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部吧 关注:15,544贴子:463,783

【原创双部】阴险(灵异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度娘~~~


回复
1楼2013-11-11 21:27
    楔子SPIRITS
    迹部景吾很怕鬼。他从来不接触任何关于鬼的事物。每当大家一起出游,半夜太过兴奋睡不着,准备说些鬼故事的时候,迹部总是华丽丽地找借口回避。当然,迹部怕鬼这件事情,当然只有一个人知道。就是手冢国光。手冢国光和迹部十五岁的时候认识,十六岁的时候坠入了爱河。


    两个人很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迹部景吾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示弱,但是在手冢国光的面前,他却可以把真正的自己完全地,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迹部是个很坚强的人,总是高高在上,所以他都很少哭泣。但是为了手冢,他却可以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譬如说有一次手冢去澳洲打网球比赛,结果回程那一天新闻播报说手冢乘坐的那班飞机遇上了意外,乘客没有一个幸存下来。


    但是手冢那时被队友拖去喝下午茶所以错过了那班飞机,必须等到第二天的另一班。迹部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抱着手冢的照片哭了一整个晚上,直至睡着。第二天手冢回到家,迹部还以为他是鬼,吓得躲在房里不敢出来,还锁着门。手冢觉得莫名其妙之际还以为恋人中了什么邪,不然怎么会指着自己大喊:‘鬼啊’。


    结果他慢慢地劝说到迹部终于肯打开门为止。告诉了迹部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手冢才被让进房里。坐在床上沉默了片刻后,手冢才刚想开口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之类的话时,迹部就整个扑上来把头死死埋在手冢肩上哭。愣了几秒手冢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揉着迹部的头发安慰说没事了。
    迹部景吾其实很胆小。但是,经过一些事情后,他知道,他必须勇敢起来。


    收起回复
    2楼2013-11-11 21:30
      第一章IN THE BEGINNING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迹部景吾驾着车子到了一间洋房前。他熄掉了车子的引擎,走到白色的木门前打开了门。“爹地,欢迎回来!”一个一头茶色头发的男孩儿奔过去像只树熊一样扑上去抱住他的腰。“国峎,你做完功课了吗?”迹部弯下身来宠溺的揉了揉小儿子的头发。


      “做完了,哥哥叫国峎做完了!”迹部国峎笑得灿烂,这样对自家爹地说着。“爹地,你回来啦!”另一个儿子有着和爹地一模一样的银紫色头发,他抱着一只小小喜乐蒂牧羊犬朝爹地跑去。“景濠,爸爸在哪里?”“爸爸在房间。”迹部景濠放下了牧羊犬说。今早恋人才刚说身体不是很舒服。


      “我们一直听见爸爸在咳嗽,他今天都没有下床。”国峎乖巧地把做好的功课都收好,把爸爸的情况转告给爹地听。“是吗?”心里非常担心的迹部把公事包放好了后就快步走上楼去看看手冢国光。轻声地打开了房门,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迹部觉得身心的疲惫都被驱逐了去。还是家最好了啊。


      “国光?”迹部探头过去看,手冢翻了个身,脸色憔悴苍白地看着自己的恋人。虽然身体不舒服不过看见恋人还是很高兴,他勉强地挤出了很淡的微笑:“景吾,你回来了……”“嗯,你觉得怎么样?”抚上手冢茶色的头发,迹部俯身去吻了一下。“咳……没什么,就是有些累。”


      “那你多睡一下,本大爷去洗澡一会儿出来陪你。”迹部这样说,体贴的帮手冢掖了掖被子,就转身去洗澡了。手冢闭上了眼睛准备多睡一会儿。


      迹部洗好了澡擦着头发走出来时,手冢已经睡熟了。慢慢走过去坐在床边,凝视着恋人精致的脸颊,迹部轻手轻脚的抚上他滑嫩的脸。身体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今早感受到的热热的体温已经没有了。放心地想着,迹部站起身,准备去弄粥给手冢吃。才走出房门下了楼,天色已暗,太阳也已经西下了。


      迹部走到厨房去,那只喜乐蒂牧羊犬,布丁趴在走廊边看着迹部。突然,布丁站起了身,弯下身朝着厨房洗手盆面前,也就是迹部面前的窗口狂吠。“布丁,安静!”担心布丁会吵醒正在楼上睡觉的手冢,迹部皱着眉叫。可是布丁反而没有安静,反而直接冲过去扑向那扇窗户。“汪!汪!汪汪汪!汪,汪!”


      就在这个时候——“爹地,小心啊!”‘乒乓——’的一声过后,窗户的玻璃突然碎了,好像被什么直直打中一样。还好迹部闪身躲过了,不然他现在肯定满身都被玻璃碎片刺伤。“布丁!”看见已经倒地不起的布丁,国峎和景濠冲过去弯下身查看布丁的伤势。布丁的身体一些部位被玻璃碎片刺伤了,还好伤口不会严重。


      “让本大爷看看。”迹部走过去蹲下来,把正在呜呜咽咽的布丁抱起来。到底是谁把窗户打破了?迹部抱着布丁探头向外看,本来躺在迹部怀里的布丁挣扎着抬起了头又是一阵的狂吠。“布丁,安静。”迹部指示,布丁虽不甘愿,但还是静了下来。


      “你们先把布丁抱去客厅,把医疗箱拿出来,本大爷清理好这里就去帮它包扎。”“好的,爹地。”两个孩子接过了布丁就小跑步跑去客厅了。迹部重重地呼了口气拿来了扫把和畚斗,弯下身清理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哪家的人这么没有家教,改天给本大爷看到他就完了。


      可是刚刚探头出外看时并没有什么砖头还是什么可能击破窗户的东西啊?耸了耸肩打算不再想这件事情,迹部继续着手里的工作。“景吾,发生了什么事?”清冷的声音响起,迹部回过头来看见手冢站在厨房外头。“哦,没什么事,刚才不知道是谁击破了这扇窗户。还弄伤了布丁。你别过来国光,去客厅帮忙布丁包扎吧,小心踩到了玻璃碎片。”


      手冢看着迹部一会儿,点了点头:“好。”“国光。”“嗯?”“你身体已经没事了吗?”“嗯,没事了。好多了。”“那就好。”继续整理着地上的一片狼藉。


      回复
      3楼2013-11-12 08:15
        第二章THE WICKED
        “啊!”迹部才刚回过头继续整理没多久,就听见了手冢的叫声。“国光!”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迹部快速跑向倒在走廊上捂着脸颊的手冢。跌落在手冢身边的,是一把白色的网球拍。“国光,为什么你的网球拍会放在走廊中间?”迹部奇怪地问。摇了摇头,手冢自己也不晓得。


        “本大爷看看。”扳开手冢的手看了看他的脸颊。“国光,你没事吧?!脸不痛吗?!”瞥见手冢脸上骇人的一大条瘀青,迹部心疼的说。“爸爸没事吧?!”两个儿子也涌上来看。“痛……”手冢呻吟着。“奇怪,为什么会敲出那么大条的瘀青出来?”“爹地,刚才我看见了,爸爸的网球拍从楼梯上面突然飞过来,球拍边缘打中了爸爸的脸!”


        飞下来?!听着大儿子的解说,迹部皱了皱眉头。“不可能!网球拍不可能会自己飞下来!”迹部抱紧了手冢瘦削的身体。“国光,你先站起来,去客厅,本大爷待会儿给你搽药。”迹部抱着痛得全身发软的手冢站起身,把他扶到了客厅沙发上坐好,就跑上楼。“谁在这里?!为什么要伤害我们?!出来!”语气不友善地说,迹部虽然有些害怕,但为了家人的安全,他还是朝着空空如也的楼上大吼。


        “你给本大爷出来!本大爷知道你在这里!”那把网球拍飞下来,肯定是人为的!肯定有人试图伤害他们!“滚出来!”还是没有动静。“滚…………”很低的声音响起。那把声音很阴森,很低,让人听了很不舒服。“滚出这里…………你们不属于这里…………”“你,你…………你是谁?!”


