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吧 关注:12,452,398贴子:459,607,217

回复:这妖王是化为人形好写一点还是直接写成魔兽形态好写?求建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不起眼的出场,然后秒杀一切,总结起来就是------三秒后瞬间爆炸


收起回复
42楼2014-10-19 16:55
    第三十章 涅乌族  


    苏小轩是个很臭美的人,平时虽不说出来,但一直认为自己是紫鹫苑甚至木村学院的第一美男。
      看着俞佩玉头发湿漉,衣衫还未完全整理好的模样,心里暗忖着,这少年的长相不逊自己呀。
      再一看俞佩玉匆忙之中朝自己点头,这才想起这少年不就是那日在门口等待院长女儿的少年吗。
      怎么跑到花先生的木屋里,看着还是刚泡完澡的模样,这...
      苏小轩摇了摇头忍住猜想,迈开脚步跟在俞佩玉后头走去。
      一个念头却是盘旋在他的脑海里,江院长居然找一个老园丁去对付蛮灵宗修士,而且这老园丁的身手看着还不赖...
      苏小轩已经开始觉得自己的脑子原来没有那么灵光...
      ......
      拈花把酒赏月,饮酒作诗看星。
      俞佩玉没这雅兴,他现在只会折花踩踏成泥。
      越是在乎一个人,就越容易被利用被欺骗被背叛。
      他不只是想象着淡蓝秀发女子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要把这化为事实。
      先是毁了尤琪琪钟情的刘小冰,再借助花奴的实力逼着尤七答应自己与尤琪琪的婚事。
      想到这些,俞佩玉的内心已经没有怜悯疼惜,自己是被迫着一步一步踏上这条同归于尽的不归路!
      风吹湿发,他的脑海闪过司徒雪绝美的脸,水晶耳坠和那婀娜的身姿...
      红颜祸水,轻易不招惹,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把蛮灵宗来者打发了,好好按照花老头的方法修炼,彻底击垮刘小冰!
      “即使你到达灵尊境界,在我眼里,你依然只是一个小偷!”尤琪琪说过的话又回荡脑际,俞佩玉内心抽紧,黑色眸子隐隐闪过一丝狠色。他已经由疾奔变为飞掠,朝紫鹫苑门口赶去。
      ......
      江羽和司徒天对视一眼,各自手里已经旋出气浪,静静看着慕隐一行三人。
      人在世上,有几件事是可以随心所欲的?
      各有各的立场,一方是奉令行事,一方是为了守住自家门派名声。
      没有对与错,但决斗却是不可避免。
      慕隐的脸已经阴沉无比,没想到这瑟谷城的人竟这般冥顽不化,自己这柄黑白剑十年前在逸冥城已是鲜逢敌手,如今竟要杀这等无名之辈。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剑一出鞘,这附近的古木花草怕是等不到来年之春了。
      剑已出,江羽和司徒天几乎看不清慕隐的拔剑动作,两人脸上神情已微微有些慌乱,手里的气浪不知不觉中已经氤氲成荡漾不定的气团。
      慕隐左手凝聚出一道灵术符咒朝对面两人一挥,人剑合一没入那道符咒幻化出来的巨大黑白两色卷轴之中。
      剑是细白,鞘是乌黑,人是...
      人已不见!
      身后两位蛮灵宗佩重剑修士身影又再急退几步,神情淡若看着眼前的一幕。
      巨大黑白卷轴上面依然是各种铭文字符,和俞佩玉召唤出来的妖符有异曲同工之妙。
      剑身已不再是细窄,相反瞬间变大了无数倍,剑影已经覆盖住江羽二人所站的门口之处。
      无尽威压,巨剑剑身一半为黑一半为白刹那之间已经朝江羽司徒二人劈去。
      天地肃杀一片,不远处的多棵古木巨树树身已经拦腰而断,砰啪砸地之声爆响连连,截面整齐无比。
      这只是开始!
      江羽司徒天二人不假思索运尽自身最大的灵力召唤出抵御气浪,甚至气浪之后还另外叠加了两层防护性符文...
      他们没得选择,只有抵抗住这一令天地瞬间萧瑟的巨剑怒击才有机会脱身进行反击。
      参天大树依旧砰啪倒地,紫鹫苑大门一旁的院墙已经坍塌断裂,巨剑剑气所到之处莫说花草就连拳头大小的坚硬石块都已经碎成粉尘。
      剑光四起,巨大卷轴上的铭文倏地交织幻成一张巨网朝江羽二人召唤出来的抵御气团罩去...
      江羽脚底的地面已经开始坍塌,脸上已满是豆大般的汗珠,脸色通红仿佛被重物压身,呼气不畅。
      旁边的司徒天也是神情凝重,想再调用身上的灵力加强抵抗却已经是力不从心。
      从远处看依稀可见巨剑后头有一瘦削的身影空中停立,与那巨剑的击杀角度保持一致,正是那剑主慕隐。
      细剑不细!巨网已经慢慢收缩,巨网中心之处吸引着江羽两人的抵御气浪形成一条旋转气柱,而江羽两人的抵御气浪渐渐稀薄,眼看就要被绞杀...
      死亡有时不是件困难的事,至少江羽和司徒天的眼里已经是充满了绝望。
      即使是木村学院的两位院长,自身灵修境界早已经是灵尊顶品,面对这天地萧瑟一击也是跟断翅小鸟一般,想飞飞不起,只剩祈祷了。
      蛮灵宗绝非浪得虚名,能与灵尊大殿齐名的宗门,又是宗主林仕亲自指派的灵修高手,慕隐的实力超出二人的想象。
      雨后不一定有彩虹,但是网一收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没有收获的。
      江羽二人此刻就是等待被收网的两条小鱼。
      抵御气浪已经消失殆尽,能抵挡住慕隐的这萧瑟一击这么长时间,已经远远超出身后两位重剑修士的意料。
      纵使慕隐不想赶尽杀绝即刻收手也来不及了,出招容易收招难,况且这巨网已经绞尽了江羽二人的抵御气浪,而黑白巨剑已经迎头斩劈下来。
      连参天大树都能拦腰切断何况这没有了抵御气浪的两副血肉之躯。
