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部吧 关注:15,491贴子:463,771
  • 23回复贴,共1

【原创双部】阴险(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三部来了来了~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3-12-07 12:12
    第一章BEHAVIOUR PROBLEMS
    手冢刚折好衣服就听见电话响了。把衣服篮子放在一边从沙发上站起身,手冢走过去接电话。“喂?是手冢君吗?”“是的,我是。”“你是迹部景濠的爸爸,对不对?”“…………是…………”“我们需要你现在马上到学校来。”“为什么?”手冢很疑惑。


    “你的儿子殴打同学。”手冢愣了愣:“景濠殴打同学?不可能。”景濠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受的教育也很良好,他没有殴打同学的可能。“我们亲眼见到了,希望你能尽快赶过来。”“…………好……”手冢挂掉了电话,心情很复杂。景濠殴打同学?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手冢拨通了迹部的电话号码,他一个人无法面对这一切。“喂,国光,什么事啊?”


    迹部处理着文件,因为忍足已经不在了,所以他特别的忙。“…………景濠殴打同学,老师打电话来让家长去学校。”“你说什么?你不是在骗人吧?”“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好,好,本大爷现在回家载你,我们一起去。”迹部揉了揉眉心,挂掉电话站起身。“迹部?”迹部的新助手宍户亮看见迹部站起身,疑惑的问:“你要去哪里?”“家里出了些问题,本大爷回家一趟,你好好看着公司。”“知道了,迹部。”迹部走出公司上了车。


    景濠殴打同学?这怎么可能!本大爷不相信,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迹部一面驾着车子一面想。可恶,才刚恢复平静就又有事情发生!真麻烦!到了家让手冢上了车子,迹部驱车前往景濠就读的小学。“你相信吗?国光。”“…………我不相信,可是,听老师的语气好像是真的。”“本大爷的儿子是很有教养的,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殴打同学。”


    到了学校门外,迹部和手冢打开车门下了车,迅速走进校舍。办公室里。景濠坐在级任老师的身边,眼神害怕,低着头。“景濠。”手冢叫了一声,景濠抬起头,哽咽:“爸爸…………”听了老师叙述事情的经过后,手冢和迹部带着景濠回家。“老师说同学找你说话,你突然出手打人?”迹部质问着坐在后座靠在手冢怀里落泪的景濠。


    “我没有…………”“全班同学都看到完了,你还说你没有?”迹部气恼地说。“我真的没有…………我没有打同学…………”“难道说刚才打同学的是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不是…………呜呜…………”“你还给本大爷哭!从实招来,你刚才到底为什么要殴打同学?!”


    “我不知道…………我没有殴打同学…………我不记得我有…………”景濠哭着说。“景吾,慢慢说,先别骂他。景濠,告诉爸爸,刚才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不是讨厌那个同学?”“我没有讨厌他…………我不记得我有打他…………我只记得刚进到班里的事情…………过后就忘记了…………”


    手冢愣了愣。怎么会这样?对进到课室后的记忆完全没有?“…………”到了家,手冢牵着还在哭泣的景濠走到客厅坐下。“告诉本大爷,为什么要殴打同学?”景濠看着迹部,摇摇头:“爹地,我真的没有…………我完全不记得我做过什么事情…………呜呜…………”“好了,别哭。”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委屈似的,哭得很厉害。


    手冢擦去了景濠的眼泪。“爸爸,爹地,你们要相信我…………刚才我真的没有殴打同学…………”“好,我们相信你。”手冢不忍心的说,看儿子好像真的很诚恳的样子。“好吧,本大爷相信你。”话说也太奇怪了吧…………为什么会对进到教室后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呢?