        迹部壮了壮胆,大声吼回去。“呵呵呵呵…………”阴险的笑声响起,刺得迹部的耳朵很痛。“呃呃…………闭嘴!闭嘴!”迹部掩着耳朵跪下来。“爹地,上面发生了什么事?”国峎和景濠跑来楼梯口朝楼上问着。那把声音突然消失了,就像不曾存在一样。迹部渐渐放开掩着耳朵的双手。


        “没,没事!”环视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他站起了身,慢慢地走下来。迹部知道,不管在这里的是谁,它一点都不友善。


        走到了客厅,手冢捂着被打伤的脸,痛苦的依靠在沙发上。迹部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打开了药箱。“会很痛吗?”“…………”点头。迹部拿出了药罐和棉花细心地为手冢上药。“抱歉啊,本大爷没有好好保护你。”歉疚地抚上手冢的头发,迹部说。“没关系…………”手冢虚弱地说。


        “你先在这儿休息,本大爷去弄粥给你吃。”让两个儿子照看好爸爸,迹部才起身走到厨房去弄一碗粥给手冢。把香喷喷的粥捧出来后,迹部坐下在手冢身边,吹了吹汤匙里的粥,才送到手冢口边。他看见手冢轻轻地笑了:“谢谢你,景吾。”“谢什么啊笨蛋。”迹部也笑了,他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手冢的额头。


        吃过了粥后,迹部牵着手冢上楼去休息,吩咐孩子们去梳洗。让手冢躺好后,迹部给他盖上了被子。“你先睡吧,本大爷在这儿整理资料夹。”在床边的书桌前坐下,迹部温柔的揉了揉手冢的头发。“……嗯,你也不要太迟。”这样吩咐着迹部,手冢闭上眼睛进入睡眠。微笑着看了恋人多一下,迹部才转过头拿出资料整理。


        但是他却无法专心。到底,是谁藏在这里。还有我们到底得罪了对方什么?为什么总是要袭击我们?对方…………到底是人吗?迹部想到这里,不禁整个毛了起来。不可能啊,这间屋子搬进来之前都有请人来看过,并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已经在这里住了几个月,都没有什么可疑事情发生啊。


        难道说,这东西是最近才跑来的?可是到底,为什么啊?唉唉,别想了别想了,迹部继续整理着资料。整理了十五分钟眼睛开始酸涩了,迹部揉了揉眼睛关上了桌灯,把资料收好后,轻手轻脚地站起了身。开门走出去,他打算去孩子们的房间看看。打开房门,孩子们已经乖乖地躺在床上睡着了。微微一笑,迹部走上前帮两个儿子盖上被子。“晚安。”轻声的说,迹部才走出房门回到主人房。


        在手冢身边躺下,他关上了灯,慢慢挪过去把恋人揽进怀里抱着。无论要攻击我们的是谁,本大爷一定不会再让你们受伤的了。


        回复
        4楼2013-11-12 08:16
          第三章UNFRIENDLY
          早上七点半。迹部坐起了身,身边是空空的。手冢显然已经先睡醒了。啊……待会儿还要上班,孩子们还要上学,得快些才行。快速起身梳洗完毕,迹部换上了整齐的工作服打好了领带,就开门走下楼。“景吾早安。”手冢的气色已经好很多,坐在餐桌前倒牛奶,两个孩子都换好了校服在吃面包。


          “爹地,早安。”“早安。”走过去顺手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迹部伸手拉过手冢抱在怀里,往他唇上印上一吻,才坐下来吃早餐。“你们两个,喂布丁了没有?”看着趴在餐桌边对着早餐虎视眈眈的牧羊犬,迹部质问着儿子。“还没,待会儿就喂它。”“你们总是要本大爷提醒,说要养的是你们诶!如果有哪天本大爷没提醒你们是不是就会饿死了可怜的布丁啊!”


          “……对不起,爹地。”“…………只要记得喂它就好!”迹部无奈地说,咬了一口面包。吃过了早餐,迹部把盘子和杯子拿到厨房去放好:“本大爷去上班啦!”走到恋人面前把他搂进怀里吻他的脸,迹部拿起公事包。“走吧,国峎,景濠,去上学了。”两个孩子背起书包站起身:“爸爸再见!”跑到手冢面前抱抱他,孩子们弯下身拍拍布丁的头:“布丁掰掰~等我们回来陪你玩!”


          布丁摇着毛茸茸的尾巴,吐着舌头。“待会儿见,国光。”迹部笑着说,关上家门开车走了。似乎走陷入一片寂静,手冢吐了口气,坐在沙发上,拿过报纸来翻看。布丁爬上去坐在主人身边。看完报纸后,手冢起身整理着客厅,才走到后头去晒衣服。布丁坐在后门边看着主人。


          太阳高高照着,手冢觉得有些热,擦了擦额上的汗。把衣服都挂好后,手冢抱着空篮子走进屋子。‘碰,碰,碰!’手冢走到楼梯口听见楼上传来的声音,猛地止住了脚步。‘碰,碰,碰!’声音持续着,每次响起都是连续三次。为什么楼上会有声音?“吼吼…………汪汪!”挡在主人面前凶恶的吠叫,布丁弓着身。手冢一向冷静,但是面对着奇怪的状况难免还是些许乱了阵脚。‘碰!碰!碰!!’声音持续着,越来越大声。“汪!汪汪!”手冢放下了篮子,决定上楼看看。


          布丁紧紧跟在主人脚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不停的吠叫。声音是从一间空房间传出来的。慢慢地靠近那扇门。“谁在里面?!”手冢朝里头大喊。突然,声音消失了。就在手冢想打开门走进去时——‘哐碰!’很响的声音传来。“啊!”吓了一跳,手冢退后好几步。


          里头好像有人在丢东西!虽然心里很惶恐,但是手冢还是鼓起勇气准备打开门。可是却打不开!用力转着门把,但是还是没有用!布丁吠得更猛了。拼了!手冢后退好几步,然后用力冲上前,右肩撞上木门。门被大力撞开了,印入手冢眼帘的是一片狼藉。整间房间里的东西都被乱丢在地上。


          手冢皱着眉头,环视四周,却一个人影都没有。认命的弯下身整理着东西,本来已经静下来的布丁突然又大吠起来。疑惑的抬头一看。布丁正对着房里的古董衣橱大吠。那古董衣橱是从手冢家里搬来的,是祖父送给他的。因为一直没有用到所以就收藏在这里。手冢就这样惊恐地看着那古董衣橱的门‘咿咿——’地打开…………


          布丁全身的毛都树立了起来,他低低地吼着。古董衣橱还没打开到一半就又‘碰’地一声大力关了回去,吓了手冢好大一跳。手冢愣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身子,一步一步慢慢靠近那衣橱,正准备打开时…………‘碰!’“啊!”手冢回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惊愕地发现门自动关上了!


          马上冲到门前要打开门,却打不开!被反锁在房里了?!怎么会这样!手冢喘着气,发现自己已经满脸冷汗。应该喊救命吗?不行,没人在家!对了!不二不是说他三点会来吗?手冢翻出手机,现在才两点半而已!怎么办,得想办法出去,不然没办法开门让不二进来啊。


          突然,他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手冢还没回过头,手臂上就出现长长一道抓痕,鲜血淌下来。布丁的吠叫声充斥着整间房间。“呃……”痛得跪下来,手冢捂着伤口。“呜呜…………”布丁担心地舔着主人脸上的汗水。


          四处找着能止血的东西,手冢发现没有之际只能大力撕下衣角暂时按在伤口上面。就这样,血一直流着,直到三点。不二和英二来到了手冢家。“手冢————我们来了哦~”英二大声叫着。布丁听见熟人的声音,连忙冲到窗口前大吠,欲获得帮助。“是布丁的吠叫声!好像很机警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不二说。


          “可是手冢没来开门,我们没法进去看啊!”“应该是出事了!我先尝试打给小景,英二你身手敏捷,试试看能不能从篱笆爬进去,然后打开窗口!”英二会意,一个后空翻就跳进手冢家的花园,爬上屋顶准备到布丁在吠叫的那扇窗户去。“手冢,你在里面吗?”手冢听见英二的声音,想大声回应,但是却没有力气。白皙的脸上不停有汗珠往下滑落。终于爬到了!看见手冢跪在房里,地上都是血,英二吓的脸青唇白:“手冢,手冢你怎么了!周助,周助,手冢受伤了!流了好多血啊!”


