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地区拟人吧 关注:988贴子:8,902

【原创】守得云开(CP:莞惠)(BL向告白梗短打一发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空


IP属地:广东1楼2014-03-02 16:33回复
    只有告白,没有正剧。
    爆笑向。
    其他CP包括韶/关×肇/庆,还有阿禅对阿穗一如既往的单恋无果。
    关哥的军队背景和莞哥的篮球情怀可以摆渡,摆渡不了可以问LZ,但高三党不保证有时间回复。
    人物性格= =似乎和吧里很多姑娘冲突,想了解更多可以看看吧里的珠/三/角/组那篇杂乱。


    IP属地:广东2楼2014-03-02 16:39
    回复
      好吧,“基数”是双关,懒得改了


      IP属地:广东7楼2014-03-02 16:51
      回复
        久违了的风桑的文!
        真的是篇很欢脱的文呢,阿莞恭喜你和小惠一起脱团成功不过一定要躲开前方那些手持火把的黑衣人啊!【←哪些啊!】
        以及“基数”……hhh点赞!
        总之语死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风桑请加油~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3-02 19:05
        收起回复
          莞惠!!!maya总算看到了!!!天啊爱死这一对的我!!!!!!点赞!!又欢脱又甜!!!!


          9楼2014-03-08 22:14
          收起回复
            守得云开番外:见月明
            食用前务必阅读此提醒:
            1、本作者短篇的番外都会比正篇长,强迫症请按红叉
            2、番外为莞哥第一人称,莞哥,用辰姐的话说,就是他要是想干的事一定会干得很好。
            3、此文有私设,有私设......私设 貌 似 是行政区划,无法接受的请按红叉
            4、第一更连01都没更完!都是群里闹得一团糟的错!
            彩蛋相关:
            1、有关神秘人的本体是谁
            2、为什么神秘人要穿黑衣
            3、神秘人这一伙都有【中二的】的能力,猜猜越哥是什么能力的。
            4、猜中其中一个问题的可以点短文,CP随意,不考虑区拟省拟。
            【没错这个彩蛋又名:作者的心思你不要猜~】
            什么?你问我莞惠番外怎么没莞惠?稍等吧......现在是神助攻队友出场时间,莞惠一定会撒糖的,一定会!要怪就怪群里的各位总是在作者更文的时候调戏作者吧......【摊手】


            IP属地:广东10楼2014-07-20 00:03
            回复
              大家看到的要回复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们的回复就是我的动力。没有回复更不下去【我很严肃的】......


              IP属地:广东12楼2014-07-20 00:05
              回复
                哈哈哈我来啦!!!经过我抽丝剥茧的分析,缜密无误的推理,哈哈哈哈【等等先让我叉腰笑三分钟】
                【三分钟后】哈哈哈哈哈~~我决定回答第三题,越哥的能力是读心。经有关方面的证实,我的答案是…正确的!!!【鼓掌啊你们】好的不要太崇拜我~~【谦虚挥手】智商这种东西不是谁都有的!!风姐拜托关哥和端姐了谢谢!!
                当然我不是吃霸王餐的无良人士,所以我会动用我姑且比数学成绩高的语文来写个评什么的……应有关方面要求我去评正篇。
                文风是我最喜欢的脱线中二看得我好有归属感;人物形象很成功!它推翻了莞娘的莞哥在我心中的印象…真的我觉得一篇文章的成功是否在于人物形象的塑造是否能打动读者【然后我再去看了一遍莞娘的人设…】;告白桥段…不够刺激啊!!不过以莞哥的情商能告白后成功拐到惠哥…也侧面烘托出惠哥对莞哥爱得深沉…好了我该回去吃药了…否则会被人说我不能治疗了…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4-07-20 01:16
                收起回复
                  嗯风桑我又来啦√
                  噗叽越哥你确定你这样没问题?还有阿莞你的钱包还健在吗?【←别这样他会哭的!】
                  然后……马赛克是……死……【被捂嘴】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之风桑请加油√
                  ps:因为前面两只,我就不猜了,彩蛋什么的,我坐看。【←你确定?】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7-22 17:52
                  收起回复
                    风桑,嗯,我真的不会写文评我只会收(滚)
                    然后是越哥请务必到我家坐一坐
                    最后是,你请加油……(专业打酱油的我闪)


