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47贴子:1,279,390

【迟爱同人】切莫迟延(柯小绵羊自白)之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为了同步原著的节奏,另开一贴得了~~~~~(其实是那个旧楼实在懒得爬了)很久没有继续更这篇文,还会有人在看么?望天ING~~~~~


1


我爱着莫延。莫延爱着陆叔叔。陆叔叔爱着辰叔。倒推回来,辰叔爱着陆叔叔,他们可能已经圆满,这是一出喜剧。而陆叔叔不爱莫延,莫延也不爱我,我们大概都会是悲剧吧。还有什么好反驳的,这一夜,我彻夜未眠。不是不想睡,可是满脑子乱糟糟的想法闹腾不已,心头一会儿记挂着舒念的病情,一会儿又悬心跟陆叔叔摊牌我跟莫延的感情,会不会给莫延带来麻烦,一会儿又对自己这么盲目地一厢情愿地自以为是地用自己的方式去爱莫延,究竟是对是错,整夜辗转难眠,自怨自艾。一直想得脑仁儿发胀也理不清头绪,倒是对着滴答滴答的闹钟数着分秒,发了一夜的呆。


第二天凌晨的飞机去S城,赶早起来送我的人居然是林竟。上次为了莫延的事我们大打了一架之后,他就发誓不跟我说话了的,虽然我知道他那是气话,但是我还是隐隐觉得,林竟那样下死力地打我,多多少少是有些嫉妒不甘的情绪含在里面,毕竟他和莫延在LA朝夕相处了七年,比我跟莫延在一起的所有时间加起来再乘以十倍都还多还长,最后他们也还是不得不分开。


缘分这种东西强求不来,有缘都可能无分,再有缘,再纠缠,也是枉然。


我不知道那什么表情来面对他,林竟生气也是为了莫延,先前赎回莫延,他也出了力,可说些感谢的话什么的,似乎又有点儿尴尬和见外。想了想,我还是放下行李箱,挤出些微笑,眯了眯酸涩发张的眼角,朝坐在餐桌旁的林竟走过去:“我今天飞S城,舒念他病了得去看看。。。。。。”


“我昨晚跟辰叔说好,你今天的早餐我来准备。”林竟别别扭扭地坐着,好像屁股底下的椅子上长了刺儿,眼睛也是飘忽不定地到处乱瞥,就是不肯把眼光放在我身上。


“这样啊。。。。。。那真是多谢你。其实我到机场随便吃点就好。”我疑惑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和冷冷清清的锅灶,难道林竟要抽出一根魔杖,然后念念咒语就能巴拉巴拉变出一桌子美食来么?


林竟磨磨蹭蹭地把手从桌子底下挪上来,把手里握着的的东西往桌子中间“啪”地一放,“这是。。。。。。你的早餐。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好,你一定要吃。”


我定睛一看——两颗煮鸡蛋,一颗壳焦糊,另一颗壳还裂了。


我抬头看了林竟一眼,又看了看他被烫得通红的手指,有些过意不去:“。。。。。。林竟你。。。。。。”


“你、你就当做是我在跟你道歉。昨晚你跟陆风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原来你是真的喜欢LEE。一直误会你把LEE当做舒念的替身,还骂你混蛋,对不起。”林竟的脸噌的一下通红,慌乱地截断我的话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尽管开口。”


我的鼻子有点酸,千言万语争先恐后地朝外涌却堵在嗓子里吐不出来,憋了半天,只上前猛地一把搂住林竟,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低声闷闷说了一句:“好兄弟。”


上天仁慈,还有人是愿意站在我这边。


出了S城的机场,已经是艳阳高照。谢炎说好派来接送的车子已经候着,上车前我顺手在路边的报刊亭里买了一份《S城早报》。


“谢高拟结秦晋,航空业又一春”的头版头条标题赫赫在上,触目惊心。


正文里还详细叙述了谢氏年轻主事和S城航空业龙头高氏千金昨日传出订婚风声,今晨两家股票开盘十分钟即强势涨停的消息,旁边还配发了大彩图,谢炎和高家千金锦衣华服含情对视。


司机师傅礼貌地问了我一句:“柯先生是先去酒店么?”


