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玄完结文吧 关注:26贴子:634
  • 16回复贴,共1

141116。【短篇】《万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狱莲出品


回复
1楼2014-11-16 17:36
    楔子

    北国的海涛夹杂着白色的浪花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到礁石上,发出类似低沉哭泣的声音。海边白衣女子表情疏离。
    已是十月,比九月冷了许多,沧月依旧穿着单薄的毛衣和牛仔裤。她闭着眼睛,感受海风沉哀的气息,蓝发被风吹得扬了起来,待风消失,沧月的脸已被密密麻麻杂乱的发丝覆盖。透过杂乱的发丝看到远方的天空像是被未调好的颜料覆盖,大片大片的斑斓的蓝色夹杂白色。沧月蹲下,静静的抱着膝盖,许久,又站起身来走到海边,取出随身携带的包裹,怔怔地打开,瞬间灰烬随风飘扬,在空周兜兜绕绕画了圈子后便尽数落到了海里。
    那是玄月生前衣物的灰烬,从他叛变那日算起,他已离开她整整十二年,于一年前逝去。
    沧月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海,远方模糊的海天的交线,有淡云缓缓移动,昏黄的光线遥遥照射,透过千万里远的距地传达温暖。
    沧月绽放出一个淡雅的笑,像是昙花,美丽而短暂,她的声音遥遥地飘散在风中:“你看,海也会原谅你,日出了,所有人都会原谅你,为何你非要独自离去?”
    又起风了,她微微低头,发丝杂乱,表情茫然:“你要是回不来的话……我会嫁给六翼的……可我不想耽误他……”
    她转身离去,背后太阳渐渐升起却被厚厚的云层阻挡了一段时间,孤单的身影横行。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她曾站过的地方,握着包过灰烬的布袋仔细端量,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微笑,笑容温和。
    太阳挣脱了云层的束缚,高高的挂在天边,男子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
    沧月随便走进了一家宾馆,看着手中夜晚的机票,定了闹钟后便静静的睡着了。
    梦中有航班在夜晚悄悄飞离,穿过夜晚中乌色淡薄的云,月亮半边,弯弯笑颜。星辰暗淡,黑暗眼前。


    回复
    2楼2014-11-16 17:37
      加油更文!很棒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11-21 19:44
        直到我带着小女孩又开到了公路上,也还是觉得极度的不真实。我竟然破天荒的和一个外国孤儿交谈了十多分钟后和她一起去过万圣节了!我抬头看了看后视镜,她已经已经蜷缩成一团甜甜的睡着了。
        于是我微微低头看着前方的路,不自觉的挂上一抹微笑。这还是我从培养罐里出来后过的第一个节日,居然还是要陪着一群并不认识的孩子们。几个月前我的生日那天,是六翼陪着我在北国海边坐了整整一天,当然我没有告诉他原因,他也没有问。等到第二天八月十六日,所有人的神色都依旧,该欢愉的欢愉,该忧愁的忧愁。
        我想,或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我默默告诉自己,来吧沧月,抛掉所有的过往,把自己也当做一个孤儿,开始新的异国生活吧。