                    16楼2014-07-22 23:20
                    收起回复
                      02
                      我,号称天朝最能干的城市东\莞,在告白成功的第二天清晨,被甩了。
                      那天我和惠\州手牵着手回家。
                      回我家。我说。
                      我家更近。他说。
                      回我家,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看世界杯,然后我给你做宵夜。我理直气壮地说。
                      然后惠\州脸色马上变了一下,他低头,他在考虑。
                      我很耐心地等着。
                      五分钟后他抬头,淡淡地对我说,阿莞,你有没有觉得咱们俩之间的关系有点不正常?
                      啊哈?有什么不正常?
                      首先,我似乎没有答应你的表白,但是我们却牵了手......
                      月色下我看着他,我觉得他的鼻梁上应该驾着一副眼睛,反光的那种。
                      其次.,我们似乎没有谈过恋爱,但你却表白了。
                      啊?我想,这怎么有哪里不对......
                      所以综上,我认为我需要认真考虑下我们之间的关系。惠哥轻轻地甩开我的手,似乎是害怕把我甩疼了一般。他挥挥衣袖,潇洒地如云彩,就这么飘走了,消隐在月色之中。
                      然后我就回家了。
                      回忆结束,就算是越哥这种老妖都吃惊地两次摸摸他的伞柄。我看着他,他思考了一会,说:“我还不知道你会反读心......让我看走眼的,很少。”
                      “这不是战车赢了七比一嘛,我高兴,所以......一时之间就没想着那么忧伤的往事。”
                      越哥看着我把马赛克吃完,他的目光沉沉的。我尽量面不改色地吃完了马赛克,因此身心受到了强度极高的锤炼。
                      尼玛我可是堂堂东\莞好男儿!我的心里在咆哮,在咆哮。但是越哥没有笑,越哥沉沉地说,是我的错。
                      嗯?我把最后一口马赛克吞下。
                      他没有说话,他把他的护身法器递给我——没错就是那柄伞,黑长直,不对我在说什么呢?
                      他沉沉地说:“借你一用,目前你的情况,不容乐观。”
                      我瞅着那放在现代就是一普普通通的伞,想着它的神奇功效,不禁颤声问道:“难道说,前两年被我一锅端的黑帮大佬的马仔要找我寻仇吗?”
                      “我来之前请秦叔给它附加了一些功能,”他没有接我的话,兀自说了下去,“你拿着,会有用的。”
                      多年以前,我看着那把伞,当年还是一把黑黝黝的油纸伞,问越哥,这把伞能不能挡子弹?然后越哥向我借了把枪,砰砰砰,三个洞。他说,不行,大概是秦叔做这东西的时候还没子弹这玩意。
                      我当年吓得不行。虽然我不知道护身法器是用来干什么的,但对于守护神来说应该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才对,坏了......会不会扑街啊......
                      “这把伞,是用来遮雨的。”越哥提着伞,北上找他前辈修伞去了。
                      “这把伞,是用来遮雨的。”今天,我没有问,但越哥却抛下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他走开了,但不一会他又顶着众人,特别是女生们那亮闪闪的目光回来了。
                      越哥问,你真的想知道决赛的结果?
                      是是是!越哥你最好人啦!
                      我不知道,那年我真是路过澳\门而已,是他的运势太强。
                      不过......越哥翻开手机短信,伸到我面前。你看微信上都在说,强的那队法定时间踢平,加时绝杀,赢球输盘,押平局,最好。
                      我捂脸,这东西能信吗能信吗?
                      越哥没有来得及偷窥我的吐槽,他在女生们围上搭讪之前飞也似地逃跑了。
                      我握着伞,慢悠悠地在街上踱步。此刻为傍晚,街上人渐多,但不知怎么的,握着伞的我就像分海的摩西,熙熙攘攘的人群涌来,在我面前分岔,又在我身后合拢。没有人哪怕是碰到我一分一毫。我站在那里,抬头望着闪烁的霓虹灯。明明是那样明亮浮华的色彩,我的心却一直沉了下去。我想到了那首诗,在热闹的城市中,我感到了强烈的孤独。
                      我站在最繁华的步行街的中央,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悲悲喜喜的面容。没有人留意到他们的正前方有一个碍眼的路障。我把世界凝固成黑白默片,将自己当成了唯一的看客。
                      我看着他们,头一次感觉到东\莞不是人们口中那座活力无限的城市。
                      他已经1683岁了。他老了。
                      TBC


