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常驻光明中吧 关注:43贴子:2,941

回复:【资料收集】★默默向上游★(1984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张国荣客串电影《 圣诞快乐》(粤语)(1984)b
锟斤拷频锟斤拷锟皆o拷土豆


(感谢Μiss猫提供。)


回复
126楼2014-06-04 14:10
    张国荣客串电影《 圣诞快乐》(粤语)(1984)c
    锟斤拷频锟斤拷锟皆o拷土豆


    (感谢Μiss猫提供。)


    回复
    127楼2014-06-04 14:11
      张国荣客串电影《 圣诞快乐》(粤语)(1984)d
      锟斤拷频锟斤拷锟皆o拷土豆


      (感谢Μiss猫提供。)


      回复
      128楼2014-06-04 14:13
        张国荣谈现代青年 心态、思想、尝好跟以前都不同
        张国荣很开心的说:「想不到我的角色这麼抢!」

        在《圣诞快乐》片中,张国荣是扮个「花弗仔」。他说:「当导演跟我讲这个角色的时候,大家就认为这个角色应该写得时代感一点。」

        他说:「现代男女思想跟以前有很多不同,我们之想法,青年人会觉得落后脱节!」

        我听著他讲。张国荣有个优点。无论他多麼忙,他都是百分之一百投入他的工作的。我赞他处理得好。

        他的走红跟他的演员道德很有关系。「别这样讲!人应该这样的!」他表示亲眼看著很多艺人,红的时候,常常失场,失场得多,人家就不管他了。「这情形,在我心中,是极之深刻的!」他强调:「有今日,绝对不容易,我不会白白的糟塌这个机会。」

        多年来,他盼望的就是这一天。故此,他虽然忙得连睡眠也不够,他也很专心的投入工作。

        拍这部片时,张国荣提出了许多意见。他认为现今的青年人,心态、时尚、要求,都有了很大的转变,所以,片中的角色,就必须有时代气息。片中,他与麦嘉对饮那场戏很有戏剧效果。两个男人在一起,讲的是什麼?两个男人在一起,会做的是什麼事?他和麦嘉大谈女人经,烈酒一口又一口的,那麼,他就觉得很洒脱,这才是时代的交往。

        「能够演一个自己想演的角色,内心的快感是无法形容的!」

        星岛日报


        回复
        129楼2014-06-04 14:15
          面对拥趸与影迷 张国荣重视排名



          文:鲁风

          张国荣倦极的倚在无线门前。双手却不停的在签名。影迷牢牢的包围著他。他承认这种时刻是他梦寐以求的。我说:「现在你盼到了!」他一边为影迷签名一边说:「人真矛盾,以前我见到别的艺人有这种情形,我的心羡慕得要死,现在,工作固然忙,很多时候连收工回家也没有得休息,真惨!」

          艺人就是这样,名利上得到了,私人生活上也就要付出一点。张国荣告诉我:「最近,不但唱歌、做节目忙,而且演戏也忙!」

          「刚为新艺城拍完圣诞快乐。」

          「谁做导演?」「麦嘉。」他又说:「执行导演是过《开心鬼》的高志森。」

          张国荣透露:「这部片卡士之大,实在难以想像!陈百强也有份演出,他是主角之一。」

          我问:「你呢?」「我?我是特别情商客串。」

          张国荣笑称:「由於卡士大,大卡士多,他日排名,也要相当技巧!」

          「你介意排名的问题吗?」他笑笑,欲言又止。

          我催促他,他说:「个人来说倒是甚麼也没有关系,但,对外,对影迷,我有我的地位与尊严,就很重视这个问题了!」

          这也是真的。很多艺人、明星,本身在朋友来说,十分无所谓,但海报、广告贴出街,面对的是拥趸和影迷,心情、要求自然两样。

          他承认最近因为忙而觉得十分疲倦。对於《圣诞快乐》一片,他却认为值得争取有份演出的大制作!