我紧紧握住手里发皱的报纸,“不。先去医院看舒念先生。”


舒念一个人孤独地躺在VIP加护病房里,微微发白的脸色,轻轻颤动的睫毛,似乎睡得很不安稳,身侧的右手上插着点滴的管子,细细的血管埋在苍白的皮肤下,隐隐青色。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淡绿色的墙壁,浅粉色的窗帘和卧具,几台医疗设备安静地工作着——虽然谢炎安排了最好的医疗条件,还是不能抵消舒念病痛的万分之一。


我不会去找谢炎,即使看了那样劲爆的新闻。换做从前的我,现在八成已经把谢炎打出两个熊猫眼了。但是现在我不会,我很明白,谢炎必然有他这么做的理由。我忘不了电话里,谢炎颤抖着说舒念得了白血病,他低低呜咽的声音,那不是能够假装得出来的绝望,如果不是真心爱着舒念,深刻地爱着,绝不会这样无助。


再说了,S城的谢炎,爱谁不爱谁,实在没必要假装。


我不再是那个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先狠狠干一架再论是非曲直的毛头二愣子,更不是那个曾经为了满足自己的妄想和私欲,不惜以蛮横和暴力强迫舒念或者莫延的幼稚小孩。爱上莫延,即使结局可能不美满,过程中我却学会了很多,就算称不上完美也称不上成熟,但是我有在努力,有在成长,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儿。


舒念的主治团队里有一位专家恰好是我在LA时的学长,京西四豪门之一唐家的大公子唐谶(cen),一向和我交情不错。


“如果没有直系亲属能够配型成功,用其他人的骨髓移植,能有几分胜算?”


“不好说,当然直系亲属是最好的。实在要用到其他人的骨髓,就看病人与捐献者之间存在排异的程度了。现代医学这么发达,使用非直系亲属的骨髓进行移植,白血病治愈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我正待继续发问,一位护士火急火燎地过来告诉唐谶,“唐博士,昨晚手术的病患突发状况了!刘博士请你赶紧过去!”


唐谶拔腿就跑,我急忙拉住也要跑的护士小姐:“请问,情况很严重么?”


“已经在急救了!”


“是昨天刚刚进行了骨髓移植的那个小姑娘么?”


“没错!好不容易找到配型成功的骨髓捐献者,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么强烈的排异,如果是她家里人的骨髓就好了。。。。。。”


话没说完,她就挣开我的手,匆匆忙忙跑掉。而我悬在半空不停颤抖的手,半晌也收不回来。


广告
阿澜君,你还知道出来,讨厌都不理我了


好想知道更新频率


居然更新了…………!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4-10-12 22:49
    啊哈~~人家也来了!


    更新~~~~~~频率神马的,不能强求啊~~~~~~~~~~




    2


    “你也听到了。”


    我转过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身后的谢炎胡乱挠了挠蓬乱的头发,然后烦躁地抬手解开金质的衬衫领扣,“那些医生总是催促我,舒念的手术做不做要我早做决定。我怎么决定?我应该决定做,还是决定不做?即使找到了能够配型的骨髓,也不是百分百的把握一定能还我一个活蹦乱跳的舒念。。。。。。”


    我看着他满下巴拉碴的胡子,忽然有些能够体会他的焦虑和无措:“终归,做还是比不做强一些的。万一真的治好了呢?”


    “万一?!”谢炎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干裂的嘴唇颤抖着:“这个‘万一’,我赌得起么?!这个世界只有一个舒念!只有一个!我怕的就是‘万一’!”


    我只能默然。谢炎心底的担忧我不是不懂。关心则乱,他这般无法理智,是因为舒念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同他的血肉,如同他的灵魂,缺了一块,甚至只是缺一丁点儿,也是切肤之苦,痛不欲生。


    这种事情,如果搁在莫延身上,我只会比谢炎更焦灼更疯狂。


    谢炎轻轻抽了一下鼻子,然后迅速扭过头去。我没有看清他的眼睛里面究竟有没有饱含泪水。


    “小念他几天前就开始在念叨着你。他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就像他的亲弟弟一样。他家里早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你来看他,他会觉得非常欣慰的,他说只要你肯来,他最后一程也能安心。”他背对着我,空洞地低声哽咽道:“如果你愿意,可不可以帮我劝劝他,律师什么时候都可以见,能不能。。。。。。能不能别这么早就要立遗嘱,能不能别这么快就放弃?”


