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庭园吧 关注:18,394贴子:293,481

【同人渣文】【眼罩组】拥有与所失去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拜吧!【?




※眼罩组
※强烈自我捏造
※强烈崩
※强烈自我流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麼


口腔医院装修选亿尚装饰 包施工设计装修
广告
ウォーダーズ很常想起过去的事情。
关於神的事、关於魔王的事、关於那对猫的事、关於那些逝去之人的事,还有……关於那个,已经称不上少女的家伙的事。



她是个讨人厌的人。记忆中也颇为聒噪,配上透出狡黠的灰色眼睛,还有那总爱调侃自己的性子,该说ウォーダーズ基本上最没辄的人大概就是她了。
但是啊,只有一点,他不会说的是。


他其实挺喜欢グロラ她,拉起弓的表情。
那样专注、无杂念的眼神。


ウォーダーズ已经很久不见她拉弓了。记忆最深的那次大概是他所见的最后一次。——在天使与恶魔倾尽心思的那场大战中,她架上神所制作的魔法之箭、以只剩单边的眼睛瞄准并以难以想像的准确度射中了几公里以外、魔王军中最强恶魔的心脏——…那时。
记得那一场战争给几百年的大战画下了句点。神赢得了胜利,而他同她一般失去了一只眼睛。




走在宛若只有死寂的灰色道路,他没有向尽头的白色影子道些什麼,而是迳自弯向一侧的房间。
那个人就在那里。
那把至今仍被他惦著的弓乖顺地躺在主人的手边,静待著使用。


——可是啊、可是。
他的手抚过水晶造的透明箱子,躺在里面的人犹如睡眠。


——ウォーダーズ是知道的。
抬头一望,整个大厅没碎的水晶棺就只剩下这个了。


——说什麼很久未见她拉弓。
再仔细看回在里面的人儿,染血的身躯——…没有任何起伏。




——根本是「不能再拉弓」了啊。




那场大战之后,活著的,只有神自己本身、被关上下地底的魔王和他那姑且也被封印起来的猫、以及最后牺牲了一只眼才让打了上百年的神冷静下来的他。
剩下的是,曾被神判断也许能以原先之姿复活的生命。
但现在也只剩下这家伙了。


他垂下眼帘,张了张唇口却不语,最后索性阖上了只剩单边的眸子,随意地坐在水晶棺的一侧,无声的叹息。
「……有时候我还挺怀念你无理的吵闹。」
「グロラ。」
这种话他绝对不会看著他的脸说的,尽管她听不见。
不是别扭、而是他的恐惧。


他的脑中始终烙著大战时期的景象。当时的他总固执的只重视自己的神,一心倾於祈祷并争取胜利,从未关照过自己一边的战友,「…而你不知何时、就在那里了。」


在他的身后用一直都很像不安好心的感觉笑著,伶牙俐齿的又极为娇小,但弓箭却比谁都来的准,好几次他一下子没注意恶魔们冲他来的攻击都被那把灰色弓箭的主人所杀,他就算不回头也能猜到那人面颊上的弧度有多麼得意。


「你总是那样,多紧张的情势都一派轻松……就算自己身上伤痕累累也是。」
没有人知道那是逞强、还是只是想让人放心的笑容,但不管是哪个、过去的他都有如事不关己,漠然地看著神为那总特别在前线待著的弓箭手施展治愈术。


「但是、我受伤的时候,总是你第一个来要我治伤。」
叨念著调侃的话语,还常常故意朝他的伤口敲,但面上的笑容却不如原来。那时的他没有一次听过那人的劝告,执著於得胜的人又怎麼会为了胜利以外的事情著想,但她却从未放弃劝诫受伤的他,一次一次、数不清来的、轻声劝说。


「……」
他再一次的张口欲言,却什麼也挤不出来了。


就是这样一个在乎夥伴的家伙。
会上一介我行我素的他。


「……」
「……为什麼、」


——总喋喋不休的、有点狡诈的、那个笑容。


她的血液洒在他的身上,被喷溅处有如火在灼烧,他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偷袭他的恶魔,仅仅只是定睛在来不及拉弓而为他挡下那个攻击的グロラ。


——这种话他绝对不会看著她的脸说的,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又也许是没办法说了。软软地倒在他的身上,贯穿胸口的一击大概只有神才治的好。
但ウォーダーズ却没有去寻他们的神。
只因为他知道就算他去找她、那与魔王对峙的神也已经没有办法为自己身上的这个家伙做些什麼了。


——那不是别扭、……


他是第一次什麼也说不出来,愣在原地好久好久。分明大战的情势已经逼近终结战如此紧急,他却不同以往那样满心战胜、就只是呆愣在原地毫无反应,犹如时间完全静止了一样。
是他任由那个人的呼吸逐渐薄弱、终至消失。


