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0贴子:1,279,220

【迟爱同人】沉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迟爱的片段式扩写。绵羊视角。对话全部为原文对话。


我也就是挑选自己印象深的章节进行扩写,每个章节之间可能连贯也可能断裂。章节长。参照原文看吧。


写到自己不想写为止。

文笔渣,拍砖请轻拍。


相关推荐

20年老品牌,一级代理,专注肯尼亚海运空运,报关一站式服务 包办中国出口一切手续,航线稳定,时效安全快捷.
广告
one
“明天就是冬至了,今晚来我们家吃饭吧。”我对他说。
看见他明显一愣的神情,心情莫明的有些愉悦起来,他仿佛还有些没晃过神的感觉,神情犹豫着。
“我知道你今晚没约。一个人做饭也不方便,过来一起吃吧。”我急忙继续的补充道,心里隐隐的生出一些期待。
只见他表情愣愣的,过了好一会才缓慢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你们家,指的是……”
“陆叔叔家,我住他那里。”
看他上了车,我莫名的舒出一口气,急忙走向驾驶座。
“这是去哪里?别墅不是这个方向。”
我扭过头看到副驾驶座上的他眉头皱着,眼睛斜望着我,告诉我走错了路。看到他这少有的略带疑惑的表情,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莫名的可爱。
“啊,你不知道吗?陆叔叔几乎不住哪里。我们住辰叔的那间房子。”
“那别墅不是太浪费了吗?”
听着他的话,又想起陆叔叔面对辰叔时少有的温柔和迁就,我笑了笑“陆叔叔只要辰叔开心。别墅那地方,是见外人用的。”
我看向前面,余光却看见他的嘴角略微上翘了一点,露出一个有些嘲讽的笑,然后扭头看向了窗外。瞬间想到莫延和陆叔叔当年在LA就是学长学弟的关系,又都不是直的,在大学里面华人的圈子本就小,若俩人没有什么交集,后来的他又怎么会跟随陆叔叔一路辛苦的打下风扬这座江山。再想到公司里面各种各样的传言,心里酸酸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扭头看向他,他还在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脑袋里面刚刚他有些自嘲意味的笑却一直再回放,心里有些烦躁。
“对了,晚上会有多少人?”
他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加上我们一共六个。陆叔叔和辰叔,还有辰叔的儿子,跟另一个男孩子。”我回答道。
看见他立刻坐正了身子,微微侧过身去,对着照后镜理了理头发,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下了车,我俩并排走着,他的位置稍稍靠我前边一点。我提醒着他“到了,就是这里。”
他停下来,伸手去按门铃,我站在他的身后,看着前面的背影。包裹在西装下面的身躯笔直挺拔,剪裁精致的西装在腰处略微收起,裤子更是紧紧包裹着臀部,平日看起来精英的装扮现在在我眼里却莫名的多了丝情色的感觉,看的有些晃神。
门一下子开了,我看见门里面的林竟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林竟?”身边的人开口道。
“LEE?”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林竟已经一下扑到了莫延的怀里。
「LEE……」恶狠狠拉长的尾音很可爱,「你瘦了。」
他一只手搂住怀里的林竟,另一只手摸着林竟的头发,眼光里是以前我所熟悉的宠溺。
“嗯”他轻轻回应着林竟的话。
