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吧 关注:830,037贴子:4,881,621

回复:推自己写的书,你们不要打我好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水一下!不知道够不够十五个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4-11-15 00:19
    最新一章~~


    第五十四章 蛮灵宗
    ------------------------


      蛮灵山地势并不险峻,山脚一派乡野景色,乍看之下根本无大门大派应有的气派威势。
      可在逸冥城却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一句有些像是江湖术士糊弄乡民故弄玄虚的大话。
      蛮灵一出,鬼神皆无。
      这话流传已久无从考据,逸冥城修界也没几人当真,但蛮灵宗灵修高手辈出确是做不了假。
      相传蛮灵宗乃太炎大陆修士云尊所创,虽在逸冥大陆创建宗派,但追根溯源蛮灵宗与太炎大陆的许多宗派至今依然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云尊时任蛮灵宗第一任宗主,那时灵修大殿还未建立,放眼整个逸冥大陆,无论实力修德还是威望都是首屈一指。
      云尊仙逝之时,蛮灵山山顶祥云绕山三天不散,一时之间逸冥大陆芸芸众生争相谈论,谓为仙迹。
      当然也有人说云尊只是凡躯长眠,真魂却是留在蛮灵宗,成为蛮灵宗的看不见的保护神...
      云尊之后,由于内宗弟子行事方式异于其他宗门人士,加上宗门上下甚少和外界交流,蛮灵宗渐渐成为逸冥大陆灵修界眼里的神秘宗门。
      要想保持一个灵修宗门长盛不衰,内宗弟子的更迭换代除了及时,还须保证无滥竽充数之庸辈。
      非但没有庸辈,就算是强如蛮灵双煞冷无常和云清风,犯了戒,林仕虽不舍但依然按照门规将他俩赶出宗门。
      但他俩受俞佩玉所创昏迷不醒之后,林仕最终还是收留了下他们,个中缘由也许只有他和陆凡等少数人知道。
      但在旁人眼里,林仕做事铁面无私却不乏温情一面,这也是他能掌管偌大一个蛮灵宗这么长时间却毫无衰败迹象的原因之一。
      蛮灵宗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逸冥大陆唯一一个可以与灵修大殿抗衡的宗门,单凭这一点,逸冥大陆灵修界大多修士对林仕一直是敬慕崇仰不已...
      任何一个大宗门,对于每一度挑选入门弟子都是相当谨慎隆重,蛮灵宗也不例外。
      蛮灵宗挑选内宗灵修弟子的条件近乎苛刻,有时林仕还会亲自监督,所以一旦能进入内宗的弟子都可以算得上人中龙凤。
      苛刻的意思是一批参加入门考试的少年有可能全数淘汰!
      宁缺毋滥一直是蛮灵宗挑选内宗弟子的准则,所以有段时期蛮灵宗曾短暂出现过人员断层现象。
      整个蛮灵宗上下不足五百人,可每年一批的送往太炎大陆的灵修少年依然没有落下!
      后来不知是条件稍微放宽了些还是其他,蛮灵宗再未出现过人才青黄不接的现象。
      而从那之后,林仕经常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
      一副商贾打扮,混入市井当中俨然一个无所事事的肥胖中年男人。
      可如今这位神秘宗门最不神秘的宗主居然闭关,就连灵修大殿的很多长老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风不语的灵位已经摆上,慕隐的尸首正躺在一辆马车车厢之中。
      拉车的是独角赤马,马夫是个不爱说话的虬髯大汉,车厢里除了慕隐还有一老一少。
      青衫花奴,破衣俞佩玉。
      ......
      谁都知道一旦进入蛮灵宗内宗,最差的灵修弟子多年修炼之后最不济也是灵尊冲品。
      逸冥大陆城区无数,灵修学院不计其数,以灵尊冲品的实力放在普通的城区至少也能当上一名导师。
      更重要的是灵尊冲品的修士十有五六能获得封灵称号,只有获得封灵,才有资格前往太炎大陆的圣逸殿。
      灵修大殿对于逸冥大陆的普通修士已经是可望不可及,更遑论圣逸大殿。
      关于圣逸大殿的传说众口纷纭,可是能前往朝拜的修士毕竟凤毛麟角,加上其他原因,这些坊间流传的关于圣逸大殿的传说真真假假,真实性无法分辨...
      可是有一点却是不可置疑的,但凡从圣逸殿回来的修士就连灵修大殿的殿主都会亲自迎接!
      正是这点,令很多初入各种大小学院宗门的灵修少年热血沸腾不已!
      灵修大殿已经是很多普通修士心目中的“神”殿,而令殿主亲自迎接这是何等荣光之事?!
      再细想,说不定从圣逸大殿归来的修士实力可能已经媲美殿主,那该是怎样强大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虽说蛮灵宗的入门条件苛刻但每年仍然有很多立志灵修的少年从各个城区涌向蛮灵宗...
      只有蛮灵宗每年都派遣一批内宗弟子前往太炎大陆,虽没有明说是前往圣逸大殿,但在那些参加入门考试的少年想象中,这就是去圣逸大殿!
      如若不然,为何连灵修大殿都不是每年送一批人员去太炎大陆?为何蛮灵宗是唯一可以抗衡灵修大殿的宗门?
      是不是前往圣逸大殿,只有林仕自己清楚,旁人只能是猜测。
      整个宗门的运转除了林仕之外只有陆凡知道个大概,就连慕隐这样的灵修高手都不敢说略知一二。
      除了太一灵丹是太炎大陆那边的人分发过来这种大事是公开之外,像每年都有一批十六、七岁左右的少年离开宗门这等杂事,没人人知道他们究竟去往太炎大陆何处,是被分派去完成任务还是其他,没人知晓也没人敢问宗主林仕。
      林仕任内五年之久,一共五批内宗灵修少年离开宗门,最早的一批年纪至今已有二十一、二。
      林仕对此事也三缄其口,从未跟旁人提起,即使对陆凡也只是偶尔一言半语,并未细说。
      令逸冥大陆灵修界不解的是,蛮灵宗在林仕成为宗主之后从未派出灵修弟子参加斗灵大赛。
      唯一一道可以窥探蛮灵宗内宗整体灵修实力的途径也被切断了,蛮灵宗逐渐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
      “花先生,逸冥城到了!”马夫收住马鞭回头朝车厢里头说道。
      “哦,先找家裁衣店。”花奴漫不经心回道。
      啪~~
      马夫挥鞭,马车再次驶动。
      车厢不再震动得厉害,大概是路面比较平整的缘故,但俞佩玉全无睡意。
      他奶奶的!这到底是什么梦?!悬崖上断头的不是妖王吗?怎么会看到自己?!
      他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梦罢了...”
      花奴瞥了俞佩玉一眼说道,“小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现在是大白天啊!”俞佩玉以为花奴所指的是自己那个诡异的梦。
      话一说完他就明白花奴并非此意了,识海倒是有可能侵入,自己梦到什么花老头怎么可能知道?
      花奴挪了一下枕着的软垫,脸色一沉说道,“蛮灵一出,神鬼皆无。这话听过吗?”
      花奴当然知道俞佩玉会错了意。
      “蛮灵?蛮灵宗?有些印象。”俞佩玉拼命回忆,记得似乎莫无烟在讲课时曾说过这话但又吃不准。
      花奴点了点头语气微沉,“老朽非神非鬼,这次谅他也阻拦不了!”
      “他”究竟是谁,俞佩玉没有多想,他只是好奇花奴说好的几十人在那里。
      “花老头,他们人在那?你不是说加上你我一共三十七人吗?”


