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宗吧 关注:49,497贴子:770,923

回复:【原创】尊礼师生梗的文(想不出题目QWQ,大概就是大尊小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5楼2014-07-08 19:30
    果断收藏!!!在更新请at。。。。。ps如果不麻烦的话。。


    收起回复
    197楼2014-07-15 00:08
      卡在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不上不下,很期待楼楼为我们解答疑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4-07-16 10:25
        楼主写的好赞!收藏了!猴哥去哪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9楼2014-07-16 17:31
          为楼主点个赞,楼主加油,从内蒙古回来之后再更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4-07-17 18:53
            楼主加油,乃是好人,一定会更的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1楼2014-07-17 21:08
              开门的那段描写莫名的想到了小哥,奇长的手指


              回复
              来自iPad202楼2014-07-23 00:41
                卤煮们慢慢来吧~(^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3楼2014-07-23 09:01
                  露珠干巴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4-07-23 10:19
                    继续等……QAQ楼楼你何时回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5楼2014-07-25 22:53
                      哎嘿,蓝月在漫展上是要出cos吗
                      ......哦,尊哥生贺......【深沉看手,抹脸,虽然窝是全废,也得上
                      QWQ以及安定的躺在坑里


                      收起回复
                      206楼2014-07-26 08:39
                        求返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7楼2014-07-26 16:23
                          20




                          这个空间虽然在地下,但是规模却不小,按照刚才从入口走到这里的距离,可以推测,这个空间几乎是占了整个图书馆的下层。
                          就像是巨大的地下室那样。
                          墙纸破碎掉引起的粉尘散去后,周防和宗像借着顶灯的光清楚地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古典雅致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盏不大但是十分精致的台灯,沙发看起来很大,皮质的质感闪着暗色的光,靠近沙发有一张很大的床,床头雕花带着欧式风格的典雅,上面的白色床单一尘不染。灯光不是很亮,像是开了应急灯。
                          吸引他们目光的是办公桌上一把撑开的红色的伞,那闪烁着光亮的剑就悬挂在那里。
                          两人对视了一眼,迈开步伐跨过去,脚步声清晰地回荡在这个宽阔的封闭空间内。
                          “这里……该不会是校长的办公室?……”
                          宗像礼司有些疑惑地托着下巴小声地说着,眼神扫过周围。而周防尊则是把双手插进口袋,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张逐渐靠近的办公桌。


                          终于,分别现在桌子两边的两人看清了那悬挂在伞柄上的,小小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那两把剑被银色的链子吊挂在伞架上,精致的剑身设计和透亮的材质所反射出的光线都告知着观赏者,这不是那种随意打造出来的东西。
                          两把剑都和典故中所描述的一致,交叉处有一颗巨大的宝石,宗像礼司忍不住用手指托着两把剑仔细地观看。
                          他发现,剑并不是完全一个样子的。左边的剑剑身比较粗犷,带着石刻一般的花纹,整体看上去比右边的要大一些,狂野而张扬。另一把则很精致,机械形状的花纹盘旋而上,剑身比左边那把要细一些,但是气势完全却不输给对方,优雅而庄严。


                          “宗像。”
                          正看得入迷的宗像被周防的声音拉回现实。在这个宽阔的,封闭的空间内,周防的声音伴着回声一般震得自己耳膜发痒。
                          “怎么了?”宗像抬眼,意外地发现这个平时随性的家伙居然一脸严肃。
                          周防看着伞下的位置扬了扬下巴,宗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伞柄下有一个信封被压在那里,信封放得歪歪斜斜的,甚至有一个角翘了起来。宗像拿起信封皱了皱眉,这不像是那个一向把信封整整齐齐地放在自己学生会室的神秘校长的风格。
                          莫非这封信是假的?
                          但是当看到封信的火漆的时候,宗像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是校长的信没错。他抬起头用询问的目光看了周防尊一眼,周防用肯定的眼神回应了他,点了点头。
                          宗像一把拆开了信封,纸张撕裂的声音盖住了两个人有些急促的呼吸。
                          这次要传达的信息只有短短一句话:
                          ——He exists everywhere but nowhere
                          两人同时皱了皱眉。
                          从刚才信封放置的状况来看,好像是在很匆忙的情况下放的。怎么回事……?!一股违和而不安的情绪涌了上来,宗像感觉到自己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那并不是窒息一般的紧张感,而是说不出的,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的,仿佛置身于深海中的沉闷。
                          ——他存在于所有地方,他不存在于任何地方
                          他和校长通信的时候早就发现校长说话从不拐弯抹角,从来都是一个套路,哪怕是这次的谜语提示也一样。所以就算是这种难懂的句子,不需要去发挥想象,直接理解他的意思就是正确的答案。
                          宗像微微阖眼,放空思维。
                          存在于任何地方,指的是他还在这个学校,还是这个校园的掌控者。
                          那么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即是掌控者……不在校园里了?
                          难道?…晚了一步?宗像没由来地开始发抖。
                          周防尊看到他的情况不太对,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宗像,怎么了?”
                          “校长…好像有危险了,这封信……说不定是情急之下放在这里的……”宗像推了推眼镜,努力压制住自己的不安。
                          “……不一定,他既然有时间把信放在这里,那么肯定还没有危险,而且……”周防想到了什么一样,握住宗像的肩膀低头靠近他的脸颊。
                          “什么?”宗像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金色眼睛,缓缓吐息,掩埋了那种不安。
                          周防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伸手去拿宗像手上的信,用手指在上面弹了两下。
                          “你发现了吗?这里用的是‘He’而不是‘I’,说不定这是谁帮他写的,有可能是他的助手,也不排除是……不让他出现的家伙。”
                          宗像接过纸张看了看,叹了口气。自己怎么这么不冷静,居然连如此简单的问题都没有发现。
                          周防看到他有些不自然的神情并没有说什么。
                          “总之,先出去吧。”