          星岛晚报


          回复
          130楼2014-06-04 14:15
            睇完个广告后 荣仔有啲唔开心



            打电话俾张国荣,话:「喂!好耐唔见噃,出嚟同我地班朋友饮吓茶呢,好唔好?」「……」佢谂咗一轮话:「同你饮茶得,有人想我出来为《缘份》宣传就唔制。」

            「系咩?点解呀?」「你有无睇明周呀?」

            「你系指登明周的《缘份》嗰个广告?」「系!」

            「佢地侧重咗张曼玉呀?」「总之,令人气馁啦。阿吉,你都知我份人啦。」

            「知呀,荣仔你好好人嘅。」坦白讲,阿吉系几钟意佢。「你地对我唔好呀。」佢话。

            「边个呀?」「总之有人啦。」

            「咁,你出来同阿吉见面单独倾吓啦。」「……」又谂咗一轮:「不如迟多几日啦,我呢轮忙住读剧本(指《豪门恩怨》电视剧(即《武林世家》。)」唔想勉强佢,唯有说再见。

            之后见到石少鸣,将张国荣的事告知,石先生话:「咁多广告,十几款,佢偏偏睇嗰款。」

            「好难怪的。」阿吉话:「阿吉呢位小朋友年来受咗唔少委屈,今次出门,回来打开报章,就见嗰个以张曼玉大头做嘅广告,佢屋企可能仅得一本明周呢,所以,唔开心亦人之常情。」
            明报


            回复
            131楼2014-06-04 14:16
              最当时得令的花花公子 张国荣不再羡妒陈百强



              张国荣自从拍了无线的《侬本多情》以后,突然间成为大批十多岁的女影迷的偶像,迷他迷到不得了,每天寄入无线的影迷信突告倍增,而且全是女孩子写来的。


              「哗!最近出街你可要小心,随时随地会被女影迷们突击或俘掳。」在某个记者招待会上抓住这位新进白马王子说,须知道女孩子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随时势而变的,今日是他;明日可能已变成另一个他了,而张国荣则是目前最当时得令的。 「忘记我演活了花花公子吗?来十个当一双而已。」张国荣笑说。
              这世界真变了,居然有女孩子迷恋花花公子形的演员为偶像。

              跳入华星后,张国荣的运气来个一百八十度改变,不但他的歌成为上榜的流行曲,就是连演戏也如此吃香。
              好演员尚且不一定有幸遇到好剧本,张国荣却是甚麼都遇齐了。
              由於张国荣属於华星旗下歌星,不是无线合约艺员,因此无线楼下与及制作中心的大排艺员信箱,没有一个是属於张国荣的。无线把寄给张国荣的影迷信,统统转由华星交给他。

              源源不断的影迷信,正是张国荣每日最喜欢拆阅的礼物。

              「每封信都由我自己亲手拆的,以前盼了许多年,都盼不到,现在有了,何必要假手他人。」张国荣逐一拆阅影迷信,有问他爱吃甚麼、爱玩甚麼,有问他生日的。
              「如果可以亲自一一回覆就好了,可惜没有这个时间。幸而华星都为我弄妥。」张国荣最近特别爱穿白色衣服,平底黑皮鞋配个黑色太阳眼镜,令年轻女影迷神魂颠倒不是没有理由的。
              张国荣与陈百强一直是好朋友,却在事业上暗中争斗,如今张国荣可不用再羡慕及妒忌陈百强的成就了,他自己今日似乎有更高的成就。以前的张国荣不会保护形象,无线却用萤幕宣传那些五彩缤纷的「花底」把他重新包装。
              新电视


              收起回复
              132楼2014-06-04 14:21
                1984.12.23 无线播出张国荣参演圣诞特备节目《乐韵添火花》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廿三日 星期日 华侨日报

