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561贴子:1,276,756

【迟爱同人】柯洛自白十三章以后~~~虐羊小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了很多楼主大大的坑,实在想一次性看完后面的,话说只有后面的才是真正虐羊的好么!前面的大部分是在虐叔啊!!!!!于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打算狗尾续貂,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恩恩~就是这样,我们一起虐羊吧~


檀香山家具-美式家居卖场五一底价大促销 更多商品0成本售卖:精品沙发/客厅家具/书房书柜
广告
第十三章舒念的手术非常成功,如果一个月内无复发,那就是痊愈了。
生命战胜死亡的喜悦充斥着每一个人,尤其是谢炎,天天笑得脸上都能开出花儿来。
大家越是高兴,我就越想找出那个志愿者,毕竟是他给了小念重新活下去的机会,给了我们这么欢乐的时光。
我联系了采集骨髓的医生和主治医生,派人去在舒念出院的那天把志愿者带来现场和大家一起庆祝一下,好好的感谢他,舒念也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这段时间,Lee又没来上班,随便请了个假就擅自离开了两个星期才回来。因为之前他说的话,我还在和他生气,连招都懒得和他打,办公室一时间气氛有点冷硬。
不过,我有时还是忍不住要去看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Lee 完全没了工作的热情,懒洋洋的样子,对着一份文件发呆了半天,又是按胸又是揉腰,看不出是真有病还
是装模作样。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得到一个无聊的答案:“啊,我啊,腰酸。”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笑得意味深长,算了,不和他计较。
舒念出院的日子到了,我载着一脸大便的Lee一起去庆祝,虽然他讨厌舒念,但是大家都要去,我也不想抛下他
一个人不管。
病房里很热闹的聚集了很多人,谢家那边的人不必说。林竟也来了,卓文杨也在,连陆叔叔跟程叔也都在,他
们都是我邀请来的。
气氛也很热烈,小念在人群中间,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地喷彩条,吹蜡烛,切蛋糕,在医院里大倒香槟,都有点
疯起来的意思。
Lee躲在门背后,离狂欢的气氛很远,别人递给他一块蛋糕,他就兴致缺缺的吃了起来,偶尔抬头看看人群中间
的小念,有点呆呆的。
我想起去年冬至一起高高兴兴吃饭的场景,觉得也有点兴趣索然,我和他还是越来越远了。
门猛地打开,我还来不及担心被夹在门后的Lee,那是我派去的人,凑在我的耳边说:“柯少爷,我跟着登记的
地址去接人。可是这地址是假的,根本没人。”
我有点懵了,到底是谁,这么高尚的事为什么还要做得偷偷摸摸呢,算了,等宴会完了再去查吧!
回头对舒念笑道:”我本来要把那个捐献骨髓的人请来。哪知道完全找不到,他不仅跟医生要求保密,就连登记
的资料也都是假的。”
大家都有些诧异。
“真是怪人。”
“会不会是不想被人打扰?”
“但这样我们会一直觉得很亏欠。总该表示一下心意。”
“有的人就只是想做好事而已吧。”
“无名英雄哟。”
正在大家热烈讨论那个怪人的时候,
门又打开了,Lee再次被夹到。
进来的是负责手术的蒋医师,笑容可亲。”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Lee又被夹了第三次,还撞到头,忍不住骂了句:”妈的……”看着他倒霉我突然觉得他有点可爱。
“对不起对不起,”来人连连道歉。
蒋医师笑着介绍正在慌张跟Lee道歉的人:”这位是帮忙采集骨髓的朱医生……”
朱医生看见Lee,惊讶的”啊”了一声,笑了,”你也来了?都说怎么也联系不到你,我还以为你是不想跟病人见面
,才要留假地址呢。”
这时,全场都安静了,“捐献骨髓的人登记的资料是假的”,“你留的地址是假的”,假的,假的......Lee一脸僵硬,
随后笑着说:“你弄错人了吧!”
医生也是一愣,才想起什么似的,尴尬的笑:”啊,抱、抱歉,我记性不太好,哈哈……”
我看着Lee,屋子里只有两个人的笑声。我脑子有点空白,Lee就是捐骨髓的人,他怎么会去捐骨髓?他不是那么
讨厌舒念,骂捐献者愚蠢,连庆祝会都是被逼着来的人么?到底怎么回事?
Lee笑了一会儿,留下一句:”我有点事,先走了。”便转身逃也似的跑出病房。
过了一会儿,我打了个激灵,追了出去,一边喊“Lee叔”,要说什么,完全想不起来,只有一种急切的心情,别
走,Lee,别人。
医院门口,Lee已经打开了计程车车门,我两步赶上去一把抓住他拉车门的手,喘着气:“Lee叔。”
Lee笑道:“有事?”
要说的话太多,一时间不知道说那句好:“......我追了你一路。”废话!
“是么我没听见,“Lee表情诚恳,不假辞色:”有事下次再说吧,我赶时间。”
看着他要走,我赶紧补上原本要给捐献者的话:“谢谢你救了舒念......”
