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5贴子:1,279,312

[错觉同人] 段衡的坑 by 镜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主号换了,不过作者没变。。。


相关推荐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有文吗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4-10-24 23:06

    段衡在很小的时候,记忆里只有自己的祖父,还有「四爷」。
      
    父亲是怎样的,他没有印象,大约应该是已经死了,祖父说是「混帮派的」,他也并不理解。他只知道家里定期会有人来拜访,每次都是不同的人,来过客人之后,家里的伙食就会大为改善,连续几日餐餐都有鱼肉。
      
    祖父告诉他这是「四爷的照顾」,以至于每次他听见那两个字,就会条件反射一般想到丰盛的晚餐和崭新的棉被,然后像狗狗一样高兴得发抖。
     
     祖父生病的时候,也有人来医院送过钱,同样是「四爷吩咐的」。然而祖父毕竟年纪是大了,他在对死亡还很懵懂的年纪,参加了人生第一场葬礼,送走唯一一个和他亲密的人。
      
    虽然忍不住要哭,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该是大人了,他要代替祖父,去向那个「四爷」为最近得到的关照而表示感谢。
      
    看到车子开出路口的时候,段衡因为等得实在太久了,冻得人都有些木,一时有点拿捏不住自己上前去的时机。车子一停下来,他就冷得直发抖地,怯怯但又笔直地走过去。
      
    然而还未来得及靠近,便挨了一记警惕的推搡。「干什么的?」
      
    毕竟年纪太小,他这一跤摔下去,就觉得自己像是冻硬了一般,挣扎了半天竟然爬不起来,堵在人家车子前面。骚乱里只听见一个略低而微哑的声音在说:「什么事?」
     
     「四爷,只是个拦路的小鬼……」
      
    有人上前看了看他,又去对车里的人说:「好像是段老头的孙子。」
      
    而后一个修长的男人从车里出来,怕冷似的裹在毛领丰厚的大衣里,只露出一张脸。
      
    段衡第一次看到车里男人的面目。
      
    他看画报,看电视,从来都认定被称「某爷」的这种人都必然是满脸横肉,面目狰狞。这人却有着一双慵懒的猫一样的眼睛,肤色白晰如雪。
      
    那双眼睛只冷淡地扫过他:「你爷爷怎么样了?」
      
    这是他得到的第一句慰问,段衡因为那种寒冷之中的暖意催生的难过而略微颤抖:「他、他去世了。」
      
    男人「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倒也没什么表情。
      
    「昨天爷爷下葬了,我是来谢您的。您上次给了我们钱……」
      
    男人「嗯」了一下,对他的谢意并不放在心上似的,要转身回车里,末了又停住,回头皱眉看他:「你现在就一个人?」
     
     段衡有些紧张地:「是的……」
      「那你跟着我吧。」
      「……」
      男人并不是很有耐性,对他兴趣也有限,见他没爬起来,便微微皱眉道:「想跟我就过来。」
      段衡忙急着想从雪地里挣起来,人却像是被冻在地上,挣扎着脸都涨红了。
      而后一只手伸到他面前,并没有戴手套。,手指修长洁白,指甲也是他从没见识过的干净和圆润。
      「起来。」
      段衡视线往上抬,就看到猫一样的一双眼睛,很深,很冷,有些微不耐,却是他见过的最难忘的一双眼。
      这是他和他人生里的第一次对视


    回复
    举报|3楼2014-10-24 23:38
      我是来给楼主顶帖的可不是来水的不信你看我的小尾巴
      ——这个句子精辟到只有十五个字的说 其实这个句子真的有十五个字的说 度娘你居然说咱真的木有十五个字 度娘你仔细看咱其实真的有十五字 度娘你给咱仔细看好了这有十五字 你居然说咱木有十五字河蟹你全家 度娘你要知道十五字混经验很苦逼 键盘上打出十五字只为混一点经验 这十五字混出来的一点经验

      这本书从初中到大学我看了五遍


      不会是段段视角的文吧!高能了 !期待


      回复
      举报|5楼2014-10-25 00:58



        错觉的图好难找,尤其是段衡的。。。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4-10-25 09:17
          期待


          回复
          举报|8楼2014-10-27 22:25
            想着段衡也许是个好苗子,乔博有意的给他派使了几件小事,一是试试水,看看段衡的资质有几何。二是锻炼,光有天分是不够的。好的人才需要经过磨炼。