                无线乐韵添火花

                另外,翡翠台亦会於今(廿三)晚八时卅五分,推出青少年特备节目「乐韵添火花」,该节目由郑裕玲主持,蒋丽萍,陈秀雯及张国荣客串助阵,演出精彩歌舞。

                -----

                猜测,下面这一系列照片,有可能摄于1984.12.23 无线播出张国荣参演圣诞特备节目《乐韵添火花》(感谢百度贴吧_张国荣吧烟雨江南999提供原图。):




                回复
                133楼2014-06-05 13:35
                  接上页
                  1984年12月23日8:35pm,无线电视台推出青少年特备节目“乐韵添火花”该节目由郑裕玲主持,蒋丽萍、陈秀雯及张国荣担任歌舞嘉宾。(该图为推测,推测理由及更多大图请戳: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c38c6f0102e3x0.html)。当晚,张国荣本人正与歌迷一起欢度圣诞.



                  回复
                  134楼2014-06-05 13:46
                    1984.12.26 张国荣应邀接受香港电台邓蔼霖《 把歌谈心》访问
                    感谢okradee提供资料


                    收起回复
                    136楼2014-06-05 14:17
                      1984年香港电台邓蔼霖《 把歌谈心》访问张国荣 A
                      视频来自:土豆


                      (感谢芷晴爸爸提供。)


                      回复
                      137楼2014-06-05 14:25
                        1984年香港电台邓蔼霖《 把歌谈心》访问张国荣 b
                        视频来自:土豆


                        (感谢芷晴爸爸提供。)


                        回复
                        138楼2014-06-05 14:26
                          接上页

                            
                           ......歌......
                            
                            邓:我一直都觉得张国荣是一个很传奇性的人物,虽然他的年纪很轻,但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已经不少了。从当年参加亚洲歌唱比赛一夜成名以后,突然间受到观众很惨酷地对待,而这段日子里,他依然是很勇敢地在默默地耕耘,到今天 ,张国荣是完完全全地被观众所接纳了。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一个年青人的身上,我想,不是每一个年轻的朋友都有这样的遭遇的,关于张国荣的一切,在明天和后天的《把歌谈心》里我们会继续倾谈的。邓蔼霖和张国荣在明天早上十一点和我见面,一会儿是有倪炳郎的《阿郎日记》的。
                            
                            邓:张国荣在十三岁那年已经是孤身离开香港到英国去读书了。一住就住了5年半的时间,在英国的时候Leslie学会了独立,而在1977年他参加了歌唱比赛,从此一炮而红,但是在娱乐圈的七年时间里,Leslie可以说是受尽了不少的苦头,不过,到今天算是苦尽甘来了,哗,所用的形容词好象都很戏剧化呀,不过这是真的,张国荣的遭遇的确是很戏剧化的。
                            
                            邓:你最初参加歌唱比赛的时候,忽然一夜之间受到全香港人的爱戴,你当时年纪还那么小,会唔会是第一次接触到那种成功的滋味呢?然后又突然之间发生了360度的转变,同一群观众当晚是拍掌,但是第二次看你的音乐会的时候是喝倒彩的,你好时候年纪那么小,经历了两个极端,会不会觉得香港的观众原来是这样的呢?有些人是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变得一蹶不振,从此离开娱乐圈,我觉得你勇敢的地方是,你坚持到今天,直到观众改变为止。
                            
                            张:是呀,这几年来我没有什么欣赏自己的地方,就只是这个了,我想勇气是很重要的,就象你说的,有一段时间我会真的很消沉,眼看着接着来的人来势汹涌,但是,自己还是没有东西可以让人看的,但是,那几年算是熬过来了,现在做演唱会,一叫张国荣的名字,不是那时候的反应,而是另外一种更有内涵的感应的时候,我自己感应别人是会觉得张国荣是有实力的,是有东西可看的时候是很开心的,这种开心是比以前更开心。
                            
                            邓:我想经过了失落的滋味而再尝试到成功的滋味是会更加珍惜的。
                            
                            张:是呀,是呀,但是也不可以说没有压力的,而且压力是越来越大的,理由是你经过了那么多的失败,再得到一些东西后,我是说我自己这段时间出唱片有点成果,开演唱会的反应也不错,我就会对自己说:张国荣,你不可以再重复上一次的表演。可能是因为要继续地创新、创新的,所以压力会越来越大,但是,我觉得我经过了这么多年以后,我是会over到一些东西的。
                            
                            ......歌......
                            
