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丽优品_小说连载吧 关注:581贴子:7,307

【魅丽优品】【连载】《拜见死神大人》艾可乐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4-09-29 17:26
    内容简介:
    如果你想要体验死神的生活,你一定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条件一,你要死掉;条件二,你的死亡时间还没到;条件三,你身边有一个有洁癖,恐高症,密闭空间恐惧症,密集恐惧症,深海恐惧症等一系列病症的搭档。当你满足了以上三个条件,恭喜你,成为我们的代理死神。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背着你的搭档回家吧!他昏倒了……


    回复
    2楼2014-09-29 17:28
      第一章 地球很危险,小心!


      回复
      3楼2014-09-29 17:28
        痛……

        这么强烈的疼痛感,还是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一边揉着脑袋,一边从地板上爬起来。

        咦?为什么我的手上竟然全是鲜血呢?我看着满手的鲜血,脆弱的心脏猛地颤抖了一下。我紧张地检查着自己的手,想找出伤口。然而,我翻来覆去地看着手掌,甚至把它放到眼前仔细察看了很久,却根本找不到伤口所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明明记得自己刚刚还在上课啊。上课的时候我思想开了小差,想着今天要跟我最喜欢的严夕也告白时可能会出现的种种场景。想着想着,突然,教室好像出现了不寻常的晃动,我听见了同学们的尖叫声,然后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下来……关于之后的事,我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突然瞟到了地板上的那个人。

        那是谁啊?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大概是因为她的衣服和我的一模一样,所以才会觉得眼熟吧!不对,不仅仅是衣服,就连那中长的头发和头发上戴着的发卡都和我的一样。

        她……她就是翻版的我嘛!

        而我竟然好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好像……幽灵?

        “小黑,都怪你啦!非要设计这么复杂的死亡方法,看看,现在害死别人了吧!”就在我迷茫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这样一个声音。

        这是……我顺着声音看过去。

        这个……我以为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比严夕也更帅,我以为世界上绝对不会有长相这么完美的男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白衣男生竟然长得这么完美。


        回复
        4楼2014-09-29 17:29
          挺拔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在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有着两道浓密的眉毛,眉毛下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明月一般美丽,眼睛下面是高挺的鼻子和红润饱满的唇。他就像是从漫画书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嘛!

          “这个方法那哪里复杂了?我只不过是让一座小火山喷发,之后引起地震……为了不让地震的破坏太大,我特意选择了一座无人小岛作为震源,然后让余震可以刚好到达这里。受到余震的影响,教师的风扇掉落,正好砸中了林萌……然后她就死掉啦!”一旁的黑衣少年开口,一脸无辜地说。

          是我眼花了吗?为什么在我眼前出现的都是帅哥呢?而且一个比一个帅……现在说话的这个黑衣少年那蓝色的明眸如同一汪清泉,是那么的美丽耀眼。

          “可事实是林萌没有死,死的是眼前这个毫不相干的不知道叫什么的……”白衣少年一副十分不满意的样子,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我,问道:“对了,你叫什么?”

          他在跟我讲话吗?我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我叫黄小黄。”我小声的开口。

          “黄……小黄?这不是我们第58次考试的时候要杀的那条小狗吗?”白衣少年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郁闷地说。

          小狗……

          好吧!我必须承认,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的爸妈很没有责任感。小黄……怎么听都觉得像是隔壁邻居家土狗的名字。

          “看,都怪你,害死了小黄。”白衣少年撅着嘴巴不满意的说。

          “我怎么知道她们会在今天调换座位啊!”黑衣少年耸耸肩,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

          害死了小黄?

          他话语之中的那个“小黄”应该不是我吧?他们说的应该是隔壁邻居家养的那只土狗吧?

          我,我怎么会……被害死了呢?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几个身穿白衣、一身医护人员打扮的人跑了进来,将倒在地上的那个和我打扮相同的女生抬上了担架。

          那个女生被医生翻过来,我很不幸的看到了她的长相……

          她有着和我一样不怎么浓密的眉毛,她有着和我一样几乎看不到的睫毛,她有着和我一样小小的鼻子,她有着和我一样实在算不上丰润的嘴唇。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呢?难道……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姐?


          回复
          5楼2014-09-29 17:29
            不可能啊!这里是我上课的教室啊!我不可能连我的双胞胎姐姐和我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这件事情都不知道吧?

