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街10号吧 关注:5贴子:87
  • 3回复贴,共1

〖GOLF〗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留空,防止抽风


回复
1楼2007-11-21 00:20
    中国有句诗,什么风,什么露。我记不清了,也不是很懂,但是很喜欢。

    我不是个好孩子,从来不是。
    只是我把叛逆隐藏得很深,很深,以致于没人发现。然而骗得过全天下,却骗不过我自己,这是必然。

    杰拉德结婚,第一份请柬是给我的。我笑,说好,我会去的。然后,我看到他眼里有些什么,一闪而过。
    那是失望,我知道的。
    迈克尔·欧文总是这么自信的,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不过卡拉执意说我从不懂爱情,因为我从来没爱过。

    其实我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并且我说,爱情这种无用的东西我不需要。可是后来发现,原来事实并非如此,原来,我高估了自己。

    6月6日英格兰对爱沙尼亚的时候,杰拉德跑来找我说,我们一起开球吧。我说好。

    他东张西望了好一会,故作漫不经心的跟我说,迈克尔,过几天我们去迪拜吧。
    我说好啊。
    他笑了一下,就像我们以前在一起那样。
    我也笑了一下,在他面前,我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有那么一次,他不经意提过,迈克尔你的笑总是有感染力的。也许是因为这句话,我在所有人面前都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可是又有那么一次,他跟我说,不想再见我的笑脸。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起了作用,总之后来卡拉无意中说我不像以前那么能笑了。然后我愣住了……

    一直到去年9月份,他的自传出版以后,我才发现,他每次涉及到我的话里都会说一句“Michael said with a smile。”

    那一天纽卡斯尔阳光很好,我在院子里晒太阳。他没有跟我打招呼,突然出现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我来送书,他说。我差点没笑趴下,我说,我从不看书你忘了么?
    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随即笑了,“这本书叫Gerrad。还有我的亲笔签名呢!”
    那天我们似乎说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说,我真的记不得了。
    能想起来的,只有他在走之前说的一句,“其实,关于你的,我都记得。”

    我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读一本书,或者,是在读一个人,又或者,是读两个人,总之第二天露易丝看到我的时候惊讶坏了,“迈克尔你眼睛怎么了?”我揉了揉它们,照了下镜子,也把自己吓坏了——它们肿得吓人。我当然没有哭过,仅仅是读了一夜书罢了。

    最后看了一眼封皮,上面的人紧绷着脸,望向远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有那抬头纹很深,很深,就像……我藏匿自己叛逆的地方。然后,我随意的把它丢进了抽屉里,丢进了我很长很长时间都想不起拉开的抽屉里。那里,还有很多可能已经发黄了的照片……也许,还有已经发黄了的记忆……

    很久之后他曾经问过我,书写得怎么样。我扯了扯嘴角说,脏字真多。然后他叹了口气,说,获奖了。我突然就笑不出来了,但我不得不承认,心里有些小小的开心……那里提到我,很多次。艾丽克丝跟我说,也许,可以改名叫“我和Michael不得不说的故事”。沉默良久,他又加了这么句话。恩?你说什么?我突然问,装得像没听到一样。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别过头,没有,什么也没说。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有些害怕,好象,他那一眼可以看穿我一样。可是后来我又笑了。杰拉德他妈的是个傻子!这是他自己说过的,我不置可否。

    去迪拜是开“单身派队”的。我叫上了卡拉,甚至还把家里人也带了过去。如果墨菲和哈曼离得近的话,我想我也会叫上的。本来以为他会像从前一样对我“莫名其妙”的胡乱发一通神经,可是这一次没有。他只是对我弯了弯嘴角,扯了个在我看来很惨淡的笑容。然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个表情玩到结婚前两天。我握着手上的台球杆,兀然想起他那本自传,还有,在我们到迪拜之前,他执意拉我去买的胃药。然后,继续专注于我和他的比赛了。有些东西,过去了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我说我要先去参加JT的婚礼,杰拉德笑着跟我说,好的,不要迟到了。我说没事,迟到了我就不去了。他说,我是说我的。我看了看表,说,谁的都一样。
    然后钻上了车,打开车窗对他说,迟到了让人等是很不礼貌的。


    回复
    2楼2007-11-21 00:20
      他突然把手伸进来揉了揉我的头发,说,你没有迟到的习惯……更何况,其实你总是早我一步的,呵呵。
      我扯了扯嘴角,关掉窗子,开车了。

      后视镜里的人,一直看着我的车,渐渐一点点的变小,最终,消失不见了。

      然而那天我还是迟到了——陪露易丝做头发。尽管后来我们坐了直升飞机过去,可还是有一段路程要开车的。露易丝看着我说抱歉,我咯咯的笑出声来,那家伙结3天呢!没关系,我们就是明天去也不会迟到的。
      话一出口,我突然发现,我是当真想明天再去了。

