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441贴子:2,687,517

回复:【原创】情输(带迪&迪飞&蝎迪/虐甜乱插 肉乱插)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更开始)
【八】
晚课刚一开始,雨就如预计时一样下起来。淅淅沥沥,越下越大。
迪达拉今晚要负责校区卫生,所以人都散得差不多了才准备离开。蝎今天本就没打算和迪达拉一路回家,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说有事得提前走了。只不过蝎说了谎,他一直就在后门的旧楼的楼顶,等着迪达拉从这里经过。
蝎想亲眼见证,到底宇智波带土会不会出现,出现后他又会怎么做。

“带土,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
“走吧…只是想看看他在做什么。”
“在打扫卫生呗,你却一直看到了他关门离开…走吧,好大的雨……”
“嗯。”
带土和岚俩人支着同一把伞,风撩得岚的发有些凌乱还雨水沾湿了发尖。
“岚,我是不是对你很过分…”
“不会啊…我理解……”
“我真的很爱他,感觉就算是我的世界变成比现在更猛烈的狂风暴雨我还是爱他。”
“要是某一天他出事了呢?!”岚停住脚步问。
“我不会让他出事,哪怕是断手断脚我也会倾尽所有来保护他……不知道蝎是不是也这样想的……”
岚觉得带土最后的一句话很可笑,但又不自然地皱紧眉头——蝎怎么会和你想的一样,他甚至是要利用迪达拉来对付你啊。
“带土…”
“嗯?!”
“你快去后门看看吧…”
“后门?!迪达拉似乎就是走后门离开的,你让我去找迪达拉?!你生气了吗?”
岚摇头:“你快去吧…迪达拉…很可能出事了。”
岚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暴风雨的冷刺感刮到带土的脸上,他将伞柄塞到岚的手里,转身往后门的方向奔去。
岚看着带土一边狂奔一边脱下黑色的制服外套扔了老远。
他的背影此时此刻显得如此刺眼。带土从没爱过自己,既然抓不住为什么不让他自由。


“你们想对迪达拉干什么?!一群混蛋!”很快,带土就跟那些人撕打在了一起。
蝎像国王一样倚在旧楼的高处,身边站着之前同他一块儿在教室里商量事情的两人。
“宇智波带土…他果然还是来了。”
“你这样子是心痛呢?!”
蝎拧着眉头:“不会……”
“真的?心里的感受只有你自己才清楚。”
“我当然很清楚。正好让宇智波带土吸取下教训。”
“他把迪达拉护到身下了。为了迪达拉,看来他是连命都不要了。”
“宇智波带土……”