——而是他的恐惧。




「…为什麼……」
他咬紧了牙回过头,反著光的水晶棺中、隐隐约约的能够看见那个人的侧脸。


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尽力於神的胜利了。
但是他现在的愿望,即使多麼深的祈祷也没有办法让力竭的神做到。


ウォーダーズ忍不住伸出了手,靠在冰冷的透明水晶上,指尖冰得发疼,那个温度有如泼醒了他的脑袋一样,一字一句昔日的话语浮上心头。
他未曾吐露真心。但此刻却不自觉的张了口。


『总绷著一张脸不觉得僵吗?』
「那是因为你总是在笑啊。」


『别自己一个人逞强啦。』
「总逞强的人到底是谁呢。」


『刚刚大意了吧?下次我可不会帮你的啊?』
「但你每一次、每一次却都还是为从不听从别人建言的我解决掉偷袭的敌人。」


『…我的眼睛?不要紧啦、再抢回来就好…了。』
「明明已经疼的站不稳了。」


『你真的是个笨蛋耶?』
「我……」


『——闪开、ウォーダーズ!』
「……」


他很轻很轻的站起了身,那个人仍像是在触手可及,却隔了一层透明。这大概是世界上最遥不可及的距离吧。
……不。
最遥不可及的必定是,一意孤行的过去的他、和总尝试要触碰此般自己的グロラ的距离啊。


「……」
「……グロラ,」
他没有把水晶棺打开。即使多麼想用触碰证实他曾经不断无情对待的、而现在完全没办法救助的家伙,就在离他至近的地方。
但他没有。


「…我是个笨蛋。」
「连重要的事情也不知珍惜。…其实我全部都看在眼里。」
「你的一词一句、你偶尔会对著伤亡的战友露出的黯淡神情、你死撑著伤就是不想表现出弱势的举止、你唯有在拉起弓才会展现的认真一面……我全都看在眼里。」
「不甘心呢,但是是你对了…我是个笨蛋。」


看著她和从前相差无几的面颜、ウォーダーズ闭上了眼睛。
然后、不熟练地颤抖著扯开了嘴角。


「下次我会全部改过来的。不会笑也好逞强也好不小心也好无法依靠也好,全部全部、都改过来。」
「那样你就不用像以前一样,看著靠不住的我一个人隐藏一切了。
「…尽管你一定还是、什麼也不会说出来。」
「但是你已经不需要再一天到晚烦恼著我的事情了。」
「所以,」


「……所以…」


他深深地献上祈祷。


不向天不向神更不是向魔王,而是向著奇迹。
他们之间剩下的就只剩下当初让他们遇见的奇迹而已了。


「下一次、就换作我骂你是笨蛋了。」
「グロラ。」


ウォーダーズ嘴角的那弯弧度很深、很深。










但在他掌心之下的水晶棺之中,却只剩下没有表情的她了。





不知道大家看了纠不纠结,我自个很纠结。【?
应该有四篇…本来是要在首楼讲的、但我不小心按到发表了(蠢


回复
举报|2楼2014-03-30 19:06
    某种意义上的,我居然看懂了,以及up写的挺好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4-03-30 19:31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兴奋啊好久都没有看到眼罩组的了先不管写得怎样我顶玩再看!!!


      前排


      好饥渴啊啊啊啊啊啊好久没看到眼罩的文了!精神食粮!


      MD好虐!
      还原度好高!简直没有oocw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4-03-31 13:36
        好赞wwww
        文章即视感一下一下出现了(´;д;`)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4-04-02 21:50
          啊啊啊啊大早上看到眼罩组我好兴奋啊!但是我泪点太低了吗一边抹泪一边看!!虐的简直!!赞!!我就喜欢这种虐的掉眼泪的情节啊啊啊!【不
          然后!!眼罩组吧欢迎你!眼罩组吧吧群欢迎你!!


          瞩目楼上打广告的↑↑↑
          楼主我作为一个拥有一个天使长的皮的人,我客观〔私心〕的问一下,Grora她会不会复活……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4-04-03 06:28
            锐峰玻璃机械,专业生产玻璃切割机,全自动玻璃切割机 选择我们没有错
            广告
            呜呜我哭了233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4-04-04 13:33

              晚上放第二回(*゚▽゚)ノ补第一回的图,本来是想直接放的但手贱就随便喷了点色,第二回也会有!
              …只是我还没画【。


              收起回复
              举报|12楼2014-04-05 17:45
                说好的更新呢……


                「ウォーダーズ。」
                稍微地恢复了精神和力量,神开始修筑几乎被毁坏殆尽的世界。渐渐的这个世界变回了他早已忘却的原貌,有河有树有天空、美丽的令人莞尔。
                包括,那个人也。
                他的指尖滑过他每天每天都看照著的水晶棺,在他近乎屏息的视线下,エティーウ不知为何的唤了他的名字。
                「……是?」


