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街10号吧 关注:5贴子:87
  • 12回复贴,共1

〖GOLF〗Games to GO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玩一个游戏,就要遵守一个游戏的规则。你我都如此,连丘比特也违反不得!代价?呵呵,输了你,赢了天下又如何?!



回复
1楼2007-11-27 08:57
    于是杰拉德干脆定义说自己记忆力不好,或者,这个男孩长得太普通了。接着,杰拉德梦到了Jon-Paul。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杰拉德才确定昨晚是自己错了。不是那男孩长相普通,也不是自己记忆力不好,而是无论怎样在脑海里刻不出他的样子,因为怎么都不如眼前的人生动。那以后,杰拉德也还是每天都跑到那个废弃的操场,跟那男孩一起练习。
    如果说此前也是每天,那以后的每天又多了几分,期待,是的,期待。

    然后,然后,

    杰拉德每天都会说:“迈克尔·欧文,我明天一定赢你!”
    欧文则会一脸无辜,但是神色里透露一丝不屑的说:“恭候。奉陪。”杰拉德当然很敏感的察觉到那丝不屑,然后就会扑向欧文说:“哈,迈克尔你瞧不起我!看我厉害!”
    欧文就会在杰拉德抓住自己前一秒跑开,说着:“我没有啊,这不每天陪你练习呢嘛,呵呵。”

    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还都是凄凄惨惨的快乐。

    欧文是个闲不住的人,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安静。他总是拉着杰拉德东拉西扯,谈天说地,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认识了欧文的杰拉德开始健谈了,开始笑了,开始会对着欧文恶作剧了,开始把一切一切那个年龄的调皮都拿出来了。杰拉德也因为欧文的关系,开始了跟人的交际。那时候,他,欧文,和Jason他们三个对抗一定要分在一起。
    他们会商量穿什么样的衣服才能分在一个组里,如果杰拉德没有那件衣服的话,就会跟老杰拉德夫妇要。现在,每每回想起这些,他的嘴角都会凝上一丝会心的微笑。

    然而杰拉德知道,那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好,而且因为他们都想赢。欧文天生就是为射门而生的,给欧文传球,就会进,这种感觉杰拉德觉得很美妙。既然在一起配合会很无敌,那自然向往在一起。每每他们赢了之后,欧文就会说Every time Stevie got the ball he would pass to me 。而杰拉德这个时候就会补充说,And every time I did,Michael scored 。这让Jason经常很崩溃的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
    杰拉德为这事没少嘲笑过他。

    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训练结束。杰拉德躺在草皮上休息,欧文抱了球过来坐在他身边。杰拉德直视天空,目光仿佛飘散到云的后面,他问欧文:“Michael,你真的不认识Joh-Paul么?”没有看欧文也知道他在摇头,杰拉德继续说;“呵呵,我知道你不认识他。他是我堂哥,跟你一样大,他和你一样的对足球有着那么深沉的爱。”欧文有些吃惊的看着杰拉德,后者的眼角有泪溢出。
    “4月15日,你知道么?Hillsborough,他去看比赛,就再也没能走出来。”
    “我想,他看到我为Liverpool踢球,一定会很开心的!一定会的!”
    “我知道我并不优秀,一点也不。所以我拼命练习……”
    “Steven……”
    “我每天不停的练,不停的练……”
    “后来……”我遇到了你。后半句话被杰拉德带进了梦里。
    “Steven?”欧文看着身边的杰拉德微微皱了皱眉,居然这样也能睡着!

    那天杰拉德做梦,梦里Joh-Paul在云上面对他微笑,然后大片大片的阳光包裹着另一个他熟悉的笑容,那是属于欧文的。然后,他也笑。

    Jason在远处看着两个人,Liverpool空气里咸咸的海风吹过嫩绿的草地。他轻轻摇了摇头,命运带动命运,天旋地转。
    什么东西让他隐隐的觉得,这个游戏,不会结束…


    回复
    3楼2007-11-27 08:58


      杰拉德总觉得那段时间似乎太完美了,完美得他隐隐觉得恐惧——上帝向来不会这么照顾他,给个甜枣,就必然会打一巴掌。
      后来事实证明也的确是这样,只是让杰拉德抓狂的是为什么这巴掌打得这么狠!

