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镜吧 关注:33,795贴子:496,896

回复:【翻译】BAGNO(眼镜克哉x本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多生日快乐!
所以我要献上传说中的五分钟(大笑)
我超爱「还会听腻喔!」这句。(戳到我的笑点)






「…难道…你想做到最后?」


「你希望的话。」


「我…我又没…」


「不做也行,我就出去了。」


「只能选做和不做吗!?」


「放心好了,不会做到影响你明天练习。」


「你骗人!还是会痛啊!影响很大不是吗…」


至今本多还是怕痛。事前有充分准备的话或许不会,但流着泪恳求的本多,是最能诱惑克哉的。


「快选。水冷掉怎么办?」


「呜……那、那…你做啦!」


「现在没办法。」


马上回绝。


「我是可以听你的请求。不过,我没那心情不可能做吧?」


那句话,让本多看着克哉无动静的双腿间。


「那种事你自己来啦…」


「好吧,我懂了。在水冷掉前出去就是了。」


「等、等等。」


连忙阻止下来。


门早已开了一半。


这样下去真的会把本多丢着一走了之,克哉就是这种男人。


「我、我知道了。看是要手或脚我都做,只要能让你想做的话…」


「手和脚刚才做过,我腻了。」


「哈啊?」


「用其他方法让我想做。」


「你…在说什么…」


「五分钟。无法在时间内让我想抱你的话,我就出去。」


「等…等一下啦!这是要我怎么做啊!」


「你打排球打到大脑退化了吗?」


「唔…」


「在我视线底下用恳求的样子,坐在地板上诱惑我如何?」


「诱惑…要怎么…」


「快点,剩4分30秒。」


「哇哇哇,等一下啦!那个…那个。」


「剩4分。」


「克哉,我喜欢你!」


「我听腻了。」


「还会听腻喔!」


「剩3分30秒。」


「克哉,我爱你!」


「剩3分。」


「给个优惠啦!」


「那就给个优惠。我爱你,本多。」


「呜!」


「剩2分20秒。」


「混…混账…」


「忍耐不住了吗?你真的是…」


原本没打算饱含感情说这句话,可是他现在想看看,因为这句话而变得奇怪的本多。


「克哉…求求你…不要这么坏心眼…」


「…剩…2分。」


「…克哉…」


「……剩…」


本多难受的喘息回荡在浴室内。


「……」


「克…哉…」


看来真的快极限了。


(自己一个人解决就不用这么痛苦了,这家伙真的是笨蛋。)


收起回复
举报|32楼2014-04-11 23:39
    哈哈哈 人家说喜欢你 还会腻哦?!!:))))
    不知道现在说会不会太迟了??@@
    本多生日快乐喔;))))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4-04-12 06:41
      0元预约!「忠于体验 打磨颜值」魅蓝 6即将火热上市! 立即查看
      广告
      好萌XD