    马车骤停,马夫再次喊道,“花先生,到了。”


    花奴朝俞佩玉挥了挥手,闭眼休憩。


    破衫少年轻轻一跃下了马车,他环顾了一下逸冥城繁华的城区中心,一脸轻松走入裁衣店。


    似曾相识!


    一年前同样是破衫,同样是走进裁衣店,不同的是那时他只是被木村学院弃绝的樵夫,用自己的血汗钱订制了一件白衫,寓意一尘不染,沉冤得雪!


    无可奈何!


    而今他简直差一线就是傀儡,妖王的傀儡!


    差一线是多少? 他不知道,反正衣衫颜色差很多!


    青色和白色岂不是差很多!


    没用多久,俞佩玉就穿了一件青衫走出店外,重新没入车厢。


    逸城多繁华,无烟雨,青石街道车碾痕。


    赤马紫檀,青玉涅乌几多愁。


    花奴一路少语,笑吟吟的神情甚少。


    俞佩玉则先是想着各种杂事但最后无一例外回到司徒雪和尤其其身上...


    想起两唇合上一片那一幕,俞佩玉脸上微红。


    想起那抹淡蓝秀发,想起尤其其的问话,“那你为何要去找冷无常?”,俞佩玉又是摇头又是叹息...




    “到了蛮灵宗,无论发生了什么,小子你都不要太过惊讶!”花奴伸直枯瘦的右手淡淡说道。


    俞佩玉欠了欠身,没有反应,没有回话。


    马车依然行驶,已过城区。


    车厢内,一老一少一尸。


    车厢外,湛蓝天际不知何时飘来薄云,泛黑...


    回复
    117楼2014-11-19 15:35
      戒指里有没有老头,请回复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8楼2014-11-19 18:19


        回复
        119楼2014-11-19 21:25
          我其实是来看书评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4-11-22 09:30
            顶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4-11-22 10:10
              整体还不错,毕竟主流如此,写主流容易积攒人气,最好还是这样写下去,完了后应该会有粉丝的。将文笔练好,下本书应该就有资本写自己风格的书。不要在意吐槽的人,毕竟太梦想主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4-11-22 10:35
                玉佩里是不是有个什么老祖。。。~我愚蠢的楼下啊,就这样憎恨我,诅咒我吧 然后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直到有一天你和我一样拥有了抢到楼上的能力 再来到我面前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7楼2014-11-22 11:13
                  送精的来嘞……张嘴……张嘴……张…额,对……张大……再大一点……啊……我要射了……要射了……走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4-11-22 11:39
                    最新一章