            那……这个人……

            “小黄啊!虽然我十分不想告诉你,都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已经死了。”就在我对着担架上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发呆的时候,原本站在我旁边和黑衣少年斗嘴的白衣少年拍着我的肩膀,一脸惋惜地说。

            “我……死了?”我迷茫的重复着白衣少年的话。

            我怎么会……我不敢相信的试图拉住那些医务人员问清楚,然而……我根本触碰不到他们。我就好像是透明的一般,可以穿过他们,却没有办法触碰到他们。

            这是……

            “好像每一个死掉的人都会这么试探一下。”白衣少年摸着下巴,像是总结一般说出了这样的话。

            死掉的人?

            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戳进了我的心脏。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呢?

            “我……我真的死了?”我的语气中带着不受控制的颤抖。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颤抖,因为我在害怕。我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死亡,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已经死了的现实。

            虽然知道人一定会死,会遭遇我现在所遭遇的这一切,但是我不知道这一切竟然回来的这么早,来的这么快。

            “可以这么说……”白衣少年语气中的肯定让我根本没有办法逃避。

            “那你们……”

            眼前这两名少年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黑白无常吗?

            不对啊!我记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是长头发啊!为什么他们两个的发型很前卫……

            我记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穿的是黑色和白色的大长袍啊!怎么他们两个……虽然穿着黑色和白色的衣服,但是款式很时髦。

            我记得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长得很狰狞啊!怎么他们两个都是美少年……

            “啊!我们是实习死神……我是白莲,叫我小白就好!”白衣少年眯着眼睛笑着说。

            “黑莓,小黑。”黑衣少年十分干脆的丢给我这么四个字。

            他们……他们……他们是死神,那我现在……真的死了吗?


            回复
            6楼2014-09-29 17:29
              2

              “啊!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啊!我也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我要这么早就死啊!”在确认了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之后,我对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件事情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

              而且,就算我这样放声尖叫,周围的同学好像也完全听不见我的声音,看不见我的人。

              “哎呀!本来不应该是你死的啊!我们本来想带走林萌,结果你这么不走运,和林萌换了位子……”小白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郁闷。

              他很郁闷吗?现在该郁闷的人应该是我吧……我只是换了个位子而已,就引来了杀身之祸!

              我死了……

              我就这么死了……

              我才十八岁啊!我是正处于花季的阳光少女!虽然我的成绩没多好,脑袋没多聪明,长相没多出众,但是我的存在也不影响社会的发展吧?怎么我就……

              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

              “我也不想换位子!是她要和我调换位子的,我有什么办法啊?呜呜呜……再说,谁会知道换个位子,能连命都给换没了啊?”我委屈的说着,泪如泉涌。

              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事情啊!如果我有预知能力,我一定死都不会换位子的!

              “反正这件事情你也有一半责任,不对,是一大半责任!”就在我委屈极了的时候,黑衣少年却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莫名其妙,我自己还有一大半责任?现在的死神都是这么不讲理的吗?

              “那、那现在要怎么办呢?”我含着眼泪哽咽地问他。

              本来我不应该死,按照所有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我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复活吧?应该有起死回生之类的法术吧?只要把我关于这两个人的记忆都消除就可以复活了吧?这个我没有意见啊!

              “没办法,只能重演一次了。”小黑叹了口气开口说。

              “重演一次?”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明天再把今天的事件演一遍。”小白解释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重演一遍,我就可以复活吗?”我追问。

              “只要林萌死了,能够计入死亡名单,你就可以复活啦!”小白笑着说。

              他的话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让我整个人瞬间精神起来。

              不过,我转念一想,这是什么原理啊?林萌死了,我才能活过来?


              回复
              7楼2014-09-29 17:30
                那我现在应该期盼林萌快点死掉吗?这样想会不会有点恶毒呢?可是如果不这么想,我就不能活过来……

                啊!好矛盾。

                “可是……”

                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吗?这种二选一的场面竟然就这么让我遇到了。这种场面不都是出现在电影里面的吗?怎么现在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呢?我年纪还太小,会不会不太适合这么沉重的命题啊?老天爷!

                “哎呀,没有什么可是啦!不要担心,你就拭目以待,等着明天的到来吧。”小白笑着说。

                拭目以待……成语不能乱用吧?