            不过这也让乔博发现这孩子既聪明又懂事,很是知分寸,识大体。


            交代的几件事办得也都讨人喜欢。


            虽然是些小事,但也可以看得出来段衡的确不错。



            若花些心思栽培,会有出息的。倘如对四爷的忠心也足,不日是能成为乔四的左臂右膀。


            乔博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自信的。


            再加上心里对段衡有些喜爱,过了些时日便把段衡调到自己的身边。


            在乔叔的身边,段衡成长的很快。


            回复
            举报|9楼2014-10-30 11:49
              最爱四爷段姨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0-31 00:15
                欢迎捉虫,不要注水


                回复
                举报|13楼2014-11-02 22:30
                  [昊粤通信]摩托罗拉防爆对讲机 免费试机 送货上门 查看详情文案
                  广告
                  捉~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11-03 23:39
                    如果发现某章帖子被删了,说明作者有修改,楼主重发。
                    (某人有轻微强迫症,逐字逐字推敲。所以速度也慢。)


                    另外,作者只是普通读者,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谅解。


                    回复
                    举报|16楼2014-11-04 23:14


                      回复
                      举报|17楼2014-11-04 23:26
                        又默默的删了之前的帖子了。更正如下:




                        想着段衡也许是个好苗子,乔博有意的给他派使了几件小事,一是试试水,看看段衡的资质有几何。二是锻炼,光有天分是不够的。好的人才需要经过磨炼。

                        不过这也让乔博发现这孩子既聪明又懂事,很是知分寸,识大体。
                        交代的几件事办得也都讨人喜欢。
                        虽然是些小事,但也可以看得出来段衡的确不错。

                        若花些心思栽培,会有出息的。倘如对四爷的忠心也足,不日是能成为乔四的左臂右膀。
                        乔博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自信的。
                        再加上心里对段衡有些喜爱,过了些时日便把段衡调到自己的身边。

                        时间流逝,段衡在乔府不知不觉中过了三年。已经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小鬼长成了十六、七的少年。
                        在乔叔的身边,段衡成长的很快。为了成为让那个男人欣赏的人,他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从来都是少说话。多做事。少动嘴多跑腿。
                        虽然发育得比同龄人晚,脸上还是青涩的少年模样,看起来就是个半大的孩子,举止却开始稳重起来,想得也全面周到。让人觉得信赖。

                        由于原先服侍乔四的一个人因故被撤,乔四身边便空了个空缺。

                        乔博便打算让段衡顶上。
                        虽然乔府的人手并不缺,但一来乔四讲究舒适,对身边的人要求就高了。而段衡经过这几年的打磨,越发的能干,进退得体。

                        二来乔博也挺喜欢段衡,而且他发现每次提起乔四,旁人虽然没有发觉,但他很敏锐的觉察到,段衡对四爷有一种类似家犬对主人的「忠心」的感情,但又不完全是,好像隐约还参杂了其他的情感,这一点,可能连段衡他自己也没有发觉。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人放在四爷的身边他才放心。
                        这样的忠诚才最禁得起考验。

                        至于那些隐喻的小心思,乔博并不担心,不过一个少年,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最能耐的不过是爬上了四爷的床。

                        这又能持续多久?
                        在四爷身边的男孩子走马灯话似的,不知换了几轮。
                        还不如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本分。
                        对于这个少年,他其实是很欣赏的。
                        所以他不打算帮段衡捅破那层窗户纸,就让他这样懵懵懂懂的对四爷忠诚,是最好不过了。

                        转而又想起四爷近日的声色犬马,乔博不禁对四爷的身体有些担忧。
                        不过他只是一个下人,怎么能对对主子的私生活置喙?
                        只是偶尔不经意似的提醒几句,并且坚持定期检查那些男孩的身体。


                        回复
                        举报|19楼2014-11-08 21:56
                          对爱情,如飞蛾赴火般,不论对错。一次就燃烧一生的爱情。执着的追求吾爱,从没给过自己退路。


                          回复
                          举报|22楼2014-11-08 22:40
                            莫非是赶上了直播,今晚还更吗QAQ,不会是要戒了吧




                            回复
                            举报|24楼2014-11-16 15:25
                              不是短篇吧??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4-11-17 09:53
                                很好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11-21 22:0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11-23 11:56
                                    以更正,重发:




                                    上了车,乔四先前牵着他的手也便松开了,段衡心里涌起一股小小的不舍。

                                    偷偷地挨着乔四坐下,男人看了段衡一眼,并没有斥责他的越矩,大概是认为一个孩子而已。

                                    段衡却因为那一眼,心脏紧缩了几下,呼吸微微有些颤抖。

                                    车里温暖舒适,身体渐渐暖过来了。

                                    车外重新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纷纷扬扬,一片的寂静。

                                    段衡安静的听着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手边的车窗上倒映出男人漂亮的侧影。

                                    时间仿佛被拨快了,感觉没多久便到了乔府。

                                    这时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恭敬的迎了上来。

                                    “这是段老头的孙子。”乔四向乔博示意了一眼,

                                    “你好生安排他。”

                                    “是”

                                    把这孩子交给乔搏便是,不用自己多费心思。

                                    交代完后,乔四便离开忙帮里的事务了,没再看过段衡一眼。

                                    段衡眼看着男人离开,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你叫什么名字?”乔博温和的询问眼前不久前沦为孤儿的男孩。

                                    “段衡,我叫段衡,叔叔”段衡微笑着,答道。

                                    乔博看了他一眼,说:“段衡? 名字不错。”

                                    段衡仰头认真的对乔博说:“叔叔,我能呆在四爷身边侍候他么?四爷是我的恩人,我想报答他”
                                    “哦?”乔博看了看段衡,“报答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就得近身侍候,你如果真有心,会有用着你的地方。”

                                    不过看着段衡认真的眼睛,乔博还是很满意,对四爷忠心的人,自然是希望越多越好。

                                    “嗯,很好。你有这个心很好。” 乔博摸了摸段衡的脑袋,想了想说。“不过,只有优秀的人才能为四爷效力,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会努力的!”段衡用力的点了点头,企图表示自己真的很明白。

                                    乔博看着段衡孩子气的举动,笑了笑,到底还是个孩子。

                                    “以后叫我乔叔就行了”

                                    “四爷也只欣赏优秀的人才” 和段衡稍稍聊了几句,便把他带离客厅。

                                    这孩子不错,可塑性强,要好生给他安排一下。

                                    段衡跟着乔博往相反的方向离开。走时回头往乔四离开的方向看了几次。

                                    豪华奢侈的走廊里,回荡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到了陌生的地方,自己以后是独自一个人了。心里不免有些悲伤和胆怯。

                                    但一想到某个人,心却慢慢放下来了。

                                    段衡开始试着融入新环境。



                                    想着段衡也许是个好苗子,乔博有意的给他派使了几件小事,一是试试水,看看段衡的资质有几何,二是锻炼,光有天分是不够的,好的人才需要经过磨炼。
                                    不过这也让乔博发现这孩子既聪明又懂事,很是知分寸,识大体,交代的几件事办得也都讨人喜欢。

                                    虽然是些小事,却也可以看得出来段衡的确不错。

                                    若花些心思栽培,会有出息的。

                                    倘如对四爷的忠心也足,不日是能成为乔四的左臂右膀。

                                    乔博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有自信的。

                                    再加上心里对段衡有些喜爱,过了些时日便把段衡调到自己的身边。

                                    在乔叔的身边,段衡成长的很快,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为了成为让那个男人欣赏的人,他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从来都是少说话,多做事,少动嘴多跑腿。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段衡在乔府过了三年,已经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小鬼长成了十六、七的少年。

                                    大概发育得比同龄人晚些,脸上还是青涩的少年模样,看起来就是个半大的孩子,举止却开始稳重起来,想得也全面周到,让人觉得信赖。

                                    由于原先服侍乔四的一个人因故被撤,乔四身边便空了个空缺。

                                    乔博便打算让段衡顶上。

                                    虽然乔府的人手并不缺,但一来乔四讲究舒适,对身边的人要求就高了,而段衡经过这几年的打磨,越发的能干,进退得体。

                                    二来乔博也挺喜欢段衡,而且他发现每次提起乔四,旁人虽然没有发觉,但他很敏锐的觉察到,段衡对四爷有一种类似家犬对主人的「忠心」的感情,但又不完全是,好像隐约还参杂了其他的情感,这一点,可能连段衡他自己也没有发觉。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样的人放在四爷的身边他才放心。

                                    这样的忠诚才最禁得起考验。

                                    至于那些隐喻的小心思,乔博并不担心,不过一个少年,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最能耐的不过是爬上了四爷的床。

                                    这又能持续多久?