    过后,景濠说有点疲累,所以洗了澡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手冢送迹部回去上班后就到楼上去看看景濠。果冻只站在门外没有进来,双眼警惕地盯着熟睡的景濠。手冢坐在景濠床边,抚着他的刘海。儿子啊,你到底是怎么了?经过了这么多了,你是不是真的很累了呢?爸爸也很累了呢。


    给景濠盖好了被子后,手冢转身准备走出房间。“爸……爸。”“嗯,什么事情?”已经醒过来的景濠拉着手冢的手。“我……头痛。”手冢皱皱眉头:“头痛?为什么?”“我不知道…………”手冢坐回景濠床边,用手指给他轻轻按着太阳穴。“景濠,你身体有点烫,是不是发烧了?”感受到景濠热热的体温,手冢担心地问。


    “…………我不知道,有吗?”“你等等,我去拿体温计。”手冢起身到楼下去拿体温计。手冢拿了体温计就走回楼上去给景濠量了量:“发烧了,三十八度。怎么会突然这样?”奇怪啊,昏迷醒来过后有请医生来检查过,说身体很健康没问题啊?今早还好好的啊。手冢拿来了一桶温水和一块布,给景濠敷额头。“你先睡觉一下,爸爸待会儿叫你起来吃药喝水。”摸了摸景濠的头这样对他吩咐,手冢起身下楼。


    回复
    3楼2013-12-07 12:16
      能够插楼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3-12-07 12:22
        楼主加油噢,写的真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3-12-07 19:51
          加油加油写吧,扣人心弦啊,不过真心觉得写弱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3-12-07 19:56
            第二章
            “爹地!”国峎看见迹部站在幼儿园门口,背着书包跑过去。迹部蹲下来抱起小儿子:“乖,今天在学校开心吗?”“嗯!很开心!今天国峎拿了一百分!”“哦…………一百分啊,很棒哦,真不愧是本大爷的儿子。走吧,我们回家。”抱着小儿子上车,迹部启动车子说。“回家?我们不是先去载哥哥吗?”“今天哥哥提早回家了,所以我们直接回家吧。”


            “爹地,这个周末去公园好不好?”“好啊。你要去干什么?”迹部熟练地转动着方向盘一面问。“我要教果冻玩fetch!”“哦~你怎么知道这个的?谁教你的?”“我的朋友的狗会玩fetch。”“是吗?”“嗯!”到了家,迹部打开门:“老婆~~本大爷带孩子回来了~”


            “回来啦。景吾,景濠发烧了,我另外煮粥给他吃。”“发烧了?”“啊。不知道为什么睡午觉时说头痛,摸摸他就发现发烧了。”“这样哦。那我去看看他。国峎,去房间洗澡小声一点,不要吵醒哥哥,哥哥不舒服。”“知道了。果冻~周末爹地说可以去公园玩,我教你玩新游戏。”蹲下来跟坐在他脚边摇尾巴的果冻说话,国峎揉着果冻的头。


            “好啦,你快点去洗澡,肮肮脏脏的果冻不喜欢和你玩。”手冢走过来揉了揉国峎的头发:“洗完澡就下楼来吃饭。”“知道了,爸爸。”“果冻,过来吃东西。”倒了饲料进果冻的碗后,手冢起身去摆碗筷。迹部轻声走进昏暗的房里。景濠躺在床上睡觉,头上敷着一块湿布。


            伸手轻柔地拿下湿布摸着儿子的头发,迹部温柔地笑着。真烫。摸了摸他的额头,迹部心想。“爹地…………你回来了。”景濠睁开眼睛看见迹部,说。“继续睡,继续睡。”迹部细声地说,景濠听话地闭上双眼。“迹部景吾。”手冢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迹部回过头:“国光,什么事?”“…………你没洗澡就坐在孩子的床上。”手冢抱着胸怒视着迹部。


            “啊好好,本大爷现在就去洗澡!”给景濠盖好了被子,迹部马上站起身不敢怠慢地冲回卧室。没好气的看了自家老公一眼,手冢摸摸景濠的头发就转身走出房间。


            饭桌前。“国峎,你不跟爸爸说你今天拿到了什么丰功伟绩吗?”迹部笑着夹了一根菜进碗里。“哦~对了~爸爸,我今天拿到一百分哦,我是不是很棒?”国峎向自家爸爸这样炫耀着,笑眯眯。“嗯,很棒,距离上次进步了两分,很不错。”手冢淡淡地笑了笑,揉着儿子的头。“爹地~爸爸称赞我了耶~~”能够被对自己很严格的爸爸称赞,国峎笑得见牙不见眼。