      江羽二人脚下的地面还在沉陷,二人想要逃出这一剑的斩杀必须要抵挡住这剑气的无形威压,才能纵身逃出。
      可两人已经耗尽灵力此刻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好比刀砧上的鱼肉...
      一道瘦小黑影杀过...
      轰隆隆~~
      重剑没入地面几丈之深,紫鹫苑的大门连同一侧的院墙全数坍塌倒地,激起的尘雾遮天蔽日...
      剑散人退,慕隐拍拍尘土,缓缓将已恢复细剑模样的黑白剑插入乌黑剑鞘,脸上看不出一丝感情。
      俞佩玉赶到之时看到的只是已经坍塌破败的大门还有遍地断木,再一看眼前不远处伫立着的那道瘦削修长身影,心里料想已经来迟一步。
      花老头呢?他左顾右盼,并没有看到花老头的身影。这老头不是比自己先出来的吗,俞佩玉有些不解。
      尘埃落定,俞佩玉走到慕隐前头,黑色眸子一动不动。
      苏小轩这才赶到,被眼前这幕大战之后的残败景象所惊,瞥了一眼已经坍塌的自己轮岗所在的小亭子和大门城墙,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时恍惚以为是梦境。
      重剑二人已经走到慕隐身后,对眼前的俞佩玉根本不在意。
      慕隐背后细剑微微抖动,他望着眼前的俞佩玉,脸上浮出一丝不可理解的神情。
      上下打量了一番俞佩玉,慕隐依旧还是一副迟疑的模样。
      妖念的源泉之处就是眼前这清秀少年?慕隐忍不住先开口问道:“冷无常和胖子和你交手过?”
      俞佩玉当然不傻,若无其事说道,“什么冷无常什么胖子,我不清楚,我只问你,你有看到一个瘦小的老头经过这里?”
      俞佩玉抱着一丝希望,如果花老头没出现在这里,那么江羽和院长应该无恙。
      他环顾了一下周遭残败的景象,心里的不安又泛滥起来,这明显是打斗之后的痕迹,可是人呢?或者说尸体呢?
      要是司徒天有什么不测,司徒雪知道这事因自己而起又该作何想法呢?
      他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切事情都由不得自己决定...
      “哈哈哈~~~”花老头难听的笑声刚一传来,佝偻的身影已经出现。
      来如鬼魅,远处的苏小轩干咽了一下口水,忍不住好奇心走到一旁看热闹。
      “花老头,我来得晚,到底什么回事?这...难道院长他们已经...?”俞佩玉神情已经有些焦急。
      花奴并不回答俞佩玉,悠悠走到慕隐一侧笑吟吟看着慕隐说道,“蛮灵宗的人好生厉害,可是这花花草草哪里惹到你了?!”最后一句说出之时花奴丑陋脸上已经是严肃得近乎狰狞。
      “哪里来的小老头!”慕隐看了一眼俞佩玉再看了一眼眼前丑陋的小老头,朝身后的重剑修士一挥手,已经准备朝紫鹫苑里头走去。
      慕隐眼里这三人就只是爱看热闹的小喽啰,虽然俞佩玉刚一开始让他有些不解,细剑微抖他以为是妖念迹象,不过他很快否定自己的心思。
      这黑白之剑刚刚完成萧瑟一击,剑意尚未退去,判断妖念失误也不是不可能。
      花奴并不拦他,只淡淡朝蛮灵宗三人前去的背影说道,“黑白剑出,天地萧瑟,呵呵,我要来迟一步江羽和司徒天这两人恐怕真要葬身你的剑下咯!”
      三人身影骤停,神情微变。
      慕隐缓缓转头盯着花奴丑陋的脸,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花奴朝远处一指,众人循向一看,两人正盘腿坐地调息,脸色苍白不已,正是江羽司徒天二人!
      “蛮灵宗竟然会派出黑白剑前来这小小瑟谷城,呵呵,难道木村学院还能有引起林仕兴趣的宝贝?!”花奴脸上又恢复了笑吟吟。
      “你究竟何人?”慕隐喝道。
      苏小轩云里雾里,盯着俞佩玉想看出些端倪。
      俞佩玉心里大概猜出了几分,心里估摸着这蛮灵宗三人肯定是为了查探蛮灵双煞之事,只是他并未想到这之是慕隐此行的目的之一。
      “涅乌族四奴之一花奴,正是老朽。”花奴云淡风轻说道。
      慕隐瞳孔急剧收小,倒退几步...
      身后两名重剑修士已经淡定不再,神情慌乱不已。
      “涅乌族四...奴?!”慕隐瞥了一眼远处本应已埋在地下葬身剑意的江羽二人,细剑未抖,人却已是微抖起来。
      若不是太炎大陆的灵皇高手前来相助,三十年前逸冥大陆结界之处究极一战几乎倾覆灵修大殿所有高手的涅乌四奴?
      传说中的涅乌族四大护法,丹药之王花奴,居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慕隐的双腿开始发软。
      即使宗主林仕也从未让他有这种威压震慑感,看着眼前这丑陋的老头,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有人说死亡并不是最恐惧的事。
      传说有一种咒法,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回复
    43楼2014-10-19 22:04
      人形态 最好是无实体的灵魂级别 一般方法无法伤害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4-10-22 19:24
        半人半妖吧,刚附灵,能量不稳定,不能完全掌控身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4-10-22 19:49
          变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4-10-22 19:56
            喜欢的盆友可以去黑岩中文网或者起点中文网支持我一下!
            谢谢!


