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鱼吧 关注:134,538贴子:5,010,496

回复:泡泡鱼搞笑版新集(全)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二十四 步烟飞


竹天青身形一晃,已迅速的蹿出来,一把拎起摇摇欲坠的唐诗,回到了船舱里。
灯光下,竹天青一袭青衣,浑身上下干干净净,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脸色白里透红,似乎刚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温柔腼腆的笑意。
但在这样的夜里,在一具死尸的旁边,他的笑,在唐诗的眼里,却是说不出的诡异。
她如同看到了一条真正的毒蛇,浑身都因恐惧而起了轻颤。

竹天青含着笑,上上下下的打量她,道:“姑娘现在想必冷得很,你是想换一套令妹的衣服呢?还是我的衣服?”
唐诗苍白的脸又变得通红。她刚才在水里这么一折腾,秀发披散,曲线玲珑,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她是个如假包换的大美人。
但她现在又哪敢在这里逗留?
竹天青含笑的目光一直在打量她,在她半透明的,被撕裂的衣服紧裹着的娇躯上徘徊不去。
他的眼底,仿佛燃起一簇火焰。


回复
93楼2016-06-21 15:59
    那少女含泪的眼睛也一直默默瞅着她,突然迟疑的问道:“你......你是唐家二小姐?”
    唐诗吃了一惊,看向她。
    -----少女雪白的肌肤,清丽绝俗的容颜,依稀在哪里见过。
    少女轻叹道:“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步烟飞。我们曾经在千仞峰的庙里见过一面。”
    唐诗“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爷爷呢?”
    步烟飞珠泪突然点点而下,哽咽道:“我爷爷......我爷爷被这恶贼害死了。”
    她用力踢了胖店老板的尸体一脚,流泪道:“我与爷爷在观鱼阁卖唱的时候,这淫贼......这淫贼看中我,硬要逼着我做他的第八房小妾。我宁死不从,他就派人打死了我爷爷,还把我卖到了水芙蓉的画舫上。”


    回复
    94楼2016-06-21 16:00
      唐诗吃了一惊,急忙谢绝道:“不用了......这怎么可以?”
      步烟飞失望的道:“为什么不可以?我自小吃苦耐劳,什么活都可以干......小姐郁闷的时候,烟飞还能弹个小曲,清唱几曲。”
      竹天青突然笑道:“何必这么麻烦?姑娘直接对我以身相许就行......”
      步烟飞红晕上脸,轻轻道:“竹大哥又拿我开玩笑,公子高门雅士,又岂会看上我这等烟花女子?”

      她秋波流转,望向唐诗,嫣然一笑,道:“我还是先服待唐二小姐泡个澡,换个衣服吧。想必小姐不会拒绝罢?”
      唐诗冻得眼泪鼻涕都快下来了,她当然不能拒绝。


      回复
      96楼2016-06-21 16:01
        画舫靠在了岸边,唐诗也已泡在了热水里。
        深夜的客棧,极是冷清。
        小小的温暖的房间里,门窗紧扣,水气缭绕。
        步烟飞一边给唐诗添热水,一边笑道:“我给厨房里的老妈子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她才舍得给我这些热水。”
        暖暖的水,暖暖的温度,暖暖的手,暖暖的笑语......
        一切都暖暖的,在这一片温暖温馨中,所有曾经的痛苦纷扰都似乎已远去......
        唐诗也已满足的爬到软软的床上,睡了过去。
        她立刻就睡着了,她实在太累。
        她睡得就像个纯净的婴儿,毫不设防。
        步烟飞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她根本没睡着,也不可能睡着。


        回复
        97楼2016-06-21 16:02
          黑暗中,步烟飞的眸子闪亮如星。她星光一样的目光,落在唐诗恬静甜美的脸上。
          -----这张可爱的脸上,甚至还浮着甜蜜的笑意。
          她梦到了谁?爱人?亲人?还是朋友?
          步烟飞紧紧握住了拳头,她的胃一阵翻天覆地的绞动,满嘴都是吐不出来的苦涩。
          -----她却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更没有她爱的与爱她的人,什么都没有。
          她的童年,比黄连还苦涩。
          她知道自己在不懂事的时候已失去了母亲,收养她的,是“秦夫人”。
          本来她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但是如果可以选择,她却宁可去死,宁可当初就不要到这个世界上来。


          回复
          98楼2016-06-21 16:02


            回复
            99楼2016-06-21 16:03
              二十五 莫离殇





              太小的记忆,很多已模糊了。
              她只知道自已有个养母。这个叫秦夫人的养母很奇怪,与她相依为命,却对她若即若离,喜怒无常。常常独自出门而去,却把她一个人锁在黑洞洞的,没有一丝光亮的地窖里。没有比孤寂与黑暗更可怕了,对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来说,那简直是地狱。小步烟飞常常一个人哭得声嘶力竭,甚至昏厥过去。
              秦夫人开心的时候,会亲她,疼她,就像爱她养的宠物。不开心的时候,会骂她,踢她,用世上最恶毒的词语咒她,甚至拿尖尖的绣花针扎她。


