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鱼吧 关注:134,620贴子:5,011,838

泡泡鱼搞笑版新集(全)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侠客行搞笑版与泡泡鱼歪史续


从来没有一个平台如白社会让我如此难忘,死了,还经常去上坟。
也没有一个游戏如泡泡鱼让我都已放弃了,还赖在这个贴吧。

重新翻起了侠客行搞笑版,只为看到那些熟悉的头像与名字 。
绝大部分,是永远不会在这里出现了。
如果还有白的朋友在这里,请跟我重温一遍昨日白泡泡的繁华。如果可以,请低调的你冒个泡,让我们记起你或者记住你。
我不是开朗的人,我也鲜少冒泡,鲜少跟朋友交流。我只有通过这种笨拙的方式 ,守株待兔。

我也不是个很阳光的人,但我渴望阳光。谁又能拒绝阳光呢?
所以,我喜欢笑话,喜欢所有搞笑的文章,也喜欢写。
我愿意快乐跟朋友分享,也希望朋友的快乐跟我分享。

不想只发旧帖,所以赶写了官网版续篇——-《情人节的忧伤》。
喜欢的朋友顶一个,不喜欢的,请无视~~

本文纯属虚构,不针对任何个人。大吧小吧看到了,不求加精,但求勿删 ,谢谢!



回复
1楼2014-02-26 21:06
    故事背景:2012年1月白泡泡推出灭绝鱼,末世劫难之大拯救开始
    活动鱼:猫之恩


    三 拯救还是穿越?这是个问题


    日子,一天天寂寞滑落。

    度日如年!

    石中玉不做大哥已经好多年了!每当皓月当空,神驰往年,就不由的泪流满面!

    泡泡鱼经营如日中天。渔库里更是金满箱,银满箱,却不知给谁做嫁妆!因为堂堂石中玉石大小姐心里想的念的魂牵梦萦的居然还只是那么一个媚娘!

    这个夜晚,月凉如水。石中玉女扮男装,悄然出门。是冬天了,曾经沧海桑田的爱情是否也已繁华落尽!石中玉痴痴凝望月宫,突然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曾几何时,嫦娥鱼的怀里居然多了一只野猫!

    媚娘幽幽的道:“上次跟你分手后我在海边绝望自杀,是这只流浪猫救了我。它叫波仔,是被施了魔法的白猫王子。只要得到心爱女孩的一个吻,就可以变成王子来娶我......”

    石中玉差点没晕过去,大叫:“它敢!我明天就把它阉了!”

    可眼下真正被那个的却是自己!石中玉万念俱灰!心灰意冷之下,决定剃度出家!

    侯掌门知悉后急的直跳脚!他才不信石中玉会去当和尚或者尼姑呢,他害怕的是石中玉跳槽到黑社会搞个什么“孪生”或者“挛生”泡泡鱼,那他的锦绣前程岂不死无葬身之地!他急命手下的虾兵蟹将们堵住前门后窗外带狗洞若干,以防石中玉用缩骨功溜走。

    石中玉冷冷的盯着侯掌门,如果他的眼光是刀,侯掌门已被千刀万剐了一万次。

    侯掌门泄了气,道:“好吧!我知道你恨我。但我可以请天空之境的白长老施法,让时光倒流,送你回到过去......”

    石中玉绝处逢生,喜出望外!

    于是,白长老念起魔咒,放了一个p。泡泡海洋立刻被这股诡秘气体污染,大小鱼们陆陆续续跟着石中玉玩起了穿越,失踪了!

    就这样,轰轰烈烈的拯救活动开始了......

    石中玉:the end ? no , I shall return !

    2012.1.14




    ,


    回复
    4楼2014-02-26 21:23
      因为重新发帖,删了两楼。这两楼朋友的聊天也删没了,不好意思哈!


