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832贴子:1,283,299
  • 20回复贴,共1

【番外】小人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发现组织
手里有个几年前给《君子之交》写的番外,一直放在空间里都快烂了,不晓得能不能发到不这里
能发的话等会就放文
不能发早点告诉伦家,表让伦家删帖


广告界大佬推崇的营销方式:短信营销 俊毅云通信 专注商务短信服务,70%客户的共同选择 设计信息
广告
前排等


先来说明辣,文是几年前写的了,是当时看完正文被虐晕头一时冲动写的,不足之处很多,就不要喷镜子了
另外,是直接贴文,所以就不再翻新改动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5-15 12:44

    (-)

    天色暗下来了,隐隐有落雨的迹象。<?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他还站在那里,风度翩翩,一点也不像是祭拜的样子。
    其实,不过十分钟而已,却偏偏装的像是在那里站了亘古。
    走到我身边,他伸出手,似要拉我。想了想,还是放下了。假惺惺,明知我不会把手交给他。
    错开他,我拾级而上,去祭拜我的父亲。不愿和他一起,那青砖下埋的,于我,是此生唯一的,永难忘记的父亲;于他,不过是一个小人物的枯骨,可有可无。若不是我每年执意来此,怕是他早将这个为他生为他死的小人物忘记的干干净净了。
    墓志铭上的字依然清晰,沟壑深深,似一刀一刀划在我的心口:这是一个善良并且诚实的人,他平凡的伟大。寥寥数字,却是我去年央他改的,原本是墓志铭是: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他写的,天知道,这是多么讽刺。
    或许我呆的挺久了,他找上来,语气淡淡:“曲珂,该走了。”我笑笑,不置可否。到底,还是随他下去了。
    曲珂,这两个字,我知道他叫一次伤一次。可是,我要他明白,我既姓了曲,便是此生都姓曲。从我知道了一切,我就不许他叫我“珂儿”,曲珂,一姓一字,都是我父亲取给我的,我要他记得,牢牢的记得,你们所践踏的,正是我所珍惜的,你们所欺辱的,正是我要讨回的。
    下去的时候,蒙蒙散着细雨。他撑着伞,大半个身子落在雨中。走了几步,忽然停住。我抬眼,便知了缘由。是庄维,从前我称为庄叔叔的人。身边的人迎上前,我也只好跟上去。“这是,珂儿?”庄维习惯性的想伸手摸我头,我侧头避过,伸手,握住那只伸出来的手:“你好,庄先生。”他难以置信,目光疑惑的落到我身旁男人的脸上:“任宁远,这是怎么回事?!”我笑,怎么回事?还当我是三年前那个懵懂的小丫头,由着你们哄耍呢。“她,都知道了。关于…..同秋的事。”身旁男人语气淡淡,听不出丝毫难过和羞愧。不等庄维反应过来,他又道:“三年不见,有空喝杯茶。”庄维刚应了声:“好。”他已带我离开。
    任宁远和庄维去喝茶,我推说不舒服,留在了家里。灯光昏然,像以前父亲和我住的小公寓,细细的似有温情流淌。想起从前父亲每天下班都要拖着疲惫的身子给我烧菜,为我打理一切,心中又是千般滋味。我始终坚信,父亲是最有安全感的,即使偶尔的怯弱,也不过是迫于生计的委曲求全,倘若不是为了我这个拖油瓶,连这份怯弱大概也不需要了。独自将我带大的这十四年,是任宁远庄维你们根本不会懂的艰辛,又凭什么来嘲笑他的努力生存。
