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72贴子:1,280,017
  • 49回复贴,共1

【迟爱官配】莫延(已完结)BY清溪半里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BE狗血,报社产物,发完就走,不要打我,大家中秋快乐么么哒


01
S城依旧繁华,即使是在深夜。
解决完手头的工作,已经接手了风扬的我匆匆订了机票从T城赶来,今儿是正月十五,按着惯例,我会来舒念家蹭一碗元宵。
实际上七年前我遇到了并不严重的车祸,却丢掉了两三年的记忆。
失忆后,我不解缘由的迷上了S城,总想在S城待着,我能肯定自己已经对舒念放手并衷心祝福,剩下可能的原因,大概是七年前我在S城遇到过什么重要的人或事,使得我特别喜爱这里,遗憾的是身边的人都说不清楚,我只能期盼哪一天命运会将记忆还给我。
谢炎不情不愿地给我开了门,我放下礼品,却看见有个不太熟悉的人坐在客厅。
“LEE叔叔?”我隐约想起来,这是在陆叔叔手下工作过的LEE叔叔,陆叔叔似乎颇为信任他,以至于我车祸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LEE叔叔,而且这人特别讨厌别人说他老或者把他叫老了,我还记得我醒来时喊他叔叔他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夸张的可以。于是改口,“咳,LEE,你怎么也在?”
这七年我们有偶遇过几次,不过距离上次见面也有一两年了,虽说他的确显年轻,但也终究是老了些,他应该是很注重形象的人,我一眼看去却看到了一些白头发。
“我和谢炎是好朋友,正好在S城,又是元宵,他请我来凑个热闹。”他专心给小希剥蜜桔吃,说完话才抬头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当打招呼。
我也发现了他似乎是不怎么喜爱和人亲近的人,每次遇到他都是我主动打招呼,问一句答一句,不咸不淡的对话,有礼却淡漠疏离。我不知怎么有些不高兴。
“LEE叔叔不和家人团聚吗?”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自己真是脑子进水,这已经不是不礼貌的问题了。
LEE叔将剥好的蜜桔分成两半,和小希一起分享起来,没搭理我。
谢炎倒是速度替他解围,“家人不都在这儿嘛,小念,元宵好了吗?”