      收起回复
      32楼2014-02-27 20:55
        倩女幽魂 - 张国荣


        回复
        43楼2014-03-04 16:45
          七夕情殇被百度和谐了,试了两次发不上来。是太污了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1楼2016-06-21 14:36
            唐诗咬了咬牙,突然一把抓起了旁边几上的一个花瓶。
            别人以为她恼羞成怒,想发飙了。她却只是“哗啦”一声,将整瓶花瓶里的冷水,全都泼到了竹天青的头上身上。
            竹天青在瞬间成功变身落汤鸡。
            他表现的就像是个刚穿越过来的白痴,怔怔道:“这......这是在哪儿?我在干嘛?”
            敢情他刚才喝的不是竹叶青,而是传说中奈何桥上的孟婆汤。
            唐诗简直快要气疯了,她对着竹天青的耳朵,大叫道:“银子呢?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的吗?”
            竹天青几乎没失聪。
            他怔了一回,终于魂魄归位,醒悟过来,急忙伸手入怀,脸上的神情却像突然被毒蛇咬了一口。
            然后,他惊恐的看着唐诗,宣布了一个可怕的坏消息:“我的银子掉了。”
            “应该是在你撕破我衣服时掉的。”
            “所以罪魁祸首还是你,怪不了我。”


            回复
            83楼2016-06-21 14:43
              所以堂堂“唐二公子”被押在了观鱼阁,而竹天青则回去取银子,来替唐诗“赎身”。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一顿饭就将自己“卖”了,唐诗几乎没气晕过去。
              但她又怎有脸说自己是临安唐门的人,否则只怕唐家安息的祖宗十八代,会气到死去又活来,然后再被她活活气死一次。
              她当然也可以三拳两脚,轻易将眼前这几张冷嘲热讽的臭脸,打的万紫千红。但那样,她又跟那些拦路抢劫的强盗,有何区别?

              所以......
              啊!多么痛的领悟:宁可饿死,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会请你吃饭的鬼话......


              回复
              84楼2016-06-21 14:44
                现在,观鱼阁的店铺也已打烊。
                唐诗在等待的煎熬中,忽冷忽热,希望也等成了绝望。
                胖胖的店老板眯着绿豆眼,打量着唐诗。
                摇曵的烛光下,“唐二公子”真是明眸皓齿,玉面朱唇,神釆风流,俊俏之极。
                可惜是个男子,若是女儿身,随便卖到西湖的任何一艘画舫上,都不知该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而对男人,任何一个漂亮的男人,胖店老板都是不感兴趣的。
                他感兴趣的是“唐二公子”一身崭新的服饰。
                衣服不是很华丽,但布料与绣工都很精致,而“他”脚上的靴子,也是如假包换的牛皮靴,大概都值几两银子。
                “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再留着你吃我的饭,睡我的客房。但你必须把你的衣服与靴子留下。”
                这是胖店老板打量了半天,发现的最值钱的两样东西。


                回复
                85楼2016-06-21 14:45
                  “唐二公子”已经忍无可忍了。事实上,她能忍到现在,已是奇迹。
                  这个肥的像猪一样的店老板,眼光就像两把醮了猪油的刷子,一直在她身上刷来刷去,刷了半天,也没请她喝口水,居然还敢叫她脱衣服脱靴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是春天,“唐二公子”穿得也不多,“他”岂能春光乍现?
                  唐诗重重“哼”了一声,扭头就走,边走边还冷笑道:“有本事,你就自己来留下我的衣服靴子吧!”
                  她实在气得要发疯,一路“呯呯”两下,将两个五大三粗,想热情“招待”她留下的伙计都打得飞了出去,一路撞翻了四张桌子,十二个凳子,远远贴到一边墙上去安歇。
                  剩下的,想扑上来的伙计们都吓傻了!
                  这长得像娘们一样的“公子”,打起架来一点也不娘们。


                  回复
                  86楼2016-06-21 14:46
                    唐诗已冲到了门边,用力一踹,门就“哗啦”一声,新开了个大洞。
                    但这门确也厚实的很,一点也不像五百年后的豆腐渣工程。这一脚踢得唐诗自己的脚趾头也快断了!她痛得要命,忍不住俯下身,去揉揉脚,却发现新买的靴子也踢破了一个大洞。