            “嗯,很棒。”迹部赞许地说。“果冻~爸爸称赞我了哦~待会儿我要去跟哥哥炫耀!”“好,可是得先等你哥哥醒来,你不要去吵他,知道吗?”“知道啦~~”


            吃过了饭,迹部坐在客厅教导着小儿子做功课,手冢则上楼去叫醒大儿子。“景濠,别睡了,起来吃粥。”景濠翻了个身,揉揉双眼。“哦…………”手冢扶着儿子起身,勺了一匙的粥吹了吹,才递到儿子面前。景濠张口把粥吞下:“谢谢爸爸……”“乖,不需要跟爸爸道谢的,嗯?”


            喂着景濠吃完了粥后,手冢准备下楼去洗碗。“爸爸,能不能陪我睡?”“啊?陪你睡?你这么大了。”手冢有些好笑地说。但他还是走回孩子身边,摸着他的头:“你睡吧,爸爸在这儿陪你。”“爸爸,你相信我没有殴打同学,对不对?”景濠抬着头问自家爸爸。“当然相信了……”“爸爸,你最好了!”伸手搂着爸爸的腰,景濠就这样在手冢怀里睡着了。


            教过小儿子做功课后,迹部弯身抱起了小儿子一起上楼准备刷牙睡觉。轻声打开房门,印入眼帘的是正在摸着熟睡的景濠的头发的手冢。把食指按在唇上示意迹部和国峎小声些,手冢轻手轻脚地移开了景濠圈着自己腰部的手,放好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弯身吻了他的额头一下,才拿过一边的粥碗走出房间。


            迹部在手冢出去前抱着他吻了他的唇一下,让小儿子进浴室刷牙后,走到大儿子床边坐下,探了探他的额头,烧差不多退了。放心的这样想,迹部直起身子打开浴室的门:“需不需要爹地帮你刷牙啊~”“才不用咧。我会自己刷。”朝爹地吐了个舌头,国峎别开头。“你自己刷会干净吗?”“为,为什么不会!”“嘘,你小声些,吵醒哥哥的话,爹地打你哦。”


            把毛巾拿给小儿子:“你快点换睡衣就睡觉了,爹地先回房间了。”拍拍国峎的头,迹部关上了浴室的门就走出房间。


            回复
            7楼2013-12-08 20:53
              我需要亲们的回复和支持才有力气发文哦~所以亲们努力吧!(被PIA)嘿嘿嘿…………


              回复
              8楼2013-12-08 20:56
                Hi~楼主加油~~~那个国濠是被那个东西附身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12-09 08:52
                  第三章THE COLD SIGHT
                  回到主人房,手冢刚洗过澡坐在床沿擦着头发。“国光,那么迟才洗澡不行啊。”坏笑着靠近手冢指尖滑过他的脸颊。“滚去刷牙。”手冢推开迹部的手。“国光好冷淡啊。”迹部嘀咕着装出一副花容失色的表情。“去你的。”手冢轻轻用脚踹迹部的小腿,迹部识趣地转身走进浴室了。


                  刷过牙后,迹部和手冢坐在双人床上。“国光,你就只会看书,就不会看本大爷一下吗。”手冢合上了书:“看你来干嘛。”没好气。迹部笑着搂过手冢亲了一口:“有种久别新欢的感觉啊~”“久别新欢你的头……”“是真的啊,国光之前都昏迷了那么久…………”迹部微微垂头,想起之前的事情,没有手冢的日子,还心有余悸着。


                  “…………”有些不忍,手冢伸手摸了摸迹部的头发:“景吾,不好的回忆就别想了,现在我们过得很好,而且,我在你身边。”抬起头对手冢露出温柔的笑容,迹部搂着他揉着他的发。“景吾,头发会乱!”“乱只有本大爷一个人看的见你是在怕什么,啊嗯??”


