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最强弃少吧 关注:11,935贴子:269,072

那一年我高一,和年轻的班主任之间总是摩擦,摩擦摩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美女班主任镇楼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1楼2014-11-08 15:35
    第3节 摸一下又不会怀孕
    我赶紧收起淫荡的眼光,吞了口口水,班主任把我拉到一旁说:“行啊你,开学第一天迟到我就不说了,然后还放老师鸽子,你还想干嘛?”我由于平时太贫嘴,所以听完她说的话后我下意识的顶了一句,不对,是一个字:“你。”说完之后才后悔,赶紧补充道:“你没告诉我你办公室在哪啊,我找了没找到,要说放鸽子也是你放我的。”班主任却眯起了那双美丽的眼睛说:“任廷誉,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你刚才说的什么?我听见了!”我耸耸肩示意无所谓。我这态度把班主任气得不轻,她喘着粗气,我看见她圆润的胸部上下起伏,不知不觉见竟然有了感觉!我感觉身体某个部位正在渐渐苏醒。我不敢再看她,赶紧把脸转过一边去说:“老师我错了,你看同学们都到得差不多了,没啥事的话我排队去了。”班主任回头看了一眼说:“等到了基地我再找你算账!”她转过身踩着高跟鞋去了队伍的前面。我也灰溜溜的跑回到了队伍里。
    由于我们是刚组建的班级,班干部也没选,但是军训需要体委,于是班主任就想选个临时的体委。李天宝跃跃欲试说:“秦老师,要不让我试试?你看我这身材,不当体委可惜了。”我这才知道,原来班主任姓秦。但是班主任可能还是不放心由李天宝当体委,毕竟他一身的土匪气息。她在队伍里打量着几个男同学,最后她看着我说:“任廷誉,你出来,我看你平时精力旺盛的,你先当代理体委。”不知道班主任是不是故意整我。我其实无所谓了,因为我初中就是体委,而且我的体育也很出色,口号喊得也整齐响亮,我就答应说行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这件事,我差点惹来牢狱之灾。
    大巴车来了,我和班主任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把他们带到大巴车下,我说道:“晕车的同学靠前坐,选好座位以后不要随便乱换。在车上讲话不要太大声,吃东西的不要随便乱扔,不要让人家司机以为咱们东方高中的学生没素质。没什么问题的话开始上车吧。”我说这一套话下来,班主任看我的眼神倒是变了点,说道:“看你平时吊儿郎当的,当起班干部来你还有模有样的吗。”我不是顺杆爬的人,并没有搭理她。这也让她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估计漂亮到她这种级别的女人,平时应该都是在众星捧月的环境中,没想到今天居然在我这碰了灰。
    最后就剩下我和班主任了,班主任也没客气,先上了车,我跟在后面。
    车上就剩下最前排两个位置,我估计是同学们留给班主任的吧,于是我就和班主任坐在了一起。我们军训的目的地是部队的基地,路程比较远,车程大概四个小时。我想着,这四个小时要是都坐在班主任旁边,我不得憋死啊。回头看着聊着天的男女同学们,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唉...班主任听我叹气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想上后面啊?嫌坐在我旁边不自由?”我说是啊,尤其咱俩还都这么讨厌对方,就更不自在了。班主任又被我气的喘粗气说:“好,那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在这坐着,我就是让你不自在!”我发现我还是挺贱的,总能把班主任气成这样。我把书包放在上面的行李架上。班主任见状说让我帮她也放一下。我低头玩着手机假装没听到,她在下面踢了我一脚示意让我起开,她要站起来自己放上面。我很乐意的让开了,心想:你不让我自在,我就不让你自在。
    就这样车子启程了,我玩了会手机觉得没意思就关掉了,看着窗外的风景,但是看着看着窗外的风景,我的眼睛就转向了我旁边的风景:她带着耳机,闭着双眼,嘴唇微微上扬,恬静淡雅,两只白嫩的小手交叉放在大腿上,饱满的胸部随着平稳的呼吸一上一下。这个风景真的太美了!不知不觉间,我又想要靠近她了,但是不知怎么,此时的我却很怕把她吵醒,因为她太美了!难怪校领导会潜规则她,如果我是校领导我也要潜她!
    我看着她白嫩的小手,实在忍不住,寻思着,反正班主任睡着了,摸一下也不要紧吧,又不会怀孕!我向周围看看,大家都是该聊天的聊天,该睡觉的睡觉,应该没人会注意到我。于是我坐直,用身体挡住视线,这样旁边的同学就看不到我的手了。
    我小心翼翼的摸向班主任,碰到了!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班主任的小手,好滑好嫩啊!她的手指细长、白璧无瑕。我这么抚摸着,实在不过瘾,反正她也没醒,亲一下...也没关系吧?我这么想着,就慢慢的抓起她的小手,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不知怎么大吧司机来了个急刹车,班主任一下子被晃醒,后面还伴着女同学的尖叫。
    班主任醒了看到我抓着她的手,刚要张嘴说话我赶紧关心的说:“秦老师,您没事吧?”然后我放开她的手,又上前跟司机说:“司机师傅,怎么了?”司机大概50多岁,缓缓开口说:“没事,刚才看到一只野鸡,对不起同学们啊,让大家受惊了。”后面有男同学说道:“会不会开车啊?有这么开车的吗?”我听后立刻骂道:“操!你他妈没听到司机说什么啊?叽歪个毛?”他刚要还口,班主任就站起来说:“有完没完了?要不你俩下车我们走啊?”班主任这么一说我俩就都闭嘴了。
    我回到原位,司机继续开车。班主任看着我说:“看不出你还挺有正义感啊?”其实我本来不想搭理她的,但是想到刚刚抓着她的手,有点心虚,就赶紧回答说:“人家司机五十多岁了都能当他爷了,最看不惯这样人,看谁都低他一等。”班主任莞尔一笑低声地说:“任廷誉,你是不是还有点事情要跟我交代一下?”我瞪大眼睛问:“什么事情啊秦老师?”寻思刚才我演的还不够好?她说:“你是不是觉得你演技挺好啊?你老师我在学校时主修的可是表演,你在我面前演戏,不觉得小巫见大巫了吗?”我脸一红说道:“秦老师你误会了。”然后赶紧拿出手机低着头。班主任也没再跟我讲话,安静的带上耳机。


    回复
    4楼2014-11-08 15:36
      想动手?
