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吧 关注:93,373贴子:1,326,425

【凤囚凰】书评读《凤囚凰》有感——一见容止误终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送百度


回复
1楼2013-12-18 10:48


    回复
    2楼2013-12-18 10:49
      基本资料 容止  天衣有风之《凤囚凰》的男主,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
        生活年代:南北朝
        居住:沐雪园
        挚爱:楚玉
        身份:神秘的白衣少年,山阴公主刘楚玉的面首,冯太后的哥哥。
        形象:从容淡雅,白衣轻飏。
        性格:心如冰雪,冷静理智,多谋善断。


      回复
      3楼2013-12-18 10:49
        ★睡在楚玉身旁的少年,年岁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乌墨一般的长发披在赤裸圆润的肩头,形容秀美,眉似远山之黛,唇似三月桃花。
          ★他的相貌十分秀丽,乍看上去仿佛柔软而高雅。他的眉目分明,眼珠子是纯粹的漆黑,黑得好像宇宙尽头无尽的深渊,多看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他的鼻梁挺直,鼻尖又有些柔润。他的肌肤不是纯粹的雪白,而是温润细腻宛如玉石,可是又比玉石温暖柔软。
          ★他的脸容并没有多少变化,五官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眉宇之间却微微舒展开来,好像长期被囚困的凤凰,终于得以逃出牢笼,舒展开绚烂的羽翼。
          他的脸容依旧是如雪一般的白,可是雪白之外,却又焕发着极为清润柔和的光彩,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如金如锡,如珪如璧,一天比一天的生动鲜亮起来。
          ★那是一种极为动人的气韵,仿佛天地间的秀逸与高旷同时汇聚于他一人身上。宛如宁静流水下澄澈的月光,宛如峻岭山巅上不化的冰雪,宛如天高云淡中舒展的微风,宛如料峭早春隐约歌声里第一朵绽开的花。
          那么从容。那么自然。
          那么……美。


        回复
        4楼2013-12-18 10:50
          性格描写
            
            ★有人在为他不平,有人在幸灾乐祸,可是他却好像全不知晓,不,他其实是知晓的,只是他并不在意,那种沉静,是一种接近奢华的高雅,宛如和氏美玉,只可偶遇,不可强求。
            好像一切纷乱的情绪,到了他那里,都会被梳理被安抚。
            ★容止太可怕了。
            在他幽深的目光下,好像一切都无所遁形,只不过一日的功夫,他便将所有的一切连根给挖了出来。
            准确的洞察,决断的行动,冷静的判断,这些,与容止温雅的外表截然不同,也显示出他的手段是何等的圆融犀利,这与桓远的生涩是截然不同的。
            ★冷静、精密、果断、胆识,缺一不可。
            倘若不冷静,便不会想出来解救的办法,并沉着的蓄积力量。
            倘若不精密,稍微差错一些,就有可能掉下悬崖。
            倘若不果断,出手稍迟,也不能达到得救的效果。
            而即便算计得多么准确,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依旧是一种巨大的冒险,只要失之毫厘,便会谬以千里。没有胆量的人,不会这么做。
            ★容止是对自己狠毒的人,但是那狠毒建立在强大的掌控力和信心上,而他看起来也不像是自尊心压倒一切,为了一点尊严自己寻死的人。
            ★容止是不可能爱上任何人的,他太理智了,而爱却是一种非理性的情感,他总是那么缜密从容掌控着全局。又怎么会有为一个人怦然心动的时候?
            倘若是因为容止仇恨着公主,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还有翻盘的希望,可是偏偏都不是。他只是――没有感情。
            ★容止想要什么,便会想方设法拿到手。纵然楚玉身体暂时离开,他也要牵着她的心魂。他并不后悔为了楚玉放弃所拥有的东西,也不后悔身遭万剐之痛,可是他一定要得到。
            他付出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不索回?
            他不是楚玉,绝无可能无私。江山与楚玉不可兼得的话,他选择对自己更为重要的东西,但是,一定要得到才行。他不介意付出生命,但是楚玉想要离开,却是万万不能。
            放手……怎么可能?


