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楼水平吧 关注:28,086贴子:3,956,485

来自平行世界的萌七文——《你是我的意外之外》连载中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为了治愈一下时隔一年又一次呗意外之外伤到的玻璃心,作为一名腹黑编辑兼小透明写手,在搜索同人无果之后决定自己动手YY一篇同人文,也许是长篇也许是短篇……。
1楼声明,由于本文来自平行世界,情节都属虚构,所以与现实世界中的个人,团体皆无关联。如果造成困扰,请联系作者删除,楼下放正文,不定期更新中。


回复
1楼2013-12-03 13:58
    虽然我知道柯南最后是小兰的,但不能阻止我们柯哀党头顶青天!
    ——题记。


    序·人生总是有那么多如果
    也许是因为A回复A的太多了,那天萌萌去机场的时候一直在堵车,他手里攥着一张千辛万苦弄到的机票。但在他赶到机场的时候,只看见他的班机正在蓝天上划出一道漂亮直线,然后离他越来越远。萌萌绝望地把手中已经被汗水浸湿的机票撕得粉碎。
    如果闹钟没有坏掉,如果出门的时候穿的不是拖鞋,如果没有忘记带上钱包够钱打车到机场……也许现在萌萌就已经坐在飞往大英帝国的班机上,身边坐着他想要见到的人。
    但是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如果。
    所以萌萌在人头攒动的机场中逆流离开,穿着被汗水浸湿的衬衫和跑烂了的拖鞋的背影在人群中显得毫不起眼。
    他记得自己经常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但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人生是一场dota,那么萌萌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在该gank的时候去打钱,现在他终于掏出了他一直期待的神装,但是他一直守护的冰封王座已经在这个瞬间轰然倒塌。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再勇敢一点,萌萌想着,但是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然后他一个人背对着飞机离开的方向,越走越远。


    收起回复
    6楼2013-12-03 14:20
      一·大家好,这里是满楼水平。



      “大家好,这里是满楼水平为您带来的第一视角,依旧是天灾,依旧是随机,依旧是冲天梯。”


      满楼水平是个非著名娱乐型dota解说,同时是推推党副魁,电竞世界御用演员,FFF团大团长。在所有的dota全明星解说中,只有他的画风跟其他人不一样。这也是辨认他最好用的特征。但这是在网络上的事情。


      现实中的满楼水平长得很不起眼,如果你看街上走着三个人长得很萌的汉纸都很像传说中的满楼水平,那么除非你冲上去一人打一顿,看谁会喊“飘神救我”,否则你没有其他方法能认出他来。


      在dota圈流传着这样一句诗:身如柳絮随风飘,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句诗写的是dota圈的两个传奇,快乐一剑飘和满楼水平。


      跟满楼不同,飘神是个长得很有特点的人,因为他很瘦,瘦到能被风吹得飘起来,所以才得名飘神。飘神有多厉害?人称宇宙第一dotaer,影压带晕眩,一炮一肉山,是他的真实写照。有一次dota世界冠军2009决定和飘神玩1v1单挑,从打完比赛到2009控制住情绪并停止大哭只用了三个星期。而最新消息则是韩国专家经过一个多月紧急研究发表声明:飘神是韩国人,由此可知,飘神的确非常厉害。


      那么满楼水平又是个什么水平?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满楼水平的初次出场就成为了一个传说,他曾经在平均水平三分钟辉耀的dota吧里群嘲SFSH数次,生平只有一败,败给宇宙第一dotaer飘神,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满楼水平至少是宇宙第二dotaer,并且有可能问鼎宇宙第一dotaer的宝座。但是传说在那一战,满楼水平并未使出全部实力。所以人们只知道他很厉害,但他到底多厉害,没有人知道。于是人们把没法认知的水平,称之为满楼水平。


      尽管实力出众,但是满楼水平却是个很低调的人。不像圈里那些大牌解说一样绯闻丑闻层出不穷,堪比娱乐圈,满楼水平一直洁身自好,在dota圈众多大牌解说的光环下,满楼水平显得很没有存在感。


      满楼水平很享受这种现状,对他来说,dota不是职业,只是一款游戏,一个娱乐,能和网络上的朋友交流的机会,他本以为,他会继续做一个业余的dota娱乐解说,并且一直做下去。


      万万没想到,就在2012年5月,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还有半年的时候,他的人生改变了。


      收起回复
      17楼2013-12-03 15:52
        二·这趟列车为什么是驶向魔都而不是霍格沃茨?(1)


        满楼水平一直有一个很困扰的问题,就是大家都以为他的真名叫撒萌萌。


        作为一个非著名娱乐型解说,满楼水平非常低调,从来不参加什么大型娱乐活动,这也意味着他的曝光率很少。


        截止到2012年5月,在所有优酷全明星解说中,他是唯一一个既没有暴露真名也没有暴露照片的,而且在可预见的世界末日来临之前,他估计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名和照片。这份低调给满楼水平平添了一份神秘感光环。看火影忍者的人都想知道卡卡西的面罩下面是什么样子,而知道满楼水平的人也想知道,银桑的头像后面藏着的是什么?到底是一个身高丈二的抠脚大汉呢?还是一个腰围也丈二的抠脚大汉呢?而这个抠脚大汉的真名又叫做什么呢?