                  手冢皱起了眉头,不过没再说话。迹部顺势压倒了手冢,把他禁锢在床和自己之间。“你干什么,不能现在做,明早你还要上班,而且我还要做早餐。”手冢双手按在迹部胸前避开了他火热的视线。“哦呀,谁叫你害本大爷勃起了呢。”迹部轻轻地用硬邦邦的那个部位蹭着手冢的大腿内侧。


                  “…………死变态。”手冢低低地说。“而且,自从你昏迷后我们就一次都没做过呢,而且你昏迷的时候本大爷可是很痛苦的啊,不要补偿本大爷一下吗?”迹部佯装很可怜的一样,低头蹭着手冢的肩膀。“不需要。要做现在也不是好时机。”“只要只有我们两个人都是好时机啊~~”


                  “不,还是不要了。”手冢想起身,却被迹部压了回去。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迹部连忙直起身子,手冢也连忙爬起来坐好,同时在心里暗衬:呼,好险。迹部则不甘心的想:切,真扫兴。“进来吧!”手冢首先出声了。房门打开了,国峎矮小的身形出现在门后。“国峎?你怎么还没睡觉?”手冢看了看时间,不满的问。


                  “爸爸,我睡不着。”国峎走过去。“来爹地这儿。”迹部下床抱起他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哥哥睡了吗?”“…………我不知道,不过我过来之前他还没睡。”国峎说。“他也没睡?”“……没有。爸爸,爹地,我不要和哥哥一起睡。”


                  国峎突然这样说,手冢和迹部愣住了,不解的问:“为什么啊?你跟哥哥吵架?”“我没有……可是…………我害怕。”“你害怕什么?哥哥没什么好怕的啊。”“…………爸爸,爹地,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睡吗?”迹部觉得头痛,那就没得和国光卿卿我我了啊!“是不是哥哥欺负你?”凝视着国峎的双眼,手冢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发。


                  “…………我不喜欢哥哥晚上站在我的床边盯着我。”国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你说哥哥站在你的床边盯着你睡觉?”手冢皱起了眉头。“嗯。”国峎起身钻进手冢怀里:“好恐怖,哥哥的眼神很恐怖。我看了很冷。我叫他,他都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国峎颤抖着说。


                  “是这样的吗?本大爷去看看景濠。”迹部起身下床,拍了拍手冢的肩膀。迹部打开门,看见景濠躺在床上睡觉。迹部轻步走过去摇醒了景濠:“景濠,景濠。吵醒你很抱歉,不过爹地要问你,你刚才有没有站在弟弟的床边看着弟弟?”景濠迷迷糊糊地摇摇头,不解:“我没有啊!”


                  “没事了,你继续睡吧。”拍拍儿子,迹部走出房门。“国峎,来,回房睡觉,没事了。”迹部回到房间对缩在手冢怀里的国峎说。“我不要。”国峎捉着手冢的衣服。“可是哥哥说他刚才没有站在你床边看你。”“他有!”国峎斩钉截铁,把头埋进手冢怀里。“好,你先回去睡,爸爸陪你,等你睡着爸爸再回来好不好?”


                  手冢安抚着国峎说。“………………好。”“乖。”手冢抱起了小儿子,对迹部点点头,走出房门。把国峎放回床上后,手冢给他盖好被子,就侧躺在他身边陪着他睡。“爸爸。”“嗯?”“我要爹地。”“为什么啊?爸爸不可以吗?”“不是的,我想听爹地唱OCTOBER给我听。”“……这样啊。好,我去叫爹地,你等一下。”


                  手冢走回主人房:“景吾,你去陪国峎,他说要你唱歌给他听。”迹部点点头:“好啊。”迹部走出主人房。


                  回复
                  10楼2013-12-09 10:05
                    好幸运啊,又看到文啦,楼主加油喔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12-09 10:10
                      谢谢哦亲。


                      回复
                      12楼2013-12-09 10:17
                        第四章WORST
                        “国光,今天本大爷会回得比较晚,所以麻烦你去载孩子哦。”第二天早上,迹部啃着面包说。“好。大概几点?”“晚上十一点多吧。”“这样啊,好吧。”看着依旧不敢靠近哥哥的国峎,手冢说:“国峎,哥哥没事啦,你太夸张了!”摸摸国峎的头。“走了,去上学!”迹部吃完了早餐,站起来说。“好~”国峎吃下最后一口面包站起来拿书包。“今天在学校要乖乖听课,懂吗?”迹部弯身抱起小儿子说。“知道了。”