                      IP属地:广东18楼2014-07-23 01:04
                      收起回复
                        其实那把伞没有那么强悍招什么里人格出来的,莞哥也不是精分。嗯,他只是被甩了,很难过而已。
                        他真的很难过的。
                        番外的第二部分是惠哥的第一人称。本来应该是莞哥第一人称到底的,但是我想表达下惠哥的心思,于是很痛快地砍掉重练了。
                        以及,本来想要有些剧情的结果......告白能有什么剧情告白的番外也不例外!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7-26 23:54
                        回复
                          03【上】以后的章节会长,因为惠哥的心思要细一些【打死】
                          【注意:一大波客\家城市正在逼近,外省的不要勉强看下去了,你会统统不认得。】
                          “你说你们小俩口好好的闹什么离婚?”博\罗*坐在太师椅上痛斥我,我拉了张凳子坐在他对面,吹了吹手中的茶盏。
                          “大哥你老糊涂了,”猫在角落嚼着青团的龙\门*抬头,“惠哥他还没有结婚呢。”
                          新闻频道里恰好在放我家的宣传片,那个一听就知道不是南方人的旁白声情并茂地喊着:“惠\州——惠\州——惠民—之州。中国——”我抬手关了电视。老屋里只剩下博\罗哥郁结的喘息声和一阵吧唧吧唧的咀嚼声。
                          “龙\门啊,”我叹了口气,“吃青团都可以发出这种声音,你还真是有才华。”
                          龙\门讨好地笑笑:“哥啊,好不容易过来一回当然要享受嘛。等会我还得回家看龙眼呢,熟了就送你十箱。”
                          “你,你们俩......”博\罗气急败坏地跺脚。他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焦虑地在堂里绕圈子。“干嘛要拒他,明明就是个金龟婿......”
                          “他进门时还能好好敲他一笔!”龙\门欢快地接话。
                          “滚蛋,我是那么势利的人吗?”博\罗老脸一红,清清嗓子往下说,“先谈下恋爱,培养下感情......对,感情,是最重要的!”
                          我听着他们闹,呷了一口茶,说:“首先,我并没有谈恋爱的经验;其次我们还没有开亲属大会以做出决定;再次我认为应该谈恋爱以后再表白;再再次我有些......”
                          “咳咳咳咳咳咳!!!!!”博\罗瞪直了眼睛,一口气没上来。龙\门也噎着了,一边惊天动地地咳嗽一边冲过来给博\罗捶背。一老一小咳得掀翻了瓦片屋顶。我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你你你不觉得——”博\罗喘得像打铁匠的风箱呼哧呼哧,龙\门一见不好一掌拍下去,拍得让两千多岁的博\罗大哥从太师椅上翻下来摔个五体投地。
                          “你不觉得你辜负了东\莞哥哥的一片赤子之心吗?!”龙\门毫无愧疚地用稚嫩的嗓音质问我。
                          “......那个成语不是这么用的。”我慢慢站起身,走到窗前。窗外有几只麻雀在电线杆上蹦蹦跳跳。“我只是有点担忧......因为,唉?”
                          灰色的小货车冲过来,到眼前时甩了个三百六十度的漂移。麻雀喳喳喳地叫着飞了满天。它停下来时我看到刷在货箱侧面那黑色间一点红的显眼标识【SF】。我想我家似乎没有网购......
                          车门打开,SF小哥蹦跶下来,不,那不是SF小哥,他是HF海\丰大哥*!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07-26 23:56
                          回复
                            车门打开,SF小哥蹦跶下来,不,那不是SF小哥,他是HF海\丰大哥*!海\丰大哥拉风地扯了扯帽檐,隔着窗对我喊:“你遗漏了一份快件!”
                            快件?
                            我莫名地感到心慌。
                            海\丰从货箱里拖出一个人。我心里不祥的预感愈发浓厚。他扶着那个人的胳膊,见我呆着不动,他恼火地喊了句:“他是你的人,你还不过来把他抱走!”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心慌了。
                            因为开朗的海\丰大哥今天没有嘲笑我。
                            因为......他面色惨白地倒在了那里。
                            【博\罗的外貌接近三十,龙\门十六,海\丰二十几。】
                            【不要纠结作者的外貌设定】