开场有些尴尬,但接下来我脑子回复了正常使用,加上谢炎和LEE叔叔的斗嘴,我和LEE叔叔始终没有正面对话,一顿饭却不知为何有种温馨感,我还吃到了硬币,我在离开的时候有些依依不舍。
我推开门,LEE叔叔倒是还在和小加小希玩着,没有走的意思。就我一个站在门外,看着虎视眈眈送客的谢炎和给我张罗带元宵的小念,还有客厅的热闹,总觉得我是那个外人,LEE叔叔倒是像他们一家的。小念还在打包元宵,我转头看着楼道,对门那家我来去这么多次都没看见过有人出入,一时好奇,就问谢炎,“对面卖出去了吗?怎么没见过人?”
谢炎一挑眉毛,“房主经常出国,你没缘分,碰不上。”
我觉得他幼稚,“说得好像谁乐意见一样。”拿过舒念手里的打包盒,和屋里的人一一再见,踏上了归程。
就算是老板也没有多一天的假期。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告别时,除了小加小希,其他人脸色都不怎么好,难道出了什么事?
02
刚在元宵节见过,结果出差到LA又遇到了LEE叔叔。
因为元宵节的关系,我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冷淡,简直像没有活气似的,原本打定主意下次遇到绝不主动打招呼,结果还是破功了,因为相遇的地点实在太过巧合。
那是我在LA留学时常去打篮球的小球场,一时兴起怀个旧,结果居然又遇到这个人。
“LEE叔叔?!”我实在有些惊奇,脱口就喊了一声。
他倒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第一反应转身要走,后来又转过身来,道了声“你好”。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实在不像是会打篮球的人,虽然高挑,但并不强壮,皮肤苍白得能看见底下的静脉,明明也不瘦弱,但就是给人感觉一捏就会碎了似的。
好像比上次见到瘦了一点点。
他看着篮球场,回答我,“原来有个朋友爱在这里打球,我来看看。”脸上难得看上去有些温柔的样子,像是在怀念什么。
“你朋友今天没来么?”我在场上逡巡了一番,试图找出哪个是他朋友。
“他死了。”他的脸色又沉下去,阴涔涔的。
怎么和我说话就是这么一副欠钱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在不甘心什么,接着问下去,“哦?我以前也爱在这里打球,你朋友叫什么名字?兴许我认识也不一定。”
他看着我,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反应过来笑了一下,“他叫Jack,你不认识的,我们只是吵架了,他……他很好,回国去了,我刚才只是在说气话,抱歉。”
他难得给了我一个笑容,我倒是不知所措起来,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
他又笑了一下,我发现他笑起来很好看。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柯洛。”
“哦,好的,再见,那个,LEE叔叔?”
“嗯?”
“不,没事,我是说,再见。”
他走得很快。
这次相遇,我觉得这个人也没我之前认为的那么冷淡,还是不错的。
忙完了LA的事,我飞回了T城,之后居然几个月都没有去S城逛逛的冲动。
难道我对S城的上瘾已经过去了吗?
结果半年后,我又坐上了去S城的飞机。没有对S城戒断让我困惑又莫名有些心安,好像证明着什么东西还在。
这半年里,我没有遇见LEE叔叔。
空闲时偶尔会想起那个人冷淡苍白的样子,没有什么生气,大概只有对上心的事物才有表情,比如小希小加,比如那个篮球场。
不过他笑起来可真是好看,大概是长相的关系,莫名带了点狡黠的味道,像只狐狸。
哪有活那么久的狐狸呢,除非是狐狸精。
居然编排起长辈来了,我赶紧把脱缰野狗般的思绪拉回来,却忍不住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遇到那个人呢。
居然有些期待起来了。
可是接下来的半年里,我都没有遇到。
日子过得很快,又是除夕了。
舒念提前打电话来,说是谢炎有些身体不舒服,今年元宵节不过了,让我不必赶过来,他会托人把元宵带给我。

03
收到的元宵很是奇怪,一半圆滚滚的,大小相似,看上去简直像是超市里卖的标准品,一半却大小不一,也不是十分的圆。
我好奇打电话去问,舒念结结巴巴的解释,“啊,一半是我做的,一半是谢炎做的啦,”我疑惑了,“谢炎不是在生病吗?”,“其、其实是我哥,不,是LEE做的啦,”我更疑惑了,“不是说不过了吗?怎么LEE叔叔在你家?”,舒念解释道,“哦,他之前来让我教他做元宵,正好谢炎不舒服没人帮忙,就一起把元宵节用的元宵提前做好了。”
原来是这样。
我道过谢,把大小不一的元宵倒进锅里煮掉了。
还蛮好吃的。