                                    在四爷身边的男孩子走马灯话似的,不知换了几轮,还不如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本分。

                                    对于这个少年,他其实是很欣赏的。

                                    所以他不打算帮段衡捅破那层窗户纸,就让他这样懵懵懂懂的对四爷忠诚,是最好不过了。

                                    转而又想起四爷近日的声色犬马,他不禁对四爷的身体有些担忧。

                                    不过他只是一个下人,又怎么能对主子的私生活置喙?

                                    只是偶尔不经意似的提醒几句,并且坚持定期检查那些男孩的身体。

                                    可别把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传给四爷。



                                    段衡并不知道乔博对他的忖度,犹自认真的努力着。

                                    事实上,段衡觉得他想亲近四爷没什么不对。

                                    他并不是那些以色侍主,恃宠而骄的少年,想从男人身上捞好处。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四爷是他的恩人。

                                    之前就一直关照着他们家,还在他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后,好心的收留了他,让他能继续像平常一样读书生活。

                                    对于像他这样十三、四变成了孤儿的人,对他自然是感激涕零。

                                    而且长得又那么好看。

                                    他有时会在梦里,梦见这个肤白如雪的男人,是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在梦里,

                                    自己又一次的对视上那双猫一样的眼睛。

                                    很深,很冷,有些微不耐。

                                    每一次梦醒后,对男人都颇有些眷念,像雏鸟似的。

                                    真舍不得醒过来。

                                    不过自从四爷把他扔给乔博后,他就再没机会正正经经见过男人了。

                                    这三年来,都只能远远的看着男人走过,有时怀里还搂着一个或几个容貌艳丽的少年,而有时面容冷峻,眼神阴森,后面跟着的人也神情严肃。

                                    他很想上前,哪怕是问好,想再看看他的那双眼睛,想让他和自己说说话,却一次也没有。

                                    曾经就在他第一次试图这样做的时候,那时他刚做完乔叔派给他的事儿,正向他汇报着。

                                    远远的就看见男人搂着一个男孩,眼里带着点宠溺。

                                    他突地止住了话语,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

                                    却被乔博暗暗用手按住了他的身体,眼神有些疑惑和严厉,“你想做什么?”

                                    段衡回过神来,“我想...过去向四爷道谢,感谢他收留了我”

                                    乔博闻言愣了下,没想到男孩一直记在心上,带些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不用了,你有这个心就行了。”

                                    顿了顿,补充说道“以后看见了四爷可别像今天这样鲁莽了。”

                                    这孩子心性不错,他很乐意给他几句提点。

                                    “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四爷是主子,你是个下人,很多时候是不能越矩的,不过你还小,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段衡愣了愣,无言的点点头。

                                    他转头看向男人已经走远的背影,突然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和那个男人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直到现在他被安排到乔四身边服侍。

                                    段衡高兴极了。

                                    终于,这么久来第一次,自己可以离他很近很近。


                                    收起回复
                                    举报|33楼2015-02-15 00:14
                                      等到段衡依言服侍好了男人之后,已经是晚上了。

                                      乔四懒洋洋地搂着被宠幸的男孩去吃晚饭,段衡也到了和其他人换班的时辰。

                                      他看了男人的背影几眼,转身退下去了。

                                      段衡离开的时候,手上还残留着脂玉般的触感,是之前为那个男人按摩的时候留下的触感,仿佛去不掉似的,指尖发着烫。

                                      段衡心不在焉的和其他下人吃了晚饭,又婉拒了其他人饭后消遣的邀请,早早的回到了房间。

                                      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双手撑着脸坐在窗边。

                                      抬头凝视着远处的夜空,暗黄的月亮,稀落的点缀了几颗星星。

                                      他老成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天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真难为自己面上居然还能保持镇定,一如平时。