      不动声色地藏住窃笑的表情,靠近几乎站不住的本多。


      「本多,向后转手放墙上。」


      「…啊…」


      本多迟钝地慢慢移动,即使如此还是照克哉的话做。


      「哇…好冷…」


      「给我忍耐。」


      看克哉拿着从以前一直放在浴室的容器倒出润滑液,快无法思考的本多皱起脸。


      「一直放在那…还以为是什么…嗯…是为这种事准备的吗…?」


      「准备万全,对吧。」


      因为有用手指进入和润滑液的关系,轻易地将克哉的细长手指吸入。因本多内部热度而变温的液体,用手指细心的让他习惯后,再增加手指也不见他厌恶。


      在刚才搔刮的内壁部分,温柔的用手指抚过后,本多慌张地不让自己的艳声泄出。


      讨厌自已在有感觉时发出的声音,总是闷声忍耐。


      但是,那毫无意义。正因为这行为,喘息声才止不住。本多自已也明白,所以才想趁还有理性时压抑下来,却没发现这样更会煽动克哉。


      每次看本多那样忍耐着疼痛和羞耻心,克哉无论如何都会逼他出声。


      不过,妨碍到隔天练习并非他的本意。


      今天想直接让他感到愉悦,所以比平常更细心的让后-庭习惯。


      正因如此,本多发出的声音比以往还快。


      「啊啊……哈…」


      紧窒虽然不变,本多似乎第一次因为前戏而习惯,他尽可能地放松,想接受即将进入的克哉。


      克哉早已硬-挺的那里,迫不及待想进入本多。


      一口气抽出让本多下腹有异物感的手指,将取代手指的昂扬抵住那里。


      这个举动,让本多身体瞬间僵硬,马上放轻松接受克哉的进入。


      那模样,终于让克哉脸上充满柔和的笑容,背对着的本多毫不知情。


      「要进去了。」


      抓好他点头的时间,用手指拨开抽颤的窄穴。缓慢地进入。


      「好…痛…啦!」


      果然,本多这时候的表情最棒了。


      虽然想多看点更痛苦的模样,但今天为了不增加负担,慢慢推入深处。


      果然很紧。


      似比平常更习惯了点,但还是一样紧。


      不过只要最粗的部分进入后,就没太大问题。是下面受压迫感到难受吗?本多带着痛苦的神情,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克哉。


      「很快就舒服了吧?」


      「在那之前…还…是很…痛啊。」


      本多咬住嘴唇,眼角泛泪的瞪向克哉。


      是克哉喜欢的表情。


      收起回复
      举报|35楼2014-04-13 00:03
        卡h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4-04-13 09:35
          万恶的卡啊:O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7楼2014-04-13 11:25
            阿阿阿沙发被抢啦~~~
            真的是万恶的卡文阿!!!
            停在激动处,摆明令我难耐嘛~~~
            坐等,版主阿
            不过还是想吐槽一句:原来本多痛苦的神色,才是眼镜的兴奋点阿...替本多感到逼哀呢


            回复
            举报|38楼2014-04-13 19:06
              我……我不是故意卡在这里的…(害怕)



              今天听同事说,最近扫耽美文扫得很严重,海外党似乎也会中标(本人就是海外党之一)。结果今天一上来就看到在宣传这件事。(今天全天班没办法上网)
              我不想为这里和吧主带来麻烦,本来有想先停一阵子,可是看到各位都在等,我实在无法狠心停止更新。
              总之,我还是先发。
              就算这篇文因为躲扫除而被删也没关系,我不会怪任何人。
              我会想办法让爱克本的各位看完这篇的。