我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心里总是有点慌慌的。
最近做的梦也不对劲。
都二十九的人了还和青春期小男生一样做春梦真是丢死人了,幸亏没人知道。
而且口味还颇重。
梦里有个人被我翻来过去的吃,苍白的皮肤,纤长的身体,我们从浴室做到卧室做到厨房,人和房子都感觉熟悉,但我眼前像蒙了一层雾,看不清楚。
他用长腿环住我的腰,双手被用领带系在一起,在我耳边嗯来啊去,搞得我痛苦不已,简直是狐狸精转世,我愤愤的边洗内裤边想。
我有些怀疑自己是憋久了,也是,二十九岁了还没和人交往过,简直是一朵奇葩,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兴趣,就好像已经有了一个爱人似的,谁都看不入眼。
明明就只有梦里的YY对象啊,我痛苦的趴在床上,祈祷今晚的梦境不要太过火。
二十九岁了没有爱人却肾虚了比做春梦更丢人。
可惜第二天还是需要洗内裤的日子。
这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
只好拼命工作,居然成效不错,每天做梦变成了一周两三次,有节制才能长久幸福啊,我欣慰的想。
忙忙碌碌又一年过去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三十岁了,成熟了不少。
照例在舒念家过元宵,LEE叔叔也在。
“谢谢你去年的元宵,很好吃。”我一进门就笑着对他说。
他居然又瘦了,白头发倒是不见了,就是黑得有点假,大概是染发染得不太成功吧。
“哦,没什么。”他快速回了我一个笑容,就进厨房给舒念帮忙去了。
这次吃到硬币的是LEE叔叔,舒念居然开心得掉眼泪,谢炎解释说舒念这是更年期到了,情绪有些起伏,被舒念踹去厨房洗碗。
我端起果汁敬了一下LEE叔叔,“恭喜。”
LEE叔叔笑了一下,“谢谢”。和进门时给我的那个笑不一样,这个就温柔很多,我自得其乐的分析他的笑容,笑了起来。
“对了,LEE叔叔,还不知道你的中文名字?”陆叔叔说他一直在美国生活,习惯用英文名,我都忘了问。
他深深得看了我一眼,一字一顿的说,“我姓李,叫李莫延。”很正式的样子。
我也回了一句,“我姓柯,叫柯洛,英文名叫Charles。”
他不知为何低头笑了笑,隔了一会儿,说,“Nice to meet you ,Charles。”
又不是第一次见面,感觉怪怪的,不过我还是配合他玩起来,“Nice to meet you , Lee。”
之后他又沉默下去了,仿佛有些打瞌睡。
我照旧先离开了,我离开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4-09-08 23:55
    04
    我对自己对LEE叔叔的关注程度有些惊讶,仔细想了想,我大概想交这个朋友。
    两个月后,我在S城乱逛是又遇到了LEE叔叔,我深感这是缘分,于是问他要了号码。
    他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给我了。
    于是又过了一个月我找他出来爬山,我觉得他实在是太苍白了,又瘦,很是缺乏锻炼。
    他有些犹豫。
    我劝说他要多运动,而且只是一个小山坡,就在S城城外,小姑娘家都能轻轻松松爬上去的。
    他说他爬山很慢,不适合和年轻人一起爬山。
    我说那我们慢慢爬嘛,再说,实在不行,我背你上去,我笑着说。
    最终劝说成功。
    我们约在舒念家楼下见,我租了车去载他,他说舒念家离他住的地方近,省得我找。
    真是体贴。
    他带着鸭舌帽,穿了一身休闲的衣服。
    “为什么带帽子?”我看着明媚但并不热的天气问他。
    “因为我有些怕风,”他拿出很合理的解释,“这个季节,我很容易感冒。”
    我点点头,换季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多注意。
    “我怎么看着你又瘦了?”
    “是衣服有些大。”
    我们开始爬山,他爬山真的很慢,我们简直是龟速在前进。
    不过边聊边散步的感觉也不错。
    “我最近总是做梦、”天,一不留神我连这个都差点说出来了。
    “做梦?”他有些喘,转头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可爱的感觉。
    我想把这个话题敷衍过去,“梦见喜欢的人啦之类的。”
    “你有喜欢的人吗?”
    “算有,也算没有吧,我还不知道是谁呢?”
    “一见钟情?”
    “哈哈,大概啦。”我觉得是【一做钟情】才对,而且还是梦见的,一时间觉得苦逼得要死,山顶就在眼前,干脆三步两步一口气冲上去,眼前一片开阔。
    LEE叔叔慢吞吞地走上来,居然走了两三分钟。
    休息一会儿,我们打算下去。
    “我没力气了,你可以背我下去吗?”LEE叔叔小小声问我。
    我没想到他体力差到这个地步,背起他往山下走,一路上忧心忡忡的叮嘱他要多锻炼身体,自己都觉得自己老妈子一样。
    LEE叔叔倒是态度很好,一直嗯嗯的应承我,还请教了我用过的运动项目。
    其实是温柔的人啊,我想。
    就是真的很容易感冒呢,从背着他开始,说话就有鼻音的样子,还在吸鼻子。
    回程路上我特意停车给他买了感冒药。
    他垂着帽檐和我说谢谢,鼻音更重了。
    真是太缺乏锻炼了。
    之后几次有想叫他出来,可是想起他身体这么不好就作罢了,等天气再热一点再说吧。