                    第五十七章 两道白光
                    -------------------    
                    枯瘦右手划过...
                      云尊虚灵闪烁曳动,转眼消失。
                      绝不会这么简单!花奴皱眉伫立,手再次缩进袖袍,眼里透着一丝狠戾。
                      陆凡等蛮灵宗一众数目圆睁,看着始祖宗主虚灵被花奴掌劈之后就这么消失,皆是百感交集。
                      前一刻还跪地膜拜的虚灵,刹那消失,不知所踪...陆凡身后的金蟾左蛮使额头青筋隐现,可以看得出他在极力克制。
                      换做那个门派的弟子看到这般情景,估计都恨不得杀了花奴。
                      陆凡当然也是不悦,只是他能忍!
                      即使不是林仕事先交代,他也不能轻易出手,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丑陋的涅乌长老绝非善茬。
                      一个宗主都没把握对付的对手,在逸冥大陆来讲应该是可以制霸了。
                      可惜花奴除了偶尔杀杀人之外就只会养花制丹,从未离开紫鹫苑一步。
                      这一次离开紫鹫苑,就连一向习惯花奴古怪行为的俞佩玉都觉得有些突兀和匆忙。
                      陆凡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风不语已经化为白骨,而此时地上白布裹着的是慕隐还未发臭的尸体...
                      除了愤怒之外,陆凡和左右蛮使更多的是不解和惊惧。
                      不解的是这枯手一劈简直和市井莽夫的花拳绣腿没什么两样,这算什么功法?
                      日月星辰四级功法里头,陆凡除了月级天阶没见识过,月级地阶功法即使没在交战时遇到但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他自己就能施展月级玄阶功法。
                      可这花奴的这枯手一劈,他实在看不出...
                      看不出岂不是会让人惊惧?!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倘若自己是内行,那为何看不出花奴这一招式的门道?如若不然那自己就是外行!
                      身为蛮灵宗的代宗主,要是别人说他是修界的外行,只怕他做梦都会笑醒。
                      陆凡当然不是在做梦,但他也笑不出来,因为他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是外行!
                      他的右手一刻也离不开左手那枚戒指,仿佛揉搓着它能使他平静下来。
                      这花奴果然诡异莫测,怪不得宗主要闭关,而且事前早早就让戴上这枚自己都不知道能起什么作用的黑戒。
                      除了惊惧和不解之外,还有一点令他和左右蛮使更极爱费解。
                      他们根本不知怎么出手,这花先生看着似乎处处破绽,却就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使得对手不敢轻举妄动。
                      附近那位闷不吭声的少年看着清秀之中透着股灵气,看着跟着这花先生根本不是一路人,陆凡却没心思多想,他只想宗主快些出现!
                      这网是林宗主亲自所布,最终还需他出现才能最终收网。是鱼死还是网破,那就不得而知了...
                      ......
                      云尊虚灵一散,花奴的枯手再次从宽大袖袍里伸出,符文!
                      陆凡瞥了一眼,转身朝那名还处于惊恐之中的扫叶弟子挥手。
                      那名弟子刚一来到跟前,陆凡便连忙低声不知跟他说了些什么,那弟子连连点头,抱起慕隐的尸首转身步入蛮灵宗。
                      那名弟子脸上茫然惊恐的神情更甚,因为抱起那团白布时他才明白这绝对是一具尸首而不是什么货物。
                      有眼不识泰山啊!
                      刚才的一幕幕已经说明了那丑陋的老头绝非乡民,若是自己真的口无遮拦激怒他,只怕...
                      他不敢往下深想,内心五味杂陈加快步伐往云观的方向奔去...
                      陆凡看了左手无名指上的黑戒一眼,再侧头瞥向左右蛮使,左右金蟾蛮使不约而同点了点头,与此同时暗地里蓄劲!
