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607贴子:1,286,707
  • 12回复贴,共1

【君子同人】时光碎片。(各类小故事,不定期更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各位好,这里是新人。
大前年才开始看狼妈的文,第一篇看的就是君子。
对君子欲罢不能。
一直想写点什么于是还是写了。
文笔一般,各位若不嫌弃权当看了消磨时光罢。
【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PS:没有固定的长篇,仅是七零八碎的短篇。)


回复
1楼2014-10-20 13:14
    【起床】
    秋季是再好不过的了。
    “宁远,起床了。”
    难得任宁远睡了懒觉。昨夜与叶修拓他们因店庆喝过头了,意外地疲惫与嗜睡。
    曲同秋用手轻摇着眼前成熟而迷人的男人。在早晨秋日阳光的倾入下,两人就像妻子与丈夫一般。
    猝不及防。
    曲同秋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拥了个紧。
    借着未完全不见的“醉意”与困倦,一向沉稳的男人竟做出这样略带撒娇般的行为。
    “任,任宁远?”
    曲同秋一边无奈于这样的动作,内心一边莫名叫嚣着。不习惯于这样的任宁远却又希望乐于享受这一切。
    “嗯……再睡会儿。”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迷糊。
    曲同秋保持着怪异的姿势与任宁远相拥。
    “宁远?宁远?”轻声呼唤着男人。看来叫醒男人的事得推后些了。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
    曲同秋总算想到应该离开男人的怀抱了,虽然他有些不舍。
    动作轻缓地脱离任宁远的双臂,整了整衣服,朝门外走去。
    曲同秋只想着把做好的早餐放进微波炉保温,而他所不知道的,是任宁远嘴角扬起微笑。
    -END-
    -感谢阅览-


    回复
    3楼2014-10-20 13:19
      【感情】
      “同秋,回家。”
      任宁远看着眼前醉得一塌糊涂、满脸泪痕的男人,心里夹杂了模糊的不安。
      他曾经告诉过曲同秋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确实,他任宁远,只是个七情六欲皆倾的普通人。
      “不……不,任……任……”口齿不清的男人哽咽着。
      不知名小酒吧一道侧门旁,男人蜷缩在地上,颤抖着。
      任宁远伸过手把男人拽起来,强制性地将男人的脸扳向自己。“曲同秋,你看着我。”任宁远眉头微蹙,凝视着男人。
      似乎是被任宁远的目光刺到了,男人便又稍微有了些清醒,便挣扎起来。“放……放开我。”
      “……”
      “你,你要是厌倦我了,你告诉我啊。你,你怎么能……到如今我是离不开你了,你……你却……。”男人鼻头持续泛酸,红着眼眶说了一大堆。岁数也不小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胡闹着。这样很难看吧,男人心想。
      可是,这又怎样。
      任宁远已经厌倦自己了,难不难看又有什么关系。除了自暴自弃,还是自暴自弃。
      以为任宁远会说些什么,解释什么。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一个深而有力的吻。抗拒到放弃抵抗,到回应,到迎合。两条湿濡滑腻地交缠着,动情地,在这黑夜中。
      难舍难分。
      (To be continued...)


      回复
      4楼2014-10-20 13:47
        楼主,曲PA才不会欲拒还迎呢,他明明欲求不满,而且他激动的时候一般都叫老大


        收起回复
        5楼2014-10-20 14:38
          来捧场,写得很好,有画面感,短漫的感觉!


          收起回复
          6楼2014-10-20 16:17
            (接四楼)
            -
            没有多余的心情说话,只有呜咽。
            男人的脑袋快要炸了,狂跳的心脏伴着沸腾的血液迷茫地探索着任宁远的感情。从来都是这样。任宁远的爱像奢侈品一般,因为觉得自己承受不起而感到难过,而又为自己确乎已经承受得起而困扰。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糟糕了。
            变得自私。
            在上午看到任宁远和一个女人从酒店走出来,两人看着有说有笑,任宁远那样的表情,连和自己在一起都鲜有。果然还是那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任宁远。
            不理智地自我想象,任凭思想放肆,任凭坏情绪冲昏头脑。男人选择了找个不起眼的小酒吧喝个烂醉如泥,虽然这不是男人的风格。
            厌恶自己的胡乱猜疑,在任宁远面前自己的智商几乎快为零。纵使两人有了终生之定,男人也从没有过太大信心。