          不二听见手冢受伤了,忙对电话另一头的迹部说:“手冢受伤了,英二说他流了好多血!小景你快回来开门吧!”迹部吓了一跳:“受伤了?!怎么会这样?!本大爷现在马上赶回去!”忍足疑惑地看着突然站起身迅速穿上外套的友人:“小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国光受伤了!”抛下这句话,迹部让忍足把公司管理好就夺门而出,开车回家。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几次红灯,迹部终于到了家。把手伸进口袋混乱地翻着钥匙,但是却因为手剧烈颤抖一直翻不到。“小景,小景你先冷静下来!”迹部终于找到钥匙,把它插进锁孔大力转开,就冲进屋里:“国光!”手冢听见了迹部的声音,觉得安心了不少。


          布丁的吠叫声持续着,迹部,不二还有英二疾步跑上楼。“门是锁着的,开不到啊!”迹部转着门把。“没办法了,撞门!”三个人合力撞上了门,门成功被撞开了。“国光!”迹部跑过去蹲下,抱着手冢:“你没事吧!”“景吾…………我…………呼…………”经过刚刚一连串的惊吓和疼痛,手冢早就体力透支,倒下在迹部怀里。


          “国光!!”抱着手冢,迹部把他抬到楼下去,布丁紧紧跟着。不二帮忙翻出了医药箱给手冢疗伤。“伤势太严重了,直接送往医院!”迹部说,抱着手冢就跑出家门。“坐下,布丁!”指示布丁坐下来别跟上,迹部才关上了门。让不二驾着车子,迹部坐在后座,让昏迷的手冢靠在他身上。国光…………拜托,千万不要有事啊!


          回复
          5楼2013-11-12 08:17
            第四章THE HIDDEN
            把手冢送进了急救室后,迹部等人在外头等了几分钟后,医生终于出来了:“状况很稳定,只不过有些发烧。昏迷是因为受到了过度刺激,承受不了才会这样。”解释完手冢大概的情况后,医生才走开。迹部等人轻声地走进去。手冢还在昏迷着,迹部坐下在病床边,抚摸着他的头发。国光……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刚刚我们到时,手冢已经受伤了。”不二说。“我们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着手冢被包扎着的手臂,迹部脸色凝重。刚刚医生说,他也不知道手冢手上的抓痕是哪来的,但很清楚,是人为的没错。医生说已经为他的伤口做了检验,但伤口上一点指纹印都没有,非常离奇。


            伤口不是动物造成的,是人的手指才有可能刮出的。“……唔,景吾…………不二,菊丸…………”手冢睁开了双眼,看见不二,英二还有迹部。“国光,你终于醒了。现在觉得怎么样?”迹部靠近他,握着他的手。“…………嗯,头还有些重…………”“国光,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手冢皱起了眉头:“嗯…………刚才…………我去晒好了衣服,就回到屋子里……走到楼梯口前的时候,就听见楼上传来‘砰砰砰’的声音…………所以我上楼去看了…………是从储藏室里传出来的……所以我正准备开门进去,但是却听见很响的声音,像是有人在里头丢东西一样…………过后我进去后看见房里的东西都被丢在地上。然后我要整理时,布丁就突然对着那古董衣橱大吠…………我抬头看的时候…………”


            手冢欲言又止,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声音开始颤抖。“没事,本大爷在这里,告诉本大爷怎么了。”迹部忙搂着他的肩膀。“…………我看见…………古董衣橱的门缓慢的打开了…………可是开到一半又碰地关回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门也大力关上,把我反锁在里头…………”遇到这样惊恐的事情,就连冷静沉稳的手冢也难免的害怕了起来。


            手冢的脸色很苍白,双手也在微微发抖:“然后…………不知道是谁…………往我的手臂上抓去…………我就受伤了…………”“…………”听完手冢说的话,大家都沉默了,房间陷入一片恐怖的静默。“…………本大爷一定会找出到底是谁的!”迹部毅然地说。


            手冢又休息了一会儿,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开了一些药给他。扶着手冢走进屋子坐好后,迹部拜托不二和英二去接国峎和景濠,免得手冢独自在家又遭到攻击。布丁趴在迹部腿上睡觉,迹部摸着靠在他怀里的手冢的头。“国光,对不起,你刚刚应该很怕吧?”心疼的问着。


            “……还好…………”轻轻蹭着迹部的胸口。“没事了,没事了。”迹部抱着惊魂未定的手冢,轻轻抚着他的背后。等了十分钟左右,不二和英二带着国峎和景濠会到家来:“爸爸,爹地!爹地,爸爸受伤了是怎么回事?”不想让孩子们知道那么恐怖的事实,手冢抢先说话了:“没事儿,我自己跌倒擦伤的。”“啊,爸爸要小心些啊。”景濠说。“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迹部看着手冢。手冢以眼神示意他别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诉孩子,免得吓着他们。迹部点点头,叹了口气。“好了,你们快去洗澡吧,今天爸爸不能做饭,本大爷待会儿去打包。”迹部站起了身说。“小景,我们去打包吧,你在家里陪着他们。”不二担心待会儿又出事,连忙这么说。“好,那麻烦你们了,打包清汤拉面回来就行了,国光不能吃太油腻。”


            “嗯。走吧,英二。”吃过了两人打包回来的面后,不二和英二确定没他们可以帮忙的事情后,就走了。“国光,你先上楼休息吧?”迹部站起身欲扶起手冢。“…………”“怎么了,国光?不用怕,有本大爷在家,那些家伙不敢怎么样的。本大爷在床边陪着你。”手冢总算是点点头,跟着迹部走上楼。


            在床上躺下后,迹部伸手替手冢摘掉了眼镜:“明天本大爷就不去上班了,在家里陪你,看他们还敢怎么样。”摸摸他的刘海,迹部温柔的说。“…………嗯。”本来是想回绝让他去上班,可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的手冢还是点了点头。至少,有他在会比较安心。


            晚上十一点多。国峎和景濠的房间。景濠熟睡着,突然,感觉到有人拉着他的脚猛地往下拖——吓了一跳,景濠以为是弟弟国峎搞的鬼:“国峎!不要玩了,快睡觉!”在另一张床上的国峎疑惑的半睁双眼:“诶?我哪有玩…………你在说什么啊……”“明明就是你,别装傻了!”厌恶地闭上双眼翻了个身,景濠心烦地准备重新睡觉。“…………莫名其妙。”


            在寂静的房间里,门后头的黑暗中,似乎有东西站立在那里…………


            回复
            6楼2013-11-12 08:18
              第六章PARANORMAL ACTIVITY
              东京一家出名的咖啡馆。“怎么啦小景?小景什么时候心胸宽大到请我们来东京最高级的咖啡馆吃东西了?那既然是小景出钱我们就要吃到够,对吧,忍足?”不二笑眯眯地说。忍足点了点头附和。“就是啊,吃穷小景!”英二笑呵呵。三个人的调戏在看见迹部和手冢凝重的脸色时停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了,手冢,小景?”看着也跟出来的景濠和国峎,三个人就知道肯定是屋子有问题。“…………其实昨晚,景濠说有人拉他的脚,被吓醒后,就说看见门后面有人,那人还说,要了我们的命。可是过后那人就…………消失了!”迹部说。“…………这一点也不正常,我们知道。一直躲在我们屋里攻击我们的,昨晚被证实不是人类。我们也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我们屋里,但是我们知道,它一点都不友善。”


