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文吧 关注:4,643贴子:338,063
  • 141回复贴,共1

〖原创°〗《逆行》【短篇,一发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猫萌回来了!

虽然马上就要滚粗了,orz


回复
1楼2014-08-23 19:46

    summary:如果爵士代替了刹车去执行提尔莱斯特任务……


    《逆行》

    文/莫犬



    这原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任务。

    当警车和爵士互相支撑着穿过空荡破败的废弃建筑区时,警车在处理器中不止一次的重复着这句话。
    而此刻他再次苦涩的默念了一遍。

    战术失误,本应隐蔽行动的侦察小组几乎全军覆没。而他违逆了逻辑和上级指令,在据此四个循环前赶来救援。


    0.94循环前。
    离两派交火的地点越来越近,脉冲炮的气流撕裂了他车身旁的空气,在他处理器中引发出一片警报,枪声,呐喊声,火焰弹的爆鸣撼动着摇摇欲坠的建筑。战术家判断和计算着不远处的战况,他变形翻过一截矮墙,离子光束在他头顶和周身的烟雾中交错着。在掩体后架设好枪,然后他在瞄准镜里看到了那个和他一样黑白涂装的塞伯坦人。

    爵士的半边护目镜已经碎了,他露出的那只光学镜头里闪烁着不知是恐惧还是疯狂的光芒,和他平日总是透着笑意的面部轮廓重合在一起,扭曲却又自如。

    有一微秒警车觉得自己从不认识这个变形金刚。
    但那仅仅是一微秒而已。

    他的战斗程序继续运作,子弹穿透敌人的火种舱,在一片炮火的喧嚣中他似乎仍能听见玻璃体碎裂的声音。
    他从来都不希望战争。




    距此三百四十九万更替循环 铁堡


    但战火将在他芯中永远绵延。

    黑白。死亡。月卫一号。爱。指令。记忆。疼。
    情感回路中电流轻微颤动,他的思维出现了少有的无序,逻辑无法将这些词语进行整合。

    警车关闭了铺满整个办公室的全息数据,独自一人坐在黑暗之中。
    片刻后他向爵士发送了一条内置通讯。





    回复
    3楼2014-08-23 19:48

      内战前 卡隆废弃建筑区


      警车迅速关闭了腹侧的部分能量管道,将神经回路改线,尽可能切断传感器。但当他从地面上晦暗不明的一滩能量液中爬起来时,他仍能感到灼烧着的外装甲裂口,弹片深刺在机体中的钝感,随着每一次移动辗磨着精密的内部元件。

      能量流失警报在他光镜前呈现出一行蓝字,开始倒计时。

      他迟疑了一微秒,重新端起枪向掩体外缩紧了封锁圈的敌人开火。一个黑白的身影轻巧地翻过矮墙跃了进来,在他身边腾起一团尘土。

      “有点麻烦,伙计,”爵士在一片能量光束撕裂空气的嘶嘶灼烧声中冲他喊道,“我的几个组员一个也看不见了。弹药见底了。”

      “那么我们两个突围出去。”

      他光镜的余光瞥见爵士已经开始行动了。破坏者变形冲出掩体,以战术家无法比拟的速度踹了一个家伙的脑门并且顺走了他的枪,此刻正努力为他开辟道路。




      距此三百四十九万更替循环 铁堡


      “……嫉妒你啊,救护车,竟然认识那时的他。”爵士坐在维修台边上晃动着双腿,“我第一次见他还是在特动小组的报告会上,那时他已经是御天敌的副官了。”

      “战争改变一切,”首席医疗官背对着他,整理着操作台上的器械,“你该跟他好好谈谈,爵士。”

      “我倒是想,但老条子早就不在乎我怎样了。”

      救护车转过了身,“你们那些矛盾一直没说开?还是你们的火种链接出了问题?”