                            03【下】
                            我似乎没有见过他熟睡的模样,直到今天。
                            兵荒马乱的年代,他睡觉时抱着武器,眼睫毛不时颤动,枪声一近,他马上跳起来开火。
                            现在,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头歪向右边。除了胸膛一起一伏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海\丰把另外一张太师椅搬到了房间里,他坐下,端着我泡的茶一饮而尽。
                            “我最近手头有些紧,干了些兼职,”海\丰凝重地说,“去他家运了趟货,没想到在江边见到他......”
                            “跳江了?”我才发现他的衣服上画着一只大菠萝*。
                            “奇怪的就是,我发现他的时候,他躺在江边。如果他跳了江,那么他一定自己游上了岸。”
                            海\丰顿了顿,从身后抽出一把黑伞。他问:“会不会是因为这个?”
                            我说:“那是越哥的祝福,是没有危害的。”
                            这把伞上次交到城市的手里,是在北伐伊始。越哥把伞留给守城的我们,去到了更北的地方*
                            现在这把伞竟然到了他那里。越哥为什么要给他伞?
                            我陷入了沉思,海\丰哥悄悄走掉了我也没察觉。直到......我突然感觉到胸口发闷。今天是怎么了?身体老出毛病。
                            当然我知道发闷的原因,那就是因为粤家所有......看我胸闷的程度应该是所有——客\家城市统统挤到了我的瓦片房。一共......几十还是上百?一旦他们来我家开会,我就胸闷得不行。
                            龙\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对我喊:
                            “你不是说要开会唔唔唔......”
                            我捂着龙\门的嘴拖他出门,明天我一定要给这小子买一箱核桃*。
                            只见两张太师椅上,博\罗哥和龙\川叔两人在打架......等等打架?!
                            “我要左边。”“不,你在右!”“我老资格。”“我们一样大。”“我以前建过国!”......
                            我冷静地回房拿起黑伞,冷静地回到厅里,冷静地提起伞将太师椅间的桌子插了一个洞*。
                            世界清静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4-07-26 23:58
                            回复
                              我冷静地环视一周,说:“第一千一百二十八次客\家最终决议大会,现在开始。”
                              静默了五分钟,龙\门率先举手。
                              我瞪他:“让长辈先说!”
                              龙\川和博\罗面面相觑,然后转向我,异口同声。
                              “阿惠你就嫁了吧!”
                              “为什么?”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因为爱情!”周边的城市都静悄悄地抹了把汗。龙\门搬了张椅子让我正对着二老。我坐着,感觉自己像是被升堂的犯人。
                              我淡淡地说,心里夹杂着不知名的苦痛:“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和他两座城之间的感情,其实有可能不是爱情?”
                              “我,惠\州,在历史上,和东\莞有什么关系?”
                              *博\罗与穗哥同岁
                              *龙\门大概生于明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海\丰比惠哥大,与关哥同岁
                              *菠萝是海\丰的弟弟陆\丰的特产,记住陆小弟家里不是只有白**粉的
                              *更北的地方:去山\西找老阎谈合作去了【这个对剧情不重要。】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07-26 23:59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