“也老了。”
“你们原来认识?”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们中间的气场似乎容不下他人,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打断了他俩。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
林竟使劲的将头莫延的怀里蹭着,听到我的话,他将头抬了起来,狡黠的朝我笑了笑,得意洋洋的说着“岂止是认识!”他听见,笑了笑,又伸出手拍了拍林竟的头发。
我站在旁边看着他俩的互动,有些不知名的情绪在心里面密密麻麻的滋长着,说不出来的滋味。
进了屋子,陆叔叔刚刚洗了澡出来,穿着居家的衣服,看起来比平时要柔和了一点。身边的莫延眼睛微微眯着,看着陆叔叔,眼光里满是欣赏,夹杂着男人都熟悉的情欲。
卓文杨跟着辰叔从厨房里走出来,这次他的打量不再像是刚刚的隐晦,赤裸裸的目光在卓文扬身上扫视着,脸上急色的表情让我莫名的有些气愤。
用力的扯了一把身边的人“LEE叔,坐吧。”
他扭头看了看我,迅速的找了把椅子坐下,表情讪讪的。
我有些气愤不过,凑近了压低声音问他“你喜欢?”
感到他甚至还咽了咽口水,眼角上挑着涎笑道“还不错,你要帮我介绍?”
我感到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嘴角有些挂不住上翘的高度,心里有些乱,不知道要怎样回答,正准备开口时就听见陆叔叔沉声道“你们什么话非得悄悄说?”
感觉到身边的莫延身体一僵,脸色都白了些,他急忙抬头,发现说的原来是林竟和辰叔后才稍稍放松了身体。
等到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的时候,他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向对面的辰叔,目光里有着探究,还有着其他我看不懂的情绪。
饭桌上由于林竟的聒噪气氛慢慢变得不错,看见他控制不住的笑起来,眼神飘过去看着林竟,俩人对视的时候挑了挑眉角。我也出声和林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来,莫延一直看着我俩笑,有时候都差点呛着。饭桌上的气氛越来越热闹,辰叔有时插上的几句笑话逗的大家一直笑不停。就连陆叔叔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肩膀仍然抑制不住的抖动起来。莫延看向陆叔叔,微微笑了一笑,又继续加入我们的话题。
吃完饭后,我,文扬,陆叔叔和辰叔四个人坐下来打牌,莫延和林竟在边上观看,甚是热闹。
没过一会,看见林竟攀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俩人就溜去了卧室,还特意关上了门。一下子,手上拿的牌都不知道要怎么出了,心里急切的想知道他们俩个在说些话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一手牌打得乱七八糟。反观对面的卓文扬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一局打下来,辰叔看着我手上剩的牌说“明明是连起来的牌,你怎么分开出了呢?”我有些无奈的笑笑,低下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4-08-17 14:21
    哇哦⊙o⊙,有新坑诶,我还是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8-17 15:35
      撸主多更一点呦