    最后一句话,飘渺得如同晚秋衰草上稍纵即逝的清露,一缕寒风就能把它迅速吹干。


    而我的心,像被人用长长的钢钉钉穿,钝钝地,钝钝地疼。


    谢炎抬袖抹了一下眼角,推开舒念病房的门扇,脸上换上淡淡的欢颜,柔声轻笑:“你醒了?刚刚好,你老是念叨的柯洛看你来了,才到呢。”


    我也想挤出几许笑意,却徒劳无功。今日才明白,强颜欢笑,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几乎难于上青天。


    舒念在病床上微微侧身,虚弱朝我伸出手来:“小洛。。。。。。你来了。。。。。。怎么不进来呢?谢炎你也不帮我。。。。。。招呼。。。。。。一下。。。。。。”


    那么苍白那么嶙峋的一只手,不久前这只手还殷勤地给我煮过糖水玉米,很甜很好吃的糖水玉米,我一直认定世界上除了舒念没有人能做出那样棒的味道。


    我伸出双手迎上去,把舒念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病房里的中央空调这么暖和,舒念的手心却是冰冷瘆人:“我刚到就直接过来了,谢炎派人去机场接我,路上也不辛苦,你别操心。”


    舒念的嘴角微微扬起:“。。。。。。你们终于也能做朋友了。。。。。。我总跟谢炎说,小洛是最乖最体贴的弟弟了。。。。。。他总不信老说要防着你。。。。。。”


    我跟谢炎对望了一眼。谢炎是该防着我的,原本过去那些时候,我也没想做舒念口中“最乖最体贴的弟弟”。


    舒念抬起另外一只手,朝谢炎伸过去,谢炎一把握住举到嘴边,吻了吻舒念的手背。


    舒念不好意思了,羞得两腮浮起薄薄的红晕:“你总是这样,小洛在这里呢。”


    “管他谁在,你是我的,我当然随时可以亲。”


    舒念看了看谢炎,又看了看我,笑意大了一些,“。。。。。。真好。有你们两个在身边,真的很好,我这辈子值得了。。。。。。”


    我眼眶里面的湿意几乎夺眶而出。


    谢炎的声音回答道:“说什么呢,人的一辈子哪有值不值的,努力过得幸福快乐就好。。。。。。对了,小加一直吵吵着要来看你,他那篇作文得一等奖了,还被老师大力推荐给了《小小作家报》发表,我想他是打算要来邀功的。”


    “是写《我的爸爸》的那一篇么?。。。。。。”


    “正是写你的那一篇呢。我读过了,他是这样写的,‘我虽然没有妈妈,可是有世界上最温柔的爸爸,最能干、最强壮、最勇敢的爸爸,我最最爱的爸爸,长大以后我要带着爸爸去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给爸爸买堆得像山一样高的好吃的糖果。。。。。。’”


    “哈。。。。。。他这样写。。。。。。真高兴啊。。。。。。那时候我从街上把他抱回来,他那么瘦小,却因为一直跟着我,吃了好多好多的苦。。。。。。怪我没什么能力,赚不了太多的钱给他买好奶粉,每天都只能磨些米糊喂他。。。。。。一晃过了这么多年,小加已经长那么大了,我们也都渐渐老了,有时候一看着他,就觉得好幸福好有成就感。。。。。。”


    “是啊,这么多年,你和我,还有小加,一直都是在一起,以后也会一直这么幸福地活下去。”


    “。。。。。。如果真能这样当然好啦。。。。。。小加长大娶媳妇的时候,我一定要穿那套你买给我的天鹅绒礼服,你说配暗红色的领带好呢,还是织锦的领结好呢。。。。。。”


    “。。。。。。都好。。。。。。都好。。。。。。”


    天鹅绒礼服配暗红色的领带,舒念甚少穿得这么隆重这么华丽,若真有这么一天,该是多么庄严而郑重的场合。


    我终于完全没有办法继续听下去,只得胡乱寻个理由,夺门而逃。


    那房间里面的一切场景,一切对话,多么难得的一份美好,却要在不久的将来被狠狠粉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舒念与谢炎,我与莫延,陆叔与辰叔,是不是都没法逃得过命运的残酷捉弄?






    回复
    举报|6楼2014-10-12 23:07


      更了更了!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4-10-13 11:00
        澜澜!!!!你回来惹!!!爱死你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10-13 11:04
          广告
          澜澜,我以后来给你继续刷早安晚安贴*^O^*么么哒~


          我们要把这个楼水的和以前一样高大


          小更一下!