        照片姑且不管,他的真名在网上已经流传很久了,据说姓撒,名萌萌。到底是多坑爹的父母才会给一个男孩子取这么萌的名字啊!户籍上肯定不是这么写的啊!满楼水平很想大声吐槽,但是有谁在乎呢?


        总之在满楼水平察觉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叫他撒萌萌了,这个时候即使他跳出来告诉大家自己的真名是什么,也没人信了。撒萌萌就撒萌萌吧,反正连老妈都开始这么叫他了,满楼水平已经完全放弃了摆脱这个名字的想法。现在偶尔跟很久不见的老同学通电话的时候,老同学问,你是谁啊?满楼水平都会很自然地顺口回答,是我啊,撒萌萌啊。


        而在看过一部叫做《2012》的电影之后,萌萌开始为另外一个问题困扰了。


        很多人都想过这个问题,如果2012年12月21日真的是世界末日,那么在世界末日来临前,自己最想做的是什么?


        答案是五花八门的,根据某份非专业性调查报告,有50%的接受调查的人表示身为cherry boy想转职play boy,另外50%的人则表示希望lost hymen。


        作为一个无女友经历等于年龄而且从来没做过大保健的身心健康的纯情青年,撒萌萌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回老家结婚然后生孩子孩子要一个还是两个要不要开淘宝店赚孩子的奶粉钱奶粉要买圣元还是贝因美什么的,这些问题撒萌萌从来没想过,因为首先,他要有一个女朋友。


        如果圣诞老人能撑过这一年的12月21号,那么撒萌萌最想要的礼物,就是一个女朋友。


        算上他生于1988年多出来的那两年,撒萌萌已经单身24年了,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他估计还是要单身下去。至于为什么他一直单身?因为他是个非著名娱乐型dota解说,他是个非著名娱乐型dota解说,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因为非著名,知道他的人不多,所以粉丝不是很多。


        因为娱乐型,不参加职业比赛,所以他没有职业比赛的荣誉可以拿。


        因为dota解说,而玩dota的妹子非常少,所以……他……没有女粉丝。虽然有很多基佬表示对他很感兴趣,但萌萌对那些基佬不感兴趣。坊间经常传闻他和一些圈里的男性解说有超友谊关系,这种传闻他一直十分痛恨,这严重阻碍了他与可能对他感兴趣的女粉丝发生超友谊关系。


        很多时候,撒萌萌也会心里有点不平衡,比如他经常看到圈里某些著名解说炫耀女粉丝的头像,比如他经常看到有妹子说我要给打职业的大某神生孩子,再比如有个推推党的叛徒转行去打LOL然后跟他说打LOL的妹子好多……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非著名娱乐型dota解说,反正从1988年开始算,他已经24年没有女朋友了,如果2012年世界末日还没有来,那么……他考虑去霍格沃茨当一名魔法师。


        收起回复
        29楼2013-12-03 22:13
          发完这个帖子以后,楼主出门总感觉背后一凉,好像有什么人的眼睛盯着楼主的手脚,求你们告诉楼主这是错觉……


          收起回复
          48楼2013-12-04 17:11
            二·这趟列车为什么是驶向魔都而不是霍格沃茨?(2)


            2012年5月1日,撒萌萌在驶向魔都的列车上邂逅了自己一生的意外。


            那天天很蓝。


            宁波是个风很大的地方,但是奇迹般的那天早上的云彩并没有被风吹跑。撒萌萌在进入火车站之前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了一朵长得很有特色的白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块云彩很像一名头上有根呆毛的俏皮少女。


            大概是错觉?撒萌萌笑了一下,走进了车站。


            撒萌萌是个很低调的dota解说,所以从来不参加什么大型活动,但今天是个优酷多塔解说的上海面基会。


            反正宅着也是宅着,不如去一趟好了,跟凯文好久没见了,其实也有点挂念他的。所以一向不参加集体活动的撒萌萌最终收下了主办方寄来的车票。


            撒萌萌记得很清楚,那天自己早上早早就起了床,而且没有忘记刷牙没有忘记刮胡子也没有忘记整理一觉醒来变成天然卷的头发。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短袖T-shirt,外面套了一件长袖外套。车票也有好好的放在口袋里。虽然不算帅气,但至少干净又精神。


            他一贯很守时,说三天一更新绝不会两天一更新。坐火车也是一样,虽然发车时间是10点,不过撒萌萌9点半的时候就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很无聊地看着手机小说。


            时间很快就到了10点,已经接近发车时间,撒萌萌的座位旁边还空着,正当他想着是不是躺下来会舒服一点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拎着包包头顶呆毛的少女正挂着一脸“玩脱了玩脱了又要迟到了”的表情跑进车厢,怎么嘴里没叼着面包片?撒萌萌想。然后他发现这个很适合在跑去上学的转角处撞倒未来男朋友的少女坐在了他的旁边。


            萌萌觉得这名冒失少女好像在哪里见过啊,然后他想起来今天早上好像看见过一朵长得很有特色的白云。


            要不要这么巧啊,他想。


            那名少女坐下之后,打开了随身的包包。哦哦,终于要开始吃面包了,撒萌萌觉得自己猜中了开头。但是很遗憾的,少女从包包里掏出了一只被啃了一口的苹果,不是吃,是用来打电话。


            打电话的内容大意是我已经上车了你不用担心下午见云云。


            哦,有男朋友了啊。不知怎么撒萌萌觉得心里有点不爽,这种不爽其实很没有来由,明明只是陌生人而已嘛。于是撒萌萌很快将注意力转回了手机上,趴在眼前的小桌板上百无聊赖地继续看小说。


            列车开动。


            大概是打完电话了,撒萌萌发现身边又有了新的动静。他转头看去,发现那名少女从那个看起来不大的包包里掏出来了一大堆东西,有一本笔记本,还有笔、电子词典、ipod,她到底是怎么把那么一大堆东西塞进这么小的一个包里的?


