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赤吧 关注:24,276贴子:358,000

【原创】味道+续(黑赤向/ABO设定慎入)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题目:味道(对,原文和后续成了一篇,都属于《味道》)
作者:@宴乌麒 (新浪微博;发现自己百度ID居然被人注册了微博有点微妙)
配对:A,黑子哲也/O,赤司征十郎
级别:NC-18
结局:HE
警告:ABO设定。漫画剧透有。两个赤司什么的是疼卷的脑洞不是我的。
防和谐地址:http://bulaoge.net/?raye950418
授权说明:因为很长,只在ALL赤吧更新,想转载的留下地址就可以抱走了。
Ps.是之前的修改版加后续合成一篇文章不另外开坑,第一次放出三章,之后隔天更新。
应该没什么要说了^


IP属地:湖北1楼2014-01-25 01:12回复
    楔子谜团是永恒的开头
    曾经的奇迹世代有很多谜团。
    例如迷之第六人是谁,桃井五月的杀人便当到底有没有人吃以及能不能吃死人,抢分手青XX辉是不是暗夜精灵——夜晚自动隐身,又或者队长赤X征X郎是不是用身高和神做了交易之类。
    不过,最大的谜团乃赤司征十郎与黑子哲也的性别。
    按理说,当下食物激素含量超标,青少年的第二性征大多提前显现,特别是篮球部那些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比方紫原和青峰,国一就显现出Alpha的性征,而绿间和黄濑则是在国二显现是Beta,就连桃井五月这个状若温婉的妹子,也在某一天学校体检时确定了Beta性别。
    ABO性别极好判断,性征初现后会伴有特殊味道,硬要说味道难以辨识,也只有Beta味道稍淡。但由于Omega在社会上一直处于弱势,越来越多的Omega开始服用药物消除体味伪装成Beta,当然这不会改变人们心中Omega必须依附于Alpha或者Beta的观念。
    “小黑子会是Omega嘛?”休息室里,黄濑蹭到黑子身边上上下下嗅了一番——和往常一样,除去黑子自身的味道,什么也捕捉不到。
    “一边去,就算他是Omega,黄濑你个Beta也闻不出什么吧。”青峰对着黄濑龇牙,警告他不要对自己的好友做出痴汉的行为。
    “青峰君……”如果说黄濑君只是询问,那青峰君的话更像是已经确认结果了好么。黑子同学默默无奈着。
    一旁紫原正专注于研究怎么吃掉卡在包装袋角落里最后一点薯片渣,与他们背向而坐的绿间则正专心地尽着人事——一圈圈绕手指上的绷带。显然两人都不打算加入到关于性别的讨论中。
    “黄濑,有空八卦不如想想怎么完成训练指标。”
    刚刚淋浴完的赤司松垮地穿着浴衣踏进休息室,轻飘飘扔下话语,走到自己的储物柜前开始换衣服。常理下,第二性征显现后,人在出浴时身上散发的属性气味会特别浓郁,但是赤司浑身只有沐浴液的香味。
    “小赤……”
    还好青峰及时用眼刀制止了黄濑的惯性作死。
    若说大家会好奇黑子的性别是想验证自身猜测的正确性,那么长久以来,除去好奇心过分旺盛的黄濑凉太,并没有很多人对赤司究竟为何性别持有兴趣。
    在大多数人看来,赤司征十郎只是还没有发育,就那般说一不二的个性和球场上压迫人的气场来看,他是Alpha的可能性在90%以上。
    赤司其人,赤司财阀董事长的独子,就像是小说里写的一样,天之骄子的人生早就被规划好了。而他按部就班地认真执行着,也自信出不了半分偏差。
    故事以国二为时间轴原点开始叙述。


    IP属地:湖北2楼2014-01-25 01:13
    收起回复
      整理了一下两边帖子让我圈的人。
      发现好多…
      圈好多人觉得好哈足卡西,又怕圈掉了…
      总之圈的是那篇完结后告知窝新坑要圈的嗯…
      打扰大家了很抱歉【鞠躬
      @桑游舜水 @控腹黑 @初夏_月光 @裤子菌 @悦雪吻 @折子夏木 @白之影月@a雨偌颜
      @树serene @AkashiJY @趋势性废柴 @守望hc @1033743759 @你妹夫0w0 @月樱的青空
      @ __花落若相惜__ @哗天然呆毛 @把回忆留给夏天 @天使乂初音 @冰血蓝魂 @fatetestarosa


      IP属地:湖北5楼2014-01-25 01:27
      收起回复
        章三 并非无人知道的事才叫秘密
        (伪工口,防和谐地址)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77639&tid=2843663#Content
        楼下放截图。


