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440贴子:2,687,471

回复:【原创】情输(带迪&迪飞&蝎迪/虐甜乱插 肉乱插)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迪达拉用力拉扯了一下带土:“够了!”
带土对着空气又挥了一拳:“蝎,现在你们是恋人,你赢了,迪达拉是你的人了。你们怎样恩爱都行,不过蝎,你再做出那样子的事,你试试吧。到时候我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连我自己也无法预料。”
迪达拉担忧地看着带土离开的背影,确实是跟阿飞一模一样。但是他的性格,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待到迪达拉结束晚课放学回到公寓时,带土已经洗好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没有面具,白色的软毛巾搭在脖子上,头发还有些湿。
带土瞧了眼钟,十点半了:“回来了啊…”
“嗯…那个……”迪达拉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了,在学校运量好久的话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
“先去洗澡吧…”
带土的冷静让迪达拉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屋子,这人是那个活蹦乱跳的阿飞嘛!
迪达拉像往常一样甩下书包,去卧室拿好换洗衣物就跑去洗澡了。
洗手间不断淋浴的声音,让带土心乱如麻。他想起蝎说的,蝎跟迪达拉已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4-01-23 14:17
    带土拿起茶几上的水杯灌下了一整杯的冷白开,胃里一阵冰凉。正巧,迪达拉从热气腾腾的浴室出来,金黄的发上盖着毛巾,因为家里开了暖气,所以迪达拉直接裸着上半身,下半身也只围着一圈浴巾。他蹭到带土坐的长型米色沙发上,套上干净的白体恤。
    “浴巾配体恤,你的打扮还真是奇葩。”带土毫不客气地说。
    正在擦发的迪达拉不改性格地向带土的脸扔了自己擦发的毛巾。然后反应过来,这人是带土,曾经那般捉弄过自己的带土,跟蝎争吵对蝎挥拳的带土。想到这,迪达拉伸手准备拿回扔到带土脸上的毛巾,更尤的是迪达拉竟还说了句:“对不起。”
    带土握住迪达拉细腻的手,再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迪达拉吓了一跳,金黄的发乱糟糟地散在沙发上。
    迪达拉开始挣扎:“喂!宇智波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4-01-23 14:17
      今天就更到这里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4-01-23 14:17
        明天 明天就更出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4-01-23 19:11
          我错了ORZ 我不该卡H小伙伴们!!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4-01-24 18:56
            带土握住迪达拉细腻的手,再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迪达拉吓了一跳,金黄的发乱糟糟地散在沙发上。
            迪达拉开始挣扎:“喂!宇智波带——”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4-01-24 18:56
              【三】
              带土顾不了了,就那样直接吻了下去。
              迪达拉睁大双眼。
              带土的口腔…很甜……我呸!!什么狗屁想法!!
              迪达拉使劲地往上推带土,带土处于优势,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快要窒息的迪达拉索性用牙齿狠狠地咬了带土的嘴唇。这下带土才松了口。
              迪达拉抬起手对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带土一阵乱打。手指触碰到了什么湿润的东西,迪达拉把手缩回来一瞧,颜色鲜红。他的眸子移向带土的脸颊。
              下唇瓣破了条口子,还在流血。
              “那个…那个……啊…对,对不起。”迪达拉语无伦次。
              带土拿手背抹掉嘴唇上的血:“还真是疼啊。”
              “谁让你那什么!!就是……”嘴巴不听使唤了,该死!
              带土横抱起手在一边比划嘴还在胡乱念叨着什么的迪达拉。迪达拉从带土身上咧呛地下来,带土直接拉住迪达拉的胳膊,将他拖进了自己的卧室。
              迪达拉又一次被带土推倒,不过幸好,接住迪达拉的是带土卧室里那张温暖而又柔软的床塌。
              “喂!!那个——”
              带土穿着紧身的灰色四角内裤,将迪达拉压在身下,带土用手抚着迪达拉的脸。触感是那么的温腻。男孩子竟还有这样的皮肤。
              “喂!宇智波带土!你疯了啊!”
              带土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疯了!
              “宇——”迪达拉还想叫喊什么,带土又抵着他的头亲吻了下去。
              迪达拉没再咬他,只是胸口喘得格外厉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4-01-24 18:57
                “还要大喊大叫吗?!”
                带土是双膝跪在床上支撑着身体,迪达拉正眼看过去,视线正好瞧见了……
                “这整个屋子就我们两个人,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迪达拉红着脸,听到这话冥思了好一会儿,问:“破喉咙…是谁……”
                “啊?!”带土挑挑眉,差点没反应过来。迪达拉的思维,真的是对得起他那倒数的成绩。