            然后他发现这一堆东西铺开以后,他明显没有空间可以继续趴在桌板上愉快地玩耍了。撒萌萌动了动嘴,想说什么但又没说。这个时候那名少女已经戴上耳机听起了ipod,不时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看起来似乎是某种很反人类审美的蚯蚓。看来这名少女已经完全进入另一个次元了。


            趁这个机会,撒萌萌仔细地把少女从头顶的呆毛到脚底的拖鞋都打量了一遍。


            恩,呆毛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根翘起来的头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翘起来,但反正就是翘起来了。


            专注地盯着笔记本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小巧的鼻子时常一皱一皱的,好像小女孩因为没有棒棒糖吃发脾气似的。淡淡的樱色嘴唇中时而漏出两个听不懂的单字。过肩的中长发遮住了脖颈,发尾有点小波浪,似乎是烫过。


            身上穿着一件无袖长裙,长裙下露出两截白色的小腿。


            曲线不是很突出的样子,大概是A?撒萌萌得出了这个毫无用处的结论,然后发现自己好像搞错了点什么。


            本来自己不是应该跟她说她放在桌上的东西太多妨碍自己玩手机了么?


            但是看她这么专注的样子,跟她说话的话总有一种打扰别人的负罪感,于是……


            “盯~~~~~~~~”没反应……


            “盯~~~~~~~~”还是没反应……


            我就不信了!


            “盯~~~~~~~~~~~~~~~~~~~~~~~~~~~~~~~~~~~~~~~~~~~~~~~~~~~~~~~~~~~~~~~~~~~~~”


            终于撒萌萌发现对方有反应了。


            那个女孩摘下耳机,转过头看着他,然后开口说了一句话:“你有兴趣么?”


            收起回复
            55楼2013-12-04 23:32
              等更新的同学们,楼主为了预防被买手脚,今天先去订购了一套假肢,所以更新比较晚……


              收起回复
              56楼2013-12-04 23:33
                因为感受到了浓浓的怨念……楼主决定这几天爆发一波,来一次一日三更神马的,下一波更新会在9点半以前写出来。
                以上。


                收起回复
                73楼2013-12-05 19:29
                  再下一波更新就该11点了……一个半小时更新一次什么的,楼主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看在楼主这么努力的份上,手脚什么的咱能不能就放过它?


                  收起回复
                  80楼2013-12-05 21:32
                    二·这趟列车为什么是驶向魔都而不是霍格沃茨?(5)


                    作为一个勤勤恳恳的上班族,撒萌萌很珍惜自己的身体,如果少了一个肾的,很多事情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为了自己的辛福生活,为了将来的她,撒萌萌没想过使用苹果系列产品,他自己的用过的电脑无论是笔记本还是台式机都是国产的。


                    所以这直接导致了当一台高端洋气上档次的imac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从键盘上无法找到那个亲切的开机键。


                    呆毛少女并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男生可怜巴巴的样子,或者说是她温柔地装成没注意到这个男生的尴尬,她很熟练地按动了电脑侧面很像个大号螺丝钉的开机键,打开操作系统。撒萌萌长出一口气,还好系统是刷成了他熟悉windows系统。


                    呆毛少女插上无线网卡,然后将电脑重新摆给撒萌萌,饶有兴趣地想看看他要做什么。撒萌萌熟练地将手指放上触摸板,光标移动到了桌面上11平台图标上。双击打开。


                    眼前跳出登陆界面,上面是已经保存了的账号密码,撒萌萌稍稍留意了一下这个ID的名字,叫做“很美味vi”。果然是少女风啊,撒萌萌微微一笑,一边问道:“用你的号打一局天梯,不介意吧?”


                    呆毛少女发现这个男生打开11的时候,其实很是惊慌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一样,但是看撒萌萌毫无变化的表情,似乎又觉得有些懊恼。听到撒萌萌的问题,呆毛少女可爱地鼓起腮帮子,“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账号啊?”