                    等唐诗再抬起身来,她发现门上的大洞也被补上了。


                    回复
                    87楼2016-06-21 14:46
                      二十三 胖店老板


                      是胖店老板补的,用屁股补的。
                      他整个人都坐在那个大洞上,肥胖的身躯像个超级大棕子,把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痛哭道:“这门可是上好的楠木做的啊!你现在得再赔我一百两银子!”
                      就算是只有店老板四分之一大的人堵在那里,唐诗也走不出去。
                      唐诗怒喝道:“滚开!”
                      她玉指纤纤,出手如风,已一口气连点店老板的五处穴道。
                      但店老板居然没有软瘫下去,居然还吓人的“嗤嗤”怪笑起来,好像觉得唐诗是在给他挠痒痒。
                      是不是这人身上肥肉太多了,自己认穴不准,力道不足,所以难以将他点倒?
                      唐诗一跃而起,双腿连环鸳鸯脚踢出,想将这个胖子踢得滚到一边去。
                      人还在空中,突觉脚底一凉,一双靴子已然不见。
                      再下一秒,自己突然已跌到一堆软软的肥肉上。这堆肥肥的肉山还在蠕动着,想扒自己的衣服。
                      唐诗恐怖的尖叫起来。


                      回复
                      88楼2016-06-21 14:48
                        唐诗当然也做梦。有美梦,有噩梦,各种各样的梦。
                        但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某一天,居然会被一头油腻腻的猪抱在怀里,还脱她的衣服。
                        唐诗简直就要晕了过去,奋力挣扎,“嚓”的一声,她的衣服,也撕裂了长长的口子。
                        然后,胖店老板突然跳了起来,好像屁股上挨了重重一脚。
                        确实有人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踢得绝对一点也不温柔。
                        无论多么胖的屁股,被这样用力踢上一脚,也还是很疼的。
                        胖店老板不但疼,还疼的要命,他丢下唐诗,黑着脸,走了出去。
                        那扇破了个大洞的门,在他走过来时居然裂成了一片片碎片。
                        门外,却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唐诗已狼狈的跳到地上。
                        她头发散乱,衣服也撕破了,还光着脚。但她一刻也不敢停留,惊慌失措下,翻身飞掠,已撞开一扇窗户跳了出去。
                        “观鱼阁”在水面临水而居,它的下面,就是西湖。
                        唐诗一跃出去,就发现自己随便往哪儿跳,都逃不开水的亲吻。
                        但她已不能回头,她也不敢回头。
                        “扑通”一声,唐诗已浸在了冰冷的水里。


                        回复
                        89楼2016-06-21 14:49
                          水中的圆月,碎了。
                          唐诗的心,却沉了下去,直沉到地狱。
                          她已身在地狱。
                          她并不会游泳。
                          她虽然长在江南水乡,但自从五岁那年不小心在水里淹了个半死后,她就拒绝再玩水戏水。
                          幸好西湖的水很清,也很浅。唐诗的运气也好的紧,在喝了几口水后,她看到水面有一艘画舫缓缓划来,而她的脚尖,也触到了湖底的一块石头。
                          于是,她双脚一用力,整个人在水面如蛇一样游蹿过去。
                          接着,唐诗再轻巧的一翻身,悄悄跳上了画舫。
                          她趴着一动不动,观鱼阁还近在眼前,她又实在不想再去瞻仰那胖店老板的尊容。
                          夜朦胧,月朦胧。月光下的西湖,也美的诗意朦胧。
                          但风吹过来,却是凉凉的,脸上身上都是一片冰凉。
                          唐诗伸手在脸上一抹,才知道自己不知何时已掉了泪。
                          泪,很快就被风干了。但心里的屈辱,又岂能轻易抹去。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去恨谁?
                          她突然很想回家。想白大哥,想萍姨,想唐大老爷,甚至也想兰心。
                          她才离开了家一天,却像离开了一辈子。
                          人,为何一定要到离开的时候,才会怀念起相聚的温馨?
                          观鱼阁渐渐远去了,唐诗站了起来。湿掉的衣服贴在她身上,被子夜的风一吹,冷得像冰片。
                          她冻的全身发抖。


                          回复
                          90楼2016-06-21 14:49
                            画舫舱里有暖暖的灯光透出来,仿佛还有女子低低的哭泣。
                            唐诗好奇心起,偷偷往里一看,吃惊得差点跌下船去。
                            她一定是在做梦,噩梦!梦里的人比鬼还可怕。
                            她竟然又看到了胖店老板。
                            胖店老板一双眼睛金鱼样凸出来,正瞪着她。
                            他面目狰狞,七孔流血,竟已死了。
                            死不暝目。
                            他的身边站着一男一女。那男的回过身来,居然竟是竹天青。
                            唐诗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回复
                            91楼2016-06-21 14:50


                              回复
                              92楼2016-06-21 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