                            邓:有没有觉得香港的观众是很难讨好呀?
                            
                            张:我想是每一个地方的观众都是很难讨好的,不可以说只是香港的观众,我想是因为本地姜不辣是有的,有这样的因素的。例如说,我到外地的时候,象泰国呀、新加坡呀、吉隆坡登台的时候,可能因为是外地人,给人一种新鲜感,不会说平常也见到他呀,坐在那里,穿着一条牛仔裤。在外面,你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因为你是外来人,现在这个chance就去了日本,很多学生都喜欢日本的明星、歌星。但是,你能保证有一天,如果近滕真彦在香港的话,我想他跟我们的知名度是一样的。
                            
                            邓:但是我觉得本地姜不辣是在香港最用得上的一个形容词。例如说在英国或者美国,当然,他们的国家那么大,但是我看到那些乐迷捧他们的偶像的程度是会很疯狂的,但是,他们不喜欢的人,顶多就是不去看而已,不会说又要去看你,又要去喝倒彩,去发泄一番。我不明白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香港的观众不是很拥护本地的歌星,其实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自己也不去拥护自己的本地歌星,那么谁去拥护他们呢。
                            
                            张:我想会和政治因素有一点点关系吧。
                            
                            邓:现在好象很深入地在研究呀。
                            
                            张:象《城市论坛》一样。(笑)可能是因为没有了根的感觉吧,香港的观众是,我是谁呢?我是哪个国家的人呢?我是香港人而已。
                            
                            邓:我是觉得你不象拥护外国的偶像一样去拥护歌星,但也不应该去喝倒采的。而且我觉得很可惜的是,在过去这十年来,被喝倒采的歌手,他们都是在外地有很大的成就的。
                            
                            张:是呀
                            
                            邓:还有就是,他们的唱片也是曾经受欢迎的。也因为是太受欢迎,有些人看不见,见不得别人这么受欢迎就要去喝倒采一样。我想这事,香港的乐迷都应该想一想,反醒一下的。
                            
                            张:是呀,是呀。还有,我觉得最无辜的是一个歌手,如果不是professional的话,也不可能到大的公开演出去唱,对吧。而最不公平的是,我一个人的眼、一个人的口、一个人的耳,要接受一万多人的眼、耳、口、鼻的唾骂,而且是很无理的,我觉得这是很不公平的。
                            
                            邓:是呀,大家都是人呀,只不过是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一个是在台目,一个是在台下而已。
                            
                            张:是呀
                            
                            邓:再说你娱乐圈里的工作方面吧。你刚刚也说了,除了唱歌以外,在演戏方面你也放了很多的时间和心思上面,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在演戏方面有兴趣的?
                            
                            张:说真的,其实也不是有很浓厚的兴趣,我自己的兴趣还是在唱歌方面,但是永远都要向现实低头的。那时候,唱歌不被人接受,然后,丽的电视台,我没有做过亚视的,我永远都是在做丽的,丽的电视台有一段时间是只在电视剧方面发展,简直是把所有的综合性节目都取消了,而我作为一个歌星,我可以做些什么呢?所以有几个月,我感觉就象失业了一样,只是净拿工资的感觉,然后到了一个阶段,有一、两个监制说,不如去尝试一下拍电视剧好吗?我就说好,为什么不好呢,后来,他们跟我说“你可以演戏了。”我就说:“是吗?我可以演戏呀?”他们就说:“不如,你加入我们话剧组吧。”我说:“好吧”。就做了。


                          回复
                          140楼2014-06-06 12:25
                            ......歌......
                              