                带土将头埋了下去,迪达拉湿润的发透着令人舒缓的气味。
                舒缓么……是舒缓的,可也让带土的心跳加速。迪达拉没有反抗,带土彻底地贴在了迪达拉身上。迪达拉敏感地感觉到带土的那里已经…出现了反应。
                “带土…你那里……”
                “对……”带土把头抬起来,与迪达拉额头挨着额头。带土的双瞳是那样的清澈又朦胧地充斥着悲伤,他是怎么了……两人的呼吸都迎面袭上了对方的脸颊。
                带土蹭起来,手不自觉地伸入迪达拉的体恤内,迪达拉惊得按住他的手:“不要!”
                带土继续往衣服里处试探着。
                再一次被迪达拉拒绝:“求你。”
                求你……
                带土的手僵住了,整个人从迪达拉的身上侧翻到了被褥上。迪达拉躺在带土的身边,一言不发。
                良久,带土冷静了下来……那股欲望也渐渐消散了……
                带土侧过身,眼神温柔至极:“把你吓坏了吧?……”
                迪达拉点点头,不开腔。
                “我想象不出来,你跟蝎…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或者说,是不敢想吧……”
                “什…什么?!”迪达拉问,又接着说:“你们之前争吵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我也没听懂。嗯……”
                带土没有回答迪达拉的问题,而是说:“可以抱着我吗?”
                就连拥抱,都像是奢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4-01-24 18:59
                  下一次…迪达拉就没拒绝带土了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4-01-24 19:02
                    新年快乐亲故们orz
                    我更文!!!更文!!!QUQ
                    带上七濑夫君吧orz !!
                      
                      

                      
                     --*七濑先生/赤司先生/青峰先生。
                       
                            You Are My 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4-01-30 23:39
                      (前文提示)
                      带土侧过身,眼神温柔至极:“把你吓坏了吧?……”
                      迪达拉点点头,不开腔。
                      “我想象不出来,你跟蝎…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或者说,是不敢想吧……”
                      “什…什么?!”迪达拉问,又接着说:“你们之前争吵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我也没听懂。嗯……”
                      带土没有回答迪达拉的问题,而是说:“可以抱着我吗?”
                      就连拥抱,都像是奢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4-01-30 23:42
                        (新更开始)
                        迪达拉把身子靠过来,搂住了带土的腰,手掌抚着带土光洁的背脊,好安心……
                        “那时候为什么要捉弄我呢?好玩么…”
                        “不好玩…甚至讨厌那样的自己…”
                        “你是阿飞对吗…带土…”
                        “……很抱歉,迪达拉…我害怕,害怕不知道告诉你我是带土后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又拿东西扔我,或者直接把我赶出家门?”
                        “啊…有过这想法。嗯。”
                        带土把迪达拉拥得很紧,迪达拉不明白带土究竟是怎么了。自从蝎闯进了自己的生活以后,感觉一切都改变了。特别是现在他依靠着的这个人…他吻了自己,摸了自己的腰身,硬挺的那里还紧贴了自己的身体,他甚至还想……可是现在在他怀里,竟没有一丝的恐惧。迪达拉不由得拼命摇头。停止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吧!
                        他们就那样,拥住对方睡到了暖阳初升。带土更先醒,他赤着上身用手摸了摸迪达拉的脸颊,也许是因为痒,迪达拉咬咬嘴把头往带土怀里缩。
                        如果…他是自己的人就好了……
                        也许永远永远都不可能拥有他,像这样在被窝里搂住他睡觉也可能不会再有第二次。不敢奢望什么的带土,已经分外知足了。
                        如果我比蝎早一步,那么现在的状况将会大相径庭吧。
                        你已经…属于蝎了……
                        带土轻缓地松开迪达拉搂着自己身子的手,替他盖好被子,一个人穿好睡衣,出了卧室洗漱起来。
                        今天是周末,所以带土没叫迪达拉起床,于是他就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4-01-30 23:43
                          “阿飞……”迪达拉在卧室里懒洋洋地喊。
                          “嗯?!”
                          “几点了…”
                          “十一点四十。”
                          “什么!!!”迪达拉像诈尸一般从床上坐起来。咦…这不是自己的卧室……他撩起身下的被子,上半身有体恤,下半身还裹着快要散开的浴巾。等等!昨天…好像……
                          太可怕了!!
                          迪达拉笨拙地起床,床边还有自己的衣物,他也不管为什么衣物会出现在这里,只想赶紧收拾好离开带土的卧室。