            这一吻显得太过矫情,却默认似的是两人都需要的。感受着彼此的气息,炽热得灼痛人心。
            任宁远放开男人,用手抹去男人的眼泪,不禁苦笑:“同秋,你什么时候变傻的。”像是自问,又像是陈述。男人听到这样的话,原本快要平静下来,下一秒却又快崩开。不过,任宁远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揽过男人,抱紧男人,把头埋在男人颈窝。
            男人感到任宁远的温度,侵蚀着自己,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任宁远。
            酒精与疲倦让他渐渐失去了意识。

            清晨,卧室。
            “醒了吗,把这碗粥喝了,你醉得不轻。酒量不好就别学人家买醉了。”
            男人微红着脸颊:“谢谢。”
            接过粥,清香扑鼻而来。饥饿让人暂时忘记一部分痛苦。当下便是好好享受这碗粥。
            任宁远一直坐在床边看着男人,男人有些心猿意马。
            “好喝吗?”
            任宁远微笑着。
            “嗯,好喝。”男人回答。
            双手紧捧着碗,慢慢回想着自己昨夜的失态,有些无地自容。
            “只有你会让我乱了神。”
            “咦?”对于任宁远突然冒出来的这么一句话,男人着实困惑。
            “同秋,我不希望你误会什么。我很在意你的感受,多过在意自己。”
            任宁远平静地说着,目光紧捉着男人不放。男人安静地听着,目光避开任宁远。
            “再休息会儿吧,中午我在店里,如果你不忙的话,我能点一份牛肉饭吗?”任宁远依旧微笑着,淡淡地。
            “嗯。”
            男人小声回答。
            “那我走了。”任宁远在男人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便起身离去。
            男人抱着复杂的心情又躺了下去。
            昨天的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过去了。男人不再追问任宁远,任宁远也不多余提及。两人的相处模式,又是这样另人捉摸不透。
            也许是因为任宁远的怀抱过于温暖,令人沉醉。
            难以自拔。

            中午,去Narcissism的路上。
            “欸?曲同秋,好巧啊!”
            男人抬头看对面呼喊自己的人。
            是林寒。
            “啊,你好。”男人扬起笑容。
            “是给任宁远送午饭吗?”
            “嗯。”男人微笑。
            林寒抬了抬手里的保温盒:“叶修拓的。”也露出了笑脸。
            两人相约而行。
            一路上两人聊了些琐碎。
            “叶修拓昨天上午回家后就一直在睡,像一只猪。怎么叫都不肯起来。”林寒“抱怨”道。
            “嗯?”
            “他和他表姐、任宁远、容六在酒店办了一晚的公事呀。修拓说原本是在Narcissism谈的,但是他表姐刚回国,因为住在酒店方便,懒得到处走,所以就把他们都叫过去了。”
            “表姐?”男人总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嗯,对啊。咦?任宁远没告诉你吗?我昨天上午去接修拓,他也说后来看到你了,不过你好像因为有急事所以跑走了。”
            心跳加快。
            叶修拓的表姐。任宁远提过。当年创立Narcissism,她给了他们很大的支持。也是隐秘的投资人之一。因为那时候年轻,很多事情都多亏了她的帮忙才能进行。
            男人觉得自己真是蠢蛋。
            “喂,曲同秋!怎么突然跑这么快!”
            顾不上林寒在后面大喊。
            迫不及待地。
            男人此时只有一个念头。
            到任宁远身边。