          回复
          5楼2013-12-18 10:50
            容止动情的描写
              ★容止依旧静静的凝视着她,他忽然觉得,楚玉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美丽,纵然她现在衣衫素简,不施脂粉,面上身上还留着一路风尘的残迹,可是在狼狈之间,却透出前所未有的夺目光彩。
              连他自己也没发觉,他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柔和,像春天的水那么的温软,眼底的纯澈化作涟漪的水波,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你只是,更在乎我。”
              容止拥抱着楚玉,一遍又一遍的,轻轻呢喃着:“请不要自责了,这并不是你的罪过。”
              ★容止漆黑的眼瞳里泛起奇异的波澜,过了片刻他微微的叹口气:“公主,我不会死的,你不必这样留下来陪我冒险。”
              ★容止抿了抿嘴唇,有些后悔方才一不留神吐出往事,正要笑着敷衍过去,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忽然堵住,一向言辞巧妙的他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的身体不算强壮,即便用尽全力抱着他,他也可以轻易的挣脱开来,可是一种突如其来的,不合时宜的懒散袭击了他,让他一动都不想动弹。
              ★容止微微颦眉,他秀丽的眉梢原本婉约柔和。却因为瘦削而显出来一点儿料峭的锋芒。每稍一动作。便仿似轻轻地飞出一刀:“楚玉,楚……玉……吗?”
              他有些无意识地念着这个名字,从前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寻常代号,可是此时念起来,每一个音调,带起微微的气流,都仿佛缓慢震荡起来什么。


            回复
            6楼2013-12-18 10:51
               一直盘桓在胸口的。那只强大的无所不在地,掌控着一切地钢铁手腕,在这一刻,产生了细细地裂纹,很细小很微不足道,甚至觉察不出来,可是确实实在在是产生了。
                ★容止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震撼的时刻,即便是当初得知楚玉的真实身份,也不曾有过如此情形,他身体里仿佛有什么在冲撞着,又仿佛有什么在慢慢地碎裂。
                ★容止眨了眨眼睛,忽然停下来动作,心口某个地方,好像非常微妙地柔软了一下,好像有什么狡猾的东西,从被坚硬外壳的裂缝里,悄然地钻了进去。
                ★他素来智计百出,胸藏城府,要做什么事,转念之间便能想出无数手段,可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对楚玉下手。头一次这样,因为一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所有的智谋思虑都付诸流水,连伸手出去都仿佛成了禁忌,唯恐指尖的锋芒摧毁眼前的平衡。
                ★他这一年来以观沧海的身份与她相处,除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难以割舍外,何尝不是存着另一种心思,希望能够通过寻常的生活淡化她的存在。
                可是在方才那一刻,他脑海中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刹那间分外地清晰起来――世上只得一个楚玉。
                ★要停下来了。容止镇定地想。人已经走远,不必再用这种手段封口……再这么下去,他可能自己会把持不住。可是脑海中,却不受控制地,不断有影像飞掠着闪现,她微笑的样子,她惊慌的样子,她坚定的样子,她难过的样子,她羞涩的样子,她窘迫的样子……再没有一个人,会如她这般,折断手脚背弃归途也要拥抱他。越是想要遗忘,却越是无可遏止地深刻。
                ★“我这人素来不做无利之事,此番救你,也是如此,我觉着救你会比得到北魏更好些,便舍北魏而取你。”
                ★”沧海师兄,你可知晓,那些日子,我躺在石棺之中对你说,倘若我死了,合上盖子烧了我,但我心里却不甘心的。我来到这世上一遭,却什么都不曾得到,但至少我要留住她,不管用何等手段,也不管她是否会伤心难过。”


              回复
              7楼2013-12-18 10:51
                第一次发帖,望大家喜欢,本文非本人原创,从我家大姐空间所转,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回复
                8楼2013-12-18 10:53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3-12-18 11:33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3-12-18 11:33
                      额,今天抽了。。。谅解谅解……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12-18 11:34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3-12-18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