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街10号吧 关注:5贴子:87
  • 5回复贴,共1

〖GOLF〗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留空,防止抽风



回复
1楼2007-11-21 16:34
    上帝不掷骰子.
      --------爱因斯坦 

    其实如果没有那一天,一切,还如此平静.其实如果没有那一天,一切,都不会疯狂.
    欧文有着他的青梅竹马路易丝,而杰拉德还是每天跟在欧文身后跑.因为他们都已是利物浦不可或缺的主力队员.
    他知道他总有一天会与她结婚的,他知道他并不想就这样一直跟在他身后,他想与他并肩而行.杰拉德总是想起欧文那如烟火的笑容,以及他的一句话.
    那时杰拉德加入了利物浦街边酒吧里一个小组织,说白了就是一群整天把义气挂在嘴边,因为无所事事而总想挑点事的少年.年轻人,火气大,经常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得头破血流.杰拉德就经常如此.欧文总是想不明白,打架就那么有意思?杰拉德想告诉欧文,其实没什么意思,不过很痛快,也可以,顺便消磨掉你陪在她身边的时光.混混的生活,并不那么光彩,打过好多次架,揍过人,也被人揍过.最惨烈的,还要属那一架.那一架不记得是怎么打起来的了,只是自己挨了好些下,突然感觉整个人就要挂掉了.
    可是他来了,冰冷得近乎决绝的声音:"他是我的人,不许你碰他!"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亮了.耳畔只剩下呼啸而过的风,细细碎碎,缠缠绵绵.
    趁所有人都震惊的时刻,欧文拽起杰拉德就跑,也不管他有没有伤,只是拼了命的跑.杰拉德可以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潮湿,他知道,他刚刚肯定很害怕.欧文可以感觉到他手心里的温度,他知道,自己刚刚害怕的,是他真的就这么挂掉.
    跑了好久,仿佛飞奔在天涯.杰拉德和欧文一起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忽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双手支着墙壁,把欧文圈在胳膊里,低下头,问:"你刚刚,对他们,说什么?"欧文也低着头,褐色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光芒.脸上,不知是跑得太快了,还是怎么的,通红通红的."呃.....我说什么了?"很显然,杰拉德对这个反问很不满意,他凑得更近了,嘴唇几乎贴到欧文的耳朵:"忘了么?"温热的气息扑面,酥麻的感觉冲击着欧文的大脑皮层.欧文突然抬起头,对上杰拉德的眼睛,眼里有一闪而过的狡黠:"呵,怎么?想赖帐么?当年是谁输了一辈子给我?那还不是我的人么?"杰拉德到被欧文突如其来的回答吓了一跳,欧文照杰拉德肩膀给了一拳:"我说小子,你记得,你这辈子是我的,那就给我安分点儿,打架居然还要我来救你,真是没用!"杰拉德脸上讪讪的.最后,只得吐出几个字:"好,我再也不打架了.不过.....你要养我一辈子的!"
    "切,自己有胳膊有腿的,还要我养?"
    "谁让我把自己都输给你了呢!"
    .......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抬杠调侃,直到夕阳西下才回了寝室.队友问起怎么回事,俩人异口同声说杰拉德走路不小心,摔的.反正是硬生生的就给糊弄过去了.其实大家都明白,不过心照不宣罢了.
    而后的日子,他依旧传球给他,他依旧把他传的球送进门里.然后拥抱庆祝,偶尔会贴贴额头,亲亲脸.发乎行,止乎礼,一切,都看似平静,一切都那么美好.只是,那句话,在杰拉德耳边,久久萦绕.
    "你是,我的."
    那你呢?又是我的么?