      一路上,我没敢再碰班主任。我寻思要是再被她抓到现形,还指不定怎么整我呢。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到了基地。
      同学们陆续下车了,我看了一眼后面,感觉挺脏的,估计后面的那帮男同学吃喝的垃圾全都随手扔地上了,甚至还有扑克。我叹了口气对班主任说你先下去吧。班主任揉着惺忪睡眼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去后面收拾收拾垃圾。班主任一愣,随即说道:“你还挺有公德心啊?我帮你收拾啊?”我没说话,起身向后面走去。班主任估计也是适应我这态度了,就没再问我,而是下车问了同学谁有大的垃圾袋。
      她上来时我正捡着后面的垃圾,都是空瓶子、小食品袋什么的。我手里五六个空瓶子,想回头放她垃圾袋里,我这一回头不要紧,发现她也在捡垃圾。但是她可能比较懒,并没有蹲下,而是撅着性感的屁股,弯腰捡。
      班主任穿的是紧身热裤,更将她圆润的屁股勾勒的淋漓尽致。我所在的位置刚好是班主任的正后方,所以看得很清楚。这规模,西野翔也不过如此嘛!我突然想起初中老友的一句话:屁股越大,后入式越爽!看着班主任性感的屁股,此情此景我再也忍不住,立刻举旗敬礼。班主任回头瞄了我一眼,发现我正色眯眯的盯着她屁股看,她立刻站了起来,脸红得像一个苹果。
      她这一站起来不要紧,可是我还硬着呢!我赶紧坐下,想掩饰尴尬。班主任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对着我愤愤地说:“任廷誉,你干什么呢!”我说故作镇定的说:“没干什么啊,看你捡没捡完啊,你看我捡了这么多瓶子,打算用你那垃圾袋呢。”“任廷誉,你咋这么不要脸,我都抓到你现形了你还敢跟我狡辩?你到底看什么呢!”班主任不依不饶。我委屈地说:“秦老师,你想哪去了,我还能看你屁股不成?”秦老师一听立刻跺了三下脚指着我说:“你...你...你不要脸!”然后把垃圾袋扔在地上,脸蛋绯红的转身离去。她走之后我哈哈的笑了起来,我真的太机智了!不过刚才班主任那么小女人的样子,还真的非常可爱!
      我赶紧收拾了垃圾下了车,看到大家已经排好队。我在前面领着队伍往基地里走,班主任在队伍的最后面。
      我们见到了我们班的教官,他叫魏红兵,黑黑瘦瘦,身高大概170。虽然个头不高,但是一身强横的肌肉和洪亮的嗓门,充分的证明了他是个合格的人民子弟兵。
      他看到我说:“体委请归队。”我就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班主任就在我旁边,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可我根本不敢看班主任一眼!如果眼神能杀人,我估计我现在已经被班主任先奸后杀80次了。
      魏红兵在队伍的最前面用洪亮的嗓门说话了:“同学们好!我叫魏红兵!是你们这次军训的教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将由我,为大家军训!你们叫我魏教官就可以了。我希望!你们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度过接下来的5天!不管你们在家里是小公主,小少爷,还是有多养尊处优,但是到了这里,你们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你们听明白了吗!”“明白!”男同学们带头应和着教官。
      随后教官带队,带我们去了宿舍大楼门前,跟班主任简单交涉了两句就走了。班主任说:“男女生宿舍的大楼是挨着的,左边的大楼是男生宿舍,右边的是女生宿舍。宿舍是八人间,你们自行安排舍友,但是安排好后不要乱换。以后回学校住宿,还是按照这个分房间。”说完之后男女生就分别进了各自的宿舍楼。
      李天宝周围围了十多个人,他们在讨论宿舍的事。一个叫庞东的猥琐小个对李天宝说:“宝哥,咱俩一个宿舍呗,我睡觉不打呼噜。”刘志成说:“宝哥,我跟你一个屋,还能保护你。”说起这刘志成,身高192,圆寸头,看上去像是很能打。其他几个人也都各自跟李天宝套着近乎,为了跟他一个宿舍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此时我虽然对这些人的行为很恶心,但是不得不想想,这个李天宝他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仅仅是一个饭店至于让这帮人这么巴结他?
      这时李天宝说:“操,都给老子闭嘴。这样吧,一个月换一回寝室,刘志成,你跟老子上下铺,你不用换。”其实这是理所当然,因为像他这么装逼的人以后肯定少不了跟人动手,而刘志成必然会成为他的一条狗。庞东说道:“宝哥,班主任不是说定下了就不能乱换了吗?”李天宝拍了下庞东的脑袋说:“操,老子说换她敢反对?惹急了老子跟她一个宿舍!你看看咱班主任那身材,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骑上去肯定很爽!”我听了之后竟然没理由的一股怒气上升,对李天宝喊道:“操,你他妈嘴干净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我明明很讨厌班主任的!