                    “因为用自己的号会很难打嘛……尤其是在不习惯的机器上。”撒萌萌无奈地抓抓头,回答道。


                    “水平不高也不要赖机器呀!哼!”呆毛少女好像有些不高兴。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撒萌萌想解释一下,但一时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算了,你就用我的号打一局吧,不过我冲天梯很辛苦的,为了不让你给我输掉太多分,我会在旁边指导你的!”不知为何呆毛少女一副很厉害的样子。


                    “嗯嗯。”萌萌一边答应着,一边已经快速地进入了天梯单排系统,很快就排进了一个平均分数1500分左右的房间。


                    看来这个人天梯分不高,主要是运气太差啊,随便一排都排进这么难玩的房间。呆毛少女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个倒霉的男生点了一根蜡。然后她偷眼看了看这个男生的表情,却发现他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


                    比赛开始,很美味vi随机到了天灾一方,由于是使用无线网,游戏载入有些延迟,进入比赛就一直在读秒。


                    这样下去不就只能AG了么,呆毛少女想着。像是看穿了她想法,撒萌萌不疾不徐地说:“没事,还有二十来秒就正常了,时间足够。”


                    “你怎么知道的?”呆毛少女很诧异。


                    “因为以11平台的服务器速度挺快,下一个G的东西大概只需要十秒,而梅西他们一般下的片都是不到2G的。”撒萌萌很自信地爆了一个内幕,当然他不会告诉呆毛少女,还有20秒他们就能从这段隧道里出去,除了隧道信号就恢复了。


                    果然,20秒之后,游戏恢复正常。


                    此时天灾方和近卫方都已经选人出门,还有十秒不到就要出兵了。己方优势路是神牛保火枪发育,末日打野。中路的是个女王,买了一只小鸡,不过没有给共享。劣势路还是空的。
                    撒萌萌没急着选人,习惯性地想拉动鼠标给小鸡还有商店编个队先,然后发现手底一空,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没问呆毛少女要鼠标。


                    呆毛少女也发现了这一点,赶忙翻动自己的包包,然而这次无论怎么翻,那个鼠标也没有找出来,呆毛少女想起自己这次带电脑只是为了有空看看电脑里的考试资料,并没有准备玩游戏,所以没有把鼠标带出来。


                    “哎呀,没有带鼠标,还是退了吧?”呆毛少女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少年,难得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同好,没能打一把dota,怪可惜的。


                    “没关系,适应一下电脑就好了。”撒萌萌轻轻一笑,手指在触摸移动了片刻,光标指向酒馆,他选了一个英雄,然后敲动键盘买了件装备。随即切出去飞快地换了一套改键。


                    由于这些动作兔起鹘落实在太快,呆毛少女甚至还没来得及看他手选了什么英雄。等他切回游戏,呆毛少女顿时惊讶了。


                    因为站在劣势路的,是个身上带着西瓦卷轴的影魔。


                    收起回复
                    83楼2013-12-05 23:08
                      今日三更完成,求表扬~


                      收起回复
                      84楼2013-12-05 23:08
                        二·这趟列车为什么是驶向魔都而不是霍格沃茨?(6)


                        这个时候的呆毛少女脑海里只有七个字——不作死就不会死。


                        呆毛少女想起看小满视频的时候,小满常说,影魔有三好,身娇体柔易推倒,虽然她不太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影魔很好杀这个精神她还是领会到了。


                        而且出门带西瓦卷轴……呆毛少女忍不住想问问他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你为什么出门买西瓦卷轴?”呆毛少女果然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头顶的呆毛也跟着一抖一抖。


                        “因为手选出门只有603块啊,买不起更贵的卷轴了。而且西瓦的三个配件里,神秘法杖加智力,板甲加防御,所以卷轴是用来加光环的,带卷轴出门等于自带了一个西瓦守护的光环啊。”撒萌萌很耐心地向她解释着,嘴角挂着一丝坏笑。


                        “诶?为什么我没听说过?你不会是骗人的吧?”呆毛少女感觉自己2年dota好像白打了。


                        “嗯,骗你的。”撒萌萌很爽快地承认了。


                        “……”呆毛少女从包包里翻出来一把用来削铅笔的小刀拍在桌板上。


                        说话间,无属性无回复的影魔已经行至一塔下,因为出门较晚,第一组兵已经漏过去了,而对方似乎也没有控第一组的兵线,这一波兵近塔了。只见影魔沉着冷静地塔下补刀,挥手飞出一团又一团白色浑浊物体,第一波四个残血小兵……全漏!


                        “嗯,没有属性装补兵确实是有点难啊。”撒萌萌感叹了一句。


                        呆毛少女默默扶额,她觉得自己应该带不动这个菜得一塌糊涂的家伙。


                        近卫方下路对线的是一个骷髅王和一个vs,宙斯中单,上路风行sven。


                        跟两个锤子帮对线,影魔明显难以讨好,所以他一直只在经验区边缘走动,偶尔用影压补残血的小兵。3分钟过去,影魔身上仍然只有一个西瓦卷轴,期间VS和骷髅王尝试过两次击杀,但只要VS一绕进树林或者骷髅王刚越过兵线影魔立刻就怂回塔下。在发现对面怂破天际之后,VS和骷髅王都决定无视掉这个影魔,VS进树林拉野,骷髅王继续好好补刀。而影魔为了防备被VS树林埋伏,一直站在塔下无所事事。


