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吧 关注:1,487,636贴子:25,930,730

回复:【同人文·长篇·续写龙族3】剑与花之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所以昨天的更新断了实在对不起,今天补上昨天的。


回复
296楼2017-02-14 21:24
    楼主你确定这是两天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7楼2017-02-15 01:09
      尼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8楼2017-02-15 01:59
        割鸡割鸡割鸡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9楼2017-02-15 11:15
          第十幕·属于你我的国度


          如果说这个酒店式的尼伯龙根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那就只有这扇地下室的气密门和门内的世界了。虽然通过门上的钢化玻璃窗看见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同时也能看见在房间的对面墙壁上,还有一扇气密门!这就好玩了,终于有点尼伯龙根的样子了,路明非甚至能猜到后面的发展是什么,气密门后又是气密门,一间间房子近乎无限的穿过去,在疲累无聊中想放弃时看见一些蛛丝马迹或者遇到荷官,然后坚持下来最后见到大boss!这才是尼伯龙根应该有的……逼格,路明非不知道怎么描述他心目中的尼伯龙根,想来想去也只能用“逼格”来形容了。
          不过这第一扇门就没办法打开,路明非颓唐地坐在地上。其实讲真的酒德麻衣还在这里也许她有办法开门,不过刚才才把人家轰走现在舔着脸让人家来帮忙实在做不到啊,反正到最后大家出不去酒德麻衣肯定还是要来这研究的只是时间问题,想着想着路明非干脆也不着急了随手从旁边自助售卖机捞出一瓶果汁顺便问问琴乃喝什么也给她递过去一罐牛奶。
          蹲着也不是事,路明非想想自己和琴乃貌似也没怎么深刻聊过,这以后都是要带回去见婶婶叔叔的人自己连她什么专业什么家庭住哪都不知道,这恋爱谈的也是莫名其妙。他尝试着对不做声喝着牛奶的琴乃搭话,“嗯……琴乃,你家住哪啊,以后总是要见面的,说不定是岳父岳母呢。”
          他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琴乃立刻瞪大了眼,“前辈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说不定,难道你还不准备叫岳父岳母吗!”
          路明非还没想过这孩子占有欲这么强,说话都得注意口风的,只能苦笑下,然后琴乃倒是老实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家的话,住在丰岛区,东京音乐大学附近,嗯……也算是小有资产吧,当然跟前辈你没法比啦。”路明非心说老子根本原因上孑然一身两袖清风没半点余资你别看我屠过龙就肯定是睡金山的啊,讲道理我离开学院这个饲养院住殡仪馆都被鬼赶出去啊!
          “爸爸现在在大学教书,民族美声的老师,实际上也是从家族中退下来的,但是爸爸一直都是干一行爱一行当一个好好的老师,就是每天都很严肃板着脸,妈妈都怕他。
          “啊妈妈就是我们蛇岐八家的正宗啦,当年可是风魔家一等一的小队长,十六岁就敢开着摩托车去路上行侠仗义……”琴乃好像有点困扰,大概不太清楚用摩托车把长得很猥琐的大叔按在墙上群殴算不算行侠仗义,也只好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接着说,“但是同时家族要求族内每个还在读书的学生好好学习不许逃课,妈妈高中一直在当太妹所以成绩很不好而且认为读书对混黑不重要,后来就遇上了爸爸。
          “爸爸当时是妈妈的班主任,并不清楚妈妈也是家族的人,而且爸爸那个性格看妈妈简直就是班上的眼中钉,于是一直严格要求妈妈经常家访还搞了差生补习班,妈妈认为这个年轻的老师在针对她所以很不爽就更经常逃课作对了。后来妈妈在街上混时终于遇上没法处理的事情,毕竟妈妈只是太妹组织的小队长和社会上的真正流氓手段还是差一点的。爸爸当时路过于是叫来了家族的人救下了差点被绑架带走的妈妈,妈妈那时才知道爸爸正是她组织的上司的上司,然后……按照妈妈说的,她从此做了一个好学生,每天追求爸爸,烦到爸爸转到大学去当老师然后又考到爸爸的大学,追了七八年才修成正果。”
          合着你们好学生的定义是搞师生恋是吧。