            回复
            50楼2014-10-23 08:59



              有起点账号的盆友帮忙收藏下哈~~


              回复
              51楼2014-10-23 09:02
                努力写了11万字了,成绩依然惨淡~~
                求安慰!


                回复
                53楼2014-10-24 11:10
                  他是魔界最强战力之一,曾以一人之力封印神魔两界,以旁观者的身份静观三界


                  回复
                  54楼2014-10-24 11:26




                    回复
                    55楼2014-10-24 12:23
                      可以继续保持魔兽形态,不过外形变化了,且身上有突出器官,比如背上尖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4-10-24 12:26
                        狡诈的或者懦弱额(有懦弱的吗?貌似没有)变人性,傲气的霸气的魔兽。☞✘
                          太晚了,朋友们,奈法里奥斯的堕落力量已经生效,我无法……控制自己。
                          奈法里奥斯的仇恨让我变得空前的强大,赶快快跑吧,凡人,黑石之王的怒气涌动在我的血脉中!
                          求求你们,快跑吧,在我丧失所有理智之前快逃命吧,黑色的火焰在我的心中燃烧,我必须要释放他
                          火焰、死亡、毁灭,你们这些凡人,让奈法里奥斯大人的力量……不,我要抗争,阿莱克斯塔萨,帮帮我,我必须抗争到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4-10-24 12:34
                          顶!


                          回复
                          62楼2014-10-27 22:39
                            保加利亚妖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4楼2014-10-29 23:57
                              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4-10-30 00:01
                                黑岩中文网本书的数据勉强算一般,小伙伴们快去支持撒~~~


                                回复
                                66楼2014-10-30 11:58
                                  顶!


                                  回复
                                  67楼2014-10-31 14:49
                                    顶顶


                                    回复
                                    69楼2014-11-03 09:10
                                      女人的脸狗上半身猩猩的手驮鸟的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0楼2014-11-03 09:12
                                        希望筒子们能多多支持一下~~谢啦!


                                        回复
                                        72楼2014-11-03 09:18
                                          可以人面兽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4-11-03 16:15
                                            或者兽面人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4-11-03 16:15
                                              人形啊,人为先天道体,一般牛逼点能都是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4-11-03 16:26
                                                化人吧,让大家猜猜本体,增加神秘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4-11-03 16:28
                                                  顶顶,上最新一章~