              因为是非常时期,太敏感的字我就OO带过,自已代入关键词吧。




              「呵…就这么希望我动吗?」


              「哈…说什么…嗯。」


              被刺入深处,声音不禁泄露。虽然还是会痛,但确实有疼痛之外的感觉,本多笨拙地随克哉的动作摇晃着腰。


              「啊…」


              熟悉本多内部克哉,让本多回想起无法言喻的感觉。就连从口中发出的呻吟也不单只有疼痛。而且本多也无法停下那样的声音。


              克哉慢慢加快速度,本多也用力住双脚配合着。


              插入的时间明明没太久,本多呼吸却变得很乱。先前焦燥难耐的本多已到极限了。


              「再忍一忍。」


              感觉到本多极限的克哉。将本多膨胀到快射的O O根部紧握住。


              「呜…克哉…」


              「不一起射的话会很麻烦。」


              「问题…在这…吗…?」


              在痛苦呻吟的本多背上温柔亲吻,边加快抽-送。本多和克哉结合部分,发出的淫-靡水声,回响在浴室中。


              「克…克哉…啊!」


              无视难受的本多,用舌头在肩胛骨附近舔-弄。


              「克哉…」


              朝发出迫切声音的方向看去,本多脸上写满克哉只顾玩他背上的不满。


              本多似乎喜欢在中途时亲吻,每次都会索求。但这姿势怎样都没办法,希望他能找时间好好了解自已的精壮,对不觉得自已身材高别人一等的本多,说什么都没用吧。


              「我用最不会妨碍明天的姿势在做,亲你等等再说,现在先忍耐。」


              「…嗯……」


              听进克哉说的话,把头靠在墙上配合对方扭动着腰。


              「你也相当…习惯了呢。」


              「还不是…你做了…好几次…」


              「没错…这样就好。做到让你光看到我的脸就有感觉最好。」


              「…你笨蛋…啊。」


              克哉虽然真的这么想,本多却深信没这回事。可是实际上,本多明明只看了克哉的后颈,就演变成这种状况。


              「…啊啊…克…哉…哈啊…」


              本多的声音转变成恳求的语调。克哉这边也快到达OO ,连自已都无法控制的感觉袭来。
              克哉不禁咬住本多的肩胛骨。


              「噫!」


              「…本多。」


              克哉紧握的手指一离开,失守的热源一口气全数溃堤。


              「哈…啊………哈…」


              无法一次射完的本多,随着快感射了好几次,弄脏了浴缸。


              两人急促的喘息稍稍平息时,本多转向克哉的方向。


              分开结合的部份后,溢出了些克哉释放在本多内壁的O O,当时顺着气氛不慎射了进去,不过算了。只是,为了不让本多肚子痛之后不得不处理一下,十分厌恶事后处理的本多,看再多次都不会腻。


              明知道只要乖乖配合就会很快结束,不管被克哉帮忙处理几回,都觉得羞耻的本多,又露出困窘的脸忍耐。所以,最后就导致克哉的举动越来越过火,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之后,大多是再一次做到结束。但那是反应过头的本多不好。


              当然,本多有说过要自已处理。不过,这么可口的事,克哉才不放过。


              回复
              举报|39楼2014-04-13 23:40
                想着那件事时,本多那边传来声音。


                「……克哉。」


                「嗯?」


                本多似乎期待什么的看着克哉。


                想起早已忘记的事,脸上表现出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克哉响应本多的要求。


                含住本多早已炙-热的双唇,克哉伸出舌头和本多纠缠,直到他高兴为止。


                「…嗯……」


                本多的舌头比起以前更灵活,更自已主动缠-绕,侵略口中牙龈。


                和刚才不同的声音在室内回荡,克哉更往深处,扣住下颚要给与更多快乐时,却因本多的行为而分开。


                「等…等一下,克哉。」


                「怎么?」


                「再下去的话…」


                「…才这样不影响明天吧?」


                「不是那个…会又想要啦…」


                「我不介意。」


                「我介意!」


                「怎么?不想和我做?」


                「不是啦。热水已经变温了,感冒了怎么办?」


                「再加热就好了。」


                「就说没热水…」


                像是把话挡下一般,从莲蓬头流出了热水。


                「……咦?」


                「工程的声音停了。」


                「…什么时候…?」


                「差不多在你精神最集中的时候。」


                「……你…知道的话就说啊!」


                「我是会主动说的人吗?」


                「别自已这么讲啦…。」


                呕气的本多用热水冲掉脸和身体的脏污。


                「好痛…是什么?背上好像有点刺痛…。」


                「………啊啊,是咬伤。」


                克哉直接回答。


                「你、你这家伙!」


                「怎么想都不觉得女人会咬在那里。明天,想想如何向队友解释吧。」


                恶作剧般的笑容激怒本多。


                「结果,这不是几乎都妨碍了吗?」


                「谁知道。再说,是你先把咖哩撒出来的。」


                「呜唔…」


                「结果工作进度也慢了,出去后过来帮我。」


                「为…为什么我要…」


                本想继续反驳的本多,却因为是自已自作自受的关系,音量变得越来越小。


                「比起这个,还不快点。」


                把本多转成背对自已。


                「快、快点什么?」


                「不把里面东西弄出来,你明天要怎么练习?」


                「!」


                本多虽知道克哉想帮忙弄,似乎是因亲吻后的余韵而忘光了。


                「克哉…你故意…」


                「放心吧,我会好好地帮到最后的。」


                克哉说这话时,脸上所表现出的微笑,让本多瞬间闪过明天搞不好会没办法练习的不安。
                在从怀疑转为确定之前,并没有花上太多时间。


                回复
                举报|40楼2014-04-13 23:42
                  顶风给楼主点个赞!!


