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423贴子:2,687,411

【原创】情输(带迪&迪飞&蝎迪/虐甜乱插 肉乱插)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阿飞, 和你说话我真的要每分钟原谅你八百次才能继续和你说下去。”



【肉末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1-04 21:37
    在晓吧一向是个小透明
    求罩啊前辈们QUQ
    文文被我写得快将蝎殿下黑化了
    (会被打死吧QUQ 饶命!!!)
    我也算是个高产帝(第二袁隆平!…)(这人有蛇精病!!)
    所以更文的速度不会太慢
    主要的西皮是带迪
    蝎迪算是第二西皮
    文笔渣渣
    肉也是渣渣
    如果有bug的话 不太重要的小伙伴们就无视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1-04 21:42
      迪达拉眼睛开始变得酸胀,是因为下雨,雨水润入了眼吗?终于还是控制不了让眼角分泌出液体。迪达拉想,他应该看不出来吧,在下雨呢……
      直到带土又咳了口血,迪达拉才懵懵地清醒过来,想翻身,带土却用手掌摁在了肩膀两侧的地面上。
      “不要动……怎么哭了呢?不要哭了前辈。”说这话时带土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乔装成阿飞的声线了。
      迪达拉永远是个爱和带土作对的孩子,不会乖乖地听带土的话。这一次也一样,因为迪达拉企图挣脱带土的保护。
      带土索性俯下身竭力地将迪达拉拥住,不让他随意支配自己的行动。
      带土的头倚在迪达拉的脖颈间:“让我保护你吧,迪达拉。为什么不听话呢?非要我使力强迫你才行?”
      迪达拉把双臂牢牢地贴在带土的背上,可惜带土已经没有知觉了。“不要…阿飞……给我…起来……”
      迪达拉张开手掌,他只是想最大面积的替带土分担上面的人袭来的棍棒的伤痛。
      黑衣的男人们还没停手,带土已经不想多顾他们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怀里的这个人:“我好糟糕啊,迪达拉……什么事都会晚一步,来到你的身边比蝎晚,说“我喜欢你”比蝎晚,想要第一时间照顾到你也比蝎晚,不过这一次我好像终于比他快一些了。前辈,你没…受伤吧……”
      带土的话让迪达拉万箭穿心,心痛到如处真空难以呼吸:“阿飞……”迪达拉的手掌向里用力了一些,带土终于有些感觉了。
      “松手傻瓜,不要抱着我。上一次我抱你你好像还一点也不愿意,这一次竟主动了。不过不需要,会弄伤手的。”
      迪达拉拼命地摇头,他已哽咽地说不出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1-04 21:45
        “我喜欢你啊迪达拉,什么事都会比蝎晚的我还是想说我喜欢你啊……不知道比蝎说得晚,份量会不会也比蝎轻些呢?应该不会吧…我好爱你…”
        雨夜还在任意撕扯着这个场面。
        被甩飞的课本静静躺在地上,刺骨的风翻动着书本的页码。
        迪达拉在首页公公整整地用黑笔写了自己的名字,而一旁则被带土偷偷用红笔写着:阿飞最爱迪达拉前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01-04 21:46
          新人发文果然没人搭理吗
          魅力果断负值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1-04 21:49
            【一】
            某市某公寓。
            “前辈,听说你们学校的蝎学长昨天给你告白了呢,你接受了吗?”
            “关你什么事?!嗯。”
            “毕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呀,你的事也应该让阿飞知道吧。不过,前辈你才四岁,谈恋爱不太好吧?!”
            “四岁?!阿飞,你是不是讨打?!”迪达拉睡在沙发上,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调着电视频道。
            “啊~前辈~我忘了,你已经满五岁了!”
            “阿飞!”迪达拉拿起拖鞋无情地砸向带土的脑袋。
            “好痛!!前辈!!”带土摸摸头,说话间夹杂着满满的委屈:“比上次前辈拿自己的内裤扔我疼多了……”
            迪达拉似乎每天都会被带土气得一脸黑线:“能不提这事吗!混蛋阿飞!…消失吧,我要去学校上晚课了。”
            “不是生病请假了么…都不在家陪阿飞…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去上什么晚课,是为了见你的蝎学长吧!”
            迪达拉懒得理他,从沙发上蹦起来顺顺头发,背上书包就出门了。
            连“再见”都没说。
            殊不知那一刻,带土心里是真有点不爽了。