          3


          回到预定的酒店已经是半夜三点多,我把外套甩在沙发扶手上,疲累地往沙发里一仰。


          酒店十二层的房间比较安静,偶尔隐约听得到不文明的货车司机嘶鸣着喇叭驶过高架桥的轰鸣。这样寂静的深夜,比熙熙攘攘的白日中更容易让人陷入孤寂的冥思。


          我想起与舒念的过往,与他相识,追求他,迷恋他,伤害他,依赖他,我人生中迷茫无助的那一段岁月里,在命运的作弄里沉浮的我,唯一能够依靠的人是舒念。


          对我曾经如此重要的一个人,我无数次殷切地想要把他据为己有,又无数次地在被他拒绝之后,迫切想与得不到的他同归于尽。


          这也许可以归咎于遗传,我终究是陆风的儿子。得不到的,更不能让别人得到。如此畸形的心理,滋养了潜藏在我血液和灵魂中丑陋的魔鬼,使我最后做出了对舒念来说最残忍的伤害。


          我强暴了他,背叛了他的信任。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理由,这都不能说是对的。我对他的爱,不能成为我伤害他的正当借口。


          我是很矫情。又很自负。错归错,虽然我很后悔,却从来也没有正式对他道歉过。


          不知道,这辈子我还有没有机会,还能不能来得及对他说出口?


          我进来的时候忘记把门卡插进供电插口,灯和空调都没开启,房间里黑漆漆的,闷热静寂得如同死人的坟墓。


          这样的坟墓,却恰到好处遮掩住了我的悲伤,即使我在如此静谧的深夜里放声痛哭,也没有人会打扰,我能够尽情地将白日里舒念面前强忍的泪水一股脑地宣泄出来。


          谢炎都没有哭的时候,我又怎么能哭。我来到舒念的身边,也不是要叫他看我的眼泪的。


          我抽了张纸巾,擤了擤鼻子,被调成了静音的手机在茶几上亮了起来。


          谢炎的短信,只有短短四个字:念危速来。


          我连外套和门卡都来不及拿就冲出房间,出门的时候胳膊不小心撞到门框,刮得火辣辣的疼。


          大半夜的,计程车只能请酒店的总台帮忙招乘。虽然只是等待了短短的七八分钟,我已经无数遍地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在医院旁边找一家几十块钱的私人旅社就好,或者应该干脆就睡在病房外的椅子上。


          等我赶到,舒念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谢炎一个人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双手捂着脸。


          “。。。。。。你前脚才走,舒念就开始发高烧。。。。。。是我疏忽,一直拉着他说些不痛不痒的闲话,他的身体负担这么重,我都没注意到。。。。。。”


          我不知道该顺着谢炎的话责备他的疏忽,还是该说些安慰他的话让他好受点儿。


          谢炎抬起头来,瞪着通红的眼睛望着我:“柯洛。幸好你在这里。舒念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跟谁去倾诉。我们没什么特别推心置腹的朋友,我的父母不能全心全意地接纳他,他家里也没有亲人剩下了。现在你在这里,我也能心底安定点儿。如果有什么突然,我也能有个人商量。”


          我直直望着谢炎的眼睛。谢炎顿了顿,继续低声说道:“如果我垮掉,一切拜托你。”


          我沉默了一下,重重颔了首,然后拍了拍谢炎的肩头。


          没想到,我跟谢炎两个永远针锋相对的敌人,还有这样并肩扶持的时候。


          急救室的红灯一直刺眼地亮着,叫人忍不住胆战心惊,漫长的等待度秒如年。


          忽然,我的手机又开始闪烁,这回我连看也没看就接了起来,那一头却传来抽水马桶哗啦啦急促的冲刷声,然后是莫延虚弱无力的喘息声音。


          这样的时间,莫延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


          “LEE叔,你怎么了?”我奇怪地问。


          “我身体不舒服,你要不要来看我?”


          我顿了一下,犹豫着:“不好意思,我在S城,舒念生病了,我在陪他。”


          那边的声音越发轻忽飘渺:“他不是有谢炎陪着吗?”


          我害怕莫延又要跟我无理取闹,像往常一样拿生硬刻薄的语言挤兑舒念和我。何况,莫延说谎,就和喝水一样驾轻就熟,我无法分辨他话中的真假,也许他仅仅就是因为无聊,要把我从舒念身边骗开。


          “对不起,”我尽量耐着性子,“LEE叔你还是赶快去医院吧。”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能比在生死边缘竭力挣扎的舒念更牵动我的心绪?