                        “景濠,你的便当拿了吗?”手冢问很安静的儿子。“拿了。”景濠点点头。“你还不舒服吗?”看着没什么精神的景濠,手冢摸摸他的头。景濠摇了摇头,依旧没什么表情。伸手探了他的额头一下,确定没有再发烧后,手冢才拿开手。“走咯,景濠!”迹部走过去牵起儿子的手:“再见咯国光,晚上见!”“爸爸,再见!!”“再见。”手冢挥挥手。


                        迹部的车子驶出了家门后,手冢才走到后院去晒衣服。晒好了衣服后,手冢顺手整理了下屋子,确定家务都做完后才走上楼准备闭目养神一下。果冻躺在迹部的床位上。手冢闭着双眼,伸手摸着果冻的头,一面养神。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是景濠的班主任。手冢皱起眉头,觉得奇怪,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喂,手冢先生,您的儿子景濠今天在学校抬起椅子打同学,老师上前去阻止时还被他扇了一巴掌。”班主任语气阴沉地说,显然不是很高兴。手冢错愕地说:“不是吧?老师,您没看错吧!”“没有,确实是你的儿子,迹部景濠。”班主任重复了多一次:“请你马上来接你的儿子,如果他这样的行为再多犯一次就要被校方开除了!”


                        说完,班主任不悦地挂断了电话,留下手冢还不可置信地握着只传出嘟嘟声响的手机。不可能对的!景濠不可能会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难道说,和上次一样,失去意识,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的儿子…………到底怎么了?手冢迅速站起身拿了外套就拨通了迹部的电话,让他快点来接自己去景濠的学校。


                        两个人匆匆到达景濠的学校,来到了办公室。景濠坐在班主任的座位边,低着头。手冢看见儿子手臂上明显的鞭痕,心刺痛着。他疾步走到儿子身前蹲下,看着儿子无神的双眼:“景濠,不是你做的,对不对?告诉爸爸,不是你,对不对?”景濠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爸爸。


                        “国光,事实摆在眼前,很多人都看见了,景濠的却这么做了。”迹部拍了拍手冢的肩膀。“景濠,你为什么不说话。”手冢看着沉默的儿子。景濠眼神空洞地看着手冢,似乎根本不是在看手冢,而是在看穿他一样。“景濠。”迹部也觉得奇怪,摇了摇儿子。“迹部先生,手冢先生,请您们管好您们的儿子。他已经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他用木椅子来打同学,使同学受伤入院,还扇了老师一巴掌,老师的脸都被他扇得出现了淤青。他一向来是个开朗随和,听话优秀的好学生,不知最近跟谁学了坏,开始对老师和同学施暴。”


                        班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语气不好的说。迹部和手冢沉默。“果然同性恋的家庭教出来的孩子都是没前途的。”班主任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大概是真的对景濠的行为感到失望。迹部听清楚了班主任的话后,气愤地说:“你这个母猫,刚才说什么!”这一吼,办公室中很多老师都望了过来窃窃私语着:“快看,他就是那个问题学生的父亲啊。难怪教出来的孩子那么没教养,自己都是一个控制不住的人。”


                        迹部握紧了拳头,手冢担心地望着他。“景濠,你快告诉他们,不是你做的!”迹部捉着儿子的肩膀,大力摇了摇,可是景濠没出声,也没有动。“请您们把景濠……”老师还没说完,迹部大力拍了老师面前的桌子一下:“你这母猫,本大爷要叫这学校的校长炒了你!你侮辱本大爷的家庭,是什么意思?你这种人,简直是丢尽了这学校的颜面!本大爷会带儿子转到别的学校去,也不会让你有工作可以做!”斩钉截铁地说,迹部狠瞪了那班主任一眼。“景濠,国光,我们走。”伸手捉起没有动静的儿子,迹部直接抱起他就走。


                        手冢提着景濠的书包,紧跟在后。上了车子,手冢抱着景濠,担心地说:“景濠,你从刚才到现在都不说话,怎么了?景濠!”景濠连看都没看手冢一眼。“迹部景濠你给本大爷醒过来!”迹部忍无可忍地大吼起来。依旧没反应。回到了家里,迹部拉着任由他拖着走的景濠推到了沙发上:“迹部景濠,你到底是搞什么?!”景濠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一样,垂着头,像是颈项没有骨头支撑一样。