      “放松,放松啦伙计,有一点你说得不错,战争改变一切。从地球回来时,或许比那更早,我们就都已不是彼此熟悉的那个人了。”

      有那么一会,沉默在这两个变形金刚之间漫延着。
      爵士转脸瞅着刚刚擦过的操作台。

      “得,不提警车了。他就是那么个冷面官僚。”他最终开口道,“真不打算留下吗?你可是我们最好的医生。”

      “我该找个继任者了,况且这双手也和我一样越来越不中用…或许跟着热破的船,我能帮上更多的忙。”

      “别这么说,你比我们大不了几万更替循环。”爵士歪了歪脑袋,“理解你,老伙计,要不是我走了老条子会发疯,我留下还能做点什么,我都想跟你们一起走……”

      他的表情停滞了一秒,内置通讯轻声响起。

      “说谁谁到,老条子在呼我了。”





      回复
      4楼2014-08-23 19:49

        内战前 卡隆环轨行省边境


        他们沉默着,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尽快穿过废弃的街区和肮脏空荡的地下通道。连流浪者都在这里绝迹了。他们掩着缓慢渗液的伤口,扶着对方的肩膀,偶尔在风声鹤唳中匆匆对视一眼。

        直到他们来到夜幕下环轨行省边缘的荒漠里。

        “大概走出范围了吧。”爵士满怀希冀的问道。

        “我想这个距离是安全的。”

        “试过通讯了?”

        “是的,通讯…失灵。”战术家说道,“无论是指挥部,救援队或是个人都无法连接。”

        他敏锐的感觉到爵士搭在他左肩上的那只手收紧了些,他引领着右腿动力系统损毁的爵士又向前挪动一步,接着破坏者便开口了。

        “你违抗了上级指令,这次行动没有后援的。”

        “没错。”

        “你还一个人来。”

        “没错。”

        “你会受处分还可能会降职。”

        “是的。”

        “你还可能跟我一起丢了命。”

        战术家轻轻摇着头,“爵士,你能不能…”

        但对方坚决的打断了他的话,“不后悔?”

        “以当前情况来看,后悔是毫无意义的举动。”

        爵士沉默着,继而笑意回到了他的声音中,“只可惜回去以后没法陪你关禁闭,Prowler。”

        警车叹息道,“那么请告诉我你们这次有什么收获。”

        “一个军需品转运据点,怎么样?”

        透过满是裂痕的护目镜,破坏者仍捕捉到了战术家嘴角那一丝几乎不可觉察的微笑。他们继续向前行进着。
        风声又开始响起来了。

        两个伤痕累累的塞伯坦人艰难的移动到荒漠中一块巨石后,当警车靠着石壁坐下时,爵士顺势倒进了他怀里。警车动了动机体,但没有推开他。无法变形,漫长的徒步跋涉几乎耗尽了他们仅剩的能量。粒子风暴在渺远的地平线尽头呼啸着,沙粒在他们的关节处悄然聚集,研磨着最外层的传动部件。

        他低头望着爵士开始再一次尝试搜索通讯频道。
        片刻后破坏者挫败的把手从音频接收器上放了下来。“没用。你其实一直在试,对吗?”

        “总有些获救的可能。”警车无意识的用手指轻刮着破坏者黑色的手背。

        战术家看着呈现在光镜前提高了一个警报等级的能量读数。
        他们相继沉寂了下来。


        “很抱歉……我的错。爵士。

        这原本是个……”





        回复
        5楼2014-08-23 19:49

          距此三百四十九万更替循环 铁堡
          警车的办公室


          “……再普通不过的任务。”

          站在警车桌前,爵士垂下目光,把手里那张数据板又扫了一遍。

          “我以为我的卸任请求你已经审阅过了。”他抬头望着战术家没有表情的面孔。

          “是的,但我希望你在离开之前能接手这一个任务。作为前任特别行动组指挥官你是除了他们之外最了解这些的人。”

          “我不想再参与任何……”

          “你必须得帮我,爵士,我现在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都堕落到这种地步了么,Pal?”