            迪达拉到达学校时还早,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他慵懒地趴在课桌上,心里不停地叫骂。
            死阿飞,前辈生病了也不给前辈买药。好像…他给我买了药的……不过那么难吃,跟没买药有什么区别!
            咕…
            肚子叫了…晚饭也还没吃…混蛋阿飞,连饭也不替我准备……唔,他好像给我买了晚饭的,为什么当时我要怄气拒绝不吃呢?好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1-04 23:09
              现在全校都知道了,或者说他们早就看出来蝎喜欢迪达拉的事。只是迪达拉的脑袋里天生少了一根筋,凡事慢半拍。要不然成绩怎么会跟蝎差那么多。
              直到晚课结束迪达拉都一直在想蝎的事。迪达拉慢腾腾地收拾着书包。
              “迪达拉,蝎找你。”同班的飞段冲着教室里喊。
              教室里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正门,蝎手揣在裤兜里,用手对迪达拉做了个“快过来”的动作。迪达拉则听话地把书包背上走了过去。
              “走吧,我送你回去。”
              “啊?”
              蝎自作主张地开始拉着迪达拉往外走。
              一路的人都看着他们。
              学神赤砂之蝎跟爱捣蛋的迪达拉在一起了。这几乎是所有人对他们的定义。
              大家都议论着…
              “咦,佐助…那不是比我们高一个年级的蝎学长跟迪达拉学长么…”
              佐助白了眼身旁那个金发蓝瞳的人:“你要看他们多久?白痴…走啦!”
              “你还吼我!谁白痴啊!真该叫鼬好好教训下你这个不懂事的弟弟…啊啊,别打,疼,佐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1-06 18:58
                右键来的带土图
                跟本问的带土差不多的赶脚
                脸上没有桑疤
                (阿飞学长求电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4-01-07 22:29
                  月光很亮,光影洒下来融到蝎的脸颊上,分外的美。
                  “蝎…那个…这条路都没什么人,走这里能到我家吗?嗯。”
                  “跟着我走就是了。不过,没人更好,”蝎难按捺地把迪达拉推到墙上,“不是吗?”
                  “……”
                  “昨天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没?”
                  “……”
                  “又焉儿了么白痴。”
                  “我…是喜欢蝎的……不过——”
                  “不需要什么「不过」…”蝎把唇贴过来,吻了迪达拉。
                  迪达拉用手抵着他的肩,像是在抗拒。“听我说完…学校的人…似乎都觉得你跟我不相配。”
                  “那有如何?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我也会替你斩除所有的荆棘。”
                  等不及迪达拉再作答,蝎又开始吻迪达拉。他的舌肆意地侵入迪达拉的口腔,迪达拉木木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吻。任由蝎亲他。
                  蝎那么会亲吻,一定是吻过不少的人吧…毕竟…他有的是魅力。
                  自己还是太差了,什么都不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蝎终于松了口,迪达拉还是一脸的呆萌相。
                  蝎捏着他的脸,满是充满蛊惑地笑。
                  “以后,就要叫我「旦那」。知道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01-07 22:29
                    迪达拉点点头,跟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还在之前,带土看着挂钟显示的时刻已到了十点却还不见迪达拉回来,便跑到楼下等他。
                    带土有想过,也许迪达拉是贪玩儿忘了时间,可怎么也没想到是蝎送他回来的。
                    忍耐…
                    “前辈!你可算回来了!”带土冲上去想拥抱迪达拉,不过被迪达拉躲开了。
                    “混蛋阿飞!我还生着病!你乱来什么!”迪达拉总是看到阿飞就来气儿。
                    蝎松开牵住迪达拉的手,揣回了兜里:“既然还生着病就先上去休息吧。”
                    “走吧走吧,前辈,我们快回去!外面冷呢!”
                    “你留下,我有话跟你说。”蝎看着带土。
                    “你认识阿飞么…”迪达拉问。
                    “啊,老朋友了。你先上去吧迪达拉。”
                    “唔…那你们别谈太久了,我不喜欢一个人呆着。”又命令带土:“阿飞!给我快点回来啊!嗯。”
                    这待遇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迪达拉,记得想我。”
                    “嗯…”