“真的不是我,”我立刻打断他,”医生认错人了。”
我着急了,他不能走:“Lee叔。”
Lee急躁的用脚尖拍打地面:“大少爷,我还有事,别浪费我时间了。”
我想着他自己的病都没好完就去捐骨髓,居然有点心痛:”骨髓捐赠那么大的事为什么瞒着我?”
Lee无奈摊手,”我根本没做,瞒你什么啊。”
我毫不留情的揭穿他:“你撒谎!”
眼见抵赖无效,他便笑得像个流氓:“好吧,你要当是我做的也行,反正我不吃亏。”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他笑着掩饰一切,我永远跟不上他的节奏,我用力关上计程车的门。车子逃也似的
跑了。我看你这次还想跑!
“谢谢你,Lee叔。”
他一脸惶恐,连连摆手:“别别,千万别谢我。还不如来张支票实惠。”
这跳跃的思维彻底让我当机,接下来感谢的话有点说不出口:“不管怎么样,这次真的很感谢你......”跳过刚刚那
句,我就当没听见。
“咳!都说了要嘛干脆签张支票,要嘛就别提,”我挥挥手,挺不要脸的,”你可别给我写个感谢信什么的,虚的
东西我不要,还没地方放呢。”
这下真的说不下去了,看着他不耐烦的脸,我最终败下阵来,叹了口气。他高兴就好:“你要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Lee立刻笑得色情十足,突然伸出手勾起我的下巴,流氓的说:“包括以身相许么?”
以,以身相许......不知怎么的,脑子里跳出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就在我发愣的一瞬间,Lee就跳上一辆空车留
给我一串汽车尾气......


回复
举报|2楼2013-09-12 23:26
    回病房的路上,我给Lee发了个信息,三个字:”谢谢你。“谢谢你救了舒念,谢谢你救了他们的幸福。心里暖暖的,现在我可以不在意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懒散了。他真的挺好的。这样想着,我笑了。
    想着他这两天又是捶腰又是揉胸的样子,我居然也不再觉得矫情,反而有点心疼,是身体的损耗太大了吧,要
    好好的给他补一补了,我们会和从前一样好,不,比从前还要好。
    回到病房,大家都看着我,我有点尴尬:”呃,没追上,让他跑了。“听我这么说,舒念有点失望,林竟打了个圆场:”没关系的啦~Lee那边倒时候让柯洛去补偿就好了。我们继续!“又把气氛炒热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少了门背后的那个格格不入的身影,这热闹也来的不太真实。本来他应该也该是主角的之一,奉献的人反而躲在角落,没人注意......
    晚上,我和谢炎在病房收拾残局,小念在床上看着也想插手,被谢炎按在床上不让动,他默默的看着我们收拾,不知在想什么。突然他问:”小洛那个捐骨髓的人是你那个什么叔叔吧。
    “嗯,Lee叔”
    是你给他说我得了白血病?“
    我点点头,想起那天Lee听到这个消息,他震惊和恐慌的神色。
    "他的骨髓为什么配得上,他为什么会去......"
    我飞快的思索着,为什么他明明讨厌舒念还要去做检测?为什么他的骨髓能配型?他为什么不坦白自己是捐赠的人?好像隐隐有了答案,但是又不敢确定。Lee到底和舒念是什么关系?
    谢炎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小念,那个混蛋绑架过你!”
    舒念抬手按亮了床头的呼唤铃,医生很快来到了这间高级病房。“医生,骨髓配型率有98%的两个人一般是什么关系?“舒念有点急切。
    "一般是直系血亲,才会有这么高的匹配率。我们医院治愈的白血病人,大部分都是亲人的骨髓进行移植。一开始治疗的时候,您说您来自孤儿院,没有亲人,也许有呢?”
    听了这番话,舒念都傻了,眼睛直直的好像再回想什么,突然他抱着头喃喃自语:"哥哥,哥哥。"
    看着他的反常,谢炎立马抱住他安慰道:"没事,没事。我帮你查,帮你把哥哥找回来。"
    看着小念蜷在一起的瘦弱的身躯,我有点心疼:"小念,明天Lee上班的时候,我就帮你问,你放心。如果他是你哥哥,我一定叫他来认你。“
    晚上,我失眠了半夜,Lee一定是舒念的哥哥,而且他早就知道了,配型不是验量体温,正常人都不会去做着好玩。
    但是为什么他不肯承认呢?明明是亲人,就近在咫尺,为什么不肯相认呢?这样不会很孤单么?
    “柯洛,我们是因为没有亲人才会进孤儿院。”
    “你们这些没有人要的小鬼!”
    “柯家的财产都给他?凭什么?一个没父没母的野孩子......”
