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卡天道吧 关注:2,261贴子:64,546
  • 43回复贴,共1

【原创】不复来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不复来归,长惹相思。
嗯,这是个作死的梗没错。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三国SLG战争页游,点击领取礼包,新服送首冲高返利! 酷玩吧为您推荐!!!
2017-12-16 21:13 广告
不复来归

大半个月没人打扫的公寓积了不少灰。卡卡西把提来的蔬菜堆进冰箱,打了清水从窗子到地板都仔仔细细擦抹干净,挨个翻开抽屉将不归公寓主人所有的书册、无指手套找出来,塞进自己带的行李袋,将公寓主人忘在他那边的忍术卷轴、磨石之类从行李袋拿出来整齐塞进抽屉,想想又觉得这样大概不太合公寓主人的习惯,于是再拿出来胡乱丢在桌上、床边。


做完这些,他把袋子的拉链拉好,站起身打量了下整个房间,确定再看不出这里曾有段时间并不只主人一人住着后,便提起行李出了公寓。


主人一向没有锁门的习惯,他就也任房门半敞着,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清早的阳光并不刺眼,视野里却仍有大片模糊的暗色光晕,连对面的房子无法看清,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不只一天两天。


大概从两个月前开始,眼睛偶尔会隐隐作痛,伴随短时间的视物模糊。多少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只尽量不去动用左眼,希望可以拖延些时日。然而状况加剧的速度超乎他想象,不过半个月后,便不得不向五代目说明实情,暂停执行任务进入休假状态。而后的连串检查确认了左眼在逐渐毁坏,连带右眼也受到影响,甚至查克拉经络也已出现了受损症状。这样下去不仅是失明,也会伴有无法控制查克拉的状况。


拿到检查结果和入院通知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忍者生涯就此结束了。


而就在他入院的第二天,任务里重伤的鸣人被队友带回木叶。


再五天之后,鸣人在特护病房苏醒,状态却有些奇怪。经过五代目和樱的共同诊查,发现男孩子由于脑部受创出现了记忆缺失。


不多不少,整两年。刚刚好地包括了,他们正式交往的九个月。


那个时候他站在床边看着那抹有些模糊的身影,听着那道仍显虚弱的嗓音想,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


今天是鸣人出院的日子。于是他跟樱请了半天假,来做一些早就该做的事。


对如今的鸣人而言,他还是『卡卡西老师』,也只是『卡卡西老师』。


鸣人那个时候问他的那句话,他终于有了答案,却已不需去回答。


+


男孩子趴在床沿睡得正沉。卡卡西扭头看了会儿,终于忍不住伸出高烧退后仍觉虚软的手,一点点靠近那张原本有着分明轮廓,此刻落在眼底却只是一团虚影的面容。指头触碰到温热皮肤的瞬间,他微微弯起嘴角,等着男孩子惊醒,入耳却仍是规律沉缓的呼吸。


那么,就是这孩子对他的信任仍然盖过忍者本能了,像过去的那些日子一样。卡卡西止不住轻笑,放任手指一寸寸抚摸过对方温热的嘴唇,脸颊,然后是鬓旁,耳廓,沿着前额一路到达眼角,眉梢,深刻在脑海中的线条与指腹下的触感渐渐重合起来,他睁大眼睛,努力地努力地去看清近在咫尺的人,入眼的却仍是模糊光团,纷乱颜色。


他动了动嘴唇。「…鸣人。」不想惊动对方,这一声最终成了喉咙里低低的嘶唤。鸣人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于是他强撑着起身,尽量轻缓地靠过去,逆着手指抚过的痕迹一路向下,嘴唇小心地凑近男孩子嘴唇所在的方向。


却终究没有落下。


那已经不是…属于他的位置了。


「鸣人?」轻拍着对方的肩膀,卡卡西尽量提高嗓音,引来喉咙一阵接一阵的发痛。「醒醒,别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唔…」鸣人动了动脑袋,又过几秒才猛地直挺挺坐起,险些撞在他身上。「啊?什么?糟糕我怎么睡着了!答应小樱要看着老师的…」


虽说看不分明,卡卡西倒也多少猜得到鸣人此刻会是怎样懊恼加窘然的神情,于是弯起眼睛在对方头顶揉了揉。「嘛,睡着也很正常,任务本就够累了还留在这里…多谢了呢,鸣人。」


「唔喔,老师你退烧了吗?退烧了吧?我看看…」摸额摸脸摸手臂过后,鸣人似乎确认了他状况还好,立时开心地拔高嗓门。「嘿,看来没事了。」


「是啊,所以赶快回去睡吧,我没问题的。」


「不行!至少等到早上再…呀,是日出!老师你看…不,我是说…那个,天亮了…」鸣人僵在床边,很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卡卡西正想说「看」字算不上什么禁句,窗边便传来细微的声响,鸣人怔了下走过去,稍微拉开窗子又很快关回,手上多了细小的字条。


