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镜吧 关注:33,794贴子:496,897

【翻译】BAGNO(眼镜克哉x本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我是新人也是第一次来发贴。

之前看到这里有这本梦幻克本同人,就很不客气的绑走了。
(因为我是克本支持者)趁着有空的时间,一点一点翻出来,还强迫同事帮忙。(笑)<?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希望大家会喜欢。为了不和原文有太大出入,字词没有很华丽,还请大家见谅。







BAGNO



「喔,欢迎回来。」

从外头回来的克哉,全身带着和日本气候接近的寒冷,本多从厨房探头出声迎接。

「又是咖哩吗?」

想象本多有点闹别扭嘟嘴的样子,故意不动声色地问他。

「味道很好不是吗?」

果然,本多脸上的嘴角上扬了。

「算了,反正比起味道,你比较在意量的问题。」

「你啊,总是吃很少。」

是你异常好吗。虽然想这么说,对本多解释和那些高挑的人相较下,自己只需少部分热量的事太麻烦,直接无视,将大衣和公文包放到沙发上。

「那,你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

从一起同居时就发现到,本多在某些事会套上恋人游戏。比如,约会;比如,纪念日,之类的。

(真是麻烦的男人啊。)

因为应付本多很累想快回房,便看着他回答。

「先吃饭。之后我要在房里工…」

「好,先洗澡吧!」

咖哩还没煮好的样子。

看着本多高大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浴室,不禁叹了口气。

只好先将脱掉的大衣和公文包拿到自己房里,这时浴室却传来敲击声和本多的自言自语。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欢迎新银和新银的翻译┏( ゜ω゜)=☞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4-04-04 16:35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4-04 19:13

      「这次是怎么了?」
      「没有啦,刚刚都还有热水,现在却没了…」
      「就算这样也别敲。该不会是刚才敲坏的吧?」
      「才不是--。是它自己停的,之后不管怎么转水龙头都没水啦。」<?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靠近用身体表达水龙头没坏,碍事的本多身旁,伸手开水龙头确认,热水的确出不来。

      不只热水,连冷水都不行的样子。

      「真的坏了啊?真是间破公寓。」
      「那你就快为了配合你住这破公寓的我,快进SERIE A1的国家代表队赚钱。」
      「别一下子把门坎提哪么高啊…」
      「再说。在日本时,有哪个笨蛋会把薪水全花光?没存钱连该事前准备的东西都不够,你这样居然还想来意大利。」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4-04-05 00:02

        到意大利后才知道。在日本时,本多薪水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却把钱用在租坪数不小的房子,请同事吃饭、闲暇活动等等。不过这和他的预料差不多,所以也不惊讶。

        「该用的钱也算凑出来了不是吗?那个啊…我是有点太天真啦…。可是结果来看完全没问题嘛!对吧?」

        要是我没一起过来的话你想怎么办,对本多那种大方过头的思考觉得很腻。

        「那一开始就住我租的公寓不就好了?租金不是说等你出人头地再还我就好吗?」
        「不要,我没打算让你照顾。」<?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这家伙在奇怪的点上顽固,而且麻烦。
        当时也这么说,但本多完全不退让,他想起为了避免情况变得麻烦,只好配合本多水平的事。

        「刚才在做饭时也有发现,出水状况不顺的样子,明天要是没修好的话…」

        那句话,让克哉想起回家路上看到的景象。

        「这么说来,回来时看到前面道路有水管工程,或许有关吧。」
        「真的假的…?这样明天会好吗?…那,今天洗澡怎么办?」
        「一天没洗不会死吧。」
        「总之浴缸有先储水,一个人洗还没问题。」
        「我吃饱后要工作。你先去洗。」
        「嗯--。那,我先去准备晚饭。」

        重新振作的本多朝厨房走去。


        回复
        举报|5楼2014-04-05 00:25

          嗯…不知为何都会跑出乱码……
          老人家不知道怎么解决。<?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所以,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我们家的餐桌像受到恐怖攻击过后呢…」