    越想眼睛越发的湿润起来,陆叔叔,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是我的爸爸,他不说,我就不敢认,总害怕一开口,连叔叔都会没有。可是为什么不认我呢?明明我们是亲人啊,为什么不愿意承认呢?Lee,陆叔叔,你们就那么讨厌我们吗?我一定要让舒念找回哥哥的,一定,这么想着,沉入了黑暗。
    第二天早上下着小雨,意外的舒念敲开了辰叔家的门:“我想亲自去认我哥。”
    “你身体没有好完,你在这里等着。我带Lee回来。”
    林竟放假在家正好陪舒念聊天解闷。
    Lee的桌子空着,他足足半天都没有到,这个人八成是睡过头了。我开着车,买了满满两大袋吃的,那个家伙的冰箱一定空空如也,说不定现在也没吃过饭。想着他睡眼惺忪的做在桌前,叨叨念念的吃饭的情景,我不禁笑了起来,他那样比平时风流倜傥的样子可爱多了。


    回复
    举报|3楼2013-09-12 23:31
      渺的,虐羊不要手软,虐羊百看不厌,楼主文笔很细腻,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3-09-13 01:06
        前来支持楼主虐羊(*@ο@*) 哇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3-09-13 01:29
          冒着蒙蒙细雨,我顾不得撑伞,跑上Lee的家,门反锁着,我用力敲门,敲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我都有点着急了:”怎么把门反锁了?今天没来上班,打你电话也关机,是生病了吗?”
          门里面的Lee睡得呆呆的,半梦半醒,张张嘴:”饿......“
          ”啊?“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哦,我想你也该是还没吃饭,就买了菜,来给你做晚饭。”说着绕过这个大梦虫直接走向厨房。
          ”你专程来给我做饭?”
          我把食物分类放进冰箱,“嗯。”突然感觉到裤兜有东西,掏出来一个信封转身递给他:”对了,还有你要的这个“里面是张空白支票,我早就想好了,只要是捐赠者提出的要求我都会尽力去完成,何况他是Lee。
          这么想着心理竟然觉得很快活,他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我一点都不会觉得他的要求太贪心,只会觉得高兴。
          这么开心的想着,一边把海参泡开,切香菇肚肉来配,一边往炖罐里放枸杞当归,这样的汤才补人。
          “做什么饭啊,出去吃不是更好?”
          可是我更想给你做饭,“今天下雨,等天气好了我们再出去。”
          他做出一副飞扬跋扈,颐气指使的样子:”也别想拿普通菜色来应付我。”
          我被他逗笑了,”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你想干什么我都愿意成全你。
          我来来回回地准备晚饭,Lee半躺在沙发上喝下午茶看电视,翘着腿一副大爷状,对我呼来喝去,水果都要削好了插好牙签送到我眼前,嫌这个太甜,那个太淡,口感太沙,颜色不好。其实他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他可爱,什么都想去帮他做,好像回到我们没闹矛盾之前,不知怎么,总觉得他还是有点不太快活。
          晚饭做得差不多,插电的炖罐放在客厅里,也有隐隐的香味飘来,我去查看它的火候。
          外面的雨已经停住,很宁静,夕阳的余晖洒进房间。想着旁边的沙发上有一个人,在等着我说开饭,感觉很温暖。
          这时,有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我,我本能的抓住环在我腰间的手,有点脸热。但是发觉这个拥抱的小心翼翼,我不敢动害怕吓跑他,耳边有一个嘶哑的声音,有点讨好的说:“陪你LEE叔一会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气氛有点悲伤,他要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甚至还有点期待。那双修长温润的手,缓缓的从我的额头到脸颊到下巴,脖子,胸口,再到腹部,一寸一寸地,好像很眷恋,好像舍不得,一种模糊的温柔。不同于在激(百度百度)情时候挑逗的抚摸,却同样让我魂不守舍,甚至有些心痛。
          突然他说:“吃饭吧。”突然的,我被他从这样的气氛里拉扯出来,有点反应不过来,今天,什么都不做么?可是我期待发生点什么。
          虽然这么说了,他的双手还是扣在我的腰上不肯放开,而且我的大腿上隐隐的感觉到一个热热的,开始变硬的东西。我不好意思地低声说:”可是LEE叔,你顶着我了。”
          那么,就做一点点,我转过身却不敢看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他压倒。一手搂着他的细腰,另一只手探进他的裤子里握住那个轻微发抖的小小Lee,他一被握住就丢盔弃甲地喘了一声,喘得我都热了起来。
          我不敢造次,小心翼翼的挑逗他,更不敢抬头,害怕一看见他情动的表情就会失控,其实就想着过去那些画面,我就已经兴奋得有点难以自持。
          感觉到他在我的怀里像秋风里的落叶一样瑟瑟发抖,在我的耳边热情的喘息,他的手用力的掐着我的肩,我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惑人心弦。
          突然他打了个激灵,打湿了我的手心。我的心脏突突直跳,一抬眼就对上他湿润的眼睛,眼角微微发红,看得我小腹一紧慌忙别开眼,抽出纸巾专心的擦拭手上的液(百度百度)体。
          等他提好裤子,整理好衣衫。我想是时候了,于是开口叫他:“Lee叔。”
          他的声音很温柔:“嗯,什么?”
          “为什么你的骨髓配型可以成功?”
          “哦,那个啊。没什么奇怪,随时都可能出现这种机会,我恰巧碰上了而已。”他把我当小孩哄。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为什么你要去做检测?”
          “心血来潮突然想做,就做了,”他笑哈哈,”还是说,你希望能捐骨髓的人是你自己,也好英雄救美,结果被我抢了功劳,嫉妒了?”
          每次被他提到我喜欢舒念这个事实都都会让我觉得恼火,我继续问:“我是说,你又不喜欢他,为什么你会想到为他做匹配测试?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你很可能配得上?”