                                      他自己都快佩服自己了。

                                      还真挺有演技的,段衡不由得苦笑一声。

                                      心里乱糟糟的。

                                      突然想起不久前自己的初次遗精。

                                      那件事令他很慌乱,总觉得自己亵渎了四爷。

                                      他不想那样的。

                                      即使男人是冷血无情的黑帮老大,在自己的心目中,还是很尊敬很重要的存在。

                                      什么也不懂的他拼命压抑自己,每晚入睡前都给自己催眠似的心里默念:四爷是恩人,四爷是恩人。。。。。。

                                      大概心理暗示起了效果,段衡再也没有因为梦见四爷而遗精了,因为连男人也没有再梦见过了。

                                      虽然有些不舍,但也松了一口气。

                                      不过,男人真是个奇特的人,自己根本就看不清他。

                                      段衡摸摸胸口,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他也看不清自己。





                                      睡前,段衡一如往常的在睡前喃呢着那句话,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睡着。

                                      晚上,少年做了一个混乱的梦。

                                      是之前在雪地里的梦,他和那个男人对视着,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握四爷伸出的手。

                                      眼看着他快要触上那双白皙的手,场景突然一换,是今天那个奢侈华丽的房间。

                                      男人冷清的神色变了,有些恍惚,带着吸毒后的魇足,眼神迷蒙。

                                      姣好的容貌染上了艳丽的色彩。

                                      他和男人相拥着躺在床上,手伸进男人衣服里,摩挲着他腰上的肌肤,脂玉般滑腻。

                                      男人居高临下的压着他,那双变得妖异的眸子深深地看着自己,自己似乎能在那双瞳孔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他觉得自己的小腹处腾得冒出了一团火,房间里开始弥漫着一股怪味,像是下午房间里闻到的味道,春药似的催情。

                                      段衡脑子里对自己敲着警钟,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但他还是忍不住地,难耐地扭动着身子,朝男人身上磨蹭。

                                      有些不安的看向男人,却发现男人没有生气,反而冲自己温柔的笑了笑。

                                      于是理智全盘崩溃,急躁的缠住男人,将两人的下身紧密的贴合。

                                      迷糊的脑子里最后闪过的一丝意识是很奇怪的一句话,很不合时宜,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眼下自己做的,是多么愉悦快活的事啊,直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溺了下去。。。。。。

                                      “啊”段衡突地睁开眼睛醒过来,呼吸不稳的喘着气,胸口有些涩塞。

                                      情欲的味道还滞留在小腹处,而想到原因,只觉得羞耻极了。

                                      撑了一会儿,还是咬了咬牙,微颤着右手伸进被窝,握住某个物什,笨拙地上下动着。

                                      随着手上的动作,少年难耐的咬着下唇,眼睛紧闭,一张小脸紧紧的绷着,呼吸紊乱。

                                      不一会儿,他“啊~”了一声,声音有些颤抖,带点压抑,又似难耐,身体也随着那一声弹跳了下。

                                      睁开眼,大口的喘着气,眼神是释放快感后的茫然。

                                      寂静的房间里,只听得少年慢慢平稳下来的呼吸声。

                                      慢慢地,房间里回复之前的安静,只是隐隐好像有人在抽泣,低低地,压抑地,委屈难过似的呜咽。

                                      不知过了多久,段衡渐渐平息下来,脸蹭了蹭被子,把泪痕擦干。



                                      大概是受四爷爱好男色先入为主的影响,段衡对于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的并没有多么抗拒,可以说是觉得和爱上一个女生没什么不同。

                                      唯一让他介怀的是他喜欢的人是那个男人。

                                      本来在心里是偷偷打算把四爷认作自己叔叔的,因为若是作为父亲的话,又觉得他太年轻了,尽管他年纪轻轻就当了黑帮老大。

                                      而如果是认男人作哥哥的话,又不够显示自己对他的尊敬。

                                      这个想法要是乔叔知道了,一定会斥责自己[越位]了。

                                      但他才不管呢。

                                      只是现在,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之前的[放肆]和这一比,简直不足一提。

                                      这种突然的转变,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才十五六岁,之前根本就没有过恋爱的经验,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教他这种事。

                                      自己虽然也意识到,对乔四怀有这种情感,是[大逆不道]的

                                      只是这种事,是由不得人自己做主的。


                                      这些天,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和乔四亲热的场景,不过比起那一晚的荒唐,现在梦里更多的,是四爷和自己拉拉小手,亲亲小嘴,像是谈起了恋爱,满满的,都是甜蜜。