      求后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8-17 15:44
        太少了~再多一点嘛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4-08-18 08:53
          等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8-18 16:12

            等到他俩出来,牌局已经结束了,还好他没看到我刚刚的蠢样。林竟怪叫着拖着我去打游戏,陆叔叔起身走到阳台上。我看见他愣了愣,微微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阳台上两个人站得很近在说着什么,隐约看到他侧过脸看向陆叔叔,眼神看不清切。
            心里乱的什么都理不清楚,身边的林竟打得叫声不断,兴奋得很。而我脑子里面很多事情纠结在一起,公司里面他和陆叔叔的传言,他和林竟的暧昧举止,以及现在阳台上两个说着不知道什么内容的俩个人让我的心情很烦躁。甩甩头想将注意力集中感到游戏上,手中的游戏手柄也不禁重重的按压,看见移动的目标就是一阵狂轰乱炸,仿佛这样才能减轻心理的情绪。身边林竟气愤的乱叫“你怎么可以这样!”扭头看见林竟气愤纠结在一块的小脸,想起刚刚他的撒娇摸样,心里好像稍稍好受了些。
            他和陆叔叔说完话,俩人并排走了进来,林竟一看到他,立刻扑了上去挂在他脖子上哭诉“柯洛太狠了!哪有人玩游戏的,把我轰得渣都没剩下……”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只能笑着看向林竟“要不要再来一局?”
            辰叔走过去捧着陆叔叔的脸擦掉他眉毛上的雪融化的水珠。莫延的目光停留在他俩的身上很久才又回到怀里的林竟身上,拍了拍他的脑袋。
            吃完了宵夜甜品,他起身告辞。我也急忙站起身来“lee叔,我送你回家吧。”他没说什么,微微一笑走在前面。
            坐进车里,我没有马上开车,心里的情绪一直如鲠在喉。看着身边的人,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你跟陆叔叔在外面聊什么悄悄话?”问出来后又觉得自己很蠢,既然他俩专门走到阳台去说,就是不想让我们听到,现在我却来问,我果然是个沉不住气的小孩子。也难怪他总是叫我“小鬼”。
            他将身体靠在座椅上,兴致缺缺的样子,他没看我,只说到“谈舒念的事情,他觉得你们挺适合。有你陆叔叔支持你,你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我愣住了,设想过他俩会说些什么,却没有想到竟说这个。抿了抿嘴,还好,说的还是我的事情。但他的面前提起舒念总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脸上微微有些发热。我只好低头迅速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他都看着窗外没怎么和我说话,再过俩个路口就到了,我想着要不要找个话题说说,他却突然开了口“前面右拐。”我有些奇怪的看向他“应该直走啊。”
            他身体稍稍挺直了一些“我不回家,你送我到Narcissism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刚刚消失了的烦躁立刻又涌了上来“LEE叔,你别再去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话一说出口,口气生硬的连我都没有想到。
            可是他好像完全没有在意,嘴角上挑着又露出了那种风流的笑容“安全问题不必担心,绝对过关。你要不要也去试试?”
            听到这样的回答,心里的愤怒噌的窜的更高,但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面部的表情都开始不受我的控制,我只好不再跟他说,他的那张嘴,我是绝对说不过的。在过路口的时候,一脚踩上油门,加大了马力开了过去。刚刚还涎笑着的他表情立刻沉了下来,眼睛盯着我,那目光刺得我有些痛“你搞什么!”声音不大,但是里面包含的怒气我听得十分清楚。
            感受到他的愤怒,心里有些委屈,但是一想到他今晚本是打算又去莺歌燕舞,不知道会跟什么样的人滚上床,心里的怒火就控制不住的上窜“我不是说过,有需要可以找我么?”
            感觉到他从鼻子里几不可闻的轻蔑的哼了一声“不敢劳你大驾。”
            “前面停车。”他指了指前面的地方,声音里都是不满。
            我沉着脸用力踩着油门开了过去。他脸色不善的看着我,最终也没说什么,只闭上眼,靠在座椅上。
            到了他家楼下,他也没有理会我,径直准备开门下车。我急忙问道“我可以上去吗?”我怕我走了之后他又继续回去酒吧猎艳,一想到他的身体和别人纠缠在一起,心里的酸痛就一阵阵袭来。
            他回过头来看向,我脸色阴沉,冲着我的脸冷笑一声“你有需要,就去NAR吧,报我的名字还能打折呢。”
            看他打算打开车门,我急忙喊住他“lee叔。”
            “什么?”