          他呆了一会儿,把皮带系系紧,”笑话。我又不是神仙,哪知道。”
          他怎么还不承认?这么明显的事实,他是有多讨厌舒念才会自己的弟弟都不想认!我气愤起来:”确定骨髓匹配不是量体温,没人会闲到无聊就去做的。”
          他打了个呵欠,”我就是太闲了。”
          “LEE叔,为什么你不说实话。”
          他笑了:”你还真是胡搅蛮缠。好吧,你想听到的令你满意的『实话』是什么?”
          我也不确定,到底他能说出什么实话,顿了一会儿。
          我还是想他能自己说出“哥哥”那个词:“你是他亲戚吗?”
          他迅速否认:”不是。”
          ”你又骗我。”
          “说了不是就不是啊。”
          “验了就知道吧。”
          “验什么?”
          我伸出一个握着的拳头,”精液足够验DNA的。”来来回回,我真的生气了。


          回复
          举报|6楼2013-09-13 08:28
            虽然顶的人不多,有点伤心,但是忍不住虐羊的手~~~


            回复
            举报|7楼2013-09-13 08:29
              赶脚大家都极度怨念柯洛啊


              回复
              举报|8楼2013-09-13 10:56
                好勤奋啊马克之……过几天再来看 楼楼不要坑掉哦哦哦哦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3-09-13 11:36
                  柯洛,你个混蛋玩意儿。
                  支持楼主,求后续,求虐柯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9-13 18:26
                    广告
                    顶!!求虐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3-09-13 19:23
                      好想快进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3-09-13 20:03
                        他这下没风度可言了,烧红了眼,咬牙切齿,疯了一样向我扑来,见了红的斗牛似的,拼命要抢我手心里的“纸团”。
                        我把手举得高高的,看着他的争抢,很心酸。终于Lee占了上风,我的手指被他一根根掰开来。里面却是空的。他抬起头来,一脸的惊恐和害怕揭示了所有答案。
                        他一脸傻相好像在回想什么,我摸出手机,”我叫舒念来。”电话在接通。
                        他突然笑了一下,点点头:“也对,你今天本来就是为舒念才来的。”他真的生气了,我有点慌,看了看他,但是电话已经接通了”喂,小洛......” 我本来想解释什么,但终于还是开口说:”舒念……”
                        只说了这两个字,耳边一阵风声,然后看见他死命的把我的手机摔在地上,末了还狠狠的跺上了一脚。我吃惊的看着他。
                        动作太大,Lee微微的缓了口气,再抬头已经是风度翩翩朝着我露齿微笑了,”不好意思,下次赔一个给你。”
                        从来没见过面具戴得这么快的人......我低头看着身首分离的机器:”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他不置可否地笑一声,若无其事去给自己倒酒,顺便招呼他:”要不要喝一杯?”
                        喝一杯,上一次走进着他的书房,他死到临头却还在悠闲的品酒,他问我:“要不要喝一杯?”那个头也破了,衣服也凌乱的人和眼前这个举着酒瓶笑看我的人重合到一起。
                        他怎么能这么悠闲,淡定的面对一切,对自己的生死无所谓,对自己的弟弟无所谓,对我,也......我看着Lee,他的脸,和早上舒念坚定的说:“我想亲自来认我哥。”的脸,重合到一起。
                        胸口好痛,好像被抛弃的不是舒念而是自己:“舒念他......”
                        “别跟我提舒念了吧,再说也没意思了。来喝酒吧。”
                        我站着不动。
                        他笑着倒了两杯酒,”你在我面前再一口一个舒念,我可是要翻脸了。你当你LEE叔是什么啊?”
                        房间里是昏黄的色调,天色越发暗下去,昏黄渐渐变得发灰,我也只能看清他的轮廓。
                        “LEE,你早就全都知道了吧,为什么一直不说呢?不论你有多讨厌舒念,他都是你的弟弟,没错吧?”
                        算了。
                        他终于放下一直拿着的酒瓶,笑着在口袋里摸索,找烟出来抽。“我跟舒念之间,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事你管不着,他的事,你更管不着。”
                        这句话吸干了我所有的力气,是啊,我对舒念,对他,什么都不是。
                        我最后挣扎了一下:”你不可能瞒一辈子,有些事情你迟早要面对。“不,不要抛弃。
                        他笑道:”人也是迟早要死的,你怎么不现在就去死?”
                        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得过他。
                        他的嘴就像利剑:“舒念根本就看不上你,你再怎么讨他欢心,他也不会希罕,你何必呢。”割掉我所有的尊严
                        他嘲笑的下了结论:”你看你有多贱。”
                        我的身体随着他的话一阵热一阵冷,最后忍不住紧紧的咬住嘴唇来抑制自己的怒气,过了好一阵,才能用平静的语气说:”我走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3-09-13 20:04
                          每次看到迟爱文坑都是欲哭无泪啊~~~楼主加油!!!