      事情发生的时候,杰拉德在家里数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上面两个男孩笑容灿烂得连阳光都自惭形秽。
      那已经是那个时期几乎绝迹的一场比赛欧文上了,而杰拉德连大名单都没进去的情况了,这一天,利物浦对德比郡。

      两个人坐在界碑上,欧文的手很自然的搭在杰拉德的肩膀,杰拉德微笑着想被天使抚摩过的地方是不是也会生出翅膀……
      欧文接球,盘带,过人……

      他们的头靠得很近,目光炯炯的看着镜头,又像是眺望更远更远的未来,两个人表情严肃……
      对方上来拼抢,膝盖硬生生的磕在欧文脑后……

      突然两个男孩都笑了,而刚才仿佛承载了太多梦想的凝固的空气,一下子在这一展颜中融化了……
      瞬间的缺氧让欧文几近休克,眼前是一片狰狞的红,那是利物浦的颜色……“血……好多血啊!……”

      杰拉德看着手中最后一张照片,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张。他和欧文顶着一个足球,他在这头,欧文在那头,深深凝望着对方,欧文的侧面勘称完美……杰拉德陶醉的看着这样的画面,心脏却突然猛烈的收缩!捂着胸口蹲了下去,好半天都直不起腰来……照片飘飘荡荡,掉在地上,眼泪点点滴滴,落在照片上……杰拉德惊恐的感受着莫大的恐惧,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了……Michael!!!……


      那一天杰拉德在卡拉墨菲面前很大声很大声的骂上帝,骂天不长眼,卡拉用着走调的声音说:“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后面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第二天霍利尔带着全队去安菲尔德大教堂为欧文作祷告,杰拉德在门口站了半天没个反应,墨菲推了他一把,才缓缓走进去,走到神像前,就“扑通”一下跪下了……墨菲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膝盖,他觉得疼……而下一秒的杰拉德又让墨菲也一起忘记了疼——他,哭了,那个连给他上药的时候都只是笑的杰拉德,哭了……

      那个星期利物浦都很乱,球迷们不停的送鲜花给欧文,天气也跟着凑热闹,接连一个星期的大雾,久久不散……
      突然的艳阳高照让全利物浦都很诧异,然而下一刻诧异就被惊喜代替——一度昏迷的欧文醒了。
      利物浦全城都是一片兴高采烈的沸腾,甚至是埃弗顿球迷嘴里虽然说着“真遗憾”,脸上却也挂着丝丝的安慰。杰拉德靠在病房外的一角,微笑。


      灵魂还彷徨在你的回忆,身躯正在寻觅残缺的自己,今天谁又在彼方滑落泪滴……
      有些东西,偷偷孕育,在风里…


      回复
      7楼2007-11-27 09:00


        若你让杰拉德说这一生最想回到哪一年,杰拉德会说2001,如果问最不想回到的是哪一年,杰拉德还是会说2001……
        新世纪的第一年,杰拉德说自己活在天堂地狱里。

        那是丰收的一年,利物浦丰收的一年,霍利尔丰收的一年,欧文丰收的一年,同样,也是杰拉德丰收的一年。
        杰拉德收获的不只荣誉,还有欧文的人,其实还有心,只是杰拉德后来否认了。

        欧文在那一年里开始肆无忌惮的关心杰拉德了,任何场合。这让杰拉德觉得自己一定是活在童话里。尤其是捧了足总杯的那一天,那一天杰拉德不只见证了欧文的辉煌,同样也品尝到了欧文的美好。

        第二天并不像杰拉德预想的欧文会尴尬,会躲着他,杰拉德甚至还想了欧文是不是会用学过的拳击一拳把自己打飞出去,可是并没有,这不像杰拉德在昨晚睡前看着欧文的侧脸想的任何一种状况。
        只有宿醉的欧文疲惫到近乎微弱的声音,和一张几乎红得滴血的容颜,美得惊心动魄的,他说:“……疼……”