                    确定迪达拉上去以后,带土开口了:“还想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迪达拉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不是一向挺聪明的吗?这时候怎么傻了?宇智波带土。”
                    带土握紧拳头,他依然在忍耐。
                    蝎接着说:“你觉得你跟迪达拉住在一起就很得意是不是,不过你好好珍惜这段日子吧。我会想办法让迪达拉搬出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01-07 22:31
                      “没那么容易。说吧,你今天晚上带迪达拉去干嘛了。”
                      “你要听?会干什么你应该能想得到吧。还需要我说出来?”
                      带土揪起蝎的衣领:“我跟他住那么久都没舍得碰他。”
                      “看来,你还是挺有定力的啊。可是再说,你有什么权力碰他呢?”
                      “明天,明天我就会回学校。”
                      “随时奉陪。”


                      回到家,带土站在迪达拉的卧室门外,迪达拉的背影好看地映入带土的眼睛,这让带土在门外愣了好一会儿。迪达拉疲惫地趴在书桌上,带土走过去,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带土支手抚了抚他的发,将他捆束朝天辫的深色丝带解下来,发自然地垂下来,带土用手指拨弄着,触感柔软也很冰凉。
                      带土横抱起迪达拉,迪达拉动了一下,带土以为他醒了,唤了他一声,却没反应。
                      迪达拉被带土轻轻地放到床塌上,解开他的衣衫。锁骨深而狭长,人鱼线相称着显在腰间,胳膊上还有点肌肉,青春期的男孩子都是这样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1-07 22:33
                        有三个让我艾特的小伙伴
                        于是……通灵之术!!
                        @王爷家的苏妄言 @nice花舞月咏谭
                        @李正珉的沈贤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4-01-07 22:37
                          喜欢的小伙伴欢迎点收藏
                          有需要艾特的可以说一声~
                          我能记住的一定艾特
                          (毕竟智商有点捉急QU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4-01-07 22:40
                            不能允许自己再多看一眼,于是带土给迪达拉盖上了被子。
                            迪达拉睡得似乎不太安稳,呼吸时而平静时而急促。带土的手掌触到他的脸,“怎么这么烫?!”又摸着迪达拉的额头,比去上晚课之前还要烧得厉害。
                            下午吃的退烧药没效果吗?
                            想到这,带土赶忙把衣裳给迪达拉穿好,把他带到了医院。
                            医院的医生说话间还有些责备的意味:“烧到了40度,这么厉害。身为家人怎么这么晚才送来,看来要住几天院了。”
                            深夜的病房静得怕人,迪达拉正在吊点滴,带土握着迪达拉的手,好凉……带土对着他的手不停地哈气和摩擦。
                            原来,细细打量心爱之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带土取下了面具搁到床头。
                            他也倦了,站起来弯下腰吻了下迪达拉滚烫的额头,然后用手撑着脑袋在床边慢慢合上眼。