                          回复
                          举报|14楼2013-09-14 01:09
                            顶起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3-09-14 09:12
                              “这么快?”他伸手搂我肩膀,轻佻道:”一起吃饭,顺便聊聊嘛。”
                              我被气得发抖:“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他突然揪住我领子,我猝不及防,踉跄了一下,被他按在地板上。
                              我吃惊的从下向上看见他冲我笑了笑,然后低头用力咬了我的脖子一口。又痒又热的感觉刹那间传遍全身,和我的愤怒合二为一。
                              我挣扎起来,想赶快离开这里,但是他迅速反扭住他的胳膊,力气大得惊人,他用手紧紧压着我的头,让我脸紧紧的贴在的地面上,从来没有被人压制成这样,这样的姿势让我使不出力气,那种任人摆布的让人格外害怕,也许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认识过身上的这个男人。
                              突然耳垂一热,然后是他轻佻下流的声音:”你要我去认那个男人?想讨好他也行啊,你今晚先陪了我再说。”
                              体内有种东西在膨胀,我捏紧了拳头:”放开我。”
                              “这是你欠我的,”我拍拍他光洁的脸颊,”做完这次,我们就两清了。”
                              “LEE叔……”
                              “怎么,你不会以为以前干我那么多次,都是白干的吧?”
                              他开始粗鲁的亲吻他的脖子,连啃带咬,弄得我又痛又麻,但是有力使不出只有任他为所欲为,我恨死了这种不能自已的感觉,连带着也恨上了背上这个男人。
                              他一手探进我裤子里,粗鲁地扯我的内裤,在我的屁(百度百度)股上又掐又拧,而后在我的后方摸索,手指试图直接插入。好痛,我没有出声,也不想示弱,我恨他。
                              听见他在我头顶的嗤笑:”不好意思,你LEE叔忘记剪指甲了。”
                              我咬了下嘴唇,试图掩盖后面试图入侵的疼痛,最后还是忍不住从牙缝里喘着气。我们就这样僵持着,我知道他是想借助时间的延长进一步的让我感觉到羞辱,我只觉得有一种东西在我体内膨胀,我快要爆炸了。
                              正在我想着怎么宰这个混蛋的时候,那根手指退了出来,我的额头上感受到一个温柔的吻,我有点恍惚,他有吻了我一下。
                              “柯洛。”
                              门铃声突然大作。
                              我吃了一惊,两人动作都滞了一滞。
                              这时我趁他手上略微放松的瞬间挣脱一只胳膊,然后压抑了许久的动作自然而言的爆发出来,我的眼睛早就赤红,照着上一个想强上的我的人一样狠狠地把他压在身上狠狠的揍。
                              Lee也不是好欺负的,一把抓住我领子又把我扯下来,重重的给了我的脸上一拳
                              两人还在纠缠厮斗,便听得门打开的动静,而后”啪嗒”一声,室内大放光明。
                              我一抬眼,看见了目瞪口呆的林竟,还有.....他背后的舒念,我立即松开了手,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手足无措。


                              回复
                              举报|16楼2013-09-14 21:57
                                马的,我好想把lee掰直了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3-09-14 22:0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3-09-14 22:43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3-09-15 00:49
                                      继续吧~虐羊总会得到大家的支持有木有……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3-09-15 06:24
                                        明明是打架啊~为什么会被吞,百度你个没节操的!


                                        回复
                                        举报|22楼2013-09-15 08:31






                                          回复
                                          举报|23楼2013-09-15 08:40
                                            “啊……”舒念哪里过这种场面,看看Lee,又看看我,神色茫然。
                                            林竟仍然维持着生吞了鸡蛋的表情,口吃道:”我,我打扰了什么吗?”
                                            我累积的怒气没有发泄完,捏着拳头浑身发热发抖,但也不能再打下去,只有用力看了他一眼,从那两人身边挤了出去,留下现场给那三个人。
                                            一直跑,我一直跑,想让神经冷静下来,最后开车到了运动俱乐部,黑着脸对着沙包狠狠的揍了两个小时,才慢慢的罢休。
                                            真正恢复了理智,我感觉到疲惫,和心痛。Lee说的话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我跟舒念之间,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事你管不着,他的事,你更管不着。”
                                            "人也是迟早要死的,你怎么不现在就去死?"
                                            "舒念根本就看不上你,你再怎么讨他欢心,他也不会希罕,你何必呢?"
                                            "你看你有多贱"
                                            "做完这次,我们就两清了"
                                            “怎么,你不会以为以前干我那么多次,都是白干的吧?”
                                            我忍不住狂拍方向盘:“妈的,混蛋!李莫延,你个混蛋!”我他妈的就是个大傻瓜,我管你,我管你去死!
                                            所有有关于Lee的好这一分钟都被击碎了,我还以为我能特别一点,我能和其他人不一样。做了这么多,我连床伴都不如,我和他的恩爱都是欠的他的债,他等着有天我用后面来还!比那些窥勘我后面的人还要无耻!