        杰拉德觉得瞬间耳鸣,但他确信自己听到了“扑”的一声,那是心脏飞出心口的声音。

        那以后,欧文输了会哭,赢了会笑,有事没事捉弄自己之后还会作鬼脸,还是随随便便的把自己好不容易整理的房间弄成一片狼籍……自己和谁走得太近了还会吃醋,打赌输了还要赖皮……会跟着他一圈一圈的跑,憧憬着没有伤病的日子……杰拉德后来回忆说,那段时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最真实的欧文,那段时间他甚至连做梦都会笑,那段时间,多好……

        当然,那只表现在他杰拉德面前,在公众前,欧文还是欧文,那个平静如水淡漠如冰宠辱不惊的欧文。
        只是欧文忘记了,两个人的游戏,单方面的放弃,终究不算终结……


        杰拉德和欧文的关系在利物浦差不多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可是低调的另外一对你们肯定不知道。

        卡拉再一次用快得勘比欧文百米速度的语速把杰拉德全家都问候了一遍的时候,墨菲只是眼角眉梢全是淡淡的笑。
        卡拉问墨菲,你没意见吗?墨菲反问,有用吗?
        卡拉走到床边憨憨的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墨菲几乎短到扎手的头发,翻身压下……

        一夜缠绵……


        杰拉德和欧文碰上卡拉和墨菲的时候,四个人也总是嘴角一挑,相视一笑……
        那些时日,霍利尔都总是感叹,卡杰欧墨哈,那个大时代啊!


        只可惜,快乐总是短暂的,幸福也转瞬即逝。再甜美的生活,也是要些调味的,欧文是个倔强的孩子,一直都是。杰拉德的伤没有好,其实欧文的伤也没痊愈,队医不知道,教练不知道,可杰拉德知道,他几乎是恳求着欧文留下。
        欧文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最终他说,不。
        杰拉德绝望的闭上眼睛走了出去。接着他当着全世界的面说,希望欧文不要参加世界杯,他……需要痊愈。
        欧文只是通过媒体回敬,淡淡的语气,面无表情:“我很好,真的。只是我要去参加世界杯了,却把他留在家里,这让我很难过。”

        杰拉德看着报道,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本是关心,却好象在耍小孩子脾气了,自己还真是自寻烦恼……

        在你眼里,是不是,什么都比我重要……

        杰拉德到底还是笑了,笑的绝望,笑得自嘲……


        世界杯这段日子,杰拉德找了个新女朋友。卡拉给欧文打电话的时候闲聊不小心走了嘴,欧文说句累了就挂了电话,连解释的时间都没给卡拉。卡拉对这话筒叫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要解释什么。
        新赛季开始的时候,露易丝怀孕了。杰拉德带着女朋友去说恭喜之后的几场比赛里申请了两张红牌。

        欧文找到杰拉德几乎是用吼的说:“你这个白痴,你知不知道这样是要被扔上板凳的?”
        杰拉德斜眼看他,眼里写着血淋淋的讽刺:“算得了什么呢?”
        算得了什么呢?算得了什么呢……
        那个样子的杰拉德是欧文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转身走了。其实欧文那天在拐角等了很久,可是杰拉德并没有追来,欧文靠着墙壁,一个念头搞得他心惊肉跳好一阵子:杰拉德,或者,再也不会追来了……


        后来杰拉德又陷入了很多风波,跟主教练不和,父母离婚,女友威胁,又交了的女朋友。欧文什么也不想去知道,可是他偏偏什么都知道。包括杰拉德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换了又换,不只戒指的款式,还有戒指的位置——无名指,小指,无名指。
        欧文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所以,当杰拉德带着库兰进进出出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麻木的。或者说,他应该麻木的……

        然而杰拉德最无助的时候,欧文还是出面了,只一句话:“我相信他……”

        伟大的人类啊,总是高估自己,欧文如是,杰拉德亦如是……
        在爱情的游戏里,每个人都是傻子……傻子…


        回复
        8楼2007-11-27 09:00


          欧文后来会想是不是自己太关注一个人就会染上他的霉运,杰拉德好不容易转运了,欧文却开始了球荒。在欧文的记忆里,那是一段黑暗的时光,暗无天日的。
          只是这暗无天日里面有一段的空白,他总试图拼补上,却又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后来他觉得是自己老了,可能真的是老了,或者,是心,苍老了……