                        “醒过来!”迹部没办法之下扫了儿子一巴掌。景濠猛地像是惊醒一般迅速抬起头,错愕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爸爸和爹地。“爸爸……爹地,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为什么穿着校服?”景濠像是搞不清楚状况一样,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你都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迹部忍无可忍地摇了摇景濠。“…………我…………我上一秒,不是还在床上睡觉吗?天怎么那么快亮了?”景濠迷迷糊糊地说。手冢的心漏跳了一拍:“你在说什么,景濠?今天早上吃早餐和去上学时的事情你全部不记得?”“我…………不记得。我有这样做吗?现在已经放学了?”


                        “景濠,你拿椅子来打同学,还扇了老师一巴掌,你完全不知道?”迹部认真地问。“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这么做啊!”景濠无辜地说。“你不要骗我们,景濠,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已经不能再回到那个学校上课了,你知道吗?!你打同学,打老师这些,是谁教你这么做的?!”


                        “我…………我没有…………”景濠眼里开始聚起水汽。“我没有打同学,打老师…………我什么都不懂…………我连我到底怎么了都不懂…………我连我为什么突然坐在这里穿着校服的原因都不懂!”泪水沿着景濠逐渐消瘦的脸滑下。迹部闭上双眼,沉痛地说:“儿子,你到底是怎么?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全部都不记得?“爹地在办公室和你的班主任大吵了一架,这个你也不记得?”“我不懂…………爹地有这么做?”景濠抽泣着,对自己的状况感到惶恐,无助。“别哭,别哭。”手冢不忍地倾过身去抱着颤抖的儿子。迹部看着景濠眼底的黑眼圈,说:“我们去楼上睡觉,好不好?你先去洗澡。”也觉得身心疲惫的景濠点了点头,任由手冢抱着上楼。


                        回复
                        13楼2013-12-09 21:57
                          有种很诡异的感觉 大半夜看到这睡不着了T^T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3-12-14 01:31
                            第六章CONTROLLED
                            “景濠,你在家玩电脑,爸爸去接弟弟。”“哦!知道了!”“…………还是你跟爸爸一起去吧?”“不用,我在家就好,爸爸拜拜!”景濠说,继续玩他的电脑游戏。手冢不放心地看了楼上一眼,才开门离开。到了小儿子的幼儿园。“爸爸!!”国峎高兴地奔过去。手冢微笑着弯下身摸摸抱着他的腰的小儿子的头。


                            “乖,今天在学校开心吗?”国峎大力点点头。“爸爸,我英文拿九十八分哦!”“这么厉害啊?很好啊,下次还要再进步!”“嗯。”“我们快回去吧,哥哥一个人在家。”“爸爸,哥哥身体还不舒服吗?”国峎眨眨眼问。“是啊……所以我们快回去吧。”手冢牵着国峎的手回家。


                            回到家里来,国峎朝楼上大喊:“哥哥!我们回来了!”没有回应。“哥哥?”“…………国峎,你坐在这儿,哪儿都别去。”国峎虽然不解,但是还是坐下来。“果冻,陪着国峎。”手冢对果冻说。果冻爬起来走到国峎身边坐下。手冢才刚要上楼看看,就看见倒在楼梯口的景濠。


                            “景濠!”手冢愣了一下马上跑上去。“爸爸?”国峎想要起身去看。“景濠?景濠,你醒醒!”“爸爸!”国峎站起来跑过去。就在国峎跑过去看时,就看见自家哥哥爬起来,闭着双眼,一拳挥向手冢………………“爸爸!小心啊!!”国峎惊叫,眼睁睁看着手冢被打飞下楼,左肩直直撞向地上。


                            “爸…………爸爸…………”看着逐渐逼近自己的景濠,国峎含着眼泪冲到了电话前面拿起来就拨通迹部的电话号码。果冻挡在国峎面前,直直冲着景濠吠叫。“国峎…………”手冢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左肩,满脸冷汗。“爹地…………爹地快接…………爹地快接啊…………”