                                                  第四十七章 你恨我吗


                                                  --------------------


                                                    俞佩玉不是小偷?!
                                                    黑魅家族耳目不计其数,尤其其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见都不一定为实更何况耳听?
                                                    布告上的内容她瞪大眼睛一字不漏看了两遍,未作停留她迅速离开公告墙。
                                                    她想找一个人。
                                                    竹马!
                                                    竹马当然是刘小冰,好巧不巧,刘小冰并不在神怮宗。
                                                    刘小冰究竟在那,尤其其没问刘应天,她甚至都没进入神怮府邸。
                                                    她既渴望知道真相,又害怕事实的残酷。
                                                    如果俞佩玉不是窃丹之人,那以前他究竟是被错冤还是有意嫁祸?
                                                    她不愿深思,她只觉自己对于刘小冰的貌似坚不可摧的信赖正逐渐瓦解...
                                                    瓦解的过程很疼,但她必须忍受!
                                                    身为黑魅宗主尤七的女儿,尤其其除了有些大小姐脾气之外,论聪慧伶俐她绝不输旁人。
                                                    自己之前为何如此厌恶俞佩玉她分不清,就跟现在为何对他心生缕缕情丝一样,她同样分不清。
                                                    或许是因为偏见所以厌恶,可如今她对俞佩玉的偏见早已消除,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记不清。
                                                    她只记得俞佩玉那张开的臂膀,黑色眸子闪着犹如野兽受伤后舔着伤口的冷漠神彩,呆在角落里不发一言不作解释的淡然...
                                                    自己是怎么了?尤其其的脚步顿停,眉头深锁,不同的情感相互撞击,酸楚感弥漫上心头...
                                                    俞佩玉提出无理条件时的神情历历在目,还有那日在尤府门口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
                                                    总是要做个了断!她一咬牙脚步再次迈开匆匆往紫鹫苑花园的方向走去。
                                                    就算自己之前有做错,如今也算是扯清了,尤其其低头匆匆行走,心念穿梭交织。
                                                    前头传来声音,尤其其抬眼一看,紫鹫苑门口正在重修。
                                                    一伙工匠正忙得热火朝天,一个个干劲十足,看来工钱给得应该很足。
                                                    监工模样的不是别人,萧瑟一击黑白剑。
                                                    尤其其当然不认识他,乍看之下虽有些古怪但也为多想,瞥了一眼慕隐便走入紫鹫苑。
                                                    慕隐此时除了装束看着和眼前的工匠不同之外,眼神敛芒,除了背后的黑白剑显得有些突兀,简直就是真正的监工。
                                                    蛮灵宗排行前十的修士居然会甘愿当一个监工,这无疑是个笑话。
                                                    可此时慕隐非但没有一点架子,甚至还偶尔替工匠打打下手。
                                                    这些工匠本来就只对工钱感兴趣,干活,拿钱,喝酒讲荤话,回家抱媳妇上炕。
                                                    芸芸众生,日子本就和白开水一般,安静流淌,平淡无味。
                                                    谁会管这佩剑中年人是什么身份,只要工钱合理,就算是神仙来当工头也没什么区别。
                                                    慕隐偶尔瞥一眼花园的方向,眼里依然没有一丝涟漪,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恨意...
                                                    杀手静默,花架子爱叫嚣。
                                                    慕隐不是花架子,他只是一名“监工”,一名静默的“监工”。
                                                    一名时不时瞥一眼紫鹫苑花园方向的监工。
                                                    坍塌的院墙已经重新砌好大半,断木枯枝早就清理刨除重新栽种上新的树苗。
                                                    再过几天,这里就可以恢复往日的景象,跟大战之后的满目疮痍告别。
                                                    慕隐也曾告别。
                                                    和自己的娇妻,爱子。
                                                    他转身出门时,娇妻甚至扯着他的衣衫泣成泪人,爱子也是嚎啕大哭不已。
                                                    可这一切都挽留不了他,他的心在黑白剑抛插在风不语墓地前头时就已经变的异常坚决了。
                                                    硬如磐石!
                                                    心有羁绊,一事无成。
                                                    剑有魂,人呢?
                                                    黑白剑陪伴他二十几年,他却从未有过出招之后酣畅淋漓的感觉。
                                                    人剑未能合一,他一直不参不透自己缺少什么。
                                                    那日在风不语的坟前,剑身在晃,慕隐的心却是觉得从未有过的畅快。
                                                    一世使剑,旁人只道黑白剑的萧瑟一击赫赫有名,他却深知这剑魂自己从未唤醒过。
                                                    所谓的萧瑟一击只是自己的灵力硬发实力,这黑白剑的最大威力从未彻底释放过。
                                                    当他抽剑离开风不语的坟地时,他甚至不去想自己究竟是为了宗门还是为了自己的那缕私心。
                                                    他也猜不透长眠底下的风不语到底是完全为了宗门的利益还是和此刻的自己一样。
                                                    一缕私心!
                                                    网在收,剑网。
                                                    剑还未拔出,怎会有剑网?
                                                    从前的慕隐是蛮灵宗排行前十修士,心有羁绊。
                                                    此时的慕隐是个眼神古井不波的监工,唯一不同的是,他已经克服内心的惧意。
                                                    黑白细剑没有抖动,慕隐的心没有丝毫慌乱,人剑契合,剑网岂非已经张开?!
                                                    ...
                                                    花奴当然不知道慕隐的心态变化,而俞佩玉此刻正闭眼盘坐更是仿佛老僧入定。
                                                    重铸灵根绝非易事,所以纵使是花奴,眉头也是微微皱着。
                                                    修士灵根好比筑楼根基,一但损坏,修炼过程中灵境越高,潜藏的危险就越大。
                                                    这事既耗灵力又考验心性,一有差错非但受铸者本已破损的灵根彻底毁坏,甚至强如花奴这样的高手也会受到牵连。
                                                    灵根并无实体,只是一种灵力感应。
                                                    这是区分灵修天才的主要根据,一个灵修学员倘若灵根破损,即使再怎么刻苦因为感应能力微弱,想要突破新的灵境简直难如登天。
                                                    这就是为何俞佩玉当初死活冲不破灵徒冲品的原因,班里的学员一个个都已经是灵士境界元品而他却依然还是灵徒境界。
                                                    花奴必须要耗去一部分自身的灵力去重塑俞佩玉灵根的破损部分,而且极有可能这部分耗去的灵力将会被受铸对象吸附化为自己的灵力。
                                                    花奴之所以愿意这么做,当然有他的目的。
                                                    只是他却发现一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本以为只需极小一部分的灵力就能解决这事,可是当他想要开始施行时却发现俞佩玉这部分残缺的灵根所需要的灵力根本就像是一个无底洞!
                                                    一个灵尊元品都不到的小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吸附力?!
                                                    俞佩玉依然闭眼盘坐,可对面的花奴已经放弃。
                                                    花奴不敢,而且他觉得这根本不值得。
                                                    如果过多耗去自己的灵力,即使修复了俞佩玉的灵根,真到了紧要关头,靠这小子就一定能保证解除妖刀最后一层封印?!
                                                    这赌注太大!
                                                    细汗沿着他脸上的沟壑蜿蜒流淌,他盯着眼前这拥有梵罗血统的比他还神秘的小子,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俞佩玉~~”花园外传来尤其其的声音。
                                                    谁?!这声音也不是雪儿啊!不过好像有点熟悉。花奴这才回过神来。
                                                    他本想唤醒俞佩玉,思索再三,还是径直走到花园外头看个究竟去。
                                                    俞佩玉在紫鹫苑花园之事在木村学院已经算是公开的秘密,不过尤其其也是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这里来。
                                                    “你找他?!”花奴看到尤其其,才发现是那天俞佩玉惹哭的那位小姑娘。
                                                    “嗯!他在里头?”尤其其朝里面探头。
                                                    花奴迟疑了一下说道,“进来吧!”
                                                    他本以为重铸灵根是小事一桩,没料到事情没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既然灵根破损,就算这小子拥有灵珠和灵纹,按理说也不可能这么快掌握上次自己传授的封印之术啊。
                                                    他越来越怀疑俞佩玉身上的梵罗血统绝不是普通血统,还好那日没有冒险,想到这花奴轻轻呼出一口气。
                                                    尤其其已经闪进去。
                                                    俞佩玉并未进入识海深处,花奴与尤其其的对话传来,他已经睁开眼睛停止了打坐。
                                                    “你来做什么?”俞佩玉起身朝尤其其说道。
                                                    尤其其顿了一下,很快恢复了神情,笑道,“俞佩玉,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恼恨我,我不做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一件事!”
                                                    “说吧。”俞佩玉看向花奴,花奴已经悠悠走开。
                                                    “如果你不是小偷,你觉得谁是?”尤其其目光注视着俞佩玉。
                                                    她不知道俞佩玉是怎么熬过这段时光,她只想确定一件事。
                                                    到底是江院长错冤俞佩玉,还是有人嫁祸!
                                                    她既害怕答案是后者,但此刻又恨不得马上得知真相。
                                                    俞佩玉面无表情望着她,内心五味杂陈,本想挤出一丝微笑,可嘴角抽动了一下偏偏又做不出来。
                                                    他根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换做一年前,如果尤其其这么问他,也许他就不会变成现在的自己了。
                                                    有些东西错过就错过了,即使现在沉冤昭雪又如何。
                                                    那些伤害依然历历在目...
                                                    “你回去吧!”俞佩玉冷漠说道。
                                                    他已经不再恨眼前这位女子,望着她好看的眉眼他甚至觉得她有些可怜。
                                                    一个女子错付了时光给一个根本不珍惜自己的人,不是悲哀是什么?
                                                    尤其其想过自己的这句问话之后俞佩玉的各种反应,可她始终没料到会是这种。
                                                    冷漠如斯,仿佛事不关己。
                                                    两人相视无语...
                                                    尤其其并没有马上离开,目不转睛盯着他。
                                                    他并不闪躲,黑色眸子同样盯着她绝美的眉眼。
                                                    “你恨我吗?”尤其其轻抿粉唇,声音轻抖。
                                                    ......


