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吧 关注:10,933贴子:39,119

【搬运】 《最好的我们》中的洛枳与盛淮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洛枳爱盛淮南,谁也不知道。

盛淮南爱洛枳,全世界都知道。


VOL.1
不小心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穿着墨绿色校服外套的高二学姐靠在灯柱上看我,清秀白净,眉眼弯弯,笑得意味深长。
明明没什么,偏偏那种宽厚老成的眼神看得我一阵阵心虚。我尴尬地朝她咧咧嘴,权当是跟前辈打个招呼。
“新生吧?”她声音不大,但是很有分辨度,蛮好听的。“学姐好。”我点头哈腰。
“喂,洛枳!”一个肩上披着细碎中短发的女生跑过来,校服外套搭在肩膀上一跳一跳的,“你看见没,那边,有个高一新生染了一脑袋红毛,莫西干头,棕红色,特正,左耳朵上还戴着耳钉,倍儿帅!”
那个叫什么纸的学姐把目光从我身上收回来,相比旁边女生的热情,她表情倒很平淡,只是点点头说,“是嘛。”
“比咱们级当年的彭帅还风骚。真是后生可畏啊!”学姐微微一笑,颇有些诸葛孔明指点江山的意味。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代浪。”
“你干嘛呢你?”我还在原地傻笑,抬头就看到余淮兴冲冲地跑过来找我了,“队伍都快排好了,你还在这儿瞄准呢?”
“喂喂!”我激动地拽着他的袖子比比划划地想要跟他讲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学姐又在笑,远远地看着我们,仿佛教导主任蹑手蹑脚阴笑着在捉奸。
然而定睛一看,那笑容里面满满的都是羡慕,好像她已经老了很多年,现在看见了触手可及的青春,唏嘘而欣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3-11-01 19:34
    继续啊楼主。。。


    回复
    举报|5楼2013-11-01 23:41
      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3-11-02 11:19
        VOL.2
        她大笑,很动人。
        “那我的名字也很怪。”她指指自己的胸牌,我才想起凑过去看。
        “洛……”我犹豫了一下,枳?这个字怎么读?四声吗?那么这个名字起来像洛智,谁家父母给孩子起名叫弱智啊?
        她眯起眼睛,表情很危险,“想什么呢?第二个字是三声,和只要的只一样,你在胡乱联想什么谐音吧。”
        我讪笑的同时才想起“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语文知识都还给初中老师了。不过无论如何,枳并不是一个寓意很好的字。我问她为什么,她笑了,说妈妈是南方人,家里原来有一片橘子园,本来是要叫洛橘的,结果瞎眼算命的硬给改成这样了,说为了躲命里的劫数。
        我诧异,“你乐意吗?”
        她做了个鬼脸,“我想说no,奈何那时候还没长牙。”

        “不过,宁肯信其有,”我拍拍洛枳学姐的后背,“算命瞎子也许说的对呢,度劫数最重要。”
        “你还真信啊,算命的人说话……”她的笑容忽然停顿,然后悄然隐没。
        我不明就里,只能呆望着她。
        “各位领导,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二年三班的盛淮南,很荣幸今天能站在这里代表全体在校生发言……”
        她的脸逆着光,只能看到晨曦给她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我不知道怎么突然不敢讲话,扬声器里面是清冽的男声,衬得周围很安静。
        所以就这样恢复到了一开始那副并肩发呆的状态。我拄着下巴,被风吹得很舒服,几乎要睡过去了。
        直到听见她笑着说,“算命的人说话你也信,不管叫什么名字,该度的劫数,一个也不会少。”
        顺畅得好像刚才我们的对话从来没有莫名中断一样。演讲的人似乎说完了,观众席上又响起了掌声。
        “所以命里会遇上的呢,都遇上了。”
        我正想问问她到底什么意思,她却一把揽过我的肩膀送我往回班的路上走。“这里风大,赶紧回班吧,别感冒了。”
        我走了几步回头,洛枳站在原地看我,笑容灿烂,和刚才的余淮一样虚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3-11-02 14:12
          VOL.3

          我翻开余淮落在桌上的旧笔记本,第一页就写着“盛淮南”三个字。名字看起来很熟悉,过了一会儿我才想起,这个人是比我们大一级的大神,余准的偶像――以身作则教他不好好复习文言文默写填空的那个。
          偶像的物理竞赛笔记本,怪不得,看上去比霍格沃茨的魔法教材还难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3-11-02 14:23
            VOL.4