          收起回复
          300楼2017-02-15 18: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7-02-15 20:08
              hhh好学生=师生恋楼主满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2楼2017-02-16 19:18
                这里剧透下未来的剧情片段。
                琴乃说:“前辈,我来救你了!” 她就这样说了,说得很开心,像是无数次的她扑过来抱着说:“前辈,我们吃东西去。” 她说完了就发动了言灵,爆发出把整个黄泉国都压了下去的吼叫。
                --------------------------------------------------------------------------------------------------
                琴乃的家庭很美满也很正常,没有婚姻矛盾,没有家庭矛盾,没有外人给的血海深仇,父严母慈女孝全家三代黑道,外表看起来只是富足家庭其实家境颇阔,在父亲一系大家闺秀的培养方式下琴乃被养成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小白兔,在母亲一系武斗派的培养方式下琴乃还擅长自由搏击空手道和不弱的刀法,尽管后者她很少表现出来过。
                温馨到令人嫉妒的家庭。
                格斗精通的小白兔讲完了兔爸爸兔妈妈,正满怀期待等路明非讲讲自己的家庭,然而路明非不遵守交流定律,他龇牙一笑,“你讲的都是你爸爸妈妈啊,我作为你未来的丈夫想听听你的过去,不行么?”
                琴乃欲言又止只能埋怨的叹口气,继续讲自己的故事。
                说是怀上琴乃后,妈妈就辞了家族的工作要专心做一个全职妈妈,琴乃出生后妈妈已然从太妹专职家庭主妇。父母都是混血种,琴乃自然血统也很纯粹,准A级混血,评级为优秀的言灵,但与之对应的是她极差的学业。虽然父亲是大学教授,但是还是没法管好自己的老婆,为什么说是没法管好老婆而不是女儿呢?因为从小学起她那个黑道太妹出身的妈妈就把梦想托付给了女儿,从自由搏击练到瑜伽练到柔道练到不知师从何处的柳生新阴流,当然当那个说自己柳生家免许皆传的江湖骗子准备教小琴乃无刀取时就被大怒的爷爷踹了出去。
                天天学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哪有精力上课。然而严肃的父亲也拗不过拼命撒娇卖萌的妈妈只好放弃学业请家庭教师辅导到高中毕业,于是小琴乃失去了和同龄人上学的能力,换来了释放零低点突破·改空手入白刃的能力。
                在小琴乃每天双手交叉释放火焰时,她终于要上大学了。
                按照家族规定,每一个混血种大学都必须上专门的学校,可以是卡塞尔学院,也可以是卡塞尔日本分校,也可以是卡塞尔其他分校。一般情况下不准备出国的都要老老实实去日本分校上完四年大学然后分派到家族的各个地方工作或者再自寻出路。所以尽管爸爸妈妈很担心,但还是不得不将不谙世事的小琴乃扔到大学里去体验独立生活。但是生活就像想象的那么糟糕,小琴乃在学校里报道第一天就因为她萌哒的外表成为学生会特招,大概招生处的想法是把琴乃变成学生会吉祥物。可惜漂亮的女孩在哪都会受到欢迎和排挤,琴乃在学生会文秘部理所当然被一群丑逼排挤了,丑逼是路明非认为的,然而琴乃心智实在不那么健全并没感觉到自己不合群所以也没注意到,所以每天都被排挤。
                大学生之间不搞什么欺凌,有意无意的针对琴乃可琴乃本人是感觉不出来的。琴乃也不知道自己日复一日的打扫卫生和整理文件有什么不对,好在那群丑逼知道不能让一个啥也不懂的小白兔负责公务所以琴乃每天至少不需要做那些真正文秘部要干的事,每天会议室最后一个走错过食堂晚饭时间也不知道向谁抱怨。在琴乃看来一切其实都没有什么不对,只是自己运气不好排班太差。