                                                  回复
                                                  83楼2014-11-10 08:52
                                                    顶!


                                                    回复
                                                    86楼2014-11-11 00:32
                                                      很多时候,爱你的人近在咫尺,可让你柔肠百转,牵肠挂肚的却往往是另外一个人。你为他流泪,为他悲伤;只讲付出,不要一点回报。你以为这是爱情,其实这只是出于人得本性;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轻易得到的,往往不懂珍惜。  (^0^)y-°°° 有好感的意思


                                                      收起回复
                                                      87楼2014-11-11 02:30
                                                        最新一章
                                                        第五十一章 黑白之殇(一)

                                                        -----------------------------

                                                          
                                                        监工佩剑,园丁端茶。
                                                        剑是黑白剑,茶则是普通的茶水。
                                                        慕隐来到花园时,花奴换了一身红袍正坐在藤椅上喝着茶。
                                                        红袍花奴!
                                                        黑色木桌上摆了四颗小青石,以方形形状摆在桌面之上。
                                                        “你们宗主参加了葬礼?”花奴一见慕隐,把茶杯放在那四颗小青石中间淡淡问道。
                                                        藤椅在前后摇晃,枯瘦的手一离开茶杯便缩进宽大的袖袍之中,花奴微笑望着慕隐。
                                                        慕隐瞥了一眼桌上的青石小石块目光收回点头回道,“陆师兄主持的葬礼,宗主还在闭关。”
                                                        藤椅只有一把,所以慕隐只能站着说话,但他脸上并无丝毫不悦平静地看着红袍花奴。
                                                        “哦,老朽在你们大陆呆了三十几年,风不语是为数不多几个人中的一个...”花奴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慕隐当然明白花奴的意思。能让花奴觉得有这种想法之人着实不多,说是凤毛麟角也不为过。
                                                        非战之罪!
                                                        相信风师兄也是死而无憾,能逼得花奴真正出手杀死的岂非是花奴当做对手看待?!
                                                        花奴对罗氏兄弟也是出手了,但慕隐明白这其中的区别。
                                                        一个是迫于无奈痛下杀手,一个是轻描淡写让其“消失”。
                                                        消失也得有个“归宿”,慕隐想知道的正是这个!
                                                        “花先生,紫鹫苑大门及院墙已经重修得差不多,可以告诉我关于罗氏兄弟的踪迹了吗?”慕隐眼里并无恐惧之意,态度不卑不亢。
                                                        枯瘦的手重新伸出来,花奴端起方形青石块中间的茶杯一饮而尽。
                                                        “好喝!要不要喝一杯?!”花奴答非所问,眼里笑意渐浓。
                                                        笑吟吟的花奴!
                                                        “喝完之后就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嗯!”
                                                        人去椅空。
                                                        花奴从木屋里走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杯茶。
                                                        “这茶水可不是轻易能喝到的,你慢点喝。”花奴走到慕隐跟前,头顶堪堪到慕隐的肩膀之处。
                                                        慕隐接过茶水也是一饮而尽,眼神古井不波递回茶杯并没有话茬。
                                                        在花奴面前,不该说的话他一字都不多说。
                                                        从走进花园到现在,他身后的黑白细剑没有抖动过。
                                                        人剑合一!
                                                        人是视死如归,剑魂当然没有丝毫惊惧...
                                                        “这又不是酒,茶可是要慢慢品才是!”花奴笑吟吟接回茶杯仿佛自言自语道,“这可是涅乌族的茶叶,喝完这杯茶再上路也算对得住你!”
                                                        “呵呵,花先生,该回答问题了吧!”慕隐似乎并没有听到花奴的自言自语再次提醒花奴。
                                                        “不用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花奴转身把茶杯放好,重新坐回藤椅,眼睛竟阖了起来。
                                                        慕隐也并不着急,默默望着他。
                                                        不管花奴是在思考还是根本什么都不想只是闭目养神,慕隐根本不介意,他愿意等!
                                                        如果这逸冥大陆有人能让他就这么站着枯等却心甘情愿,除了宗主林仕,另外一个就只有眼前这位花先生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在这段时间内提升了多少,但至少他做到了人剑合一,无所畏惧。
                                                        有些修士潜心修炼多年依旧无法冲破最后的障碍,在于心有羁绊。
                                                        一旦顿悟,实力不可同日而已。
                                                        这次重返木村学院他只需完成三件事,对自己的这一世修为对自己背后这柄黑白剑也算是有所交代。
                                                        院墙大门已经修好,只要花奴回答了关于罗氏兄弟的问题,则只剩最后一件事...
                                                        落花纷纷,漫天花雨!
                                                        回忆这么近那么远。
                                                        回忆本就可以转移,风师兄已经长眠地下,可音容笑貌不依然在自己的脑海里清晰无比?!
                                                        自己若死于花奴之下,自己的音容笑貌,身后这柄细剑,又有多少人能记住?!
                                                        “老朽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那。”花奴终于开口,内容却是让人哭笑不得。
                                                        慕隐却只是淡淡点头,虽然料想得差不多但他还是想听花奴讲下去。
                                                        “你就当他们是掉进一条河里,流到了哪里,老朽也不确定。”花奴缓缓说道,仿佛在讲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慕隐依然还是点点头。
                                                        “河”当然不是普通的河,“水流”却必定是汹涌湍急无比!