                “那我今天……”我想到自己此刻还保持着幽灵状态,不由得十分郁闷。

                “跟我们回家吧!我们今天晚上带你去吃大餐,当做赔礼……”小白十分兴奋地说,一副“你很正常”的样子。

                吃大餐……

                听到小白的话,我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谁会在自己死了之后还有心情吃大餐,还是枉死之后……吃大餐。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我没好气地说,“我只想赶快去和我的身体约会。”没有人处在我这种状态还有心情吃东西吧。

                “哎呀!客气什么……”小白十分热情地说,好像我们已经很熟了一样。

                于是……三个人(姑且称为“人”吧)“愉快”的吃大餐去了。

                等一下……吃大餐!

                我们要吃的大餐是什么啊?该不会是香蜡纸马这一类东西吧?那些东西很难吃啊!身为一个正常的人,我不想吃那些东西啊!


                回复
                8楼2014-09-29 17:30
                  没人么


                  回复
                  9楼2014-09-29 17:30
                    3

                    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他们虽然物种不明,但是吃的东西和我们还是一样的——牛排啊,意大利面啊……他们,以及我,除了没有办法和活着的人沟通交流之外,就和活人没有差别。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做回普通人,和家人朋友们在一起,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来到学校。

                    我看到小黑念了一句什么咒语,教学楼开始摇晃。我的脑袋不自觉地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大概是昨天地震给我留下的后遗症吧!

                    “好了,我们去看看。”就在我对着教学楼发呆的时候,身边的小黑突然开口。

                    于是,我们三个走进了教室。

                    同学们已经从教室里逃窜出来,等我们进去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个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少年,另一个是站在一旁的少年。

                    这两个人……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看着这两个从长相到打扮完全一样的少年,我一时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这就是肉体和灵魂分开之后的画面吧……一个肉体版的他和一个灵魂版的他。他愣愣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他,表情带着迷茫和惊愕。

                    我想,我昨天看到自己的肉体大概也是这种表情吧!不敢相信加上迷茫,再加上不知所措。

                    他死了……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重新活过来呢?

                    不对……好像不是的。眼前的这个陌生男生并不是小黑和小白要带走的林萌啊!林萌是女生!眼前这个人,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男生!还是一个很帅的男生……

                    眼前的这个人,比起小黑和小白这两个超俊秀死神也毫不逊色。除了白新的皮肤和高挑的身材这种帅哥必备条件之外,他的长相简直帅气的无法言喻。两道剑眉让他看起来英气十足,那双眼睛大而有神,黑白分明,干净的好像被泉水冲洗过。鼻子高挺,嘴巴不算饱满却很红润。

                    “:看吧!都说不要搞这么复杂了,我们只要到教室里拿东西砸林萌一下,直接砸死她就好了!”小白十分不满的抱怨着。

                    “那只毫无美感的死法怎么可以?这绝对有违我做死神的宗旨……”小黑十分坚定的说。


                    回复
                    10楼2014-09-29 17:33
                      “宗旨,宗旨……你就是太按照你的宗旨生活了,才会让我们考了97次试都不及格!我可不想再错第98次了!”小白继续抱怨着,一副和小黑有仇的样子。

                      “说的好像前97次都是我的问题一样,难道你就没有错吗?况且,宗旨如果轻易被违背了,那还能叫宗旨吗?你就是生活的太没有宗旨了,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黑也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完全无视我凄凉的心情,以及那个还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男生悲惨的表情。

                      于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两位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吵了起来。

                      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吵起来啊!

                      他们的吵架声引起了站在一旁的少年的注意,少年皱着眉头看向小黑和小白,眉宇之间透露出浓浓的不满。

                      “这是怎么回事?”良久,少年迷茫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而小黑和小白在一边斗着嘴,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年迷茫到忧伤的神情。

                      “那个,你、你死了……”我忍不住好心的告诉眼前这位少年。

                      少年听到我的话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

                      “什么……”停顿了两秒钟之后,他大声冲我吼道,“我死了?”

                      看着眼前的少年,我心里有着无限的同情,遇到小黑和小白应该是我和他这辈子遇到的最悲哀的事情了吧?所以,我原谅了他冲我怒吼。

                      “嗯。”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死了?我是怎么死的?我为什么会死?算命先生说我能活到二百岁,我怎么会……”我只是一个单音节的回答,就引来了少年一连串的追问。

                      他这么多的问题,我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然而看着他一脸的焦急,我最终还是决定把那些我也不大相信的事复述了一遍给他听。

                      “你是死了……而且是被你头上那个吊扇砸死的。其实原本你不应该死,按照《死亡手册》上面所写的,应该死的那个人是这个班的林萌,没有想到不小心死错人了……”我努力想把整件事情解释清楚。

                      男生听了我的话之后,思考了两分钟,然后突然愤怒的冲我吼道:“什么?死错了?为什么死错了?我怎么可能死错了?你们是怎么回事?连死人这种事情你们也能搞错?”