                  完结撒花~


                  回复
                  举报|43楼2014-04-16 15:35
                    广告
                    被欺负的本多太可爱了2333反攻的机会果然对他来说有多少次都没法成功罒ω罒楼主翻译辛苦了
                    【26楼被吞了好痛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4楼2014-04-16 18:14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4-04-17 09:51
                        90度鞠躬!! 十分非常谢谢您翻译了这一篇!! 也谢谢您分享&告知~~身为求翻的人今天下班看完一定会好好+谦卑+感激的发表心得
                        ....都4月底了我才看到我就知道要每天来逛吧才对(咬毛巾)


                        收起回复
                        举报|46楼2014-04-30 12:34
                          1.这本对喜欢克本配的人真的超珍稀的,大家都找很久,居然在今年去秋叶原2手同人志店被我翻到,这应该是M克的旨意吧?
                          如果还能去日本,我下一个祈祷搜寻目标是抱枕随附小册~抱枕可以不要TAMAMI老师的著作要啊!
                          (M克的抱枕)随附本:据说是克本有表情的问答集
                          (本多的抱枕)随附本:据说是两人义大利公寓空间图


                          2.我的破旧部落格..欢..欢迎光临!(结巴)..^W^ 请不要客气啊我的地盘是随意来去自由留言的! 克本&大家来玩留个言都是我现在碰扫描器的原动力~。


                          唉,我这次一定要把下班后发懒给改掉:我上次在{媚药}要文档时就已经跟作者夸口说要画图~一欠几多年我都记得但都画不出满意的图来,这次我一定要连BAGNO的债一起还掉~我要好好的回言(用M克的口问就是:要用感激的心啊~)。


                          /情境小剧场/
                          GEUM:老板,我这礼拜能不能不要加班?
                          MGN义大利分部的工作狂老板:为什麼?讲个好理由。
                          GEUM:因为...因为我要编辑BAGNO的回言啊!是梦幻等级克本同人本BAGNO喔!从游戏汉化以来就用一张封面图吊克本党胃口吊了5年的BAGNO喔喔喔!.....你同样身为攻君中等级为梦幻的人夫,应该可以理解吧?


                          MGN义大利分部的工作狂老板佐伯君:今天全体不加班,大家快回家去!


                          XD


                          PS:日站同人小说~我正好逛街逛到这个推特,好像是克本小说连载...
                          https://twitter.com/mxh_bot

                          好谜的地方,你懂日文应该可以逛的很开心


                          收起回复
                          举报|47楼2014-05-01 21:26
                            原来是二手书店,我还以为是再贩的说…好想要实体书啊……
                            早知道之前去日本也去就好了……

                            推特没有用过(其实是没办账号)
                            因为我不太在网络留个资,也不用社群之頪的东西,是个原始人啊…
                            那个作者好像也有放一些东西在P网(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人)。找时间再看看。

                            关于短编集的内容,我回复在你家了,至于是什么内容……
                            看了就知道。


                            回复
                            举报|48楼2014-05-02 00:53
                              楼主你好,我好想早点编辑完成心得帖...但是...为什麼课都上不完呢?
                              我先贴大误心得图,承认我的日文程度果然LOW好了(呵)


                              以下图文版、文字有色版可连结至


                              http://libentag.blogspot.tw/2014/06/bagnoxd.html


                              我的部落格观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AGNO的大误心得图XD~端不知,看到哪里去~


                              话说啊,在买回BAGNO 本本后,我虽看完了,但其实剧情看的是异次元版的吧(大笑)