              手冢脸色不好地说。“昨晚我们都没睡到。所以才决定把事情告诉你们。”“是吗…………”不二低下了头。“我想我有办法帮你们。”忍足突然说。“你有办法吗?”“嗯。不瞒你们说,我从小就有阴阳眼,所以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都看得见。今天我到你们屋子去看看吧。”“…………真的吗?”迹部半信半疑。“我真的有阴阳眼。”“…………那就只好麻烦你了,忍足。”“不会。”


              迹部和手冢家。忍足四处走动,看来看去。“通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称之为恶灵活动,英文是Paranormal Activity。”忍足解说着。“是吗?”“嗯。遇到这些东西,你们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一旦它们缠住了你,无论去到哪里它们都会跟着你们。”


              “就算我们……搬家?”手冢问着。“嗯。有时被恶灵缠上就像踩到口香糖一样。它们会死死跟着你不放。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身心的平静,不然家中阳气最弱的人就会成为恶灵们的目标。”“……目标…………是要做什么的?”迹部问着。“…………吸食阳气。因为恶灵们不能在人间呆太久。它们能留在人间的唯一办法就是吸取人类身上的阳气,才能延长在人间待的日子。”


              忍足在沙发上坐下。“之后我每天都到这里替你们检查。今天我看了看,并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是吗?真是聪明,可能是知道忍足具有看见它们的能力,所以都隐藏了起来。”不二说。“…………总之就先这样吧,如果这几天又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可以告诉我。”“好,谢谢你,忍足。”手冢点点头。


              回复
              8楼2013-11-12 08:19
                第七章ATTACK
                事情发生的几周后非常平静。那些东西像是消失了一样,没再出现。一个早晨,迹部在办公室里。“啊嗯?出差?”“嗯。去大阪,三天。因为迹部你是总裁,所以你不能缺席哦。”“…………为什么本大爷非得出席那么不华丽的东西。”“…………谁叫你是总裁。”“…………”不是迹部不想去,是他还是很担心手冢和孩子们独自在家。


                “应该会没事的,迹部。”忍足安慰着好友。“…………啊。那本大爷回家去告诉国光和孩子们再说。”“嗯。”


                回到了家,饭桌前。“国光,本大爷后天要去出差,三天,去大阪。”“…………三天吗?”手冢的心头一紧。“没事的,很快就回来。”知道手冢在担心什么,迹部开口安抚。“这次真的很重要,没本大爷在不行。”“…………嗯,你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国峎和景濠。”


                “那辛苦你了。布丁!要好好照顾国光国峎和景濠!”转向趴在自己脚边的牧羊犬,迹部吩咐着。布丁站起来摇摇尾巴。吃饱饭后,手冢和迹部回到房里。“别担心国光,那些家伙不敢再来的了。”“……真的吗?”“嗯,本大爷向你保证。”摸摸手冢的头,迹部把他压到床上去就是一阵热吻。


                “景吾…………”“啊嗯?”“要快点回来啊。”“本大爷会的。”


                迹部出差那一天早上。“国光,本大爷走啦。”提起行李箱,迹部往恋人的额上印上了一吻。“国峎,景濠,布丁!要乖乖。”摸了摸儿子和狗的头,迹部站起身:“再见。”摸摸手冢的脸,待对方轻轻一蹭自己的手心后,迹部才满意地笑着打开门,开车走了。


                迹部出差的第一和第二天过得很平静,手冢也渐渐放下了警戒。迹部要回来的当天晚上,手冢打算等迹部回来再一起睡觉,所以先催促两个还孩子去睡觉。“爸爸。”抱着小儿子放好在床上后,手冢亲吻他的额头。“嗯?”手冢温柔地应。“我们不能一起等爹地回来吗?”抱着爸爸的颈项,国峎稚嫩的声音问着。


                “……不行,爹地很迟才会回家,你们先睡吧。”“……好。”“乖。晚安,国峎。”“晚安爸爸。”手冢走到大儿子的床边帮他盖好被子:“爸爸…………”“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吧?”“…………嗯。”微笑着摸了摸景濠的头,手冢吻了吻他的额头后就站起身熄了灯。“晚安。”“晚安,爸爸。”


                回到主人房,手冢拍了拍趴在自己床上的布丁的头,伸手拿起搁在地上的衣服篮子,折着衣服。折好了衣服后,手冢才刚想拿小说来翻看,就听见储藏室里传出了‘砰砰砰’的声音。又来了!手冢恼怒地想,可是还是有些害怕。他站起身勇敢地打开了房门望向储藏室的方向。布丁开始低吼。和布丁一起走到储藏室门前,手冢用力打开门冲进去:“谁在这里?!我把你锁在里面!”说完,见四周依旧没有动静,手冢毅然转身准备走出去锁上门,门却比他还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上了!


                吓了一跳的手冢马上回过神来,伸手要打开门,却发现自己又被关在这里了!又来了!那些东西…………又来了!心跳得越来越快,手冢不停地转着门把,但是没有用。被埋没在深深的黑暗中,因为是夜晚的关系,窗帘又拉着,所以连月光也透不进来,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大口大口喘着气,已经被吓得在发抖的手冢强作镇定地把手伸进口袋里翻手机。


                翻出了手机,他用手机微弱的光芒照着四周。四周没什么不同。整间储藏室里只有手冢的喘息声。他能听见布丁在门外爪着门大吠。这时,古董衣橱的门突然大力打开了,发出‘碰!’的一声,手冢连忙弯下身抱着头。储藏室里的东西开始乱乱飞。有些还砸在手冢身上。还好没有很重很硬的东西。


                “……吼…………汪汪,汪!汪!汪!!”“国峎,景濠!国峎!景濠!”想叫醒儿子们叫他们来救自己,手冢朝着门缝大喊。“呜呜…………”布丁把爪伸到门缝去扒了扒,想救出受困的主人。


                另一边。国峎和景濠的房间。景濠迷迷糊糊中睁开了双眼,看见有个身影站在自己床边!“啊啊!!国峎!有东西!”国峎也醒了过来,看见那个身影开始哭叫:“爸爸!!”“爸爸有东西啊啊!!爸爸…………”看不清那身影长什么样子,可是那身影已经开始逼近——


                “哥哥我怕!!呜呜…………”国峎把头埋进哥哥怀里,紧紧贴着他。“别怕,别怕!”自己也很怕,但是他还是安抚着弟弟。“景吾!景吾!”手冢叫着迹部的名字,但是还是没有用。“汪汪!汪!”布丁听见国峎和景濠房里传来的声音,对着那个方向大吠。迹部驾着车子回到了家。才刚打开家门,他就听见楼上传来了喊叫声。


                “景吾!!景吾!!”“爸爸…………爹地!救命啊!”大事不妙了!迹部忙冲上楼,看见布丁在储藏室门外呜呜咽咽。“布丁!国光在里面吗?!”迹部说。听见迹部的声音,手冢像是找到了救生稻草:“景吾!!景吾快救我!景吾…………!”“别怕,别怕国光,本大爷现在就救你!”得快些,孩子们也有危险!


                迹部后退好几步用力冲上去:“国光,快退后!”手冢闻言连忙后退,门就被撞开了。手冢冲上去扑进迹部怀里:“孩子们有危险,我们快走吧!”迹部扶起手冢,和布丁一起跑到孩子们的房间去。“门又打不开了!!搞什么!又要撞门!”可是这次连撞门也没有用。“爸爸!爹地!”“国峎,景濠!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国光,你和布丁快去楼下找工具来!只要可以砍破门的都行!!”手冢点点头,和布丁一起冲下楼。迹部继续试着撞门。“爸爸!爹地!!呜呜呜啊啊啊!!”“国峎!景濠!!可恶啊!!!”片刻后,手冢带着一根木棒和锯子来了。“谢谢。”迹部接过木棒开始大力敲打门把。“别怕!我们现在就进去!”