            点击完“发送”,卷子传到我手边,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名字是洛枳。
            虽然学姐在校庆的时候给我看过名牌,但是在卷子上再看到这个名字还是让我有点儿陌生感。
            高二这次期中考试是材料作文,题目要求根据一段新闻写一篇议论文。新闻讲的大概是除了成功励志学和中医养生学的图书销量上升以外,其他类别图书的人均阅读量都在逐年下降。
            另外四篇作文的主题都是阅读的重要性,诸如“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什么的,以此呼吁国人多读书,改变阅读量下降的现状;洛枳的作文,却在探讨为什么成功励志学能够逆潮流大行其道的问题。
            说实话,我没太看懂。
            可是我看得很认真,因为她似乎写得很认真。
            不是那种意义上的认真。不只是为了分数。
            作文想要得到高分,一半靠才华,一半靠阅卷老师们多年划定的条条框框,才华只有泼洒在那个框框里,才有可能获得青睐。
            虽然我没有才华,但是我也一直都安全地在那个框框里蹦跶。
            只是蹦跶。她却在这个框框里跳了一支舞。看不懂也动人。
            我一字一句地读完,语文老太说了什么我没太听,只是深深地记住了洛枳作文里引用的一句话。
            “你越功利,世界对你就越神秘”。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11-02 14:27
              赞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11-02 18:26
                楼主继续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11-02 18:26
                  VOL.5

                  我正看得出神,有人从旁边桌起身,抱着一大摞卷子走出来。

                  是洛枳学姐,穿着高二的冬季校服,一脸安然。看到我,她愣了愣,反应了一下才微笑起来。

                  “你头发长长了,我差点儿没认出来。”

                  她不笑的时候挺冷的,笑起来却很平和,但又好像隔着点儿什么。我说不清楚,像是被她请到她家做客,但你总怀疑实际上真正的她住在墙壁夹层的密道里。

                  我也不知道这些感觉来自于哪里。我从小就对人有着直觉性的好恶,但是我从来没有执着于去证明自己的直觉是否准确。

                  “学姐,你怎么在物理办公室?你不是文科生吗?”

                  “是,”她点头,“可是我是物理课代表。来拿期中考试的卷子。”

                  “不是连家长会都开完了吗?你怎么才来拿物理卷子……”

                  “其实拿不拿都无所谓,我们班平均分才23分。”

                  “……有那么……差吗?”

                  “我也只打了四十几分。应该也不是因为笨吧,”她自言自语,自嘲地笑了一下,“为了节约考物理的时间来复习下一门要考的地理,我们在卷子发下来之前就已经把答题卡都涂完了。‘’


                  乱涂的……服了。

                  她笑笑:“这是振华文科的传统。前辈的智慧。”

                  怪不得以前张平说过,要是我们班不争气,高二就会换班主任,一旦把他踢去给文科班讲课,他还不如去上吊。

                  这是尊严问题。张平当时凝重地说。

                  “我理解啊,你们现在还学理化生不就是为了高三时候的会考吗,反正咱们省高考只考文综,物理学了也没什么大用处。节约时间多好啊。”

                  洛枳听了我的话,笑了,善意地补充道:“只能说从功利的角度来看,没什么大用处。”

                  其实我刚才纯粹是在瞎接话,我喜欢她,所以不放过任何套近乎和拍马屁的机会。学姐总是淡淡的,但让我觉得自己受到了认真对待。我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就像那篇作文。

                  “你越功利,世界对你就越神秘。”

                  “啊?”她愣住了。

                  “就是你作文里引用的那句话啊!上堂课,我们语文老师发了高二的优秀作文,第一篇就是你的!”