            -END-
            -感谢阅览-
            【PS:叶修拓的表姐为剧情需要。】


            回复
            7楼2014-10-20 18:50
              放一张很久以前涂的曲爹。


              收起回复
              8楼2014-10-20 18:51
                看的很感动!和正文一样,那种淡淡的感觉很吸引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10-20 20:02
                  【面条与醋与情绪】
                  曲同秋依旧早起。
                  便当店的生意维持得还不错,也提供早点之类的。曲同秋乐于并享受忙碌在便当店工作间的感觉。每一份食物的完成,都使他愉悦,让他能够更真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同秋,要出门了吗?”任宁远放下报纸,将目光转移到正在换鞋的曲同秋身上,男人穿了一件米色衬衣,外头套着件驼色圆领毛衣,一条卡其色休闲裤,一双棕色皮鞋。前些日子才去修了头发,看上去极为清爽。
                  任宁远看着男人,内心一阵奇妙感。
                  “我出门咯,午饭就不回来吃了。”曲同秋向任宁远打过招呼,提上手袋出门。
                  屋子显得空旷了。
                  任宁远拿来一本《国家地理》杂志翻看着,忽略过度安静带来的冷清。
                  以往两人要么一同出门,要么任宁远先出门,自己被“落”在家里的情况还是很少的。
                  今天没什么特别的工作,没有忙碌的填充,“落单”的男人只好“家里蹲”。
                  煮上一盏茶,无聊至极。

                  “宁远?怎么突然过来了?”曲同秋看着眼前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有些诧异。
                  “来看看你。”任宁远不紧不慢地说。
                  给任宁远选了角落一张较宽敞舒适的桌子后,曲同秋便进工作间准备食材了。现在还不到客流量大的时间,便当店里只有他们两人。
                  任宁远抬眼四处探寻了一番,正准备起身去厨房看看曲同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推开了便当店的门。少年约一米八,生得很是好看。
                  “同秋!我要吃牛肉面!”少年大喊一声。
                  ‘同秋’?任宁远的注意力有所集中了。
                  “啊,今天来得很早呀,周六不上课了吗?”曲同秋从工作间出来,边擦着手,边对少年展开笑容。
                  任宁远继续坐在角落。
                  “我们教室借给别人考试啦,所以学校就把我们放了呗~”少年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这样啊。你是不是长高了,嘿。”曲同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少年笑道哪有,又一脸灿烂。
                  少年找了个位置坐下,曲同秋则去煮面,而任宁远,随手找了本书看起来。
                  “醋溜肥肠的做法?”任宁远认真地将书页上的文字念了出来。
                  少年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任宁远,而任宁远也发现了少年的注意。两人淡淡对视了三秒,无聊地移开目光。
                  放下书本,角落里的人朝工作间走去。
                  曲同秋正专注于切葱,丝毫没有察觉到任宁远的存在。
                  任宁远注视着忙碌人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曲同秋切好葱,正要洗手,腰却突然被环住。
                  “!?”侧头用余光搜寻到任宁远的身影。
                  “宁远?怎么了?”
                  “没事。”
                  任宁远将曲同秋放开。
                  “对了,你饿了吗?以为你已经吃过了,所以一开始忘了问你。”曲同秋洗干净了手,擦拭着。
                  “真的不吃些什么了吗?我可以很快做好的。”
                  “嗯。”任宁远面无表情地回答。“头发乱了。”伸手拨了拨男人的头发,实际上,任宁远很清楚曲同秋的头发并没有乱。
                  “嘿,谢谢。”

                  “同秋~我快饿炸啦~”少年走进工作间,看到曲同秋和那个风衣男贴得很近。
                  “……”
                  “……”
                  “……”
                  空气仿佛将三人同时凝结了一般。
                  “这位是?”少年开了口。
                  “啊,他是任…”
                  “我是他的爱人。你好。”任宁远礼貌地回答少年。
                  “哦,这样啊。”少年淡淡道,懒散地撇开了目光……

                  晚上十点,任公馆。
                  “宁远,今天一整天都在我那儿,你那边没什么要紧事吧?”曲同秋换了拖鞋,放好手袋。
                  “今天辛苦你啦,早点去休息吧。”曲同秋把钥匙放好。
                  “对了,我…”话没说完,曲同秋便被身边的男人堵了个准。
                  “嗯……呜……”
                  宁远今天有些奇怪,曲同秋心想。
                  持续了好一会儿的吻令彼此都喘息着。
                  “要,要洗澡吗,我去准备。”虽然这样的事在两人确定关系后没少做,但每一次都会让曲同秋脸红心跳。真是,少女情结严重了。
                  “嗯,谢谢。”
                  任宁远微笑着,迈着缓慢的步伐,跟着曲同秋,走向浴室。


                  -END-
                  感谢阅览。


                  回复
                  11楼2014-10-21 23:2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