          “爵士。”警车加重了语气说道。

          “好吧,Pal,长官。但我至少得知道,你选择我来替补刹车做这个任务,只因为我是最合适人选吗……”
          …还是想抹除一个即将离开你掌控的对你最熟悉的人。

          他把数据板推到了战术家面前,轻点着最后一条行动指令。
          新*研究所*的复式枪,倘若任务失败他只需照准大脑模块来一下就可以清除关于任务,关于警车的一切记忆。滴水不漏,毫无情感,符合战术家的作风。

          他看到警车的光镜危险的眯紧了。

          “不要曲解我的意思,爵士。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冷酷。”

          “不,警车老伙计,你已经比我能想像的还冷酷了。我受够了战争,你这一打子事我不打算再管了。战争结束人们回家了,已经无所谓输赢了。”

          “所有人都这么想,甚至现在也包括你,但我考虑的东西永远要比其他人多。我在做正确的事,并且这一切都不会停止,无论你对此或我本人持有什么评价。”

          “哟,那谁给你的权利,警车?可以不计手段的去修正这个世界?”

          “抱歉,在我的逻辑中最重要的永远都是结果。这任务本是命令,我只不过是非正式的通告你。谈话到此为止。我不希望这次的私人对话再次演变成争吵。”

          “够狠啊你,那是谁当初把我扔在基地里头都没回?是谁…”

          “够了!我遵从逻辑并且为了更大的利益行动,从来没做错过!而你开始和其他人一样目光短浅,为一个小失误优柔寡断,怀疑自己…”

          战术家的声音像是被掐断了一样,渐渐降了下去。
          望着他猛然增亮的光镜,破坏者不得不努力忍住一个龇牙咧嘴的微笑。
          从某种程度上,他达到目的了。看着警车为公务以外的事愤怒让他感到快意,至少证明战术家还没有完全失去情绪。但他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对彼此已经有多陌生。

          “既然是命令何必在正式下达前征求我的同意,走过程似的表达一下对火伴的尊重和关心吗,长官?”

          警车稍稍收敛了表情,语调恢复了冷静。
          “你可以离开了。”他说道。

          但爵士没有动。他向桌后的警车俯过身去,伸出一只手。
          警车绷紧了机体。
          有那么一瞬,他以为爵士会试图掐死他,或者给他一拳。

          但爵士只是把手放在了他火种舱的位置。

          “告诉我,这里还是热的吗?”他的声音略微颤抖,“如果是,那么你是警车吗。”





          回复
          6楼2014-08-23 19:50

            0.92循环后 塞伯坦 具体地点未知
            外交使团医疗中心


            夺路倚靠在医疗中心的深黄色墙壁上,不安的望着围绕在低温再生舱下低声急促交谈着的的医护人员,手指在手臂装甲上无序的敲打着。
            空中弥漫开能量液和金属锈蚀的气息,医护人员上方透明的舱体里悬浮着他深蓝色涂装的搭档,现在浑身接满了密集的管线,光镜一片灰暗。攀缘和蔓延着的管线几乎完全遮住了他胸口那个骇人的空洞,在液体中轻微摇曳着,亲密的抚动着他。

            夺路感觉火种像是被人抓了一把。他移开了目光。

            几分循环过去,他直起身离开了墙面,向着维修室的玻璃门走去,试图再次说服那些医生,好叫他哪怕是隔着舱壁跟自己的老伙计说几句。
            一条讯息跃入了他的通讯接收端。

            夺路停下了脚步,这条讯息的发件人让他的面部装甲比盯着搭档身上的破洞时还不舒服的扭曲起来。或许是因为那冷峻平板的声音响起时,通常传达着将至的死讯。

            他在面罩下唏嘘着,打开了内置通讯。


            /回来报道。你有伴了。/




            内战前 卡隆环轨行省边境


            “这可不是你的错。”
            爵士的声音在一片风声中清晰的传来。

            警车禁不住苦笑了起来。
            “我本能预测到的。”

            爵士立刻在他怀里直起了身子,面对着他。
            “打住,Pal,别又陷入到你的死循环里…这件渣事我们就说到这。”他说道,“现在,抬起你的头来。”

            “抱歉,什么?”

