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英烈传吧 关注:190贴子:44,039
  • 3回复贴,共1

小子欲写无神之商周,请大家点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昔夏桀无道,成汤伐之而有天下,遂立“商”,都亳京。传二十八世至帝乙,帝乙生三子,长曰启,次曰衍,三曰辛。初,乌龙盘于殷宫,雷霆击其宫柱,遂生辛。辛幼时资辩捷疾,闻见甚敏。及长成,材力过人,手格猛兽,亦曾随军征战,颇知韬略,战功显赫。及立储君,启母贱,不得立。少子辛,辛母正后,立之。帝乙崩,辛践祚,是为帝辛,都朝歌。
时,东夷犯境,商人服象以虐东夷。一日,帝辛巡视象营,见战象雄猛,军备严整,心甚壮之。正观看间,侧边冲出一头巨象,其高丈八,其肢如柱,其吟如震,其奔如虎,直向帝辛而来,左右惊惧。虎翼将军恶来正欲向前,早被帝辛一声断喝,让过巨象,绕至身后,一把抓住其尾,倒拽将来,众皆拜曰:“大王神力无双。”帝辛命平身。有二将拜伏不起,辛视之,乃象骑都尉,殷破败、雷开也。帝辛曰:“二卿何故如此?”二将再拜曰:“惊扰圣驾,罪该万死。”辛笑抚之曰:“二卿服象有功,孤讨东夷,亦仰赖二卿之力。”手扶二将,指象曰:“此象何名?”开曰:“战象无名,但依御者而呼应。此象性情顽劣,壮士服而死者五,伤者十数,留之无用。”命军士推出斩之,象仰天而嚎,其音悲切。破败曰:“临阵之兽,作此哀音,不祥,速斩之。”帝辛笑而阻之曰:“此象桀骜不驯,岂有雄韬伟略,而世人不识乎?且为孤之坐骑。试看如何。”二将惊曰:“此象袭真龙之主,其心不忠也。留之不祥,安敢与王为骑,以祸王哉?”帝辛大笑曰:“袭真龙之主,孤便名之‘奔龙’。大丈夫生于天地,何惧也!”奔龙似通人意,闻言复吟,却是清厉雄壮。帝辛大喜,抚其耳曰:“孤以性命相托,卿当奋展雄威,与孤征扫六合。”众将皆服。开曰:“此象奔而有九牛之力,陛下曳其尾而制之,真倒拽九牛也。”帝辛倒拽九牛由此传将开来。帝辛重赏二将,回宫不表。
帝辛八年秋九月,东夷兵犯商之东境,至徐州。夷兵者,蚩尤、后羿之后也,善骑射。徐侯姜桓楚数与战,不能胜。时太师闻仲已征北海,帝辛乃以武成王黄飞虎守朝歌,商容比干二相主政,自御兵八万征之。
帝辛兵至徐州,有徐州侯姜桓楚接驾入城。帝辛慰劳诸将已毕,乃问桓楚曰:“东夷军号十万,以卿观之,虚实如何?”桓楚禀曰:“夷兵攻坚为短,野战为长。然若拥兵十万,蚁附而上,徐州不足守也。而宁与臣相持半载者,是兵不足攻也。此夷徒张声势耳。”帝辛颔首曰:“孤亦以为虚也。彼曰九族盟,虽盟者,各为其利耳,安得同心对敌耶?终不能以一人御之而九族服也。且夫善游斗,分散于野,若兵败,必作鸟兽散,不能聚而再战也。破之必矣!”桓楚曰:“大王胜券在握,臣当鼎力相助。”帝辛命大军修整三日,遣使之夷军,约三日后,会战东原。
约期已至,商夷会军东原。有胡氏首领首领摩沙王见商军行阵有序,装备齐整,中间拥出一面大纛,上画玄鸟图腾,大书“商”字。旗下一人,盘龙冠,金锁甲,持霸王刀,坐乌骓马,三千铁骑左右拥护,正是商王帝辛。只听帝辛晃刀喝曰:“东夷既犯孤境,如今会军,不过一战,何必迟疑!”一声沉喝,直如雷霆贯耳,响彻原野,夷军皆震。摩沙王恐三军夺气,忙上前答话曰:“商王好气魄!孤即九族盟首,有胡摩沙王是也。”帝辛傲然道:“无需多言,但决胜负耳。”摩沙王使大将夺骨出战,帝辛冷笑曰:“无名小卒,安敢逞能?”正欲斩之。旁有一将曰:“陛下万金之躯,不可轻动。末将不才,愿与之一战。”
帝辛视之,乃偏将军陈梧也,许。陈梧挺枪出阵,喝道:“夷将休狂,陈捂来也。”夺骨亦使枪接战。战三十合,陈梧渐招架不住,梧弟陈桐见此状,急忙跃马出阵,道:“休伤吾兄。”二将双战夺骨,又二十合,夺骨不愧东夷大将,一枪震陈桐落马。复一枪,刺中陈梧左臂。正待结果其性命,忽商阵中冲出一将,白袍白马,手持方天戟,一戟隔开夺骨之枪,早有军士拥出,救得二将归阵。
帝辛观此将,白袍银戟,气宇轩昂,,良久不识,顾左右曰:“此是何人?现居何职?”偏将张凤曰:“此百人将龙轩也。”帝辛怪之,曰:“孤未闻此名,其勇武如何?”凤曰:“颇有勇力,然非夷将对手。”帝辛笑曰:“孤观此人气度不凡,既敢出阵,必有手段。”言为已,龙轩已刺夺骨于马下。凤惊曰:“不意龙轩有此勇力,大王慧眼识英,臣不如。”帝辛笑而不语。