                      他们明白陆凡的意思,论辈分他们比陆凡要高,虽说对陆凡的决定有些不满,但宗主的话却是不可不从。
                      林宗主出现前,除非花奴朝己众出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违抗宗主之命。
                      左蛮使此刻已经有些冷静下来,和右蛮使还有陆凡一起静观花奴的一举一动。
                      即使是虚灵,也不至于这么不堪,林仕果然是有一手!
                      花奴压下疑念回头望向其他三奴灵影,比了一下手势。
                      三道灵影再次扑向蛮灵宗大门顶头的匾额,眨眼以至。
                      俞佩玉虽在一旁闷不吭声,但花奴此举的想法他还是能猜到几分。
                      匾额之上仅剩蛮灵宗三个古体大字,云尊亲笔四个小字已经不见踪影。
                      真是化为一缕虚灵泯灭?若真如此,那蛮灵也没想象中那般骇人啊。
                      蛮灵一出,神鬼皆无。看来真的只是一句流言罢了,俞佩玉毕竟不是花奴,所以他并不懂得虚灵与蛮灵有何不同。
                      花奴的用意应该是想逼出云尊真魂!俞佩玉不知不觉中学着花奴那般想把手缩进袖袍,可是自己的青衫袖袍乃正常尺寸,他伸了几次没有成功只得作罢,待反应过来才被自己的举动逗乐,脸上展开笑容。
                      这三个古体大字乃云尊创建蛮灵宗时亲笔所写,是蛮灵宗的镇门之宝,匾额若是被毁,蛮灵宗的威望自此必定一落千丈。
                      说不定灵修大殿会以此为突破口,从此打压蛮灵宗...
                      花奴从一开始就锁定这块匾额,因为他知道要想逼出蛮灵,只有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激怒蛮灵。
                      此举相当于毁了蛮灵宗的声誉,若是这种方式还不能逼出蛮灵,那意味着这蛮灵真魂经三十年前那一战受损无法聚灵现身。
                      倘若如此,那林仕就算是舍弃性命也阻拦不了自己拿到那片极皇金甲!
                      三十年来,诛杀云尊蛮灵只是其中一步,只有拿到极皇金甲,才能保证顺利获得妖刀...
                      一步踏错,再无翻身之日!
                      花奴不敢大意,所以他宁可多次试探也不愿轻易硬闯蛮灵宗。
                      “砰砰砰”,三道灵影几乎同时击中那块匾额,发出沉闷的声响。
                      无功而返!
                      那块匾额居然没有想象中碎成数截,而是完好无损依旧高高挂着,只是那“蛮灵宗”三个古体大字变得有些异样。
                      花奴冷哼一声,青衫鼓起,念道一声,“合!”
                      三奴灵影瞬间消散不知所踪,须弥之间花奴身后凭空出现三尊巨灵虚影,和花奴身后原本就在的那尊平行屹立。
                      四影影影绰绰互为交融,一尊更加巨大的兽影刹那合体完成,轮廓更加清晰,狰狞无比!
                      陆凡三人神情大慌,不由自主各自后腿了半步,默默祈祷着林仕快点赶来...
                      “破!”花奴话音刚落,那尊合体巨影呼出一团浓“雾”往那块匾额飘去。
                      紫影闪现,一道肥硕的身影倏然出现在陆凡身前。
                      还没待陆凡和左右蛮使反应过来,那道紫影再次化为一道紫光扑向那团浓“雾”。
                      紫光融入那团浓“雾”,光影交错,无声缠斗,片刻分开。
                      雾散,光消。
                      林仕再次出现在陆凡身前,肥大的脸有些惨白,大口喘着粗气朝花奴抱拳作揖说道,“花先生,三十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虽是喘着粗气,说话的声音却没有丝毫断续。
                      花奴冷哼一声说道,“三十年不见,你倒是养尊处优胖了不少啊,功力居然还没有落下,老朽佩服!”
                      佩服二字一落,花奴抛出手里一直握着的符文,轻喝一声,“涅乌极咒。”
                      他闪身退到俞佩玉跟前,抓住俞佩玉的肩头一推,俞佩玉身形受力移动,刚好处在那尊巨影的笼罩之下。
                      那符文一到半空,猛然爆出阵阵耀眼红芒,红芒疾速消散,一尊碧绿浮塔蹭蹭冒起往林仕所在的方向骤然压去...