                            头好痛,这是迪达拉醒了后的第一感受。半夜护士已经来取走了输液瓶,所以迪达拉盯了手上贴的止血条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还挂了点滴。
                            可是…
                            迪达拉疑惑地瞧着身边这个像是熟睡中的男人,他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4-01-09 12:34
                              手触摸到一个硬物,把它从被窝拿出来,才发现是漩涡面具…带土的漩涡面具。
                              所以,这个人就是阿飞了…迪达拉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气力,迪达拉没有像他平时的作风那样大吼大叫,又或者,他只是想静静地看着带土。
                              迪达拉原以为这人是因为生得丑陋所以才戴面具,没想到竟是个五官端正 眉清目秀的男子。
                              带土微微睁了睁眼,朦胧间感到床上坐着的人正看着他,带土一惊,彻底清醒了。
                              两个人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被他看到自己真实的模样了。一时之间带土慌了神。
                              不过更慌的好像是迪达拉。他见带土清醒了一把将面具给带土扣了上去。
                              “啊!疼!”面具掉到了地上。
                              迪达拉怯怯的,跟不认识带土似的。
                              面容太陌生了。
                              带土无奈地拾起面具再戴上:“啊咧,让前辈看到阿飞的真面目了……”
                              “……”
                              “不说话…是不是帅得前辈快要爱上阿飞了?!所以害羞了呢?”
                              听到这话,迪达拉直接用身后垫着的枕头拼命打带土的头:“胡说八道些什么!谁会喜欢你这种笨蛋?”
                              “阿飞是笨蛋,却没有生病。生了病的前辈这是连笨蛋都不如了吗?”
                              迪达拉的眉头抽搐了一下:“混蛋阿飞!”他太激动了,导致头的疼痛又加剧。“好难受……死阿飞……”
                              实在好玩。
                              “啊,我手机响了。我出去接电话了前辈!”
                              “消失吧…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4-01-09 12:36
                                明天开始期末考试!!!就更到这里吧!!!等期末考都结束后再更!!
                                也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在看……
                                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4-01-09 12:39
                                  今晚不能更文QUQ 我只是默默地滚达过来问小伙伴们一个问题
                                  文文已经写到了肉的节奏
                                  不过是迪达拉跟带土 不是迪达拉跟蝎
                                  然后迪达拉又是跟蝎在一起(我在说什么?!……这么乱…)
                                  于是 米娜桑能接受迪达拉跟蝎在一起却跟带土肉吗QUQ
                                  不能的话我就等考完之后改一下 让小迪拒绝带土 QUQ (可文文写的小迪都已经拒绝带土一次了,再一次拒绝会不会那啥…我不会表达!)

                                  啊咧?!
                                  秘术·飞来横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4-01-11 20:21
                                    木有更文我就不艾特可爱的小伙伴们了
                                    明天晚上应该能更 我记错了 是12号考完试 也就是明天!
                                    要是有人看到了楼上这个问题 欢迎回答我ORZ !!!
                                    没人的话就当自己躺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4-01-11 20:23
                                      所有科目都考完了 于是有一种死定了的赶脚
                                      下午碰到班主任 她说听说我数学还考得不错 我该相信她吗 就像每次下课拖堂老师说“我只耽搁一分钟。” 啊咧?!!!!
                                      【更文吧魂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4-01-12 19:19
                                        【二】
                                        带土翻出近乎快压箱底的校服,麻利地穿在身上,卸下面具。
                                        已经快一年没去学校了吧…