「…是紧急任务。卡卡西老师好好休息吧,我回来再来看你。」


「昨晚没怎么睡,不要紧吗?」


「嗯。」


「那么,小心点。」


「会的。」鸣人利落地踩上窗沿,手才摸到窗框便顿住,抓抓头跳回地面,攥着字条快步跑向门口,却又在门前停下。「我走了喔,卡卡西老师。不舒服的时候别硬撑,要叫小樱过来。」


「…啊。」


病房里终于又剩下他一个人,卡卡西垂下眼睛,再多忍耐了片刻,终于忍不住按住胸口低而急促地喘息起来。


回来…吗。


我会好好等着的,鸣人。


+


樱进到那间病房的时候,鸣人看起来已经站了很久。背包还在背上,衣服沾了不少灰土血迹。她走过去,听到动静的鸣人立即回了身,张大眼睛期盼地盯着她。


「小樱,老师换病房了吗,还是已经出院回家了?不对,纲手婆婆说他需要长期住院来着…你特地过来带我去看老师的?」


「是啊,我来带你去看老师。」樱轻声说,转身向外走。回廊的墙壁依然是她熟悉的大片白色,在今天看起来却不知为何格外刺眼,她微微咬住嘴唇,沿着长廊走向另一边。


鸣人如以往一样,在该保持肃静的医院里也依然做不到全然低下嗓门。「那个啊,小樱?老师最近的状况好点没有?结果任务拖了快两个月,本来说好有空就帮你看着老师也都泡汤了。不过这下好了,纲手婆婆给了我半个月假期,我可以经常过来帮忙看护喔!」


「…不用了。」


「啊?」


「老师他,不用你帮忙照顾了。」


「喔喔喔?完全不要紧了吗?就知道有你和纲手婆婆在没问题!老师他啊,不玩命出任务好好休养着的话,就算眼睛没法恢复身体也肯定…小樱,这边没有病房了啊?老师到底搬去…小樱?」


用力盯着脚下那一小块草地,樱放缓呼吸,不断地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这样,会吓到鸣人,却终究还是忍不住蹲下身去,两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前臂,头深深埋进臂弯。


鸣人。


这一次,是你迟到。


不过没关系。


卡卡西老师会等着你,会一直…等着你。


+


鸣人出发执行那个紧急任务的一个星期后,卡卡西情况开始恶化。


术也好,药物也好,能够想到的办法,全部都用上了,却还是阻止不了那个人迅速虚弱下去。


这么多年以来积累的损伤,在短短几天里完全爆发出来,彻底毁掉了那副身体。


她几乎日夜不离地守在病床边,看到,听到的全部,都只和一个名字有关。


最后的时候,卡卡西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快失去,手里却仍紧握着那对她并不眼生的铃铛。


低低喃念的嗓音,仿若梦呓。


『那个时候…我听到…鸣人的声音…想着不能让可爱的部下担心,就有了…睁开眼睛的力气…』


『对他说了什么来着呢,那时候的…我…』


『啊,是了,好像是…』


『早上好啊…你在这里…做什么呢…鸣…人…』


铃铛落地的瞬间,她最后一次见到了那个人的浅笑。


+


卡卡西的房间一如记忆中简单整洁,却更显空旷。樱轻轻摸过桌上排得整齐的书册,小心拂去浅浅的一层浮灰。


「书都放进箱子吧,还有衣物也是。」头也不回地对来帮忙整理的鸣人说着,她随手拉开抽屉。「至于这些…」


是空的。并没有需要收拾的物件。


不对,似乎哪里不对。明明那次给拉来帮老师处理伤口,鸣人急着找纱布碰翻这个抽屉的时候还掉出过一堆零零碎碎。


像是在水之国神社特地求的祈愿符,土之国小村子买到的吉祥木…那些都是一起出任务时鸣人淘弄来送给老师的东西…


是鸣人缺失的那两年记忆为数不多的证明和纪念。


把所有抽屉都拉出来,苦无,磨石,相册之类的东西掉了满地。樱顾不上管鸣人的反应,一样一样一件一件地翻开找寻,然而到底遍寻不得漩涡鸣人与旗木卡卡西交往九个月留下的哪怕半丝痕迹。


『是真的彻底忘记就好了。万一他…万一鸣人他有一天记起来…樱你的封印术非常棒的,老师知道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卡卡西老师…果然不愧是她认识的卡卡西老师。离开的前一晚,老师这么说的时候,她点了头,为了让对方安心。


可原来,那个人早已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把所谓的万一的可能性亲手掐断。


是烧掉了,还是埋在了什么地方?