        IP属地:湖北15楼2014-01-25 15:45
        收起回复
          章五 奖励对犬科类很重要
          赤司征十郎虽然考虑很多方面的事情,但是大脑的回路却是相当清晰而直接。他不希望那件事再次提及于是单方面回礼让黑子哲也没有再提的理由,但莫名起到激励效果确实没有在他的预料范围内。
          “阿哲,你又要留下来训练啊……”青峰一个鲤鱼打挺从看台上坐起来,抓乱一头短发侧头看着站在球场中间独自运球的黑子。
          黑子把手中的球安稳地停住,一滴晶莹的汗水从发梢落下差点进到他冰蓝色的眼瞳里。黑子狠眨了两下眼睛,一手将汗水甩掉,看着青峰张了张嘴。
          “好啦好啦,我留下来陪你。”
          上帝啊让这家伙赶紧进入一军吧。青峰大辉仰天长叹,是说为什么自己部活偷懒变容易了,肯定是因为知道自己每天留下来当陪练。
          “黑子。”
          上帝淡淡的声音传入青峰的耳朵。
          噼里啪啦,青峰内心的窗户被震碎了一地玻璃。
          “你再运球给我看。”赤司双手抱胸站在场边,看着黑子略颔首。
          黑子用力点点头,把篮球抓起来,两脚前后自然开立,两膝弯曲,将篮球带了两三步。
          赤司道:“高运球试试。”高运球,是在无对方防守队员阻挠情形下,为了加快向前推进的速度或在进攻中调整进攻速度和攻击位置时,所采用的一种运球方法。
          “低运球。”
          黑子迅速将重心降低,假想面前有防守队员,拍球的速度加快。他的反应非常迅速,显然这对黑子来说并不算难事,相比较狼狈的投篮,他的运球显然干净利落得多。
          一旁的青峰看着,眼睛倏地亮了:“干得不错!”
          赤司狠狠剐了青峰一眼:“青峰,你给我回去。”
          “诶……?”青峰撇了撇嘴,望着一旁继续默默带球的黑子,走到门口还探回个深蓝色的脑袋,“别欺负他啊,赤司。”
          赤司这次连眼神都懒得再赏青峰,慈母多败儿,他咬牙腹诽。
          “继续高运球。”
          方才部活结束,赤司穿的是帝光的西装试校服,他安静地打量着黑子,一手解开白色外套的口气,抓着领口将外套顺手扯下,向后抛的外套飘落在地。
          赤司松了松领带,倾身向前,一晃眼来到黑子面前阻挡他的运球。
          黑子微怔,迅速做了个急停,拍球位置把握得八分精准。赤司抬手准备截断,黑子用腿将球护住,拍击篮球后上方加速超过。
          黑子不可思议自己居然晃过了对方,手里动作慢下,任球脱手在地上滚开。
          “怎么不继续了?”赤司停住球,直起身子,转身,眉目淡淡。
          “……”
          “你来断我的球。”
          球场上再次响起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任谁都知道和赤司对练的机会宝贵,黑子不例外更加投入。两人相互间几次抢断与被抢,黑子状态渐入佳境。
          校园的晚钟悠扬响起,时间倒是过得比两人想象中快。黑子妄图第三次带球过掉赤司,不料对方施施然住了脚,稳稳地将球顿住。
          黑子的瞳孔默然放大。
          篮球在黑子身后五米远的位置撞向地板。如果后方有队友接应,赤司这一球传得几乎看不清路径,再巧妙不过。
          ……赤司君是怎么将球传出去的。
          “……”赤司从鼻腔发出轻笑,“黑子真的以为能这么多次断球过我?嗯?”
          果然啊。从部活就一直不停不歇练习三个多月小时的黑子脚下一软,放松地仰躺在木质板上。
          赤司歪着脑袋看着他。夕阳通红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打在赤司身上,一派慵懒。
          “谢谢,赤司君。”
          赤司勾了嘴角不置可否,蹲下身向黑子伸出手把人拉起来。
          这样的练习持续了一个星期,黑子在技巧方面突飞猛进,后来赤司便不再留下来陪他。其实两人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与特别对待无关。
          赤司作为统筹队员训练的副队长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实际上对每个人都的要求都是高标准,极严厉的。他对黑子跑20圈就上气不接下气状若无睹,但会把跑不玩50圈的黄濑训到臭头;他不要求黄濑逢投球必进,但如果绿间的射球擦网,必定也会被赤司单独留下再训练;他不在意紫原把薯片渣洒落地满地都是,但是如果没有完成训练任务,紫原就是招数用尽也吃不到一点零食;而他放任着青峰的打法,有些像是之前对灰崎。
          黑子除了训练的时候很少看见赤司,据说他除了吃饭的时间外在学生会也有很多工作。很久之后当绿间说出赤司有两个的时候,黑子强颜甚至默默吐槽了一下赤司其实有三个。
          一个月之后,教练宣布了一军的调动,同时,虹村修造由于要照料生病的父亲而将队长之位卸给了赤司征十郎。灰崎主动退出了篮球部。
          赤司接任队长也伴随三年级退役,奇迹世代进入全盛时期,一切水到渠成。而黑子哲也,在队员心中的地位升高的同时,球场上的存在感越来越微弱。
          人们赞叹着青峰的强,黄濑的灵,绿间的准,紫原的狠,以及赤司将这些特质统筹在一个队伍中的智慧,没有人说不好,一切都太好。
