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笛magi吧 关注:138,136贴子:1,814,110
  • 5回复贴,共1

【原创】逐日(CP:炎瑛,短篇,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
这是之前CC14的炎瑛无料,也差不多到放出来的时候了。
同时,也收录入炎瑛小说本《春江花月夜》中。
禁私转。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4-05-14 14:46
    夏末秋初,灼气散尽,阵阵肃穆的凉爽夹杂在风中簌簌而来,独自在书房对着地图圈点的红炎忽而手中的笔一滞,侧头抬眼瞥向窗外,明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他好像听到了城外铮铮铁马的靠近。几日前就有人来报告,白瑛成功攻略了第九柱力魔神拜蒙,起程回国都。

    “兄王大人,白瑛大人回来了。”未及时间多想,一身常服的红明就出现在了书房门口,忘了行礼,直接跨步走了进来,煌的第四位迷宫攻略者归来,可喜可贺。

    “哦?”笃然地放下笔,弟弟传来的讯息使他少有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几丝笑容,当初白瑛突来向他请命要前去攻略迷宫,饶是相信着这堂妹的能力,他也还是犹疑了一阵。不过如今看来,放她独自前去的决定并没有错,起身整了整坐得褶皱的衣摆,向红明点头示意,“走吧!”

    大火之后重建的皇宫较之先前更为宏伟壮阔,也比之前更适合屯兵列马,这是一个起点,他立志,这里将会成为“唯一的世界”的最高处,或早或晚。与红明行至宫门口,就见远方尘土飞扬,一身戎装的白瑛在军队最前列策马而来,马蹄停至宫门五丈外,一声长啸冲破苍穹,精准无误的停驻可见其主的骑术之精湛。

    “红炎大人。”手执已为金属器的白羽扇,扇柄上的八芒星魔法阵似乎闪了几点光亮,白瑛半跪抱拳行军礼,她依旧清丽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凛然的魄力,愈来愈有统率千军的气势。

    “辛苦了。”眼睛微微一动,他不善言辞,更觉得与白瑛之间从不需要其他花哨的言语,上前搀扶,原本抓着她手臂的力道明显放松了不少,表面虽看不出来,戎装下白瑛的手臂比原来粗了不止一圈,柔软的触感大概是裹了厚厚纱布的缘故。迷宫之内凶险万分,可能出现的状况更是无法预料的百巧千穷,这丫头怕是又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无奈只能在心中叹息。红炎轻拍白瑛的后背以示鼓励,转身的瞬间压低了声音在她耳畔说道,“回来了就好好养伤。”

    “诶?”白瑛愣怔着望着前方高大的红发背影,被发现了吗?因没有被责怪而舒了口气,跟在其人身后回宫。



    医殿的小医官战战兢兢地立于一旁向红炎汇报白瑛的伤情,总督阁下沉着脸不语又看不出喜怒的样子确实怖人,也难怪缺乏与上级汇报经验的小医官走出殿门后差点栽了个跟头。

    ——“皇女大人伤得很重,身体也很虚弱,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了不少,但是……痊愈之后少不得留下明显的疤痕。”

    医官带着颤音的话在自己脑中回响,他有些烦躁。同为战士,他明白这样的伤于武人而言其实是荣耀的象征,若他擅自用菲尼克斯之力抹去,这又是否凌辱了白瑛自身的意志呢?但是……白瑛原本光洁细腻的皮肤上有了这样的疤痕,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摩挲着菲尼克斯所附着的剑饰金属器,他思考了不多久,便起身向白瑛寝殿而去。



    由于他的命令,近段时间白瑛寝殿的四周静得出奇,宫中也无人敢去打扰第一皇女的静养调理。他来到殿门口时,白龙刚刚提着食盒远去,有些好笑地摇摇头,看来那天红霸的随性所言是真的,白龙这是揽过了白瑛的一日三餐啊,这反而令他更放心了些。

    外厅有两名侍女正轻手轻脚收拾着碗筷,见他跨入殿内,她们惊讶地急欲上前行礼,摆摆手示意她们安静又小心地瞥了眼躺在内厅卧榻上闭目小憩的白瑛,不过已经迟了,粗心的侍女碰倒了桌上的青瓷碗,碗碟碰撞清脆作响,惊醒了浅眠的白瑛。

    “是我。”回以她向外张望眼神的是沉稳而熟悉的男声。挥手让侍女们退下,红炎步入内厅找了张椅子拉到卧榻侧边坐下,目光扫了一遍白瑛身上,有些疼惜地叹气,“伤得真重啊……”尽管血迹已经清理,但伤药味却很是刺鼻,领口边已愈合的伤口留下一道浅红的痕迹。不悦地蹙眉,他习惯性地向腰间的金属器触去,又放了下来,有个问题,他一直没多问,“白瑛啊,为何……要攻略迷宫?”即使既定的答案就在他心中,我也想听她亲口之言。

    “虽然是很小的时候,但是我见过三国的混乱……”坐起身的白瑛低下头,声音也矮了点,手中拧着被单不断地自我纠葛,“有一次偷偷地跟在白雄哥哥身后去城里视察,我……”战火过后一片狼藉,灰头土脸的难民无力地坐在残留的城墙边悲伤地仰头望着灰黑色的天空乞求,饥饿、灾荒、瘟疫,遍地的哀嚎,她不忍再多看下去,回头直往宫中奔,“红炎大人,我一直在考虑如何得以让这个世界再没有纷争。”

    “白瑛……”不多言地握起她温度稍低的手塞进被子里,“做煌的将军吧!”对上白瑛显得震惊的眼神,他脸上的笑意没有减少分毫,褐眸中的认真可以看出这并非随口的玩笑话。

    白瑛抬起头,眼神忽而明亮了起来,动了动唇瓣没有发声。

    “好好休息。”手掌掠过她全无发饰的垂肩长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着,他转身离去,不再打扰病人休息。

    他亦是亲历战争的人,身上伤痕无数,惟愿铭记这份疼痛。

    “将军啊……”红炎离开后,白瑛独自倚着靠垫呢喃,这样的愿望渗透在了她每时每刻的努力习剑中,没想到最终竟是由红炎表达了出来,手握成拳头紧了紧,她的目光比刚才更加凛然有力。


    回复
    2楼2014-05-14 14:47
      顶个,好棒 没有be真是太好了TVT


      收起回复
      4楼2014-05-17 13:41
        炎瑛大好!!!!!
        是说楼主这篇完结了吗?! 意外的是甜的呢~


        收起回复
        5楼2014-05-17 2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