岚出了学校正门,实在放心不下,撑着伞开始返向来时的路。
带土的制服还躺在雨里,岚一把抓起然后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岚找到带土时,带土正被人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拳头击向他好看的脸和腰腹。
“带土!”
那几个人松开了手,带土倒在雨水里。见势不对,领头的人说到:“有人来了,撤。”
迪达拉咳得很厉害,整个人都傻了,跪在地上看着离他大概五米远 伤痕累累的带土。
岚焦急地把带土搂在怀里,不停地唤着带土的名字。
他的嘴角和眼睑已经犯血,触目惊心的青紫色呼应着红。
“你不下去看看迪达拉?!”
蝎不回答,只是转身闭了眼,喉结难忍地收缩。
宇智波带土…你有没有考虑过,未来的路,兴许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担架车的轮子滚动声很刺耳,带土和迪达拉都被送进了急救室。
岚等候在外面,拨了一串号码,打通之后立马被挂掉了。她试着再拨打一次,背后传来人的说话声:“别打了,我在这里。”
岚看到那人如同殷血一样夺眼球的发,直冲冲迈过去,然后就是一巴掌。忽地,愤怒的眉眼又无力地撇下来。
连空气都凝固住了。
“你真的爱迪达拉吗?!你又知道带土有多爱他吗?!”岚质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0楼2014-03-09 21:27
    蝎勾起笑,那是比绝望还空洞的眼神:“你怎么不去管管宇智波带土,让他收一下心?!啊?!”
    被刻意反问的语气使得岚哑口了。
    “只要有他在,可能迪达拉永远…都不会真心跟我在一起,我说的永远。”
    “那你为什么不放弃迪达拉?!”
    “那你又为什么不放弃带土?!”
    “……”
    “就是这样罢了。”
    “如果我跟带土分手,那你会不会放弃迪达拉?”
    “不会。” 说完,蝎转身就要离开。
    回想起自己刚才对蝎的行为,岚有点不相信自己竟也可以那样:“之前很抱歉……但是求你了,不要再伤害他们,好吗?…哥……”
    “哥?!我可受不起,骨子里流着一半不同的血液,怎么算亲兄妹呢?「嫡庶有别」这样的家教你该懂的吧?”
    “是。”
    “就连姓氏都不能随着父亲,不过还是生活了十几年养尊处优的日子,以后也会是这样吧?你本来有什么资格靠父亲的钱来养你跟你的妈妈?”
    “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一直避让着你。”
    “那么你现在更不应该试图改变我的思想和行动。”
    “你走了,你不管迪达拉了吗?!学校的人都知道他父母在外地常年都不回来,你不照顾他?”
    蝎没再回答,径直地往医院外走。他只是需要静一静。
    别人眼里似乎永远光鲜亮丽的自己究竟算什么……这个问题从蝎接触到这个世界的黑暗时就已经开始思考了。
    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跟宇智波带土挺像的:殷实的家境,受学校那么多女生欢迎,各自家庭都有着抚不平的伤疤,还有像是得了精神分裂一样…过度活泼的阿飞与沉稳温净的带土,优秀的学生会主席与自甘堕落般的圈内人。
    最可笑的是,就连心爱之人都是一样的……


    带土的胸口伤得很严重,医生的话是出现了胸腔内有肺出血的情况。除了岚,没有人守在急救室外,带土的父母都死了,若是岚也不在,那么谁还会管带土的死活。鼬一家人虽也跟带土家是宇智波氏的近亲,来往得也还算密切,但各家自有各家事,哪里有时间能费得了多的心思。只是带土父母离世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鼬一家人在操心带土,担心他的生活他的心绪。对于这一点,带土已颇为感激,也没再想过依靠他们。
    他的次元里已经没留下谁了。
    大概这就是背负着荣耀的孤独吧。
    “不是感染才会引起肺出血吗?!怎么会这样?!”
    医生倒是比岚平静许多:“普通的情况确实是这样,但胸口过多受到超过承受范围的外界压力那也是会引起肺出血的。”
    “医生,那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我们会尽力的。”