          克哉的头上有高黏度的液体附着。

          是咖哩。

          正一滴滴的落下,弄脏白衬衫。

          至于本多,上衣则是染上紫色的液体。

          是红酒。

          「那个,抱歉。因为比赛变得白热化…很抱歉。」

          吃饭时,正好有排球比赛的现场直播。因为克哉没有特别想看的新闻,就顺本多的意将摇控器给他,似乎是在给的时候按错了频道。

          已经吃完第一盘,本多打算再盛一盘时,一听见电视里传出了欢呼声,想都没想就兴奋地把手向上举。

          本多为了要救回快溢出的咖哩手肘撞到了红酒瓶,克哉为了要接住快倒下的瓶子,伸出手时咖哩就这么倒到头上。再加上,从本多手上滑出的杓子,将克哉接住的瓶子打落到地板,就某方面来看只能说是种才华,才能有这种华丽演出。


          回复
          举报|6楼2014-04-05 00:38

            「不过搞得这么惨,反而不常见啊…那个…就是…」<?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虽然本多想快点化解尴尬场面,却因为克哉冷淡的视线,声音也越来越小。

            「饭后去洗澡吧,克哉。黏呼呼的很不舒服吧?」

            本多这次,也不怎么愧疚边擦撒出的咖哩边说。

            「不是没热水吗?」

            「啊,对喔…怎么办?」

            「只洗头。身体擦一下就可以。只用那么点热水也没问题吧?之后换你去洗。」

            「不行。我擦身体就好,克哉你进去洗…」

            「要是不小心感冒了,我看也差不多可以搬离这破公寓了,快进去洗。」

            「你啊。要是担心我就老实说嘛!」

            「是啊,我非常担你钱包里的钱不够去医院看病。」

            「啰嗦。」

            「好了,快进去。」

            押着一直推托的本多到浴室去。克哉开始脱掉咖哩色衬衫后,本多才畏畏缩缩的将身上的衣物脱下。


            回复
            举报|7楼2014-04-05 00:43

              「那,我要进去了喔。」<?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好。」

              本多身上几乎都没泼到,污渍也不大。

              而克哉,将染成黄色的衬衫丢到垃圾桶,用洗手台的水将毛巾弄湿,把头上的咖哩轻轻擦掉后,将身上沾到的酱汁也一起擦掉。

              「长裤还好吗?」

              「不到丢的程度。」

              虽然这么说,但已经被咖哩渗入了。没办法再穿去工作了。

              将有点雾气的眼镜放在洗手台的架上,准备用从浴缸舀到洗手台里的热水洗头。

              「呐,不进来真的没关系吗?」

              「真烦。热水有限没办法不是吗?」

              「那么说是…也没错啦…」

              虽然这么说,头发沾染的味道现在光想象就不舒服。想着要怎么解决这个味道,然后简单洗了头发。要离开浴室时,克哉的手臂,被本多抓住。

              「好了,一起进去吧。」

              「……好窄。」

              「有什么关系。我会缩得小小的。」

              胡说些什么。正要讲的时候,克哉的身体被本多抱了起来。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4-04-05 00:44
                强势留名!!!克本有爱~\(≥▽≤)/~楼主楼主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4-05 01:12
                  www欢迎新人欢迎翻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4-05 11:16
                    仙境传说RO,国服不删档测试!重温当年的冒险梦想,初心之约,快来集结! 正统端游,官方预约通道!唤醒沉睡的魔法,寻回内心的信仰之光!
                    广告
                    餐桌上那段好精彩!!!总觉得克哉有种“不杀了你已经很爱你了”的感觉233333
                    LZ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4-04-05 15:13
                      这对很有爱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4-05 17:26
                        果然 我喜欢双克。。。。。。(扶额)


                        本克比较好,本多受有丁点奇葩(?)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4-04-05 18:48
                          克本太有爱 慢慢只萌克御 克本