                        “小鸡GX。出门带西瓦卷轴,SF是SB。”大概是单机打野太无聊,名侦探末日在要求共享的时候敏锐地发现了己方有一名塔下挂机的西瓦影魔。


                        “没事,有我。”女王开完共享,很自信地说,女王身上是大酒神套装,挂件两树枝加鞋瓶,4分钟5级,看得出来补了不少刀,对面的宙斯只有4级,明显对线上不如女王强势。大概是觉得自己应该带起节奏了,女王趁宙斯补兵时,跳上去给了宙斯一个吼一个毒镖,然后一直追着宙斯上了近卫高地。宙斯此时还剩不到半血,等下一个技能CD就是宙斯的死期了。女王脸上露出嗜虐的笑容,然后突然出现的VS一个锤子让他明白了笑容是怎样从脸上消失的。


                        VS吼叫减防,宙斯反身一个G一个C,VS跟上两记普攻,宙斯再接一个C,first blood!闪烁还在CD的女王无奈交出1血。


                        “MISS不说,我们这边的SF是SB。”女王打出了最后一句话,愤然离开游戏。


                        “你被人骂了啊!”其实呆毛少女也很想骂一下这个奇葩出装的家伙,但是因为这个家伙现在用的是她的账号,所以她此刻很有些同仇敌忾。


                        “没关系。”撒萌萌笑笑,无视了队友的谩骂。


                        几秒钟后,女王复活。


                        “快回家拿女王的装备呀,正好你身上什么装备都没有。”呆毛少女有些着急。


                        “没必要。”撒萌萌说着,给女王也编上队,同时给女王买了一根小魔棒操控女王走回中路。小鸡身上也多添了几件装备,正在往下路运送。


                        “艹,谁在乱动,女王装备留给我。”末日发现有人在动女王,努力把女王往回家拉。


                        就在他打字的时候,上路的风行和SV不知什么时候游走进了树林,见到还在打野的末日就是一顿combo,刚刚拿来一血补了几个兵到6的宙斯一个大收走了末日的人头。


                        “我们这边SB太多!GG!”末日留下这句话,退出游戏。


                        此时游戏进行了5分钟,天灾方少两人。


                        收起回复
                        102楼2013-12-06 18:59
                          恩,这章写是二合一章节……剩下的明日再更。


                          收起回复
                          108楼2013-12-06 23:07
                            良心更新,日更保障。吃饭去了~


                            收起回复
                            115楼2013-12-07 18:24
                              啧,都快更新2W字了,满吧的精华真是难混。


                              收起回复
                              130楼2013-12-08 16:06
                                今天的第一更,恩,是不是早的有点意外~?


                                收起回复
                                142楼2013-12-09 02:52
                                  起床一看居然加精了!好的好的,今天爆发一波回馈读者厚爱~


                                  收起回复
                                  153楼2013-12-09 16:23
                                    吃饭去,晚上还有一更,这章的料很足呢吼吼。
                                    其实在七七出现之前,咱是撒U党的,虽然背叛了革命,但写起来的时候果然不能忘本。
                                    虽然傲娇型很有爱,但是本质上咱还是喜欢2U这种直白的少女的,就像在神知里面除了白娅,咱最萌高原步美一样~


                                    收起回复
                                    157楼2013-12-09 19:30
                                      今日第三更,今天晚上事情有点多,万字神马的好像不太现实,我在尝试第四更。
                                      没成功的话你们就原谅我。


                                      收起回复
                                      163楼2013-12-09 22:33
                                        为了等到现在的同学,先放上一部分……其实这章本来还更长的多,不过恐怕没法在1点半之前写完了,不好意思。


                                        收起回复
                                        172楼2013-12-10 01:27
                                          今天的更新应该在晚上开始,所以白天乃们催更也催不到捏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8楼2013-12-11 07:55
                                            顺便说一句,我觉得这里的小满很适合用百枝天马脸红图做人设……哪位有空截个图发出来让我看看效果……我去吃饭去先……


                                            收起回复
                                            203楼2013-12-11 19:15
                                              五·真心话是一场大冒险(3)


                                              在撒萌萌还没注意到真心话大冒险是凯文的阴谋的时候,UU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寻死路。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UU想说三个字——我错了。如果一定要给这句话加个解释,UU希望是——打死我也不玩抽鬼牌了!


                                              因为她还是一次都没赢过。


                                              谁说智商不高的人运气就好的,都是骗人的!骗人的!UU在心里狠狠地吐槽着。


                                              UU觉得今天的运气真是离谱的差,每次从别人手里都能抽到鬼牌,而抽到鬼牌以后,鬼牌就像黏在自己的手里一样再也转不出去。


                                              其实原因很简单,UU是个很直白的少女,很直白就意味着她脸上藏不住事情。


                                              所以跟UU玩抽鬼牌,只要注意观察她的表情就好了。


                                              当UU拿到鬼牌的时候,她就会懊恼地撅起嘴巴,而当别人的手指接触到鬼牌的时候,她的眼睛就会变得亮晶晶得满是期待,就差喊出来快拿走吧快拿走吧。


                                              可惜UU面前没有镜子,所以她怎么也不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老是输。


                                              第一局输的时候,UU嚷着第一盘只能算熟悉游戏规则,总算是逃脱了惩罚。


                                              但是到了第二局输了的时候,这个理由就行不通了。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事人撒萌萌回忆,听说要接受惩罚的时候,UU的表情真是我见犹怜,脸上分明写着“不要欺负人家呜呜呜”,每个男人见到这样的UU,都会充满保护欲。而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撒萌萌就是那一盘的胜利者。


                                              有人问他,“你们明明知道UU会输,怎么不让着她点,这样欺负妹子有快感么?”