                                        “你听说了吗?B1班的宇智波带土今天回学校了。”
                                        “是吗…都一年了,他居然还会回来。怎么会回来?”
                                        “好像是因为隔壁班的迪达拉。”
                                        “迪达拉…蝎喜欢的那个?成天捣蛋的家伙竟成了抢手货。蝎跟带土都算比较优秀的人吧,一个成绩了得,一个出生名门。虽然……”
                                        “别说了,宇智波带土过来了……”
                                        所有知晓带土的人都围在他的周围。就算是刚刚进校的新生,也有不少从八卦传言里了解过带土。
                                        去年的车祸,让带土失去双亲。父母的企业靠着亲戚的帮忙打理倒也熬了过来,带土一直在休学,就是为了去将父母的企业完好地继承下来。如今,企业也稳定了,自己也闲了好些日子。
                                        该回学校了…
                                        教室里带土的座位一直留着,因为是休学,迟早会回来,所以干脆没有撤掉。
                                        隔壁班的飞段冲进B1班。
                                        “喂!宇智波带土,你怎么跑回来了!”飞段又俯到带土的耳边:“我听到别人议论你跟迪达拉的事。你们在搞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4-01-12 19:23
                                          “迪达拉?!”
                                          “是啊,你不知道吧…他跟蝎在一起了。”
                                          “我知道……喂,飞段,都要上课了,你还不回你们班去?!”
                                          “来看看你,关心你,好心没好报!走了!”
                                          几日以来,带土跟迪达拉之间的消息在学校传得铺天盖地 人尽皆知。搞得那些心仪带土的女生们一听到再有人提“带土”二字都会懊恼不已。
                                          带土呢,则是过着影子陪伴左右的日子。每天想的都只有一件事:迪达拉好些了没。迪达拉的手机一直都搁在家里,打蝎的电话又会被直接挂掉。直到有天晚上……
                                          带土手机的提示灯亮了,提醒他有短信。
                                          是蝎的号码发来的。不过那语气……
                                          “混蛋阿飞!你都不知道关心我的?人没过来,电话没有,短信没有,好吧,你一定有借口说我没拿手机是不是!你不是有蝎的号码吗!明天我就出院,没有你我在医院都快憋坏了!”
                                          最后这一句带土在心里念了好几遍,盛着快溢出来的欣喜。


                                          迪达拉彻底的康复,就意味着他对带土的摧残又开始了。
                                          迪达拉一生气就爱对着带土扔东西。枕头,遥控器,拖鞋,面包,甚至内裤都拿来扔过带土。不过也该庆幸,迪达拉至少没扔过会造成严重人身伤害或者经济损失的玩意。
                                          夜里的迪达拉玩儿累了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老老实实躺床上睡着了。
                                          带土的手机提示灯再次闪烁起来,还是那个号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4-01-12 19:24
                                            “我在楼下,你下来。”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带土披上外套就下了楼。
                                            “什么事?”
                                            “没戴面具啊。”
                                            “到底什么事?”
                                            蝎呼了一口气:“我今天去了学校,都说你回来了。我在想明天,你怎么面对迪达拉。戴着面具来?迪达拉似乎一直都不知道跟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阿飞竟然就是隔壁班的宇智波带土。”
                                            “不用你管。”
                                            蝎走了,带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狠狠地挥了一拳。
                                            翌日。
                                            “前辈!!起床了!!”带土不停地敲迪达拉卧室的门,惹得迪达拉还没清醒就一肚子的火。
                                            “烦死了!混蛋阿飞!嗯!”
                                            带土早早就整理完毕,在楼下等待洗漱好后的迪达拉下楼。
                                            还未等到迪达拉,就先等来了蝎。
                                            “你来干什么?”
                                            “接迪达拉上学,看不出来吗?……你还把面具取了下来。”
                                            “……”带土想不出话回答他。“你在这儿等迪达拉吧,我先走了。”
                                            带土终究还是把机会给了蝎。
                                            迪达拉跟他已经是恋人了,那自己算什么?懦弱的一方罢了,不敢表达自己感情的家伙罢了。可迪达拉面容莞尔的样子在带土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4-01-12 19:25
                                              飞段一下课就会把时间全部消耗在B1班,因为那个班里面有角都。他们总是不停的吵架,旁人真不懂既然老是吵架,为什么飞段还这么爱窜班。
                                              飞段见到带土来了,用手搂住他的脖颈:“呐,宇智波带土,你不知道你已经荒废了今天早上的前两节课了吗?早晨我看到迪达拉跟蝎一路过来的。”
                                              “那又怎样?他们是恋人。”
                                              “啊…听人说你不是喜欢迪达拉吗?喜欢了很久了呢。从当初你离开学校之前,就喜欢他了不是?…别用那眼神看我,我都懂的啊~”
                                              带土感叹,自己离开学校的一年,飞段的智商真的是突飞猛进。虽然飞段一直都不觉得自己笨。
                                              “那你以后见到迪达拉怎么办…打招呼?还是像当初一样捉弄他?”