        万圣节之夜,失去的美好的会回归,经历的痛苦的会遗忘,谁许过的诺言终不会忘,最痛心的遗憾在最快乐的时光,最惊喜的灿烂在最寂寥的夜晚。

        下了车,我看着面前全涌过来的孩子们,一个个都白嫩嫩的,瞳色都是淡淡的,笑容都是怯怯的却又甜甜的。我看着面前一个个白白嫩嫩的孩子,最小的是襁褓中的婴儿,最大的也要半蹲下来才能与他平视。他们都穿着简陋的衣服,可使稚嫩的脸蛋显得女孩子们像是纯洁的安琪,原谅我不想用天使之类意思的词形容男孩子。铃铃的声音响起,我回头,是这所孤儿院的阿姨,年轻得很,看上去比我大了几岁,亚黄色的长发梳成了两个麻花辫,手上系着一个小小的铃铛。穿得很简朴,笑容很甜,她看着我温和的笑,红色的眸瞳很是温柔,她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着:“沧月小姐,谢谢你能来陪孩子们度过万圣节,晚上一起来许愿吧?”
        许愿吗?我挑了挑眉:“我不信许愿。”说罢,我便弯下腰去抚摸一个孩子的头顶。
        许愿有用吗?我许过多少次愿望,希望他的死只是个骗局,就像他骗所有人他是个大坏人是路西法一样,可现实的世界没有丝毫的改变,所有人都得过且过。
        她只是笑笑:“可如果连勇气都没有,你所爱的人又怎么肯回来?”
        我保持之前弯腰抚摸孩子的姿势不动,眸中有寒光划过,渐渐淬成寒冰。我站直缓缓转身:“我许过,可并不管用。我便不再相信。”
        不是因为不想相信,而是因为失败过太多次后已经不敢再相信。
        可她依旧笑,我看着她的笑突然觉得有些可恨,为什么她还可以这样温和的笑?她似乎想要看着我的眼睛,我却是慌忙地躲过她的视线,目光落到那个孩子的发上。许久,她轻轻说道:“真的吗,也许这一次就会成功了。”
        我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我看到她眸中黑暗的光若隐若现:“那么我便再试着相信一次。”
        “那么,请随我来。”她微微弯腰为我指路,我顺着那个方向走去,隐约觉得背后有个人在看着我的背影温柔的笑,回过头去却也只看到一群孩子睁大眼睛看着我,不知想些什么。


        回复
        5楼2014-11-21 20:07
          许愿是个很简单的过程,我看着面前圣母的雕像,眼神迷离。风萧萧的吹过,屋内的蜡烛晃了几晃,影子斜了又斜,窗外月朗星疏。我双手合十,低头指尖触碰到了唇。
          说实话我不习惯跪下,不喜欢双手合十,不喜欢这幅在外人看上去很虔诚的样子。所以我的姿势也不是很标准,也不曾俯下身子。
          我闭上眼睛,脑中飞快地闪过些杂乱的画面,他的,和黑月们的。我轻轻舒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想着那些我早已规划好的却始终没有没有正式说出的事情。

          玄月,你不可能回来的,所以我也没有许愿让你回来,那是奢望,怎么会实现。我现在只是想让自己尽早的离开,离开黑月,离开VV,离开曾经,离开这个世界,去到另一个没有你的地方。你若在天堂,我便去地狱,你若在地狱,我便去炼狱。
          不过就像当前,陪着一群陌生的孩子过个万圣节也不错。顺便试试女巫装幽灵装,或者学着做南瓜灯给予糖果,也挺好。

          我起身,风从门口灌了进来,冷嗖嗖的,我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肩膀,看着门外的夜空,呆呆的站着直到深夜,架不住她的再三劝说还是去睡觉了。木质床躺上去很不熟悉,但委实也没有更好的地方,我可不愿躺在地上。我闭上眼睛,睡得很浅。
          夜晚里我感觉仿佛有一只手在抚摸自己的眼睛,冰凉的,很是飘渺虚幻,很是熟悉。就像从前我泡在冰冷的水里是那样,有一只温暖的手掌在抚摸冰冷的罐壁。