                                            晚上一进家门,辰叔看见我脸上的淤青,“柯洛,你这是怎么了?我去给你拿药。”
                                            "没事的,辰叔。"让他担心了。
                                            他一边上药一边担心的问:“这到底是怎么了?和谁打架了?”陆叔叔也默默的走了过来,看着我。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只是说:”和朋友生气了,就打了一架。没事的,我也没吃亏。“还强笑了一下。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林竟突然站了起来,默默的走进了房间......他和Lee永远都站在一条战线上.......一边,辰叔还在唠叨:”和朋友有话好好说,打架毕竟伤和气......“
                                            ”嗯“
                                            周末疯狂的运动了两天,流尽了所有的汗水,心情也变得舒畅了些。这两天在家,林竟一看见我就是一副冷面,我也不想和他说话。他和Lee那么多年的“交情”,我又算什么?
                                            不过Lee一直没来上班,也没有请假,就这样旷着工,我时不时的就会回头透过柳条架去看那张空荡荡的桌子。以前我们从来没有闹得那么僵过,有时一回头会有错觉,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在那里专心的工作,或者是可爱的忙里偷闲......
                                            时间一长,我居然也没那么恨他了,其实想起那天,他也没有做到最后......那两个温柔的吻始终留在我的额头上,一点都没有消散......烫得我半夜胸口隐隐作痛
                                            后来居然还担心起来,消失这么久,不会是伤得太重吧.......做过手术又抽了骨髓,我打在他肚子上的那一拳可不算轻.......
                                            资产处的人送来了财务的总清单让我签名,我瞥了一眼,上面有一条xxx小区xx栋x号公司公寓进入收回状态......只有离职的员工公司才会收回公寓,所以Lee已经......辞职。


                                            回复
                                            举报|24楼2013-09-16 06:25
                                              快点虐虐羊是我唯一的心愿。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3-09-16 07:28
                                                楼主好勤快的说,大早晨就来更文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3-09-16 07:33
                                                  "辛主任"
                                                  “柯总,什么事?”
                                                  “李.....特助有没有说要搬哪里去?”
                                                  “这......李特助没说,陆总也让他想什么时候搬就什么时候搬,不用催”
                                                  “嗯,知道了。”
                                                  Lee是陆叔叔找来的,辞职也该向陆叔叔请辞,完全不用给我说一声半句,不知怎么的这样的忽视让我怒不可遏,但是又无从发泄......
                                                  他猜到我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会直接跑路,他总是能提前别人两三步看到事情的结局,让我无法跟上他的脚步......该死!
                                                  和舒念的联系还在继续,只有他温柔的声音才能让我稍微从这段时间的异样里解脱。
                                                  “舒念,你身体还好吗?”
                                                  “嗯,小洛。我身体恢复得很好,很快我就要回T城了。”
                                                  听起来,他的心情很好.......
                                                  “我这边正在煲汤呢......”
                                                  突然电话里传来谢火龙的声音:“小念,那混蛋根本没病,你干嘛要伺候他!”
                                                  “谢炎,那是我哥!柯洛,那今天就这样......”
                                                  电话被挂断,原来他们已经相认了......果然是,没有我也没关系么?死撑着没有问Lee的情况,但是担心和懊悔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沉重.....
                                                  从舒念那里旁敲侧击到Lee出院的日期,这天,我早早的就下了班,抑制不住冲动的去了超市,买了两大袋吃的,然后在街上闲逛,每次走到Lee公寓的楼下便又折回脚步。突然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傻的傻瓜,冻肉化了,水从袋子里渗出来滴在地上.......却始终说服不了自己,这只是补偿我打伤他的错。
                                                  我对Lee低不下头,但是又放不下心
                                                  突然对面走来了两个搂在一起的人,那个我熟悉的身影搂着一个男孩,虽然夜色深沉,他们的动作亲密又甜蜜,就像一颗刺狠狠的插在我的心里。但彼此脚下都未停,只那么一瞬,便擦肩而过了。我有点想跟他说句什么,但是又狠不下心去叫他......
                                                  还是我自作多情,他好得很,他没有我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他有人照顾,有人爱,他机智狡猾,内心强大,我对他真的什么都不算......
                                                  这天,好多天没有和我说过话的林竟突然对我说:“柯洛,明天我请你去唱KTV。”
                                                  看着他一脸期待的表情,可是KTV......”额,我不会唱歌的。“
                                                  ”柯洛,我一直把你当我最好的哥们,前段时间都是我对你态度不好,难道你都不愿意给我一个弥补我们之间友谊的机会么?难道你都不在乎我们的感情么?“这个家伙......真的让人很难以拒绝。
                                                  他趁胜追击”没关系的啦,我会叫上很多朋友一起去的,你不唱,听别人唱也可以啊~“
                                                  ”.........好吧。“我打电话取消掉明天的蹦极预约.
                                                  第二天我和林竟先到,他说人随后到齐,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出来玩的心情......正在低着头七想八想的时候。
                                                  林竟突然对我说:”Lee要去S城了,明天就走!“我愣了一下,......他......真的要走了。
                                                  我还以为我们会继续冷战,甚至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他会走,连面对面的生气都不愿意.....我真的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吧。林竟说着:”我去外面看看他们怎么还不来。“就开门出去了
                                                  说完就把包厢留给我一个人,我和他到底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心里到底有些不甘心,一种闷得慌。
                                                  正在胡思乱想着,门”碰”地响了一下,我听见响动,抬起头来,Lee!怎么只有他一个!四目相对,两人一时都有些尴尬。我迅速的想着要说的话,Lee在门口僵了一会儿,还是笑道:”Hi,你也来了?”