                                                        而把罗氏兄弟抛进“河”里的当然就是眼前这位丑陋的涅乌长老,修为深不可测的花奴!
                                                        “你若是明白什么是‘灵域’,或许你才能想象他们此刻是在何处。”花奴笑吟吟说道。
                                                        “我不明白!”慕隐不想自作聪明。
                                                        “老朽的遭遇只是比罗氏兄弟好那么一点点...不同的是老朽是被封锁在异乡,而那两小子是被老朽封困在
                                                        结界之中。”
                                                        结界之中?慕隐并非山村野夫,虽然自己对宗主所说的蓝穹开洞之事将信将疑,但结界这个概念多少知道些。
                                                        从来之听说结界内外,何来的结界之中?!
                                                        难不成这就是花奴所谓的“河”,灵域?!
                                                        花奴施展灵力封困罗氏兄弟,那封困花奴之人又是谁?
                                                        “这就是所谓的死无葬身之地吧,呵呵。”慕隐总算不再点头不语。
                                                        三件事既然已经完成了两件,那么也该是了结的时候了。
                                                        细剑微抖!
                                                        慕隐的心没乱,黑白剑当然是他自己召唤剑魂所引起的微震。
                                                        兵不厌诈!面对花奴,慕隐势必全力一击,但在这之前他想让对方心乱。
                                                        如果花奴心乱,自己的胜算又会多上一分...
                                                        花奴也在笑吟吟,他并不否认也不肯定慕隐所说的意思。
                                                        死无葬身之地!败者的归宿大多逃不脱一死,既然都是死何必在意有无归宿?!
                                                        罗氏兄弟在花奴心目中的分量和风不语当然是云泥之别。
                                                        罗氏兄弟“消失”他眼睛眨都不眨一眼,可是风不语葬身花海他却交代慕隐要厚葬。
                                                        “宗主闭关肯定有他的想法,若是宗主出手,花先生你有多大把握拿到太一灵丹?”慕隐眯着眼睛。
                                                        他已经蓄势准备一击,身上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神经都处于最佳状态,甚至眼神都特地隐藏收敛起来。
                                                        若是工匠们看到此时的慕隐肯定会哈哈大笑,因为在他们眼里此时的监工看着像是在忍“急”!
                                                        人有三急的急!
                                                        监工当然不是在忍“急”,
                                                        多大把握?! 枯瘦的手一扫,桌上的方形青石石块全数跌落地上,花奴的额头之两处微凸青筋突现,
                                                        似乎被戳中痛处...
                                                        电光石火之间,剑已出。
                                                        细剑并未刺向花奴,而是凌空抖了几朵剑花随意劈出三剑。
                                                        三剑之后,那柄细剑剑身竟似泡沫一般刹那消散,只余剑柄。
                                                        连环三剑一波接一波向花奴缓缓推进,隐约带有浪潮之声。
                                                        修者决斗,除了注重防御,但凡攻击都是以快为主。
                                                        花奴就是枯手一劈,风不语这样的武痴都无法躲闪,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
                                                        可慕隐这一招却是极慢无比,慢的仿佛花奴可以进去木屋睡一会起来,这波攻势还未到达。
                                                        花奴并没有进去木屋,他仍在藤椅上坐着。
                                                        四块青石跌落地上,那个茶杯却依然在桌上。
                                                        慕隐的身形已经缓缓落下,目不转睛盯着花奴的动向。
                                                        他没有把握,但这一击之后黑白之剑的剑魂已经魂飞魄散以致消融不见,若是这般波澜不惊的一击还未给
                                                        这丑陋的老头造成威胁,那自己和风师兄死得也不冤枉!
                                                        以卵击石,难不成还希望卵能给石造成威胁?!

                                                        石头在动,花奴这个“石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灵宗元品!这看着极慢极其软绵无力的三波剑魂攻击居然携带着灵宗元品的威力!
                                                        此时的慕隐不知道自己顿悟之后这黑白细剑的剑魂之力达到这般境界,以后他也不知道了。
                                                        因为这黑白细剑已经消融,唯余剑柄。
                                                        人剑本合一,剑魂消散,人也已是灵力全无,所有的一切皆化为灵力蕴藏在这波攻击之中。
                                                        “网”在收,第一波剑魂攻势已经缓慢逼近花奴,而后面的第二波第三波攻势紧随其后。
                                                        浪潮之声渐大,慕隐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因为他看见花奴的眼里闪过一丝迟疑。
                                                        迟疑不就代表着花奴此刻正在犹豫怎么破解这连绵攻势?
                                                        无风,花园里的花草仿佛受到无形力量的摧残,根茎寸断,花瓣碎成无数片...
                                                        花奴跟前的地面已经出现无数细长交织的裂纹,而且这裂纹渐渐深陷,仿佛干枯龟裂的旱地。
                                                        再往前几步,花奴若还不动,除非他是测灵石那样的材料组合而成,否则难逃被绞杀成血沫...
                                                        ......

