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耀吧 关注:52,535贴子:694,417

【原创】凤凰台上忆吹箫(二次民国设定,军官菊戏子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帅气的我一群黄叽山庄二少镇v(。・ω・。)ィェィ♪【小伙伴会不会打我
这个其实是合作写文
其中一名写手是我@abc小鱼儿121
另一名是@落月鱼儿
是非常恶俗的军官戏子设定哟ヾ(´▽‘*;)ゝ"


回复
1楼2014-05-16 21:27
    二楼是我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5-16 21:28
      嗯哼因为是合文所以是周更这里必须预警……
      最近要考试嘛(v^ー°) ヤッタネ
      暑假大概就是日更了!


      回复
      3楼2014-05-16 21:28
        楔子
        那一年的暮春,熏风和暖,遍地姹紫嫣红。清王朝已然支撑不住,正以未所料及的速度崩溃。人们不曾见紫禁城中汉白玉台阶上的丝丝裂纹,也流连缱绻于民国这个新社会市井的喧闹。
        北京城还是从前的老样子。巷口里甜腻得化不开的冰糖气味,官家士族小姐们指尖上丹寇艳丽的芳香。还有大大小小的戏楼里那一股浓烈的胭脂香粉眉黛子脂粉气。红木栏杆在阳光下闪着光泽,锦衣弟子的嬉笑声隔着一层薄如纸的绮青天罗糊纱传出来,还有隐隐绰绰的婉转戏腔,颤颤悠悠,字字珠玉。即使统治不再,贵人们留下的闲俗总少不了。莫说这戏楼,就连八大胡同,更是动都别想动一根手指头。如今那位末代皇帝如何如何,那位妄想称帝的袁大总统又如何如何,这也便成了佐酒的段子了。
        那那幅隔断了里间外厅的泼墨海棠红锦帘一向是最神秘的存在。戏子们都是在里间描上那一幅浓艳的妆面,系上水纱,戴上凤冠披上霞帔,穿上那层层叠叠的戏服,安安静静的候着自己的出场。一到开帘,就是他们水袖飞扬的时刻。
        现在这帘子被人撩了起来,以一种极为熟稔的姿势,刚好让帘尾的杏黄流苏从他额角擦过,擦出那双染了绯红胭脂眼角的墨色眼眸万种风情,一双眼微微往上挑着,顾盼之间叫人痴心——那人两颊挑着胭脂,脸被香粉搽得白净,是青衫的妆面。发上绾着繁琐的珠钗,戴着凤冠,珠帘玉环在他耳畔摇摆不定,能听到清脆的泠泠之声。那一裳大红并金线绣边的戏服,宽袖下是长长的水袖,绣了东都娇艳的牡丹,逶迤出一片水色天光。戏子来到了戏台之上,大红的幔布被扯开。他清清喉咙,开了口,第一句便让人心醉神驰:
        “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


        收起回复
        4楼2014-05-16 21:29
          太过分了居然没有艾特到小伙伴@落月鱼儿 @529杨


          回复
          5楼2014-05-16 21:30
            第一章
            “歌声歇处已斜阳,剩有残花隔院香——
            无数楼台无数草,轻叹霸业两茫茫——
            梨花似雪草如烟,香在秦淮两岸边——
            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
            一曲未终,但那清脆的声音飞遍戏台,掉进无数人的心中。那残留忧伤的墨色美眸,似乎在含蓄地告诉别人什么。可是,就在台上戏子唱戏之时,就在戏楼热闹非凡之时,台下的一少年,却对此无动于衷。
            只见那少年把玩手中的茶具,用他那墨眸端详着那个小巧玲珑的玩意儿。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无疑告诉别人他的身份:日本军官。少年名字叫做本田菊,是日本本田家族的大少爷。他从小就过着优裕的生活,很小时曾接触过汉文化。本田菊也知道,日本首相田中义曾经给天皇上过一份奏折,奏折说过要征服他们仰望过的国家——中国。随后,本田菊离开了日本来到了中国。
            这一曲唱完了,那婉转的声音似乎还漂浮在空中,化为丝丝情意,化在心中。转眼一看,戏子已经不在台上。本田菊问旁边的人:“下一曲是什么?”
            家仆端立一旁,张了张口,正欲回话,戏台上已是锣鼓喧天。京胡拉出颤颤悠悠的唐宫调子,是盛唐时教舞坊里惊采绝艳的旋律。幕帘扯开一出大戏,台上的戏子执着把沉香的团扇,丝绢上花团锦簇的秋牡丹掩住了他一边脸,余留下他沾染胭脂水红的半面妆。见那伶人开口,似唱出茫茫一片云裳丽影,缠绵的腔调:“受宠承恩,一霎里身判人间天上。须仿、冯当熊,班姬辞辇,永持彤管侍君傍。”静水如流的迤逦水袖,从戏台上垂下,像是一道伤。