                终于打开了门迹部和手冢冲进去打开灯,手冢瞥见一个身影站在自己孩子的面前,可是打开灯后,就消失了。“国峎,景濠!!”“爸爸!!爹地!!!呜呜呜呜呜…………!”被吓得全身发软的国峎和景濠冲到自家爸爸和爹地的怀里大哭。“刚才有个人站在这里,我看见有个东西站在国峎和景濠面前,可是我一打开灯就不见了!!”


                手冢喘着气说。“呜呜呜…………那个东西想攻击我们…………可是我们看不见他的样子…………”景濠说。迹部却什么都没看见,但是看着自家恋人和孩子惊恐的表情,心头也紧了起来。“国峎,景濠,你们今天跟爸爸爹地一起睡。”抱起国峎,迹部说。手冢牵着景濠走回主人房,布丁紧紧跟上。“我们明天把事情告诉忍足。”


                手冢点点头。“布丁,你做得很棒!”奖励地摸着勇敢的布丁的头。“是啊,布丁刚才很竭力地想要救我。”抱着孩子躺下来,手冢这样说。“那本大爷先去洗澡,你们先睡吧。”手冢点了点头。还好床是KINGSIZE的,不然怎么够睡两个成人两个小孩和一只狗。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他们终于睡着了。


                回复
                9楼2013-11-12 08:21
                  是沙发么?先坐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11-12 08:45
                    板凳~这个题材不错~


                    收起回复
                    11楼2013-11-12 09:03
                      以大爷的经济条件完全可以另外找个住处啊,而且即使有什么不得不住在这里的理由,也可以让两个孩子住在别处,感觉略有些违和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3-11-12 09:07
                        第八章SOUNDS
                        早晨。手冢缓缓睁开眼睛,还是很疲累,但是因为身体的生物钟很准时,所以他像平日的时间一样醒过来。迹部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家,又折腾一会儿到三点半才睡着,所以手冢醒来时他还在沉睡。景吾很累的吧…………手冢心疼地这样想。看着也还在熟睡的两个孩子。看来今天是没法去上学了。先打个电话向学校请假吧。


                        打过电话给学校后,手冢重新回到房里,布丁爬了起来摇着尾巴。“过来,布丁。”轻声的说,手冢打开房门让布丁走出去。把狗饲料勺进布丁碗里后,手冢走到厨房去准备早餐。已经早上九点半了,做好早餐后,手冢回到房间去看,三个人还在熟睡。微微一笑,手冢走过去坐在迹部身边,看着他的睡颜。他抱着国峎,正在熟睡着。


                        摸了摸迹部的头发,手冢给他们盖好被子就走下楼去做家务。一直到十一点正,迹部才醒过来。“早安,国光。”手冢合上手里的报纸:“景吾,早安。孩子们还在睡吗?”“嗯,看来都很累的样子。你向学校请假了吧?”“啊。”布丁看见迹部走下楼,迎上去摇着尾巴。“过来。”迹部说,把布丁抱起来坐下,抚摸着他的头。


                        “这几天辛苦你了啊,国光。”迹部凑近手冢,吻上他的唇。“…………不会。”手冢轻轻地笑了。“本大爷去打个电话叫忍足不二还有菊丸来。”“嗯。”迹部站起身把布丁放到手冢怀里。“爸爸。”国峎和景濠走下来。“早安。爸爸已经跟你们请了假,今天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吧。”


                        “嗯,谢谢爸爸。”国峎摸着在手冢怀里的布丁的头。“他们说一点会到。”迹部放下了电话说。“国峎,景濠,你们快上楼梳洗吧,待会儿可以吃早餐了。”迹部一把抱起小儿子给他搔痒:“哈哈哈~爸爸~~~救我哈哈~”景濠跟着走上楼。


                        下午一点。“忍足,不二,菊丸你门来了。”三个人走进屋子。忍足背着一个背包走进来,脸色突然变了变,但是没人注意到:“看来事情已经开始严重了,我今天带来了一个录音机,想录一录屋子里的声音。”忍足拿出了录音机,打开,让大家保持安静,就在屋子里四处走动。


                        走遍整间屋子后,忍足坐下来。“我已经把屋子的东西都录好了,先拿回去研究一下,明天我会再来看看。”“嗯。”迹部点点头。忍足收拾好了东西后,就走出屋子,迹部跟着走出去,忍足突然拉着他到屋子后头去说:“迹部,其实刚才进门时我看见了,你和手冢后头缠着一些恶灵。我没能看清楚它们的样子,但是它们非常危险。就连国峎和景濠身后都有。你们得小心些,现在搬家也没用了,它们已经缠住了你们。”


                        “…………”迹部只觉得冷汗直流。“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拍拍迹部的肩膀,忍足,不二和英二离开了。


                        回到了忍足家,三个人围在录音器前准备听刚刚录的声音。一打开,三个人屏着呼吸,没有声音。突然:“碰!碰!碰!啊啊啊…………!!!!呵呵呵…………”一连串的诡异声音响起。“奇怪,刚才在屋子里并没听见这些声音啊!”英二惊恐地说。“…………”忍足脸色凝重。


                        “这间屋子,肯定有问题。”忍足说。关上了录音机,他走到电脑前:“不二,给我手冢和迹部家的地址!”“……啊,好。”忍足把地址打在电脑里,按下进入键。“奇怪,住过这间屋子的人都没问题啊?”找不到相关的资料,忍足皱起了眉头。“…………也许不是屋子的问题…………手冢说过屋子里最阴的地方是哪里?”


                        不二问。“嗯,应该是储藏室。那古董衣橱。”“…………古董衣橱是手冢的祖父赠送给他的,也许是那衣橱有问题!”从小就和手冢玩在一起的不二说。


                        记得两个人七岁那年,手冢有好几天没来上学。和手冢一个班的不二很担心他,就到他家去问了原因。手冢彩菜只告诉了不二,手冢昏迷了,还带不二去看躺在房里的手冢。不二问了为什么会昏迷,彩菜含着泪说她自己也不知道,医生也说不知道,是个谜。可是过后手冢就醒了,过后就没再出现问题,他也没再提起过任何关于昏迷之前遇过的事情。“…………我们得去问问手冢的家人。”忍足说。


                        回复
                        13楼2013-11-12 09:32
                          第九章TRUTH
                          到了手冢家。开门的是手冢彩菜:“哎,是周助和菊丸君啊,快请进吧,你们怎么会来这儿?”“我们是来问您们一些事情的。”不二微微鞠躬。“伯母您好,我是忍足侑士。”忍足伸手和彩菜握了握手。“忍足君你好,你也是国光的朋友吗?”“嗯,我是。我们今天来,是想问您一些关于手冢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情。”


                          彩菜的表情僵了僵。“我们在手冢和迹部的屋子看见过储藏室里的那古董衣橱。”“嗯,那个是国光的祖父送给他的。”彩菜点点头。“现在他们家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们怀疑起源是那古董衣橱。”不二说。“国光和景吾家发生了事情?”“嗯。最近,好像有一些非人类的邪灵隐藏在他们屋子里,频频攻击他们。”


                          “攻击国光和景吾?!那我可爱的孙子们应该没事吧?”彩菜紧张的问。“他们只是受到了惊吓。”“国光都不告诉我。”“他是不想要让您担心。所以我们想知道,到底那古董衣橱以前有没有过奇怪的事情?”“……说没有也不是…………之前国光七岁年头的时候,他曾经告诉我们,他说,那古董衣橱会自己打开。一开始我们不相信,可是时间久了,我们渐渐发现奇怪的地方。国光的祖父也说,未满十岁的孩子很容易看见常人没办法看到的东西。”