          “你们留下来的人,才更可怜。”当时灰崎看着好心追过来的黑子,冷笑。
          这句话膈应得黑子很不舒服,更让他不适的是灰崎提到赤司时候的表情,那双眼眸中带着故作轻蔑的恶毒而更深处却有不定的恐惧感。这样的表情就像是一条毒蛇游走进黑子心里,微妙的触动某些关键所在。
          在赤司领导下优秀的篮球队里,大家平日里也是会闲聊几句,但一旦训练和比赛,氛围就陡然转向一个严肃的极端。就在这样的帝光篮球部里,青峰的情况开始向糟糕的方向发展,他的强大丧失了对手,一个人站在高处开始动摇对篮球的热情。
          黑子闭眼。脑海中的赤司没有笑意。
          身为队长,自然会比普通部员承担更多的工作,往往走得比以前更晚。赤司赤裸着上身,只将半长的浴巾系在腰间,居然看到黑子哲也站在储物柜前自言自语。“今天没有和青峰一起走么?黑子。”说话间也没停下动作,开始穿自己的制服。
          黑子本来在为一些困扰他很久的事情纠结,想和赤司谈谈。可转过头看见赤司无比自然地解开浴巾换衣服的动作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赤司头发的颜色因为被水打湿更加鲜艳,一颗水珠顺着发梢滚落滴在肩膀上。黑子的视线不由地跟着那颗水珠从肩膀下移到结实的胸膛……
          “头发,没有擦干。”
          赤司刚把衬衣穿上,有些奇怪地看一眼黑子拿过来的干毛巾,接过来揉了揉在滴水的发梢,搭在肩上,转过身正对着黑子:“黑子找我有事?”
          糟糕到没办法管住自己的眼睛,早知道就等他把扣子都扣好再递毛巾的。赤司现在只扣了胸前一颗扣子,下遮不住腹部上挡不住锁骨,黑子感觉那股似曾相识的香味又在鼻尖飘过。“扣子。”黑子只能死死地盯着那颗已经扣上的扣子,脸颊有些发烫。即使在怎么掩饰,赤司也看见他咽了口口水。
          挺有趣的,赤司弯了嘴角,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把扣子扣好,拿下挂在脖子上的毛巾,仔细擦着头发,等着黑子再开口。
          “只为了胜利而打球。”黑子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到底要说什么,也想起来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自己的队长,无论何时都完美地诠释着什么是绝对胜利。如果可以,黑子会选择对这种类型的人敬而远之。但出于青峰是自己的友人的原因,出于自己是篮球队一员的原因,出于一些说不清楚的原因,黑子立正站在赤司面前。
          “只是为了胜利而打球,为了胜利想出来的打法,把人的一举一动都限制在战术里。”
          赤司与黑子对视,不自觉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他很久没有和黑子在部活后单独留下。眼前的少年突然整个气场都变得不同,这些字句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被少年平静而认真地说出,声声入耳。
          “球场上的队友,只是因为战术而配合,队友之间的关系,只会随着战术而改变,这样的队友,真的是队友么?手里的篮球,只是得分的道具。篮球入筐,想起的只是记分牌上的数字。这样真的是在打篮球么?”
          “这是黑子哲也的理论么?如果你是为了青峰大辉来说这一番话,那我只能说,他的问题不在这里,我没办法解决他的问题。”赤司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浅蓝色头发的少年在他面前站的笔直,两人都没有不悦,也没有在进行什么令人愉悦的交谈。
          “我是为整个篮球队。”黑子抿了抿嘴唇,“青峰君,黄濑君,绿间君,紫原君,其他的队员……还有你。”黑子喜欢篮球,从国小开始就喜欢,这种喜欢很纯粹,喜欢在球场上的奔跑,球员之间的配合,射篮与灌篮时的畅快,队友间因此结下的羁绊。所以他即使体质差劲也一直在坚持着这份纯粹的喜欢,不想在帝光把这份喜欢逐渐消磨,加入一军有一段时间了,他仍旧觉得与他们不在一个世界。
          “那么,你这是在质疑。”应该是疑问句,赤司却把尾音下压,吐出口的是硬生生陈述语句,“我想,你并没有立场质疑我。”
          黑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赤司,那双眼睛,明明是火焰一样的颜色现在却感觉不到丝毫热情,就像是在球场上,大家都在奋力拼搏时一样,兴许是灯光造成的错觉,黑子好像看见左边的那只眸子里闪过金属般冰冷的光泽。
          “我是篮球队的一员。”这是我的立场。
          “但我没有失败过,哲也,你不能证明我错了,就没有立场质疑我。”赤司收敛了笑容,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收拾背包,意思很明显,谈话到此结束。
          “对不起。”黑子最终收回目光,垂目看向地板。
          他的不安有些没由来,但他相信赤司可以明白。
          -------------------------------------------
          1月27日更新完毕。
          感谢阅读。