            “叫你抬你就抬嘛。”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

            破坏者执着的望着他。
            战术家叹了口气,向上仰起头去。

            密集的光芒倒映在他光学镜头中。
            在骚乱短暂的喘息中,硝烟渐渐散去,塞伯坦的钢铁大地之上群星静默。

            无数的星体在距他们百万光年以外的虚空中燃烧,爆裂,死亡着,汇聚扭曲成天幕上无尽的洪流。但这其中有多少恒星早在数万更替循环前便已然湮灭,无异于他们这颗苟延残喘的行星,在迫近的战争前动荡不安着,在日益枯竭的能源下举步维艰,孤立无援。

            这洪流平静和躁动的让人有点不安,有些失落。

            他低下头,却发现爵士在望着他,微笑还淡淡的停留在他脸上。
            现在警车开始有些不解那笑容了。

            “我们得继续向前走…Pal.”
            他低声呢喃道,抬手抚摸着帕拉克萨斯人的嘴唇。





            回复
            7楼2014-08-23 19:50

              距此三百四十九万更替循环 铁堡
              警车和爵士单独会谈一周循环后


              战术家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着,全息屏幕悬浮在空中,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他的门禁系统轻响了起来,自动门向两侧开启。

              他手指一抖,空气中所有的屏幕都消失了。

              “你有什么事吗?”他问道。

              爵士站在门口没有动,他抬头望着那些突然消失了的屏幕,房间里暗淡下来的光线打在他黑白两色的机体上。
              “就是想来给你道个别,Pal.”

              警车依旧背对他坐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过身去。

              爵士忽然想起这曾是他非常熟悉的景象。

              他迈步走了过去,在战术家背后俯下身来,贴近他的机体。
              警车微微侧了侧头。

              “再见,我亲爱的长官…或许不会再见到你了。”

              破坏者的声音近乎轻柔,悄然拂过他的门翼,在战术家的情感模块中激发出一阵紊乱不可控的电流。
              但他继续沉默着。

              爵士直起身来拉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刚才的一切似乎都不曾存在过。
              自动门在他身后合上,爵士的脚步在走廊里渐渐隐去。他的步伐轻的异常,仿佛他身上无形的重量随时会将地面压垮一般。

              悬浮在空中的全息屏幕重新亮了起来,警车从处理器中删除了爵士最后一句话里留下的暗喻。


              有人在爱着你。
              但被爱着的你已经不在了。




              39分循环后 塞伯坦 具体地点未知


              塞伯坦的双恒星在傍晚的云层中散发着金红色的光芒,微风扬起的细小灰尘飞旋着飘散向远远的地平线尽头,在暮色中被染上了点点金光。

              夺路百般聊赖的坐在小型穿梭机的机身上,点数着机翼上的细小划痕。远远的,他看见黑白两色的塞伯坦跑车飞驰过来。

              “好久不见,老大。”当爵士变形走近穿梭机时,夺路说道。

              爵士朝四色涂装的逃脱者淡淡微笑了一下,“好久不见。呃,对。之前我听说了刹车的事。我很抱歉。”

              “没事啦老大,他命硬总能挺过来的。”

              “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爵士音调沉重的说,跟在夺路身后走进机舱。
              夺路打开了通道的照明系统,身后前任长官的反常表情让他一阵困惑。

              “老大,”他们落座后,夺路开始着手调整穿梭机的航线,“他们说你在地球的时候卸任了,那你怎么又会…?”

              破坏者的面部装甲在操作台显示屏的照明下凝滞了一秒,接着他笑了起来。属于曾经的特动队队长的笑容回到了他脸上,但夺路却感到一阵不安。

              “管他老条子想怎么压榨劳动力,打包走人之前还能活动下手脚真是再好不过了。”





              回复
              8楼2014-08-23 19:51

                内战前 卡隆环轨行省边境


                警车沉默着,抓住了爵士的手。

                “…Pal.”破坏者柔声说道。

                透过他碎裂的护目镜,警车可以清楚的看到爵士蓝色的光镜,以及面庞上再无遮掩的表情。
                “当我赶到的时候,你看起来有些不对,”他摩挲着破坏者黑色的手指,“怎么了?”