                  她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却没故意谦虚。“是吗?你们也会看我们的作文。”

                  “你写得真好。”

                  “谢谢你。”

                  “不,我是说真的,”我有点儿激动地比画着,“你写得很用心!就是……就是超出考试作文的那种用心,你本来用不着那么认真的……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这种感觉,不只是为了考试才这样写的,不只是为了得高分,就像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11-02 19:24
                    我觉得我这种忽然转身Super Fan的行为特别“二”,不大灵的语言功能更是让这个情形雪上加霜。

                    “就像是专门写给人看的。”

                    有那么一瞬间,她听到这句话,瞪大了眼睛看我。然后才笑起来,露出一排齐齐的白牙说:“……没有人的作文是写给狗看的。”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阻止自己继续傻下去了。没法儿说清楚。

                    我只是想表达,她的作文,像是专门等着某些懂得的人去读的。或者说,是为了某些人读过之后,去懂得她的。

                    洛枳笑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我们顶多差一岁。可是这个举动她做出来,并不突兀。
                    她收起笑容,特别认真地看着我。

                    “谢谢你。耿耿。”她再次绽放出笑容。

                    她记住了我的名字呢。

                    突然我不知道应该再说点儿什么了,她也不是多话的人,我们就这样在走廊里傻站着。

                    正当我为这段沉默感到尴尬的时候――当然把局面搞得这么尴尬都怪我多嘴――洛枳突然开口说,“你知道吗?我们学年,和你们高一的一样,也会传阅优秀作文的。”

                    我眨眨眼,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所以呢?

                    “所以……”她停住了,转头看向我,“你是要去物理办公室找老师吗?”

                    “不是,”她忽然转话题,我有点儿反应慢,“我同桌生病了,让我帮忙去送还一本笔记。对了对了,这是盛淮南的笔记,我听说他是你们高二的大神呢。学姐,你认识他吗? 
                    ”我扬扬手中的笔记,纸张哗啦哗啦响。

                    洛枳缓缓抬眼看向我手中的笔记。

                    那是继我爸的笑容之后,我第二次觉得谁的表情缓缓盛开,像慢镜头一样悠长。

                    “我……我能看看吗? ”她轻轻地问。

                    我有点儿担心余淮会不会介意我拿他崇拜的师兄的笔记来巴结我崇拜的师姐。所以我说:“好呀,拿去随便看! ”

                    洛枳翻了很久。真的很久。很久之后才轻轻地、很有礼貌地双手拿着还给我,说谢谢。

                    “我不认识,但是他很有名。”她接过我刚刚帮她拿着的物理卷子,笑着又拍拍我的肩:“那你快去吧,人家还等着这本笔记呢。”

                    我点点头,不知怎么有点儿依依不舍,幸亏在我还没转身的时候,她又喊住了我。

                    “对了,你……你知道怎么走吗?他在三班。用不用……用不用我带你去?”

                    “哎呀,学姐你人怎么这么好啊! ”我赶紧像哈巴狗一样贴过去,让她给我带路。

                    我学着她抱物理试卷的样子也抱起盛淮南的笔记,可惜笔记太玻璃,怎么抱都怪怪的,我只能收拢胳膊,搂得紧紧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3-11-02 19:32
                      嗳嗳嗳,没有了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3-11-06 22:34
                        楼主为什么不更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4-01-06 13:03
                          楼楼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1-11 00:31
                            结婚的呢?


                            回复
                            举报|18楼2014-02-06 18:2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2-06 22:36
                                为什么不更了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5-09-13 11:02
                                  书都有,觉得洛枳耿耿很温馨,就想看看之间的小片段而已。也是醉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5-12-30 13:36
                                    橘生淮南则为橘 生于淮北则为枳
                                    。。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4-19 06:34
                                      没了……断片了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6-11-20 16:38
                                        17楼是不是zz?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12-25 19:46
                                          首先,著作权侵权行为,是既没有征得作者和其他著作权人同意也不属于合理使用和法定使用的情形,而对作品的擅自使用。在我们的具体案例中,楼主在我们知道节选文段原作者的条件下引用其部分文章,符合以上条件中的“合理使用和法定使用”,故不属于著作权侵权行为。
                                          其次,不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未能取得著作权的作品,或者是已进入公有领域的作品,其他人在使用时不存在侵权问题。八月长安所著《暗恋.橘生淮南》符合上述条件中“已进入公有领域的作品”,故在读者知道原作者是谁的情况下,楼主的行为无法构成著作侵权。
                                          总体说来,楼主未实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和第四十八条所规定的行为且未造成财产或非财产损失,无法构成对著作权的侵权。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1-16 17:38
                                            好了 可爱的楼主快继续更文吧 我们都在期待呐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1-16 17:39
                                              支持楼主.因为我还想看洛枳学姐qwq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1-16 22:59
                                                我学着她抱物理卷子的样子也抱起盛淮南的笔记,可惜笔记太薄了,怎么抱都怪怪的,我只能收拢胳膊,搂得紧紧地。