                回复
                303楼2017-02-16 19:33
                  hhh明非:“我有什么办法,只知道爹娘的名字连面都没见过我也很绝望呀,怎么按套路出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4楼2017-02-16 21:02
                    明非:嘿!琴乃你不要伤心呐。你看我连我妈和我爸都没有见过耶。我还不是没心没肺的活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5楼2017-02-17 16:48
                      问大家俩问题看看吧里有没有玩三百英雄和守望先锋的。
                      剑心wr可以撞人出w的伤害,那we可不可以一个e扑出w的伤害呢?
                      源氏向正面S能不能躲正面的子弹啊,还是瞬间吃完所有伤害。
                      --------------------------------------------------------------------------------------------------------
                      好在琴乃有一个单独宿舍让她避免被室友给排挤欺负的命运,这是她爸爸妈妈特意走关系排出来的寝室。琴乃就这样在大一重复着忙忙碌碌的生活,以及丑逼们不解的嘲笑。
                      据琴乃说,她意识到自己是不受旁人欢迎还是因为认识了友崎明纱。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学生会长友崎明纱结下了友谊,性格直爽的友崎明纱一段时间后自然看不惯琴乃周遭那些拉低颜值的丑逼,当下直接将她提拔为助理带在身边。有了友崎明纱作为坚实的靠山琴乃终于在学校里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了,也知道自己之前被冷待的原因。这所学校处处都是裙带关系和拉帮结派的小圈子,琴乃已经不想再在里面四处碰壁了,于是整个大学她一直依赖着友崎明纱,友崎明纱也像一个真真正正的大姐头一样全权负责她在校的一切相关事宜,用所有行动向全校宣示。
                      这妹子,我罩的!
                      这真是一个奇异而幸运的女孩啊,她一直是个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从未体验过人情险恶也不懂社交,但是她能保持这样的生活活到大学三年级,这么长的时间总有人呵护她不让她接触到世态炎凉的那一面。小时候有爸爸妈妈呵护她,大学有友崎明纱呵护她,现在路明非暗暗发誓,要让琴乃一辈子都保持这样天真纯洁的生活态度,不需要慢慢成熟。
                      人总是说要经历什么,要看清什么,要面对什么,要熟悉什么,不能总是长不大。可是可爱的女孩,总有人发誓保护她让她长不大。
                      好命的姑娘可以长不大。

                      “呼叫狂犬,呼叫狂犬,你到了埋骨地吗?”
                      “……”
                      “呼叫狂犬,呼叫……”
                      “闭嘴薯片!你最近是不是舰c玩多了你再瞎几把叫什么乱七八糟的外号信不信我用20厘米炮把你poi掉!”酒德麻衣恼火地拍拍自己的耳机想象自己拍的是苏恩曦浑圆的屁股,然后一边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失踪案例又被上报了,这次失踪是家族的搜查专员,上次失踪的是乌鸦。”执行局勘察办公室里,樱井七海目光凝重。这个办公室在横滨地铁站旁边的写字楼,外面挂着“地质勘察局”的招牌,实际上是执行局的横滨分部。这段日子蛇岐八家几乎完全将关注重心转移到了横滨,因为愈演愈烈的失踪案件。
                      “犬山海斗,2002届毕业生,血统是C,但言灵是极度稀有的‘冈格尼尔’,‘血系结罗’的进阶言灵,但凡周围有龙类存在的线索,必定能跨越空间感知到龙类的准确所在。这在密党时期是最为珍贵的言灵之一,言灵使用者是我们当初进攻尼伯龙根的钥匙。”昂热摇摇头,“当年在学校时我记得为了这个学生还给你们写了一封推荐信,希望你们能重视这个屠龙者种子的学生,但很显然你们根本没有。”校长长长地叹气,“我真是没法对你们日本抱有任何期待,一直沉浸在和自己同胞的斗争中,真正与龙族斗争的任务你们做过什么?海斗那孩子如果留在卡塞尔现在必然是每次屠龙的精尖人员,在你们这失踪了五小时才被人发现上报,唉。”