                爵士脸上的微笑凝固了一瞬,接着这个笑容扩大了一分。
                “…哪有呀。”

                战术家无声的审视着他。

                “得,长官。败给你了。”爵士移开了目光,笑容在他的脸上迅速的消逝下去,“我是害怕了。”

                “知道吗Pal,受伤、悲痛甚至是死亡对我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但就像今天…就在你赶到之前,在一片足以杀死我的混乱中…那感觉就像是,你在这里,只有你一人……”

                他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在空气中转瞬即逝,仿佛周遭的沙尘也安静了下来。

                显示在光镜前的那行能量读数报警变成了红色。
                警车注视着那行警报。
                几秒后,他默然关闭了光镜。

                他把怀里的破坏者搂紧了些,听到他轻轻的笑了。
                “晚安,”他侧头亲吻着破坏者头上的黑色突起,“好梦。”

                在他们身旁,风声又开始响起来了。




                距此三百四十九万更替循环 月卫1号—未知地点 跃迁中


                爵士握着复式枪跃出穿梭机,无法变形的立法者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面上砸的粉碎,混合着金属灼烧气息的能量波掠过他身旁。

                被装上抑制夹钳的破坏者堪堪落地,在腿部装甲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时他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句。他扶着反抗立法者时受伤的腿站起来,环顾着周遭的环境。

                任务失败。思想子弹对头壳坏掉的提尔莱斯特没辙。夺路不知生死。自己被立法机器人包围并差点被俘。他现在跃迁到了应该是塞伯坦的某处荒原。最后一条大概是他今天最好的经历了。爵士自嘲的想到。

                1984

                破坏者的机体僵硬了一下。

                夜空下的地平线上有光芒接连亮起来,他分辨出那是立法者口中的火光。
                爵士激活了战斗程序,抗拒着抑制夹钳带来的脱力感做好进攻准备。跟随虫洞而入的立法者纷纷变形在他身前站立起来,巨剑的利刃反射着头顶星空的光芒。

                198419841984198419841984198419841984…

                立法者语调平板的说着,这让他想起了某个塞伯坦人在例行会议上做战术报告的情景。
                但他很快删除了这条冗余数据让主控电脑全神贯注,在没有任何内嵌武器的情况下激活了攀缘用的能量鞭。


                莫名的,从他火种深处涌起一阵毛骨悚然的哀伤来。

                “你在这里,只有你一人……”



                破坏者释放出能量鞭绞住一个立法者的颈部,然后收回能量鞭将自己尽可能的弹射过去。空气撕裂的声音传来,他矮身躲过另一个立法者回来的巨剑,上一个立法者的头颅在他脚下扭曲碎裂。
                他捡起了那个倒霉家伙的剑,挡下直面而来的两次进攻,同时抓住面前立法者动作稍缓的空荡挥剑刺穿了最可能是对方能量汞的位置。

                喷涌而出的能量液喷了他一头一脸。
                破坏者颤抖了一下,有些一直隐藏在他情感模块中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被骤然激活了。

                仅这一微妙,他听到了身后能量武器蓄能的声音。





                回复
                9楼2014-08-23 19:51

                  内战前 卡隆环轨行省边境


                  爵士是被内置通讯的杂音惊醒的。
                  他在一片滋滋拉拉的静电干扰中上线,传动系统先后重启,通讯中的声音愈发清晰起来。

                  /…滋……救援队吗?这里是特别行动小组指挥官爵士。任务失败。是的,战术参谋警车和我在一起。坐标是297*010,请求救援。重复,两人负伤,请求救援。/

                  “Pal你听见了吗我们有救了!”关闭通讯后,破坏者兴奋的转过了身去,“Pal?”