                                                一路上我们都没太讲话,行政区的走廊和大厅空旷安静,穿过灰白色的天光,只有脚步声像小鬼儿一样追着我们。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们总是对比自己高年级的人有种敬畏感,和年长无关,那是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只比我大一岁的表姐提前上小学时,我看到她趴在桌子上写田字方格,虽然是狗爬一样的字迹,可是整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了。


                                                我本来是一个害怕冷场的人,后来忘了是听谁说的这叫社交焦虑,挺高级的一个词。反正和不大熟悉的人在一起,但凡大家没话说了,我都会自责沉重到不行,老觉得都是我的错。然而神奇的是,和她在一起,无论是校庆那天在主席台下的沉默不语,还是今天,我都没觉得难堪。


                                                “学姐,”我大着胆子开口谄媚,“和你在一起,真的特舒服。不说话的那种舒服。”


                                                她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想了想,笑了。


                                                “和你在一起也是。你挺特别的,耿耿。”


                                                “哪儿?哪儿特别?”我赶紧顺杆儿爬。


                                                “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自己不爱说话不是罪恶的人。”


                                                写作文写得好的说话就是不一样。我仔细咂摸了一会儿,还没太反应过来,她又接着说:


                                                “我觉得,以后谁要是有福气和你在一起,一定会很自在。很开心。”


                                                “那是,那是!”我笑开花了,赶紧补上一句,“学姐你也是!”


                                                她故作深沉地点点头:“嗯,我也觉得。”


                                                互相吹捧也需要棋逢对手的。我在内心给自己的表现狠狠地打了个钩。


                                                到了四楼,她突然在楼梯口停步,对我说,走廊尽头那个就是三班,你去吧。


                                                “你不跟我一起吗?”


                                                她看了我一眼,没接话。


                                                我觉得自己很冒失,赶紧点了个头,说:“谢谢学姐,那我过去啦!”


                                                跑了两步,我鬼使神差地又回头去看她。洛枳还站在原地,盯着走廊尽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专注的样子很动人。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对上我的眼神。


                                                然后笑笑,落落大方地转身走了。


                                                不知怎么,我觉得有些懊恼。


                                                好像是我这一回头把她赶走了似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1-19 13:19
                                                  VOL.6
                                                  “小丫头找我什么事?”这时候,洛枳学姐出现在门口。


                                                  “啊?哦,学姐好!”


                                                  我先鞠了一大躬,起身时感觉到周围学长学姐们奇怪的目光,不由得很尴尬。


                                                  “怎么行这么大的礼……”她笑起来。


                                                  当然了,我心想,做心理咨询怎么能不给钱嘛。


                                                  “你是第二个跑来问我该不该学文科的人。”洛枳说。


                                                  我和她并肩坐在行政区三楼的窗台上,将后背靠在玻璃上。夕陽余晖照得人暖融融的,却一点儿也不热。她周身都镀上了毛茸茸的金色光圈,笑得好亲切。


                                                  “另一个是谁?”我不由得好奇。


                                                  “叫凌翔茜。是个特别好看的小姑娘。”


                                                  “她可是我们级的女神呢。”我介绍道。


                                                  早就听余淮说起过凌翔茜有学文科的打算,这个消息虽然没有盛淮南谈恋爱那么震撼,但是也流传甚广。


                                                  很多女生都在背地里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看来大美女在一班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待不下去了。


                                                  谁不乐意看美女难堪呢?


                                                  凌翔茜的人生恐怕是我不敢想象的。大家都在振华的海洋中生存,只有她因为漂亮而活成了一条观赏鱼,一举一动都被品评,无辜却很难让别人同情。


                                                  “是吗?”洛枳听了我的介绍,若有所思,“怪不得压力那么大。”


                                                  洛枳是我们高二文科的大神,稳坐第一宝座,所以很多老师都对我们说过,可以去找她聊聊学文这件事。但是最终有胆子找一个陌生大神学姐落落大方地聊天的,只有让很多女生非常不屑的凌翔茜。


                                                  漂亮女生的自信与生俱来,不服不行。


                                                  我还是不免八卦起来:“那个,学姐,能不能告诉我,凌翔茜怎么了?”