            收起回复
            6楼2014-05-16 21:31
              王耀慢慢的将水袖拢好,修长十指点渲了青花,薄薄一层。他将十指弯成兰花状。妖娆的兰就盛开在他的指尖。他回眸,将眼中万千哀歌掩去。他唱着戏文上明皇与贵妃马嵬坡生离死别,蜀道月黯了光,剑阁雨纷纷。台下百来位宾客尽有势态。王耀驻立,停步。他耳边有珠玉相撞,纷扰而零乱。眸子里是深不见底的幽暗,映不出他望向的那个身着戎装,英姿勃发的身姿,还有那把鞘上刻着繁复家纹,古朴典雅的长刀。
              他敛了袖,一曲戏毕。

              以北京戏园子的规矩,戏子戏毕后观众皆可表态,抑或赞扬,抑或贬低。此时却无一人发话,场子里一片死寂。饶是王耀也有点慌神,毕竟开楼几年来唱过无数出戏,也没有过一次冷场。身旁唱下场戏的戏子向他打眼色,示意他作出决定。台下客人或沉吟不语,或抚摸指间扳指无话,叫人猜不透想法。看这个场面,竟是胶着住了。本田菊放下那个白瓷勾朱描边的茶杯,唇边笑意清浅,却也深不可测。他忽然举起手,斯文的鼓起掌来,一下,一下,又一下。慢条斯理,悠悠闲闲。整个厅堂里就回荡着他单薄的掌声。王耀下意识的望向他,眸子里满是愣怔。这个男人——本田菊胸口的鎏金徽章还是太过耀眼,让他不得不移开视线,垂眸静立。
              虽然本田菊的举动令人惊异,但还是很好的化解了尴尬。下一位伶人随之上台,开起戏来。王耀再次回到里间。


              收起回复
              7楼2014-05-16 21:31
                他把妆卸的彻底。捧水的小僮站在一旁,身形已长得高高的,一开口还是稚气未脱的模样儿:“刚才幸好那位爷出面帮您解围,否则可不就是僵在那儿的光景?只不知道那位爷姓甚名谁,是何方人士,否则必定要好好感谢一番才是。”他净了脸,将青巾压在胸前,还没缓过来的模样,喃喃:“日本人。”小僮正絮絮叨叨着,一时顿住,只看着王耀发了傻:“啥?”
                他笑了笑,将青巾丢回铜盆里,留下轻飘飘一句:“你说得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外头天色也暗了,应该过会儿戏楼便要散场。“大恩之报无以言谢,那么,王某也该向他道谢才是?”他嗤笑了声,从匣柜子里取出一沓柳色花纹的薄纸,透着泛黄,作用风流。将纸铺在妆台上,执起手旁眉笔,润上朱砂,略想了会,落笔一气呵成。纸上的字流露出一种不可比的风韵,气度,字字珠玑。王耀将他折好,将自己束发的发带取下来,任凭长发散落,用它束好信笺,方交给小僮,嘱咐道:“此信一定要亲自送到那位先生手里。”小僮应了一声,挑帘出去了。