                    阵阵细绵咒曲响起,跟花奴之前所哼的思乡曲调有些相似却又不尽相同。


                    蛮灵宗门前的翠竹古树无风剧烈摇摆,地面已经印上无数道细细裂痕,除了匾额完好之外,墙垣之上也渐渐布满割裂痕迹...


                    林仕急退,旋出一层气浪,眯眼不知何时瞪大居然可以看得到那双眸仁。


                    咒曲越来越响,悠扬无比,俞佩玉不知为何觉得困乏之至,眼睛几乎睁不开只想睡觉。


                    “呜啦...”咒曲开始出现突兀的音节,碧绿浮塔每一层之上出现无数灵兵,身形皆是瘦小佝偻。


                    翠竹古树停止摇摆,无刀自断,三截,五截,八截,无数截...


                    噼里啪啦~~


                    这些断木残竹像是被无形刀剑劈砍,断的再断,没断的也是摇摇欲坠,往一个方向呼啸倒去,纷纷往山腰的方向滚落飞跌...


                    轰~~


                    蛮灵宗的墙垣好几处碎了几个大口,砖石散落一地,门口的青石台阶受到无形迫力除了林仕气浪之处的无损之外,其他的挤压凸起霎时被掀到十几米的高度,往下跌落未到地面再次被无形力量轰成碎石飞落一地...


                    啊~~呜哇~~呀~~


                    蛮灵宗内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看情况应该是蛮灵内正在武训的弟子被击中的叫声。


                    浮塔以至,林仕无暇兼顾门内弟子的伤亡情况。


                    林仕旋出来的气浪已经被如同泰山压顶的浮塔压成薄薄的一片,眼看就要抵挡不住而碎裂...


                    “陆凡,戒...戒指。”林仕肥硕的身躯有些摇晃,脸色像是受到重物挤压几乎变成紫色。


                    “是!”陆凡藏身林仕的抵御气浪之后,除了被这浮塔的威势所惊,倒是没受到伤害。


                    听闻林仕的下令,他连忙摘下手上的黑戒递给林仕。


                    这黑戒乃宗主信物,只有宗主或代宗主可以佩戴。


                    陆凡并不知道这戒指的奥妙之处,但他明白此刻就可以见识到它的玄妙之处。


                    林仕接过戒指之时,抵御气浪已经裂开,他纵身一跃闪到一侧。


                    浮塔落地一压,地面凹陷下去,冲击波呈圆带状向四面八方喷薄而去...


                    陆凡和左右蛮使见势不妙,纷纷腾空而去,堪堪躲过这波攻击。


                    咒曲依然悠扬,那座浮塔一击不中,花奴手势一挥,它再次升起往林仕的方向压去。


                    蛮灵宗门前已经坦荡光光一片,那波冲击之下几乎所有的古树翠竹全部倒地往山腰扑射过去,没了树荫,天光之下浮塔之上的无数灵兵的轮廓更加清晰。


                    那悠扬的咒曲就是无数灵兵合唱所出。


                    一曲断人肠,更断人头!


                    “林仕,快交出极皇金甲吧!再耗下去,云尊蛮灵还没出,蛮灵宗就已经被灭门了!”花奴的声音缓满沉重。


                    “臭小子,呆在那别动!”花奴不忘回头警告俞佩玉。


                    在那尊巨影的笼罩之下,俞佩玉只是觉得有些困乏,并未受到丝毫创伤。


                    只是他内心却是震惊无比,原来花老头为了目的也是可以滥杀无辜啊。


                    听到蛮灵宗里面传来的惨叫声,他知道伤亡必定惨重!花奴这功法至少是月级了,至于是天阶还是地阶已经不重要了。


                    连林仕的抵御气浪都能破掉,蛮灵宗里头虽距离颇远,但那些内宗弟子能有几个抵得住这种力量的轰击?!




                    林仕干咳一声道,“花先生,纵使蛮灵不能出现,你想要极皇金甲,只怕也没那么轻松!”


                    “陆凡,左右蛮使,布阵!”林仕身影边退闪躲浮塔的罩压之势边朝陆凡三人喊道。


                    就等这一刻了!左蛮使是个急性子,大喊一声道,“是,宗主!”
                    与此同时,那浮塔也随着变动。


                    黑芒倏爆,林仕抛出黑戒...