            回复
            举报|8楼2014-08-18 22:27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我爱的是小念,不是吗?

              =======================ONE END=====================


              回复
              举报|10楼2014-08-18 22:29
                新坑呢!楼楼加油!!!鉴于迟爱同人文坑太多,密切关注,等养肥在看………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4-08-19 00:34
                  广告
                  哇,写的太好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4-08-19 07:59
                    versace家的男香都不怎么好闻啊


                    好文值得等呀!


                    热切盼望更新!


                    回复
                    举报|14楼2014-08-20 12:05
                      第九楼呢?!度娘吞我文!!!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4-08-20 12:50
                        度受又欲求不满啦!


                        回复
                        举报|16楼2014-08-20 13:56
                          不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8-20 15:05
                            度娘果然又不负众望的吞了……接第八楼。发图片





                            第一章全,微盘下载http://vdisk.weibo.com/lc/2wloqDbqQB8JF78VsnH 密码:IQ2T


                            回复
                            举报|20楼2014-08-21 22:27
                              two
                              昨天在小念出院的庆祝会上和他只是匆匆一面,今天他有没有来上班,也没有请假。仅仅只是一天,但我的心里却异常的焦躁。
                              昨天知道了莫延就是捐献骨髓给小念的人,我去找医生问了关于骨髓捐献的有关知识。
                              医生说骨髓捐献是在供者的髂骨部位穿刺采集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术后几天内会疼痛,恢复的话需要几个星期。他是那么怕痛的一个人,惜命如金,却愿意为了小念这样做。
                              想小念手术的时候,有着谢炎在旁心心念念的疼惜着,有我照顾着。但是他却一个人躺在医院的冰冷病床上被推进手术室进行细胞的采集。没有人陪伴,也没有人照顾,甚至没有人知道。
                              我当时还对他说了什么,我说:“跟你没关系,你当然说得这么轻松!”
                              骨髓穿刺,虽然没有经历过,但现在我却切身的体会到了会有多痛。
                              在公司一天看不见他的人,心里被什么东西堵着,压抑的难受。一天的工作效率几乎为零,离下班还有不少时间,但我再也忍不住了。
                              去到超市买了很多他爱吃的菜,听医生说,骨髓捐献后需要食补,但他那种人,自己一个人的话一定又是吃外卖。
                              到他的楼下,抬头看上去,窗口黑漆漆的,平时他即使不在家,家里也是灯火通明的。心里一慌,急忙走了进去。按了半天门铃,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有些怕了,万一他在里面呢。将右手上拎的东西全部转到左手上,使劲的拍门,还是没有人来开门。我将头贴在门上听里面的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的问题,总感觉到里面是有动静的。我只好再次开始敲门,我真的怕他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心里慌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好,手上的劲越来越大。正想着是不是要去物业拿钥匙,门突然打开了。
                              “lee叔,”他穿着一身睡衣,睡眼惺忪,头发也乱糟糟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我急忙问道“怎么把门反锁了?今天没来上班,打你电话也关机,是生病了吗?”
                              感觉他还没有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冲我说:“饿……”他这样子意外的很可爱,心里什么地方突然跳动了一下。
                              “啊?”我愣了愣,这可真不像他的作风,但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轻声回答他“哦,我想你也该是还没吃饭,就买了菜,来给你做晚饭。”
                              看他还站在门口,我拿着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就进了屋,把东西放在地上,身后传来他的声音“你专程来给我做饭?”
                              “嗯。”我是担心你才来的。
                              我将地上的食物一一分类好放进冰箱,想起昨天他说的话。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我昨天一回去就准备好了的信封,转身递给他“对了,还有你要的这个。”
                              看他打开信封后微微惊讶的样子,我也有些无奈。他昨天向我要支票,回去后,看着面前的空白支票想了很久,我不知道怎么填。他做的这一切,我没有办法用市场价给他来个估值。
                              既然这样,他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只要我有,只要他要。
                              我知道我一定是有些问题,只要是他的要求,我竟然没有哪一点拒绝,只想着让他满意,即使他填了我的全部身家进去,我也会给。
                              凭他的性格,倒是真有可能做得出来。
                              一边想着,我手上也开始忙起来,一边把海参泡开,切香菇肚肉来配,一边往炖罐里放枸杞当归。我想给他好好补补身体,之前刚刚出院,又去捐了骨髓,现在看他是觉得比以前清瘦了。
                              “做什么饭啊,出去吃不是更好?”他在我身后问道。手里还不停捣鼓着那张支票,嘴上啧啧着,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今天下雨,等天气好了我们再出去。”
                              “也别想拿普通菜色来应付我。”他飞扬跋扈,颐气指使着我。那样子让我心里都变得柔软了起来,可爱的很。
                              我笑了笑,应声道“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
                              我准备着晚饭,他躺在沙发上喝下午茶看电视,翘着腿一副大爷状,一会要吃这个,一会又要吃那个。水果都要削好了插好牙签送到他眼前,却嫌这个太甜,那个太淡,口感太沙,颜色不好。
                              我却一点都不嫌烦,反而乐在其中,看着他的样子,心情就变得很舒服,一扫之前见不到他时的烦躁。




                              ===========================continue==========================


                              回复
                              举报|21楼2014-08-21 22:28
                                求继续 写的不错 卤煮赛高


                                回复
                                举报|22楼2014-08-22 00:2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4-08-22 07:38
                                    一.征文内容
                                    1.
                                    只要和耽美有关的作品都可以参赛。无论是男男之恋,还是女女之情,都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征文有奖活动!
                                    注明:我们要开创绿色耽美!所以内容不许有涉黄涉暴文字。必须是原创,一经发现取消参赛资格,删除作品并禁言、曝光!
                                    2.作品字数不限。只要你的作品写的感人,打动编辑,就有可能获得我们评委宝贵的一票。
                                    二.参赛方法
                                    汤圆发表作品后,在标签加上“耽美征文”即可!