                          大家的留言我有看到,谢谢各位,我会加油。
                          话说上一段,克哉被公主抱了呢。






                          「两个人的话热水量也刚好。」


                          「笨蛋。住手…」


                          在话结束前,身体马上沈入浴缸。


                          「身体温暖后再出去就好啦。我也担心你会感冒啊。」


                          「比起那个,你还是多想一下现在的状况。」


                          指着自己身上湿透的长裤,边调整不安定的姿势。


                          「没问题啦。你的长裤,没怎么沾到咖哩也没有把热水弄脏。」


                          「………」


                          谁担心这个了。


                          觉得说什么都没用,只好把长裤和内裤脱下,随便丢在洗手台。


                          「唔。果然两个男人进来有点窄。」


                          「因为某人不管在哪都很大一只。」


                          「这样的话,因为面对面所以比较窄。克哉,你向后转,坐在我前面嘛。」
                          本多笑咪咪的说。


                          为什么这家伙老是想玩无聊的恋人游戏…。虽然克哉用表情回答,但本多不介意的继续说着:
                          「不愿意的话就我坐前面,你要配合喔。」


                          「想压死我吗?」


                          本多的体型原本就很有份量,身上的肌肉也因正式的排球特训而持续增加,说会被压死也不为过。再加上,想玩恋人游戏的本多,是故意靠过来撒娇的吧。


                          克哉没办法只好坐到本多前面,老实说这姿势令人火大。


                          「你明明长得算高,却还是瘦瘦的。」


                          「是你长太壮。搞什么,那不像日本人的体型。」


                          「我家全都是这样。」


                          (真是讨厌的家族。)


                          以前,曾经看过本多哥哥的照片,虽不到本多那种实际上相当结实的身材,可是因为老家是酒商,还有继承家业等等,也许每天都在锻炼也说不定,几乎都要怀疑他的家族是不是有欧美血统了。


                          「你家的事怎样都好,都是因为这件事害我工作进度慢了,出去后要帮忙啊。」


                          本多虽然对桌上作业不太拿手,即使如此,也还有在菊池时的经验。不太难的话,也算帮得上忙。


                          早就从不拿手的领域解放,现在一心热衷排球的本多,似乎有不满的声音,但克哉不想理会。


                          正考虑要让本多做哪件今天带回的工作时,注意到本多居然安份得连句抱怨的话也没有。


                          感觉很怪。


                          克哉突然转头过去,对上本多的眼睛。


                          「本多?」


                          「嗯?什么?」


                          是很平常的回答。看起来是这么回事…声音却有微妙的压抑感。


                          几秒后,看着本多脸的克哉,慢慢地靠往自己和本多之间的缝隙。


                          「等…克哉…。」


                          果然没错。


                          回复
                          举报|16楼2014-04-06 11:44
                            版主感谢你啊!!!看到这我差点感动得想哭了,真的!


                            回复
                            举报|17楼2014-04-06 18:14
                              当我看到咖哩洒到克哉头上时,我真的笑出来了!也太可爱了吧!!-///-
                              本多真的勇啊!鬼畜里面就只有你敢这样做!!
                              =============================================
                              克哉被本多熊抱的想像画面,我不禁喷血了阿!!
                              两个面对面坐,克哉坐在本多上面-////- 我兴奋啊!!!
                              克哉你的后面要不保了XDDD


                              回复
                              举报|18楼2014-04-06 18:18
                                对本多的哥哥好感兴趣!因为本多本身就已经很兄贵气质了23333(话说哥哥的名字会是【宪一】吗OTZ)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4-04-07 00:25
                                  因为不知道文会不会被吃掉。总之,我在觉得危险的字做了点安全防护。


                                  感觉好像要打起来了,没想到这篇居然会引起这种事。
                                  我想,我标题配对写得很清楚。
                                  来看这篇文章的各位,如果是非克本支持者也没关系,会因好奇进来看也不意外。
                                  但,还是请尊重一下发文者的我,和克本的支持者。
                                  各位也不会想看到自已支持的配对,被说不好听的话吧。


                                  最后要回复给点球成金阿什顿
                                  我对那种回文的反应是这样的:
                                  喔~~这样啊。那…出口往前,直走右转,慢走不送。
                                  所以请你别生气了,好吗?