                          “昨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迪达拉问。
                          “差一点发生什么。”
                          哪里有水杯,真想泼这人一脸!
                          迪达拉可劲儿地闻自己皮肤上的味道,很好闻,不过不是自己身上该有的,难道是昨天睡觉沾染上了他床的味道…或者…是因为搂着他睡,所以……
                          “我去洗澡!!!”
                          带土白了他一眼,该不该说那家伙可爱…
                          时光,你能止住吗?我真的好爱他。


                          当迪达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带土已经将午饭准备好了。
                          “吃饭,迪达拉。”
                          迪达拉慌慌张张地穿好衣服:“那个…蝎说今天中午有事要和我讲…所以,不在家吃饭了。嗯。”
                          果然啊,你心里的天平还是偏向了蝎的那一边,谁叫我我什么筹码都没有呢。
                          我想问你,能留下来吗,开口的话却是
                          “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4-01-30 23:46
                            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冷风肆意刮着迪达拉的脸,发被撩得有点凌乱。他以为蝎早就来了,看到约定的地点没有蝎的身影,迪达拉下拉了眉头。
                            “迪达拉……”有人从背后环住了他。
                            迪达拉扭过身,“旦…旦那…”
                            “外面好冷,我们找家店坐下说吧。”
                            迪达拉点点头。
                            正如蝎告诉带土的那样,他会想办法尽快让迪达拉搬出去。
                            蝎猜想到了,迪达拉会不愿意:“搬出去?!为什么?!”
                            “我不希望你跟那家伙住在一起。搬出来,我们一起住。”
                            “我不要。”
                            “你不跟他分开,那我们就分开吧。”而这,就是蝎所说的「尽快的方法」。
                            迪达拉睁大眼,蝎说得很是轻巧,像是威胁,更像是在做一桩胜券在握的交易。
                            才在一起几天呢,两只手都够数的日子,他竟说出了这样的话。
                            迪达拉哑然。
                            “宇智波带土喜欢你。”
                            这句话直接拉着迪达拉的思绪回到昨晚,他跟带土做的那些暧昧事情。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他怎么可能喜欢我…我老爱欺负他。”
                            “他以前不是也欺负你吗?!”
                            “……”
                            “你对他,也有感情是不是?!”
                            “……”
                            “趁着还没根深蒂固,彻底地连根拔起吧。”
                            迪达拉仍然还是沉默。
                            要搬出去…那么…自己该怎么和带土说呢?…
                            “我们一起住的房子我已经看好了,再过两天我就来你家接你,行李就这两天收拾好吧。”蝎看了一眼店里的挂钟:“不早了,我还约了学生会的人商量年级报告的事,饭应该也快上了…你自己吃,我先走了。乖。”
                            蝎起身宠溺地揉了揉迪达拉的发,吻了下他的额头:“一会儿回家小心点。我去结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4-01-30 23:50
                              更到这里吧~ 明天有时间艾特小伙伴
                              今天除夕夜 合家团圆就不影响小伙伴们了>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4-01-30 23:51
                                昨天更文了~
                                新年快乐 小伙伴们~  
                                  

                                  
                                 --*七濑先生/赤司先生/青峰先生。
                                   
                                        You Are My All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4-01-31 17:02
                                  试试小尾巴!! 刚才的不顺眼!!删了!!!  
                                    
                                     