              回复
              100楼2016-06-21 16:04
                十岁以前,步烟飞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真正开心的笑过。
                她瘦小的脸上,是满满与她年龄不符的沉重与成熟。
                她懂得小心翼翼的看秦夫人的脸色过活,懂得强颜欢笑,懂得怎样乖巧的去取悦一个人。并且,懂得在受伤之后,怎样包扎自己。
                她开始常常委屈的哭,痛哭,哭得喘不过气来。
                后来,渐渐的只会在一个人时悄悄掉眼泪。
                再后来,她变得麻木,她不再流泪,她学会了笑,冷笑。
                阳光照不进她的生活,爱不能萌芽,恨却可以在黑暗里悄悄滋长。


                回复
                101楼2016-06-21 16:05
                  小步烟飞慢慢长大,慢慢知道了这个叫秦夫人的养母,并不是她的生身母亲。
                  她也慢慢知道了,别人的孩子,是还有父亲的。

                  她的父亲母亲呢?
                  八岁那年,秦夫人告诉她,她的父亲步逍遥,为了一个叫华晓月的女人,残忍的杀死了她可怜的母亲,并且抛弃了她这个幼小的女儿,不知所终。
                  秦夫人才三十来岁,容长脸蛋,细细的眉眼,清丽妩媚,年轻时想必也是个出色的美人儿。
                  但她的脸上永远鲜少笑容,她细长的双眉也总是愁眉深锁,这使她光洁的额头平添了不少皱纹。甚至,她黑漆漆的长发上,也有缕缕白发冒了出来,开始有了落雪的痕迹。
                  她告诉步烟飞,她的丈夫秦玉,也是被她父亲给一刀杀死的。


                  回复
                  102楼2016-06-21 16:06
                    小步烟飞也很快忘记了这个奇怪的伯伯。
                    但现在,秦夫人,她的养母,居然一字字残忍的吿诉她,那个永远睡着不会醒来的男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步逍遥。
                    秦夫人慢慢在桌上倒了两杯茶,笑道:“你父亲喝的那杯茶,就叫莫离殇,无色无味。”
                    她继续道:“这种毒草,名叫忘忧草,分雌雄两株,并蒂成双成对生长,本来是无毒的。但若把它分开独株培植三年以上,它结出的果子就剧毒无比,就是莫离殇。喝了它熬的汁液就无可救药,世上再无解药。”
                    她淡淡笑道:“我不会武功,不能杀了你父亲,只好用这种笨方法。我耐心的等了三年,才终于千辛万苦的培育出了一株,三年前送你父亲喝了。三年后,我又培植出了两株,我们母女俩刚好一人一杯。”
                    小步烟飞脸色惨白,一步步向后退去。


                    回复
                    105楼2016-06-21 16:07
                      秦夫人并不理她,喃喃道:“秦玉,我终于能来陪你了......”
                      “虽然当年你杀了我的亲人,劫掠了我,逼着我做了你的压寨夫人,可你真的对我很好,我后来终究还是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你......”
                      “可恨那步逍遥废了你,后来又杀了你,我也早给你报仇了......”
                      “本来我就想这样孤孤单单的活下去,可是没有了你的日子,实在太寂寞痛苦了,我受不了啦,我想来看看你......”
                      她轻轻笑道:“其实我三年前就该来看你,可我虽然不怕死,却怕痛......上吊抹脖子的滋味,我可不想尝试......现在,我终于可以完完整整,干干净净的来见你啦。”


                      回复
                      106楼2016-06-21 16:07
                        她微笑的举起一杯茶,回头看着步烟飞,嫣然一笑道:“我先走一步,你随后就来,去找你父亲母亲......当然你也可以不喝,但我吿诉你,活着太痛苦了,活着就是一场无边无际的痛苦,还不如去死,开心的去死......死了你就能看见你所有的亲人了。”
                        她兴奋的笑着,端起茶一饮而尽。
                        她纤弱的身子轻盈的转了一圈,浅杏色的轻纱就飘了起来,像枝头憔悴飘落的杏花,淡淡的,淡的就像一个远去的旧梦。
                        “这是他当年劫持我那一天,我身上穿的衣服......他一定还记得,看了一定喜欢......”
                        秦夫人脸色无限温柔,她仿佛一跤摔回到遥远的,青涩的初恋里,又看到了那令她芳心呯呯乱跳的,让人恨的切齿,又让人爱的发疯的那个邪魅男子......

                        两情忘忧,莫再离殇......
                        她倒了下去。


                        回复
                        107楼2016-06-21 16:07


                          回复
                          108楼2016-06-21 16:08
                            继续呀,师傅,英雄救美的情节刚到高潮,咋就掐了尼?


                            回复
                            110楼2016-06-21 16:11
                              暂停⋯⋯
                              此处省略一百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1楼2016-06-21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