      李天宝没说话,除了他和刘志成,他旁边的人都纷纷向我走过来。这时沈天佑拉了我一把问我怎么了,余鹏飞也朝我走过来。我没说话。他们领头的庞东很嚣张的对我说:“你他妈什么意思?宝哥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我还是没说话,冷着眼睛看着李天宝,李天宝走过来,我估计是要动手了,打是肯定打不过,我正考虑对策,没想到李天宝过来却说:“不好意思啊,廷誉,我这个人随意惯了,要是说什么惹你不开心了你多担待。”然后他就拉着庞东这个刺头往回走,其他几个人看到也就都回去了。
      怎么回事?这个看起来霸道的李天宝居然这么讲理?甚至不能用讲理来形容,因为他根本没有惹我,我却开口就骂了他,他没有理由跟我道歉啊?难道..我隐隐感到不安。
      沈天佑看我一脸茫然,便开口跟我说:“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李天宝没跟你动手?”我没说话,看着沈天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接着说:“其实他本来是36中的,跟我一个学校,在我们38才初一时就他就确立了老大,他家是开饭店的你知道吧?可不是什么兄弟拉面,是华霆酒楼。”我听后眼睛瞪了起来问:“华霆酒楼?是市中心旁边的华霆酒楼?那个五星级的?”沈天佑点点头说:“没错,华霆酒楼的老板就是他爸,李成豪。李天宝初一那年强奸了他班女同学,而且是给灌了药。结果李天宝消失了一年,当我再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已经转学去了27,在那里他依然是学校的老大,没人敢惹,所以这次你,凶多吉少啊。不过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来找我。”
      我若有所思的说了句谢谢。看来得罪了李天宝这个二世祖,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还真是麻烦啊!


      回复
      5楼2014-11-08 15:36
        全本吗?叫什么名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4-11-08 16:23
          继续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4-11-08 16:23
            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1-08 16: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11-08 23:31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3楼2014-11-09 00:36
                  前排,必火 看到越来越多的朋友在空间和朋友圈卖包卖鞋卖面膜卖化妆品。。我觉得我不能再低调了。。专业维修核潜艇、核弹头翻新,抛光,打蜡。。。回收二手航母,清洗各类飞机、航天飞机保养,高空作业擦洗卫星表面除尘,批发战斗机轰炸机各类核弹头。。。量大从优!有发票!全面接受预定歼20,送飞机后视镜,挡风玻璃贴膜,还有惊喜小礼品钥匙扣,打火机等。。。。另,新到一批纯天然野生散养奥特曼 , 欢迎咨询订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11-09 07:44
                    我我我我我我在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11-09 08:00
                      我相信,爱可以排除万难。只是,万难之后,又有万难,这是我更相信的。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11-09 10:04
                        楼主文采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11-10 18:41
                          呦吼!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11-11 17:05
                            人工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11-11 17:06
                              人工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11-11 17:06
                                人工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4-11-11 17:06
                                  人工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4-11-11 17:06
                                    人工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4-11-11 17:06
                                      人工置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4-11-11 17:06
                                        这个小说叫什么名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4-11-11 19:17
                                          人工直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4-11-12 00:03
                                            我可以在你这水点经验吗?到底可不可以嘛?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4-11-12 07:21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4-11-12 09:48
                                                我擦 好久不来这里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4-11-19 15:28
                                                  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4-11-19 18:22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周围一片白色,头部很沉。
                                                    我重重的咳嗽了一下。
                                                    “儿子醒了!快,快去叫医生!儿子醒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母亲仓促的声音。
                                                    渐渐的我恢复了知觉,看到了母亲,本来就瘦弱的她,现在更显憔悴。她哭着对我说:“儿子,你总算醒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妈怎么活啊...”看着泪眼婆娑的母亲,我觉得自己好对不起她。我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就想着转移话题吧。
                                                    “我昏迷几天了?”我记得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以此来重点表现自己受伤的惨烈。“昨天送到的医院,今天就醒了。”我:......靠,怎么才昏迷一天?
                                                    我又问道母亲:“是谁送我来的?”我妈说是班主任还有几个学生。听我妈的描述,其中有一个是沈天佑,我就要拿手机,想给沈天佑打个电话。
                                                    这时我妈说:“对了,你班主任说,你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她打电话。”我说我不知道班主任电话号码。我妈就说:“我给你,你班主任临走时候给我留了她的电话号码,我看她的样子也挺关心你的,你的住院费都是她垫的,我和你爸来得匆忙钱也没带够。”听完我妈说的,心里不由得一暖。
                                                    我照着电话号码,给班主任打了过去。
                                                    “喂,您好。”我听到了班主任天籁般的声音,眼前立刻浮现出她美丽的脸。“秦老师,是我。”“廷誉?是任廷誉吗?你醒了?”
                                                    虽然隔着电话,但我还是能听出班主任的开心。我说对,我醒了,她说:“你先好好养病吧,我现在还要处理点事,晚上我就过去看你!”我说不用了,班主任居然把电话挂了。
                                                    然后我给王钰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我醒了,因为我妈在这,我不好意思打电话给女同学,我现在更担心的,是昨天我倒下之后,王钰有没有受伤?
                                                    至于狗剩子和沈天佑我则打了电话,他俩接到电话后说马上就过来。
                                                    一会我爸带着医生来了,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说没啥大问题,再好好恢复恢复就可以出院了,再给我打几针。
                                                    我听了之后叹了口气,当然不是怕疼,只是现在这打针太贵了,明明没有必要医生却还是要给我开很多药,这一次住院,又要浪费家里多少钱?我深深的感觉自己真的很对不起父母。
                                                    医生给我扎了针就走了,我爸说:“这有吃的,你凑合一口吧,我跟你妈干活去了,晚上再来看你。”这是醒来以后我爸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他说话虽然很简单,但是我听得出来,他这是不想让我自责。父母离开以后,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任廷誉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狗剩子和沈天佑就来到了我的病房,他俩看着我竟然不约而同的笑着说:“誉哥,没死啊?”我笑骂道去你大爷的,你誉哥是这么容易死的吗?