                                                  “和你一样纠结要不要学文科啊,”她避重就轻,“不就是被那些女生脑子笨才去学文科、文科比理科简单、都考进了一班这种尖子生班却跑出来学文很丢人等等的陈词滥调气到了嘛,我当年也是尖子班出来学文的,所以她来讨经验,想让我给她些信心,好去面对流言的攻击。”


                                                  “那你当年为什么学文科?”


                                                  洛枳没想到,我居然从凌翔茜忽然绕到了她这边,眼神闪烁了一下。


                                                  “因为文科的确简单啊,谁不希望日子轻松点儿。”她笑了。


                                                  说谎。


                                                  我直觉如此,却不明白为什么。


                                                  我也只能接着问:“刚才你说的那些瞧不起人的陈词滥调,当初就一点儿都没影响到你吗?”


                                                  洛枳摇摇头,笑了:“我向来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多少人在被世界围攻的时候赌气地说过这种话,没有人像她这样令人信服。


                                                  “不过,”洛枳又把谈话的主动权抓回到她自己手里,“你也面临跟小女神一样的烦恼?不是吧?”


                                                  洛枳一脸坏笑。


                                                  可不是嘛,我从成绩到长相都不配被攻击,不禁汗颜地摇头否认。


                                                  “所以你又在为难什么呢?如果你觉得理科很难,那就来学文呀,做我的小学妹。”她伸出手拍拍我的肩膀,亲热地进入了传销模式。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明明屏住的情绪,在她忽然像个姐姐一样笑嘻嘻揽住我肩膀的瞬间,开闸一样奔涌起来。


                                                  “前途很重要。”


                                                  我突然哽咽。


                                                  “可我舍不得离开一个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1-19 13:25
                                                    洛枳安静地听着我颠三倒四地讲话。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我有一个同桌,我喜欢他,我想留在他身边。可我知道我应该去学文。


                                                    我跟她讲我叫耿耿,他叫余淮。我跟她讲余淮有多么优秀,多么没有架子;我跟她讲那本田字方格,讲我们一起演的《白雪公主》,讲他和陈雪君,讲他对我说不要学文,讲他帮我止住的鼻血……


                                                    许多许多琐碎的小事。


                                                    洛枳微笑着听,没有一丝一毫地不耐烦。


                                                    “你喜欢他,可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你,所以你留下来,前途和他都不一定能回报你。你也知道没回报的事情就没意义,不应该做,可你舍不得,只能饮鸩止渴,是吗?”


                                                    我点点头:“相比之下,我真是够废话。”


                                                    “不是的,”洛枳摇头,“你说的那些,不是废话。”


                                                    太陽渐渐隐没在楼宇间,可距离真正的天黑,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


                                                    “我帮不了你。我真的不知道。”她说。


                                                    我以为她会说,人生很长,喜欢的感觉是会改变的,不值得牺牲前途,你会后悔。或者她会说,学文了也可以继续喜欢他啊,学业为主,你要分清主次。甚至她可能会说,学理科也未必不好,你要好好努力,追上他的步伐,未必没有奇迹。


                                                    可她说她不知道。


                                                    “我自己都没活明白,我又能教你什么呢。”她转头看着背后落下的太陽,神情肃穆,又有些哀伤。


                                                    “学姐,你也有喜欢的人吗?”


                                                    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耿耿,其实我很羡慕你。”


                                                    又有人说羡慕我。


                                                    “我真的很羡慕,喜欢一个人是克制不住想要跟他亲近,跟他说话,了解他的一切的。你有这个机会,把你的喜欢包裹在同桌的身份下,常常开个玩笑,互相贬损,再互相关心。即使治标不治本,也比见不到摸不着,假装不认识要好得多。”


                                                    “学姐……”


                                                    “你以为现在不认识没有关系,因为还需要时间准备,总有一天你会让他认识最好的你。但是有时候感情和好不好没有关系,就差那么一秒钟,即使你再好,他的好也早就都给了别人。”


                                                    她转过头笑着看我。


                                                    “所以,我真的帮不了你,不是因为我妒忌你。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更重要的。”


                                                    放学的铃声打响了。


                                                    我很抱歉耽误了她两节自习课,洛枳摇摇头,拍拍我的脑袋。


                                                    她坐在窗台上看我走远,我回过头,看到她朝我笑,像校庆那天的时候一样。


                                                    忽然想起,高一刚开学的时候,我对着人海随便乱按了好几次快门,当中有一张就是洛枳。她凝神看着某一个方向,可我不知道是在看谁。


                                                    可她是不会将她的故事告诉我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1-19 13:26
                                                      不管他们有多少未完成,时间依旧稳步向前,将他们通通赶出了振华。墙上还有大片的空白,或许是留给我们的呢。