                            可是,迹部没有接。“爹地…………爹地为什么不接…………啊啊!!爸爸救命啊!!!”景濠慢慢地伸出手,朝国峎伸过去。手冢忍着左肩的疼痛,迅速站起来从后头捉住景濠。景濠用蛮力把手冢摔出去。果冻扑过去一口咬住他的腿。手冢拿起客厅角落的网球袋,打开,把里头的网球拍拿出来,冲过去用力砍向景濠的后颈。


                            景濠的动作停止了,倒在地上。“呼…………呼…………”手冢忍不住了,他放下网球拍,倒在地上,捂着左肩。“爸爸…………呜呜!!”已经没有力抱住小儿子的手冢就这样喘着气,单手拍着小儿子的背后。休息了良久,手冢忍着痛爬起来,把昏迷的大儿子抱起来,走到楼上去放在房里。


                            “爸爸,你的肩膀还会痛吗?”勉强地挤出了微笑,手冢拍了拍儿子的头:“我还好。”结果,手冢根本就做不了晚餐,只得拨电让不二过来做。“手冢你是怎么会弄伤的?”不二到时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个。“…………”手冢沉默了下,把整件事情多了来龙去脉都说出来,也说了景濠的状况。


                            不二惊愕:“景濠无意识的把你打飞下楼?”“嗯……最近他都有点怪怪的。”手冢揉着左肩,紧锁眉头。不二弄好了晚餐就让已经饿到不行的国峎过去吃。“今晚要不要我和英二搬过来陪你们?这样可以壮胆。”“……还是不用了吧,不想麻烦你们。”“不麻烦,不麻烦。我们是好朋友啊!”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景吾晚上就回来了,行的。”“…………好吧,不过至少让我在这儿陪你到迹部回到家吧?”“……啊,谢谢你。”“不用。对了,你过来这儿,我给你的肩膀上药。”不二到后头去拿了药箱。手冢坐在不二面前,不二用着棉花棒给他上药。“嘶——”“很痛吗?我再轻点。”“没关系,我可以。”手冢擦了擦冷汗说。


                            不二就这样陪着手冢等迹部回来。可是已经将近十点多了,迹部还没到家。“不二你先回去了吧,我看过后不会有事的了,景濠在楼上睡觉。”抚着贴好了膏药布的左肩膀,手冢对一边摸着果冻的不二说。“嗯,那我先走了。”不二想了想,答应了,英二还在家里等着呢。


                            “那你小心,再见。”不二挥了挥手带上门。手冢看了看怀里熟睡的国峎,决定把他放进房里睡。抱到了房门前,手冢觉得让他单独和景濠睡一个房间有点危险,所以想了想还是让国峎睡主人房。帮国峎盖好了被子后,手冢伸手拿过手机开始给迹部发信息。打了一封信息过去问迹部几时回来后,手冢把手机关好放在床头,躺下。


                            回复
                            16楼2013-12-14 20:06
                              可以看啦,辛苦楼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3-12-14 22:49
                                追到这里了!!不要再死人了啊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3-12-16 20:35
                                  国峎。。我不认识第二个字是念果冻么


                                  回复
                                  19楼2013-12-18 13:54
                                    第七章HORROR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手冢被信息铃声吵醒了。他马上坐起身来拿手机,看见迹部的回复:‘哦,那么着急啊?就快到了~’手冢黑线地放下手机,抬手揉揉眼睛:“嘶!”半响又把手收回去。看来是真的撞得很严重,好痛。手冢转头看看国峎,还好没被吵醒。慢慢地起身,手冢打算先下楼去喝一杯水,在客厅等迹部。


                                    打开房门走出去,手冢瞄了瞄孩子们的房间。房门是敞开着的,没关。轻步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景濠还在里头熟睡着。松了口气,手冢走过去用右手轻轻地把景濠翻过去,看看他后颈的伤口。好大一条地淤青…………早知道就轻一点…………可是刚刚情况紧急…………唉,算了,淤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手冢帮景濠盖好被子,小声的走出去带上门。想了想,还是觉得锁上门比较安全,至少待会儿景濠又失常会出不来。手冢这样想着找来了钥匙锁上孩子们的房门,才放心地下楼去。