                                  「……你在发什么情?」


                                  「笨…才没有--」


                                  「嘴上说不是…那这是什么。」


                                  把手伸到后面弹了一下,本多那和背后紧贴的那里,增加了点硬度。


                                  「等…别碰…」


                                  「是反话才对吧?」


                                  「我、我正在集中精神想努力恢复,别说那种煽动人的话啦!」


                                  「你指什么?这里的确比刚才硬了,你的集中精神看来没用吧?」


                                  看到本多急燥的表情,心底涌起一股愉快的心情。


                                  至今的不快一扫而空,似乎有什么占据了克哉的脑海。


                                  「没办法啊!谁叫你露出性感的后颈给我看…」


                                  「我可不想被擅自看人脖子,又擅自发起情来的家伙这么说。」


                                  「啰、啰嗦啦!够了,别碰了!」


                                  故意和本多靠着的身体紧贴,虽然本多想将刺激降到最小后逃离,狭窄的浴缸却无处可逃。不管怎么做,在背后的存在感,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强烈。


                                  「我可没碰,是你自已靠过来而已。」


                                  「才没有!刚才连被拉都不高兴,为什么状况变这样你就…」


                                  本多用又羞又窘的表情瞪着,但本人完全没发现,现在的模样毫无迫力。


                                  (说是没迫力,但这样看就更像是煽动。)


                                  用本多听不到的声音窃笑。


                                  「好吧。你都拜托我身体温暖再出去,我就再泡一下,在这之前你就加油集中精神吧。」


                                  「……克哉。」


                                  因为玩笑开过头,本多也做出反击。从克哉身后抱住,在胸口和腹部之间抚弄。


                                  「这种姿势的话,我要反攻是有可能的喔!」


                                  「呵…在那之前会先让你站不起来。」


                                  克哉说完的同时,手也握住和自己紧贴着的本多那直立的硬-挺。


                                  本多瞬间停下动作,发出不清楚的声音。但也马上伸手,朝克哉的下半身反击。看到本多的行动,游刃有余的脸上不禁嘴角上扬。


                                  「怎么?已经极限的样子?你的集中精神没帮上忙啊?」


                                  「你…你要得意,也只剩现在…了!」


                                  活用至今所经验(虽然对象是克哉)本多积极地向克哉进攻。但,原本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就是本多。再加上,没办法像克哉一样熟练。(参考装着版CD)


                                  克哉的手指,精准的落在本多的弱点,完全想象不到是反手触碰,更是用手指找出本多的后-庭。对本多来说,正因让克哉坐在他大开的双腿间,手指的侵入也无法避免。
                                  「克…哉,等…暂停…」


                                  回复
                                  举报|21楼2014-04-08 00:32
                                    lz好人哦,叩谢


                                    我也不是生气啊。。。。。差不多我平时说话吐槽什么的就是这样。。。。。看不惯ky嘛。。。。。总之以后尽量克制不喷他们。。。。嗯。。。克制!


                                    我喷鼻血了啊!!终..终於到激情戏了嘛!!!-////-
                                    爱眼镜~爱本多喔~爱楼主~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4-04-08 17:49
                                      其实这一段和帮忙校稿的同事,有讨论到本多的攻受问题。


                                      银杏:我在想,本多都有这种绝佳机会了(坐克哉后面)你觉得他为什么还是受?是身材和技术问题?还是没有天时地利人和?虽然我希望他还是受。


                                      同事:都不是,因为他就是受啊。


                                      银杏:为何?


                                      同事:举打仗的例来说。人家都让他一只手要他攻打过来了,结果他居然还跌倒,这是一开始就决定的事嘛!


                                      银杏:还正好跌到克哉可以踩他的地方。


                                      同事:没错。


                                      银杏:嗯!有道理。


                                      银杏&同事:哈哈哈………(黑心2人组)










                                      无视本多的制止,朝变得坚硬的那里,慢慢的以中指按压。


                                      「…啊。」


                                      到意大利后然抱了本多好几次,这家伙的这里无论多久都很硬。不过,克哉知道那不会太久。本多习惯手指动作的部分,聚集了更多热能。


                                      「克…哉…。你这家伙…太卑…鄙…了。」


                                      「你就加油也对我这么做就好,这样搞不好会达成你的希望喔。」


                                      即使这么说,本多也已经无力反击,克哉有反应的那里,也只是握住没动。头靠在克哉背上,喉咙深处无法压制的温热气息,满溢而出。


                                      「这里还是一样弱啊,本多。」


                                      故意在某个部分用指甲搔刮一下,本多喉咙发出的短音节说明了一切。


                                      看本多那面红耳赤的脸,克哉的喉咙发出满足的咕哝声。


                                      「可恶…。」


                                      果然只要一煽动本多,他不只会瞪过来,表情也变得羞愤不已。


                                      (怎么看都只像在煽动我啊。)