                                    
                                    ³²¹  收到来自他的最后一封信是
                                     
                                      《情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4-02-04 22:44
                                    带土扯开迪达拉束朝天辫的丝带,发散了下来。家里开着暖气,所以带土穿得很少,而迪达拉由于出了趟门,浑身裹得就像个粽子。
                                    迪达拉又咬了带土,迪达拉快喘不过气了:“喂!那个…好…好热……”
                                    “热?!”
                                    迪达拉知道带土想歪了,忙解释:“想些什么啊你!我意思是…我穿那么厚,又开着暖气。嗯…”
                                    带土从地板上起来:“那你回卧室换衣服吧。”
                                    听到这话,迪达拉跑得比兔子还快,立马回了自己的卧室。
                                    过了会儿,带土敲了敲迪达拉卧室的门:“这么久了你该换好了吧?”
                                    “没有!!嗯!”
                                    “我进来了啊。”
                                    门没锁,带土很顺利地就进去了。迪达拉已换上了宽松的睡衣。
                                    “不是说没换好衣服吗?”
                                    “是…是啊…我还要换。嗯!”
                                    带土用力把迪达拉按在床上,连拖鞋都飞了出去。
                                    纯墨色的软床在两人厮扯之间变得凌乱起来。
                                    迪达拉被压在身下完全动弹不得。带土的手顺着迪达拉睡衣最底下那一颗扣子开始往上解。
                                    带土的手抚着迪达拉细瘦的腰身,这让迪达拉感觉自己的身体像被灼烧一样滚烫。
                                    “停!…喂!…”
                                    “我想要……”带土的模样像是命令又像是恳求。
                                    迪达拉的鼻子有着超越他智商的敏感,带土身上的味道已经在早晨牢牢地印在迪达拉脑袋里,所以这一刻闻着带土气息的迪达拉正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清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4-02-05 18:40
                                      等到迪达拉回来,已经是晚上。带土原以为迪达拉是跑出去找蝎了,打开门才发现门口倚着一身酒气的迪达拉,他喝酒了,如果和蝎在一起,蝎怎么可能让他这样。
                                      “带土……”好模糊的身影,但迪达拉认得他,他的样子时而陌生时而熟悉。“你怎么…把面具摘了……阿飞……”接着就是一阵胡言乱语。
                                      带土见状,横抱起迪达拉,这样抱他不在少数,为何偏偏这一次显得如此沉重。不是迪达拉长胖了,迪达拉还是那般瘦挑,是一个人的心态改变了啊。
                                      去浴室接了一盆热水携上毛巾,端到迪达拉卧室。再替迪达拉脱掉身上的衣服,开始为他擦拭只穿着内裤的身体。
                                      迪达拉看着带土:“你好像…很不开心……”
                                      “不是不开心,是心痛。”
                                      迪达拉抢过带土手里的毛巾,握住他的手。将他搂到床上:“你不是…想要吗……”
                                      迪达拉坐在带土的身上,俯下身亲吻他。带土什么也没做,他看得清清楚楚,迪达拉纳合的眼正缓缓顺着脸颊流泪。
                                      “够了,迪达拉。”温柔的吻也可以是把尖刀。
                                      迪达拉真的醉了,流着眼泪像个白痴一样地笑着。
                                      带土提醒他:“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
                                      迪达拉按住带土想起身的动作:“别走…我讨厌一个人呆着……”
                                      带土也一样,有多少个黑夜,他都被孤独侵蚀而无所依靠。
                                      “后天…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带土不懂,又是在胡言乱语吗?
                                      “蝎说,后天来把我接走……和他一起住。”声音有一丝沙哑,像是嚎啕大哭过后一般。
                                      是的,带土记得,蝎说过他会接走迪达拉。他真的那样做了。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3楼2014-02-05 18:46
                                        终于更了!!!一身轻松!!!!
                                        通灵之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4楼2014-02-05 18:49
                                          @___河豚小姐 突然想把你叫过来 你一定是想我了!!!  
                                            
                                             

                                            
                                           ³²¹ 收到来自他的最后一封信是:
                                             
                                           
                                                 「情 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7楼2014-02-05 21:17
                                            下次更文时间:20140210
                                            也就是后天 土哥生日   
                                              
                                               

                                              
                                             ³²¹ 收到来自他的最后一封信是:
                                               
                                             
                                                   「情 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5楼2014-02-08 21:22
                                              土哥生日快乐!!!爱你爱你!!!  
                                                
                                                 

                                                
                                               ³²¹ 收到来自他的最后一封信是:
                                                 
                                               
                                                     「情 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7楼2014-02-10 00:36
                                                更文就今天晚上吧 因为现在梵梵还在跟寒假作业谈恋爱   
                                                  
                                                   

                                                  
                                                 ³²¹ 收到来自他的最后一封信是:
                                                   