          IP属地:湖北27楼2014-01-27 21:52
          收起回复
            祝大家除夕快乐!正好这一章是工口,5K字,年夜饭加肉了^
            先放防和谐地址: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77639&tid=2846462#Content


            IP属地:湖北46楼2014-01-30 19:24
            收起回复
              大家除夕快乐!
              章七 只有一人闻到的味道与诱惑(窝之前忘了打)
              感谢阅读。


              IP属地:湖北49楼2014-01-30 19:35
              收起回复
                过年外出和陪长辈看电视(到我这个年龄就不会拒绝陪长辈看电视了),下一章有一个BUG一直都想改不过打开本子要么是没一会又要出门要么是边听着电视的声音边改,回头再看发现BUG越改越有问题……如是循环。
                所以这两天可能要休息一会儿,也可能突然哪天凌晨就改好上传了^
                这个长篇连载嘛……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咳
                非常抱歉。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的……
                被骗进来的,非常抱歉…
                补一篇不相关的800字黑赤短打(三心二意下的产物)
                ————————————————————————————————
                -猫化是流行-
                这一天,黑子哲也原本正安稳地在阳台的躺椅上假寐着享受冬季午后的安谧,毛茸茸的东西蹭扫着地板发出细琐沙沙声为阳光优雅的旋舞打着节拍。
                “这是什么?”
                带着疑惑的清冷声音传来打破了那份有些孤单的宁静。
                要知道这么多年的相处训练黑子对一些特定的声音特别敏感。
                比如尾音下沉的询问与命令无异,比如平静无波的陈述句那是心情不佳的预示,再如语气里细微的波动一定是遇到不能理解的事情。
                怎么了呢我的征酱大人,是黄濑君送了你一件样式过于新潮的时装,还是无意获得了青峰君的美白产品。
                沙沙声音停止,晒了四十分钟太阳的黑子哲也连睁开眼皮的动作都慵懒了0.2秒。
                这不科学。
                红色的头发里三角形的肉状物抖了抖。
                “征?”黑子忍住嘴角的弧度,“那个是……耳朵么?”
                赤司征十郎眉头蹙了蹙,继续盯着躺椅的下方。
                黑子莫名,坐直身体,细琐的声音再次响起。
                “哲也。”赤司忍无可忍地走过去,弯下腰,伸手往躺椅下方探去。
                “嗷!”黑子像是被捏了尾巴的猫咪一样轻叫一声弹起来,可是尾巴被扯住又落回躺椅上,“征!不要拽我的尾巴……诶?诶!诶诶!”
                尾巴是什么东西?
                赤司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红发里的耳朵得意地动了动:
                “所以,这是什么?”
                黑子的无奈地把尾巴从赤司手里挣脱出来,站起身靠近赤司:“猫化。”
                “为什么,哲也会,猫化?”赤司眼睛落在浅蓝色的耳朵上,伸手捏了捏。
                “不是我,是我们。”黑子轻轻碰了碰红色的耳朵,礼尚往来。
                ……
                午后的阳光让人无法抗拒的美好,科学的问题暂时被抛于脑后。
                尾巴暂时并没有影响身体的运动平衡。
                红色的毛茸茸晃动着勾住浅蓝色的,尖端蹭了蹭对方的根部。显然赤司天才在各个方面,比如说操纵身体的新部分。
                黑子感觉酥麻感从鼠蹊部窜上。
                据说,尾巴有求偶的功能。
                黑子望向赤司,上眼皮和下眼皮有了0.001秒的交流。回应他的是红色耳朵的微动。
                “哲也,先去把尾巴洗干净,刚才在地上蹭的全是灰。”
                END
                这里,感谢你们几分钟时间的阅读。
                鞠躬


                IP属地:湖北65楼2014-02-04 23:54
                收起回复
                  完全没有计算过的,正好第十章成了一个鲜明的分界线,美好温柔的双赤瞳赤司司从此消失鸟T^T
                  前面的调整得到大家的认可真的炒鸡高兴。
                  再来认真解释一下为什么修改的原因:
                  一来是“黑子”“哲也”的称呼问题(强调);二来是写文时,由于疼卷突然马力大开得打脸,拼命地追赶进度,本来好好酝酿让黑赤的感情水到渠成的部分一带而过了,所以补充了很多之前想写和承诺要写的。希望喜欢。
                  至于之后的部分,似乎很多人都很喜欢赤司自白的那一段,我应该也不会再画蛇添足做什么改动,所以能多发的我会尽量快的发出来,可能一天一两章的放送(一直拖着没新东西我一直担心浪费大家的时间,真心过意不去。)不过不一次性发出来的原因是因为后续还在修改琢磨,并且没有完结,我怕发太快开学后的进度没办法保证(也算我一点小小心思了,再次抱歉)
                  记得当时更新味道总是发大段的话唠,现在谨慎了很多…
                  既然已经到了转折点了,就允许我说两句吧。
                  如果连这个也看完了,非常感谢。
                  也抱歉这样的话唠耽误了您的时间。鞠躬。