                                                        “花老头,我被控制了...”俞佩玉气喘吁吁,人未到声先至。
                                                        衣衫左胸破了个洞口,脸上依稀印着血迹,蓬头垢脸的俞佩玉像是疯子一般赶到花园门口。
                                                        这什么情况?
                                                        一个拿着没有剑身的瘦削中年站在花园门口与木屋中央,而木屋前头的藤椅之上则是坐着一位丑陋的红袍老头。
                                                        花奴居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虽说这老头很古怪,但也不至于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连搭理一声都没有。
                                                        俞佩玉摸不着头脑,正想踏进去一步,突然看到花奴的眼前出现无数把细剑...
                                                        刺,撩,劈,砍,戳,扎...无数细剑无数种击杀方式朝花奴袭去!
                                                        “啊~~”俞佩玉忍不住惊呼,如此近的距离,鬼魅般出现的无数细剑,闪电般的袭击,花老头居然还在藤椅之上?!
                                                        完了,自己体内的灵蛊这下是没人能解了,妖王是否控制自己之事也没人能解自己的迷惑了,俞佩玉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

                                                         


                                                        回复
                                                        88楼2014-11-15 00:17
                                                          最新一章~~


                                                          第五十四章 蛮灵宗
                                                          ------------------------


                                                            蛮灵山地势并不险峻,山脚一派乡野景色,乍看之下根本无大门大派应有的气派威势。
                                                            可在逸冥城却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一句有些像是江湖术士糊弄乡民故弄玄虚的大话。
                                                            蛮灵一出,鬼神皆无。
                                                            这话流传已久无从考据,逸冥城修界也没几人当真,但蛮灵宗灵修高手辈出确是做不了假。
                                                            相传蛮灵宗乃太炎大陆修士云尊所创,虽在逸冥大陆创建宗派,但追根溯源蛮灵宗与太炎大陆的许多宗派至今依然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云尊时任蛮灵宗第一任宗主,那时灵修大殿还未建立,放眼整个逸冥大陆,无论实力修德还是威望都是首屈一指。
                                                            云尊仙逝之时,蛮灵山山顶祥云绕山三天不散,一时之间逸冥大陆芸芸众生争相谈论,谓为仙迹。
                                                            当然也有人说云尊只是凡躯长眠,真魂却是留在蛮灵宗,成为蛮灵宗的看不见的保护神...
                                                            云尊之后,由于内宗弟子行事方式异于其他宗门人士,加上宗门上下甚少和外界交流,蛮灵宗渐渐成为逸冥大陆灵修界眼里的神秘宗门。
                                                            要想保持一个灵修宗门长盛不衰,内宗弟子的更迭换代除了及时,还须保证无滥竽充数之庸辈。
                                                            非但没有庸辈,就算是强如蛮灵双煞冷无常和云清风,犯了戒,林仕虽不舍但依然按照门规将他俩赶出宗门。
                                                            但他俩受俞佩玉所创昏迷不醒之后,林仕最终还是收留了下他们,个中缘由也许只有他和陆凡等少数人知道。
                                                            但在旁人眼里,林仕做事铁面无私却不乏温情一面,这也是他能掌管偌大一个蛮灵宗这么长时间却毫无衰败迹象的原因之一。
                                                            蛮灵宗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逸冥大陆唯一一个可以与灵修大殿抗衡的宗门,单凭这一点,逸冥大陆灵修界大多修士对林仕一直是敬慕崇仰不已...
                                                            任何一个大宗门,对于每一度挑选入门弟子都是相当谨慎隆重,蛮灵宗也不例外。
                                                            蛮灵宗挑选内宗灵修弟子的条件近乎苛刻,有时林仕还会亲自监督,所以一旦能进入内宗的弟子都可以算得上人中龙凤。
                                                            苛刻的意思是一批参加入门考试的少年有可能全数淘汰!
                                                            宁缺毋滥一直是蛮灵宗挑选内宗弟子的准则,所以有段时期蛮灵宗曾短暂出现过人员断层现象。
                                                            整个蛮灵宗上下不足五百人,可每年一批的送往太炎大陆的灵修少年依然没有落下!
                                                            后来不知是条件稍微放宽了些还是其他,蛮灵宗再未出现过人才青黄不接的现象。
                                                            而从那之后,林仕经常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
                                                            一副商贾打扮,混入市井当中俨然一个无所事事的肥胖中年男人。
                                                            可如今这位神秘宗门最不神秘的宗主居然闭关,就连灵修大殿的很多长老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风不语的灵位已经摆上,慕隐的尸首正躺在一辆马车车厢之中。
                                                            拉车的是独角赤马,马夫是个不爱说话的虬髯大汉,车厢里除了慕隐还有一老一少。
                                                            青衫花奴,破衣俞佩玉。
                                                            ......
                                                            谁都知道一旦进入蛮灵宗内宗,最差的灵修弟子多年修炼之后最不济也是灵尊冲品。
                                                            逸冥大陆城区无数,灵修学院不计其数,以灵尊冲品的实力放在普通的城区至少也能当上一名导师。
                                                            更重要的是灵尊冲品的修士十有五六能获得封灵称号,只有获得封灵,才有资格前往太炎大陆的圣逸殿。
                                                            灵修大殿对于逸冥大陆的普通修士已经是可望不可及,更遑论圣逸大殿。
                                                            关于圣逸大殿的传说众口纷纭,可是能前往朝拜的修士毕竟凤毛麟角,加上其他原因,这些坊间流传的关于圣逸大殿的传说真真假假,真实性无法分辨...
                                                            可是有一点却是不可置疑的,但凡从圣逸殿回来的修士就连灵修大殿的殿主都会亲自迎接!
                                                            正是这点,令很多初入各种大小学院宗门的灵修少年热血沸腾不已!
                                                            灵修大殿已经是很多普通修士心目中的“神”殿,而令殿主亲自迎接这是何等荣光之事?!
                                                            再细想,说不定从圣逸大殿归来的修士实力可能已经媲美殿主,那该是怎样强大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虽说蛮灵宗的入门条件苛刻但每年仍然有很多立志灵修的少年从各个城区涌向蛮灵宗...
                                                            只有蛮灵宗每年都派遣一批内宗弟子前往太炎大陆,虽没有明说是前往圣逸大殿,但在那些参加入门考试的少年想象中,这就是去圣逸大殿!
                                                            如若不然,为何连灵修大殿都不是每年送一批人员去太炎大陆?为何蛮灵宗是唯一可以抗衡灵修大殿的宗门?
                                                            是不是前往圣逸大殿,只有林仕自己清楚,旁人只能是猜测。
                                                            整个宗门的运转除了林仕之外只有陆凡知道个大概,就连慕隐这样的灵修高手都不敢说略知一二。
                                                            除了太一灵丹是太炎大陆那边的人分发过来这种大事是公开之外,像每年都有一批十六、七岁左右的少年离开宗门这等杂事,没人人知道他们究竟去往太炎大陆何处,是被分派去完成任务还是其他,没人知晓也没人敢问宗主林仕。
                                                            林仕任内五年之久,一共五批内宗灵修少年离开宗门,最早的一批年纪至今已有二十一、二。
                                                            林仕对此事也三缄其口,从未跟旁人提起,即使对陆凡也只是偶尔一言半语,并未细说。
                                                            令逸冥大陆灵修界不解的是,蛮灵宗在林仕成为宗主之后从未派出灵修弟子参加斗灵大赛。
                                                            唯一一道可以窥探蛮灵宗内宗整体灵修实力的途径也被切断了,蛮灵宗逐渐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
                                                            “花先生,逸冥城到了!”马夫收住马鞭回头朝车厢里头说道。
                                                            “哦,先找家裁衣店。”花奴漫不经心回道。
                                                            啪~~
                                                            马夫挥鞭,马车再次驶动。
                                                            车厢不再震动得厉害,大概是路面比较平整的缘故,但俞佩玉全无睡意。
                                                            他奶奶的!这到底是什么梦?!悬崖上断头的不是妖王吗?怎么会看到自己?!
                                                            他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梦罢了...”
                                                            花奴瞥了俞佩玉一眼说道,“小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现在是大白天啊!”俞佩玉以为花奴所指的是自己那个诡异的梦。
                                                            话一说完他就明白花奴并非此意了,识海倒是有可能侵入,自己梦到什么花老头怎么可能知道?
                                                            花奴挪了一下枕着的软垫,脸色一沉说道,“蛮灵一出,神鬼皆无。这话听过吗?”
                                                            花奴当然知道俞佩玉会错了意。
                                                            “蛮灵?蛮灵宗?有些印象。”俞佩玉拼命回忆,记得似乎莫无烟在讲课时曾说过这话但又吃不准。
                                                            花奴点了点头语气微沉,“老朽非神非鬼,这次谅他也阻拦不了!”
                                                            “他”究竟是谁,俞佩玉没有多想,他只是好奇花奴说好的几十人在那里。
                                                            “花老头,他们人在那?你不是说加上你我一共三十七人吗?”