                                              捉弄他…
                                              是啊,带土记得,迪达拉跟自己也算是“老朋友”了。带土与他人因打赌输了,而被要求捉弄身为捣蛋孩子王的迪达拉。他们都当迪达拉是个不太懂事的家伙,因而想借带土之手来教训下他。
                                              带土愿赌服输,倒也捉弄了迪达拉好几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4-01-12 19:27
                                                今天就更到这里吧
                                                让我艾特的小伙伴们~


                                                @王爷家的苏妄言 @nice花舞月咏谭
                                                @李正珉的沈贤星 @作死啊作死ovo @鎭鈊の爱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4-01-12 19:29
                                                  自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4-01-14 13:31
                                                    带土愿赌服输,倒也捉弄了迪达拉好几次。
                                                    藏他的课本,偷偷更改他正确了的考试答案,往水杯里加一大勺盐。都是些幼稚的事情。
                                                    直到被同伴要求了最后一件事:让带土把迪达拉推进流经学校边的釜嶙河。
                                                    “完全是胡来!”带土吼着他的那几个同伴。
                                                    “喂!带土!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藏了他的课本后很快就又放回了他们教室;更改了的答案后来又给他涂了回去;还有加盐的水杯,旁边怎么还搁着一瓶矿泉水。”
                                                    是啊,那些事都是带土做的,因为他发现,越是靠近迪达拉这个人,越是被他所吸引。迪达拉很单纯,总是不会隐藏感情,爱逞强。那样的家伙捉弄起来真的不太妥当。最重要的是,带土发现,自己慢慢喜欢上了他。
                                                    迪达拉总爱对着捉弄他的带土叫嚣:“宇智波带土!居然敢对我恶作剧!下次打爆你的头!”
                                                    惹得教室里的人哄堂大笑。
                                                    而那时候的蝎也已经开始注意迪达拉。身为学生会主席的蝎,肩负着隔三差五就要教育迪达拉的责任。迪达拉身边的恶作剧开始出现好转,比如自动回来的课本 免费的瓶装矿泉水,这时,蝎也总在身边。蝎的脸融入迪达拉的眼,他想,这些温暖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吗?蝎……
                                                    所有人都在一边嘲笑他时,只有蝎依然面不改色地跟他讲道理。
                                                    一定是他。
                                                    迪达拉对蝎产生了微妙的情愫,他哪里能猜想得到,一切,都是带土做的。

                                                    “你就说吧,到底愿不愿意把迪达拉推下去。”
                                                    “我拒绝。”直截了当。
                                                    “行,那就算了。”
                                                    那天晚课结束后,几个同伴叫上了带土,说要他去看好戏。
                                                    “你们又要玩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们拽着带土,一路到了釜嶙河边。
                                                    釜嶙河处于学校的桥下,因为平时过往的人少,所以有的路灯都已坏掉。
                                                    带土一行人互相地推搡,“带土你看,前面那个人。”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4-01-23 14:12
                                                      晕!!!又带上了小尾巴!!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4-01-23 14:12
                                                        带土顺着同伴手指着的方向寻去,暖黄色的光贴合在那人身上。
                                                        金发,朝天辫,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迪达拉。
                                                        “你不敢做的事我们自己来做。看着吧,胆小鬼。”
                                                        这话的意思……带土反应过来了,忙去拉住那人,却被另外几个人拽住。
                                                        呼喊着迪达拉的名字,迪达拉戴着耳机完全听不见。那人离迪达拉越来越近,在他们交涉了什么后就来到了大桥边。很快,那人就把迪达拉推了下去。
                                                        带土挣脱开,往迪达拉的方向狂奔,那人在大桥上讥讽似的笑着,带土则是一脸的愤怒:“混蛋,你疯了吧?!他不会游泳怎么办?”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脱衣服。
                                                        结果带土预言错了,迪达拉顶着脏兮兮的水草爬上了岸,再一步三摇晃地来到带土他们的面前,大口地喘着粗气:“好你个宇智波带土!居然让人把我推进河里!就算我是准备明天要拿磨了一口袋的粉笔末整你,你也不用这样吧!”
                                                        带土的外套已经脱下来安静地躺到了地上,就连还穿着在身的衬衫都解开了两颗扣子。
                                                        “我是还想下去救你。”
                                                        由不得带土多做解释,迪达拉气得扯下头上的水草扔到带土的脸上,这大概就是带土被迪达拉乱砸乱扔的开端了。而后迪达拉再狠狠地踩了带土的外套两脚,一个人拖着湿透的书包离开了。剩下带土一行人愣在原地。