                  IP属地:湖北74楼2014-02-07 00:25
                  收起回复
                    章十一终将脱轨的是奇迹的列车和你我
                    篮球是一个依靠团队合作的运动,在球队里,人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各司其职,也因此处于不同位置的球员往往不会拿来比较。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前锋的青峰大辉找不到敌手的时候处于控球后卫的赤司征十郎无能为力。因此,当紫原敦一脸中二病爆棚的表情对着赤司征十郎发出挑战而后者理所当然地应下来之后,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上一个找小赤司1V1的是谁来着?”黄濑小步子挪到黑子旁边。
                    黑子面无表情:“灰崎君。”
                    “……后来他退部了是吧。”黄濑把声音再压低一点,开始考虑要不要为紫原烧一炷香。
                    “是这样的。”黑子还是面无表情。
                    ——你们留下来的,才更可怜。记忆中的毒蛇复苏吐信,黑子隐约有不太妙的预感。
                    赤司从来没有输过,但不代表他在1V1的比赛中就具有绝对优势,毕竟阻攻和BIK敌手就是作为中锋的紫原所主修的技能,再加上人人都可见的身高差,这会是一场不对等的比赛。
                    不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没有人想到赤司会以0-4的分差落后于紫原。
                    但历来少年在运动场上总是会在特定时候开启不屈模式的,比如隔壁网球场上成功靠蛮力冲破灭五感而召唤出九尾的某与战国人物同姓人士,比如处在得分后卫凭一句“永不放弃”就搞定最后三分球的某位前辈,比如……还是不要比如了,已经跑题太远。
                    总之,在大家出奇相同地惊诧赤司征十郎居然会输掉的时候,后者向他们证明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至少暂时不会。
                    可当异色的双瞳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宁愿赤司输掉了。因为他们的队长,这个从继任起一直有条不紊安排着篮球部训练的人一脸理所当然地告诉他们:“训练大家都不用来了,只要比赛能赢就好了。”
                    强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呢?
                    强大到无人能敌的感觉又是怎样的?
                    兴奋,激动,茫然,还是……无聊?
                    如果你还没有感觉到无聊,那么……你还不够强。
                    黑子哲也以为自己是与大家一起同行,可行至分岔路口,其中一个好友想要去走另一条路——那条绝对不会通向终点的道路,黑子这么认为。于是黑子伸出手死死地拽住友人使他不要误入歧途。黑子哲也相信,只要能把他拖到终点,就一定能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可当他们越走越远,来到十字路口,其他的人也告诉他,要抵达终点,不用一起前行。黑子只能一边手忙脚乱地去追赶向不同方向远去的队友,一边狼狈地喊:“快点回来。”
                    声嘶力竭,无人搭理。
                    “呵。”
                    回过头,发现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心情一不好就来向我抱怨,会让我很头疼啊——放弃吧,哲、也。”
                    抱着最后的希望找到赤司想与他好好谈谈的黑子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哭笑不得形容。一句话让黑子最后一丝拉着友人衣角的手彻底松开,把本来就站在悬崖边上的人推入无尽深渊。
                    所以,一开始就是自己理解发生了偏差吗?黑子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十字路口,同行的伙伴只给他留下了冷漠的背影,而面前本该共同前进的道路上,空无一人。
                    也许,一开始就是自己强迫其他人和自己一起走,是他们一直在迁就弱小的自己。
                    “我说你……不用球场的话,就让开。”
                    身后传来无礼的陌生声音。