    任宁远告诉我一切时,语气委婉,态度谦和,却让我觉得恶心。他说:“同秋年少时,性子比较软弱,一直跟在我身边,为我做了许多事。”我却知道,父亲他对你,言听计从,鞍前马后,毫无缘由的臣服,他敬你为偶像,你小小的恩惠他都要百倍千倍记在心里,他常给我说,要记着你乔叔叔的好,以后出息了报答他。任宁远说:“你大了,我不瞒你,我以前对不起同秋,趁人之危,给他留下来一生的阴影,后来,又错给他做了媒……”他顿住,似乎有点,难过?“是我害死了他,若不是我给了他一切,又…..,珂儿,你十四岁那年,你父亲有半年没出现,是因为,他疯了,是我逼疯了他,他逃到庄维那里,庄维也…..不太对得起他,原本,他是想和庄维离开这里的,但是…..总之,庄维负了他。他没了屏障,怕我找到他,才逃出T城,路上…..遇难。”我愣愣听着,从我父亲遇难到现今,这些缘由任宁远都不曾告诉过我,这不是全部我知道,但就是这么一小部分,却让我至今想起都心如刀绞。我记得当时我飘飘渺渺的问他,问他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会疯,父亲还有我,为什么不要我了?任宁远说出的话,却狠狠在我伤口上捅了一刀子,他说:“|同秋他….不是你父亲。”我猛的抬头看他,才发现,那张始终淡淡的脸却有了惶恐之色,他的声音像来自天边一样不真实,他说:“珂儿,我是你的父亲。”
    灯光恍恍惚惚,猛的让我错觉以为还和父亲在小公寓里,一回神,却是无稽一梦。我决定去找一趟庄维。
    人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却不知道,有一种欺辱却是如此口腹蜜剑,绵里藏针。庄维说,他对不起你。也不过只是一句对不起而已,倘若你还在,大概你还有诚惶诚恐的还一句没关系吧。从学生时期,他们就打你骂你,你的隐忍是他们眼中的懦弱。可是什么都没有,又要如何硬气。任宁远对你做下禽兽不如的事,却骗你是旁人做下,借为你报仇拿下场子,盆满钵丰赚你的感恩戴德。给你介绍女朋友,却是酒场那不干不净的人。养了十四年的女儿,却原来是为他人做嫁衣。这些,都可以忍。压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永远都是任宁远。你几十年如一日的敬他,信他,视为最好的朋友,即使一无所有,任宁远他都还是你的一道光亮,毫无保留的交出一颗真心,却是被他反复蹂躏,践踏。真相来的如此汹涌,你所求的如此之少,你所拥有的如此之少,却偏偏,还都是假的。偶像是假的,朋友是假的,婚姻是假的,甚是一手养大的女儿,也是假的,除了逃离这个虚假的世界,你还能怎样?已经一无所有了,他们却还不肯放过你。固执的让你醒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庄维说,他也曾趁火打劫,对你做下不耻之事,为你许下美好蓝图,却在最后一刻,生生撕碎。是他们,他们一起逼死了你。
    曲同秋,他们今生欺你,辱你,恶你,毁你,害你。珂儿都给你记下了。曲珂是你女儿,一生都是。
    到家的时候,任宁远站在门口,似乎等了一会了。他眉间掩饰着焦虑,没有问我去哪了。只是看了我一会,问我:“眼怎么红肿了?”没等到我回答,他便让我去休息。我跟在他身后,在楼梯的转弯处,轻声说:“送我出国吧。”