                      回复
                      306楼2017-02-17 21:10
                        楼主这次更文原来只是铺垫吗,还期望琴乃和明妃发♂生点什么呢总之,给楼楼顶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7楼2017-02-17 23:38
                          这两天发生了一些事我很累,没时间更文,那这次就发两天的份吧,希望不要见怪
                          --------------------------------------------------------------------------------------------------------------------
                          樱井七海和其他家长战战兢兢,心说你要是天天面对一群随时一遇风云便化龙的同胞你还有心思去搞什么屠龙大业?靠你身边全是龙好不好!随后他们立刻自喜自己这引用诗句用的真是天打雷劈一般的合拍。
                          但是“冈格尼尔”这个言灵的使用者蛇岐八家并非真的不知道重视,正是因为重视所以才将犬山海斗这个执行局重臣派出来寻找圣骸下落。身为犬山家的家长,犬山健很熟悉自己这个手下,海斗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如果是发现龙族踪迹海斗一定不会贸然去寻找而是先上报家族,而海斗在什么消息都没有发出去的情况下失踪了,连带着还失踪了他的小队。如果是被什么龙族以大神通干掉了也不太可能连发个消息的时间都没有。能无声无息让一个专职龙类搜查官失踪的可能性,也只有那一件事了。
                          “海斗那家伙误入了尼伯龙根,校长。”犬山健低声说。
                          全场寂静。
                          日本这个国家的龙类遗迹是极其特殊的。身为白王统治的日本列岛,不存在其他四王及其后裔的遗迹,而白之王建造的遗迹却都老实记载在蛇岐八家的古籍里。白王通天彻底的神殿也就是尼伯龙根并没有隐藏得神神鬼鬼,合计也就二十个。按记载分别是高天原,黄泉国,以及十八苇原中国。日本就这么点大,蛇岐八家又在日本一手遮天,这些尼伯龙根早已被他们都一个一个探知过并确定好位置了,不夸张的说光蛇岐八家开十几个游乐园用来观光异空间门票钱都能赚的买下第二个蛇岐八家。蛇岐八家甚至在这些尼伯龙根里有常驻机关,这些神秘的尼伯龙根就像他们经营的风俗店一样,并没有多少高不可攀。
                          而犬山海斗却失踪在一个他们自负熟悉的尼伯龙根里。
                          “黄泉国……”龙马凉介喃喃。
                          “黄泉国?”昂热盯着这群目光闪烁的家长们,“黄泉国是什么,另一个高天原?”
                          家长们互相对视,终于樱井七海还是站了出来,“校长,接下来我要说的东西,我本以为会烂在我这一代家长肚子里,因为蛇岐八家现在这些新家长只知道黄泉国而不知道黄泉国的意义,而我们可能也没有下一代了。”
                          昂热点头,“这一仗后你们的确可能完蛋,你接着说。”
                          黄泉国是一个极其怪异的尼伯龙根,它在古籍里被记载为“死者居住的地方”,这一点很微妙。因为几乎所有的尼伯龙根只是被称为“死者国度”,最初蛇岐八家以为这只是不同的叫法而已,但后来他们发现所有古籍在记载黄泉国和其他尼伯龙根时,都采用两种描述方式,这意味着黄泉国的记载的确与其他尼伯龙根不同。
                          古籍的记载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更体现黄泉国的特殊。
                          它一直都在移动。
                          日本其他的尼伯龙根,即使是“八百万众神之所”的高天原,其位置也是千百年恒定的。每个尼伯龙根与现实世界的相接位置都不会变。但是黄泉国不同,它自有记载以来从未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过:飞鸟时代,京城难波(今大阪市)有贩误入彩云国,内华灯异彩却空无一人,小贩归来报给圣德太子,太子派八家去往调查,每人所见皆有不同,贵胄得见亭台楼阁,商贾得见金柱玉璧,皆为心中所念;平安时代,藤原不比等于家中后院见一突兀之门,从其得蓬莱玉枝,后也就是天下闻名的《竹取物语》,当年源家也探索过这天降之门,人人所见皆有不同。
                          每一次记载的黄泉国出现位置都天差地别,每个人眼中的黄泉国也不一样,蛇岐八家甚至怀疑黄泉国究竟是不是尼伯龙根。而每一次黄泉国出现后之所以能知道那是黄泉国的原因,在于每个进入黄泉国的人,都能看见自己渴求的东西。
                          更可怕的是,还可能把那东西带出来!
                          昂热深呼吸,这次他认真地盯着樱井七海,这个漂亮的老家长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你们以前可从来没说过这个。”
                          “校长你应该能理解的,如果是欧洲的密党有一个这样的秘密,也会宁可它烂在肚子里也不会分享的。”樱井七海声音极低。
                          昂热耸肩,“我当然理解,如果让别人知道这里有个像许愿机一样的东西,无论是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会有人蠢蠢欲动。哪怕是蛇岐八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没法对抗这个世界所有的贪婪,所以我也不会把这个消息报给欧洲那群混蛋的。虽然我挺看不起你们的能力,但是比起现在的密党你们更像是纯粹的战士而不是等着分蛋糕的。”昂热好似无所谓,“不过黄泉国这玩意的能力这么大,你们蛇岐八家却依然只混到这种地步,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许愿的对吧?”
                          “是的,黄泉国的出现一共被记载的就只有不到十次,我们到现在也没发现它的规律,说实在的,在今天以前我一直以为这只是家族历史里记载的怪谈而已,毕竟它的记载只有故事和传说”樱井七海摇头,“况且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证明海斗失踪在黄泉国,也许有一些我们还不了解的东西,虽然我想不到。”
                          “既然没有其他答案,那黄泉国这个地方虽然不可思议,但也只能是最后的真相了,福尔摩斯说的。”昂热把手指掰开,发出关节爆响,五位家长看着这个老头重新恢复成一头健壮的雄狮,知道他已经确定好了征伐的目标。昂热总是这样,当年他带着海军陆战队登录日本时就没有考虑过蛇岐八家的意见,现在要去死者的国度拔刀杀人也不考虑日本的意见。
                          “愿为校长效死!”