    回复
    4楼2007-11-21 16:36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做什么.
       -----------莫扎特《费加罗》

      一个人若是败得漂亮,走得洒脱.那败又何妨,走又何妨.
      利物浦的天空,总是响晴得一丝不挂.欧文走在安菲尔德嫩绿的草地上,不做过多的逗留,但是很认真,很认真走过每一处,角落也不放过.杰拉德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用力吸了吸鼻子,然后突然笑了.其实他也不明白当时在笑什么,他知道欧文在留恋,但是人不可能总呆在摇篮里不是?一年以后,当杰拉德拍摄这一年的时候,他王者一般的环顾整个安菲尔德球场,又似陌生人一样淡淡的浅浅的目光一扫而过.也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利物浦还叫利物浦,安菲尔德也还叫安菲尔德,红军联赛排名依旧起起落落,KOPS却还是满场注定高亢的唱着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杰拉德没有什么眼泪可以流,能流的,就是自己的汗和自己的血.
      其实杰拉德很想欧文能跟他嘱咐些什么,可是没有.其实杰拉德自信看到了欧文眼里闪烁的光芒,可是当时的阳光太耀眼,以致他也恍惚了,确定不了.
      欧文还是目空一切的走着,一直到离开了球场,一直到进入了机场,一转身,笑得一脸灿烂,杰拉德只觉满世界的蒲公英,飘得到处都是.抿抿嘴,扯了个无所谓的弧度:"呵,走好,保持联系!"欧文耸耸肩:"再见."
      潇洒的转身,一如当初决定时的决绝.杰拉德看着欧文进了通道,便离开了,新的赛季就快开始了,他这个队长怎么可以懈怠呢?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地球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停止转动,上帝总是公平的,少一个人就会补上一个.当然,在球队里上帝是没什么用的,主教练才握有生杀大权!杰拉德是在梅尔伍德训练场看到阿隆索在训练,技术纯熟得堪称惊艳.
      杰拉德突然敲定了心中的主意,其实在欧文盘桓安菲尔德的时候,杰拉德就有这个想法了,可是,那时候什么也不想说,只想静静的跟着他走,或者是想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沉默.杰拉德正为自己敲定的主意热血沸腾之际,阿隆索诧异了,如此这般的王者气质,不怒自威的压迫感,嘴角似是而非的微笑,激起了西班牙人的欲望.什么欲望?不知道,连阿隆索自己也不懂.
      不过,当红军登上欧洲足坛之颠,我们大家都懂了.那一夜,杰拉德怒了,狂了,疯了,也High了,那一夜,阿隆索赢了,笑了,吻了,也痴了.
      杰拉德和阿隆索是一个房间的.那个High得彻底的夜晚,激情燃烧,风花雪月,什么都可以发生,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原因很简单,阿隆索陪女朋友出去庆祝去了.酒吧里昏暗的灯光,Nagore优雅的吸着香烟,阿隆索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良久,他伸手牵住Nagore的手,很紧很紧的握住,然后,便是一个深深的吻,亘古绵长......

      我不清楚我是谁,我在做什么.只是,我爱她......还有,他.

      杰拉德独自坐在空空如也的屋子里,没有开灯.怀里紧紧抱着冠军杯,只觉得那里盛着好多好多的液体,有汗有血,还有此刻正在滑落的泪.

      我做到了,我会替你完成梦想.这是为你而赢的冠军杯.
      ......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做什么.
      ......

      欧文的嘴角淡淡的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是开心还是自嘲,自己也说不清楚.其实他并没有看到那个画面,可是上帝没玩够.
      第二天的报纸写得沸沸扬扬,多少女孩子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欧文没来由的窝火,或者说,是忽略了来由的发了脾气.
      连关了三天手机,是逃避媒体,还是逃避自己?

      牵起路易丝的手,轻轻一吻:"我们结婚吧."
      路易丝双手环过欧文的腰,把头靠在他单薄却结实的胸膛上,浅浅的笑了,有泪滑过腮旁,她等这一天,太久了,太久了.....
      "好的."

      那一刻,我是真的,迷失了自己......


      回复
      6楼2007-11-21 16:36
        • 211.71.28.*
        呃......
        我有点无话可说......


        回复
        11楼2007-11-27 15:10
          每次看这文,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回复
          12楼2007-12-04 11:47
            • 59.175.61.*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杰欧不管如何,终究还是要说再见的。

            是真真正正的没有交集。


            回复
            13楼2009-03-21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