                    “不好意思。”黑子没什么精神地躲开,擦身而过的瞬间他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朝气携带者强大的Alpha气息扑面。
                    “嘛,虽然与我无关,不过你还是加油吧。”
                    只要有光,影子就会存在。有的人选择了离开就会有人继续站在你身边。当然,黑子当时并没有心情去想那么多。
                    黑子哲也喜欢篮球,再难他都会坚持下去。那么,令他无措的,是那个曾与他相拥的人告诉他:“我一开始就是两个人,现在这两个人交换了位置,信不信由你。”
                    开什么玩笑!?
                    如果不是天生比较内敛的性格,这事放其他谁身上都要仰天大吼三声。也就是说,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被如此轻易地否定,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赤司?
                    脑海中浮现出了赤发少年那双火焰一般的眸子,他笑着说:“以胜利为前提,我也并非一定要舍弃你们认为珍贵的东西。”但却一瞬间,双赤瞳被异色覆盖,陌生的他睁着那双诡异的眼睛,生硬而缺乏感情:“帝光的理念就是‘胜利’,只是之前那种模式,你的心情会比较好而已。”左边那只泛着金属色泽的眸子在春夏交际逐渐回暖之时让黑子感觉深深的寒意。
                    再也无法忍耐的黑子向桃井询问了赤司家的府邸,冒失地找了过去。
                    其实他是到了那里才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头脑发热。黑子下了出租车徒步走进远离市区的别墅群。沿路的房子都是有建筑大师署名的建筑,黑子站在一幢仿古维多利亚风格的三层高建筑前停了下来。
                    没有预约,没有邀请。黑子就这么按响了栅栏处的门铃。
                    “我叫黑子哲也。是赤司君的同学。”
                    好在赤司大少爷一贯礼数周全少爷架子什么的是从不见他摆过的,即使内心真有一百个不愿意也不会对自己的同学闭门不见把人轰走。
                    “你进来。把门关好。”
                    黑子本以为会是女仆或者管家这种人把他引进去,没想到却是别墅的正门打开,却是赤司站在门口。
                    什么是真正的大户人家,从住所就能看的出来。从内部装潢,家具与细小饰品的摆设到仆人的装束,整齐划一的与别墅的外观保持一样的风格,没有任何地方违和,甚至连供客人使用的拖鞋都延续了维多利亚式的华贵感。
                    如果说唯二的不和谐,那么就是他们两个人都还穿着帝光的校服。黑子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赤司,还好,起码还是那副样子。
                    管家过来礼貌性地向黑子鞠了个躬,看没什么需要帮忙地就忙自己的去了。
                    “你至少应该先跟我说一声。”带着黑子往自己的房间走,赤司还是在话语间带上了几分怒意,“这样太失礼了。”今天是星期五,好在家中今晚没有宴席,父亲又出国不在,否则他要怎么收场。
                    “对不起。”黑子实在是不想,让某个才刚刚开始的故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掉。也许在很多方面,他都与其他Alpha相差甚远,但对于Omega的占有欲,此时还是影响了他的行事。
                    赤司的房间和外面的风格如出一辙,以至于黑子都有些审美疲劳。他趁着赤司去倒茶的时间随意看了看书架——除了学校的教材之外,还有各国的名著、史书……帝王学?以及……君主论。黑子微微皱了皱眉。
                    “我不想麻烦仆人,其他的茶我可能泡不好,喝麦茶没有问题吧?”
                    “啊……谢谢。还有,抱歉。”黑子愣愣地看着赤司把茶桌摆好,自己突然登门拜访真的给人带来了不少麻烦。
                    “没事。”赤司确实是一点也看不出不悦了,“现在已经晚上八点了,你再坐一会儿根本就没车回家。父亲这几天都不在家,不如你在我家留宿吧。”
                    注:《君主论》阿道夫•希特勒喜欢的书籍。里面著名的论点有:一个君主,宁愿残暴也不要仁慈,因为反抗仁慈的君主很容易,而推翻残暴却需要勇气;以及军队至上人民无用论。
                    私在这里并没有说赤司巨巨就赞同这种观点。
                    ------------------------------------------
                    2月7日 更新完毕
                    谢谢阅读。