                  他抬起手,望着指间沾染上在帕拉克萨斯人身侧摸到的能量液。




                  距此三百四十九万更替循环 塞伯坦 地点未知


                  破坏者握着那把复式枪,在地上半爬半走了几步,把自己挪动到穿梭机的残骸边。他靠着那着那块还散发着热量但已经支离破碎辨不出形状的金属坐了下来。

                  啊,跟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没多大区别。

                  通讯频道在他头脑中滋滋作响着,他关闭了通讯,把放在伤口上的手拿了下来,尝试关掉处理器中鸣叫不休的警报。他感到有些神智不清。仿佛逻辑模块和情感模块的线路绞成了一团。


                  上百万个更替循环,无数个白驹过隙整夜无眠的日子后,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一片星空下。
                  只是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他试着挪动了一下机体,抬着颤动不已的手把那把复式枪对准了自己的大脑模块。
                  系统报警声和飞逝而过的冗余数据淹没了他。

                  能量液流失71%.备用能量储存器反馈失败.火种室能量渗液.外装甲完整度反馈…
                  再普通…的任务
                  火种…衰弱
                  内置通讯…无信号
                  我的错
                  火种链接…持续断裂
                  从来没…错过…!
                  …断裂
                  传感系统47%在运转,持续下降
                  …区域离线
                  再见…我亲爱的
                  火种衰弱

                  抱歉,Pal,要让你失望了。
                  我还想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没有真的怪过。

                  而破坏者努力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灿烂的笑容来。
                  他扣动板机。





                  回复
                  10楼2014-08-23 19:52

                    时间不明 地点不明
                    来自警车个人数据记录


                    爵士……他是理解我的坚持的。曾经。
                    但他开始质疑我的手段,甚至也不再认同我的理念。
                    他正在将自己变成一个不稳定因素,如果…如果一切失控,他会是站起来阻挠我的第一人。并将会是最犀利的那把剑,最精准的那支枪。我想他自己也十分清楚。
                    战争改变一切,同时也塑造一切。
                    是的。

                    是我杀了爵士。

                    不是战术失误。不是巧合。不是一切可以辩解的理由。
                    全部,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杀了他。



                    爵士被选中替补执行这项任务,并不完全是出于对成功率的考量。
                    我芯中冷酷和实用主义的那部分隐约想到。倘若任务失败,我也并非一无所获。

                    在我的火种为这可怕念头惊醒和震颤以前,我正在考虑的威胁因素,却也同时是我的爱人,随着门禁系统许可的轻响迈进了房间。




                    距提尔莱斯特任务失败4.7循环后 塞伯坦 地点未知


                    听到救援队的呼喊时,战术家抖了一下。

                    4个循环过去,他的火种仍然在撕裂火种舱般的痛着。

                    他麻木的向前迈了一步。
                    紧接着他奔跑了起来。

                    他全身的零件都开始和火种一起叫嚣着,仿佛等不到他止步,他就会从火种开始崩塌成一地支离破碎的金属残片,线路里逐渐消失的记忆。
                    他的机体在颤抖,他已经丢失了自己,在他仍然僵硬的表情下,从他紧锁的发声器里,爆发出一阵无声的哀号来。




                    尾声


                    双恒星已经坠至了地平线尽头,塞伯坦的天空在最后一抹深赤中黯淡下去。黑白的战术家只身一人站在天台上,暮色在他锐利的装甲边缘描绘出柔和的金色。

                    铁堡,这个获得新生又被再次碾碎的城市在他脚下支离破碎的搏动着,微弱的光芒星点亮起,喧嚣不绝于耳。

                    距提尔莱斯特任务失败已经过去了一更替循环。
                    而距离在卡隆边境获救,已经过去了三百五十万更替循环。

                    战术家在默念一个未曾说出口的答案,双星的光芒斜照在他胸口上。在那里,他觉得火种舱上依然残留着那丝热度。他不禁开始思考那微热的金属下还剩下什么。


                    有人在爱着你。
                    但爱着你的人已经不在了。



                    Fin.