                神的笑很淡很淡,却是他不知已经多久不见的浅浅弧度。


                「你的祈祷保护了她的完好,否则她的身体绝对无法撑到现在。」
                「——你的祈祷,传达到了呢。」
                他怔然。
                他应该要高兴的。但看著棺中的天使他却想到了什麼,若是グロラ她、若是、——…「エティーウ大人!」那般喊声令神停下了施法的举动,ウォーダーズ握紧了水晶棺的边缘,轻轻地说道。
                「……请您答应我的请求、如果您能够办到……」
                「请……」






                「…长」
                「天使长!」
                猛地回神,ウォーダーズ才发现自己完全失神了,手下文件的钢笔痕拉出了长长的歪曲,他抹了抹脸、揉掉了那张已经不能再用的纸张,「什麼事,グロラ?」
                「哈…真难得见你这样,你在想什麼?」
                想什麼…他瞥过去一眼,「想到过去的事。」
                「过去?」那个人偏过头,咧起了笑容。「啊啊,最近发生一连串的混乱事情的确是让人想起以前。红世界啦、红魔王啦、这个世界被搞的一团糟啦……之类的。」


                她的表情带著怀念,…和他截然不同的心情。
                「真的是,和以前的大战有得比呢。」
                不,至少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死去。ウォーダーズ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他知道他和グロラ对昔日那场战争的印象从根本开始就停在不同的地方,——而始作俑者,是他。
                是呢、是他……他盯著那彷佛看了一辈子的脸庞,心思又归於昔往。


                ——在那之后。






                「为什麼?」
                他的眼神明显是明知故问,而回应了此问的是他的不吭一声。房里的寂静直到神叹息了声,「……做得到是做得到,不过若只是这样、是不行的。」
                「这样,她的记忆会产生断层没办法与现在衔接,……甚至,还有精神混乱的可能。」
                在ウォーダーズ微显呆愣的反应下,神默然了半晌。
                「——但用其他的方法,或许可行。」
                他转过了头,与他对上的眼中含著很深很深的意涵。
                「……可是,你真的觉得,这样对你和她是好的吗…」
                此般问题犹如打进了他的心里,ウォーダーズ看著眼前的神,又看了看棺中紧闭著眼睛的她、缓缓地张口。
                「我……」




                「天、使、长!」
                含著无奈的声又再次响起,那个人摆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啊?不会是被那些人打傻了?再去给エティーウ治疗一下比较好吧?」
                有如於过去的性子只是让他更加复杂,但他胡乱搪塞了「没事」、什麼也没有说出来。


                グロラ她,在他的要求之下,忘记了自己曾经死亡过。
                正确而言,她的记忆被神给改造过。


                ——那场战争的最后,是她被恶魔袭击而导致她的昏厥,而在那之后不久,战争便以神的胜利为结尾的结束了。
                ウォーダーズ还记得她醒来时茫然的表情,看著唯一在她身侧的他,抚著头以质疑的目光问道。
                「…ウォーダーズ?我…昏了很久的样子?战争、结束了……?」
                他的心彷佛被什麼狠狠地揪著,却只得露出一贯表情,故作镇定的挤了声「嗯」。
                只因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让她晓得一切。无论是这个世界经历了多久才回归原貌的事、她曾经经历死亡的事,又抑或是、他为她做了多少的事。——他知道自己是任性。不管是要求神做的又或者是操作她的记忆全都是他的一意孤行。


                但只要这家伙像以前那样子的,笑著就行了。


                「……所以,你是来做什麼的?」
                「啊?哦哦、エティーウ叫我来给你交代事务,还有我说你啊,这种报告不用那麼认真的写也无所谓吧?他们俩又没一个在好好的看,你的伤可好了?静养不好吗?」
                又是故意拐了个弯的关心。他垂下眼帘,强迫自己不去看那现在站在自己眼前的人。「……这可不行。发生了这麼大的事情,必须要记录下来才行。」
                「我说你——…算了,我才不要和工作狂争这种东西,累的是你嘛。那,我走罗?」
                直到グロラ转过身,他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看著转身离去的背影,不自觉的,出神。




                计数过才发现比上一章少了一千(你好意思


                回复
                举报|14楼2014-04-05 22:11
                  怎么办这点还不够满足我哦?(直接脱)


                  图文并茂简直好评,可惜我是黑白神教的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4-04-05 22:44
                    恩,跳跃的时间线。。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4-04-05 22:50
                      还想要吃得更多!