                      怪不得妈妈经常教育我,不要管闲事。我只不过是跟眼前这个人解释他是怎么死的,他就对我大吼大叫。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我也是莫名其妙就死了啊!我也很生气啊!我也很冤枉啊……为什么我要这样被骂啊?

                      想到这里,我的鼻子不自觉地有些酸酸的感觉。

                      “别以为不讲话就没事了!你快点把我复活!我才不要现在就死掉!”眼前这个男生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简直要震破我的耳膜了。

                      凭什么对我大吼啊!复活……我也想复活啊!我也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我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

                      “该死的……你……”他说着说着,突然停住了,不再开口,只是哀怨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想,他大概是看到了我此刻夺眶而出的眼泪吧。

                      “我也很想复活啊!如果我有法力,也想把自己复活啊!我也是莫名其妙被牵扯进来的人啊!我不过是换了个位子,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且我死之后,还有人告诉我,大部分责任在我……”我一边哭一边委屈的说。

                      如果可以,谁愿意死掉啊,真是的!

                      “你,你也是……哎呀!你不要哭啦!我不是没对你怎么样嘛!只是转校第一天我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这种事情……你应该能体会我的心情吧……啊?”看到我哭了,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慌了。

                      原来他是转校生啊!怪不得我没有见过他。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还在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看着他手足无措地样子,我竟然觉得有一点好笑,这是怎么回事啊?


                      回复
                      11楼2014-09-29 17:33
                        4

                        “那个,刚刚死掉的,你叫什么名字?”就在我郁闷的时候,小白和小黑终于结束了争吵,小白歇了口气,开口询问起眼前这个少年来。

                        “黎溪尚。”眼前的少年没好气的说。

                        “那个,小尚尚……刚刚小黄跟你说了你……你死错了这件事情了吧?”小白十分尴尬地说。

                        小尚尚……

                        这是什么称呼啊!

                        死错了?

                        这种话怎么听都觉得怪怪的吧?然而就是这么怪的事情,竟然确实发生了,而且就在我眼前。

                        “你们是谁……”黎溪尚的语气带着满满的敌意。

                        “啊,又忘记作自我介绍了!我是实习剪辑师白莲,叫我小白就可以了。”小白十分热情地做着自我介绍。

                        实习剪辑师……

                        其实我昨天就想问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只不过我当时完全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根本来不及问,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

                        “实习剪辑师?”少年很明显和我有着同样的疑问。

                        “嗯,就是专门制作你们这一生之中最辉煌的一分钟,专供你们在死之前回放。”小白十分开心的介绍着自己的工作。

                        最辉煌的一分钟……

                        我记得我在死之前,看到的是林萌和我最喜欢的严夕也在一起的画面。

                        难道……林萌这一生中最辉煌的记忆就是和严夕也在一起吗?

                        等一下,等一下!

                        他们……他们在一起,我要怎么办啊?

                        我还想跟严夕也告白啊!我告白的话都还没有说,我告白的信都还没有送出去,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了呢?

                        “死前最辉煌的一分钟?为什么我最辉煌的一分钟是看到两个陌生男女在一起的画面啊?”黎溪尚十分郁闷的说。

                        看来,他也看到了林萌和严夕也在一起的画面。我十分能体会黎溪尚此刻的郁闷心情,毕竟……同是天涯死错人。

                        “那个……那个是给原本要死掉的人看的啦!”小白小声的解释道。

                        “什么……你……”

                        “这不能怪我哦!要怪就怪我旁边这个家伙,他叫小黑,是实习死神,专门负责让人们无痛苦的死去。这次杀死林萌的行动就是他一手策划的哦!”就在黎溪尚要发火的时候,小白再次开口。

                        这种逃避责任的行为还真是……

                        小黑听到小白的话之后,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加黑了。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小白现在应该已经被杀死几百次了吧?

                        “是你杀错人的……”

                        看着黎溪尚紧紧握着的拳头和脖子上暴起的青筋,我可以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肃杀之气。

                        “那个……小尚尚,你冷静一点!你要知道,害死我们,你们就绝对不会又复活的机会了!”看着黎溪尚要动手打人的架势,小白忍不住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复活?”黎溪尚听到了这两个字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

                        复活?