                                                    然后我就冷着眼睛问到:“我脑袋最后这两下是谁打的?”
                                                    沈天佑低下头说:“誉哥,对不起,后来用凳子砸了你的,是之前你打的那个人。那时候我们都在看别人,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我也没注意他。我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力气拿凳子砸你。”
                                                    我听完之后就想骂沈天佑,妈的,要不是你们拦着老子他还能站起来?不过一想,如果不是他们拦着我,我要是真把他打死了,那我现在就不是躺在病床上了,而是在少管所的某个包间了。
                                                    我又问他:“我倒下以后,王钰怎么样了?她没受伤吧?”
                                                    “没有,我们看到他举起凳子想砸你,就朝你冲了过去,你倒下以后,那个人也被我们放倒了。”沈天佑说道。
                                                    “那最后是打斗是怎么停下来的?不会是37的人都被干倒了吧?”我又问道。
                                                    沈天佑说:“说出来都怕你不信,最后校长找来了教官,教官居然拿枪对着天连开了三枪。这一下所有人才都住手。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仿真枪。”
                                                    听声音就能听出是仿真枪,我又联想到昨天乱斗时沈天佑那冷静的态势,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背景?我也不想问,他想说的时候自然就说了。
                                                    我不温不火的说:“这仇我记下了。”
                                                    我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病房里又进来四个人:林可欣、乔影、孔雪、徐浩。
                                                    说实话孔雪来看我我并不感到意外,孔雪跟我私交还算不错,而徐浩呢,我算是救过他一次,所以他来看我吧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这林可欣...她没有任何理由来看我,她甚至应该巴不得我醒不过来吧?那她现在拉着乔影来看我...是什么意思呢?不是来加害于我吧!
                                                    我醒过来以后,只告诉了班主任、王钰还有这俩货,剩下的人是谁告诉的呢?我看着沈天佑,沈天佑似乎也知道我要跟他说什么,他咽了口唾沫说:“誉哥,他们说你醒过来让我给他们打电话的。不信你问他们。”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也没怪他。他们六个人就围着我坐着,数孔雪话最多:一会问我渴不渴饿不饿,一会又要扶我下地溜达。
                                                    我则有一搭无一搭的看向林可欣:她今天穿的是乳白色T恤和牛仔裤,搭配着匡威的帆布鞋,扎着马尾,显得十分清纯。想着昨天还在更衣室里偷看这个姑娘,今天就变成了她来看望病床上的我...也太悲催了!
                                                    徐浩跟我说:“誉哥,以后我想跟你混。”我听后笑了笑说:“徐浩啊,不是我不收你,而是,我都不混,我怎么带着你混?还有,军训的第二天,我就跟37中的学生动手了,校领导都知道,还没来得及处理我,你看这次又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觉得,东方高中,还会留着我吗?”
                                                    我这话一说,他们都沉默了。我说的也确实是实话,闹出这么大的事,我一定会被开除。会有哪个学校容忍我这样的学生呢?
                                                    沈天佑率先打破沉寂:“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让誉哥好好休息吧。”他说完之后这帮人就起身往外走了,孔雪说:“廷誉哥哥,人家明天还来看你哦!”我听完之后打了个冷战心想,姑奶奶啊,你就不忙吗?
                                                    林可欣是最后一个出门的,她回头跟我说:“你怎么没被打死呢?”我笑呵呵的没说话。其实按照我的脾气,我怎么可能被人家这么说还不还嘴?不过我感觉我欠她的,所以这一次就忍了。
                                                    没想到她见我这个样子,有点生气,从包里拿了一盒奶朝我撇了过来,我一下子接住了,还说了句谢谢。不过这下她反而没有生气,转身就走了。难道这盒奶是她故意扔给我的?唉,好奇怪的女人哦!
                                                    不管了,白给谁不要?我就给喝了。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我正躺在病床上无聊的玩着手机游戏,就见到班主任拎着包裹风尘仆仆的进了我的病房。当我看见她那美丽的面容,就再也不感到无聊了。但同时我也看得出她的脚还没好。
                                                    她放下了她的驴牌包包,打开了另一个口袋,是一个保温杯,还有我的碗!我说:“秦老师,你可算把碗还给我了!”班主任说:“碗碗碗,你就知道碗!瞧你那点出息!”
                                                    说完之后她白了我一眼,打开保温杯,我一闻这味道一下精神了,妥妥的鸡汤啊!


                                                    回复
                                                    43楼2014-11-19 18:29
                                                      我看着班主任的背影,在我面前越走越远,有种心痛的感觉。
                                                      我瘫坐在床上,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我不知道哭了多久,已经哭的累了,哭的没有声音了,哭的已经再也流不出眼泪。
                                                      我那段维持了三年的感情,就要拉上帷幕了。嘴唇被我咬破了不知道多少个口子,满嘴的血腥味。我好苦,我想喊出来。
                                                      我任廷誉,这三年付出的感情,到底得到了什么?到头换来一个背后的表白,和一个当面的拒绝吗?
