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吧 关注:73,086贴子:6,665,648

[同人]黑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阿德,阿德”邬德刚走出企划院大门,听到声音,忙停下来,回头看见一人正急勿勿向自己跑来,只见来人又黑又瘦,虽然知道是名元老,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名字来。“您是……”
“我是薛佛隆啊”“哦,我想起来了,您是为了前两天的提案吧!“对,对,怎么样阿德,这个提案很棒吧,按着我的这个路子来,我们跑步进入二十世纪了,进入二十一世纪也是指日可待,说起来好处可多啦:一是……”
邬德心想,你可真是自来熟啊,我连你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你就一口一个阿德一个阿德的套近乎。不过头又马上大了起来,你的提案几乎一个月一次,月经不息,每次都是又臭又长,诲涩难懂,临睡前读来对促进休息倒是颇有好处。尽管如此,他还是对这前几天的提案有一些印象,记得题目好象是“中苏门答腊盆地裂陷期层序地层与沉积充填特征”,提案长达10页,里面图文并茂,数据翔实,专业词汇多如牛毛,唯一缺点就是不知所云,看起来倒更像是一篇论文,只是隐隐感觉与石油有关。
一看此人要开始长篇大论,出于对专业人士的尊重,急忙说:“您的提案太好了,数据多,逻辑强,结论站得住。就是理论性太强了,我还要再消化消化。要不我和相关专业人士沟通一下,再给您个答复?”
薛佛隆一听自已的提案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当时脸上乐开了花,不过后面一听邬德要溜,可不干了,“阿德,好长时间我们没在一起坐了,我一直想和你叙叙旧,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到商馆酒楼坐坐吧”。“我还有事,要不改天吧。”“阿德,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啊,穿越前不是经常到基地门口的大排档喝酒吗,什么路边摊你也不嫌弃,一请就到。怎么当领导了,架子大了。”这么一说邬德倒是隐约想起,以前喝酒时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打酱油的沉默众。记得好像是某石油学院的讲师,采油专业的,不擅交际,迟迟不得晋级,一怒之下来穿越来了。不过与以前印象中不同,以前比现在白,比现在胖,话也不多,只是闷头喝酒。只听那人又道:“领导,我知道你现在忙,不过也不差这一晚,你看现在都8点多了,我也约了一伙人,都是元老,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这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邬德,于是半推半就地就去了。
一进商馆酒楼的包间,果然已经坐了一桌子人,有些认识有些只是面熟,绝大数还能叫上名字来。不过,大家一看邬德来了,都感觉挺意外,纷纷站了起来。只听薛佛隆洋洋自得道:“我和阿德什么关系,你们看一请就到吧!”邬德一听感觉有些不对,这明明是早就安排好的,莫非有什么说法。忙说:“客气,客气,大家都是元老,有什么难请的。”说着推让了一番在主位坐下了。只是在倒酒的时候推说自己身体不好,说什么也不肯喝酒。大家看他说得坚决也就勉强了。
不过一会儿,酒菜就都摆上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一个劲地围着邬德转,弄得邬德不好意思了。不过邬德倒是听明白了,原来这一桌子的人都是与石油有关,此际空有屠龙之术,此刻却只能做酱油众,因此郁郁不得志,急思改变现状。因此想让邬德这个企划院院长,利用职权尽快安排点开科技树上石油化工这一分支。
“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有了石油,好多石化产品就可以生产了。”邬德心想:采油、石化生产在旧时空哪个不是吞金怪兽,尽管产出效益比很好,但前期的投入也很大,就临高的现在的实力还是难度很大。顿了下又道“这件事牵涉面很广,不是我们企划院能定得,这个要在执委会上通过啊。”
“我们就是要让邬总裁安排一次执委会的听证会,让领导们听听我们的心声。”说这话的是杜柏耳,他是薛佛隆的师弟,两人一个寝室,关系极好。此人白面高个,能说会道,说话圆滑,俨然是一众的发言人。


IP属地:辽宁1楼2014-11-18 20:06回复
    蒸气党会反朴


    IP属地:上海6楼2014-11-18 20:46
    收起回复
      确实有点儿,怎么着也得三五末期才能有采油能力。


      IP属地:江苏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4-11-18 20:49
      收起回复
        分馏塔 那么高的东西 怎么玩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11-18 21:05
        回复
          顶顶顶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1-18 22:34
          回复
            顶顶顶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11-18 23:24
            回复
              加精啊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1-19 00:43
              回复
                此帖甚好,建议加精,置顶,留十天,打倒宫斗文


                IP属地:四川16楼2014-11-19 10:37
                回复
                  存货不多了,发些轻松的吧,想到哪写到哪,以后再整理。
                  1、淋睾气鸣 作者:吹牛B
                  作品简介:我是吹牛者的弟弟,我哥虽然自诩历史的忠实记录者,但实际上根本就不够格,其人好为尊者讳,只有我才是忠实记录者,只有才能把这些道貌岸然的穿越者的真实记录下来,让后人看到他们的真实面目。
                  2、最终元老院表决,在对原提案进行了大幅修改和补充后,以微弱多数通过了提案。这正是:“杜柏尔舌战元老院,石油帮翻身成主力”
                  杜柏尔:这对仗、平仄都不对啊,作者水平不行啊。
                  吹牛B:马上给他发盒饭。
                  下一节:杜柏尔见通过了这一提案,心中十分高兴,刚走出元老院心跳过速,血压升高,仰面喷血而亡,享年29岁。
                  3、最终元老院形成决议:上马电石生产、制氧机,设立仪表实验室,设立苏门答腊武装商站,在苏门答腊建立热带种植园,建立海南打井队。石油开采、炼化工业诱惑力大,占用资金巨大,回收资金慢,被列为黑科技,永远封印。众石油众听闻此决议,集体起立仰面喷血,血流成河而亡。
                  4、邬德见杜柏耳上台时系着彩虹领带,联想他与薛佛隆穿越前同住一寝室,两人交往甚密,至今均未申领女仆,不尤得心里明白了许多。联想到杜柏耳在开会前与自己勾肩搭背,原以为是为了套近乎拉票,不由得心中一片恶寒。


                  IP属地:辽宁17楼2014-11-19 11:07
                  收起回复
                    完全不靠谱,首先一个运输就没那能力,也不经济,第一步只能考虑出磺坑。


                    IP属地:重庆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4-11-19 11:25
                    收起回复
                      此帖甚好,建议加精,置顶


                      IP属地:辽宁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9楼2014-11-19 12:38
                      回复
                        既然都打算把手伸到苏门答腊了,为什么不考虑婆罗洲的轻质原油?


                        IP属地:江苏来自WindowsPhone客户端20楼2014-11-19 13:23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