                    收起回复
                    11楼2014-08-23 19:54
                      发到这里是因为我不知道除了这个寄托了我如此多感情的吧,还有哪里可以发,orz

                      没错我就是想给IDW的他们捣捣乱,233
                      如果有OOC,请相信我是本体无能了同人看多了语c玩疯了0w0


                      以及最后,为成功证明了文笔是可以退化的窝而拍砖庆贺吧!


                      收起回复
                      12楼2014-08-23 19:55
                        沙发小天使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4-08-23 19:57
                          小伙伴们快点过来我们的大BL竟然传播到了汽车人那!!!!
                          @雾风寒狼wolf @fly平平静静 @小狼火阳 @月光血舞


                          收起回复
                          14楼2014-08-23 19:58
                            猫猛前辈这只表示以前潜水的时候见你见过好多次嘞w这里小雾求认识
                            以及文笔和故事都一级赞!由于没看过变形金刚就不多说什么了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8-23 20:00
                              这样虐真的好吗~好吗~吗~顺便文风依然点赞,最后,退化个吊啊QAQ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4-08-23 20:01
                                总之感觉真是超级棒啊,嗯感觉画面就随着文字出现在脑海里一样QAAAQQwQ猫萌又见到你真是太棒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4-08-23 20:03
                                  强烈的画面感大赞QWQ还有,可以理解为相爱相杀吗……已虐翻请允我缓一缓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08-23 20:41
                                    QAQ找遍了就是没有红床


                                    收起回复
                                    21楼2014-08-23 20:43
                                      猫萌的新作品呢。好喜欢这个写作风格。剧情发展也很有节奏感。话说马上又要走了是什么意思…?写了新作品想的也只是在这里发布嘛。所以也不能说是离开了嘛。反正这种世界永远还是属于自己的,这样写出的作品也是自己最爱吧,也最能够打动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4-08-23 20:48
                                        变形金刚大爱!描写大爱么么哒QWQ


                                        回复
                                        23楼2014-08-23 20:57
                                          首先小小的吐个槽:尝试了回复好几次可是度受都抽风窝真是TUT昂度受给窝条活路成不TUT

                                          然后的话,喵萌萌乃是刀匠吗是刀匠吗是刀匠吗泥看窝有在憋泪QWQ!一开始蛮温馨美好的感觉,虽然注定了是BE昂TUT看到【铁堡】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QWQ!嘤嘤嘤喵萌乃还我被伤害的心灵QAQ
                                          不过说真的那段濒死的独白真的好赞!只有短短几句话,但也的确是这样的吧QWQ已经说不出来更多的话语但在死前还是用最原始最简短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恋QWQ虐哭了简直嘤嘤嘤!
                                          尾声也超棒≥w≤!景色的描写炒鸡细腻昂,可是最后那句虐成狗了是要闹哪样QAQ!

                                          再弱弱地说一句,最近吧里好多刀匠TUT

                                          最后喵萌说好的拆OwO!小J不也答应乃了嘛拆的时候一定要艾特窝!【举爪】如果窝不在的话麻烦截一下图TUT昂最后的最后祝喵萌萌军训顺利☆~!


                                          收起回复
                                          24楼2014-08-23 21:23
                                            等等,这是狼文吧,不是变形金刚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4-08-23 22:32
                                              文笔赞!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爵士,总感觉爵士每次的笑都好心疼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08-24 09:37
                                                【连地下室都没有了(哭丧脸】
                                                嗯【认真】看猫猛写科幻文画面感好棒>w<变形金刚啊...多少看过一点点【诶一点点】在看这篇文的时候很喜欢爵士这个角色..(在电影中好像是牺牲了?)果敢,温存,很多次都描写了他的笑容,笑的让人心疼。
                                                这应该是很虐的一对cp吧....


                                                收起回复
                                                27楼2014-08-25 07:21
                                                  为25楼的评论而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08-29 08:59
                                                    喵萌他们只是不懂事的新人。。。不要在意他们。。。文吧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我们也会一直与你同在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4-08-29 19:25
                                                      怒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4-08-31 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