                        这两个家伙该不会又要说什么让地震事件重演一遍的话吧?

                        说实话,我根本不相信小黑和小白这两个人……不对,应该是这两个死神。

                        “是啊!”小白十分兴奋的说。

                        “怎么做?”黎溪尚看着他们,周身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愤怒气息。

                        “你们两个只要能在三十天内让林萌没有痛苦的死去,就可以复活哦!”小白十分兴奋的说,好像在说“你们中奖了”之类的事情。

                        让林萌没有痛苦的死去,这不是死神应该做的事情吗?

                        我看着一旁的小黑,他根本没有看我们,而是双臂环胸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大概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让林萌死去,所以才在那里假装望天吧?

                        我们要亲自去害死林萌?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心虚。从小到大,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我,怎么下得了手啊?

                        林萌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虽然我和她不熟,同学一年多了,连句话都没有说过,可我们两个毕竟是同学啊!我怎么……

                        可是,如果她不死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复活啊!

                        “只是让她没有痛苦的死去就好了?”黎溪尚说出了这么一个反问句。他这样的疑问给人的感觉好像让林萌死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喂,你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很简单好不好!”一旁的小黑听到黎溪尚的话之后,瞬间生气起来。

                        答案肯定是不简单!至少对于小黑来说是这样的,不然他不会做了两次都……没有成功。

                        “你要知道,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华丽的表演。要让一个人死的很好看、很华丽、很完美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你不懂的话就不要乱说好吗?”小黑十分气愤的说。

                        看着这样愤怒的小黑,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

                        死的很好看、很华丽。很完美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请问为什么会让这样一个“人”做死神呢?

                        “那就这么定了吧!”黎溪尚没有理会小黑的话,继续对小白说。

                        “嗯。那你们这段时间就到我们家住好了!”小白十分开心的说,好像他真的和我们很熟一样。

                        他们好像完全没有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吧?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怎么可以就这么定了啊?我根本什么都还没有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牵扯进去了。

                        “我……”

                        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黎溪尚打断了我的话,他说:“想活命的话,你就没有选择。”

                        想活命吗?

                        我当然想!

                        可是,虽然本来我就是因为林萌而死的,但是要用别人的命换我的命……

                        这种混乱的关系让我这个思维能力本来就不是很强的人不知道该怎么理清楚。

                        难道我就只能这样接受这是个事实吗?

                        想着想着,我已经自然而然的跟着小黑和小白离开了现场,看来……

                        这就是我的命啊!

                        小白一边走,一边在我耳边继续扑击死神知识:“从现在开始,你们有一个暂时的身份——临时死神。临时死神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以吃可以喝,需要睡觉,不同的是你们会拥有一些魔法。另外,普通人看不见你们,只有那些快要死的人才能看到你们。其他细节我和小黑会在吃饭的时候跟你们解释的……”

                        临时死神?

                        请问临时死神之后我们又会变成什么呢?

                        我还没来得及问,就迷迷糊糊的跟着他们走了。

                        之后,我和黎溪尚正式入住小黑和小白的公寓,开始了我们漫长的三十天计划。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的和三个异次元生物开始了三十天的同居生活,真不知道是喜是忧啊!


                        回复
                        12楼2014-09-29 17: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9-29 19:0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9-30 12:41
                              我实在不能理解楼上那一串表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9-30 15:39
                                干吧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9-30 19:44
                                  第二章 楼梯很危险,小心!
                                  1

                                  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我的心里始终带着疑问。这疑问就是……林萌死去,我真的可以活过来吗?如果我真的活过来了,怎么向人解释呢?诈尸吗?不对……我活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尸体还不知道呢!

                                  因为这个问题,我翻来覆去想了半天。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有强迫症的,当我心里有了什么疑问的时候,就要马上得到解答,如果找不到答案,我就会一直想,一直想,最终导致时间荒废。

                                  这晚,我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入睡。

                                  最终,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找小黑或者小白帮我解答这个问题。

                                  我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来到客厅。

                                  不知道死神会不会这么早休息啊?死神……这种听起来就应该是在夜间活动的生物,应该不会这么早就睡觉了吧?