    受到了凌晨,带土才被推出来,之前情况一直不稳定医生也实在不敢放松。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有些犯困的岚,一看手机才发现有好多个母亲的未接来电,把带土送回病房岚这才给母亲回了电话。岚的母亲也是个明事理的人,交代了一些事情也就挂了。
    带土那张姣好的脸挂了彩,鼻翼里插着氧气管,吊瓶连接着白挑的手背。若不是心脏跳动的划线正不断勾勒出尖角,那带土看起来真是跟一个死人没有区别。
    安静的病房里岚轻微的抽噎声时缓时急,蝎进来时岚也没说一句话。
    她想想今晚发生的一切,脑袋里只有重叠的嗡鸣。
    “这点事你就哭了?!”
    “……”
    “他死不了,不是吗?!人在经历些东西后,活着,才能懂一些事情。”
    “你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要是会烧身早就早烧起来了。这一次是肺出血,下一次会不会是挑筋挑脉我就不敢保证了。”
    “带土哪儿招惹你了,啊?!”
    “他靠近迪达拉那么就是跟我过不去,”蝎勾起岚的下巴:“这么好看的脸蛋难道就只是摆设?还以为你脑子会比你的脸中用。”随后,又用手撇开岚的脸:“等他恢复了我会再来找他的,迪达拉应该也快醒了,你就把宇智波带土…好好照顾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1楼2014-03-09 21:28
      2020-02-21 15:26 广告
      ————TBC————
      第八章我还没有纠正 不知道有没有错字和不通顺的地方 如果有的话 大家见谅哈
      虐吧虐吧 后妈的快乐就是建立在角色的痛苦之上 啊哈哈哈哈
      暑假前最后一更结束了 不知道大家还喜欢吗
      若是喜欢 可以继续期待的话我就太高兴了
      看文的大家都来占个楼吧 我会记住你们的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2楼2014-03-09 21: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3楼2014-03-09 21:32
          自己看了一遍 好爽啊QUQ 就喜欢满身是伤 两个攻争一个受而大打出手QUQ ~ 我好变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8楼2014-03-09 21:54
            啊啊啊 小伙伴们对不起 楼主的学习实在是太忙了
            马上高三了 所以希望大家体谅一下
            假期也会是一直补课 完全忙不过来了qaq
            消失了这么久 我没有忘记这里的事噢!!
            一个不幸的消息是可能这篇文暂时不能接着更了 别急别急!!
            楼主想的是 不能把《情输》写得完整 这非常对不起大家>< 求原谅
            但是呢 楼主应该会把《情输》大结局写出来
            相当于《情输》的短版一样
            会是悲剧 这是肯定的(*/ω\*) 不是迪达拉挂掉就是带土 (会被群殴吗!)
            至于肉肉 哈哈 好久没写了 我尽力!!!~
            本来短版已经写了一部分了 设定的小迪死了quq 但写的不满意 所以决定重写
            等到暑假 我一定尽我所能给大家一个交代!!
            so 我现在也准备码点字了!!!虽然头绪好乱!!!~
            爱你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2楼2014-06-14 01:56
              啊啊啊啊啊啊 斯密码赛!!!! 假期作业太多了!!而且补新番了T^T 对不起大家
              不过!!!!马上就快码完了!!!请相信我~~ 我争取明天晚上能把文写完然后发上来!!!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5楼2014-08-09 01:44
                提前预告一部分吧>< 梵梵不会骗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6楼2014-08-09 01:50
                  再来一张!!!!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7楼2014-08-09 01:51
                    【情输】短版


                    迪达拉是在半夜的时候走的。
                    "别怕,清晨很快就会来的,我也会…一直陪着你,迪达拉。"
                    灯都暗着,只有门掩旁的大透玻璃隐约从帘子没遮住的缝隙处让走廊的光穿进来。
                    岚往门口挪步子,带土叫住了她:"别去了…"顿了顿:"他们一来一定会像上次似的很吵,迪达拉就又不得宁静了。"带土想象得出那些个医生拿着自己连认都不认识的工具在迪达拉身上操作时的情景。
                    外面值夜班的年轻护士似乎正讨论着彼此的生活,她们不知道一个比她们更年轻的生命就在刚才,永远地离开另一个人的生活。
                    带土站起身来,明明咽喉像灼烧一样疼痛,自己竟还可以笑着。
                    一旁的医疗器械还在有规律地嘀嘀作响,不过脑袋的嗡鸣已经将这些完全隔断。
                    带土亲吻着迪达拉,从额头到眉眼,从鼻梁到脸颊。画面跟两人一起生活时某天醒来的清晨一样。
                    "你的额头…" 亲吻。
                    "你的眉毛…" 亲吻。
                    "你的双眼…" 亲吻。

                    岚都看着,又不忍心地撇开了头。
                    这是迪达拉患病住院以来,带土第一次擅自取下他的呼吸罩: "还有…你的——"
                    突然间传来"嘭"的关门声,岚走了,剩下病房里单独的两人。
                    "还有…你的嘴唇。" 亲吻。
                    究竟有多久没触碰过迪达拉的唇了呢?那种柔软的感觉还在,只是温热不似从前。
                    迪达拉处在黑夜里的朦胧轮廓让带土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越来越沉重。
                    "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迪达拉。"
                    就像当年我住院你陪着我一样啊。当初那个不争气没能让你毫发无伤的自己,现在还是那般的无用,甚至可以说,是比从前更加得差了。
                    不过你也不比那时了。那会儿你还能撑着受伤的身体,穿着病号服,像个贼在半夜偷偷摸索到我在的房间。知道么,昏暗的病房在你蹑手蹑脚进来的那一刻瞬间就填满了光。
                    现在的你已经疲倦到连睡觉都不折腾的地步了。
                    安静乖巧得…令我感到害怕。
                    到头来,我承诺过的我会好好保护你照顾你之类的话还是没能兑现。
                    我终于失去你了,迪达拉。
                    我终于再也无法过着有你的生活。


