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的史诗吧 关注:164贴子:817
  • 37回复贴,共1

(中二+脑残)国王 (重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重制,目前正在画腰部的监测伺服机构的设计图来当镇楼(你造不造我去必胜客的时候特地点了一份千层面当宵夜)关于重制我写好开头后西斯记得下周来看然后删改


回复
1楼2014-06-02 02:44
    MD焦躁症又犯了。。。。。。明天或者更晚在把图画完。。。。一条金属链和三个齿轮已把劳资的耐心消磨殆尽。。。。。文30分钟更好下周来改


    回复
    2楼2014-06-02 03:40
      ……说好的30Min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6-02 04:15

        国王<?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这也是整个小说的重制,所有单位,角色虽然保留,但与原文完全不同。

        XXXX年XX月X日,42号避难所遗址,烈士陵园。

        XXXX年XX月X日,缪大陆北方,冷之高原。
        埃米尔疲惫地坐在运兵车的后座上,无精打采地望着窗外的景色。他已经数天没有安稳地睡一个好觉了,北国严寒的天气与呼啸的寒风有时甚至能够将他从坚固的“龙卷风”装甲车里冻醒。他眨了眨布满血丝的双眼,环视周围,确保队友与他们护送的极地履带车依旧处于视线范围之内。魔域的整个冬天除了极低的温度外,还伴随着无穷无尽的鹅毛大雪与强劲的寒风。
        真是一个糟糕的地方,暗无天日。
        两千五百年过去了,这片饱受战争磨难的土地终于快要引来了和平的曙光——如果没有洪魔的话。
        那是一种可怕的生物,是所有人的梦魇。
        埃米尔用他那毛茸茸的爪子捏了捏眉头,打断自己不好的想象,然后爪子向身后的军用背包伸去。
        哈,找到了——一个军用水壶,只是里面装的不是水,而是毒素酒——被称作”欧克”这一种族所酿制的著名烈酒。其烈度之高,任何人喝了,腹部至少要剧痛很长时间——不过也是取暖的一种好办法。
        埃米尔坏笑着将盖子扭开,一股熟悉,刺激的辛辣味扑鼻而来,马上弥漫了整个车厢,也使得原本死寂的车厢开始变得活跃起来。
        “我赌你不敢喝下去。”众人循着声音望去,便是坐在车厢尽头的,便是来自华萨瓦利西亚部族的一位魁梧的冻熊族兽人帕兰,身上的黑红金三色军大衣显衬着作为魔域帝国上士——同时也是这只护航队伍的指挥员的身份。脸上厚厚的毛发丝毫不能遮盖底下健壮的肌肉轮廓,声音低沉而富有威严。“打赌可是要付赌注的哦。”虎兽人调侃地说道。
        “如果你喝下去了,我愿自罚一口。”
        “噗!”伴随着队员们的笑声,埃米尔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唔,我总觉得都是我亏啊.....”“喝下去!!”人群里开始传出怂恿声。在众人的怂恿下,年轻的虎兽人看了一眼瓶口,然后仰头猛灌!
        喉部立刻传来剧烈的刺激感,紧接着腹部便是一阵痉挛——犹如吞下了一个炽热的火球......埃米尔立刻停止,用袖子擦掉嘴边的酒滴,抽着冷气,忍受着喉咙的不适,然后感受到腹部开始慢慢回暖.....
        埃米尔玩味地将酒壶递给帕兰,说道:“愿赌服输。”
        “哼。”冻熊族人一向一丝不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重复了埃米尔之前的动作。
        放在以前,这种酒可以说看都不看一眼——谁会想着法去自虐?但是现在,它却成了令人妒羡的玩意。
        之前的疲劳一扫而光,同时,为了回应身边战友的眼神,帕兰慷慨地将酒壶递了出去。
        窗外依旧寒风冷冽,窗内却热闹起来。看着战友们脸上满足的表情,埃米尔心中升起了一丝自豪感——眼前的景象便是他的成就。


        收起回复
        4楼2014-06-02 04:57

          “长官,出现了一些状况。”帕兰肩上的对讲机里传来领航员的声音,夹杂着不稳定的电流声。在打头的那辆龙卷风级装甲车里,那位领航员疑惑地看着GPS,脸上印着显示屏发出的蓝光——前方开始有建筑群的影子闪现在暴风雪中,而GPS上的导航线路并未显示。<?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领航员将前方的实时影像传递到了运兵车厢里,短短数秒,车厢内的全息投影便启动,随即建筑群的影像便显现在所有成员眼前。
          原本热闹的车厢顿时安静,所有人看着帕兰,静静地等待他发号施令。熊兽人脸上再度恢复成平日里的一丝不苟。他微闭双眼,用粗壮的爪指轻叩军帽。
          “补给还剩多少?”军大衣笔挺的衣领上的徽章闪闪发亮。
          “嗯......只能再支撑一周了。”
          “那就从城市里直接穿过。”帕兰下达命令道,语气斩钉截铁,容不得他人有丝毫质疑。依照数千年生活在极地的经验,出现城镇的地区往往地势更为平坦,也意味着周边地理状况极糟——现在看到的城镇往往是一片死城,居民在护航队的护送下住进避难所。虽不会有人夹道欢迎,倒也能得到许多补给。绕路的话除了延长在外逗留时间,加大遇险几率外,没有别的好处。
          “全频道广播,全频道广播!!所有载具,呈三角排列,运输车位于中央,车头全部朝向建筑群!重复,全部朝向建筑群!”
          命令下达,八辆龙卷风级装甲车引擎轰鸣,连同后方运兵车,全部调转车头,转动的履带摩擦着冰面,向侧面抛洒出阵阵冰屑,车辆尾部派出的浓烟迅速使周围的雪花汽化,整支部队笼罩在一层白雾之中,车辆前方的挂刷卖力地来回运作着,不断将附着的雪层扫除。
          距离运输车前方数十米的雪层下出现了极轻微的松动,好似有小兽松土——仅有十余厘米的范围,十分轻微,在这种恶劣的气候条件下根本就没有兽注意到——不,根本就看不见。
          运输车依旧照常驶过,毫无异常,而原来雪层松动的位置变成了一个小洞——深不见底,犹如直通地狱。
          但是这个洞仅数秒便被多如鹅毛的雪花覆盖,后面的运兵车履带更是直接碾过。
          一切都恢复如初。


          收起回复
          5楼2014-06-02 13:1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