                                                          马车骤停,马夫再次喊道,“花先生,到了。”


                                                          花奴朝俞佩玉挥了挥手,闭眼休憩。


                                                          破衫少年轻轻一跃下了马车,他环顾了一下逸冥城繁华的城区中心,一脸轻松走入裁衣店。


                                                          似曾相识!


                                                          一年前同样是破衫,同样是走进裁衣店,不同的是那时他只是被木村学院弃绝的樵夫,用自己的血汗钱订制了一件白衫,寓意一尘不染,沉冤得雪!


                                                          无可奈何!


                                                          而今他简直差一线就是傀儡,妖王的傀儡!


                                                          差一线是多少? 他不知道,反正衣衫颜色差很多!


                                                          青色和白色岂不是差很多!


                                                          没用多久,俞佩玉就穿了一件青衫走出店外,重新没入车厢。


                                                          逸城多繁华,无烟雨,青石街道车碾痕。


                                                          赤马紫檀,青玉涅乌几多愁。


                                                          花奴一路少语,笑吟吟的神情甚少。


                                                          俞佩玉则先是想着各种杂事但最后无一例外回到司徒雪和尤其其身上...


                                                          想起两唇合上一片那一幕,俞佩玉脸上微红。


                                                          想起那抹淡蓝秀发,想起尤其其的问话,“那你为何要去找冷无常?”,俞佩玉又是摇头又是叹息...




                                                          “到了蛮灵宗,无论发生了什么,小子你都不要太过惊讶!”花奴伸直枯瘦的右手淡淡说道。


                                                          俞佩玉欠了欠身,没有反应,没有回话。


                                                          马车依然行驶,已过城区。


                                                          车厢内,一老一少一尸。


                                                          车厢外,湛蓝天际不知何时飘来薄云,泛黑...


                                                          回复
                                                          89楼2014-11-19 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