                          不二心头一紧。“之后又过了一个礼拜左右,一天早上,国光突然醒不过来了,昏迷了一个星期多。可是过后他醒过来,我们尝试问他衣橱的事情,他都说不记得有这回事情。过后我们也没再问起。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彩菜说完了,深深呼吸。“…………看来确实是衣橱的问题。谢谢伯母。如果事情有进展我们会在告诉您。”谢过了彩菜,忍足不二和英二离开了手冢家。


                          第二天,忍足带来了些能够捕捉到邪灵活动的用具。“这个是低温相机,每当四周温度降低的时候它就会自动拍摄。我在屋子四周都装一个。”忍足向大家解释着,把低温相机设置好。布丁,国峎和景濠坐在一边看着。“好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了。”忍足准备好了设备,在每间房间安装好录音机,方便听见每间房间的声音。


                          “先吃点东西吧?”迹部说,走到餐桌前。“好吧。”手冢牵起国峎和景濠到餐桌前。“你们先吃,本大爷去收收外头的衣服。”迹部站起身走到后头去。“嗯,那我也先上楼整理下房里的东西。”手冢说。“嗯,小心一点。”忍足嘱咐他。自然明白忍足的意思,手冢点了点头。


                          迹部在外头收着衣服,当时很多云,太阳被遮住了。就在这个时候,迹部突然觉得非常的冷。虽然觉得奇怪,迹部还是继续收着衣服。突然,晒着衣服的竹竿突然往前倾,像是有生命一样地朝迹部挥去。“啊!”惊叫一声迹部连忙蹲了下来,差点没被打中。竹竿自动往高处飞去,往下砸。迹部用手挡着头,竹竿准确无误地打中了迹部的右手臂。“啊!”痛得跌在地上,忍足从后门跑出来:“小景!”他冲过去扶起迹部。“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们?!给本大爷滚出来!!”迹部朝着还悬在空中的竹竿。竹竿突然有动作了,往忍足砸去。


                          迹部站起身伸手捉住了竹竿。竹竿突然失去了移动能力,静了下来。“呼…………呼…………好险…………”“汪汪!汪!”布丁冲上来,扯着迹部的裤脚。“布丁,怎么了?”连忙随着布丁的脚步。布丁领着他们跑上楼。“汪!汪呜…………”布丁冲到主人房里,对着昏倒在地的手冢呜呜叫。


                          “国光!!”迹部愣了一会儿大叫着冲过去。“国光,醒醒啊,国光,醒醒啊,国光!!你醒来,看着本大爷!看着本大爷,本大爷在这里,在这里啊国光!!你不要吓本大爷啊国光!!”迹部抱着失去意识的恋人,拍着他的脸颊,慌张地说。“手冢!手冢!醒醒啊!”“快!快叫救护车!!”


                          医院走廊。“医生,国光他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昏迷?”迹部迎上前问走出来的医生。医生也是满脸问号:“我们不知道怎么了。他的昏迷是没有原因的…………我们检查过了,他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受伤痕迹。不过,就先暂时让他住在医院吧。”


                          迹部沉默着:“嗯。”不二脸色越发的凝重,他摸着国峎的头对迹部说:“小景,其实这样的事情……在手冢七岁那年也发生过一次。他当时也是没有原因地就昏迷了。原因是…………那个古董衣橱…………”迹部瞪大双眼:“本大爷就知道!”他一拳捶向墙壁。“小景你先冷静下来,你先在这里看手冢,我们带国峎和景濠回去休息吧。”


                          忍足说。“…………本大爷傍晚会回去。国峎,景濠,过来。”两个孩子走过去。“答应爹地,要听忍足叔叔,不二叔叔还有菊丸叔叔的话。”“知道了爹地。”“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爹地都不会再让你们有事了。”“……爹地…………”景濠开口了。“嗯?”“爸爸他…………”“不要担心。爸爸一定会平安醒过来的。”


                          景濠点点头,扑进迹部怀里。“乖,先回家吧。忍足,不二,菊丸。”“嗯?”“…………麻烦照顾好本大爷的儿子。”“嗯!交给我们!”


                          回复
                          14楼2013-11-12 09:33
                            第十章UNSEEN FORCE
                            “国光……”迹部坐在手冢的病床边,听着仪器滴滴的声音。“你要醒过来,知道吗?”迹部说。“…………”回应他的是手冢的呼吸声。“国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国光啊…………”迹部说着说着开始哽咽。“国光啊……!!”迹部握着手冢的手,低下了头。“对不起…………本大爷…………没有好好保护你…………”


                            迹部和手冢家。英二陪着国峎和景濠玩游戏,不二和忍足则去检查整间屋子。很快地,到了傍晚。迹部疲累地回到了家。“小景。”“爹地!!”景濠和国峎冲上前扑到自家爹地身上。“乖。有没有听话?”“有!”


                            “本大爷先去洗澡。”摸了摸儿子的头,迹部走上楼。洗过了澡后,不二准备了美味的晚餐。大家围在餐桌前吃东西。就在这个时候,布丁突然站起了身来大声吠叫。“布丁!怎么了?”“爹地!!啊啊!!”国峎大声叫着,迹部眼睁睁地看着国峎坐着的椅子慢慢往高处浮上去…………“国峎!”迹部站起身欲抓住椅子,却抓不住。“爹地…………呜呜!!!救救我,爹地…………”国峎别吓哭了。


                            “国峎,不要动,坐着,千万不要动!”布丁吠叫着爬上了沙发想跳上去解救主人。“把本大爷的儿子放下来!”迹部厉声吼着。“放下本大爷的儿子啊啊啊!”握紧了拳头,他用力的咆哮,但是似乎没有用,椅子更用力地飞来飞去。“国峎!捉紧!千万不要动!你会掉下来的!”


                            忍足追上去准备随时接住国峎。“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们?!本大爷叫你放下本大爷的儿子!!”就在迹部吼完这句话后,椅子突然停顿在了空中。“爹地……爹地……”国峎抽泣着。“别动,国峎,别动。”迹部喘着气说。“别动。”四周陷入一片死寂,低温相机突然闪出了镁光灯,拍照了!


                            “来了!”忍足大喊,迹部觉得腿软。突然,椅子迅速往下落,国峎尖叫:“啊啊!”“国峎!”英二抱着也吓坏了的景濠。就在国峎以为自己肯定跌个半死时,像是有人用力拽着他的两只手臂把他往后拉!迹部追着国峎。国峎被无形的力量拉着在地上拖:“呜哇啊啊!”


                            四周所有的相机都‘咔嚓咔嚓’地响着。“国峎!别怕!爹地现在来救你!”那无形的力量拖着国峎往楼梯上去。国峎小小的身躯不停敲到阶梯:“很痛!!爹地…………呜呜…………”迹部和忍足多次扑上去想捉住国峎,却都扑了个空,跌在地上。国峎一直伸手捉住门框或墙角,不过到最后还是被用力拖开。“国峎!国峎!”迹部,忍足,不二追着被拖走的国峎,英二则牵着景濠小心翼翼地跟着上楼。


                            “储藏室!”布丁追上去,本来已经要咬到小主人的裤脚,但是,那东西比他还快,把国峎拖进储藏室里就迅速关上了门!“国峎!”景濠看见门关上,惊恐地说。他很担心弟弟。“哥哥…………!爸爸!爹地!救救我!!”迹部听着小儿子的声音,又心疼又焦急又害怕。


                            “小景,冷静。冷静。”忍足喘着气不停撞门。“你把他放出来!你快把国峎放出来!把本大爷的儿子放出来!!他妈的!!!!”迹部歇斯底里地敲打着门。“小景……”不二从没看见过这样的迹部。手冢在医院昏迷着,现在小儿子又被抓走,迹部已经濒临崩溃了。


                            “你放过我们………………!”迹部的声音沙哑地说。“爹地…………”景濠红着眼眶。“汪!汪!汪汪!”布丁爪着紧关着的门。“碰!碰!碰!”“啊啊啊!爹地!爸爸!哥哥!!呜呜呜呜呜啊!”国峎不停在里头尖叫着。“国峎!!”迹部朝里头大叫:“你没事吧?!”“爸爸…………爹地…………哥哥…………我不要…………”


                            储藏室里头,那无形的力量拖着国峎,往古董衣橱的方向移去,而古董衣橱的门缓缓地打开了…………“爹地!!衣橱的门打开了!!爹地!!”国峎在里头大喊。“你把本大爷的儿子放出来啊啊啊!”迹部深知大事不妙,那衣橱有问题!“国峎!我现在进去了!”忍足说,往后跑好远的距离,就用生平最大的力气冲上前撞上木门。但是没开。“小景,帮我个忙!不二,你也来!”