                    岚等到电梯升上来,再踏进去,按键,合门。
                    这封闭的空间里,没有旁人,岚的心身都快垮掉了。她对带土的感情早已深埋,岚所能顾到的,也就只剩如何替带土替蝎稍微平衡下几年以来的感情,让他们的矛盾能缓和一点,而不是愈演愈烈。
                    脑海里还在重复着带土对已停止呼吸的迪达拉的那些举动。大概带土已经绝望到不知该怎么发疯才好的地步,岚是这样想的。
                    到达一楼的电梯机械地自动开门,岚也是复制着往日里从医院回到住处的路线。
                    蝎也同往日一样守在岚住处的大门外,每日从她那儿询问迪达拉的情况。蝎想过亲自去看看迪达拉,也确实去过。

                    是在夜里的时候去的,却正巧碰上那天迪达拉犯病被推进急救室里抢救。
                    带土跟蝎都被挡在了急救室的外面,看不到任何里面的情况,只能听到迪达拉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和医生护士安慰着所谓的"很快就会没事了""忍一忍"的无用话。
                    蝎跟带土站在外面没有一点争吵。
                    迪达拉揪心的哭喊令蝎红了眼,不断地抓发。他不安极了,简直快要熬不过下一秒。
                    带土眼里的血丝很重,略带同情地看着蝎,他可以理解蝎的反应,刚开始的自己也是如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隔十来天都会这样,最近这样更频繁了……一般会是在病房,严重了就会被送到急——"
                    "我不想听。"
                    是啊,这就是蝎一直不愿意来的原因,这也是他最不敢面对的。可能是他在这方面没带土勇敢,也可能是他受不了、不忍心。
                    等到迪达拉从急救室出来时,两人都担忧地立马围了上去。
                    迪达拉的泪痕清晰可见,眼角周围一片通红,金黄的发乱糟糟的地枕着,些许被泪水贴合在了面颊。
                    恍惚听到带土在唤自己的名字,迪达拉睁睁眼,真的是又累又痛。
                    "带土…"声线毁得格外厉害。每次都是如此,痛到嗓子都喊哑了。
                    带土一边注意着前面的方向,一边轻轻拨弄着迪达拉的发:"乖,已经没事了。"
                    迪达拉微微挪了挪眼,把眸子驻到蝎的身上,不知是在疑惑还是怎么,静了几秒才问:"蝎么?…蝎你也来了……"
                    蝎什么都没回答,只是点点头。
                    算起来自己已有三个多月没见到迪达拉,他的脸色很差,本来就瘦的身体愈发单薄,眼神找不出和健康时哪怕一点点相同的活力。
                    "很臭。"
                    每次回到病房迪达拉都会说这两个字,所以住院以来抽屉里一直备着清新剂,跟住在公寓时家里用的是同一种。
                    蝎不懂迪达拉的话语,带土则默默地拉开抽屉,取出清新剂,对着房间内上方的空气摁了几下。
                    医生跟护士都退了出去,他们的表情就像是在排斥和抵触着迪达拉——不管怎样,他都活不久了。
                    谁都知道这里的病患将死了,但还是有希望活个三四个月的。只是大家都离得远远的,陌生人怕是自己刚好经过门口时倒霉就遇上迪达拉断气的话,自己也要沾上晦气似的。
                    "蝎…是不是被吓到了……"迪达拉揣摩着蝎的表情,"你第一次来看我,我又这么狼狈…"
                    迪达拉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累了以至于看到蝎在自己跟前一直红着眼。
                    自己曾经喜欢过的那个孤傲强势而又温柔的王,没有表情,没有王的光环,眼神里带着恐惧。
                    "果然吓到你了…"迪达拉说。
                    "你知道我怕的跟房间外面那些人怕的不一样…"
                    "呐……"迪达拉瞥了一眼窗户外的黑夜,多么漫长。
                    "你好好照顾迪达拉,我先回去了。"说这话时,蝎的视线还是停留在迪达拉身上。他爱他,就算不能在一起,他也不想他哪一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啊。
                    蝎出了房间,没有过多的犹豫。
                    风起大了,带土走到窗户前,微微将窗户合上。带土看得清楚,八楼底下的路灯处站着一个红发的男子:他的拳头一遍一遍地挥向灯杆,没有力气后就将头抵在上面,最后身体颤动地顺着灯杆往下缩,那个人无能为力了。路灯还亮着,带土吸了口满满的空气,那人怕是在底下终于释放了自己憋了很久的眼泪吧。
                    "怎么呢?带土……"带土愣在窗户前太久,迪达拉看着他的背影不禁问。
                    "啊?!"带土赶紧揉揉脸来到迪达拉身边,笑着:"没什么。"
                    "我好困…"
                    "那睡觉吧…"
                    "你抱着我睡好吗…"
                    "当然了……"
                    迪达拉瘦挑的身体被带土紧紧拥着,头枕在带土的胸前。
                    "我…快死了吧……"
                    "别乱讲…"
                    "睡吧,晚安……"
                    "晚安…我爱你,迪达拉……"是可以超越生死地去爱你。带土眼角分泌出液体润了枕头。
                    "嗯…"我也爱你,心里每天都在这么对你说,但原谅我不可以也没能力说出口,让你陪着我这半死人已经够自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6楼2014-08-09 17:48
                      后来碰上母亲提前回家,硬是吓哭了。她骂着那两人,竟不料听到他们说原来这是父亲的意思。
                      “我带你去医院。”
                      迪达拉满脸的伤使劲摇头:“我不去,求求你…求求你母亲…让我去找带土吧。好吗?”他没有哭,这并算不上什么,尽管很痛,但怎么比得上让他和带土分开的痛呢?
                      “我送你过去。”母亲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意料之外。
                      迪达拉还是摇头:“我自己去就好,放心吧。”若是母亲跟来,只怕到时父亲更会生气。
                      “那把我手机拿着,孩子。”说着,母亲慌慌张张擦了擦眼泪,又摸出一些钱递给迪达拉。
                      那两人也不敢动了,就那样看着迪达拉离开。

