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文吧 关注:4,642贴子:338,050
  • 6回复贴,共1

〖自白°〗《Back To the Begin》【生贺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楼。


回复
1楼2013-09-29 21:27
    插曲《Permanent》

    Is this the moment where i look you in the eye
    这是我凝望你双眼的转瞬吗
    Forgive my broken promise that you`ll never see me cry
    忘记我支离破碎的诺言你将再也看不到我的泪


    回复
    2楼2013-09-29 21:29
      《Back To the Begin》

      衍生:沿用《门在柳林彼岸》里的豹狼师徒,但故事设定不尽相同
      概述:我以约瑟的口吻重新记述了他的二十四年
      背景:柳林的阿尔萨斯和诺林
      分级:G
      配对:J\Styx
      字数:1979
      Summary:旅行者Sullivan在北方的兰斯河上偶遇年老的灰豹,以及灰豹所讲述的故事


      回复
      3楼2013-09-29 21:30

        黑夜很黑。雨水倾盆。

        我当时就站在雨水里,臂弯里还躺着一个襁褓里的小东西。
        我在雨水里站了很长时间,或许是在苦于思考要把这孩子送到哪去,还可能是期望这孩子的父母会突然出现,感谢我照看他似的。
        但是什么人都没有。

        雨水哗哗落下。

        他的包裹里只有一张纸条,已经被雨水打湿,潦草的写着他的姓名和诞辰。
        "所以…小米歇尔。″我轻声对着包裹里小狗似的幼兽说到。

        我一直在尝试用自己的身躯为他遮雨,但无论是在我臂弯里还是之前被胡乱遗弃在吊桥底下,小家伙都很快会是湿漉漉的。
        他会懂得离伤吗,不然他为何在哭泣呢。

        即便耳际的雨声滂沱,我仍然能清晰的听到他支离破碎的啜泣,以及微小的挣动。我低头凝视着这看不出毛色的小狼,这仿佛是世上最精致和脆弱的东西。

        然而这小狼的眼睛却忽然睁开了。
        彼时之后的许多年里我一直相信他的确是睁开了那双眼睛望着我。

        我惊讶的凝视着那双黑暗中的眸子,那是如此纯净的颜色。

        如同芳草上的天空,凌云铺展。
        如同黎明星斗隐退时,天边的第一丝色彩。
        如同在某双盈满泪水的眼眸里,有整片湛蓝的天际为他融化。

        我看不到其中倒映出我的哀伤,看不到深重的肃穆和忏悔。
        看不到淤积和延续的伤痛。

        那是一片净土,是群峦深海白昼和星辰,是微笑和泪水,希望与信念。
        那里蕴含着整个世界。

        黑夜很黑。雨水倾盆。

        当我再仔细看去时,小家伙的眼睛是紧紧闭上了的。
        他依然颤栗和抽泣着。

        我在潮湿和泥泞的路上站直身子,向着阿尔萨斯亮着点点灯火的小镇走去了。
        一路上我用大衣裹紧那个襁褓中的孩子,仿佛他就是我的生命,是心底里赢弱却顽强摇曳的火苗。

        那年我曾失去过整个世界。我曾放弃在诺林的一切,背负着沉重的悔恨流浪。
        那年我在阿尔萨斯落脚,为了一个或许渺茫或许真切的希望。



        后来米歇尔说,他的生日不是九月的第一个礼拜四,而是九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天。
        因为那一天他曾得到新生。



        我悄无声息的站在门廊中,看他伏在桌前,仔细翻阅着借来的古老而陈旧的族谱。
        我知道他在找寻一个姓氏,一句记录,与他血脉相连。
        但片刻后我便沉默着离去了。


        回复
        4楼2013-09-29 21:31


          偶尔他转过头来,会看到我侧对着他倚在门廊中,微眯的双眼沉静而安详。
          然后他转过身去。
          我想他是知道我在看的吧,不然他的眼神为何愧疚而哀伤,而我沉默着对自己说他已长大了许多。