                    左右蛮使身形顿鼓,衣衫眨眼之间被撑成碎片,转眼间两只巨大金色三眼蟾蜍实体身影蹲立林仕身后。


                    陆凡白影一闪,飞跃到左蛮使幻化所成金蟾头顶,手里已现一柄虚形长矛。


                    林仕则飞至右蛮使所化的金蟾头顶,手里捻着那枚黑戒。


                    金蟾,黑芒,白光一闪而出...


                    就在这一瞬,左右两只金蟾肚皮一缩,大嘴一吐...


                    “蛮灵一出,神鬼...”林仕后面的话不知是没说出来还是被咒曲的声音淹没,只见一道紫光闪过,他冲向头顶已经罩压下来的浮塔。


                    白光扑向花奴,而两只金蟾实体喷出来的则是两条光练,往俞佩玉所在的巨影...


                    蛮灵? 这么说林仕说谎?


                    花奴身影后退,目光随着那道紫光,林仕!


                    花奴眼里闪出一丝惧色,枯瘦的右手已经蓄势...


                    白光一分为二,两道白光!


                    倘若一道是陆凡,那另一道是?


                    枯瘦的右手只有一只,白光却是有两道!


                    花奴神情已经沉下,眉头紧皱,这其中一道如果真是蛮灵...


                    回复
                    129楼2014-11-24 14:38
                      楼主也是蛮坪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0楼2014-11-24 15:15
                        为什么你连100都不给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1楼2014-11-24 15:22
                          求温暖~~~今天的新章节爽不爽就靠你们了~~