          回复
          6楼2014-11-21 20:07
            又一阵敲门声传来,很沉稳,“笃、笃、笃“的三下,不像之前的孩子们敲起来特吵。我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拉开了破旧的门,它发出吱呀一声的惨叫,可怜的门,今天晚上被折腾坏了。
            门被打开,一个虚幻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蒙着很大的白床单。是个男性成年人,因为他身高比我还要高上十多厘米。
            他没有说”Trick or treat”,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个大胆到不真实的想法出现。他自己掀开了单子,露出了那张我熟悉无比的脸,依旧是温和的笑:“honey,hug or kiss?”
            我却突然冷静了下来,我想我那时候的表情一定很怪异:“Nothing,except for my life.”
            说完我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捂着自己的心口背蹲着门大口的喘息,这孤儿院果真诡异我自己莫名其妙的变了性格不说,他这个已经死了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但是有种怪异慢慢的延伸开来,我站起来猛地回头,他不知怎的就在我面前,害得我差点撞上去白送他个初吻,我挑了挑眉看看门锁,完好无损,我十分诧异:“How can you get in?”他笑笑,弯腰抱着我:“I go through the door”
            我心中甚是震惊,因为我感觉不到他的温度,也感觉不到此刻他在拥抱我,就好像是被一团空气包着,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下意识的撇撇嘴,却发现自己的发丝已经穿过他的身体:“Don’t tell me you are a ghost.”
            他笑笑,笑得很无邪:“Of course I am, my body had gone”
            不知为什么,我看着他,心中前所未有的冷静:“You should have been dead andnever come back”
            他依旧笑,满满的像是从前的宠溺,他伸出手来想是想要抚摸我的头发,我却后退了一步。
            “It seems that I shouldn’t let you take such a risk.”
            “What?”我有点怀疑,我似乎没怎么冒过险。
            “这世上没有第七感可是有高科技啊。葵连能模仿第七感的东西都能做出来,凝聚我的灵魂让你改改性格也不是什么难事啊。还有,”他过来抱着我,依旧冷得像空气,“我们别用英文了好么听上去太别扭了。”
            “是你先说的。”我望着屋顶的横木,不知为什么觉得心中有点麻木。

            我推开他,其实是推开一团空气,跌跌撞撞的拉开门想要走出去,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遥远得像是来自大洋彼岸,清晰的不太真实:“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关上门,我靠着门无力地蹲下,起风了,冷嗖嗖的,我抱紧了自己的手臂。想着我该怎么面对。果然老天是在玩我,我才下定决心重新开始他却又回来了。不玩我会死么!
            眼前的小块土地上出现了一双白色的鞋子,我顺着她细长的腿往上看,嗯,莫利亚。
            “怎么样,沧月小姐,愿望实现了吗?”
            直觉告诉我这女人是和玄月他们一起联合起来玩我的,所以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没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我的手指游离到她的额角,只见狠狠地下按往一旁划去,那个女子原本的脸漏了出来,我看到她满脸的惊慌。
            很好,焚天,莫芝麻,莫莉安的妹妹。
            我瞬间觉得心中被冰雪覆盖,懒懒的看着她的脸什么都不想说,目光透过她看到那个小女孩,我记起了初遇她时看到她眸子的熟悉感。
            许是一月。
            心里突然传来了抽搐的痛感,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知道这里还有谁在骗我,我转身打开门,想着屋内总比屋外安全。只是或许我没看到,转身的瞬间天边滑落了颗流星。


            回复
            8楼2014-11-21 20:08
              ——后记——
              沧月在床上懒懒的翻了个身,已是清晨,光线透过厚厚的窗帘若隐若现,沧月动了动,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人的怀里,她转过头去看,那个男子笑颜温和:“做了什么好梦?抱着你的时候觉得你激动得很。”
              沧月静静的看着他,面不改色的撒谎,虽然她也很激动,可是却不想被玄月压着一辈子不松永远没有主动权:“梦见我结婚了。”
              “唔、和我吗?”
              “不,六翼。”早上说了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嫁给六翼,姑且再委屈一下六翼吧。
              “那我知道了啊……”沧月看着玄月若有所思的面孔,慌忙的改了口,生怕他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好吧好吧是你是你。”
              “这还差不多。有零钱么?”
              “有,你要做什么?”
              “趁早把证领了省得你想红杏出墙。”
              “……”


              回复
              11楼2014-11-21 20:10
                红杏出墙?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2-05 11:54
                  Iwant to **** you......绝对够可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1-06 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