                              果然,同人图还是文 要整个弄懂后再吼出去啊 慎之慎之(列入家训)



                              本多:欢迎回来~ ●:难怪克哉要把本多养在家裏 (心)甜(心)
                              中翻正解:「喔,欢迎回来。」从外头回来的克哉,全身带著和日本气候接近的寒冷,本多从厨房探头出声迎接。「又是咖哩吗?」想像本多有点闹别扭嘟嘴的样子,故意不动声色地问他。「味道很好不是吗?」果然,本多脸上的嘴角上扬了。●: 闹别扭嘟嘴是情趣啊 反正本多心很韧的马上就笑脸:) M克就是被这点拐走的拐拐拐 走 的的的的的


                              ------------------------------------------------


                              本多(红酒依稀) V.S 克哉(加哩整头) =作者比较疼本多啦
                              ●:(看不懂日文的不正解):前面进浴室了,然后M克是洗头洗到一半没有热水?
                              然后被本多
                              (1) 叫去吃咖哩(大笑)!
                              (2) 头被淋上咖哩! XD




                              正解:「总之浴缸有先储水,一个人洗还没问题。」「我吃饱后要工作。你先去洗。」「嗯--。那,我先去准备晚饭。」重新振作的本多朝厨房走去。「…所以,到底是做了什麼事,让我们家的餐桌像受到恐怖攻击过后呢…」克哉的头上有高黏度的液体附著。是咖哩。正一滴滴的落下,弄脏白衬衫。至於本多,上衣则是染上紫色的液体。是红酒。「那个,抱歉。因为比赛变得白热化…很抱歉。」

                              --------------------------------------


                              然后,去洗头...本多把咖哩淋头上,你也打算这样放过他(心)


                              ●:.......????? (面对解码推理的极限) 本多也在浴室裏、克哉也在洗头,所以是本多帮克哉洗头吗?
                              本多:(没生气,EQ很好嘛) M克:(已练成观泰山崩於眼前的平静....)


                              佐伯家祖先一定有欠本多家祖先很多钱的无偿疼爱正解:
                              本多身上几乎都没泼到,污渍也不大。而克哉,将染成黄色的衬衫丢到垃圾桶,用洗手台的水将毛巾弄湿,把头上的咖哩轻轻擦掉后,将身上沾到的酱汁也一起擦掉。
                              「长裤还好吗?」「不到丢的程度。」虽然这麼说,但已经被咖哩渗入了。没办法再穿去工作了。将有点雾气的眼镜放在洗手台的架上,准备用从浴缸舀到洗手台里的热水洗头。「呐,不进来真的没关系吗?」「真烦。热水有限没办法不是吗?」
                              「那麼说是…也没错啦…」虽然这麼说,头发沾染的味道现在光想像就不舒服。想著要怎麼解决这个味道,然后简单洗了头发。要离开浴室时,克哉的手臂,被本多抓住。


                              ●:(笑)话说啊,继R.GAME喷水池后又报销了一件衬衫,《魅药》也算进去就是2件了。穷鬼本多是被淋汽油后 黄衬衫在 R.GAME中回日本也照穿啊...(喷水池后一定柜子里也是还那一件吧....)


                              --------------------------------------------------------------------------------




                              此张图与剧情大误到极点了~

                              ●:
                              ~本多要克哉坐....坐哪? 正面? 背面? 对话是谁在讲啊~~~(如果看的懂的话可以用语气推论、看不懂时分不出来....要用顺序去算)

                              ~说「发情」的是....? 本多对M克没有性欲吗?
                              本:『友人嘛...』
                              克:「(太中规中矩了? 所以H就交给我吧咈咈)」

                              恩...XD算了照R.GAME浴缸姿来画好了(打滚)




                              果然《三国演义》就是《三国志》的同人文之同人作品总是有误不可轻纳为正史的正解:

                              本:「不愿意的话就我坐前面,你要配合喔。」
                              克:「想压死我吗?」
                              (中略)

                              正考虑要让本多做哪件今天带回的工作时,注意到本多居然安份得连句抱怨的话也没有。感觉很怪。克哉突然转头过去,对上本多的眼睛。
                              「本多?」「嗯?什麼?」是很平常的回答。看起来是这麼回事…声音却有微妙的压抑感。几秒后,看著本多脸的克哉,慢慢地靠往自己和本多之间的缝隙。「等…克哉…。」


                              果然没错。
                              「……你在发什麼情?」(中略)_「没办法啊!谁叫你露出性感的后颈给我看…」「我可不想被擅自看人脖子,又擅自发起情来的家伙这麼说。」「罗、罗嗦啦!够了,别碰了!」

                              ●:这段闺房之乐很精彩,自己去看哈哈 (PS:人家是晋宣王仲达控这样)


                              --------------------------------------------------------------------------




                              M克的心情突然由从容→耗整晚也无妨~...本多隐瞒半天还是引发M克的性欲了啊(今夜去了了矣)
                              ●:话说....为什麼本多没有在姿势OK、取得发球权(?)的临战状态下攻了前方的M克呢? 我猜的话,一定是他很愧疚M克这麼疼他吧? 把水都给他用,还真的要直接走出去呢! 从他选『把克哉抱进浴缸裏』不选 『让克哉离去』时,他就是此篇作者白夜月大人的美好祭品了哪!耶!


                              到哪都能比赛的2人 正解:
                              克:「我可没碰,是你自已靠过来而已。」本:「才没有!刚才连被拉都不高兴,为什麼状况变这样你就…」本多用又羞又窘的表情瞪著,但本人完全没发现,现在的模样毫无迫力。(说是没迫力,但这样看就更像是煽动。)用本多听不到的声音窃笑。「好吧。你都拜托我身体温暖再出去,我就再泡一下,在这之前你就加油集中精神吧。」


                              「……克哉。」因为玩笑开过头,本多也做出反击。从克哉身后抱住,在胸口和腹部之间抚弄。「这种姿势的话,我要反攻是有可能的喔!」「呵…在那之前会先让你站不起来。」克哉说完的同时,手也握住和自己紧贴著的本多那●:那什麼不给你看XD


                              ●:结果,反击敌方的方式是抱紧紧啊?队长?
                              ---------------------------------------------------------------------------

                              ●:本多你人太好了,有胆咬但不会咬的----------
                              ●:(文字横竖都看不懂~看图到是懂很快啊我!)

                              以下进入腐女的世界了喔之正解:
                              克:「明天,早上有练习对吧?」本:「是…是啊…」在狭窄的浴缸内,本多眼睛不知道往哪放,举止怪异地回答著。「那麼,给我舔。」
                              「哈?」



                              ●:后来想想,玩成这样,M克还想到本多明天要练习,用舔的恢复了冷静(不亏是商务白领啊)。 所以呢,你老公叫你作的事都是为你著想喔!
                              (克:其实我是要他诱惑我咯咯咯~)

                              --诱惑有成功吗?
                              M克算计要本多诱惑、照公式他结果自己又先被诱惑了吗?
                              我用感谢作者&中文翻译者的心情来赏阅了---------------------------




                              (未有翻译的 作者的话) ●:看不懂但能确定 ,又是一个本多中毒者~


                              回复
                              举报|50楼2014-06-09 23:01
                                经 银杏小叶子 同意,可以在以下网址下载翻译的文字档(word)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96OtZFu8nhzZ3ZuVFFSandubkU/edit?usp=sharing


                                非常感谢!!! 有下的人留一句来留言感谢她吧~~~~


                                PS:下载档案比起本帖,有增加三句台词,大家找找看XD (腐女的暑假作业?)


                                回复
                                举报|51楼2014-07-07 13:00
                                  maya,克本文先顶起来,再看QVO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4-12-13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