                                      这时克哉站起,坐到浴缸边缘,腰的部分正对着本多。


                                      刚才自已对克哉反击的部分已经茁壮,曝晒在本多眼前。


                                      「明天,早上有练习对吧?」


                                      「是…是啊…」


                                      在狭窄的浴缸内,本多眼睛不知道往哪放,举止怪异地回答着。


                                      「那么,给我舔。」


                                      「哈?」


                                      「明明是你让这个站起来的,不用负责吗?」


                                      「呜…」


                                      回复
                                      举报|25楼2014-04-09 01:39
                                        楼主可真坏ㄚㄚㄚ-////-
                                        本多真的很不争气啊!后面都对著你了,还不有所行动?!做了再说事,事后补救嘛~~
                                        不过傻呼呼的本多才是令大家著迷的一点XDDD 就是了
                                        克哉吃掉本多吧~~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4-04-09 18:19
                                          话说 我好像都是沙发耶-///-
                                          我要本多负责啦~~
                                          我有种感觉—眼镜语气彷佛叫狗〈本多〉似的 是我的错觉吗?


                                          回复
                                          举报|27楼2014-04-09 18:22
                                            我不会修图,只好在图片下方补翻译……
                                            那些状声词就不翻译了。


                                            明天本多生日(洒花),今年也要买蛋糕来庆祝。


                                            克哉:是你先出手的,就该好好做到最后。
                                            这场胜负不是你输了吗?


                                            本多:唔…(小字。胜、胜负!?)
                                            …知道了啦,我做就是了。












                                            本多:胜负…是哪时开始的?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4-04-10 20:30


                                              克哉:继续。














                                              克哉:本来想用手帮忙舔着就又兴奋起来的你…不…该说是脚才对。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4-04-10 20:33


                                                「…你,故意的喔!」


                                                瞬间。原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本多,在感觉到脸上湿热时,终于明白了。


                                                「因为你技术变好,所以忍不住射了。高兴点如何?」


                                                嘴角还是上扬,看本多沾染自己射出的白色液体,克哉打从心底愉悦回答。


                                                「明知没热水还弄脏我!」


                                                「一开始就射在热水里的是你,现在我射出来也没什么差。」


                                                话一说完,走出浴缸要朝门前进的克哉,被慌忙的本多制止了。


                                                「等…你去哪?」


                                                「你不是说身体暖再出去就好?托你的福已经暖了。」


                                                「真的假的…」


                                                「你也出来如何?」


                                                克哉用窃笑的眼神,看着不太沉着的本多。


                                                「不,与其说…没办法…」


                                                「嗯?」


                                                「那个…因为你用脚碰了…」


                                                视线从克哉身上移开,身体出现与他体型不符的扭捏。


                                                虽然只用不灵活的脚触碰,无法得到满足也相当辛苦的样子。


                                                「所以呢?」


                                                「你…明知道还要出去。」


                                                「嗯?你指什么?」


                                                克哉完全没隐藏装傻的表情。


                                                「说要好好做到最后的,不就是你吗!?也帮我做啦!」


                                                「我碰之前就蓄势待发了不是吗?」


                                                「是…是没错…」


                                                「明明就舔着我的,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本多因狼狈而更红的脸让他打从心底高兴。他都为了两人明天的正事想避开了,本多那边看来可能无法解除窘境,克哉故意用困扰的表情说道:


                                                「无论如何都想要的话,就说来听听。」


                                                「那,拜托。手就可以了。」


                                                「怎么可能。」


                                                「又要…用脚吗?」


                                                「怎么可能。」


                                                看到克哉一贯的微笑,本多的脸抽筋了。


                                                回复
                                                举报|30楼2014-04-10 20:36
                                                  终於知道前因后果了:))))
                                                  明天有练习 不能做 只好替克哉服务阿~~~
                                                  话说回来眼镜满体贴本多嘛:)))
                                                  感谢楼主~~~≥﹏≤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4-04-11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