      这时候电话响了,凭直觉我知道那是杰拉德。还没等我开口,他就问,怎么了?是不是迷路了?早知道我就不定这地方了!你现在在哪?要不要我过去接你?喂喂,你在听吗?
      也许是夏天有点热的缘故,我突然觉得脸微微有些发烫,恩,我在听。我没有迷路。我……
      喂!你在干吗?!
      我把电话挂上了,喊了停车,冲到路边。

      你在干吗?!这都几点了,你知不知道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拿着电话靠在路边,还一个劲的“喂喂”呢。
      我冲着西装革履的他喊着。不得不说,他今天,真的满帅的。哈,我也受传染了么?居然在这个时候还会注意这个。

      他拉开了宝时捷的车门,半开玩笑似的说,来接我那比新娘还重要的嘉宾!嘿,露易丝,快过来!
      露易丝过来的时候坐了后面。你还发什么呆啊?!他拉过我,不由分说的把我塞进副驾驶的位置,接着自己也钻上了驾驶。我在上车的时候瞟见了副驾驶上座位上的M.O,还有他刚刚手掌抚过我手背时候的温度,好象某些东西,要苏醒了……

      迈克尔你脸怎么那么红?你没事吧?露易丝突然凑过来问。杰拉德左手很自然的抚上我的额头,微微皱皱眉,似乎有点热。
      我摇摇头,把他的手甩掉,没事,有点晕车,不过,如果你继续这样看着我,我们就都会有事了。
      差点追尾。
      他突然的急刹车,由于刚刚着急,上车没有系安全带的我,毫不留情的被甩了起来。他到是手快,立刻扶住了我,然后半是责怪,似乎,还半是宠溺的看了我一眼,府下身子给我系安全带,最后把窗子打开。
      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从前就总是这么迷糊好,还是该庆幸我们车子后面没有别的车子好。

      总之,后来我把左手握上右手背,似乎,上面还弥留着他的温度。然后把头靠在座位上吹冷风。而他们俩,一路上就说着婚礼的事。那条路似乎特别的长,又似乎特别的短。长到我觉得那是我一生都不会忘掉的路,然而短得一眨眼的工夫,我们就到了Cliveden House。

      一下车就是扑面而来的婚礼味道。两年前,是属于我的。现在,是属于杰拉德的。
      墨菲急急的迎过来,拉了拉杰拉德,谢天谢地,你总算赶回来了!然后过来我身边低声说,迈克尔,你当真比新娘还重要啊!库兰都不是他亲自接的!
      我淡淡笑了下,说,呵呵,是我叫他去接我的,我说我找不到路。
      杰拉德微微愣了愣,墨菲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杰拉德拽走了。

      我觉得我当真是晕车了。晕在那杰拉德的宝时捷里,我突然觉得我很想就那样的晕在那里,不愿醒来。就像等待被王子吻醒的公主。哈,这是我哄杰玛睡觉的故事,我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想了这些!真变态!

      钟声响起,婚礼开始了。
      神父说的那些我一句也没听清楚,不过也不需要听清楚,跟两年前的不会有太大的出入。后来,所有人都在等杰拉德那一句“I do”的时候,他却没了声音。
      全场静默了。杰拉德似乎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觉得是看我,但是我真的不确定。因为我把头转了过去。然而,就在我转过头的刹那,他那句“I do”响彻整个礼堂。那些在他车上好不容易苏醒过来的东西,突然死掉了……

      其实我很清楚,有些什么,本不应该开始,终结是必然的。
      比如,谁对谁的依赖,比如,谁对谁的主宰……又比如,谁对谁的爱。
      后来那几天的事我都记不清了。真的记不清了。露易丝笑说,那天不是你醉了,就是你老了。
      然后我摸了摸她的肚子——那里有我们的第三个孩子。我说,这又是个催我老的小东西。
      呵呵,可不是嘛!对了,史蒂夫可是把福勒儿子的求亲拒绝了呢!他和艾丽克丝都说莱西是詹姆斯的。露易丝去给我倒了杯咖啡。
      我抿了一口,觉得这咖啡苦得可以。他还不是觉得我儿子长得帅么!
      是啊,跟他爸爸一样!露易丝坐到我身边笑着说。

      真的很快,一转眼,我儿子都一岁半了。我,当真是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
      是谁说过,健忘是病态,善忘是境界。迈克尔,你境界了!
      然后我笑,有一些东西,我也以为我忘记了,可它们却总是在我以为忘记的时候,记得了……
      比如,那个经常记不得打开的抽屉,比如,那个有着M.O的座位,又比如,通往Cliveden House 一路上的风,还有,我右手背上残留的温度……


      很久以后的很久以后,有一个中国女孩告诉我,她们有句诗,有些人,就像“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回复
      3楼2007-11-21 00:20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诗,但是追风,写下它的时候你心里不会疼吗?


        回复
        4楼2009-10-07 2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