    回复
    举报|4楼2014-05-15 13:22
      (二)

      庄维说是偶遇我,我不信。整个休斯顿这么大,偏偏就他能三番四次碰到我,还恰好是我需要帮忙的时候。我邀他喝奶茶,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我开门见山:“庄先生,我初来乍到,一杯奶茶谢你多番照拂。”他皱眉:“小珂,别这样。故人之子,我本就该帮衬点。”我笑:“故人之子?哪个故人,曲同秋?还是任宁远?我只有曲同秋一个父亲,若说他是你故人,呵呵,大概你自己都不能接受吧。”他抖抖嘴唇,说不出话。我本想看他如何回答,见他这样,也只好称赶课告辞了。<?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任宁远打电话的频率越来越少,渐渐地没了联系。他依旧按月打钱来,我却不需要了。存在一张卡里,想着有朝一日烧在他的坟前,算是还了他几年照拂。
      下班回到公寓,隐约见了几个人影在黑暗里。我不动声色,从口袋里摸到手机快捷键,还未按下,却听一声试探:“小姐?”我吁了一口气,说中文的,让我放心不少。黑暗里走出俩人,一脸焦急,只说让我回国,任宁远出了车祸,要见我。我了然掏出手机,果然几十个未接。只是,任宁远会出车祸?我才不信,十有八九是场子里的事,暗杀什么的倒可能。
      两人催我快些走,机票已定好。我不禁暗笑,原来不用再等许多年,任宁远他大概没有寿终正寝的命。想来,若不是伤的重了,他不会遣人来找我。
      来接机的是庄维和他的….对象,楚漠。车里压抑无声,我也不问任宁远伤的如何。气氛有些沉闷,“当年我车祸的时候,也是你们在身边…..真是….唉。庄维咳嗽一声,楚漠意识到什么,尴尬道:“当年,多亏了曲同秋衣不解带的照顾,只是,最后也是车祸…..。”他看向我的目光有些许同情。我不禁冷笑:“难为楚先生还能记得家父的名字,家父遇难正好成就你们俩,也算是临走前给你们个交代了吧。”我说的轻松,心中却是恨意绵绵,当年,若不是楚漠执意和庄维在一起,闹死闹活的进了重症监护室,庄维也不会舍我父亲而去,父亲也不会急于离开T城路上遇难。说到底,他们这些人都是大人物,是平等的朋友,而我父亲,只是可有可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人物罢了。用你时,也不过一声传唤,不用时,一脚踢开。楚漠脸上一阵难看,似要发火,庄维瞪了他一眼。他不再说什么,许久还是忿忿道:“这个脾气,不知随了谁,曲同秋并任宁远,哪有个这样的。”
      任宁远真是挺严重的。躺在ICU里,只隔着玻璃一看,就能感觉到灰败的生命。父亲离开十年了,除去我在任宁远身边的三年,余下着七年,时光几乎没在任宁远身上留下什么痕迹,面庞依旧英俊,表情依旧淡然。即使现在苍白着面孔,浑身插着管子,这还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只是,面若天使,心如蛇蝎。医生来说,如果今晚醒不过来,就没办法了。庄维一阵难过,楚漠忙安慰:“没事没事,当年我不是也这样的么,晚上肯定醒的过来。”
      我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却怎么也想不起当年他做的那些事了。我应该是恨他的,恨他骗我,恨他欺我父亲,恨他在我父亲最难过最痛苦的时候没让我陪在父亲身边,我恨他,恨到从来不肯叫他父亲,恨到幻想着他躺在坟墓里。可是这一刻,他真的一只脚迈进去了,我将看到他另一只脚也迈进去,心中却没有了痛快的感觉。我盼着他醒来,却也盼着他不再醒来。
      再这么看下去,我大概会原谅他?我不许自己原谅他,我打算出去走走。
      回来的时候,任宁远醒了,庄维楚漠在他身边。看我进来了,他们便出去了。任宁远还是虚弱,说话断断续续。他说:“小珂。”我忍了忍,没有纠正他。“对不起……你父亲的事。我……真的….后悔,你…..恨我应该的。小珂….能不能….叫我一声”后面两个字他没说出来,我知道是什么。我看着他,良久,摇了摇头。他颓然的垂下目光,有一会,才慢慢抬头看我一眼,那一眼,确是满满的歉疚与悲伤。他一生不求人,怕这一句,已是极限。身旁的仪器骤然发出一声尖利的悲鸣,我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许多人涌了进来,我被挤到外面。然后就是“砰”“砰”的巨响,像是重锤打到石头上。楚漠一把抓住我,大声斥责:“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电击!”庄维拉住他,我逃开桎梏,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医院。
      真的是,挺巧的。任宁远下葬这一日,是我父亲的祭日。我执意要把任宁远和我父亲放在一起,楚漠不同意,冷冷道:“你凭什么,他的女儿吗?你算吗?”我哑口无言,庄维拉住楚漠,轻轻道:“算了,由她吧。宁远和曲同秋的恩怨,就让他们到下面解决吧。毕竟宁远爱了他这么多年了…..”庄维拉着楚漠走远了,他的尾音似乎还在空气中荡着,“毕竟宁远爱了他这么多年了”我捧着任宁远的骨灰,泪流满面,任宁远,你竟也是爱过他的么,你居然,爱着他。
      第二年,我来祭拜的时候,庄维和楚漠都没有来。我看着陵园一座座规规矩矩的坟墓,没来由的一阵感伤。
      什么大人物小人物,到最后还不是付了一把黄土。
      n


      回复
      举报|5楼2014-05-15 13:24
        悲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4-05-15 13:50
          被最后一句给虐到了


          回复
          举报|7楼2014-05-15 16:24
            另 之前是不知道有蓝淋吧吗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4-05-15 16:25
              很少看到这种人称的君子同人啊^O^赞个~


              稍等来看文,先做个记号


              回复
              举报|10楼2014-05-16 08:28
                金万码电子巡更系统,质量精良,售后完善 金万码打造优良产品,提供满意的服务!
                广告
                从曲珂的角度写,而且是上半部后面写的,下半部当时没看吗?
                人称语气都觉得怪怪的,和狼妈的文风不搭界的感觉
                不过还是很有新意,毕竟没人从曲珂角度写过君子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4-05-16 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