    05
    在再一次约LEE叔叔出来前,却先接到了舒念的电话。
    在哭的样子,“柯洛,你要不要来医院?”
    “怎么了吗?出什么事了?”我急忙问。
    “是我哥,LEE,他快死了,你要不要来看他?”然后舒念哭得说不出话了。
    我有点懵,也觉得有些诡异,更多的是心脏突如其来的抗议,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哽住了咽喉,说不出话来。
    谢炎接过电话,报了医院的名字和科室。我速度冲到了机场。
    心神不宁的坐上飞机。
    头痛欲裂。
    “我喜欢你”
    是我的声音。
    “只喜欢你”
    “小念……”
    “你在叫谁?”
    “你在叫哪个贱人?”
    啊————————
    “我说啊,一个人心眼太死的话,迟早会把自己逼死的。”
    “这不关你的事。”
    我头痛得要疯了。
    “你疯了?都四十岁的人了,该懂得为自己负责吧?”
    “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口气?”
    “我只跟你做,你还不相信。”
    “LEE叔,你也只跟我做吧。”
    LEE叔……LEE叔?!!!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你是体会不到。自己真的需要的时候,才明白捐赠的人是有多伟大。”
    “那不是伟大,是愚蠢。”
    不是的,怎么会是这样的。
    “谢谢你,LEE叔……你要什么都可以……精液足够验DNA的。”
    “也对,你今天本来就是为舒念才来的。”
    画面随着声音复苏。
    我看着自己揍了他,我看着自己接了电话知道他的手术刀口被我打裂的消息。
    不,停下来!
    “对不起,把你伤口弄裂了。我只是本能。”
    “那走吧。”
    “LEE,你要照顾好身体,你一直是很棒的男人。别亏待自己。”
    “你放心,我最爱我自己了。”
    “我没有讨厌你,我只是不想别人把我们俩弄混。”
    “LEE,我们都知道你不是舒念。没有人会把你们俩混淆在一起,你是你,他是他,就算长得像又怎么样呢”
    搞混过的人,不就是我吗。
    恍惚间听见空姐在呼喊着问飞机上有没有医生,我抱着头在座位上挣扎。
    “舒念现在和谢炎闹别扭,不对,比别扭严重多了。很可能会分手。总之,这是你的好时机。”
    “你要我……去追舒念?”
    “你老实告诉我,我是要等到什么时候?老子快四十岁了,追不了你几年了!我这辈子还能不能等得到,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
    “你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
    ……
    “医生!医生!他醒过来了!”
    “这是哪里?这位叔叔,你是谁?”
    “……我、我……我、……我叫LEE,是你爸爸的,朋友。”
    莫延,莫延。
    我想起来了,那是我的爱人,我的莫延啊。
    我怎么可以忘记他。
    拒绝了空姐叫救护车的提议,我撑着打的去了医院。
    怎么……不在?
    “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有名叫李莫延的病人吗?”我拦住一位医生。
    也许是我的样子太吓人,医生后退了一步。
    他似是怜悯地看了我一眼,在502病房,他说,动作快些吧。
    为什么么?动作慢些会怎么样?莫延,莫延,你等等我。
    “莫延!”我喊着莫延的名字打开门,好像这样就能把他留住。
    我从未这么感谢上天,莫延在病床上转过头,笑了一下,在氧气罩下喊了我的名字。
    虽然没有喊出声音,但我知道那是我的名字。
    “莫延,我想起来了,莫延。”我冲到床边,握住他的手。
    他笑得很开心。
    滴——————————————————
    所有的仪器都发出这个声音。
    不。
    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掉出来,我的爱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莫延!————”
    莫延,莫延,切莫迟延。
    柯洛,你为什么总是那么迟呢?