                      带土开门时,来不及看清是谁,那人就倒在了自己身上。
                      其实凭感觉也知道是迪达拉。
                      “怎么回事啊这是?!”带土抱起迪达拉准备下楼去医院。
                      迪达拉在带土怀里摇头,见到带土,抑制的眼泪还是爆发了出来。这家伙是唯一能让他毫无戒备就哭的人。
                      “我们逃吧,带土…逃到哪儿都行,只要有你。”
                      带土把迪达拉抱到了卧室,他明白,迪达拉的父母根本不承认自己。
                      迪达拉不想去医院,受的伤就带土自己替他用热毛巾擦拭再抹药处理了。
                      带土没了父母,可是迪达拉还有。就这么在一起是对迪达拉的不负责任吗……
                      “以前是你为我受伤,这次终于轮到我了啊。”
                      “前辈。”带土抚了抚他的脸。
                      这时,迪达拉母亲的手机响了。迪达拉接起,即使有准备,父亲的大骂还是显得太刺痛人心。
                      最后,父亲问:“我再问你一次,你回来吗?离开那个家伙吗?”
                      “不…我离不开他了。”
                      “行,迪达拉,我因为你而感到羞耻,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了一个爹妈都死了的家伙连自己的爸妈都不要了是吧?!不要再想见到我跟你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带土问。
                      “我爸说…因为我是个同性恋,而感到羞耻。”
                      带土把他抱在怀里,他到底能为迪达拉多做些什么?
                      比起普通人的恋爱,真的辛苦太多。