                                                 
                                                       「情 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4-02-10 16:20
                                                  (前文提示)
                                                  迪达拉真的醉了,流着眼泪像个白痴一样地笑着。
                                                  带土提醒他:“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
                                                  迪达拉按住带土想起身的动作:“别走…我讨厌一个人呆着……”
                                                  带土也一样,有多少个黑夜,他都被孤独侵蚀而无所依靠。
                                                  “后天…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带土不懂,又是在胡言乱语吗?
                                                  “蝎说,后天来把我接走……和他一起住。”声音有一丝沙哑,像是嚎啕大哭过后一般。
                                                  是的,带土记得,蝎说过他会接走迪达拉。他真的那样做了。
                                                  (新更开始)
                                                  “也好…那样你就不用怕我再欺负你了…”
                                                  “是啊…哈哈……”
                                                  带土伸出手掌将迪达拉的头环下来,用嘴吻住迪达拉的眼睛。准确的说,只是用嘴贴在迪达拉的眼睛上。
                                                  能感觉到迪达拉还在流泪,眼珠子在眼皮里没规律地转动。
                                                  眼泪侵入带土的口腔,很咸……
                                                  喉咙松弛,闭合…松弛,闭合……
                                                  不能哭。带土警告自己。
                                                  “我才发现…带土…你对我是如此重要……过去的捉弄也罢,假扮的阿飞也好,都改变不了我对你的心意。但有时候你是真的快要把我气死了…可是,我喜欢你…不过好像太迟了,我是不会离开蝎的,那样对他不公平。蝎看出来了你喜欢我,甚至看出来了我自己都还不太确定的一点,那就是我喜欢你,喜欢宇智波带土。我知道我很笨,你也一定觉得我很傻。怎么可以同时对两个人有好感呢?你会骂我吧……”或许是酒精作用,让迪达拉感到头好重。带土不作答,隔了会儿,迪达拉接着说:“带土…你是最特别的……”
                                                  最特别的。
                                                  带土心疼地看着他,支手抚着他的脸颊。迪达拉很配合,闭着眼用脸蹭带土的手。
                                                  “带土…至少今天…让我属于你吧……”
                                                  那一刻,两个人更加猛烈地呼应着对方的动作。带土没有碰迪达拉的深处,他知道,那样会弄疼迪达拉。比起自己的情欲,迪达拉的感受更为有分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1楼2014-02-10 19:48
                                                    因为怕弄脏了床,事情最终是在浴室解决的。
                                                    浴缸里还缓流着温热的水,迪达拉跟带土拥在浴缸里,热水浸到了最顶,再溢了出来。
                                                    迪达拉的身体在触碰热水不久后便酥软了下来,浴室里只开着一盏昏暗暖黄光的壁灯。带土持着迪达拉的腰身,两个人环住对方继续着湿吻。
                                                    水的声音。
                                                    喘气的声音。
                                                    肉体摩擦的声音。
                                                    充斥着整个浴室。



                                                    “迪达拉…该回卧室睡觉了…洗太久容易晕。”
                                                    迪达拉偎在带土怀里,看着身下涌动的热水,点点头。
                                                    带土握住他的手:“起来吧。”
                                                    两人在浴室擦干身体,穿上干净的睡衣。迪达拉从身后抱着准备回自己卧室的带土:“我不想…一个人睡……你陪我好吗……”
                                                    “好。”


                                                    被窝很暖,迪达拉在带土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迪达拉怕黑,于是床头灯时常一亮就是直到清晨。
                                                    带土也困,可是竟睡不着。好像自己睡过去后,迪达拉就会抽离自己的身边。
                                                    是的,他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人。
                                                    是蝎的…是蝎……
                                                    隐隐约约能看见,迪达拉的眼角有一点润,睫毛也凝成了好几小段。
                                                    “你梦到了什么呢?一定是个不开心的梦吧……”
                                                    带土轻柔地抹掉迪达拉的眼泪,将他搂得更紧。
                                                    “我好想告诉你…有我在,我会时时刻刻都保护你。”
                                                    睡梦中的你哪里能听到这句话呢?我也就只有在你睡着之时能讲出这样的话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4-02-10 19:48
                                                      清晨到来得很快,时间不会因为有人珍惜而就此逗留。
                                                      带土像平日里每一个清晨那样叫着被窝里贪睡的人儿:“迪达拉,起床了。”
                                                      “几点了……”迪达拉习惯性略带慵懒地问。
                                                      “七点,再不起来会迟到的。”
                                                      迪达拉蹭起身来,睁开眼,揉揉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朦胧的视线里看见带土正背对着他站在镜子前整理衬衫的领。
                                                      在这个卧室里,他们就像夫妻一样。
                                                      迪达拉霎时红了脸:“昨…昨天……”
                                                      带土走过来岔着半开的衬衫将迪达拉的脸勾起来:“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说完,便吻了迪达拉。
                                                      迪达拉没有任何的挣扎和排斥,只是一个很短的吻。等他从思绪里反应过来时,带土的呼吸已经离得远了,只剩下一点残留的唇温提醒他刚才那个吻不是幻觉。