                                                      我看得津津有味,从仰头读到弯腰,最后蹲下来。


                                                      背后的大窗子有着十字棱角,夕陽透过窗照进来,也在留言墙上留下上长下短的倒十字陰影。那些字迹都在陽光下熠熠发光,我忽然在角落的陰影中看到了很轻的一行字。


                                                      字迹很新很新。


                                                      “洛枳爱盛淮南,谁也不知道。”


                                                      霎那间很多瞬间像脑海中被不小心碰掉的照片,我来不及去捡,只能看着它们从眼前簌簌落下。


                                                      升旗仪式上,洛枳目光的方向。


                                                      校庆上,她忽然断掉的那句话,和此时头顶上主席台的广播里传出的“大家好,我是二年三班的盛淮南”。


                                                      她想要翻看的那本笔记,脸上缓缓盛开的表情,试探性的“对了,你……你知道怎么走吗?他在三班。用不用……用不用我带你去?”


                                                      和窗台上笑着说的那句:“耿耿,其实我很羡慕你。”


                                                      眼睛里的泪水让我有点儿看不清楚那行孤零零的字。


                                                      我为什么要为一个至今也不是很熟悉的学姐哭泣?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她,也许是因为简单,也许是因为我自己。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1-19 13:31
                                                        “耿耿?久等了。”


                                                        我转过头,眼前站着一个有点儿眼熟的女人,皮肤很白,长发妩媚,眉眼细长。


                                                        “你看着有点儿面善。”我笑着问。


                                                        “当然。我是洛枳。”


                                                        我愣住了。


                                                        “洛枳学姐?!啊啊啊啊怎么是你!电话里怎么不说!”


                                                        她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我在校门口哇哇疯叫,那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啊,当年的感觉都回来了。


                                                        “你结婚?你拍婚纱照?谁?谁娶你啊哈哈哈,这么有福气!”


                                                        “我也觉得他很有福气,”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把我逗笑了,“而且我觉得,你可能会认识他。”


                                                        她朝马路对面招招手,笑得明媚。


                                                        我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一个高大的男生抱着三瓶水,穿过斑马线朝我们跑过来,看到洛枳招手,瞬间也绽放出一脸无比灿烂的笑容。


                                                        是盛淮南。


                                                        是“洛枳爱盛淮南,谁也不知道”的盛淮南。


                                                        我站在原地,几乎要忘了呼吸。
                                                        我看着盛淮南,半晌没说话,只是死盯着,彻底把人家看毛了。


                                                        洛枳自然不会知道我曾经在墙上见过那句话。


                                                        “你不会以前对人家小学妹……”洛枳面色难看地转头对盛淮南说。


                                                        “绝对没有……吧?”盛淮南挠挠头,被洛枳狠狠地掐了一把。他大笑,顺势将她揽在了怀里,从背后抱住,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


                                                        他妈的老子还没反应过来,你们就秀上恩爱了,有没有王法了?!


                                                        “你是不是特意回来跟我显摆的?”我瞪洛枳。


                                                        洛枳点头,一脸陽光。


                                                        “对啊。”她笑着说。


                                                        爱情竟然可以这样改变一个人。那个总是讲话意有所指的洛枳,永远藏着秘密一样的忧郁学姐,此刻会如此坦荡开怀地笑,这比她传奇的梦想成真还要让我惊讶。


                                                        “你盯着他看什么?”洛枳问我,自己却歪头去打量已经尴尬地背过身去的盛淮南。


                                                        我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那么相信,世界会善待我们,年少时第一个倾心喜欢的人,就一定会在一起。


                                                        我没做到,简单没做到,β也没做到。


                                                        但洛枳做到了。


                                                        我一直都相信爱情。现在世界用他们来证明,我是对的。


                                                        我不知道这过程中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和曲折,但是她做到了。


                                                        不是所有坚持都有结果,但是总有一些坚持,能从一寸冰封的土地里,培育出十万朵怒放的蔷薇。


                                                        而懦弱的我,只配站在旁边,默默地观赏一场与我无关的花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1-19 13:3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