                                      每次都舍不得醒来,即使醒了,也会回味良久。

                                      段衡叹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四爷了。

                                      那种恋人之间的喜欢。

                                      时间长了,自己内心的羞耻感也逐渐消退,对四爷,心里却忍不住。

                                      胸腔胀胀的,像是盛了满满的喜欢。

                                      就当自己厚脸皮吧,反正自己和四爷又没有血缘关系,段衡在心里安慰着说。

                                      之后,段衡思索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

                                      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不该也不能喜欢上的人罢了。

                                      既然喜欢上了,又停止不了,那就只能面对了。




                                      自从认清了自己的情感之后,段衡在乔四面前是越发的殷勤努力了,以前是为了得到男人的赏识,现在却是想得到男人的喜欢。

                                      然而不久后少年难过地发现,自己的长相并不是乔四喜欢的类型,男人对他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难怪那人从不对自己出手,好歹自己也算长的不错吧,在班里也被女生告白过好几次了,但男人却似乎对自己提不起兴致去宠幸。

                                      小小少年难过极了。

                                      看到身边有几个男孩子长得合乎四爷口味,洋洋得意地爬上了四爷的床。

                                      小小少年嫉妒极了。

                                      而乔四也在不久后不快的发现,那个原本长得就不怎么符合他审美的少年,突然在某一夜,身高如雨后春笋,很快就长得超出标准了。

                                      这下子连养养眼都不行了,乔四心里有些惋惜。

                                      不过,这个孩子在能力方面确是不错,他看得出这个孩子很努力地在他面前表现,结果也的确可喜。

                                      又一个想要往上爬的人。

                                      乔四冷笑了声。

                                      不过,他欣赏段衡的头脑清醒,目的明确。

                                      这孩子嘴不多,腿脚勤快,会收敛脾气,善于制造和把握机会,伺候自己的活也上手得很快,对他也是少有的懂事和贴心,凡事都顺着他的心意,没做过一件忤逆的。

                                      这个孩子以后会有出息的。

                                      乔四心想。




                                      收起回复
                                      举报|35楼2015-02-15 00:55
                                        在看。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5-02-15 02:10
                                          当然有人看,还以为会永远坑了。。。。而且总觉得和前文比文风变了,作者没变么?


                                          楼主加油啊啊啊啊啊啊,支持,四爷什么的最诱人了


                                          回复
                                          举报|38楼2015-02-15 20:19
                                            我爱死四爷了,求更,莫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5-02-15 21:04
                                              不管了,就这样吧:


                                              日子一天天流逝,段衡心里的那根弦越绷越紧。

                                              内心在喧嚣呐喊,急着想在他们之间的关系找一个突破口。

                                              他大概被逼到了穷途末路了吧。

                                              就在段衡苦闷焦躁之际,某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的声音低沉愉悦,语气不缓不急,好似布好了陷阱的猎人,只等猎物上钩。

                                              【段衡,我们要不要谈一笔交易?】

                                              电话里那个嗓音含着笑意,带着十足的笃定。

                                              【你会有兴趣的】

                                              被偏爱的人,总是有恃无恐。

                                              怀着难言的心思,段衡去了约定的地点。

                                              不知和乔澈谈了多久。

                                              [让我想想]

                                              段衡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看着段衡转身离开的身影,乔澈笑了笑。

                                              他不急,段衡一定会答应他的。

                                              不管段衡掩饰得有多好,他还是一眼就看穿了他对乔四的心思。

                                              所以他真的不急。

                                              不过,那个人居然还会有人喜欢!

                                              真是笑死人了。







                                              他这样的行为等同背叛,若是被四爷发现,大概会死吧。

                                              他知道,乔四爷向来瑕疵必报。

                                              背叛欺骗四爷,还能被他原谅的。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

                                              只有他才会让四爷舍不得。

                                              犹豫了很久,段衡还是答应了和乔澈的交易。

                                              谁让,乔澈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得到过他的心的人。

                                              被四爷留意到的方法,只有乔澈知道。

                                              [你如果想接近乔四,我可以帮你,但你需要偶尔帮我一个小忙]

                                              猎人放出了诱饵,等待他上钩。

                                              即使知道乔澈不安好心,只要能接近乔四,只要自己小心些,只要,只要……

                                              诱饵太诱人,他只能上钩。

                                              谁会知道,

                                              自己和乔四的命运将从此改变。

                                              就像两条平行线,突然有了羁绊。

                                              至死纠葛。







                                              [前言完]




                                              回复
                                              举报|43楼2015-02-16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