                      “虽然他父母全都知道我们的事…可是到最后,也没承认我们。”
                      “没承认又如何?你们还是相爱了不是吗?”蝎说,“若是没相爱,会遗憾一辈子吧,没坚持下去的话,也会遗憾一辈子吧。”
                      蝎跟带土都为迪达拉的离世悲伤,但两人却又不同:带土还有种情感是没能照顾好迪达拉,而蝎则是辜负掉了曾经自己与迪达拉之间的爱情。

                      黄昏,迪达拉的母亲还是来了。没了很早之前见过的优雅的姿态。可以想得到,她一定是求了很久迪达拉的父亲,然后从另一个城市搭了好几小时的车来到这里。
                      她甚至有些庆幸,像在感恩上帝,以至于会湿润眼眶:“终于赶上了,还好…还好……”
                      四个人在迪达拉的墓前又坐了很久,两代人聊尽了迪达拉的一生:
                      他是什么时候迷上艺术的
                      小时候发生过怎样的趣事
                      长大后又有谁一路追随着他
                      失落时谁给予了他怎样的安慰
                      他与蝎的爱情
                      他与带土的爱情


                      母亲渐渐理解,看着两个不大的男孩子又不禁想起迪达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会更尊重他的选择。他会恨我跟他的父亲吧。”母亲的自责也是在惩罚自己,她永远不知道迪达拉从未恨过自己的父母,哪怕重病那段时间父母连一眼都不来见他。
                      迪达拉感谢着他的母亲,那天母亲哭着把手机塞给他放他走,他就明白,母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肯定了他跟带土的爱情,尽管那种肯定还很微小。
                      迪达拉也感谢父亲,因为父亲,迪达拉可以去更坚定地爱一个人,迪达拉不曾相信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犟,虽然有时候他确实如此,但不是同一种性质的“犟”。
                      “迪达拉的爸爸…他不愿意来吗…”带土堵在喉咙很久的话还是说了出来。
                      “只是没跟我一路来罢了…他会来的……你们别怪他的父亲……迪达拉重病没来,真的让人感觉不配为人父母吧。他的父亲有派人打听迪达拉在哪家医院,昨天他告诉我,他原来有偷偷来过的,只是迪达拉不知道。他说他从角落看到带土小心翼翼地照顾迪达拉,就开始后悔自己以前的作为。没能进病房是怕吓到迪达拉,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不再去伤害你们那段稚嫩的感情,尽管他有后悔。一直以来,他都真是个…严厉的父亲…迪达拉会理解么…”


                      三天后,迪达拉的墓前多了一束鲜花。


                      后来岚搬离了这座城市,母亲问她为何,她说想换一个环境换一种心态。
                      蝎准备去进修,他说很早以前的迪达拉告诉他,自己仰慕着优秀的蝎。
                      两个人都离开了这里,只剩下带土。他还住在这所公寓,隔三差五会去看看迪达拉,告诉他自己的日常。


                      约定好要一起走完的生老病死你先违背了,这一轮回算你输了,那么你的情输何时补偿于我?
                      一直在等待,相信终有一天,定会与你再次重逢,迪达拉。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8楼2014-08-09 17:49
                        终于完了!!!!有好多话想说!!!但现在要出门去上课了 晚上回来再码一码自己的心情吧!还有小伙伴在吗~ 不知道大家对文文有什么想法 欢迎交流
                        在的小伙伴冒个泡吧!!!特别是一直潜水的小伙伴!让我来脸熟下大家 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9楼2014-08-09 17:51
                          很早之前让我艾特的小伙伴 应该是这些 但愿没记错 情输终于完了
                          @王爷家的苏妄言 @nice花舞月咏谭 @李正珉的沈贤星 @作死啊作死ovo @鎭鈊の爱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0楼2014-08-09 17:53
                            如果有不小心没艾特到的小伙伴 不好意思>< 道个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1楼2014-08-09 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