                          周防转过身,他并没有对所谓的“奖品”有太大兴趣,宗像点点头,快速地把两把剑拿下来放进口袋里,他回头看了看那把伞,突然觉得这把伞有些熟悉。但是下意识过滤掉的信息反而让自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东西,于是他决定把伞合拢了一起带走。这说不定是校长的东西,或许,这就是可以帮助自己找到校长的线索。



                          两人在长廊上奔跑,宗像礼司悄悄地咬住嘴唇闭起了一只眼睛。怎么回事这家伙?!周防尊转头注意到身边少年跑步的姿势有些异常,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跨步挡住了少年有些踉跄的脚步。
                          果然,他的手臂上,自己简单包扎的绷带下已经溢出了些许鲜红。宗像的脸色发白,几乎挺不直腰。作为学生会长的他是个很注重身体素质的人,平时并不缺乏锻炼,然而此时他的气息紊乱,有些狼狈地抬头盯着挡住自己去路的人,张口。
                          “老师……要快……来不及了……!”
                          “宗像!”周防握紧了拳头,贴近。
                          宗像礼司知道了他想干什么,刚想拒绝,就被对方抱了起来,用跟刚才一样的姿势扛着自己奔跑。这次宗像礼司没有出声反驳或者询问。奔跑产生的气流滑过眼角,宗像即使戴着眼镜也无法抵御眼睛的酸痛感。


                          跑到出口大概用了二十分钟左右,脚踏上天台地面的感觉真实得过于强烈,两人有些缓不过来。他们弯着腰急促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然后抬头,眼睛被刺目的阳光刺激得几乎流泪。宗像意识到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他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当他想直起身体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伞,是暗红色的。
                          刚刚灯光有些暗,自己眼中的伞又是处在阴影,他还真没注意到伞的颜色。现在手中的伞在阳光下安静地收拢,纸质吸纳了阳光一样有些发烫。


                          等等……暗红色的伞……天台……


                          难道,是那个人?


                          “宗像,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周防直起身体开口。见对面的人没有反应,周防有些疑惑地转头望了过去。他看到宗像礼司呆愣地盯着那把伞,有些疑惑。
                          “宗像?”
                          他一只手搭上宗像的肩膀,只见宗像回过神一般看向自己。少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阵令人不悦的声音就先一步传了过来:
                          “ALL, ALL, ALL,!!I WILL SWALLOW YOU ALL!!!”
                          两人同时往身后看去,一个人——看身高也就是普通的高中生那样——用狐狸面具挡住了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摊开手掌朝上。就算不看他的表情也听得出他在笑,而且是近乎疯狂的笑。而后,那人慢慢移开了面具。
                          周防尊皱紧了眉头,宗像礼司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那张脸,他曾经见过。
                          那天在教学楼天台上,那个抚摸着小猫的少年的温柔神情,与眼前笑得面部狰狞的家伙的脸重合了。
                          “玩得开心吗?我未来的部下啊!”那个人抛着手中呢面具,暗色的眸子戏谑地眯成缝。
                          宗像礼司闭上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
                          果然是这样。
                          他再次睁开眼睛勾起嘴角,眼角上扬,紫色的眸子流光溢彩,自信和坚定。
                          周防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几乎扫到了镜片。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移开目光了。
                          “承蒙您的照顾,稻荷神老师。”少年期特有的声线干净清冷,宗像动了动受伤的胳膊,视线如锐利的剑一般,死死锁住了眼前的狐狸。
                          要开始了?


                          回复
                          208楼2014-07-29 12:05
                            #说好的补偿你们的东西QAQ#


                            第一年的夏天KINGS和星屑,第二年的夏天四季折和雨梦楼。不知不觉好像K已经完结很久,不知道下面的友人会不会看腻,我只知道【即使独自一人,我也可以走下去。即使剑已裂开,也请允许我把他,留在这个世界上。】


                            【四季折之羽】
                            视频来自:优酷


                            回复
                            209楼2014-07-29 12:07
                              更了好开心qwq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1楼2014-07-29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