                                              “欺负妹子有快感么?当然有啦!”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撒萌萌给出了明确的回复。


                                              总之无论当时的UU用多么可怜的眼神看着撒萌萌,撒萌萌仍然冷酷无情地表示UU要接受惩罚。


                                              UU选择了真心话。


                                              撒萌萌的问题是:UU你的三围是多少。


                                              这个问题一出,不仅是一旁的牛蛙,连另一边的凯文和傻黑都停下了游戏竖起耳朵等着回答,随后在场妹子们鄙视的目光如针扎一般刺在他们身上,傻黑连忙端起手机双手打字以示清白,随后招到了其他男生的集体鄙视。


                                              其实以UU的直白,萌萌单独问这个问题的时候,UU肯定会告诉他的,但是奈何在场耳目众多,所以UU最终没有回答。


                                              有了第二盘的经验,往后的每一轮惩罚,UU打定了主意抵死不从,结果UU虽然是在场的人里输的最多的,但却完全没有接受到惩罚。


                                              而凯文那边老老实实接受惩罚的Yuki和小米等人自然表示不公平。


                                              为了改变这个现状,凯文轻咳一声,提出了解决方案——UU那组的惩罚和凯文这组一样,两个人一起惩罚。


                                              众人一想,多一个人陪着受惩罚也不会那么害羞,而且也能够互相监督,果然是个好办法,于是纷纷赞同。


                                              他们都没想到,这一切都在凯导的剧本里。


                                              回复
                                              210楼2013-12-12 04:36
                                                完成了一次连更,碎觉


                                                收起回复
                                                211楼2013-12-12 04:37
                                                  五·真心话是一场大冒险(4)


                                                  很多人知道凯文的时候,凯文已经是dota吧的大神了。


                                                  人们现在都在提起凯文,都会提到如下三件事:
                                                  1,凯文曾经使用SF盲压石头人三炮,而且没有压死,可见他的SF和飘神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2,凯文开发了凤凰这个英雄的所有使用方法,以至于有人曾经向冰蛙建议将凤凰的名字改成凯文。
                                                  3,凯文随身携带十公斤节操来限制自己的实力,当他想展现真正的技术的时候,就会把节操统统扔掉。


                                                  而跟凯文比较熟悉的人,除了撒萌萌,都知道另外一件早已不是秘密的事情——凯文一直没找女朋友,是因为撒萌萌还单身。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凯文为何一直保持着靓丽的洗剪吹造型。


                                                  这是因为,凯文在以dota大神的身份成名之前,曾经是一个街头近景魔术师。


                                                  如果你注意过刘谦的发型,你就不会对凯文的发型感到意外了。作为一个魔术师,为了不让观众都盯着自己的双手以致于看破魔术的奥秘,通常都会用比较夸张的造型来分散观众的注意力,比如洗剪吹和焗烫染。这正是一个魔术师敬业的表现。


                                                  现在凯文虽然已经不玩魔术很多年,但魔术师的造型与魔术师的手艺,他都一直保留着。


                                                  作为一个魔术师,扑克牌是个必修项目。


                                                  这也意味着只要凯文愿意,想让谁抽到鬼牌,就让谁抽到鬼牌。


                                                  一切都尽在凯导的掌握之中。


                                                  当大家接受了惩罚由凯文组这边决定之后,凯文就再也没输过。


                                                  那天晚上所有的惩罚项目,事实上都是由凯文决定的。


                                                  于是那天晚上成为了撒萌萌的受难日。


                                                  无论是谁受到惩罚,惩罚项目必然是与撒萌萌有关的。


                                                  撒萌萌是在被所有人当马骑过一遍以后才发现不对劲的,为什么当马的人是自己,明明骑自己的才是受惩罚的人啊?但后来他发现,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四个妹子分别被惩罚在楼道里喊“满楼水平是色狼”“满楼水平是变态”“满楼水平偷内裤”“满楼水平吃屎”各一次,撒萌萌不知道那天晚上上海警方曾经接到酒店住客报警,要求调查一个叫满楼水平的变态狂袭击女生的事情。


                                                  傻黑被惩罚向老党发送一条假消息,消息内容是凯文编造的,内容如下:“今天晚上撒萌萌偷偷爬到了我的床上,好可怕”,撒萌萌不知道,在几秒钟后罗老板接到了老党买人手脚的业务请求。


                                                  除去这些,撒萌萌那天晚上被迫承认自己喜欢的内裤颜色是蓝白条纹一次,在凯文面前捡肥皂一次,被凯文公主抱一次,被凯文强吻一次,幸亏他机智地用一张扑克牌挡住了凯文的嘴,否则他的初吻在那一晚就要被凯文夺走了,作为交换凯文在他的耳垂上留了一个牙印。


                                                  当游戏结束,凯文心满意足地抹着嘴把撒萌萌赶出房间之时,撒萌萌觉得自己从1988年坚守至今的名节已经全部毁于一旦。


                                                  他身心俱疲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收起回复
                                                  222楼2013-12-13 04:03
                                                    本章福利预警……好吧其实这个程度应该不算什么吧……?