                          回复
                          308楼2017-02-19 19:34
                            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不要像江南一样写出悲剧,写的美轮美奂,写的肝肠寸断。
                            也许只有让人心疼让人流泪的文字才是好文字,才有才情,才能久久不忘。
                            但是那不是我想要写的东西。
                            我想要的东西其实一开始就明确的,我手写我口,我心里希望着什么呢?
                            我希望的是每个人都有好结局,我希望那个叫绘梨衣的孩子应该得到属于她的小樱花,我希望那个衰仔能有春天,我希望楚子航不再那么苦大仇深。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背离我的初衷,我开始虚荣的想写出自己的风格,我开始虚荣的想写一个悲剧让大家扼腕叹息。
                            但是我越来越写不出东西。
                            今天忽然想起来夏弥,我曾经那么喜欢的一个角色,原来现在淡忘。这样想想很可怕,于是我赶紧回忆夏弥的片段,然后猛然又想起这帖子里我曾经说过的话。
                            我说我不能让绘梨衣像夏弥一样只是被人感动被人心疼然后被人随随便便遗忘。
                            我要给绘梨衣一个好结局。
                            我要给路明非一个好结局。
                            我要给所有人一个好结局。
                            我要我笔下的人,迎着阳光盛大的活下去。


                            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谨以此,记我初心


                            收起回复
                            309楼2017-02-19 21: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0楼2017-02-20 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