                                                        “喂!宇智波带土!”飞段的叫喊把带土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搞什么…”
                                                        带土把正坐在自己课桌上的飞段推了下去:“走走走,你一隔壁班的老过来干什么?要跟我表白?那我直接拒绝你好了。”
                                                        飞段破口大骂了几句,一边骂着一边离开了B1班。
                                                        “回来!”带土冲着门口喊。
                                                        飞段把头从门外探了进来:“又干嘛!”
                                                        “那个,别跟他提起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4-01-23 14:13
                                                          飞段对他做了一个“了解”的手势后随即消失。


                                                          蝎也喜欢下了课往迪达拉的教室跑,跟飞段是一样的。看来这件事并不局限于智商的高低。
                                                          带土倚在B1班的正门瞥眼瞧着后面C3班的走廊。蝎同迪达拉正在那儿聊着什么。他听不清内容,会是些情话吗?
                                                          “旦那,阿飞不是在学校吗…我怎么都没看到他?”
                                                          他就在离你很近的地方。
                                                          “死阿飞,没有他真的好无聊。在学校都好无聊。恶作剧也都好无聊。”
                                                          蝎揉揉迪达拉的发:“再过段时间就是月考了,还是多看看书吧。”
                                                          迪达拉拍开蝎的手,还在唤着“阿飞”二字。
                                                          蝎拉住他的手:“你就那么想见他?!”
                                                          “你不高兴了吗?”那样的语气,不管多少,迪达拉是肯定能感觉出来蝎不爽了。
                                                          蝎不再说话,用力拉着迪达拉往B1班的方向走过去。
                                                          他们过来了……带土回到教室趴到桌子上,把头埋下去。
                                                          “你干嘛,旦那。”
                                                          带土听到迪达拉的声音了,特别的清晰。因为此刻的迪达拉就站在自己课桌面前。
                                                          “他就是阿飞。”
                                                          一团人围了过来,实在嘈杂。
                                                          迪达拉的指尖还未触碰到带土的身体,带土就蹭了起来。
                                                          迪达拉看着身着校服的带土,在拼命地回想什么。终于,他记起来了,这个人,就是当初捉弄自己的…宇智波带土!病房,漩涡面具,阿飞的面容,这一切又浮现在脑海,那时候怎么没注意到,阿飞的样子与宇智波带土完全是相异无几。
                                                          “阿飞,你是宇智波带土?!……或者我该说…宇智波带土,你就是阿飞?!”
                                                          带土起身一脚踹开旁边的椅子,吓得周围的同学纷纷散开:“赤砂之蝎,我们出去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4-01-23 14:14
                                                            太久没更了 抱歉亲爱的小伙伴们><

                                                            @王爷家的苏妄言 @nice花舞月咏谭 @李正珉的沈贤星 @作死啊作死ovo @鎭鈊の爱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4-01-23 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