                                    回复
                                    举报|通过百度相册上传24楼2014-08-22 13:08
                                      这里最虐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4-08-26 12:29
                                        现在好想身下的欲望能进入他湿热的身体,但想到刚刚他意兴阑珊的样子,我只好放开了搂着他身体的手。他将眼神从我身上不自在地移走,我抽出纸巾擦拭手上的精液。看着手上浊白的东西,突然大脑里想到了谢炎要我调查的事情。
                                        “lee叔。”
                                        “嗯,什么?”他的声音懒懒的。
                                        “为什么你骨髓配型可以相合?”
                                        “哦,那个啊”他撇撇嘴,不以为意的回答“没什么奇怪,随时都可能出现这种机会,我恰巧碰上了而已。”
                                        我抬起头看向他“为什么你要去做检测?”
                                        “心血来潮突然想做,就做了”他笑哈哈地说着“还是说,你希望能捐骨髓的人是你自己,也好英雄救美,结果被我抢了功劳,嫉妒了?”
                                        “我是说,你又不喜欢他,为什么你会想到为他做匹配测试?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你很可能配得上?”
                                        他呆了一会,抬头看了我一眼,手上又动起来吧皮带系紧“笑话。我又不是神仙,哪知道。”
                                        他的态度十分诡异,我心中基本已经确定了舒念说的是真的。
                                        “确定骨髓匹配不是量体温,没人会闲到无聊就去做的。”
                                        这次他连看都没看我,敷衍的打着哈欠说“我就是太闲了。”
                                        我有些急了,为什么他总是不愿意跟我说实话呢“LEE叔,为什么你不说实话?”
                                        他定下来,直直的看着我说:“你还真是胡搅蛮缠。好吧,你想听到的令你满意的实话是什么?”
                                        我还是犹豫了一下,问了出来“你是他亲戚吗?”
                                        “不是”他迅速的否认了。
                                        我看向他,他的眼角总是习惯性的上挑着说不出的风流,棕色的瞳孔,因为刚刚的高潮,还残留着水汽,诱人的很。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却有多少次,一次又一次看着我却又欺骗我。
                                        “你又骗我。”我真的有些生气。
                                        他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我心里一气,握紧了拳头说“验了就知道了吧。”
                                        “验什么?”
                                        我伸出拳头“精液足够验DNA的。”
                                        我看见他的神色急剧的变化,脸上紧张的神情说明了一切,他确实是在骗我。
                                        他匆忙的扑过来,眼睛都红了,死劲的掰着我的手,手指被他掰的生痛。看着他的样子,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
                                        等到他掰开了,才发现手里什么也没有,他先是一愣,紧接着抬头恶狠狠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说“我叫舒念来。”
                                        我看他紧紧抿着嘴,眼睛通红的看着我,嘴角却又扬起了弧度,轻蔑又嘲讽。我真的怕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每次被他这样看着,心里就感觉被什么使劲割着一样。在他看来,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小鬼吧。
                                        “也对,你今天本来就是为舒念才来的。”他说道。
                                        电话里面嘟嘟的声音传来,我连忙别开眼睛,不敢看到他那样的视线。电话接通了“喂,”我还是忍不住向他看去,想看看他的反应。他就还是那样看着我,我还是开口说道“舒念……”我一句还没有讲完,他突然劈手抢过手机,往地上狠狠一摔,又上前狠狠的补了一脚。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就那样站着看向他。
                                        他摔完手机后,舒了一口气,直起身来整理了下衣服。转过身来,极有风度地向我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下次赔一个给你。”说的生疏又客气。
                                        我低头看着地上身首各异的手机,苦笑一下“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他从我身边走过,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若无其事的去给自己倒了杯酒,轻抿了起来。眼睛向我这里瞟了过来,举起了那瓶HAUTBRION ,笑的妖艳“要不要喝一杯?”






                                        ============================continue===============================


                                        回复
                                        举报|29楼2014-08-26 20:43
                                          丫的又吞,度娘简直饥渴难耐…
                                          感觉文都没有人看啊!不要潜水QAQ,撸主很桑心啊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4-08-26 20:44
                                            响应楼住号召、出来冒个泡。楼住加油更新啊、好久没看到迟爱的同人文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08-26 21:3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8-26 22:52
                                                最虐的一段之一,臭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4-08-27 08:04
                                                  呀~妹纸开始些咩咩视角啦,啧啧,叔那句:也对,你今天本来就是为了舒念来的。我的心肝颤啊~我多想伸手掐柯总顺便手滑弄死他(脑袋里默默把柯总拖出来鞭策~~


                                                  收起回复
                                                  举报|34楼2014-08-27 09:03
                                                    好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4-08-27 11:13
                                                      我靠无语了…28楼又吞了…下次有敏感字眼的我还是老老实实发图片吧,晚上回去补楼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4-08-27 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