                                    主人房。国峎感觉到有人轻轻拍着他的肩膀。缓缓睁开眼睛,国峎惊愕地看见闭着双眼的景濠站在床边,伸手就是一抓——“啊——————!!!!!”正在厨房喝水的手冢差点整个呛到。他放下水杯轻轻咳了几声:“国峎?!”手冢还没走出厨房,就看见国峎朝自己跑来,大声地哭着。


                                    当手冢看见小儿子手臂上的三条血痕时,吓得动弹不得。“国峎,为什么会这样?!”弯下身检查着小儿子的伤口。“爸爸…………很痛啊!!”“不要怕,爸爸给你涂药,走吧!”手冢单手抱起小儿子放在客厅沙发上,再取来了药箱。国峎的血一直在流。“爸爸……哥哥抓我!!”


                                    “你说什么?”不可能!明明已经把景濠锁在房里了!这时,门打开了。“景吾!”“爹地!!”迹部放下公事包关上门。国峎看见自家爹地,哭的更厉害。“发生了什么事情?”“国峎说,景濠抓他。”“哥哥抓你?怎么可能?”“真的…………哥哥今天下午不知怎么了,无故攻击我和爸爸,还害爸爸左肩受伤…………”


                                    国峎抽抽噎噎。“好啦,没事了,爹地在,没事了。”迹部摸着小儿子的头。果冻坐在主人们身边,担心地呜呜咽咽。“国光你也受伤了?哪里?还会痛吗?”“左肩膀,撞倒了一下,一下就会好。”手冢揉揉左肩说。“嗯,那就好。”帮国峎包扎好后,手冢抱起他:“走,上楼睡觉了,你今晚就跟爹地爸爸一起睡。”


                                    “国光,本大爷来,你受伤了。”迹部从手冢怀中接过国峎。上楼后,手冢走到孩子的房间前转了转门把。明明还好好的锁着。“国峎,你说哥哥在爹地爸爸的房间抓你?”“…………嗯……”怎么会?他是怎么跑出来的?


                                    “啊!那里!”景濠站在主人房门口,闭着双眼。“他在梦游?”迹部皱起眉头。“景吾,别过去,他不是景濠!”手冢说。“什么不是景濠?你在说什么?”“今天下午,他也突然这样,然后攻击我们!”迹部慢慢地靠近景濠。这时景濠突然大步走过去捉着迹部的衣领,把他摔在地上。


                                    “痛…………景濠,你干什么?”“景吾,我说了,他不是景濠!”迹部爬起来,还没站稳,景濠就已经一步一步地靠近手冢和国峎。果冻挡在两人面前凶狠地吠叫。国峎把头深深埋进手冢怀里,颤抖着。手冢拍着他,说:“没事,没事…………”迹部快速跑过去从后头一把捉住景濠,把他紧锁在自己手臂之间。


                                    景濠的动作停顿了下,可是突然像是存足了力气一般,两只手往后顶,把迹部整个人撞到了后头的墙壁上。‘碰!’地一声,迹部沿着墙壁缓缓倒地。“景,景吾!你没事吧?!”迹部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为什么景濠有那么大的力气?!“景濠,你醒醒啊!景濠!是谁在控制着景濠!滚开!别伤害我们!滚开!”手冢明白,那绝对不是梦游。


                                    景濠依旧是闭着双眼,朝手冢走来,一拳挥向他的腹部,果冻跳上去,咬住了景濠的肩膀,却被他打开。手冢捂着腹部用力的咳了几声。“爸爸!”国峎跑到手冢身边靠着他。就在手冢认为不死也受重伤抱住儿子的头低下头时,景濠摇摇欲坠了下,就倒了下来。看见景濠倒下,手冢第一件事就是爬起来冲到迹部面前:“国峎!快拨电叫救护车!”


                                    回复
                                    20楼2013-12-18 23:03
                                      怎么不见更新的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4-02-10 16:27
                                        楼楼写的好棒啊。


                                        回复
                                        22楼2014-02-10 18:18
                                          楼楼 你快回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4-03-01 08:48
                                            再过来催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03-01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