夷军将士见夺骨被斩,皆惊商将之勇。摩沙王见此急道:“夺骨先战二将,气力不支,白袍商将趁人之危,不足为惧。”诸王颜色稍缓,摩沙王乃谓有苏氏曰:“公有虎士突烈,何不与之一战?”有苏氏使突烈出战。突烈持定双锤,跃马出阵,锤指龙轩道:“你是何人?敢逞凶斩吾军大将。”轩纵马大呼曰:“龙轩在此!”话音未落,飞取突烈。突烈舞开双锤接战。未及二十合,被龙轩斩落马下。轩奋力提缰,白马半空踢踏,矫姿尽显,商军喝彩,士气大振。轩以戟侧指夷军曰:“东夷素称善战,何无猛士耶!”摩沙王大怒,号诸军曰:“得龙轩首级者,待取徐州后,许以半州之地。”诸王皆惧轩勇,未肯使将出战。有苏氏折了突烈,暗恨摩沙,摩沙亦不理会,复谓有扈氏曰:“孤观公之狼先,必可斩将立功。”有扈氏推拒不得,只得使狼先出战。十五合,亦被枭首。轩持戟阵前,往来驰骋,似无可敌者。
忽响起一声巨吼,夷军中冲出一将,身长九尺,手握钢枪,面如黑炭。摩沙王大喜道:“乌扎木归来,龙轩必败矣。”诸王亦贺曰:“乌将军号称九夷第一猛士,力能陆地行舟,今平定后方余乱而归,破敌无忧。”帝辛见一黑将军飞骑而来,曰:“闻东夷有能陆地行舟者,唤乌扎木,号东夷第一猛士,莫不是此人?”偏将军余化曰:“正是此人,恐龙轩不敌。”帝辛笑曰:“不妨,孤观龙轩之勇,当不下飞虎、恶来。”乃大呼道:“龙将军当奋神威。孤为将军掠阵。”传命擂鼓助威。
龙轩按戟自思曰:“自投军来,未逢大战,沉名三年。今蒙大王厚爱,须当用力。况男儿当扬名天下,不负此生。”遂一踢马肚,挺戟迎枪。乌扎木是东夷猛士,力大无穷。龙轩勇冠三军,誓取功名。二将战近百合,未分胜负。乌扎木心下暗惊:“不想商军有此猛将,真吾对手。”龙轩戟如游龙,专刺乌扎木要害,一时亦不得手,自忖道:“此人力大,急不能下。”又五十合。乌扎木久战不胜,气力稍减,勒马跳出圈子,问道:“东夷素重英雄,愿闻将军姓名。”龙轩笑道:“畅快!吾名龙轩,来将通名。”乌扎木亦报姓名,拨马回走,道:“天色已晚,吾不杀你,明日再战。”龙轩冷笑道:“吾戟下岂有全身而退之人?”纵马追去。偏将军余化叫声“不好”,道:“敌将未败而退,必有暗招。夷人善射,龙轩绝矣。”言未已,只听弦声响起,一支箭早奔龙轩面门而来,轩以双指接箭,笑道:“我岂不知东夷善放冷箭?”将方天戟倒插于地,取弓搭箭,一箭正中乌扎木后心。乌扎木应声落马,龙轩有心收降,未下死手。轩跃马至乌扎木前,持戟虎视,夷人无敢上前救者,被商军绑缚归营。帝辛命张凤、余化率精骑从两翼掩杀,后方现出三百象军,战象皆被甲胄,象楼上各有三将士,二持弓,可击远。一持长枪,可刺近者。战象进击则有八名步兵两翼跟定,以御短兵交战。雷开牵一象至,乃帝辛钦点坐骑,奔龙也。帝辛登象楼,取长枪,笑谓奔龙曰:“孤托卿以生死,卿当奋勇,不负卿名。”奔龙望天长吟,身先士卒,直奔夷军。三百象军齐进,声势动天。夷军耳闻崩天之声,回首望时,见巨象奔袭而来,早已魂动魄摇。更兼战马惊惧四窜,夷军皆乱。帝辛高踞象楼,枪起出血光四溅,张凤、余化两翼辅佐,夷军大败。诸王清点人马,十折七八,只得并残部望淮水而来。摩沙王远远望见淮水,大喜道:“天不亡我!”至岸边,却见辽阔河面,并无一只船只。诸王大惊,只听一声锣响,西侧草丛转出一员大将,持斩将刀,大喝曰:“姜文焕奉旨等候多时!”原是帝辛料东夷兵败,必投淮水而来,故命姜文焕率三千轻骑取小路到此,先收船只,待夷军败逃至此,便出击之。


顶。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4-07-22 19:34


    回复
    举报|4楼2015-04-03 21:14
      人 生 短 短 几 十 年 ,不 要 给 自 己 留 下 了 什 么 遗 憾 ,想 笑 就
      笑 ,想 哭 就 哭 , 该 倾 诉 的 时 候 就 倾 诉 ,不 要 无 谓 压 抑 自
      己 。 活 着 的 目 的 , 就 是 活 得 鲜 明 . 生 命 给 了 什 么 , 就 享 受 什 么.
      什 么 样 的 心 情
      什 么 样 的 年 纪
      人 生 最 大 的 悲 剧 末 过 于 失 去 自 由
      人 生 最 大 的 痛 苦 末 过 于 失 去 亲 人 和 朋 友
      再 穷 不 过 要 饭. 不 死 总 会 出 头这 个 社 会 用 头 脑 说 话 用 金 钱 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4-11 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