          这是你的又一个错。
          你说你只是害怕他会离开,但他为了你而不安。
          你只是在为自己的过错辩解。

          我沉默着。

          有一天我亲自为他带好行囊,他背着长剑在门前远方的路上背影消逝,去寻找埋在远方的深深的根。
          你知道的罢。他终究是要离开的。
          我依旧沉默着。
          我沉默是因为我没有资格说什么,没有。

          当我被睡梦中自己的嘶喊惊醒时,我依然如此呓语着。



          米歇尔失踪了三年。
          我居然是从他人口中听得真相的。

          二十四年前手足相残;二十四年后,哥哥的儿子拔出利剑,以仇恨之名刺透叔叔的心脏。
          如今哥哥的儿子是满手鲜血的罪人。他是亡命徒,遭人唾弃。

          曾经温和的我第一次与他人如此激烈的争吵,嘴里吼着关于我相信他不会杀人的陈词滥调。
          尽管我也不知自己是否真的相信。

          我想象着他根本不会出现的狰狞面孔,和失去的痛苦一起成为我永远的梦魇。



          米歇尔说,你是否还记得把这把剑交付于我的时候,你说,你握着这把剑,就要永远同它一起与黑暗抗争。
          我接过了剑,那时我并没有说谎。
          因为仇恨,便是世间最大的恶。

          米歇尔说,我别无选择。
          我是来道别的师父。我会永远记得你师父。
          永远记得。


          回复
          5楼2013-09-29 21:32


            当士兵追来的步伐远远响起时,米歇尔站在窗台上,他转过头来。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然后他纵身跳下去,再不回头。
            他的身影在层层叠叠的屋檐和茫茫的夜色里愈来愈远,再也看不见了。

            黑夜很黑。雨水倾盆。

            我没能看清他的蓝眼睛。

            当他转身的时候有东西哽在我的喉咙里。
            那是一块郁结,一曲支离破碎的歌,一声挽求一丝无奈。
            我听到自三年前便从未出口的话,在冥冥中震痛着耳膜。

            米歇尔,别走。

            雨水倾盆。



            我依然时常看见他的身影,在没有阳光可以触及的地方。
            在暮色沉沉的小镇街角。
            在昏暗和窗帘紧闭的房间。
            在遥远的燃烧着星辰的地平线。
            在没有灯火的雨夜。

            他的眼神哀伤,有泪水一滴滴溅落在他的脚下。
            我屏住呼吸,就像时间都凝固。

            因为我知道当我醒来,他便会远在天边。

            他冰蓝色的眼睛望着我。他向我伸出手臂。
            我的衣摆在冷风中摇曳,湿润的空气沉寂又清凉。

            黑夜很黑。雨水倾盆。

            他的眼睛穿过二十四年时光,穿过冰霜和烈火黑暗与光明,穿过群峦,深海,白昼,星辰,穿过被欢乐痛苦迷茫与微笑呼吸着的虚空,穿过整个世界,在记忆的尽头凝望着我。
            一如初见。




            厚重而暗淡的苍穹映在他们眼中,绵延的苔原是清冷和严峻的灰绿,他们所呼吸着的空气如雨后般,清新而寒冷。
            木船在近乎冻结的兰斯河上缓缓漂流着。他们已经离开了诺林的边缘,彼岸的苔原变得愈加辽远和清冷起来。
            猎豹一言不发。

            "这么说..结束了?″他最后问到。

            "我的上一个旅程在很久以前就结束了。
            事实上自他最后一次道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没有真的见过,例如在梦或幻觉里。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我已经没有更多的余生,来走遍整个世界寻找他了。″

            猎豹感到喉头哽痛。"可是我…我不懂。″

            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缓慢的划过灰豹的脸颊,流进他业已变得灰白的皮毛里。

            "许多年前…并不是我把米歇尔从那个漆黑的雨夜里救了出来,不是。
            而是他救了我。″



            Fin.


            回复
            6楼2013-09-29 21:33
              很抱歉这么晚才发出来..
              最近在尝试新文风,也很久没有动笔,很渣真的抱歉..【抱头望

              于是番茄臭鸡蛋扔过来,节后会回来捡的QAQ


              收起回复
              7楼2013-09-29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