                          回复
                          132楼2014-11-25 09:42
                            需要网站访问量,或者文章阅读量,博客访问量的可以联系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4-12-01 17:58
                              写书不易,且写且珍惜~~
                              广告不易,且打且注意~~
                              【妖王玉佩】二十万字咯~~
                              撒花,任性,放纵,今朝有酒今朝醉~~
                              链接在下面!
                              http://www.heiyan.com/book/18571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回复
                              139楼2014-12-03 17:04
                                给你一个意见。写小说。不要爆等级。先写前面的两个等级,后面慢慢开新等级,可以给人一种世界密码被慢慢解开的感觉。还有人物出现前不要先讲与主角有什么瓜葛。而是介绍配角的背景,可以穿插一个故事让配角性格活气来,然后再讲述他与主角的关系。这样小说就可以不再以主角一个人撑起整部小说。而且你这样写你的眼光会变得越来越远,而且全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4-12-03 19:41
                                  哎呦,不错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4-12-08 14:26
                                    最新一章
                                    第六十八章 【修寇】
                                    ----------
                                    喜欢的盆友可以去【黑岩阅读网】支持一下,谢谢!
                                    ---------  
                                    无规矩不成方圆。
                                      在武者为尊的大陆,规则向来由修界金字塔顶端的最强者制定。
                                      譬如说灵力到了什么级别才可入驻灵修大殿成为一名驻殿修士,而更低级别的只能到灵修学院谋一份导师的差事。
                                      灵修学院数不胜数,实力参差不齐,想要在较好的学院当上导师这就牵扯到个人的自身实力以及背后势力...
                                      但凡正统灵修学院出来的学员,只要没那么特立独行总想着要打破早已定好的规则,一般来说不会被列入黑名单,再不济也能谋到一份助教的差事。
                                      一旦被列入黑名单,轻则沦为正统修界所不齿的弃者,更有可能遭来杀身之祸。
                                      逸冥大陆之内,灵修界既然有正统只说那就有非正统的存在。
                                      非正统灵修当中最有实力最具威胁对正统灵修界最具冲击力的非“修寇”莫属!
                                      “修寇”当然只是一个名称,这是一个对正统修界而言邪狂暗黑般存在的地下修派。
                                      若说蛮灵宗具有神秘色彩,那么真正的修寇组织则是谜一般的存在。
                                      修寇每隔数年必爆发一次对正统修界的大规模反扑,其中“兽潮”攻击更是令各大灵修学院以及灵修大殿头疼不已。
                                      虽说每次反扑都是无疾而终,但几乎次次都能生擒一两名正统修界灵宗级别的高手,一旦得手“修寇”派系就会收手。
                                      传闻很多,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正统修界对“修寇”派系至今都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
                                      梦魇般存在,鬼魅般出击,激流般急退,谜一样的修寇...
                                      如果说修寇算是灵修界恶魔般的存在,那么散落在大陆各个角落的闲散修士则是“山村野夫”般的存在。
                                      莫说实力强劲的灵修高手,就是在普通灵修学员的眼里,闲散修士跟会点花拳绣腿的市井莽夫没什么两样。
                                      灵修大殿每年都会象征性给予各个城区闲散修士的领头人几个参赛名额,明面是一种尊重,实际上只是不想落下话柄。
                                      而代表闲散修士出赛的人员每每都是垫底,这么多年来从未晋级过第二轮。
                                      饶是如此,闲散修士为了鼓舞士气,每次参赛都冠以本方“修寇”之名,至于其中深意就不得而知了。
                                      ......
                                      俞佩玉来到哲园之时,徐可仙正好宣布今日的首次集合训练结束。
                                      徐可仙口中说是使出了六成力,实际上他暗中留了一成,也即那道光练堪堪达到灵尊冲品级别五成力量。
                                      身为全职导师,他出手的刹那还是犹豫了一下,毕竟还有九天时间,万一挫了这些备赛学员的信心和士气,训练效果也强不到哪去。
                                      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备赛学员们虽在硬接这道星级天阶功法时有些吃力,终究还是全数通过。
                                      训练课结束之后学员们除了林飞被徐可仙留下谈话,其余的正在往哲园大门的方向走着,刚好和俞佩玉打了个照面。
                                      “佩玉!”司徒雪眼尖,朝俞佩玉挥了挥手。
                                      尤其其正好路过,淡蓝秀发一晃而过,眼神没有丝毫涟漪。
                                      俞佩玉一怔,只觉得尤其其怎地变得如此陌生,心中正踌躇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清香袭来,司徒雪已经眨巴着美眼来到身前。
                                      “名单里有你吧?!”司徒雪从俞佩玉脸上看不出心思,好奇问道。
                                      “没有。”俞佩玉微笑,朝徐可仙那边一望正好与林飞对视到,林飞倒是大方朝他这个“情敌”点了点头。
                                      俞佩玉同样点了点头,目光收回,拍了一下司徒雪的肩膀说道,“等我一下,我去同导师说一声。”
                                      话音刚落他便朝徐可仙和林飞所在位置走去,而此时尤其其刚好回眸一瞥,尔后随着众备赛学员走出哲园大门。
                                      “导师,名单里没我,跟你说一声。是我唐突了!我这就回去,不再打扰。”俞佩玉走到一旁朝徐可仙说道。
                                      徐可仙倒也客气,“无妨,本是小事!”
                                      俞佩玉见徐可仙并无怪罪之意,点了点头行将离开。
                                      “这位小兄弟留步,容林某说几句。”林飞好听的声音响起,不大的眼睛眯成一道好看的弧线。
                                      “什么事?”俞佩玉驻足,不知林飞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小雪是木村学院的女神,院长的千金,在院里呆久了有些叛逆也是可以理解,但未来终究会明白什么是武者为尊,我林某虚长你几岁,点到为止,希望小兄弟你能明白!”林飞淡淡说道,满口长辈语气。
                                      这番话要换萧云帆或者刘小冰也许只能明白个五六分,俞佩玉历经几番生死磨难,想法上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当然知道林飞想要表达什么。