                    IP属地:湖北76楼2014-02-07 20:40
                    回复
                      章十二 立于眼前和存于脑海的我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raye950418&tid=2850646#Content
                      看到防抽地址你们懂哒


                      IP属地:湖北79楼2014-02-08 21:06
                      收起回复
                        我可以不截图么T^T
                        还有两章上部完结。YAHO~


                        IP属地:湖北80楼2014-02-08 21:08
                        收起回复
                          特开一楼注目!!!!!!
                          接下来的CP涉及黑赤,高绿,青黄/黄笠/青桃。除黑赤外CP为防止触雷我会淡化H


                          IP属地:湖北89楼2014-02-09 20:18
                          回复
                            章十五要想和故人见面一定会有同窗会
                            我喜欢幼师这个职业,因为在无社会的纯白领域下,孩子们能接收最正确的正确。
                            ——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24岁,男性Alpha一只,职业幼师,现任职帝光幼稚园。
                            背景简单,人际关系更简单。
                            与曾经的小学同学后来的大学同学再后来的同事——荻原成浩合租一间两室一厅的公寓,距学校很近。
                            荻原成浩,24岁,男性Omega一只。
                            但两人并非恋人——床伴也不是,很纯洁的室友关系。
                            这个社会很少有Alpha和Omega纯洁的同住一室的,首先这种行为非常挑战Alpha自尊心,Omega不会主动要求和Alpha做单纯的室友,这等于鄙视他们的X能力,而Alpha也不会自降身价;其次就是发情期的Omega是受不住Alpha荷尔蒙刺激的,即使一开始目的单纯,经过几轮发情期,也会理所应当地被标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荻原成浩是个普通人,那么黑子哲也一定不是。
                            黑子哲也存在感弱,Alpha体味的存在感知道成年也薄弱依旧,只要他不愿意,他可以避免吸引到任何Omega。
                            他的小学同学是感情洁癖患者,这对Omega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但黑子尊重他,尽自己所能保护他直到找到喜欢的那个Beta或者Alpha。
                            不过发情期仍旧让两人头疼。
                            黑子对Omega抑制剂这种东西非常排斥,事实证明那种东西不管广告商推销的如何天花乱坠成分是纯天然植物提取,仍旧对人体有很大的伤害——用药改变性别本能,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逆天。更何况他们买不起最贵的那一种,而便宜的抑制剂对已经服用抑制剂超过10年的Omega一向效果不佳。
                            对自己的小学同学再了解不过的黑子知道荻原成浩在遇到自己真正的恋人前什么都可以忍耐,所以每当荻原出现发情症状后,黑子只能把他锁在无障碍房间内,除了通过门上的窗口送三餐进去,他什么也帮不了。
                            当然,这一切建立在,黑子本就对荻原没有除了朋友之外的心思,而且滥交一向不符合他的人物设定。
                            “成浩,今天晚上我可能会晚点回。”黑子把给荻原打包的外卖放在床头,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体温。
                            荻原成浩刚经历了一场长达一周的发情期,除了发热无力之外其他症状都已稳定。
                            “有约会?Beta还是Omega?”荻原提起点精神揶揄。要知道这么多年来黑子回家后还有外出活动几乎像是历史上富士山的地震一样屈指可数。
                            “Alpha,Beta……Omega应该也有。”黑子顺着接话。
                            “滥交大会?”
                            “好啦乱说什么,是初中篮球部聚会。”黑子发现自己还是不太适合随口开黄段子。
                            “哲初中的篮球部啊……帝光那帮外星人?”荻原想起了不太好的回忆,“你还和他们有联系啊。”
                            黑子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一直都有联系,不过好久没见了……不说了,你记得吃晚饭。”
                            接到青峰邀约时黑子也有些奇怪,看了看日期并没有什么特别——是谁要结婚么?
                            “不是啦,是我们终于凑到大家都有时间的时间了。”青峰没好气。赤司那家伙之前一直在LA进修,上MSN的时间少得可怜,最好的情况就是你三天前发的讯息他三天后回复外Ps.急事请短信联系;黄濑处于事业上升期,纵然经纪公司就是自家的,他仍旧没什么私人时间;这样一比较,身为医生的绿间、糕点师的紫原和身为幼师的黑子倒还好,可青峰自己作为一个职业篮球运动员,也属于忙起来人间蒸发的家伙。
                            去便去吧,凑一起不容易,并且没理由拒绝不是么。
                            黑子哲也不喜欢迟到。可是下午六点的聚会时间显然没有考虑到他的工作时间就是到六点,对此青峰他们只能表示不介意。(注目:医生是轮班制,他们安排聚会是在绿间不用工作的那天,所以只有黑子迟到。)于是当黑子推开居酒屋隔间的门时,其他五个人已经入座,气氛并没有很冷,很自然的交流近况。
                            “很抱歉……”
                            “啊小黑子来了!”已经决定今天由自己买单的黄濑靠门边坐着,帅气地扬了扬手,示意他坐在自己和青峰中间的空位。
                            “干杯!”
                            一口清酒下肚,慢慢驱散了体内深冬室外的寒气。
                            黄濑继续说他的新专辑,黑子将酒杯放下,状若不经意的扫过众人。大家很久没有这样子坐在一起了,却并没有过分生分,彼此的模样早就刻印脑海不可能忘记:霸气的青峰君、严谨的绿间君、孩子气的紫原君、活跃的黄濑君……以及,坐在最里面的赤司君。
                            不用想也知道大家在各自领域是如何无法相互比较的出众,但曾经是一个团队被称为奇迹世代的他们仍旧很自然地将最尊贵的座位留给了赤司。
                            那人穿着裁剪合身的休闲西装,微偏着脑袋听黄濑说话,表情柔和动作自然,一如往常。所以说赤司征十郎就是这么一个人,出身豪门的精英气质,但不论是在哪里和谁在一起这种精英气质却不会让他显得格格不入。特别是当他度过那段亮瞎狗眼的钻牛角尖中二期后,更显沉稳。