    “我其实不喜欢我的名字来着,莫延莫延,总感觉被催着,好像时间不够了一样,我就是这么被催老的。”
    “我觉得很好听,莫延,切莫迟延,这不是说要珍惜时间吗?我们要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要珍惜不就说明时间不多吗?”
    “怎么会,我们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END


    回复
    举报|3楼2014-09-08 23:58
      占沙发慢慢看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4-09-09 00:22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9-09 00:32
          嗯~马着等会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09-09 10:50
            好虐


            这中秋福利看了好桑心啊……虐死了……我的lee叔……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4-09-10 08:02
              哎呦怎么就死了、、哭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4-09-10 10:16
                又把我叔写死了……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4-09-10 13:20
                  为啥不告诉绵羊呀?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4-09-10 16:58
                    其他姑且不说,咩醒过来就对【30不到的年纪深信不疑】的LEE先森开口“叔叔”……
                    以及咩内心说【虽然显年轻,但终究是老了些】
                    还有【LEE叔叔你不和家人团聚么】,妈的,叔应该轻蔑地笑扔他一脸【哈,你怎么不和陆风去团聚,还是说舒念是你家人?】
                    虽说撸主你故事是这么写……但还是允许我喊一句:册那,咩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痛不欲生是我主旨】
                    而且叔的性格感觉有点……太逆来顺受的墨迹了,这似乎比较适合他弟弟啊……
                    以及,抓住撸主拼命晃:我叔就算出了事故也是很爱惜羽毛依旧潇洒倜傥的,染发颜色不均啥的求别这样手滑啊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4-09-10 17:36
                      撸主。。。。起开你虐到我了


                      原来是癌症!!那显老是就没办法了,正常情况下的,按照叔的保养和爱惜羽毛的程度,柯洛这辈子大概都没机会说到底是老了些这种话,叔那个状态应该还是说病态比较合适吧………………不行,柯洛你还是快土下座谢罪不然难消我心口之愤以致我手滑=皿=!【你冷静
                      还有,柯总你搭讪技能点绝对零点!!【怒指


                      哎……我叔太憋屈了,心疼。
                      说是化疗我才顿悟,不过现在的假发都是用真发做的,而且头皮都仿真的,头顶不是个点,染色不匀真的没顿悟这是假发_(:з」∠)_
                      不过被病痛折磨那么多年真心受罪,叔那样高傲的人,大概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病态丑陋的自己了吧。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4-09-10 19:42
                        被虐死…想拖咩出来狠狠揍!你TM谁都记得只忘了叔是个毛线情况!!!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4-09-11 00:33
                          大过节的你就给我们看这个真的好么?!露珠别走我们上天台谈谈人生!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4-09-11 21:06
                            癌症什麼的.........LEE很坚强.......
                            既然柯洛忘了他,他又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他一定是告诉自己,这样也好.........
                            Q口Q


                            我也有朋友得到癌症,年纪轻轻就走了.......他说,如果有来世,他不愿当人.......因为他带了太多痛苦给我们啊...............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4-10-16 22:52
                              为什么都是要把叔给写死啊???就不能换一个梗么?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4-12-02 20:17
                                又看了一遍,虐的心疼


                                虐死人了我不会告诉你我看了三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5-20 14:54
                                  我也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3-14 21:17
                                    再看还是好伤心,后面不接个重生文缓缓不行。✋🏻✋🏻✋🏻✋🏻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4-17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