处理它们的时候,他是不是连它们的样子都已经看不太清楚?


她不知道,也不会再有别的人知道。


唯一知道的那个人,已经独自带着与鸣人之间的所有珍贵的温暖的记忆从此长埋地下。


不复来归。


「小樱?小樱你没事吗,怎么又在哭了?老师他…一定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的啊。」鸣人不知何时蹲到了她身旁,不住轻拍着她肩膀,很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而她并不难听出男孩子嗓音里浓重的难过。


是了,就算没有了那几百个日日夜夜的回忆,对鸣人来说,卡卡西老师也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可还是…不一样。


不一样的。


「…鸣人?」


「嗯,我在。」


「卡卡西老师他,果然是个笨蛋。」


「…什么?」


「…不,没什么。」


她答应了老师的,答应过老师的。


+


并不是任务里牺牲的旗木卡卡西名字没有刻上慰灵碑,而是葬入了单独的墓。


不过从今天开始,那座有白色花朵环绕的坟墓不会再孤单了。有另一个人,葬在了与卡卡西紧邻的位置。


木叶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任火影,一生都没有结婚,也没有留下孩子的漩涡鸣人。


樱站在成双的墓碑前,仔细看着冰冷的碑石,努力拼凑出昔日里两人并肩而立时候的模样,却发现记忆已经是那样模糊不清。


可她还不想忘记,不舍得忘记。


从几年前开始,鸣人常常会在火影岩上一坐就是很久,一罐接一罐地灌啤酒,沉默看着漫天星辰。


她有次试探着提起,是不是在惦记谁,鸣人却只是笑,不说话。


那之后,她的困惑和怀疑越积越深,而直到昨天,鸣人临去的时候,她才终于得到答案。


鸣人说,把我埋得离那个人近一点。


她以为鸣人都记起来了,下意识问出口,鸣人却说——记起来什么?我记不起,你们也都不和我说,但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家伙我把他忘了可你们都不告诉我,你们都知道他是谁,只有我不知道。


然后鸣人说,是卡卡西老师吗,她点了头,问鸣人怎么知道的,鸣人说,也没什么,最近格外想他而已,不是说死前最惦记的那个,就是最放不下那个吗,可是老师他明明已经比我先去了啊,这样真奇怪。


其实哪里奇怪呢,根本一点都不奇怪。


她一直等待的,一直盼望的,正是这样的结果。


得到,然后失去,爱过,然后放手,大概是最最痛苦的事了吧,即使对卡卡西老师那样的人来说也是。但是,离开的时候,是笑着的,鸣人也是一样,那样的两个人,仿佛是永远都不会绝望的,可曾经交握的手,为什么偏偏还是放开了呢?


她能够做的,也只是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想起他们,然后微笑吧。


不可以哭泣,那样的两个人,只有最发自真心的笑才衬他们。




——FIN——


回复
举报|2楼2013-11-03 22:26
    这个…喂喂…你之前…喂喂喂…
    靠,明知道我泪浅的呀喂…
    可恶(跑去抹泪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3-11-03 22:34
      怎么可以这样啊!虽然看到题目的时候多少就猜出来是悲剧,但是看完以后格外伤感啊!我喜欢生同衾死同穴,不是生不同衾死同穴啊!


      灰灰,你一直都是亲妈的,这是要闹哪样??中间虐的我心肝儿疼,不敢想卡卡西独自收拾房子的情景,揪心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3-11-04 11:53
        我……虽然看到前面就觉得不太对头……哦……(捂脸)这种淡淡的温暖又虐的感觉好好(喂)我开始想象画面了………………


        不愧是光脑补就能哭死整个群的人。。。
        灰啾你欠我半条小鸣QAQ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3-11-04 13:45
          灰灰君 。。。。抓紧你的衣袖擦眼泪 鼻涕 。。


          虐死我了QAQ偷个懒都会被完虐果然偷懒是罪吧QAQ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3-11-04 22:57
            楼主!出来,我们谈谈人生啊!
            我泪点明明很高的,你知道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3-11-05 21:45
              私人教练,全民健身先驱者,引领健康新潮流的行业 亚体协教练培训学院
              2017-12-16 21:13 广告
              突然再看了一遍,不知为何觉得会有番外的可能 。。就是老师死后成了鬼魂在小鸣身边守候 。。昏


              虽然在教室泪有点丢人……但的确很不错www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新


              此生碧落黄泉 .....出自一篇记不得名的小说 我想打点什么 但真的只有这句了....

              漩涡鸣人旗木卡卡西

              让我把他俩名字写在一起吧 这样就很好了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3-11-14 19:20
                先看的画后看文,就算有心理准备还是狠虐了吧,灰崽……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3-11-27 1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