          女人的直觉是可怕的准。杰拉德现在也喜欢津津乐道的把这句话挂在嘴边——那是他评价库兰的一句话。
          库兰每每听了只是带着淡淡的得意的笑,她会偷偷在心里接上一句:“是你们男人可爱的蠢……”

          那是库兰和杰拉德交往的第四个月,库兰望着湛蓝如洗的天空说:“Steven,你说在爱情的游戏里是不是只有傻子?”
          杰拉德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愣了:“什么意思?”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游戏……”杰拉德有些颤抖的重复这这个单词。
          库兰看着浮云声音很轻:“看看,你除了我,心里是不是住着一个人……”
          “……好!”半晌,杰拉德说。


          酒吧里人影幢幢,昏黄的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欧文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嘉士博。所谓的球荒,所谓的赌博,和杰拉德紧绷的关系……太多太多,让他窒息……一个花枝乱颤的女人款款走了过来,坐在欧文的身旁,浓重的脂粉味呛得欧文差点流泪,女人的一只手搭在了欧文的腿上。欧文醉了,欧文真的醉了,但他伸手拍掉了那女人的手,低低的吼:“走开……”
          女人脸上讪讪的,手不但没有拿走,而且更加的肆无忌惮。酒精的作用已经让女人在欧文的眼里有了四个影子,他分不清哪个是,使劲儿的推了一下,却扑了个空。

          就在他要结结实实的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被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味道……那是欧文以为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东西,除非,连灵魂也丢掉。
          来人拦腰抱起了欧文,欧文猛烈的挣扎起来,可是徒劳,根本是徒劳。被爱包裹太紧的心,任你怎么挣扎,也逃不掉。杰拉德只是紧紧抱着欧文,不说话,向外走去,任凭他怎么挣扎。最终欧文双手环上他的脖子,轻轻的叫:“Stevie……”

          只那轻轻的一声,杰拉德便觉得该死的被震痛了灵魂。

          那种痛,可以掩盖一切,就像欧文现在咬着他的肩膀他都不觉得疼了……


          那天杰拉德很晚才回家,回家对着库兰沉默了很久,最后他说:“我输了……”
          库兰环上杰拉德的腰,头抵在杰拉德的脖颈间,库兰说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你心里住着个人,但那不是我;库兰又说今天我看见他了,看见你怎么对他了;库兰还说Steven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目光一直都盯在他的身上,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我一眼呢……
          杰拉德猛的转过身来抱住她:“我们忘记这些吧……”
          一滴泪滑进杰拉德的脖子里,库兰轻轻的说:“你看,爱情的游戏里,果然都是傻子……傻子……”


          之后杰拉德状态很好,欧文也找回了射门灵感,露易丝生了Gemma小公主,库兰和杰拉德同居了。杰拉德没有提起过那天,欧文只觉得空白了一段记忆,却什么也想不起。一切似乎都好起来了,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初。只是墨菲会偶尔看着利物浦阴霾的天空说:“要下雨了,暴风雨。”
          卡拉这个时候就会拍着他的背说:“想太多了!”
          墨菲会回头对他一笑,然后继续望着阴霾的天空说:“但愿吧……”


          事实上这也真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只是这平静的时间太长太长了。
          墨菲离开利物浦的那天,天空阴霾如铁。杰拉德慵懒的靠在卡拉寝室的房门上,嬉皮笑脸的问:“好玩么?”
          卡拉惊恐的看着杰拉德半晌才找回自己别扭的口音:“什么……什么好玩?”
          杰拉德抱着胳膊看着卡拉:“游戏啊!多好玩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让你们失望了,我很早就知道了。”
          “……其实……和Michael无关……”
          杰拉德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靠在门板上笑得撒手人寰,最终他说:“其实没什么,挺好玩的。何况我又没有什么损失,到是Michael Owen还在我身下放荡的叫过……呸……”
          杰拉德吐了一口血在地上,卡拉的拳头不是盖的。

          杰拉德继续好笑的看着卡拉:“你不也尝了甜头?告诉你,墨菲也是和我玩了个游戏而已。不过你和我一样没什么损失,是吧……”
          卡拉突然颓废下来……一屋子的沉默……