                                                      既然你可以割舍的干净,那我也要不留一点痕迹就将你忘却。
                                                      哭累了,不知不觉得我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我觉得是母亲来了,但是我不想起来,就继续睡着。
                                                      再一次睡着之后,不知道是几点,感觉有人坐到我的床边,她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是班主任!不可能,我对班主任那种态度,说的话那么难听,她怎么可能还回来看我,一定是梦,是梦。
                                                      这一晚上,我又梦到了王钰,她说她是爱我的,她要跟我在一起,我笑笑没说话,而是转身抓起另一个女孩的手,跟王钰说了再见。我听见背后王钰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我一下子醒了,枕边已经湿润。
                                                      这个梦好奇怪,因为从我喜欢上王钰开始,我一直都梦到我和她在梦里有多甜蜜,没想到,这次居然是王钰跟我表白,我拒绝了她。
                                                      我告诉自己,既然梦里可以拒绝她,现实中,就一定可以遗忘她。
                                                      但是,我梦里面,抓起的那个女孩,是谁呢?隐约中我只能回忆起那个女孩身材很好,但是却忘了她的脸。在我潜意识中存在感这么强的人,一个可以代替王钰的人,会是谁呢?
                                                      我看了一眼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我看着病床边柜子上的早点,知道是母亲来了,可能看我还在睡觉,不忍心吵醒我就安静的离开了。
                                                      我真是不孝顺,让父母操碎了心。
                                                      偌大的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都说这没病的人也能憋出病来,像我这不光脑子受伤,心灵也受伤的人,在这不得憋死啊?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打开,进来的居然是林可欣和乔影。
                                                      林可欣依然穿的惹火,v领的低胸装,下身是四分牛仔裤,白白的大腿让我忍不住多看两眼。乔影则依旧那么朴素,可是掩盖不了她的眉清目秀。
                                                      她俩怎么会来看我呢?林可欣手里拎着水果,放在柜子上。
                                                      她俩坐在我旁边,我闻到了她们身上的香气。
                                                      我实在是不懂她俩的套路,就先对着林可欣说道:“谢谢啊,呃,有,有什么事吗?”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完这些后居然有点脸红。
                                                      乔影看我这样一下笑了:“哈哈哈,可欣,我看任廷誉这脸皮挺薄的啊,不像你之前跟我说的啊,你不是说他脸皮比城墙还厚吗?”
                                                      我听到这,就眯起双眼看着林可欣,没想到林可欣却说:“看什么看!我说的不对吗!厚脸皮!”
                                                      我说:“我脸皮哪儿厚了?你过来摸摸来。”说完之后我还把脸往前凑了凑。
                                                      林可欣却不管我了,看着乔影说:“看没看见?我说什么来着?他就是厚脸皮!”乔影哈哈的笑着说:“得了,我不在这当电灯泡了,你俩聊吧,我出去溜达溜达。”
                                                      林可欣脸一红说:“乔影!你胡说什么呢!什么电灯泡啊!”
                                                      乔影停止了笑容,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任廷誉,你听着啊,我乔影,担心你,怕你一个人无聊,所以想来陪你。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单独来看你,所以呢,我就软磨硬泡人家林可欣,让她当电灯泡,陪我来看你。你一定要清楚,人家林可欣根本就不想看你,你别自作多情,林可欣根本就不喜欢你哦!”
                                                      乔影这话说的阴阳怪气!再看一眼林可欣的表情,红扑扑的,傻子也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吧!但是我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当个傻子呢!于是我选择装傻。
                                                      我张开大嘴说:“啊?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都给我弄糊涂了!林可欣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啊!”
                                                      “可欣,这回你放心了?人家也不喜欢你哦。”乔影咯咯咯的笑着,看了林可欣一眼,走出了病房。
                                                      林可欣此时正低着头,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好,感觉说什么都会尴尬!难道,她真的喜欢我?但是,理由呢?
                                                      要说我和这林可欣,可一直是对立的关系:第一次是我被她陷害,成为了班主任、同学眼中的流氓;第二次是我一时生气,说了她不少坏话,她还打了我一巴掌;第三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我看光了林可欣的春光,而且还那么近距离的轻薄于她...
                                                      怎么看林可欣都不可能喜欢我,可能是我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
                                                      一想到这,我就放开了,对林可欣说:“林大小姐,能帮我洗个苹果吗?”“你自己没长手啊!”林可欣抬头看着我说。
                                                      “靠,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喜欢我。我刚才听乔影说的还以为你喜欢我呢!”我略带失望地说道。
                                                      因为林可欣最起码也是班花级别的,而且身材又好,这样女朋友领出去多有面子啊!所以就算我并不喜欢她,但还是有点失望。
                                                      “对!乔影是在胡说八道!你要是相信她的话你就是个傻子!”林可欣说道。我没理她,起来拿着苹果,就去卫生间洗苹果了。我们D市的医院,每个病房里都有独立的卫生间,这点还算比较方便。
                                                      我又问她:“用不用给你洗一个?”
                                                      林可欣有点犹豫。以我对人心理的研究,此时她略有犹豫,应该是也想让我给她洗个苹果,又碍于面子说不出口,这样下去要么她就不说话要么她就会说让我帮忙洗一个。
                                                      我一个病人,还得帮你洗苹果?我就赶紧说道:“算了,你林大小姐怎么可能让我给你洗苹果呢,我多虑了。洗苹果去咯”
                                                      说完之后我没再回头,但是我能感觉到背后的杀气!
                                                      我洗完苹果又躺在床上,拿起水果刀削苹果。要说我削苹果可是一绝,十个里面有八个都能学成一个完整的皮。
                                                      我看着林可欣在那也挺无聊的,就想逗逗她:“林可欣,看着点,哥给你表演个绝活。”
                                                      林可欣抬起那张俏脸,没说话,安静的看着我。
                                                      我右手拿着水果刀,左手拿着苹果,用熟练的动作打算一鼓作气。
                                                      也不知道怎么,可能是这两天躺的有点头昏了吧,削着削着我居然把手削出血了!
                                                      操!我有点恼火,当然不是因为疼,而是我正开心的装逼呢,这一下可丢大人了!