                            不二和迹部也学着忍足往后跑一段距离,冲上前用力一撞,门终于开了。三个人看见的是国峎紧紧用指甲抓着地面,可是那东西还是用力把他拖向衣橱里。他的脚已经在衣橱里了。“国峎,把手给本大爷!”迹部扑过去几时捉住了儿子,忍足和不二也上前帮忙拉。终于成功把国峎拉了出来,衣橱自己关了上来。


                            “爹地………………呜呜呜!!”惊吓过头的国峎大声地哭了起来。迹部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没事了,本大爷的国峎…………没事了…………”摸着他的头,迹部把他抱着站起身,走下楼。“本大爷先去医院看国光,国峎和景濠交给你们了。”把哭够了的国峎交到不二怀里,迹部弯下身抱了抱景濠:“爹地一会儿就回来。”


                            回复
                            15楼2013-11-12 09:35
                              好顽强的住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3-11-12 13:07
                                yooooooooo新文!!!!!!容许我占个楼鸡冻鸡冻再慢慢看Qw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11-12 13:19
                                  卧槽!!!好吓人啊!!!发生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11-12 13:45
                                    怕怕……大爷一家好可怜……一定要消灭恶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3-11-12 14:29
                                      好吓人……我也怕这么些东西…从不看灵异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3-11-12 14:30
                                        先占一个~话说好喜欢灵异风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11-12 15:08
                                          他们会没事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3-11-12 22:56
                                            亲们~因为是头一次写灵异的而且我是个新人,有不妥之处要通知我啊~~谢谢啦~大家可以叫我小北~现在就发文咯~


                                            回复
                                            24楼2013-11-13 08:56
                                              好棒的样子。。有种阴儿房的感觉~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3-11-13 10:51
                                                谢谢楼上的亲,该怎么称呼?这就发文…………因为刚刚网线出现问题一直发不上…………


                                                第十一章HISTORY

                                                到了医院:“国光…………”迹部坐下来,拿来了一块布浸湿后给手冢擦额上的汗水:“家里的情况越来越糟了…………本大爷不能没有你啊…………”手冢紧紧闭着双眼。“国光,为什么你还不醒来呢?国光啊。”迹部摸着手冢的头:“你听见本大爷说话吗?”依旧还是寂静回应着迹部。


                                                “唉…………国光,国峎刚才被攻击了。不过我们成功救了他。本大爷一定会阻止那些家伙伤害你们。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你也知道的,国光,本大爷实际上很怕它们。但是…………本大爷知道,一定要勇敢起来。为了你们,也为了自己。所以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有你在,本大爷就有更加足够的勇气对付那些家伙。国光…………”


                                                为什么它们总是选中你?为什么?本大爷真的…………好痛恨它们。听不二说,你七岁的时候,也曾经这样过。国光,你告诉本大爷,是不是同一个人,不,同一只鬼攻击你的?它们是不是伤害了你,所以你才醒不过来?国光,睁开眼睛,你的景吾在这里。


                                                ………………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这世界上,这件事情上,太多太多谜团。


                                                手冢家。“是这样的吗?彩菜。”手冢国一躺在床上,听媳妇说完事情后,神色凝重得问。“是的,爸。国光的朋友说的。”“果然他还是…………遭到了攻击。叫国光和景吾,把那古董衣橱尽快烧了,不要再留了。”国一说。“为什么?真的是那衣橱有问题吗?”“嗯……”“爸,能不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衣橱有问题?”彩菜急切地说。“…………其实我…………”“嗯?”“其实我是一个驱魔师…………”国一低着声音说,倚在床头上。“爸,你是个驱魔师怎么没告诉我们?”“国晴很小的时候,我的确是个驱魔师没错,但是国晴十三岁那一年我就隐退了,没再当驱魔师。可是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我永远都不要是个驱魔师。”


                                                “…………为什么?”“…………因为我是驱魔师的关系,所以间接害到了我的儿子,还有我的孙子。现在就连曾孙子…………也要遭到伤害。”国一痛苦地说。“您是在说国晴,国光,国峎和景濠?”“嗯。现在他们都遭到了攻击。其实在国晴很小的时候,他也曾经无故昏迷。不过醒过来的时候,也和国光七岁时的情况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衣橱以外的事情…………一切起因,都得从那衣橱讲起。”


                                                “到底那衣橱…………是怎么回事?”“…………那古董衣橱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是我父亲给我的。他千交代万交代,要我一定要把这衣橱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我的父亲,我的爷爷,他们都是驱魔师。可是驱魔师的这个我们的家族事业,就断送在了我的手上。因为,我认为驱魔师太危险了,已经害到了很多我身边的人。就连我的儿子也受到了伤害。那些邪灵,我的爷爷,我的父亲对付过的那些邪灵的怨气,都附在古董衣橱里头。所以那些怨气吸引了很多其他的邪灵,引起那些其他的邪灵想要为消失的同伴报仇的心态。我一开始还没察觉到这衣橱很危险,一直到国光七岁昏迷的时候。”


                                                国一露出自责的表情。“我以为,没有什么大碍,因为最后国光也醒了过来。所以我遵从了父亲和爷爷的意愿,让国光把衣橱带到新家里去。但是,情况日益严重,是我也无法想象得到的。那古董衣橱…………就像通往邪灵世界的一个媒介。是个非常危险的物体。”“……”彩菜脸色苍白。


                                                “……现在快打给国光,告诉他,把衣橱烧了!马上烧了!”“好。”彩菜拿出手机,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喂?”接电话的不是儿子,而是女婿。“景吾?”“…………彩菜妈妈…………”“国光在哪里……?”“…………其实他…………他已经昏迷了…………”“什么?!昏迷了?!几时的事情?”“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医生说,他的昏迷,是没有原因的。”


                                                又来了!“景吾,我告诉你,你现在马上来我们家,马上。”国一抢过了手机对迹部说。“呃,好!”迹部愣愣地回应。


                                                到了手冢家,迹部被叫进了国一的房间里。国晴和彩菜也都在。“景吾,你好像很疲累的样子?”彩菜冲了一杯茶给迹部,把他当心肝宝贝一样看待。“……嗯,谢谢彩菜妈妈。国一爷爷,您找我什么事吗?”国一把以前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叙述给迹部听。“所以,你们得快点把衣橱给毁了!如果毁了也没用的话,就再请教我!”“……是!”迹部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回复
                                                26楼2013-11-13 13:03
                                                  唉…………赶紧烧了吧……邪恶的东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3-11-13 16:02
                                                    第十二章COURAGE
                                                    “景濠,来洗澡了。”不二给国峎洗过了澡后说。“…………”“景濠?”景濠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景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不二担心地走上前蹲下,看着景濠的眼睛。“…………”“来,洗澡了。”不二欲帮他脱下衣服,才刚翻开,景濠连忙把衣服拉回下去。眼尖的不二还是看见了,景濠的身上,有骇人的抓痕印。