                                  客厅里一片漆黑。

                                  因为今天没有注意观察这房子的电灯开关在什么地方,所以此刻我必须摸索着前进。

                                  也不知道死神家里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存在,比如那种被大家叫做“阿飘”的东西。

                                  我小心翼翼的走着,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踢到什么东西才好。然而天不遂人愿,我只是走了两步,就撞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然后,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倒去。

                                  啊……我要摔倒了吗?不行啊……就这么直挺挺的摔倒一定会很痛。

                                  出于本能,我伸出手乱抓一通,想抓住什么可以支撑的东西。

                                  老天对我还是很好的,在我的身体和地板呈45度角的时候,我抓住了一个东西,因为四周实在是太黑了,所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抓住了什么……

                                  根据手感来推断,应该是布艺制品。是沙发?桌布?还是……

                                  我此刻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猜想被我抓住的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我抓住的东西对阻止我跌倒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

                                  “啊!”我狠狠的摔倒在地上,而且是脸先着地。

                                  然而在我的尖叫之后,另一个尖叫声也在我的耳边响起:“啊!”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有回音?

                                  小白和小黑的家虽然很大,可是也没有大到会有回音的地步吧?而且,这个回音这么低沉,怎么听都不像是我的声音啊!

                                  难道,他们家已经先进到装了回音变声系统?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头顶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情况啊?难道这是声控灯?

                                  因为客厅的灯突然亮起来,我看清楚了刚刚情急之下抓到的东西——一块深蓝色的布,手感还不错……

                                  不过……小白和小黑的家里不都是黑白装饰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深蓝色的布料出现呢?

                                  难道我摔了一下,摔成色盲了?

                                  我郁闷的用手臂撑着地,想从地上爬起来,这时,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我的眼前。


                                  回复
                                  18楼2014-09-30 21:11
                                    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喜欢有事没事就露出这种奸笑的笑容呢?

                                    “啊!我想起来了,我是想问你……如果我们真的活过来,不会吓到别人吗?”幸亏我想起来了,不然,一定会被小白的奸笑恶心死。

                                    “啊!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是在研究这么没有营养的事情啊?”小白听到我的话之后仰天长笑。

                                    这个家伙……笑得会不会太夸张了啊?难道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这件事情很严重啊!“我郁闷地说。

                                    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好不容易活过来了,结果却成了没有身份的黑户。那多可怕啊!回到家里,还会把家人吓得半死。这也就算了,最让人头疼的是——我们要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呢?如果别人问到我怎么会复活,我应该怎么回答呢?

                                    难道我要告诉他们,我遇到了死神,他说只要我能害死另外一个人,就让我活过来吗?又不是在演恐怖片!”放心好了,你们现在处于灵魂离开身体的状态,只要你们的身体没事,就不会有问题。在人类世界,这种灵魂离开身体的状态被称为——植物人。“小黑解释道。

                                    植物人?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没有死?只是成了植物人?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完成了任务,我们的灵魂就会重新回到身体,是这样吗?”黎溪尚开口。

                                    我觉得这个家伙应该也是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吧?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急迫的追问。

                                    “是的。”小黑点头说。

                                    “还有什么问题吗?”小白微笑的看着我,一副他随时等待为我解答问题的表情。

                                    “没有了,我要去睡了。”我实在不想再看到小白的那张笑脸了,所以我转过身准备回房间。

                                    “等一下,在你们睡觉之前给你们一些礼物吧!”我刚刚转过身,小白就在我身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礼物?”

                                    听到这两个字,我立刻转过身,一脸期待的看着小白。

                                    我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可对于礼物我还是没什么抵抗能力的。特别是死神给的礼物,应该很丰厚吧!

                                    我看着小白,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袋子递给我和黎溪尚。

                                    这个……

                                    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他的衣服口袋明明这么小,怎么能拿出这么大一件东西呢?难道,他那个口袋就是传说中机器猫的口袋吗?

                                    黎溪尚伸手接过小白递过来的口袋。

                                    我迫不及待的将脑袋伸了过去,查看口袋里面的东西。

                                    首先,我在这个口袋里找到了两双鞋子。

                                    “这是什么啊?”我迷茫的看着手中的两双鞋子,不论是从款式还是从料子来看,它们都是普通的鞋子,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就是传说中可以去除脚印的鞋子。如果你们下雨天出门,或者是去沙滩,一定要穿上这双鞋子。”小白十分细心的问我和黎溪尚讲解着鞋子的用法。

                                    “那这个又是什么?”黎溪尚手中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满了黄色的液体。

                                    这样的瓶子配上这种颜色的液体,实在让人没有办法联想到什么好东西啊!