                      虽然说发现了……似乎有点和梦魇撞梗了……这个


                      ∑(っ °Д °;)っ更新啦更新啦~(敲碗)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4-04-06 14:13
                        期待更新~~~!!!(拿椅子等w)


                        等文ww更新求@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4-04-06 15:58
                          嗨My战友嗨!!!!!!!!!!!(去吃药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4-04-06 21:18
                            这绝对不能沉?!!绝对?!!(使劲敲碗)我要吃的食物绝对不能落到水里!


                            在长长的走廊上踏著,グロラ的脚步很轻很轻。窗棂间的缝隙中洒下的月光映在灰色的走道上,有如在这寂静的道路画上了图腾一样。
                            「……真漂亮。」


                            喃喃著望出了窗外,她一边随意地想道「难怪ヨザファイア啊クカルブ他们都喜欢观月啊」之类的话,一边走回自己在黑白之城的房间。
                            碰地关上了门,无光的房间内她连自己也看不著,グロラ自嘲的笑了笑。
                            总是嘲笑魔王竟然习惯睡在棺材里……她又好到哪里去呢。
                            是,她惯於睡在冰冷的、什麼也看不见的地方。
                            而她知道那是为什麼。


                            『エティーウ。』
                            直直的盯住眼前疑惑著一向安静度日的她为何会来问自己话的神,她沉默了下才缓缓地开口。
                            『……我缺失了什麼,对吧?在我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不,那几百年。』
                            エティーウ停顿了良久,至终叹了口气,把一切都向她述说出来。她为他挡下了攻击的事、她失去了性命的事、这个世界重新建创了几百余年的事……他向神要求的事,一切。
                            他真以为她是笨蛋吗?
                            习惯性的朝著黑暗中的某个方向扑去,柔软的床铺果不其然地在那裏,她碰地一声倒上了床,将脸全部埋入了应该是白色的枕头中。想起这些,她仍是禁不住在心中咒骂那个人。
                            这个世界的奇怪也好、他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也好、还有他很多时候以悲伤的视线看过来这点也好,每件每件,她怎麼可能没有发现?
                            ウォーダーズ真以为,グロラ是笨蛋吗。
                            「混蛋。」她用枕头闷住了声音,喃喃。「你这个自大的家伙,天使长……你这个自大的家伙。」
                            她也曾要求エティーウ把那段记忆还给她,但在那沉稳的眸子下拒绝接受那个的、还是グロラ自己。
                            只因她其实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失去那些。
                            她在乎的是那家伙的所作所为。
                            「……你凭什麼觉得,那对我来说是好的?」
                            グロラ还依稀记得ウォーダーズ看著她醒来时的那个表情,她甚至没有看漏握住她床沿的手是颤抖著。当时她不知那是为何…但她现在知道了。
                            ——却没办法想像。


                            一个人。那是一个人,除了力竭而总是沉睡著的神,只有一个人在断垣残壁的世界中,向一具尸体,独自祈祷。
                            而他却该死的想一个人隐瞒。


                            「你是比以前那副样子进步……但却更混蛋了。」
                            她宁愿他回到以前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而不是现在那总像欠了她什麼般、令她几乎窒息的目光——最可悲可恨的是,面对著那个眼神,她便什麼也说不出来,只能当作什麼也没事一样的笑著。
                            尽管每次每次都想要嘶吼想要朝著那张呆然的脸挥拳,グロラ还是什麼也没办法做。
                            ……她也同样,是个笨蛋吗。
                            下意识的抚过了左眼,隔了层布的空洞同她心里的那个,被挖空般的淌著血。


                            ——グロラ惯於睡在冰冷的、什麼也看不见的地方,那是她怎麼样也无法抹灭的伤疤,即使她早已忘却。
                            而那只为一人。
                            悄悄握紧了拳,她阖上了眼睛,索性入眠。







                            上次就说了,这次会更少!(唉
                            下次就是最后了,先预告一下会很拖,因为下礼拜要大考试了(ry
                            这一次想表达的情感希望亲们能够看得懂呢——


                            回复
                            举报|25楼2014-04-13 22:10
                              呒呼呼……下个礼拜也要大考的同哭……不过终于更啦,要强的Grora知道天使长做的一切以后会这样也很正常吧


                              还好还好, 不过up没时间我们还是可以理解的,记得考试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4-04-13 22:43
                                ∑(っ °Д °;)っ别沉!我在等最后!!!


                                回复
                                举报|28楼2014-04-20 16:47
                                  帮忙挽个尊(((o(*゚▽゚*)o)))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4-05-03 05:19
                                    我来安损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