着其他黑月幸福的笑,独自羡慕着。
      我就那样静静的沉浸在已过但却仍巨大的悲哀中。突然,感知中的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熟悉但却陌生呢,像是···他忠实的部下之一——夜莺。
      “不出来么。”我缓缓的睁开眼睛,从快要让我溺亡的哀凉中挣脱出来。
      又是一道黑影闪过,他站在了我的身后,什么也不说。
      诡异的气氛笼罩着我们,我先开了口:“他让你来的?”
      “是。”很冷漠的口气,想必还是把我当做敌人吧。算了,随便你们了。
      反正,我早已习惯了···孤独。即便我在那场对战中学会了守护,也只是皮毛。九千多年以来我不曾笑过,也难得会哭。像是个半机器人,在人类的情感寂静了多年后才想运用,却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做,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的冰冷。
      然而这几天,玄月也一直没来找我。既然不来找我,我自也不会主动去找他。
      我宁愿承认是我对那句一起过圣诞的话不感兴趣,也不愿承认是我不好意思去问他。
      “那就回去好了。”


      回复
      3楼2014-11-23 14:18
        接下来,倒计时第五天,第四天,第三天···奇迹般的,K竟然一次也没有进攻。
        一定要说发生了什么的话,也就是平安夜大家在做最后的准备时,外面飘起了稀稀落落的雪花,然后越下越大。
        然后终于到了···最后一天。


        圣诞节、
        凌晨我无故的醒来,睁开眼睛,却依旧只看到一片黑暗。
        看吧,我就说,你是在骗我。
        我摸索着穿好衣服,拉开窗帘。清冷的月光一下子泻进,煞那间,我愣了很久。
        是我的错觉么,我···真的重见光明了?你这一次,竟然没有骗我?
        我就那么站着,在一点点淡去的月光下。太阳已许久不曾出现,唯独月亮一直固执的挂在天边。是在暗示什么么?
        它映着一片白茫的大地,看来,昨晚的那场雪,下得很大呢。
        我回过头,却被一个本不该在那里的身影吓了一跳。
        是他。
        他坐在我的床边,整个人浸在阴暗中。我能感觉到他在看我,可我却看不到他的眼眸。
        他起身,朝我走来,不由分说的抱住我。这一次,我听到他有些暧昧的声音说:
        “我说过,今天我们一起过。”
        我有些颤抖,是因为什么呢?因为从未被一个男子,正面抱过吗?
        然后我们一直不说话,这样站到了清晨,站到我的腿酸。他终于松开我,我却差点摔倒。他像救我时一样抱起了我,朝楼下走去。我终于看到了他们用心布置了一个多周的这个大厅。圣诞那些必不可少的元素就在眼前。以前我接触到的圣诞只是一个名词,还有它在电脑上的备注。有图片,可我不曾真正经历过。可今天我却是亲眼见到了这一切,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就这么抱着我,站在楼梯的底端。让我欣赏完了这洋溢着温暖暗藏着悲凉的布置,然后又霸道却不失温柔的将我带到了圣殿的最高处,这才将我放下。
        又在飘雪,我们什么也没有说,都在默默地看自己的风景。这种安静的氛围很少,我想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打破。


        回复
        4楼2014-11-23 14:18
          我的目光停留在远处的塔上,那是K和他的手下的大本营。近几天出奇的安静,安静到反常。都说风平浪静的海面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之后的暴风雨是谁也无法预料的。现在的我,深刻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我扭头看了看他,他的目光停留在远处的地平线。那里是模糊的一片,他的目光遥远而凄凉,夹杂了许多的情素,是在想什么?
          我为我自己而感到不理解,身边的这个人,明明应该是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人。但却是因为什么,我们能够如此平静的在一起看风景。
          我重新将视线放在了远处的高塔上,突然觉得那座塔在颤抖。像是有什么东西将要奔涌而出,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他,他也察觉了。眉头紧锁,但依然很好看,那个形容词,应该是叫做帅气吧。
          我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将头深深地低下,深呼吸后才重新抬起。刚一抬头,他便一把拉住我的手就像一楼大厅跑去,我一向很少剧烈运动,一时间竟跟不上他的步伐。他便第三次抱起了我向楼下飞奔。我窝在他强有力的怀里,面颊紧贴在他心脏的位置上。听着那里紧促有力的跳跃声,不知该想些什么。只好看着那颤抖的高塔,我看到一股红色的液体爆发开来,迅速的向四周弥漫,然后一个血球升起,暗晕围旋。
          K的手段真多呢,我这样感叹着。看了看走廊里悬挂的钟表,是早晨七点。
          然后接下来许多人迅速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最终,当再度重生的K和那些魔神从那血球中走出来的时候,我们这边也迅速做出反应迎了上去开始了进攻。再然后···就是昏天暗地的一战。
          我和他在一组进攻,不记得当时具体怎么打的,放了哪些招数。我只记得他不管身处怎样的陷阱,都是始终护在我的身前。再然后,便记的不大清楚了···恍恍惚惚中听到底下有人在喊我们暂且胜利了,然后我就晕了过去,晕倒之前清楚的看到他抱住了我,然后我们一起下坠。
          他在下,我在上。
          那个时候,好像是下午三四点吧。最终之战的前奏,时间竟然这样短暂。