                                                      也没出多少血,我想换个角度,让林可欣看不见,好继续装逼。但是林可欣很敏锐的观察到了我的手已经出血了,她生气的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赶紧用纸包住手我,去给你拿创可贴!”说完林可欣转身跑了出去。
                                                      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以为按照林可欣跟我的深仇大恨,她肯定要嘲笑我的,没想到她还挺关心我!还好,不过下次再装逼我可得注意点了。
                                                      一会林可欣就跑回来了,她的确是跑的,我看到两个肉球也在一晃一晃...
                                                      她抓起我的手,眼里完全没有之前的厌恶,关心的问道:“疼不疼?你忍着点,我帮你贴上。”
                                                      我奇怪的看着她,这还是刚才那个骂我厚脸皮的林可欣吗?我说本来也不疼,这种小伤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林可欣伸出白嫩的小手,帮我贴上创可贴,然后又关切地说道:“你就嘴硬!也不知道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是谁!这个创可贴不防水,你今天注意点,先别沾水,等我明天来给你带防水的创可贴。”
                                                      “你明天还来?”我问道。
                                                      “不行嘛!”林可欣像一只母老虎!


                                                      回复
                                                      45楼2014-11-19 18:34
                                                        林可欣瞪我了一会,把我瞪得不知所措!姑奶奶,我到底是怎么惹你了?
                                                        不过我看着眼前这大眼睛的可爱女孩,就换了一种心态:你不是瞪我吗?不是想让我不好意思吗?那就看看谁先不好意思!
                                                        我跟她对视了大概五秒钟,慢慢的,眼睛向下游走,看着她鼓鼓的双峰,然后露出淫荡的笑容,并为了表示对她胸部饱满程度的肯定,点了点头。
                                                        她感觉我眼光的异样,一只手突然放在胸上说:“你看什么呢!”我说:“你手这么一用力,又变形了。”
                                                        林可欣知道流氓是我的强项,干脆转过身去,然后她看了一眼时间说:“厚脸皮,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别沾水,否则容易感染!”然后也不等我说话就离开了。
                                                        她离开以后,我心里犯起嘀咕:这林可欣,她对我,到底是什么套路?你可以说你讨厌我,你也可以说你喜欢我,但是你对我忽冷忽热的我是真看不懂!
                                                        下午沈天佑和狗剩子领着孔雪来了。
                                                        我看见他们笑着说:“我没啥大毛病,不用总来看我。”我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们能来看我,我还是很开心。
                                                        沈天佑从包里掏出psp放到我手里:“誉哥,没意思的时候玩会游戏。”我说:“你这psp里面都有什么老师啊?”
                                                        沈天佑淫荡的说:“刚给你下的波老师,我知道你好这口。”
                                                        我俩相视一笑。
                                                        “对了,有个事跟你说。你知道群殴那天我看到什么了吗?”狗剩子说道。
                                                        我问他说看到什么了?
                                                        狗剩子好像是回忆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群殴那天,项阳本来一直没动手,他只是一旁看着。没想到有个37中的学生竟然主动找上他。一拳朝他脸上打去,项阳没躲,迎着那个人也出了一拳,结果你猜怎么样?”
                                                        其实正常的话我应该说:是不是项阳那个小白脸被人一拳打的爬不起来了?但是看着狗剩子凝重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也没有开玩笑,而是问道:“怎么了?”
                                                        “他俩拳头对上之后,那个37中的学生抱着胳膊跪在地上,不停的发抖,我觉得是骨折了。”狗剩子严肃地说道。
                                                        “操,你说什么?你说那个小白脸一拳就把别人打的骨折了?”我急忙问道,我真的不相信我的耳朵,我甚至不相信狗剩子的眼睛。
                                                        但是只见狗剩子淡定的冲我点了点头。
                                                        平心而论,一拳把别人打骨折,以我的力量也不一定做得到,这个小白脸项阳,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看来,应该找个机会,跟项阳好好切磋一下。不对,等等,我,还有机会回到那个学校吗?
                                                        我突然苦笑,然后无奈地说道:“他能不能打,跟我也没啥太大关系了,等我出院,估计就要收到学校的退学通知书了。”
                                                        我的话又一次让聊天陷入僵局。但我说的的确是实话,虽然相处时间不长,还真挺舍不得这几个人的:狗剩子余鹏飞,花裤衩沈天佑,小萝莉孔雪,还有那个我看不懂的林可欣。对了,还有,还有一个女人,她...
                                                        “廷誉哥哥,我舍不得你,你非得走吗。”孔雪说着说着就要流眼泪。
                                                        我知道孔雪这丫头情感异常脆弱,一点小事就哭的出来,我就赶紧安慰她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走的,等我跟班主任求求请,我跟班主任关系那么好,你说她能舍得开除我吗?”其实说这话我自己心里都没有底气。
                                                        沈天佑也知道我是在安慰孔雪,就帮我岔开话题说:“行了,别想这些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心养病。这不是还有波老师陪你吗!我们先走了!”
                                                        他们走了以后,我又陷入到了沉默当中,看来,现在的我还真的需要人陪啊。
                                                        到了晚上我妈来了,给我带了虾和排骨。
                                                        看着可口的菜肴,我却没有什么胃口,不过想到这几天父母的心酸,我还是强吃下了两碗饭,希望这样,我妈会开心一点。
                                                        “妈,我头已经好了,明天给我办出院吧,在这也是浪费钱。”吃完饭我跟我妈说道。
                                                        我妈说:“孩子,你说你从小到大来过几次医院?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你是头部受伤,要是不好利索了,留下啥后遗症可咋整啊!”
                                                        我理解我妈的苦心就说:“那这样吧,明天我再让医生给我好好检查一遍,要是没问题的话,你下午再来给我办出院。”
                                                        我妈知道我的性格,就没有再说强迫我住院的话。
                                                        我妈走了以后,我拿起手上了会QQ,发现王钰的头像一直是灰色的。我进了她的QQ空间,看到了她最新的一条动态:“换个城市,换个心情。忘记过去,努力适应新的环境,王钰,加油!”