                                                    五·真心话是一场大冒险(5)



                                                    由于喝了不少酒,又被真心话大冒险折腾得够呛,撒萌萌一躺下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身旁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于是他伸手摸了摸……


                                                    好软!明明是和缓的起伏,当中却又夹杂着微妙的突起,拥有让人五指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奇妙魔力,这是什么?为了一探究竟,撒萌萌对着那点突起用手指压了下去。就像是被盖在一层丝绸之下的豆蔻蓓蕾,随着手指的力度释放着奇妙的弹性,令人爱不释手,手指按下去的时候,耳边还会传来像是女孩喘息似的微弱声音。


                                                    女孩……女孩?!


                                                    撒萌萌猛然睁开眼睛,只见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着一名少女。窗外的月光洒在床头,照亮了她莹润的脸庞。长长的黑发流泻在枕上,像是黑色的锦缎绵绵铺开,头顶的呆毛执拗地翘起,仿佛向人印证着少女的俏皮与可爱。漂亮的眼睫随着呼吸翕动,好像随时会睁开那双灵动的眼睛,微微张开的樱色嘴唇染上了月光的银亮唇彩,更平添一份与少女的年龄不相符的魅惑。


                                                    哦,这不是七七嘛……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原来是认识的人啊,撒萌萌想着,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为啥七七会在我床上!?


                                                    然后他发现,今天的七七穿着的是一件缕空的真丝睡裙。啊,这个女孩子穿得意外地大胆啊……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件睡裙是真丝的,当然是通过触觉啦。他的手指此刻正触摸着这件真丝睡裙的胸口部分,嗯,摸起来真舒服,捏捏……撒萌萌又在这令人无比幸福的手感中沉浸了几秒钟,突然醒悟过来,赶紧把手抽回来。


                                                    啊哇哇哇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撒萌萌赶紧用左手压制住蠢动着向七七胸口挪动的右手,右手,右手,我的右手不受控制了!天啊要是她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会不会被杀掉啊,完蛋了,西妈哒!


                                                    撒萌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七七的脸,谢天谢地,七七似乎睡得挺沉,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不仅如此,七七似乎还打着呼噜。


                                                    原来女孩子也会打呼噜啊,撒萌萌想着,不由笑了起来。


                                                    但是不一会儿,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七七的呼噜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震耳欲聋起来……这个设定不对啊!女孩子怎么会这么有气势的打呼噜!而且这已经不算呼噜算是打雷了好么!撒萌萌捂住了耳朵,但七七的呼噜声却穿越他捂住耳朵的双手震动他的耳膜。


                                                    撒萌萌觉得这音波攻击越来越强烈了,头也开始发胀,在这样下去,头会炸开的!撒萌萌准备逃跑,但他很快发现刚刚还很灵活的身体现在一动也不能动。


                                                    我就要……死了么……?撒萌萌绝望地想着,不要啊,我不要连初吻的经验都没有就死掉啊!


                                                    哪怕就要死了,我也……!撒萌萌艰难地用余光看着躺在身边的七七,七七的脸,七七的嘴唇……就算是死,我也要先……!撒萌萌用惊人的气势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转动脖颈,对准七七的嘴唇吻了下去。


                                                    然后他就醒了。


                                                    撒萌萌直起身来,仔细地扫视着自己的床,理所当然地,只有他一个人躺着。相距不远的另一张床上,牛蛙的呼噜打得震耳欲聋,撒萌萌觉得房间的窗户都在他的呼噜声中隐隐震动。


                                                    原来是梦啊……


                                                    撒萌萌摸了摸床单,湿了一片。


                                                    出了很多汗啊,因为今天喝了很多酒的关系吧,撒萌萌想着。由于睡衣都被汗浸湿了的关系,他只得下床换了身衣服。


                                                    他觉得有些口渴,想找点水喝,但由于回来换完睡衣就躺床了,并没有预先烧好开水。牛蛙又打着呼噜睡得一脸幸福,撒萌萌觉得开灯烧水恐怕会吵醒他,还是算了。


                                                    撒萌萌想起楼下有个24小时营业的小卖部,果然还是去那里买瓶矿泉水吧。


                                                    他轻手轻脚地穿好鞋子,走出了房间。


                                                    收起回复
                                                    223楼2013-12-13 05:37
                                                      三更结束,表扬一下自己。
                                                      嗯,我写文的时候通常都是脱线,白烂,正经,白烂,脱线的节奏,所以感觉虐心的话只是因为你们刚好看到了正经的部分,不要在意,作者还会接着白烂脱线的。


                                                      收起回复
                                                      225楼2013-12-13 08:10
                                                        嗯,今天晚上出去找基友开黑,不会有更新了,等明天吧~


                                                        收起回复
                                                        229楼2013-12-13 19:50
                                                          六·上帝导演的戏剧从不彩排(1)


                                                          撒萌萌走出房门的时候,看了一下手表,这个时候快到凌晨4点了。


                                                          宾馆的走廊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唯一的光源是墙壁上闪着的安全通道标志,绿幽幽的,配上这寂静的气氛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撒萌萌伸手在门边摸了摸,没有摸到电灯开关。