                收起回复
                8楼2014-05-16 21:32
                  本田菊在外厅收到这封信时,眼光不经意的往里间瞄了好几眼。只可惜束在外头的缎带太奇怪,将他的目光拉了回来。那根漆黑的缎带正绾在他的指上。小僮咳了一声,似乎有难言之隐,最终还是呐呐开口,欲说还休:“这位爷莫怪,这是……”又咳了一声,“老板的发带。”
                  本田菊手一顿。
                  那小僮就这么干笑着退了下去。留本田菊在座位上发怔。
                  他展开那封信,边角染有柳色,果然是恣意风流。信上却用朱砂代笔,也只是为聊谢而请本人后日相约凤凰台云云。
                  凤凰台,王耀的戏楼。


                  回复
                  9楼2014-05-16 21:33
                    本田菊早已按照信上的内容来到了凤凰台。燕子在屋檐下筑巢,杨柳在随风飘拂。这里看起来与集市热闹非凡的样子截然不同,带着一份淡然的宁静,沉淀在俗世脂粉之中。转上楼,一扇窗上刻着一朵怒放的秋菊。再透过一扇窗,房间只摆着几件家具,可见屋主的朴素,有股脱离尘世的感觉。
                    本田菊沉凝片刻,终于抬手敲了门。乌木所发出的声音早已惊醒了屋中人。“请进。”一个异常清脆的声音响起。本田菊推开门,房间内摆了一张桌子及两张椅子。其中一个椅上坐着一个人,柔顺的长发披在腰间,纤细的手指握着茶杯,一件绣着赤龙的大衣披在那人肩头。不用分说,那人就是那日的戏子。


                    收起回复
                    10楼2014-05-16 21:33
                      “古人常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在下冒昧邀请先生您来就是为了此事。”王耀顿了顿,方才说道:“在下王耀,敢问先生您的姓名……也好让在下报先生之恩。”本田菊看了看王耀,心中暗想:“到底还是中国人,不可被他的一点甜言蜜语给迷倒了。”他笑了一笑,对王耀说:“在下姓本田,那日的事,只不过是在下做的一点小事,不值一提。也不用什么报恩的事,若无事,本田就告辞了。”王耀听到本田菊的姓氏,惊得退后一步,心想:“前日还认为他是一个日本的普通军官,没想到居然是本田那个大家族的人,得小心提防。“
                      王耀看到面前这个姓本田的军官,开了口,那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王某冒昧提一问,请问您来戏楼看戏是为何?”本田菊冷笑一声,端起一杯碧螺春,缓缓开口:“那请问,王先生,你为什么会来这种低俗的场所唱戏呢?若打扰到你休息,那本田且离开凤凰台了吧!”说完,便起身离开,留下王耀一人独自发怔。
                      月光朦胧,照在木板上,谁人可知屋中人在想些什么呢?


                      回复
                      11楼2014-05-16 21:34
                        这么长周更都口怕啊qwq顺便作者之一好眼熟是错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5-16 21:36
                          本田菊像是负气一般大踏步行出凤凰台,走了几步才猛然记起自己衣袋里的那根发带。本来自己来这儿的目的,一是想还给王耀发带,二也想听听王要的一番说辞。只可惜他连王耀的话都还没有听完就离开了。果真可笑,自己什么时候如此小家子气了?他抬眼,望着天上的那一轮下弦月,不禁感到一阵凉意。北京毕竟还是北京,尤其夜晚更深露重,更是冷的慌。现在回旅店有两三里路程,已然是不可能用脚力走回去了。本田菊停了下来,环顾四周,冷冷清清空无一人。漆黑里只有凤凰台楼前的两盏灯笼发出幽幽的光,在他脸上投下大片深沉的阴影,恐怖气息也平添了几分。
                          ——大使馆。他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或许自己可以找日驻大使馆帮忙。凤凰台地处中京,大使馆亦是,应该不会相离太远——只要找到路……