                                                        王钰去哪了!?她昨天拒绝我不是因为班主任跟她说了什么吗?难道是因为要去别的城市了,才拒绝的我?那我岂不是误会班主任了?我还说了那么难听的话。一想到这,想到班主任昨天那平淡的表情,我又心痛了起来。
                                                        我给王钰留言:你去了哪里?刚要按下发送,一句话突然在我脑中闪现:“我的确很喜欢你,但是,还没喜欢到要忤逆家人的地步。”
                                                        人家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我何苦再去纠缠王钰?放过王钰,也放过我自己吧。我删除了自己的访问记录,关了手机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发现旁边有个人影很模糊,但是越来越清晰,清晰...“林可欣!?你怎么来了!?”我大喊道,这才九点多,林可欣就来看我了,她不会趁我睡觉非礼我吧?
                                                        “你喊什么!”林可欣怒道。
                                                        我委屈地说:“大姐,我这张英俊的脸还没洗呢,虽然我知道洗不洗我都是这么帅,但是你来的也太早了吧?”
                                                        林可欣冷哼一声:“哼,任廷誉,就你长得还帅?你可真自恋!”
                                                        我摸了摸脸说:“切,不信等我洗完脸之后,让你看看我有多帅。”
                                                        刚要下地,林可欣突然阻止我说:“喂!我昨天都白跟你说了!我不是说了你现在不能沾水吗?”
                                                        说完之后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很卡通的创可贴,帮我换上,还说:“这下就好了。”林可欣帮我贴完还得意的笑了一下,她的包包我不认识,上面几个字母是“HERMES”,但是我英语学的是几门主课里最差的,所以拼不出来是什么品牌,就以为是杂牌子。
                                                        我看得出,林可欣,好像也不怎么烦我,否则单凭她高冷的性格就不可能用她白嫩的小手帮我换创可贴,更别提我俩之前的过节了。
                                                        我想试探一下,就假装虚弱的对林可欣说:“林大小姐,能不能帮我投一下毛巾,我有点难受。”
                                                        林可欣白了我一眼没说话,拿起我的毛巾走向卫生间。
                                                        她出来以后把毛巾递给我,我抬了一下胳膊,示意林可欣我现在很虚弱,就又对她说:“算了,你放那吧,现在没劲,胳膊都抬不起来,等会再擦。”
                                                        这回林可欣说话了:“你可真麻烦!事怎么这么多!”
                                                        我说:“你不能跟一个病号一般见识吧?”
                                                        只见林可欣站起身来,拿起毛巾,面带怒色的帮我擦着脸。
                                                        但是我是躺在床上的,所以林可欣就要弯腰给我擦脸。她这一弯腰不要紧,她穿的还是昨天的v领T恤,两个白白的肉球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肉球之间的那道沟壑之深,足够装下我身上某个17厘米的长处。
                                                        林可欣给我擦着脸,并没有注意到我色眯眯的眼神,但是...就在这时,我不争气的流了鼻血!林可欣这才注意到!
                                                        “呀!你,你流鼻血了!你在看什么!”“啪”!又是一巴掌。林可欣打完我之后立刻捂住胸口。
                                                        我委屈地说:“大姐,刚才有两个东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就看了一眼,是你把我弄得流鼻血的,你还忍心打我?”
                                                        林可欣俏脸一冷说道:“你的意思是还怪我咯?”
                                                        我说:“怪不怪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帮我拿纸把鼻子堵住,我就大出血而死了!”


                                                        回复
                                                        46楼2014-11-19 18:38
                                                          我远距离看着班主任排的成绩,好像每一科的课代表都选了两个。
                                                          我的强项是数理化语文,但是中考数理化都没考好,就剩下语文了,所以我觉得凭我的语文成绩最起码能当一个语文课代表。
                                                          但是语文课代表她选的是班里的吴振杰和赵叶。
                                                          这吴振杰也属于李天宝一伙的,头型一直是很短很短的圆寸,跟个秃子似的,再加上他头上有两个疤痕,李天宝他们都管吴振杰叫一休。人如其名,他也算得上是李天宝一伙的军师。
                                                          但是吴振杰的成绩是114分,而我的成绩是116分,怎么也轮不到吴振杰当语文课代表吧?最可恶的是她的搭档还是赵叶!大美女啊!
                                                          看来这班主任是铁了心的和我对着干了!
                                                          “铃铃铃”,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收拾了一下桌子离开了。我直接就坐在地上了,形象这种东西我从来都不怎么在乎。
                                                          狗剩子和沈天佑最先跑过来跟我闹。
                                                          沈天佑说:“誉哥,你这也没被开除啊,早上升旗的时候也没听见有关你的处分。你在后面站得还挺舒服的?”我直接骂去你大爷的。
                                                          然后就问他:“沈天佑,刚才班主任在外面跟我说,有人把我保住了,才没被开除,是不是你?”
                                                          沈天佑神色略带慌张:“没有啊,我哪有那么大本事。”
                                                          我察觉出他的不对劲,但是既然他不想承认,我也没法逼他承认,这份恩情我记在心里就好,但是为什么沈天佑帮了我却不想承认呢?他家的背景到底是什么?能让我们学校的一把手低头,难道是教育局的领导吗?算了,不猜了,他要是想告诉我,我不问他也会告诉我的。
                                                          我一脸坏笑的看着狗剩子:“狗剩子,你挺幸福的啊!你跟韩美美属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狗剩子立即反驳道:“操,谁他妈跟韩美美有情人终成眷属,你喜欢我把位置让给你!”