                                                          他想打开手机屏幕当手电筒照亮一下,但是一摸口袋才发现忘了带出来。


                                                          难道再进门一趟拿手机?不行,这样显得我很怕黑很怂的样子。撒萌萌想着,决定就这么下楼好了。


                                                          走廊里铺着地毯,走在上面不会发出脚步声。其实静悄悄的地方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好像更让人害怕,撒萌萌想起恐怖片里的配音,有点庆幸还好地上有地毯。


                                                          不过这也太有恐怖片氛围了吧,漆黑一片的宾馆走廊,如果不突然窜出来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根本对不起这个环境设定啊!撒萌萌一边走一边吐槽着。


                                                          然后他眼前突然亮起了一片惨白的光,那惨白的光照亮了一张惨白的脸。


                                                          撒萌萌对天发誓他当时没有尖叫是因为他吓得已经叫不出声来了。


                                                          软在原地几秒钟,他才发现那张脸的主人他认识。


                                                          是小满。


                                                          于是他快步走上去伸手捏住小满的脸。


                                                          “龟儿子地我日你先人板板!”小满显然没有意识到撒萌萌的靠近,此时突然被一只手揪住脸颊,顿时把家乡话都吓出来了。


                                                          “是你先吓人的好么,还敢骂我!”撒萌萌捏得更狠了。


                                                          “卧槽你吓死爹了!赶紧放手!”发现是撒萌萌,小满明显松了口气。


                                                          撒萌萌显然不是那么听话的人,于是他伸出另一只手捏住小满的另一边脸,用力向两边扯,“想扮鬼吓我的话,起码要做个鬼脸嘛。”


                                                          “窝粗了,窝粗了,酷爱防守。”小满艰难地开口求饶。


                                                          大概是捏够了,撒萌萌终于放开了小满。


                                                          “快说,你大半夜跑到楼道里装鬼是个什么心态?”撒萌萌问道。


                                                          “谁没事跑出来装鬼啊!我是出来打电话的好不好!”小满无奈地晃晃自己的手中那惨白的光源,那是他的手机屏幕。


                                                          “诶?大半夜的出来打电话,跟谁打啊?”撒萌萌有些好奇。


                                                          “还能有谁,你不是还问过我的吗?女朋友啊。果然那个时候你喝醉了吧?”小满没好气地回答。


                                                          撒萌萌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印象里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提到小满的女朋友,那不就是……


                                                          撒萌萌想起火车上听到的那个电话。


                                                          “哦哦,我好像记得你跟我说过。”


                                                          “嗯,我本来在睡觉啦,不过后来她发了几条短信把我弄醒了,她说半夜里想我了睡不着,让我陪她聊聊天。我看傻黑还在睡,在房间里打电话估计会吵醒他,所以就出来打电话了咯。”小满无奈地摊摊手。


                                                          “搞什么啊,距离这么近还打电话……直接去敲她的门好不好。”撒萌萌觉得有点不对劲。


                                                          “哈?你在说什么……上海跟四川到底哪里近了,我要怎样越过几百公里去敲她的门啊?”小满觉得有点惊讶。


                                                          “什么四川……你的女朋友难道不就是七七?”撒萌萌相当惊讶。


                                                          “谁跟你说过我女朋友是七七啊!我跟她今天也是头回见面好不好!”小满更加惊讶。


                                                          撒萌萌仔细回忆了一下……说起来,好像确实没有人亲口说过啊,小满的女朋友是七七这件事,好像是自己通过严密的逻辑和慎重的推理结合已知的情报得出的结论,简单来说,就是撒萌萌自己瞎猜的。


                                                          “可是七七在火车上的时候,应该是跟你打电话吧……?”撒萌萌还想做个最后的确认。


                                                          “对啊,因为要确认行程嘛,打电话问我几点到,如果她们先到的话可以来机场接我啊。”小满很奇怪,这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吗?


                                                          “……原来是这样。”撒萌萌喃喃道,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好像松了一口气,连宿醉后的身体都变得轻快了几分。


                                                          “话说我一直很奇怪,你到底为啥对我有没有女朋友这么在意啊?”小满狐疑地问。


                                                          “大概是因为你是我兄弟吧。”撒萌萌拍了拍小满的肩膀,走了过去。如果你真的是她的男朋友,也许我以后会无法好好面对你啊,撒萌萌在心里说。


                                                          听了这话,小满觉得心里一暖。


                                                          “谢谢。”他说。不过撒萌萌此时已经走出蛮远了,他不知道撒萌萌有没有听见。


                                                          “喂,小满!认真说一句,要幸福哦。”小满看着撒萌萌模糊的背影,那个背影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嗯,一定会的。”虽然知道撒萌萌看不见,但小满仍然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撒萌萌背影消失在了楼道的拐角处。


                                                          小满看着自己的手机,白色的荧光在漆黑的走廊里好像确实挺吓人的。


                                                          “还是换个地方打电话好了。”小满自言自语着,往楼上走去。


                                                          收起回复
                                                          235楼2013-12-14 20:38
                                                            嗯,今天的日更保障。
                                                            肩膀好酸……熬夜打dota神马的,年纪大了果然不行啊……是时候调整一下作息了……


                                                            收起回复
                                                            236楼2013-12-14 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