                                                  “林竟说约了很多朋友一起唱歌,”我顿了一下,”不过我不知道你也会来。”
                                                  我受不了这种安静,还是先开口了:”我看是不会再有人来了。”
                                                  Lee笑:”林竟的花样。我看他是想追求你吧。”
                                                  “追?”我反应过来,怎么可能:”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被人追求过呢。” 倒是有人喜欢过我的身体,可惜就是不喜欢我这个人.....这么想着又有点伤心,我低着头想。
                                                  “那天的事,对不起。”
                                                  Lee......在给我道歉......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是我犯了糊涂,我不该强迫你。”他继续说着
                                                  “对不起,”既然他都道歉了,我也说了心里话:”把你伤口弄裂了。我只是本能。”
                                                  两人又静了一静,屏幕上是OZone的《DragosteaDinTei》,中文版被唱得快烂了,林竟一天到晚都喜欢嚷嚷”看见蟑螂也不怕不怕了”,听那”Ma-ia-hii,Ma-ia-huu”得那么欢快,刚互相道歉过的两人都不禁尴尬。
                                                  “你要唱下去吗?”
                                                  我苦笑道:”我五音不全。”
                                                  “那走吧。”
                                                  这样两人独处,最后的时间,我有点想拥抱一下他。
                                                  下楼结了帐,Lee用累积的消费点数换了个HELLO KITTY的手表。
                                                  两人一出大门,就该告别了,他家和我的公寓分别在两个方向。这一次说了再见,又什么时候能见呢?略微站了一站,我鼓起勇气问:”你等下有事吗?”
                                                  “嗯?”
                                                  一口气把邀约的话说完:“我本来跟朋友约了要去蹦级,结果被林竟拉来唱歌……现在还早,仍然可以去蹦,你要不要一起来?”
                                                  Lee从来不喜欢这种刺激的活动,但是我没有看他出糗的意思,只不过想要和他多待一刻 。正在准备接受拒绝,没想到他居然点了点头。
                                                  我先给Lee做了一个示范,竭力做得漂亮,就像学校里想引起心怡女生关注的傻小子。
                                                  然后轮到Lee,我帮他细心的捆好腰上和腿上的绳子,”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他看着我,笑得很勉强。
                                                  “你没事吧?”Lee看起来真的很害怕:”脸色好难看。”
                                                  “不要怕,绳子非常紧,你很安全。”我在他身后安抚。
                                                  只见他深呼吸了两下,往脚下看看,只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像个临被判决的犯人看见绞刑架。
                                                  “我、我……”他的腿在微微发抖。
                                                  这样的Lee有点激起我的施虐心,总算再没有问我要不要喝一杯的优雅,我反而有点高兴:“我数一二三,数到三你就跳,好不好?”
                                                  他死撑着傻笑两声。
                                                  “一,二,三……”
                                                  “等、等下,你数到五吧。”
                                                  “好。”
                                                  “……不如数到十吧!”
                                                  听到”十”的时候,他一咬牙,身体往前冲。但一双手却在最后一刻死死的抓住栏杆不放。最后以一种极其搞笑的姿态挂在那里。
                                                  “LEE……”我有些无奈,还是算了。
                                                  “如果实在害怕,就不要跳了,没关系的。”
                                                  Lee恢复了下:”你陪我跳吧。”
                                                  重新来了一次,我也绑好绳子,然后搂住他的腰,”LEE,可以放手了。”
                                                  他手指还是死死的抓住栏杆不放。
                                                  我笑着,劝解他:”你不放手是不行的啊。”
                                                  他挣扎着一根,两根,终于把手指完全松开。
                                                  熟悉的,在空中自由落体的感觉,我和他就像两块石头,准备同时粉身碎骨。因为害怕,他把我紧紧的揽在怀里,不知道是因为重力还是因为他,我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整个世界都摇晃得不真实。
                                                  除了贴着我拥抱的这个人。
                                                  最后我担心的问他:“好玩吗?”
                                                  他脸色惨白,双腿打颤,手抖得像抽筋,说着违心的话:“很、很有趣。”
                                                  我一边帮他解绳子,一边试着解释:“看起来很可怕,其实玩玩就知道了,这个不难的。”
                                                  恢复了一下,Lee再一次变得风度翩翩:“今天多谢款待,这个给你。”
                                                  我接过Hello Kittee的卡通手表,笑了:”谢谢你。”这是他回国后第一次送礼物给我,我看着那块表,有点愣神。
                                                  “对了,”他转过头,笑得有点温柔:”我明天就要去S城了。你陆叔叔会找到更好的人手来帮你的。放心吧。”
                                                  最后他还是亲自告诉了我,他要走,没有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走掉,说不出什么心情,只好说:”嗯,我知道。”
                                                  Lee一副吃惊至极的表情,多少有些傻,”你怎么知道?”
                                                  想起这几天的惴惴不安,患得患失,最后还是简单说了结果:”你辞职了。辞职以后公司的公寓会收回,但也没见你另外找住的地方。而且舒念这几天很高兴,他要回去了。如果是跟你分开,他一定会伤心。”
                                                  他直直瞪了一会儿眼睛,大声夸奖道:”好小子,很敏锐嘛,你和柯南其实是兄弟吧?”