                                      “呵呵,好一个武者为尊!即使是最强者也未必就能如愿...更何况天外有天!当然,小雪是木村学院的女神,这点我认同你的看法,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这番话说得并不算八面玲珑甚至隐隐带有火药味,俞佩玉本来就不是怕事之人,再说这话也是有感而发。
                                      花老头还不够强大?如今还不是生死未卜!
                                      再者他明白林飞这番话表面上听着是为了司徒雪着想,实际上是带有挑衅味道。
                                      不等林飞回应,俞佩玉微一点头便匆匆离开了。
                                      林飞似笑非笑,眼里闪过一丝难以琢磨之芒。
                                      徐可仙不明其中来龙去脉,并未多想,见俞佩玉离开这才重接话题,“林飞,今日你的表现可说是这十几名学员当中最好的,最后几天导师会专门针对你存在的缺陷作一番指导,木村学院的参赛成绩可就靠你了...”
                                      十人当中只要有一名能进入前二十,徐可仙这全职导师就算是完美交差了,他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开小灶这事在他看来正常不过,林飞当然也很是受用。
                                      二人还在交谈之际,俞佩玉已经回到司徒雪身边。
                                      “小雪,这几日你好好准备大赛,在灵纹开启方面有什么不明白的,尽可到临云山谷找我!”
                                      司徒雪听得云里雾里,怔怔问道,“俞佩玉,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俞佩玉要当一名‘修寇’,代表瑟谷城的闲散修士一方参赛!据我所知,这样的事例并非我首创,为了花老头,为了能解开我身上的秘密,这事我必须要做!”
                                      花奴曾在花园同他讲过的话,如今却成为他参加斗灵大赛的其中一种动力。
                                      “以我的实力,代表闲散修士参赛应该没问题,放心吧!”俞佩玉轻轻拍了拍司徒雪的香肩,微笑说道。
                                      每年的斗灵大赛,但凡出现突发伤亡事件的,死者全是“修寇”。
                                      参赛的灵修学员为了能在第一轮大展身手,同时为了给下一轮碰到的对手一个下马威,往往在遇到闲散修士这种软柿子时出尽全力...
                                      俞佩玉的真实实力并不强大,加上斗灵大赛藏龙卧虎除了“修寇”一方外绝无弱者,若是抽签到的对手是逸冥城强大灵修学院的学员,这种危险并非没有存在。
                                      想当时,对抗上古异兽这种低级别的年终测试都能致使他昏厥,俞佩玉心里并没有底气。
                                      “嗯!”司徒雪神情有些黯淡说道。
                                    朝朝暮暮不嫌腻,行将分开恨日夕。
                                      行至哲园大门,俞佩玉用力把司徒雪拥入怀中,尔后向左,司徒雪向右。
                                      向左的方向,木村学院大门,目的地当然是临云山谷,闲散修士聚集地。
                                      向右的方向,则是紫鹫苑大门。
                                      俞佩玉的背影已经剩下小黑点,司徒雪这才迈开脚步,而此时林飞已经告别徐可仙,行至司徒雪身旁。
                                      “小雪,一同走吧,正好我有话想和你说说。”林飞好听的声音在司徒雪身后响起,跟在司徒雪后面。
                                      “有话就说吧!”司徒雪慢下脚步,一脸淡然。
                                      她并不讨厌林飞,至少林飞一贯保持风度,并非一般唐突之辈。
                                      要不是遇到俞佩玉,对俞佩玉一见倾情,或许林飞渐渐步入她的内心也说不准...
                                      在紫鹫苑里,林飞虽说早已对她表白心意,但一直规规矩矩,从未有过分举动,即使没有产生情愫,司徒雪还是把林飞当成朋友。
                                      一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林飞偶尔的几句俏皮话,司徒雪心中的不悦早已消散大半。
                                      备赛不能分心,孰轻孰重身为院长千金的司徒雪还是分得很清,所以暂时把心思放回怎样提高自身灵力修为之上,对于俞佩玉沦为“修寇”之事不禁意间淡然了几分。
                                      ...
                                      临云山谷,巨大青石台,一群“修寇”正闭目打坐着。
                                      蕴灵调息这种低级修炼方法,对这群闲散修士而言依然是灵修的不二选择。
                                      俞佩玉此刻已经来到青石台下方,巨石的大洞内已经没有红蓝流苏的出现,一切已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花老头,我俞佩玉如今是按照你之前的想法在做,尽人事看天命,能不能解救你就看天意了。
                                      他叹了口气,纵身一掠,人轻飘飘跃上青石台上。
                                      “诸位修士,谁是这里的头儿?!”
                                      直截了当!
                                      俞佩玉不想浪费时间!
                                      ......


                                    回复
                                    146楼2014-12-16 15:59
                                      楼主啊,俞佩玉是古龙《名剑风流》的主角。。。


                                      收起回复
                                      147楼2014-12-19 01:14
                                        楼主加油哦
                                        每次审帖都有看到你长长的文章被度受拖出来 感觉都已经习惯了呢~
                                        加油,坚持会有收获。


                                        收起回复
                                        149楼2014-12-23 15:19
                                          名字不喜,拗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0楼2014-12-23 20:48
                                            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1楼2014-12-24 11:40
                                              废材流没劲,不论往哪一站就能看清对面修为,却重来没人看清自己修为的设定简直逗比。千万别说有什么神级隐藏气息的功法。


                                              还有就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修炼的路,不管好人坏人。所以每个人都有几手压箱底的功夫可以越级挑战。换句话说就是每个低级小号都有两个技能能打出稍高两级的伤害的技能。但是废材流除了主角其他人基本没有。


                                              再就是主角一路遇逗比练手而且遇上的都是比自己稍稍强一点的,在没达到该强度前绝对遇不上大号。


                                              最最受不了就是废材流没事就写好几章自己修炼历程,无聊透顶。已经看腻


                                              回复
                                              152楼2014-12-24 1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