          那一天他们叫了啤酒,嘉士博的,一起喝,一起吐……两个受伤的男人,在一起,无声恸哭…


          回复
          9楼2007-11-27 09:00


            原来,在爱情的游戏里,不会有人赢,只会有人输,输得彻底,输得一塌糊涂……

            就像正在进行这场比赛里,纽卡斯尔做客安菲尔德对阵利物浦……

            杰拉德干脆的断下希勒脚下的球……欧文没有反应。
            “你和Jason打赌,和我这个乖僻儿童交上朋友的人可以追露易丝……”杰拉德看着欧文的愕然平静的说。

            杰拉德摔倒了立刻爬起来……欧文没有反应。
            “你和卡拉玩游戏,让我爱上你,香克利球衣真漂亮啊!是不是该借我拿回家挂几天?”杰拉德努力的做着羡慕的表情,那只让欧文觉得铺天盖地的讽刺。

            杰拉德疯狂的轰炸纽卡斯尔的大门……欧文还是没有反应。
            “你不知道吧,我和墨菲也玩了个游戏,让卡拉爱上他。”

            杰拉德跳到克劳奇身上疯狂的庆祝……欧文仍然没有反应。
            “我想你一定也不知道,我还和库兰玩过一个游戏……干吗堵上耳朵?接受不了么?”

            杰拉德终于爆发了,他为了阿隆索打架……欧文缓缓走了过来,又悄悄退了出去。
            “我告诉你,在你的游戏里,我没有什么损失,还享用了你的身体!哈哈哈哈……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生气?!”
            “不过是,玩玩而已……”欧文临走前用尽了全身气力说出这句话,再不回头,再不回头,因为不敢,不敢啊!

            比赛终于结束了,欧文努力保持微笑的环顾安菲尔德,原来,什么都没有过……能听见的只有Kops漫天的嘘声,能想起的只有自己离开那天他所有的拆穿……一点一点,不留余地的拆穿…


            回复
            10楼2007-11-27 09:02
              这就是杰拉德三番两次呼唤他回来的目的吧……那么他达到目的了,真的达到了。欧文走过去跟昔日的队友们一一拥抱,却找不到往昔的温暖。也的确,圣诞节都过了,怎么还会暖……
              杰拉德看着欧文单薄的身影甚至可以想见他蹲在地上纤长的手指滑过安菲尔德嫩绿的草皮……
              针扎一样的疼


              回复
              11楼2007-11-27 09:02
                欧文揉揉额头,脑海里闪过的是一片狰狞的红,和那个足以将他打碎的吻…


                回复
                12楼2007-11-27 09:05
                  他不怪杰拉德,也不怪阿隆索,是他自己作茧自缚,玩火


                  回复
                  13楼2007-11-27 09:07
                    焚。

                    想起Joe-Paul,想起那时的吻,想起那天的残阳,想起之后的伤,想起……杰拉德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一只手揽过欧文的肩膀,将他的额头抵在胸前。因此,欧文错过了他眼里散落大片大片的哀伤,只听见他依稀带着鼻音的声音:“其实……我和阿隆索也玩了个游戏。我们赌,你究竟还爱不爱我……”

                    欧文如遭雷击。从头到脚,输得彻底。他想挣开杰拉德的手,而握上他右臂的左手就那么的定在了那里,因为,杰拉德的话还有下半句……

                    “……阿隆索说你根本就不爱我,不过很显然,最后我赢了。你知道他输给我的是什么么?”

                    他猛的推开欧文,刚残留的温度转瞬消失殆尽,杰拉德嘴角一挑,潇洒的转身,离开得决绝。

                    在爱情的游戏里,玩得起,继续,玩不起,出局……


                    =================The End===================


                    回复
                    14楼2007-11-27 09:07
                      好了- -,终于发完了之后来自个沙- -|||||||

                      然后骂,百度,我X!!!!!!!!

                      TNND,一篇故事7章完结,害劳资发14楼- -,你NND!


                      回复
                      15楼2007-11-27 09:08
                        DING~顶完再看……辛苦!


                        回复
                        16楼2009-06-04 17:05
                          伤……太扎心了……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回复
                          17楼2009-06-04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