                                                    “…………景濠,你身体怎么回事?”“…………”“翻开来,让不二叔叔看一看,好不好?”景濠大力地摇了摇头。忍足和英二凑过去看:“怎么回事?”“景濠,你别怕,我只是要看看而已,乖乖。”国峎疑惑地看着他们。“景濠,来,乖,别这样。”景濠慢慢松开捉着衣服的手。


                                                    不二再度翻开衣服,那抓痕还是在那里,看起来很恐怖。英二掩着嘴巴:“天啊。”忍足瞪大双眼。“景濠,是谁这么做的,是谁伤害你?”不二微笑着问。国峎惊恐地抱着布丁,盯着哥哥身上的伤口。“景濠,说话啊,告诉我们,是谁对你做这样的事情?”英二摸了摸景濠的头。


                                                    “是啊景濠,告诉我们。”忍足也尝试问着。可是景濠还是只是沉默。这时,门打开了,迹部看见大儿子身上的伤口吓了一跳:“景濠,你怎么了?!刚才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迹部走过去蹲下查看。“我们也不知道,我刚刚让景濠过来洗澡,翻开他的衣服时这些抓痕就已经在那里了。”不二说。


                                                    “景濠,告诉本大爷,发生了什么事情?”“…………”“景濠,说话,是谁这么做的?”“…………”“本大爷叫你说话!”迹部烦躁的说。“小景,别这样,你吓到小孩子了。”忍足说。“…………景濠。”迹部沉着气说:“本大爷需要你告诉本大爷,到底是谁对你做这样的事情。”


                                                    认真地凝视着儿子的双眼,迹部捉着他的手臂。“…………我不能说。”景濠细声说。“…………什么意思?不能说是什么意思?”“………………他叫我不能说。”迹部瞪大双眼:“他是谁?他是谁?告诉本大爷,没关系,你告诉本大爷。”“…………我不知道,我看不见他的样子。他叫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你们。”


                                                    “…………他都跟你说了什么?”“…………他…………他…………他抓我的身体。”“除了这个?”“他说…………”景濠开始哽咽。“别哭,乖,告诉本大爷。”“他说我们都会死…………他说爸爸…………”“他说爸爸什么?!他说爸爸什么?!”“小景!冷静!”不二按着迹部的肩膀。


                                                    “他说爸爸会……爸爸明天半夜就会死掉………………”景濠倒在迹部怀里哭了起来。“…………”迹部听完儿子说的话,只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别哭,你别听他胡说,爸爸不会死的!”迹部安抚着儿子。“爹地…………如果爸爸…………真的死掉的话…………我会很伤心很伤心的…………”捉紧了自家爹地的衣角,景濠把头埋在迹部肩上。


                                                    “乖,没事!本大爷不会让你们有事,也不会让爸爸死掉!”“呜呜呜…………”“别哭!忍足,菊丸,不二,明天早上我们得把那衣橱烧掉!原因待会儿本大爷再告诉你们,现在先让孩子们去睡觉吧。”“嗯,好。”抱着大儿子,迹部对国峎说:“国峎,你先去房间睡觉。不二,菊丸,麻烦你们陪他睡觉了,本大爷待会儿带景濠上楼。”不二和英二点了点头,牵着国峎上楼去。


                                                    “景濠,来。”迹部坐在沙发上,布丁跑过去蹭着他的脚。“你相信爹地,我们不会死,爸爸也不会死。”景濠抽抽噎噎地点了点头。“所以别哭了,爹地答应你们,会好好地保护你们,为了你们,爹地会勇敢!”摸着儿子的脸,迹部坚定地说。“爸爸告诉过我…………”“嗯,他告诉了你什么?”“他说我们一定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景濠抽泣着。


                                                    “对,他说的对,所以,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乖孩子。”“……好。如果我…………我不要哭的话,爸爸是不是…………就会醒过来?”“………………嗯。他一定会醒过来的,你和国峎都乖乖的话,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爹地,这个是你说的,要打勾勾。”景濠擦干了眼泪伸出小指。“嗯,爹地说的。爹地答应你和弟弟,爸爸一定会醒过来。”“嗯。可是爹地…………我很怕…………我很怕那些东西又出来攻击我们…………”


                                                    “………………不会的!有爹地在,那些东西不敢出来攻击我们的。”“真的吗?”“嗯,答应爹地,无论过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害怕,好不好?景濠,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男孩子,你要保护好弟弟,好不好?”“好,我会保护好弟弟,我会等爸爸醒来。”“乖,我们先去睡觉好吗?”“好……”


                                                    景濠深深记住了自己和爹地的约定,要做个勇敢的人。


                                                    回复
                                                    28楼2013-11-13 16:57
                                                      快快快啊!!!!什么事?!!!楼主大人多更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3-11-15 00:15
                                                        第十三章CAPTURED
                                                        迹部看着两个儿子睡着后,就和不二还有英二轻声走出了房门,到楼下客厅去。忍足把相机里的照片洗了出来,看见拖着国峎乱跑的邪灵。可是,依旧是看不清面貌,只有一片模糊的黑色。“…………我们一定得把那些家伙都赶走。”忍足说。“嗯。”“夜了。先去睡觉吧。”不二说,往地上的睡袋走去。


                                                        “你们去睡吧,我在这儿多看一下才睡。”“麻烦你啦忍足。”四个成人睡在客厅。慢慢地,夜深了,忍足也躺下睡着了。


                                                        另一边。咦…………我在哪里啊…………这里好黑…………好暗…………手冢睁开了双眼,抚了抚疼痛的额头,站起身。“呵呵呵…………”呃,好恐怖的声音。手冢掩住耳朵。“手冢国光你醒了?”抬头一看,黑色的人影。“你们是谁?!”“呵呵…………我们是,来报仇的。”


                                                        手冢看了看四周,看见自己躺在床上。什么?!我怎么了,我怎么会躺在病床上?!“你准备受死吧,你会再也看不见你爱的人,你的孩子,你的朋友,你的家人。要怪,就怪你那个无知的祖父手冢国一!”邪灵渐渐靠近他,手冢渐渐往后退。他瞬间明白了。躺在病床上的是他的躯壳。而现在的他,是个灵魂!


                                                        “过来吧,让我们把你带向黑暗之界…………”邪灵对他伸出手:“我不要!”手冢转身就逃。“呵呵,天真的家伙。”邪灵露出邪恶的笑容。手冢觉得身体很轻盈,他拼命飘向自己家里。飘进了孩子们的房间的窗口里。国峎醒了过来:“爸爸!”国峎看得见自己?“国……”才刚想走过去,邪灵就把他捉走了…………


                                                        “爸爸!!”国峎爬下床冲下楼,追着邪灵和自己的爸爸。跑下楼后,迹部被惊醒了:“国峎?你怎么站在这里,快去睡觉!”“爸爸!爹地,我刚才看见爸爸了!可是爸爸被黑色的东西抓走了!”看见国光?可是国光不是在医院昏迷着吗?“爹地,我真的看到爸爸了!”


                                                        突然……“碰!碰!碰!碰!”又传来了碰撞声。“楼上!楼上!”“爹地救我!!”楼上传来景濠的叫声。“我不要!我不要!!你走开!不要靠近我!你把我的爸爸还给我!!啊啊————”景濠的尖叫声停止了,迹部忍足英二还有不二都爬起来冲上楼。布丁吠叫着跟上去。


                                                        “景濠!!”看见倒地不起的景濠,迹部整颗心都凉了。“景濠,你别吓爹地,你醒过来!”这时,忍足听见了,很微弱的声音:“景吾!景吾!景吾!!”“爹地!爹地!”忍足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是储藏室!衣橱!那个古董衣橱!!“快!手冢和景濠在储藏室里面!!”


                                                        回复
                                                        30楼2013-11-15 04:43
                                                          妈妈呀………忒恐怖[FACE SCREAMING IN FEAR]…楼主半夜更文不怕么?……看的吓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3-11-15 08:29
                                                            好对我胃口的文~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3-11-15 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