                                                          我说:“不敢不敢,韩美美爱的是你又不是我。”
                                                          狗剩子又说:“你看沈天佑,他跟段冰坐一起,你看项阳,跟赵叶坐一起,你再看李天宝,能跟林可欣坐一起。我他妈怎么就这么倒霉!”狗剩子一脸苦逼的抱怨着。
                                                          但是他这一说反倒是提醒我了,我看向李天宝,这货下课也不上厕所,也不跟男同学扯皮,就在那跟林可欣耗着。
                                                          我忍无可忍怒火中烧,就朝他们走过去。
                                                          我是往林可欣那边走过去的,我看见林可欣正在玩手机,我就一把拉过林可欣的手想把她带出去,我刚触碰到林可欣的手,林可欣一看是我,一下子把手就缩了回去。
                                                          看样子她还是在生我的气。
                                                          我就跟她说:“你跟我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林可欣头都没抬,冷言冷语的说:“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另外,男女授受不亲,你一过来就抓我的手算是怎么回事?”
                                                          我无奈的笑了笑,刚要说话,一个令我十分讨厌的人就出声了:“就是,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这句话吗?不知道我告诉你,这句话孔圣人说的!你有没有事,没有事一边呆着去,我跟我们家可欣还要聊天。”
                                                          听完李天宝在我面前大放厥词,我再也忍不住了:“放你妈的屁!还你们家可欣?你他妈除了会耍流氓你还会干什么?”
                                                          李天宝听完我说的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是那种很轻蔑的笑:“任廷誉,你一句话不说过来就抓着我们家可欣的手,你说我耍流氓?你开口闭口就问候我妈,你说我耍流氓?那我要是流氓,你岂不是流氓都不如?”
                                                          眼前这个脑子没嘴快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对付我?后来在解决完事情以后我才知道,李天宝这些话全他妈是吴振杰教的。
                                                          一瞬间李天宝把我说的哑口无言,我看着林可欣,有点生气的对她说:“林可欣,你真的是他们家可欣吗?”
                                                          “不知道,再说了,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林可欣依旧没抬头。
                                                          这时李天宝的狗腿子陆续都走了过来,有的站在李天宝旁边有的站在我身后。
                                                          沈天佑和狗剩子见状就要拉着我走,我愤愤的看了眼林可欣就要离开,这时李天宝对我说:“任廷誉,别以为前两天你带头跟37中开干,你在这个班就是老大了,希望你以后懂点规矩。”
                                                          我看着他这副嘴脸,就对他说:“李天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的。”说完之后我转身就走。
                                                          我们又回到了后面,沈天佑问我说:“誉哥,你是不是看上人家林可欣了?”我摇摇头说没有。
                                                          沈天佑又说:“你快拉倒吧,就你刚才那神情就不正常,喜欢就追,有什么的?”
                                                          还没等我说话,上课铃声响了,他俩就回去了。
                                                          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语文课,也是她第一次给我们上课,她在讲台上充满了职业女性的味道,虽然很严肃,但是掩盖不了那张脸的美丽。我本想好好听班主任讲课的,但是我没带书,就在后面靠墙站着,一会看看窗外的景,一会看看讲台上的景。
                                                          这堂语文课讲的是《沁园春·长沙》,班主任先是念了一遍课文,让同学们听听一些叫不准的字应该怎么念。
                                                          我虽然没拿书,但还是认真的听着班主任朗读课文。听着听着,我仿佛置身另一个环境,没有喧嚣,没有冗杂,有的只是小桥流水,夕阳西下。班主任的声音令人感到很舒服。
                                                          班主任朗读完之后,又挑了几个字着重让大家记住,然后让同学们一起朗读课文。“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班主任走下讲台,慢慢的巡视着同学,最后走到我面前,把自己的书给了我,我接过书,班主任也没正脸看我,然后又去巡视其他同学了。
                                                          我看着班主任的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做了很多注解,靠近一点,还能闻到书上面残留着班主任手上的香味。
                                                          我用力的闻了闻,这时班主任突然回头,慌慌张张的朝我走来,一把把书抢过去,她这动作吓了我一跳,我心想我就闻了一下书她就生气了?
                                                          只见班主任翻了翻她的书,从里面掉出一页纸,但是是背面朝上,看不见内容,班主任蹲下身将它捡起来,我居高临下,看着班主任领口里面的春光,那两团若隐若现的肉,还好她马上就站起来了,要不然我又要举枪了。
                                                          班主任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起身把书又给了我。我心想:那页纸上有什么呢?为什么班主任这么慌张?难道是她排的课代表那张纸?但是真的是那张纸的话也不至于这么慌张啊?班主任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看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她讲课生动形象,总能带起同学们的兴趣,就连李天宝那几个不学习的人都看着班主任,跟班主任互动。
                                                          我在后面则翻着班主任的书,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其它什么秘密了,但是无功而返,我看了班主任一眼,这才发现她也在看着我,嘴角闪过一丝狡黠...不过也总算知道了班主任的名字:秦音。
                                                          临近下课,课文的内容也将得差不多了,班主任就在台上说:“今天你们找时间,要住宿的同学上我那里报道一下。今天的作业是...”
                                                          下课后,沈天佑和狗剩子又来找我玩了。
                                                          狗剩子说他家比较远,他准备住宿。我说:“那我陪你住宿吧,我从小就想住宿。”然后我又问沈天佑他怎么打算的,沈天佑说:“既然你俩都住宿,那我就就陪你俩呗。”
                                                          说笑之间,在心里我已经不知不觉的把这两个人当做我的心腹。


                                                          回复
                                                          49楼2014-11-19 18:59
                                                            楼主,怎么不更了,看着很有意思喔,速速更起来吧,等不及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0楼2014-11-20 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