                          收起回复
                          13楼2014-05-16 21:36
                            等本田菊找到大使馆时,已是月明星稀了。虽然深夜,但大使馆还是很殷勤的招待了这位出身名门望族的少爷。他们为他备好房间,然后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本田菊跪在木几前,研好墨,提笔端详,却一时之间哑然。思虑半晌,仍是挽起袖子,一字一句细细斟酌,直至红烛成灰才搁笔。
                            最后落款时他思索了一阵,还是端端正正写上了“本田菊”三个字。将饱蘸墨迹的纸张拎起来,他轻轻吹了吹,反复看着它。字其实并不多,也不过是两三句了事。本田望着它突然叹了口气,心里冒出一种嫁女儿的感觉,就是不知道王耀拆开它的时候有没有娶媳妇的感觉……


                            回复
                            14楼2014-05-16 21:39
                              他记得他好像从来没和王耀说过自己的名字,王耀是第一个看见他就自报家门的——说实话本田家的家规就是“一定要在别人介绍自己之前抢先出风头”——当然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通俗版说法,但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他们要固执在本田菊眼里灵顽不化的尊严。那是祖先刻在他们骨子里,流淌在血液里最愚蠢的坚持。虽然王耀是中国人的事实不可变,但是本田菊也下定决心,要调查王耀这个人。
                              TBC.


                              我会说第一章终于TBC了我好高兴……


                              收起回复
                              15楼2014-05-16 21:40
                                累吧,第二章偶来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5-16 21:41
                                  嘤嘤一下子就被惊艳到了!描写的好细腻好华丽!顶一个!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收起回复
                                  17楼2014-05-16 21:59
                                    好喜欢这个梗,两位亲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4-05-16 23:04
                                      暖男来了,楼主粉一下,专业暖贴20年,您值得拥有……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4-05-17 09:06
                                        w收藏收藏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05-17 09:40
                                          师兄求区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4-05-17 18:42
                                            好赞,请问楼楼这文是he还是be


                                            收起回复
                                            22楼2014-05-17 21:27
                                              看见一堆黄鸡就进来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4-05-17 21:57
                                                叽叽叽叽叽叽OVO这里是西湖醋鱼+断腿唐,敢问师兄几区的?


                                                收起回复
                                                24楼2014-05-17 22:03
                                                  不错


                                                  收起回复
                                                  25楼2014-05-18 18:41
                                                    露露文笔好美呐阿鲁,坐等更新呐阿鲁///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4-05-18 19:16
                                                      很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05-19 09:14
                                                        更文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05-19 21:47
                                                          文风不能更赞!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4-05-20 07:39
                                                            第二章
                                                            五月,桃花碎落一地,洒在日驻大使馆的楼房上。
                                                            本田菊望着飘洒下来的桃花,一边思考着昨日的情形。那王耀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来到凤凰台唱戏?关于王耀的诸多谜团缠绕在本田菊的脑海里。昨日,他已叫大使馆去调查王耀,但至今毫无音讯。他玩弄着王耀的发带,若有所思。
                                                            “现在,陛下那边应该有动作了吧。”本田菊心想。突然,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打断了本田菊的思考:“本田先生,您有一封信。”仔细一看,居然是当初送信的小僮。小僮交了信,没多说什么,便退下了。
                                                            本田菊抖一抖信纸,一封沾满墨迹的信便浮现在眼前。一瞟到落款,果然是王耀的回信。
                                                            再看回信的内容,本田菊大吃一惊:
                                                            本田先生:
                                                            您好!
                                                            昨日我的行为请您谅解,那乃王某不慎之举。
                                                            今天,王某接到了先生您的信,大为惊异。某之前并没有想到先生会那么快释怀。那么王某就尽一番地主之谊,诚邀先生于后日到凤凰台共赏桃花。
                                                            后日王某恭候先生的到来!
                                                            王耀
                                                            于民国十七年五月


                                                            回复
                                                            30楼2014-05-21 12:59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