                              邓:我想看过张国荣的电影或是电视剧的朋友都会觉得不可否认的是,你在演技上是很独特的,就是你给人的感觉是电影昧很浓的,其实你刚开始的时候是唱歌的,跟演戏原来是两回事的,但是,你演戏是受到了一定的好评了。会不会是你原来就有一些明星梦,或是从小就有一些明星是你特别的崇拜的?外国的明星是什么的,就会想学他们这样呢?
                              
                              张:我就没有说发什么明星梦,但是我就真的有一些崇拜的偶像,还有,我小时候开始就很喜欢看电影的,尤其是一些外国片,而在香港,可能有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其实我很喜欢看戏的,可能是小时候经常跟着那个佣人,把我带大的佣人,一起去看戏的原因吧。如果说在香港,我的偶像就是任剑辉、白雪仙,如果在外国,说看电影的话,有很多很多都是我喜欢、崇拜的。很多很有名的演技派的高手,可能是小时候开始就很喜欢看电影,看很多,其实我觉得这些东西都要去体验,也可以说是我从拍第一部戏到现在拍的戏,自己本身的功力已经不一样了,这些东西是要靠时间的。
                              
                              邓:我不是太清楚,但我想很多朋友都会跟我有一样的感觉,就是看张国荣的戏都会觉得你有一种很cool的感觉,就是有一种冷感。就象当年James Dean
                              
                              张:不要把我跟这么厉害的人一起比较,可能跟自己的性格有关吧,其实我是个很外准内热的人,所以,可能拍戏的时候也有一点影响。
                              
                              邓:很多人都说你有一种沧桑的味道,会不会是这些年来,例如说前几年经历了比较失意的事呢?
                              
                              张:这是当然的。
                              
                              邓:会不会受影响了?
                              
                              张:一定的,一定会的。
                              
                              邓:那么可不可以说,其实演戏的时候是放了很多现实生活上的东西进去呢?
                              
                              张:看看是什么类型的戏吧,如果是恭维性的武侠片就不行啦,但如果是......可能有时候拍戏就是这样,我最不喜欢的也是这样,例如说第一部戏,我是做很冷的,而被人接受了,之后
                              
                              邓:被定型了。
                              
                              张:以后写的剧本,写剧本的人都会多加一点冷的东西下去,那种愤怒性的人物,其实我自己本人是想尝试一下别的角色的,幸好,后来也有不少不同类型的角色让我尝试。
                              
                              邓:除了演戏方面,很多朋友都称赞张国荣的是,你在台上的,怎么说呢?例如是唱呀,跟跳呀,都配合得很好,诸如此类的,每一次都给人一种很新鲜的感觉,这方面你会不会也是经常下苦功呢?
                              
                              张:有的,我自己会经常看一些音乐节目,也可以说,日本的音乐界方面对我影响也很大,也不是自己刻意弄成这样,就是说把自己弄得日本歌星的样子,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香港的歌星,不可以比较,而是我觉得他们在舞台上有很多的变化,如果有些是自己也能做到的,就会借鉴,例如说西城秀树的演出很好看的,觉得他的东西很好。那么,我会抄一、两套看能不能用在自己身上。
                              
                              ......歌......
                              
                              邓:很多人都会觉得,我们本地的歌星,在台风方面没有太多自己独特的风格.很我都会有点抄袭,忽然就会觉得,这个好象有点米高积逊的影子,下一个又有谁的影子,可能是女歌手这样子的,会不会是因为我们香港人,就象你说的没有一个重心,所以就连在舞的艺人也不可以自己创造一些东西呢?
                              
                              张:应该这样吧,外国的歌星为什么这么有个人的风格呢?因为他们如果是唱歌,就不需要关心其他什么事情,但我们一会儿要拍电视剧,一会儿要拍电影的,这样分配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的,但是他们,就象米高积逊一样,他除了唱歌就什么都不做了,他今年的工作就只是做一张唱片,拍他的mv,例如说他们的show, 拍了半年,我们的《劲歌金曲》拍多久呢?
                              