          “。。。。。。。”那边居然就这样放弃了,“好,那先这样了。”


          “对不起。”我忽然觉得有一点儿愧疚于莫延。但是我怕我错过陪在舒念身边的某一秒,就会是错过以后的整个后半生。


          挂了电话,急救室的绿灯也亮了起来。谢炎一个箭步急冲上前,几个护士连忙把他拦住,我赶紧也跟了上去。


          唐谶摘下医用口罩,神色凝重地对我俩说:“病人已经过了危险期,接下来就是需要充分的休息,千万别再劳累。照顾得好的话,应该能坚持到找到合适的骨髓配型的时候。”


          谢炎点点头,我看着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我自己也稍微放心了不少。


          才缓过神来,我又想起莫延刚才那通奇怪的电话,放在平时他肯定要对我说上三五句酸酸苦苦的嘲讽,这次他却那么干脆就挂掉,一点儿也不像是莫延的作风。


          我心头隐隐约约浮起一丝忧虑——难道是我误解了莫延?难道他的身体真的不舒服?


          这样想着,我也渐渐越来越担心起来,舒念正虚弱地躺在加护病房里,莫延要是再有什么三长两短,可叫我怎么活?


          赶上飞T城的首班航班,已经是旭日东升,航班延误,到达T城的时间大概是中午12点。幸好我离开医院之前已经事先给林竟打过电话,叫他火速去莫延的公寓看看情况,为了他能尽心尽力,我还主动开口要求把两盒游戏限量版送给他。


          林竟一边用还没睡醒的慵懒声音狠狠批评了我一顿:“柯洛你这样就是见外啦,你去S城之前我还嘱咐过你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就尽量开口,我林竟两肋插刀是必须的!”一边千叮万嘱游戏限量版一定要最新的。林竟就是这样,有时候很天真,有时候却又很实际。不知道是福,还是祸,我眯缝着眼睛,脑袋发懵地想着。


          飞机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穿过云层,耀眼的阳光透过遮光板照射进来,刺得我的眼睛生疼。


          如果就这样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也许也是完美人生的另一种诠释。
          如果我能够悄无声息地睡过去,不必再看到任何人世间哪怕一点点儿的不幸和悲伤,也许也是我的造化。


          此刻,我实在是好累,好累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4-10-13 20:46
            对了,贴个这文上部分的地址,我找起来方便,前面都写了些什么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得边写边温习才行啊~~~~叹气~~~~~


            切莫迟延(柯小绵羊自白)
            http://tieba.baidu.com/p/2294366647


            回复
            举报|14楼2014-10-13 20:53
              抢沙发


              澜澜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10-13 21:57
                妈蛋妈蛋!!!又坐沙发不带我~T_T~澜澜你不爱我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10-13 22:01
                  澜澜求继续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10-13 22:05
                    澜澜说好的BL呢又虐的我肝儿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10-13 22:06
                      QWQ 看得我好心酸啊....


                      回复
                      举报|20楼2014-10-13 22:20
                        这几天如此勤劳。。表扬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4-10-13 22:33
                          澜澜今晚估计不会更惹┻━┻(╰(`□′)╯(┻━┻晚安安,么么哒期待明天的更新*^O^*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10-13 23:16
                            你知道你多久没更了么?!算了,有看的就好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4-10-14 08:29
                              嗯哼,澜澜要起没有赶上说早安,现在午安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10-14 12:08
                                我已经不由自主地看了很多个迟爱的同人了,手贱老是点开。然后就看到一个坑。。何其悲伤。。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4-10-14 21:01
                                  澜澜说好的更文惹(*・ω・)✄╰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10-14 22:04
                                    好吧,澜澜晚安么么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10-14 22:05
                                      棒棒哒!楼主终于开二帖了!以前是潜水党,默默收藏着看,今天点开,看到有二真是感觉太棒了!写的很赞呀(*/ω\*)就喜欢这种虐的心肝疼的文!以后也会追下去的,楼主加油么么哒最喜欢Lee叔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4-10-14 22:36
                                        阿澜君,早安,今天也要保持好心情哦,大声的说出,阿澜君,偶耐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10-15 07:15
                                          更不上说早安惹~\(≥▽≤)/~澜澜,午安么么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10-15 1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