                                    “这个啊,是食物隐藏液!如果你们在外面吃东西,一定要先在食物上滴上这个东西,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事物的存在,从而不会出现有人看到食物在空中漂浮、并且慢慢减少的画面而被吓死的情况啦!”小白兴奋地说着。

                                    看到漂浮在空中的食物……食物为什么会漂浮在空中啊?

                                    啊……对了,因为我们现在的状态,一般人是看不到我们的,如果我们抓着食物出现在众人面前……是还蛮恐怖的。

                                    “不过,你们吃东西的时候要快一点,因为这个液体只能让食物维持三十分钟的隐形效果!”

                                    “知道了!”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接着,我和黎溪尚从黑色口袋里又翻出了各种奇怪的东西,比如说会隐形的塑胶袋,只要将那些需要隐形的东西装进这个塑胶袋里,就不会有人看到了。

                                    总之,这一晚我大开眼界。我原本以为只会出现在魔幻电影里的那些神奇物件,如今竟然都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而且这些东西比我想象的要……要破旧得多。比如那件传说中的隐形斗篷,上面居然有补丁。在故事和电影里,这些东西不都应该是很威风的吗?

                                    这一晚,我虽然得到了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却一点儿都不开心。因为,一想到第二天就要开始去做那件事情,我就觉得自己好邪恶……

                                    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现在的自己。

                                    2

                                    看到一个帅哥一大早出现在你的房间外,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听到一个帅哥一大早约你外出,你应该感觉到兴奋吧?

                                    可是……为什么我就是开心不起来呢?这大概是因为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帅哥手里还拿着两串香蕉吧!这大概是因为这个帅哥在约我一起外出的时候一边走还一边啃着香蕉吧!

                                    “一大早叫我出来,到底要干什么啊?”我撅着嘴巴,跟在黎溪尚身后不停地念叨。

                                    “当然是展开行动啊!”他一边剥着香蕉,一边十分不耐烦的说。

                                    展开行动?从我早上打开门看见他,问他找我干什么之后,他对我的回答就一直是这么几个字。

                                    “我知道要行动啊!你已经跟我说过无数遍今天要展开行动了,可是你一直没有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行动啊!”我无奈的说。

                                    “当然是杀林萌的行动啊!”他一边将香蕉往嘴巴里面塞,一边说。

                                    这个家伙的嘴巴并不大,为什么能塞进那么多东西呢?

                                    我看着因为吃了太多香蕉而脸颊鼓鼓的黎溪尚,竟然有一种想狂笑的冲动,然而,他此刻说的话却让我笑不出来。

                                    杀林萌……这件事情关系着我和他能不能复活……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太好。虽然我们是因为林萌才死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应该杀死她啊!

                                    “杀林萌……”我看着不断吃着香蕉的黎溪尚,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回复
                                    20楼2014-09-30 21:12
                                      楼楼我们交个朋友吧,要不加个QQ?我QQ号是1546795431,密码是有一点轻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10-17 17:37
                                        赞赞赞


                                        收起回复
                                        26楼2014-10-26 11:0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11-01 08:59
                                            楼楼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11-21 21:28
                                              回来继续更


                                              回复
                                              29楼2014-12-06 11:16


                                                收起回复
                                                33楼2014-12-06 11:28
                                                  有完整版么 或者TXT?
                                                  3198942514@qq.com


                                                  收起回复
                                                  35楼2015-03-16 20:45
                                                    .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5-03-21 11:17
                                                      更更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03-21 22:09
                                                        楼主快更文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8楼2015-03-22 08:38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温柔,还是因为我原本就没有那么喜欢严夕也,总之,此刻的我,心里没有任何疼痛感,没有任何因为失恋而留下的悲伤难过。

                                                          可是,我并没有推开这个温暖的怀抱,我很喜欢这淡淡的葡萄柚香味,很喜欢这样有力的心跳声,很喜欢这样暖暖的温度。

                                                          我的眼泪没有再流出来,我只是静静的趴在他的怀里。

                                                          阳光懒懒的照在我和他的身上,那么温暖。海风轻轻的吹着,带着微微的凉意,将我和他的头发轻轻吹起。微凉的海水,带着阳光的温度打在我的脚背上。

                                                          “海……”他开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良久,他却只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他怎么了?为什么我会感觉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一般?

                                                          为什么我们的姿势从他抱着我,变成了他靠着我呢?我感觉黎溪尚整个人向我压了过来!