                            敏锐地注意到黑子看自己的时间超过预期,赤司没有立马回视,他先将酒杯斟满,才对着黑子扬起酒杯。
                            黑子一怔,随即也拉扯嘴角,隔空与他碰了杯。
                            “明明阿哲我们认识的时间比赤司早,可似乎自从你去了一军就和赤司关系更好一点啊。”
                            话题不知不觉开始回首往事,刚把酒杯放下的黑子突然被青峰大力地搂住了肩膀。
                            “就是,赤仔刚才是和黑仔单独碰杯了是吧。”紫原将寿司咀嚼咽下,不紧不慢道,虽然他在吃东西,但并没有影响他的观察力。
                            “离这么远你们还要私下交流,太偏向了啦小赤司!”
                            黄濑手掌挡着脸一副被抛弃的模样,就看见对方对着自己笑得温和:“凉太,我敬你三杯,祝专辑大卖。”酒杯已经举起。
                            日本人敬酒很少有一口将酒喝干的说法。黄濑眼睁睁地看着赤司重复三遍微笑着将酒杯底翻过来的动作,凉意嗖嗖从背后升起,说错话以至于小赤司打算今天灌死他?不可以啊自己酒品不好等下是老姐过来接要是喝醉了一定会被骂道臭头。
                            好在黄濑三杯酒下肚,赤司将视线又转向了青峰:“你还准备在JBL混多久?”JBL——日本篮球联赛,在亚洲分量却不重。
                            黑子直愣愣地看着赤司淡然地给每个人敬酒,除了绿间正当理由只喝了半杯外,其他人全部在高压之下一口一杯。黑子嘴角抽搐地看了看自己酒杯中剩下的大半杯酒水,难免庆幸得好像幸灾乐祸。
                            之后越聊越开,话题不自觉谈到有没有找到合适的恋人时,一排人十分郁卒:紫原表示自己正在追求中,绿间抿了口酒没有说话,青峰抬手准备夹肉差点忘了拿公筷,而黄濑哈哈大笑说自己刚被甩但眼神却不知飘忽到何处。
                            看样子大家的感情生活都不够顺利,毕竟能忍受的了如此奇葩的并不多——即便是互相忍受也很艰难。
                            “小赤司你呢?”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青峰眼看话题要滑向更可怕的地方了,赶忙接道,“赤司需要感情生活么?他只要不闹出什么罗密欧朱丽叶泰坦尼克号或者梁山伯与祝英台就不会有什么不顺利。”
                            这话说得无礼,但酒桌上友人间的玩笑话一向活跃气氛,赤司最先赏了笑脸,然后众人笑开。
                            时针指示晚上八点,奇迹众人以前没有过在一起喝酒的场景,上一次聚会时他们还未有成年,等成人礼前他们就已经各奔东西。这便代表着他们之间即使是赤司都对彼此的酒量没有太多概念,无人掌控的场面开始混乱。
                            越来越兴奋的黄濑不知道喝了多少,开始拉着面部僵硬的青峰跳舞,紫原本来准备继续吃但被前面两人闹腾得无法伸手,绿间酒量不好,脸颊有些红晕支着脑袋等散场。不过一开始就灌下去五杯满酒的赤司还正常。黑子也没事,那是因为他第三杯酒都还剩下大半。
                            “真太郎,打电话给高尾君接你回去吧。”赤司轻轻推了推旁边半眠的绿间。
                            “谁让他来接。”绿间低声嘟哝,“我刚才叫了出租车。”
                            好歹这个还算正常,赤司心道,再看看跳舞跳得像两块粘住的年糕的青峰和黄濑……
                            等到把醉鬼们一个个打发回家,包间里只剩下赤司和黑子。
                            赤司整理了衣服起身:“哲也,准备怎么回去?”
                            “地铁。赤司君呢?”黑子也起身,两人并肩走出居酒屋。
                            “也是地铁。”赤司淡道。
                            “嗯。”黑子虽然是个表示知道的语气词,但仍然掩饰不了惊讶。
                            “你以为会有司机么?”
                            “……嗯。”
                            “我到东京来了,暂时住在世田谷,这是我的新地址。”一起站在月台,赤司将地址写给黑子。
                            黑子握住写着地址的纸条,盯着赤司眨了眨眼:“为什么,给我?”
                            “不想到我的新家去看看么?哲也去的时候记得提前打电话。”赤司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收回目光,不再看黑子。
                            地铁进站时黑子极力忍住想皱眉的冲动。
                            晚间地铁上并没有太多乘客,两人坐下后又是无言,直到黑子感觉肩膀一沉——赤司居然闭着眼睛靠在了他的肩上。
                            刚才就觉得……赤司君似乎是喝醉了。
                            这个世界上有人喝酒脸越喝越红就有人越喝越白。
                            作为一个Omega,赤司君未免太没有防备了。黑子想着,却发现离这么近都闻不到赤司身上的味道。成年后的Omega不光发情期,平日也会有独特的香味,看来高级的遮掩剂效果优良。
                            世田谷么,黑子看了看站标,还有一站,黑子犹豫着把赤司叫醒。
                            “哲也没有把自己的地址给我。”突然,赤司的声音传入耳朵。
                            “啊……抱歉,我写给你。”黑子有些尴尬,准备把笔拿出来。
                            “是因为家里有Omega不方便么?”这样听来赤司的话不像要与他讨要地址,而只是平铺直叙的交流罢了。
                            “我都没有恭喜哲也。找到一起生活的Omega。”赤司压着进站的广播将这句话说完,不等黑子反驳,起身站到门边。两道门上的标语阻隔掉赤司离去的背影。
                            看来是荻原成浩xing激素的味道让赤司君误会了呢,但似乎也没有任何需要解释的必要。黑子松开手中本来要拿出来写地址的笔,叹了口气。
                            -----------------------------------------------
                            2月9日 更新完毕
                            感谢您的时间与流量。
                            下次更新时间,2月11日


                            IP属地:湖北90楼2014-02-09 20:19
                            回复
                              下一周开始准备期末考试和部门的换届选举,然后大概就放暑假了吧
                              今天晚上大概能更新一章^^
                              不知道为什么情节总是不断在脑中盘旋,但敲字的节奏却很慢……
                              拖延症的一种么?
                              冒上来透透气,有点想念大家呢。
                              之前更的两章也只是匆匆扔上来就又潜了,很多评论都没有回,今晚一次性也补回了好了^^我可是话唠啊


                              IP属地:湖北202楼2014-05-23 23:2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