          圣诞之夜、
          我醒来,抬手挡了挡头顶刺眼的灯光。耳边响起了四月关切的声音:
          “沧月姐,没事吧。”
          “没事。”我一边说着,一边倚着床背坐起,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复
          5楼2014-11-23 14:18
            “玄月呢?”
            她像是一时语塞,目光躲躲闪闪。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的心头蔓延开来,她终于开口:
            “玄月哥他···受的伤比沧月姐你重,至今···还未醒来。”
            我只觉得耳边似有爆炸声传来,然后我的世界就是一片模糊。我似乎是摇摇欲坠的站起来,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去他的房间看他的。推开那扇我早该推开的门,我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他,看到了他苍白的脸色,看到了那一旁已经堆成小山的染血的纯白。
            再也支撑不住,我瘫坐在了地上,整个人不住的颤抖。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替我挡住那些攻击?
            你明明知道,我们本该是敌人!何必要救我,又一次救我!
            可是,我们在是敌人之前,却曾是那么要好的搭档。
            我记得你每天都来看我,我记得你每次都把宽厚温暖的手掌附在冰冷的玻璃上。传递那种令人沉迷的温度。
            我记得你每一都会先对我笑笑,然后你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小沧,你好。我是玄月,你的搭档。”
            我记得你有的那前一晚,那是唯一一次你没有对我笑,那种温暖的笑。
            然后你不辞而别,K告诉我,你背叛了所有人。
            我那么倔强的不相信,可是随后的各种资料却让我最终屈服。
            然后呢,我是从那时开始恨你的吧,咬牙切齿的恨。
            然后我努力的想要变强,证明我比你强。可是为了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一直在想,若是我们再度见面,会爆发怎样惊天动地的一战。只是从未想过,是你救了我。
            可即便是这样,我也一直认为。我恨你,这样的态度从未改变。
            可知道刚才,我突然发觉,似乎我一直都是错的。
            是吗?你能不能醒过来,想过来告诉我究竟是对是错!
            我似乎一直在游走在黑与白的边界,左手是白,右手是黑。除此之外,我的世界没有一点其他的颜色。然后直到你出现,我的世界有了一丝温暖,可这丝温暖却转瞬即逝。直到你再次出现,我才又一次感到那样的温暖。可是,你又要残忍的夺去这一切吗!


            回复
            6楼2014-11-23 14:19
              所以呢,可不可以醒来呢?
              就当是,我求你。
              “沧月,你···我有话和你说。”那个女子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中的世界。
              我回头一看,是那个自称焚天的人,跟在她身边的是那个叫做莫妮卡的小预言师。
              “什么事。”我努力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冷淡的问道。
              “关于···玄月大人。他一直都很爱你。”
              我的心中一惊,仿佛有什么一直蒙蔽住我的薄纱被人瞬间利锐的撕开。那层薄纱之后的东西再也无从逃避,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脑海里。他温柔的笑,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实际上,我们,还有那些突然多出来的异能者。都是玄月大人在暗地里召集起来的。”
              “玄月大人也很爱他的弟妹,之所以狠心背叛。只是因为他早在水晶球里看到了未来,也就是现在。”
              “当时那个告诉九月她是拯救世界的关键,让她离开的人就是他。”
              “之所以要杀死那些黑月铁骑,然后却又任由贪狼将他们起死回生送往异界。是因为对于现在来说,异界是最安全的地方。”
              “沧月,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因为你有他的爱。”
              “他背负了所有人的辱骂与唾弃,却依然坚定不移的要保护你,就是因为他爱你啊。你一直都没有发现吗,还是你的冰冷冰封了你的心,所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
              “对于玄月大人来说,你就是他的一切让你知不知道!”她的声调骤然提高,却又被自己呛到,激动的咳嗽着,却仍这样质问我。
              是吗?我这样问我自己。心中有了一丝明悟,伸出手,抓住它,再也不放手。
              原来我这样愚钝,一直忽略了你的爱。
              都认为我冰雪聪明,我曾一度以为确是那样。可直到刚刚,我才发现,原来根本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幻想。
              那么,玄。如果我说我明白了,明白了你的爱。现在想要告诉你,会来得及吗?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会听到吗?
              我趴在了他的床边,伏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轻轻重复着:
              “玄,我爱你。对不起这么晚我才发现,所以醒来好不好?玄,我爱你···”
              然后,那个一直紧闭着双眼的人,他的睫毛轻轻抖动着,终于睁开。我又一次看到了那双血红温柔的眸,那双眼中只有我的眸。
              我笑着,可眼泪却不争气的落下。我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他同样笑着,那记忆中温暖的掌紧紧握住我的手。
              这一瞬间,我知道了。你醒了,我的幸福回来了。尽管这是末日,就算我们即将赴死,你又回到我的身边来了,而且再也不会走了。
              窗外,那场未完的战斗在圣诞之夜又一次续弦。战火四处蔓延,可我全然不知情形的险峻。
              我只知道,有你在,我不会害怕。


              回复
              7楼2014-11-23 14:19
                全文完结


                回复
                8楼2014-11-23 14:19
                  好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11-24 00:30
                    很唯美的结局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2-05 11:51
                      时隔多年,再次冒泡


                      回复
                      11楼2018-03-10 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