                                                          “黎溪尚……”虽然很不想破坏我和他之间这么美好的画面,但是……他真的好重,我快支撑不住了。

                                                          我用手臂支撑住他的身体,抬头看向他。

                                                          他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啊?原本红润的脸颊竟然一点血色都没有,那丰润的唇也苍白的吓人。

                                                          “你没事吧……”我扶着黎溪尚,有些担心的说。

                                                          这个家伙现在的样子,已经不能用有事没事来形容了吧?看他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他已经快死了吧?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眉头紧锁,一副马上就要口吐白沫的表情。

                                                          这个家伙究竟怎么了?难道是他洁癖的毛病……

                                                          不可能啊!这片海滩怎么看都很干净,我的鼻涕眼泪也没有粘在他的衣服上面啊……

                                                          为什么这个家伙突然就……

                                                          “我有……深海恐惧症。”就在我迷茫额时候,黎溪尚突然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重心。

                                                          你有没有试过在海边被人扑到呢?这种滋味简直是……糟糕透了。

                                                          我带着一身的沙子和海水,拖着有深海恐惧症这种奇怪病症的黎溪尚回到了帐篷。

                                                          2

                                                          这个家伙……

                                                          从洁癖到夜盲症,再到深海恐惧症……他为什么总能有这样那样奇怪的毛病呢?

                                                          我看着躺在帐篷里面睡得很安详的黎溪尚,不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虽然这个家伙总是露出欠揍的表情,可他的长相真是没话说。跟他那帅气精致的脸比起来,我似乎就惨了一点,长的这么没有特色……

                                                          “唉……”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种声音除了黎溪尚会发出来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吧?

                                                          “你醒了?”我看着坐在帐篷里面揉着眼睛的黎溪尚说。

                                                          “失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必要一直叹气吧!”他看着我,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明显的涩意。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家伙的语气有些怪怪的呢?

                                                          他大概是误会什么了吧!我失恋和叹气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啊!为什么这个家伙要将这两件事扯到一起呢?

                                                          “你是不是……”

                                                          我本来想解释,但是他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直接开口打断了我:“我对你的恋情没有什么意见啦!我只是……只是讨厌看到别人整天唉声叹气的。”

                                                          这个家伙……

                                                          是因为帐篷里面的灯光的原因吗,为什么我看到这个家伙脸红了呢?他是在害羞吧?

                                                          可是……他究竟在害羞什么啊?

                                                          “我没有……”我再次开口。

                                                          “好了!你也没有必要跟我解释什么。”我还没有说完,黎溪尚就再次打断了我的话。

                                                          这个家伙让我根本没有办法讲话嘛!

                                                          要说什么又不一次性说完,每次我一开口就打断我,这个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喂!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我看着他脸上那抹奇异的红晕说。

                                                          “我能误会什么!我好困,睡了。”听到我的话,黎溪尚的表情更加僵硬了,他以一种很不自然的语气说完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继续睡觉。

                                                          看着这个家伙别扭的表情,我的心跳再次加速,感觉心脏就要跳出胸膛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心跳越来越奇怪了呢?难道这是灵魂都会有的毛病吗?那黎溪尚这个家伙会不会有啊?

                                                          我看着帐篷里面用被子蒙着头的黎溪尚,这个家伙已经睡了一下午了,还要睡吗?

                                                          “喂……你真的这么早就睡了吗?”我郁闷的开口。

                                                          “不睡觉能干吗?”黎溪尚说。

                                                          这个家伙,跟人说话也不把被子拉开。这炎炎夏日的,他是想长痱子吗?

                                                          “出去……”

                                                          我本来想跟他说让他出去走走,突然想到这个家伙的夜盲症和深海恐惧症……带他出去,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我艰难地背着他回来吧!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郁闷的说完,站起身,准备一个人出去走走。

                                                          “喂!你去干什么?”我刚刚站起身,黎溪尚就开口了。

                                                          这个家伙干吗这么激动啊?刚刚不是还一副死也不会拉开被子的样子吗?怎么我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这个家伙就从被子里跳出来了啊?

                                                          “我……我……”我看着这个家伙激动的模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我做错了什么吗?看着这个家伙脸上惊恐的表情,一副好像我踩到了他的尾巴的样子。

                                                          “你该不会想不开吧?”他指着我,激动地说。

                                                          想不开?

                                                          为什么?


                                                          回复
                                                          40楼2015-03-22 0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