                                                  我”吓”的一下笑了,摇摇头,”还有,林竟走之前刚告诉我了。”我很感伤,但还是笑着。
                                                  Lee一边笑一边摇摇头,”那小鬼真是大嘴巴。”好像有点失望。
                                                  两人面对面站着,夕阳下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我小心的问:”你会喜欢在S城生活吗?”
                                                  他无所谓的打了个哈哈:”那是啊。我在T城混得不行,但等到了S城,吃喝拉撒都有人照顾,我弟夫又有权有势,万事也有他罩着。我岂有不喜之理。”
                                                  我一时间无话可说,在T城我确实对他不好,突然担心是不是会怪我。等到了S城,他就可以和舒念生活在一起,比在这里孤苦伶仃的更幸福。两个人都静默的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舍不得说再见,但是时间终归是不多了。
                                                  只听到他叹了口气,”小鬼。”
                                                  我看着他,等他要说的话。
                                                  Lee说:“你会想我吗?”
                                                  我还是看着他,我会想他吗?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当然会,这样的软弱会被嘲笑吗?我有点害怕。其实我更想一把抱住他,让他不要走......他还是走吧,陆叔叔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应该什么都知道。Lee在T城和亲人一起生活,会更好......
                                                  突然我额头一痛,看见他恨铁不成钢的脸:”真是没心没肺啊,林竟都比你强。我们好歹也有过一段吧,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
                                                  我任他弹我,把真正想说的话关在嘴里。
                                                  “好了,”弹够了,他收回手,大声道:”过去种种好比昨日死,昨日像那东流水,奔流到海不复返,忘了也好。你LEE叔要去开创新生活,奔向美好明天了。”然后豪气干云地一挥手,”再,见。”
                                                  那句话,让我有一种真正被抛弃的感觉,我恐慌......真的要分开了。种种复杂的情绪,想说的话临到嘴边还是变成了笑意。
                                                  “我送你回家吧。”想让相处的时间再多一点......
                                                  他干脆地点头,”也好。”今天的他特别的纵容我。
                                                  我机不可失的补上一句:“我请你喝一杯吧。”
                                                  “行。”
                                                  真的不想他离开,甚至都有些恐慌了。拜托了,多一秒是一秒。我觉得我和Lee之间,有些东西将要改变,我没法把握未来。好像只要他在身边,我就不会失去什么......
                                                  喝完酒,他豪爽了送我离开,我回到家,怅然若失。神不守舍的吃晚饭,洗澡,看电视,吃了宵夜上床躺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满脑子都是Lee,从在LA第一次见面开始到今天晚上他给我说再见。
                                                  打开灯,我找出在LA他送给我的东西,在公司没收的”柯洛的写真集“,以及在他公寓门口堆着的不要的东西里捡到的一张照片,那是我们在LA的时候在床上拍的。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做完爱,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互相亲着,照片里的我笑得很幸福,旁边的莫延一脸别扭......
                                                  把这些和那块小猫的手表放在一起,不知不觉我的眼睛就有些模糊了。柯洛,你是不是迟了一步?最后才会沦落到进垃圾箱的命运?
                                                  第二天,我去送Lee,跟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S城也不远,你来看你家小念的时候,记得给我捎点好东西。好吃的好玩的,记得孝敬长辈啊。”
                                                  其实每天看见好东西,好吃的,好玩的,我都会第一个想起你,想和你一起分享......以后我得分给谁呢?
                                                  Lee看出我的失态,取笑到:”你哭过吗?”
                                                  点点头。
                                                  “你在喜欢的人面前哭过吗?”
                                                  喜欢的人.....还是舒念吧,Lee,你自己也说过,你是我的长辈啊......我点点头
                                                  Lee笑着拍我的脑袋,”真没出息。”
                                                  Lee的背影越来越远,在要过安检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叫我:”喂,关于我的不好的事情,你就都忘了吧。”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疼爱我,没有什么对我不够好的地方。
                                                  “知道什么?”
                                                  “知道你对我好。”
                                                  他”哈”了一声,温柔的摸摸我的头,”客气了。”
                                                  他要走了,我莫名的心慌,但是我又能拿什么理由挽留他......柯洛,不是说好了么?Lee到了S城才会有更好的生活,他和舒念都会过得很幸福。不是已经想清楚了么?不要留他一个人孤单的呆在T城,就是因为孤单他才会做出荒唐的事,才会......
                                                  三人都过了安检,Lee回过头朝我挥挥手
                                                  ”LEE!”不要走,我来照顾你,让你不那么孤单,不可以么?
                                                  机场忙碌的人潮里,他的面容渐渐看不清......虽然我知道,你在哪里都会尽力过得好,你是那么优雅又强大,可是我不想放你走,我想要照顾你......是不是这么想,已经太迟......
                                                  那天,我在机场,站到天黑......


                                                  回复
                                                  举报|27楼2013-09-16 20:13
                                                    又是我的沙发?!上夜班果然是有好处的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3-09-16 23:15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3-09-16 23:33
                                                        太迟了…我还是心疼叔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3-09-17 14:3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