                              邓:(笑)半天。
                              
                              张:半天,已经是很好的啦,就是说很快,所以,他们是没可能不好的,而且他们的宣传也大,资本也大,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做show这类的节目要玩开来,就需要很大资本的,没有资本就没得做。有一天,你可以把我张国荣捧成是super star的,只要你投下一千万来做资金的话,是不是?其实就是这样的。同时他们本身赚的钱很多,回笼的钱很多,所以他们老板自然可以丢下那么多的钱到一个人的身上,所以有很多东西给人很超级巨星的感觉,还有就是,他们有很专人去教他们怎么做,例如说跳舞,跳到哪里就应该转个身,跳起来什么的,但是我们是没有的,香港人是没有的,可以说香港人很多东西都是抄袭,所以我们香港的歌星不是很能领导潮流,就是因为市场太不,我们赚的钱也不是很多,对吧,其实是很不公平的事来的。
                              
                              邓:嗯,我很赞成,其实我们香港已经象是变魔术一样,那么小的钱可以变出那么大的东西。
                              
                              张:我们可以引以为荣的就是,我们的娱乐事业是肯定好过很多,以我去过的地方看,肯定是比泰国、新加坡、吉隆坡任何那些外国的国家好。香港在我看来,在东南亚的所有国家中,就只是屈就在日本之下,而日本实在是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你看地图也知道,也比香港大多少倍呢?
                              
                              邓:绝对赞成!
                              
                              ......歌......
                              
                              邓:很多人都说娱乐圈是很现实的,那些所谓的人情冷暖,相信张国荣在这七年间已经体验了不少,我相信从外形来看,Leslie会给人一种很花心、很风流的形象的,究竟是属于错觉呢?还是真实的呢?从明天早上11点,张国荣和邓蔼霖会继续《把歌谈心》的,好了,等一下新闻简报以后会有《阿郎日记》的。
                              
                              第三天,我们继续和张国荣聊天,其实严格地说,Leslie应该算是一个歌手,但是,很奇怪的是,在我们的印象中,张国荣给我们留下的很深的印象都是来自电影的,例如《喝采》、《失业生》、《柠檬可乐》、《鼓手》又或者是《第一次》等等,有时候很奇怪的,命运弄人是不是说得很对呢?很多时候是会事与愿违的,不过只要你继续努力的话,命运是不能把你挡住的。
                              
                              邓:我们再来说你这几年的转变,我们已经说过观众方面的转变了。最初的观众是怎么样,然后到“嘘”声,又到拥护音、欢呼声,除了观众之外,和你一起工作的朋友,在这几年来我想有很多,但可能来来去去都是那一班。会不会在这几年里看到很多的面目,或者真正的一面也好,虚假的一面也好,或者在你低潮的时期,同你工作的人对你比如这样这样,然后过了几年,到今时今日张国荣已经有很多朋友拥戴,同一班人可能会和你说另外的话呢?
                              
                              张:会,当然会啦。我见的太多了,真是不可以一一尽录,嗯……有时候是很……我不想把自己的形象讲得很沧桑,但是很真的一句话是:世态真的很炎凉。比如那时被人“嘘”的时候,不会有人找你做show,不会有人找你做soundtrack,不会有人找你录唱片。到今时今日我出的唱片反应好的,上榜的成为流行曲了,有人会立刻找你拍广告,会有人立刻找你拍电影,片酬涨了很多倍,唱歌的薪酬也多了很多倍,会有很多这样的事。但我并不怪他们,因为这根本就是娱乐界的现实。你进了娱乐圈,你就要预备有这样的心里准备。我只是觉得很开心的事,到今时今日我还没消失,我还可以比以前红,我可以拿到这么多,这些只是我的报酬,是我这几年郁郁不得志的时候还努力去做事得到的报酬。
                              


                            回复
                            141楼2014-06-06 12:28
                              1984年11月25日,在香港海洋公园参加甄妮的《再度孤独》







                              回复
                              143楼2014-06-06 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