                                                      客厅里的落地窗能使人将公寓最底下的景色一览无余。分明就能认得,一个气质不凡的红发男子正等在下面。
                                                      迪达拉也快收拾好了,带土跟他简单交代了几句后去门口换好了鞋。想了一会儿,还是折回迪达拉正在洗漱的卫生间,双臂从迪达拉的腰侧绕过去…
                                                      抱紧…
                                                      带土把鼻子贴在迪达拉的脖颈边,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我不会忘记你的味道,永远……”
                                                      接着,就出了门。
                                                      确认听到了关门声,迪达拉才暗暗地念了一句:“我也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3楼2014-02-10 19:49
                                                        B1班的黑板上写着“离月考还有11天”几个大字。
                                                        同一个教室里,坐着的却是两类人——为了成绩而拼命复习的人,还有一类,就是已经练就了大考大好玩儿 小考小好玩儿的人。带土,则是夹于两者之间,会复习,却也不像A类班里的学生那样一头栽进书里。
                                                        飞段属于哪一类人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不复习,还老来B1班影响他人。这是角都对飞段的评价。
                                                        见角都不爱搭理自己,飞段只有去骚扰下一个对象。当然,那个人就是带土。
                                                        飞段在带土面前嬉皮笑脸,带土驼着背双眼无神地盯着课本上的某个位置。
                                                        “喂,带土。”飞段叫他。
                                                        带土挪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飞段:“干嘛?!”
                                                        飞段捏住他的下巴,往上微微勾起:“我说你的嘴巴是咋了?!被野生动物咬了吗…”
                                                        带土回过神来,被迪达拉咬的一条口子确实还没愈合。等到愈合了又怎样呢,心已经愈合不了了吧。
                                                        “你管我。”带土回答。
                                                        “啧啧啧,估计是你去骚扰学校哪个美女,结果被KO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在骚扰我,我要不要…也把你KO?!”
                                                        还在一边乱比划的飞段立马停了手脚,骂着骂着又出了B1班。
                                                        回到C3班的飞段,忍不住向同桌迪达拉说起来了带土。尽管带土曾经告诉过他别向迪达拉提起自己,不过既然上次蝎拉着迪达拉见过带土了,那么看来,就没什么说不得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4-02-10 19:50
                                                          “迪达拉,气死我了。”
                                                          迪达拉玩着手里的橡皮泥:“谁惹你了,嗯!”
                                                          “隔壁班的宇智波带土。”
                                                          带土。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迪达拉不由地心一凉,但还是装得无所谓:“他咋惹你了?!左勾拳,右勾拳,打倒他吧,嗯!”
                                                          “好心好意问他嘴巴咋破了条口子,反倒被他骂了。”
                                                          “……”
                                                          “我还问他是不是被野生动物给咬了。”
                                                          “野生动物?!”听到这句话,迪达拉眉毛都快歪了。这不就是指自己吗!“你活该被他说,嗯!”
                                                          飞段推了下迪达拉的脑袋:“都不知道安慰我啊,八嘎!”
                                                          “我才不安慰你!还推我,你全家都是野生动物啊!”
                                                          两人吵着吵着就又闹腾起来。


                                                          晚课结束后回到家里,迪达拉就开始打包收拾自己的东西。
                                                          带土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没去帮迪达拉整理行李。他不希望迪达拉离开,一点也不希望。

                                                          直到从迪达拉卧室里传来玻璃碎掉的声音才打破了这本来别扭的平静。
                                                          “怎么了?!迪达拉?!”带土赶忙问。
                                                          没人回答他。
                                                          “迪达拉?!…迪达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5楼2014-02-10 19:51
                                                            ————TBC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6楼2014-02-10 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